可家族重視,未必那些小姐們就願意,且不說林家的那一年訓練極其艱辛,而且要姑娘們把後半輩子幸福,壓到一個素未謀面的人身上,也有點強人所難。

更何況小家族的姑娘嫁到林家,娘家不能給什麼支持,在林家全靠自己,處處受氣那自然是少不了的。 而這些小家族一旦跟林家接上了關係,那對於家族來說可就非常有利,就算林家隨便分點油水下來,也夠吃了。 所以才有了唐思德勸說唐晴的這一幕。 「要是我不呢?」唐晴雖然性格大大咧咧,可也是女孩子,

更何況小家族的姑娘嫁到林家,娘家不能給什麼支持,在林家全靠自己,處處受氣那自然是少不了的。

而這些小家族一旦跟林家接上了關係,那對於家族來說可就非常有利,就算林家隨便分點油水下來,也夠吃了。

所以才有了唐思德勸說唐晴的這一幕。

「要是我不呢?」唐晴雖然性格大大咧咧,可也是女孩子,也想自己選擇後半生的幸福。

「那唐玉可就……」唐思德神情平靜,可話語中滿是威脅。

唐晴聽了這話,眉毛挑的很高,「您威脅我?」唐晴從小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直接朝唐思德問了出來。

唐思德了解唐晴的性格,也不惱,「可以這麼說,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奈何BOSS太寵我 不過你多猶豫一天,玉兒可就要在黑牢里多受一天苦了!」

唐思德神色平靜,完全不像是兩個孩子的親伯伯,而像個商人,像個買賣人口的商人。

唐晴眼睛瞪得老大,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應該叫大伯的人,滿臉的陌生。

「你別瞪著我,家族利益面前,人人平等。」唐思德又喝了口茶,慢慢說道。 有了唐晴的解救,唐玉起碼不在被綁的那麼緊了,也能適時的下來吃點喝點。

可一天時間很快下來,唐玉已經被送到了唐家人聞聲色變的黑牢之中。

按南武律來說,是不能私設刑堂牢房的,可是一來這地方偏遠,二來就算是鄉長,也要給唐思德一些面子,畢竟唐家在臨河鄉的影響力極大。

唐玉本來已經被烈日折磨的有些崩潰,瞬間到了暗無天日的黑牢中,大為不適應。

黑牢是唐家懲罰那些對於家族有過之人的地方,因為裡面從來見不到太陽,所以被稱之為黑牢。

唐玉被兩個人押送著,進了黑牢的大門,「嘎吱」的一聲,黑牢的鐵門徐徐打開,裡面一股腐敗難聞的氣味撲鼻而來。

兩個下人顯然有所準備,只是把唐玉嗆得的咳嗽了幾聲。

穿過一條狹長的走廊,唐玉被帶到了一間還算舒服的牢房中間,起碼沒有什麼味道而且也比較乾淨。

唐玉坐在一堆雜草上,心想著黑牢也沒有那麼可怕。

霎時間,一聲極其慘烈的哀號響徹了整個牢房。

然後這聲哀號戛然而止,像是那發出慘叫的人嘴巴裡面被塞了什麼東西一般。

聽的人真的毛骨悚然,唐玉打了個寒磣。

仔細觀察周圍之後,唐玉發現了隔壁還住著一個人,那個人年紀很大,鬍子灰白足有一尺來長。正在隔壁呼呼大睡,似乎剛剛的慘烈哀嚎完全沒有打擾到他。

「看來這老頭已經呆了很久,對於這種慘叫已經習慣了。」

唐玉在渾身都是晒傷的疼痛中,坐立不安的呆了許久。

「晴小姐,您不能硬闖啊!晴小姐!」

突然唐玉聽見一陣驚呼,唐玉一喜,心道:「是晴姐來了!」

沖喜娘子 唐玉出生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而唐晴從小對於唐玉的照顧非常多,說起來算是唐玉的半個娘親也不過分。

聽見唐晴的聲音,唐玉心裡頓時安穩了不少。

轉眼間,唐晴已經到了唐玉跟前。

姐弟二人隔著牢房的木柱,唐玉的凄慘讓唐晴都控制不住眼淚,兩顆清淚從唐晴的眼眶中掉落。

「姐,我沒有跟唐熙雨做什麼,都是他們陷害我!」唐玉看到姐姐落淚,情緒也是非常的激動。

「小玉,我知道。」唐晴想起了父親臨終前的囑託,一定要照顧好這個弟弟。

緊了緊拳頭,咬了咬牙,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你別擔心,姐姐肯定想辦法讓你出去。」唐晴伸手在唐玉的腦袋溫柔的撫著。

「姐,你別哭了,我相信你。」唐玉反而安慰起了唐晴。

唐玉不過少年,突然被關到這個陰森恐怖的地方,心裡也是非常的害怕。能有這樣的表現,已經是不俗。

唐晴摸了摸唐玉的臉,訣別般的說道:「小玉,以後若是姐姐不在你身邊,你要凡是小心,好好保護自己啊!」

說罷,唐晴轉身離開了,留下了滿腔疑惑的唐玉。

「姐!」唐玉看著唐晴遠去的背影,喃喃低語著。此時的唐玉不恨唐熙雨,不恨唐熙義,只恨自己。

恨自己為什麼沒有用,只是一個擁有黃色等級靈骨的人,若是有強大的力量,哪裡會被唐熙雨襲擊,哪裡用得著讓姐姐來保護自己!

