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熱度大大提升的秦岳,卻是在研究所中,與季同討論著自己手中裝備的問題。

「你的意思是,你現在身上的裝備已經無法滿足你接下來的比賽了?」 季同皺著眉頭的看著眼前的秦岳,這三件裝備不是在初賽到時候還用的好好的嗎? 「我需要更加迅捷的推進裝備,鉤爪和加速器雖然能夠視線這個目的,但是,鉤爪的目的性太強,對方能夠在半空中對我進行攔截。 而加速器,只能夠在貼身的

「你的意思是,你現在身上的裝備已經無法滿足你接下來的比賽了?」

季同皺著眉頭的看著眼前的秦岳,這三件裝備不是在初賽到時候還用的好好的嗎?

「我需要更加迅捷的推進裝備,鉤爪和加速器雖然能夠視線這個目的,但是,鉤爪的目的性太強,對方能夠在半空中對我進行攔截。

而加速器,只能夠在貼身的情況下使用,否則的話,對於魔晶的消耗實在太大。」

秦岳慢慢的將自己手腕上面的鉤爪卸下,快速的向著眼前的季同訴說著自己現在面臨的問題。

「能找到你的比賽錄像嗎?我需要親眼看到。」

季同看著鉤爪上面的划痕,眼睛盯著眼前的秦岳,快速的向著秦岳說道。

「嘿嘿嘿,這個我早有準備。」

秦岳咧嘴一笑,作為一個半吊子的機械煉金師,秦岳當然知道一些特定裝備的製造與使用,都需要看到實際的使用環境的。

「你的身體怎麼樣?」

當秦岳與凱豐的比賽影像完全的放完的時候,季同轉過頭來,向著秦岳詢問著。

「很好啊!」

秦岳作為一個冒險者,當然不會放棄對於身體的鍛煉。

「不是問你這個,你的魔法元恢復的怎麼樣?葉昊還沒有尋找出修復的方法?」

季同當然看到了秦岳自始至終都沒有使用什麼真正的魔法,從秦岳開始魔法覺醒一直到現在,已經經歷了一個月的時間了。

在季同的印象中,葉昊應該不會花費這麼長的時間才對。

「額,我的魔法元已經修復了很多,不然的話,我可能連通用魔法都沒有辦法使用出來,葉煉金師那邊已經找到了方法,不過缺了一味翠心。」

秦岳接著拆卸著自己腳下的加速器,快速的向著眼前的季同說著。

「翠心。翠心的話,我可以幫你想想辦法,不過,可能得需要在新生比賽結束之後了。」

季同嘴中念叨著翠心,隨後似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向著秦岳快速的說道。

「不用了,翠心我可以自己解決的。」

秦岳隨手將手中的加速器放在了自己面前的工作台上面,對著季同揮了揮手掌,低聲的拒絕。

「嗯?」

季同詫異的看著眼前的秦岳,雖然秦岳已經有了三階魔法師的實力,但是,翠心在迷霧森林的深處,其中的兇險,絕對不是一個三階魔法師能夠應對的來的。

更何況自己眼前這個只能夠使用通用魔法的秦岳?

「我自然有安全的辦法,季大師,您老人家就好好的想一想到底怎麼樣才能夠改造這些裝備。」

秦岳沖著季同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眼前的兩件裝備,低聲的向著季同說著。

「你現在只能夠使用一些通用魔法,但是,這只是暫時性的,如果現在給你的裝備進行很大的改造的話,等到你能夠使用魔法的時候。

這些東西,你可能就用不上了。」

季同用著自己的手指,輕輕的敲著身前的工作檯面。

「額…..」

秦岳知道季同的意思,如果現在進行大的改造,很有可能在不遠的將來,這些東西都將會被淘汰掉。 如果現在花費了很大的代價進行改造的話,一旦秦岳魔法元修復完成,那麼這些東西,可能就再也用不上了。

「你知道機械煉金的歷史嗎?」

正當秦岳在思量著裝備改造是否划算的時候,一邊的季同低聲的向著秦岳說著。

「啊?」

秦岳不知道季同到底想要說些什麼。

「在很久很久以前,克羅多大陸的人們,還沒有發現魔晶的使用方法的時候。」

「額…..那至少得是萬年之前了……」

秦岳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的季同,這種傳說中的東西,還拿出來幹嘛?

「去去去,我有辦法可以給你的裝備進行改造,而且花費上面,不算太高。」

被秦岳插嘴打斷了的季同,頓時失去了接著講故事的想法,直接沖著眼前的秦岳說道。

「真的?」

秦岳的眼睛亮了起來,望著眼前的季同,他現在啥都不缺,就缺小錢錢。

「假的!」

「別啊!季大師!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插嘴了!」

在秦岳的一陣請求之後,季同終於才算是答應了秦岳的請求,開始準備改造的工作。

「這種能量傳輸的方式?不需要使用魔晶?」

季同伏在案上快速的繪畫著改造的圖紙,秦岳站在季同的身邊,看著季同畫出來的部分,心中不禁思索著。

御妖師·逆世狐妃 「這種原始的化石燃料,已經被淘汰了很久很久了,這東西不僅僅在儲量上,在能量轉化上都比不上魔晶,而且,在大量使用的時候,還會產生大量的污染物。」

秦岳一手拿著季同繪畫好了的圖紙,跟在季同的身後,來到了一個雜亂的材料存儲室。

在大門被推開的時候,秦岳就已經聞到了空氣中瀰漫著的一股怪怪的味道。

「這個是什麼東西?」

秦岳看著季同從房間的角落中搬出來的一個黑乎乎的大桶,那股怪怪的味道好像就是從那裡面傳來的。

「還站那兒看?過來幫忙啊!」

季同望了秦岳一眼,沒有好氣的向著秦岳說著。秦岳這才急忙的跑上前去,幫著季同將大桶搬出存儲室。

「這東西是一種燃料,這東西現在倒是不太好找,不過以前這個研究所還不是我一個人的時候,從上面申請來的。」

季同看著眼前的大桶,伸出手臂,擦了一下自己額頭上的汗水,有些氣喘的向著身邊的秦岳說著。

「帶著這些燃料去綜合室,我還得找些材料。」

季同低聲的向著秦岳招呼著,自己則是向著另外的方向走去。

十多分鐘之後,季同帶著飛盤來到了綜合室之中,飛盤上面被季同堆放了不少的材料。

「設計圖看懂了?」

季同在推門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站在工作台旁邊研究著手中設計圖的秦岳。

「沒有。」

秦岳老老實實的搖著自己的頭,他所接觸到的幾乎全都是以魔晶功能的機械裝置。

這種純機械的傳動方式,他也只是在父母留下的鉤爪設計圖上面看到過。

淮枳行 而現在秦岳手中的這些設計圖,比上鉤爪,已經複雜了太多太多。

「那就好好的學著吧。」

季同笑著的同時,開始著手將工作台上面收拾乾淨。

「非魔能的傳輸方式,能夠在很大的程度上面,免疫他人的精神力的探測。」

季同隨手從工作台的下方抽出一個小小的盒子,看起來很破舊的盒子裡面,放著一些黑乎乎的粉末。

季同直接伸手抓取這些粉末,開始在工作台上面繪畫著什麼。

「我要做的,是你腳下加速器的改造,鉤爪你應該要在比賽上面捨棄掉了。」

按照季同的想法,秦岳需要放棄手中的鉤爪,而這個想法,正是秦岳所中意的。

「這些化石燃料在很大的程度上面,無法與魔晶相比,而隱匿陣法的出現,直接導致了這種燃料退出了機械煉金的舞台。」

季同在繪畫著煉成陣的同時向著身邊的秦岳低聲的說著。

「不過我在設計上面稍微的做了一些改動,可以稍微的提高一下這種燃料的使用效率,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暫時足夠你去使用了。」