這一刻,唐玉略顯稚嫩的臉上,凝聚出一種令人害怕的兇狠和堅定。這一刻他切切實實懂了一個大道理,擁有強大的力量,就能守護住身邊的人!

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的渴望強大的力量。

反觀唐晴,從黑牢中出來之後,直奔唐思德的住處。

看著火急火燎的唐晴,唐思德心裡暗喜,臉上不動聲色的問道:「晴兒考慮的如何啊?」

「我若答應你,去林家當秀女,小玉什麼時候能被放出來。」唐晴看見唐玉的委屈模樣,是一刻也不想多讓唐玉受苦了。

「三天。」

唐晴盯著唐思德,冷冷的說道:「三天可以,但是三天之內小玉一根頭髮都不能掉!」

「沒問題,那也是我的親侄子,我也捨不得!」唐思德見唐晴答應,滿臉笑意的說道。

「我向唐家的列祖列宗起誓,若是唐玉在三天之內,掉了一根頭髮,我唐思德萬箭穿心而死!」見唐晴還是一臉狐疑,唐思德立馬起誓。

聽到唐思德都朝著列祖列宗發誓了,唐晴這才放心下來,斬釘截鐵的說道:「我這就去準備,三天之內必然會離開臨河,七天之內必到藍宇府林家。」

「好,不愧是我唐家兒女,果斷!我馬上派人給你準備行頭和引薦信。」唐思德正色道,二人又對視了幾眼。

唐思德又笑意盎然的說道:「晴兒模樣也出眾,又有綠色靈骨這般出眾的天賦,武徒四重的修為在十里八縣也是首屈一指,想必定能找個林家的好兒郎!」

「借大伯吉言!」唐晴拱拱手,轉身離去。

走到門口突然回頭道:「希望大伯記得剛剛立下的毒誓!」說完,風一般的離開了。

看著唐晴徹底的消失在了門口,唐思德滿臉笑容的臉才逐漸陰冷了下來,眯著眼睛,「我答應三天不動他,可三天以後就不算違背誓言了吧!」

唐晴很快就離開了臨河。

唐玉這兩天在黑牢中是吃的好,喝的好,甚至都送來了被褥。可越是如此,唐玉越是擔心。他明白自己在這裡的特權,一定是唐晴在外付出了不少東西才換來的。

想到這裡,唐玉看著這些精緻的飯菜也沒有了胃口。

「小子,那麼好的吃喝,可別浪費了啊!」一個乾癟的聲音從隔壁傳來。

唐玉掃了一眼,發現這個老人身上沒有半點元力的氣息,斷然不是修鍊之人,絲毫沒有把這個人放在心上。

「嘿,小子,我問題你話呢,爹媽沒有教過你要對老人尊重一些的嗎?」那個灰白鬍子老人繼續嚷嚷著。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起爹媽,唐玉心情大壞,直接衝到二人監牢的柱子中間,一伸手拉住了那老頭的衣衫。

惡狠狠的說道:「我吃不吃關你屁事!」

「別生氣別生氣,年輕人火氣別這麼大,若是你肯把吃的分我一般,我就傳授你一部絕世神功!」老頭也不生氣,反而訕笑著說道。

「絕世神功?要有絕世神功你還被關在這?」唐玉對老頭的話嗤之以鼻,冷哼一聲,放開了那個老頭,躺在地上看著天花板發獃。

「呼,你這小子,真是野蠻。」老頭揉揉被唐玉弄的有點疼的肩膀。

看著唐玉那用提籃送來的美食,口水直流,眼睛滴流一轉,有了妙計。

「小子,這樣吧,如果你分我一些吃的,我就告訴你一個能離開這個地方的秘密!怎麼樣?」

唐玉連絕世功法都不信,哪裡還會信這個。

這次唐玉直接都沒有搭理那個老頭,轉身看向另外的地方。

老頭抓了抓鬍子,面對油鹽不進的唐玉,他一時間也沒有了辦法。

有過了些時間,唐玉身體感覺到餓了,起身打算吃東西的時候,發現隔壁的那個老頭一直盯著他看。

眼神中滿是對美食的渴望,唐玉心一軟,畢竟這麼大的年紀,也是不容易。

唐玉主動拿著提籃,坐到了兩個牢房中間的地方。

「來,一塊吃吧?」

對於老頭來說,這真是天上掉了餡餅,他也不客氣,跟著唐玉就開始大吃大喝。

這提籃里的東西真是不少,光肉就有四種,老頭吃的滿嘴油膩,鬍子上沾了不少湯汁。

「小兄弟,你這麼宅心仁厚的,以後一定娶個好媳婦。」有了吃食,老頭說話的稱呼都變了。

唐玉聽見媳婦這兩個字,更是沒有心情接話。

是夜,唐玉躺在草垛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小兄弟,反正睡不著,不如跟我學絕世神功,日後出去必定能名揚萬里。」老頭乾癟的聲音有一次在唐玉耳邊響起。