季同非常驕傲的向著身邊的秦岳說著,能夠提升這些燃料的使用效率,已經是一項非常高的成就了。

「那污染呢~」

秦岳忽的想起了剛剛季同說的一些缺陷地方,下意識的說了出來。

「這種東西我會考慮不到嗎?看著這裡,高強度的濾網,足以將燃料燃燒產生的污染物全都吸附掉。」

季同一副看著白痴的表情看著秦岳,同時用著自己的手指,指了指秦岳手中設計圖上的一個角落。

「……」

「煉成陣雖然看起來相當的簡單,但是,如果煉金師不了解材料的各項屬性的話,那麼即使煉金師繪畫出了正確的煉金陣。

最終成型的也不會是完美的材料。」

當季同將煉成陣的最後一筆畫上的時候,表情有些嚴肅的向著秦岳說著。

「原本憑藉你的基礎,我不應該給你接觸煉成陣,但是,你明天就需要使用這些東西…..」

季同小心的將飛盤上面的材料,一塊塊的放在煉成陣的範圍之中,低聲的向著身邊的秦岳說著。

「我希望你能夠記住的是,一件真正的機械裝備,永遠都不是依靠煉成陣來完成的。」

秦岳感受到了季同的嚴肅,重重的點了點頭。

所謂煉成陣,類似於魔法陣,都需要繪畫,都需要施法者進行能量的供應。

秦岳不清楚季同繪畫法陣所使用的材料到底是什麼,但是,秦岳能夠見到的是,煉成陣的法陣,能量供應的原料,竟是施法者的鮮血。

首長誘婚祕密戀人:掠愛強歡 配合著季同嘴中念叨的咒語,當季同手指上面的鮮血滴落在煉成陣的範圍中的時候,繪畫煉成陣的黑色粉末,竟是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放在煉成陣中的各種材料,都在秦岳可見的速度中,快速的融化著,而站在旁邊的秦岳,感受不到任何金屬融化,應該有的熱量。

所有的金屬溶液全都匯聚在了一起,成為了一個球,幾秒鐘之後便是分成了四份。

液體在秦岳的眼中迅速的變化著,設計圖紙中的形狀,開始出現在秦岳的眼前。 從煉成陣開始,直到加速器改造的完成,前後不過只有一分多鐘的時間。

與秦岳清理,熔化,打造……等等一系列的動手相比,已經不知道簡潔高效了多少倍。

「行了,這些東西在灌注了這些化石燃料之後,就能夠使用了,這是遙控裝置,我先去休息一會兒。」

季同隨手將控制器丟給了秦岳,轉身向著一邊的椅子走去。

秦岳能夠非常清晰的看到季同的面色蒼白,剛剛看起來如此簡短的過程中,季同的消耗似乎很大。

「小子,這些煉成陣雖然看起來相當的方便,但是,真正好的機械裝備,是不屑於使用煉成陣的。」

躺在椅子上面的季同,看著工作台的旁邊,秦岳似乎很感興趣的模樣,不禁開口提醒著秦岳。

「我就看看,這些我是不是可以拿去試一試了?」

秦岳向著一邊的季同嘿嘿一笑,甩了甩自己手中的加速器,向著季同詢問著。

季同揮了揮手臂,示意著他可以走了,隨後便是閉上眼睛,換了一個更加舒服的姿勢。

秦岳駕輕就熟的打開了綜合室旁邊的裝備測試室,將四個加速器分別得綁在了自己的胳膊與腿上。

「舒適程度還好,就是稍微的大了一點,不知道效果怎麼樣…」

秦岳站在原地隨意的跳了跳,並沒有什麼束縛的感覺,看著自己手中的控制器,秦岳輕輕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按下了啟動的按鈕。

「啊!」

在秦岳按下啟動按鈕的瞬間,雙腿不受控制的向著前方飛去,沒有任何準備的秦岳,屁股直接與地面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吸~怎麼連個招呼都不打。」

秦岳咬著牙把自己的身體翻了過來,趴在地面上,淚眼婆娑的看著自己滿是灰塵的屁股。

「不過,這個加速器的動力,還真的是相當的強勁。」

秦岳的目光落在自己腿上捆綁著的加速器上面,對於剛剛的瞬間加速,秦岳非常的滿意,這種速度已經快要達到之前的兩倍了。

而他手中的遙控器上面,還有著加速的按鈕,也就是說,剛剛的速度,絕對不會是這個加速器的最終速度。

有了心裡準備的秦岳,慢慢的從地面上爬了起來,在小心的擺好了自己的姿勢之後,秦岳再一次的按下了控制器的開關。

「咚!」

又是一聲悶響,從裝備測試室中響起。

「這不科學啊!為什麼兩次的速度差了這麼多!!!」

整個身體趴在地面上的秦岳,感受著自己身上傳來的陣陣疼痛,看著自己手中的控制器,頓時滿肚子的火氣。

秦岳已經有了一點心裡準備,但是,這一次的加速,居然來的更加的猛烈。

「你個蠢貨,就不知道看一看遙控器上面的說明嗎?」

正當秦岳想要出去找季同算算賬的時候,裝備測試室中傳來了季同的聲音。

原本以為自己能夠舒服的休息一下的時候,一聲悶響直接將季同嚇到,當他看到監控水晶傳來的畫面的時候,頓時沒有好氣的向著裝備測試室中的秦岳說著。

「說明?哪裡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