唐玉不為所動。

「反正也閑著沒事,實在不行就當聽我老頭子講故事唄!」

唐玉翻身起來,「行!」

老頭捋了捋鬍子,那樣子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感覺,「這部絕世神功乃是一代武神所創,能逆天改命,成為世間之聖大武神也不在話下……」

「那你怎麼被關在這。」唐玉絲毫不留情面的打斷了。

「這……」老頭本來剛剛意氣風發的開始,被唐玉這一下弄的非常尷尬。

「這書里說了,修鍊這個東西,得紫色靈骨往上的天賦才行,老頭子我並沒有靈骨!」老頭也如實的說了出來。

看著老頭尷尬的樣子,唐玉心裡也是一陣落寞,心道:「自己不也同樣被關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嗎?」

「你繼續說罷。」

老頭又開始講述,把功法講了個七七八八,雖然唐玉沒有多高的修為,可聽著聽著,發現裡面的東西似乎不像是憑空編造的。

雖然有些地方唐玉並不理解,可唐玉還是認真的記下了老頭說的內容。

這老頭進來多年也沒有遇到個聽眾,楞是夾雜這自己多年來的經歷和聽聞,講了整整一夜。 一陣響動,吵醒了正在補覺的唐玉,從牢房外面進來兩個看不清面孔的黑衣人,直撲唐玉而來。

「幹嘛!」唐玉試圖掙扎,那兩個人身強體壯,遠不是唐玉能夠撼動的。

「哼,待會你就明白了!」 重生之狂暴火法 說話的正是唐熙義。

唐玉被駕著往黑牢的更深處走去,唐熙義就跟在後面。手拿著搖扇,跟這黑牢格格不入。

「放開我!放開!」

「混蛋,你這個小人!」

不過任憑唐玉怎麼謾罵,唐熙義也不生氣,還是笑盈盈的樣子。

看唐玉的眼神,更是沒有意思情緒,像是看著一具屍體。

穿過長長通道,拐了幾下。

唐玉被那兩個人從兩米高的台階上推了下去,跌落到了一個方形的池子里。

唐玉抬頭看著一個小窗口裡,唐熙義臉上的奸笑,憤怒似乎要把胸腔炸裂掉。

「好兄弟,你就在這裡安詳的去吧!你的婚約我會替你去履行的!哈哈!」唐熙義居高臨下的看著唐玉。笑的很是猖狂。

「你個混蛋,你不得好死!有一天我出去,一定讓你再也做不得男人!」

唐玉朝著遠去的唐熙義瘋狂的吼叫著,可唐熙義根本沒有放在心上,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對著空中的門喊了半天,唐玉也發泄的差不多了。

首席老公,強勢愛! 回頭,才發現這個地方乃是一處水牢,除了高空中這個小門之外再無出路,四周都是石壁。而角落裡,似乎還有些骷髏頭。

腳底的水很淺,才到唐玉腳踝。

可是細小的水流聲卻讓唐玉有些擔心。

果然,在石壁上方的牆面上,有三個小孔源源不斷的往出流水。

「難道這就是我此生的結局了嗎?」唐玉不甘心的朝牆上狠狠的砸了一拳。鮮血從骨頭上流出,可這樣的發泄,也顯然不能幫助他脫困。

隨著時間的流逝,水也越來越深,很快就沒過了唐玉的膝蓋,長時間泡在冰水裡的雙腳,已經有些麻木。

唐玉背靠著牆壁,眼裡浮現出唐晴的影子。

「姐!你照顧了我多年,我還沒有來得及回報你,今日居然要死在這裡!若是有來世,我一定讓你享盡榮華富貴!」

可這只是想法,而同時冰涼刺骨的水,正在一步步的蠶食著唐玉所剩無幾的體力。

水也慢慢的上升到了唐玉大腿的位置。

恍惚間,唐玉突然想到,剛剛那個老頭似乎說過。

在黑牢中,有一間灌滿了水的牢房,而那水牢底下,有個通往外面的底下河!

想到這裡,唐玉突然煥發了新的活力,哪怕只有一點點可能,唐玉都不想放棄。

說來也是巧合,倘若平時,關押在這水牢之中,都要用鐵鎖吊住受刑人的雙手,可唐熙義自以為大勢已定。也就忽略了這一步!

唐玉在四處找尋著那個通往外界的洞口。

一陣摸索之後,唐玉終於在一個角落裡,發現了一處水位特別深的地方。

約莫二尺見方,唐玉估計了下,自己身子不算大,應該能從這裡頭順利進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