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臣團憑的是什麼?

難道真是天意如此麼? 英宗的心頭蒙上了一層陰霾,他沉着臉,不發一言,直接往寢殿走去。 福公公不敢開言勸解什麼,這個時候,任何人湊上前去,陛下都不會給好臉色,只能慘淡地淪爲炮灰。 他僅僅是幫英宗將牀榻鋪好,安靜地伺候他更衣上榻,熄滅殿中多餘的燈火,便悄然退出來,安排小太監在殿外守夜

難道真是天意如此麼?

英宗的心頭蒙上了一層陰霾,他沉着臉,不發一言,直接往寢殿走去。

福公公不敢開言勸解什麼,這個時候,任何人湊上前去,陛下都不會給好臉色,只能慘淡地淪爲炮灰。

他僅僅是幫英宗將牀榻鋪好,安靜地伺候他更衣上榻,熄滅殿中多餘的燈火,便悄然退出來,安排小太監在殿外守夜,自己則去了耳房歇息。

雖說是歇息,但福公公不敢讓自己進入深度睡眠,他總擔心英宗心情不佳,半夜睡不着覺,夜裏喚他。

英宗的確睡不着覺,他睜大眼睛望着帳頂,記憶中那團模糊的影子也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他以爲自己早忘了兄長的模樣,卻不曾想那不過是平素裏刻意的遺忘。他一直沒有消失,而是潛藏在他記憶深處的某個角落,而今,他終於要回來了,可他昔日的一切,卻絕不會再回來…….

第二日的早朝,英宗將陰山邊關傳來的加急信箋告知了朝臣。

朝堂上瞬間就像是煮開了的水,沸騰了起來。

曹清很高興,他趁機向英宗進言,提出了一整套迎接儀式。

右相周伯宣也認爲上皇能還朝,這於大胤朝而言,的確是個振奮人心,值得慶賀的好消息,也上前附議,同意曹清的請奏。

太子黨派內有朝臣出來反對,理由是上皇終究大敗於韃靼,更被韃靼當成了人質囚禁了一十九載,這本身就不是什麼有臉的事情,如今能回來,乃是祖宗先帝保佑,悄悄接回來的就是了,何必弄得人盡皆知?

王直冷哼了一聲,當堂指着那名大臣的臉,罵了一聲放屁。

他向來心直口快,上次敢當着滿朝臣子的臉面與英宗掐架,一個小小的五品官,他根本不放在眼裏。

那臣子被他罵了一聲後,臉色鐵青,指着王直你了半天,氣得說不出話來,只得在心中暗暗詛咒這個老匹夫,再一次觸怒龍顏,而這一次,陛下最好見他一刀咔嚓,給砍了……

王直早忘了上次與英宗掐架被打了二十大板的事情,他執笏上前,對英宗道:“陛下,我天朝素來是禮儀之邦,就算是殺人放火的事情,也該要講究個體面,更何況是上皇打獵歸來這麼光榮而重要的事情?臣認爲這件事應該要鄭重以待,以揚我國威,光耀子孫!”

其實朝中除了惠王黨和太子黨的人不希望上皇回來攪合之外,對於憲宗歸來表示高興和欣慰的,還是佔據了多數的。

王直這話出來後,有很多中立派的臣子紛紛附議表示贊同。

吏部乃是六部之首,吏部尚書劉景文在沐千山案子後很得英宗賞識,不過他跟曹清等中立派臣子乃是一致的想法。他們並沒有想着要幫憲宗復辟皇位,只不過是爲了大胤朝的臉面着想,不想將來的朝史留下一個被俘皇帝的污點罷了。他也上前奏議,讓禮部着手大辦迎接上皇歸朝的事宜。

英宗臉色很難看,他心裏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

他冷眼看着朝臣們吵了老半天,最後沉聲道:“太后薨逝,舉國同哀,而今國喪未過,應該厲行節約,簡單易行!”

朝堂瞬間平靜了下來。

朝臣們個個望向英宗,等待着他的安排。

而後英宗高坐於御座上,幽幽吐出了一句話:“一架四輪高棚馬車,十二個禁衛軍,接他回來!”

大家都懵了。

這麼寒磣?

不過陛下剛剛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國喪未過,一切厲行節約,簡單易行。他們儘管覺得這迎接的儀仗,簡單粗略到輕視,但卻也不好反駁,只能默默應下了。

這事情是交由禮部去安排的,不過這委實也沒有什麼好安排的,一架四輪高棚馬車,十二個禁衛軍,還需得着怎麼安排,要出發迎接,那是分分鐘都能搞定的事情。

不過英宗卻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出發的日子,只說讓欽天監看過再議。

韃靼那邊,耶律正在大帳內爲憲宗和胤朝使臣團踐行。

耶律雖然恨憲宗,也討厭憲宗,初始將他俘虜的時候,更是無時無刻不想着殺了他。可十九年的相處瞭解,他也對憲宗衍生了一種不一般的情誼。雖然韃靼的內部有很多人反對,反對耶律放憲宗回去,可耶律依然遵守他對鄭恩泰的諾言,遵守他對憲宗的諾言,要放他回去。

耶律坐在上首,大手端着一個盛滿了馬奶酒的大陶碗,遙遙看着憲宗,揚了揚手臂,敬了他一杯。

耶律不是善於表達情感的人,他的這個舉動,足以表達了他對憲宗的尊重和友誼。

李嘯天是胤朝人,不過他在韃靼生活了二十多年,是耶律的國師。憲宗之所以能活,離不開李嘯天的庇護。這些年,他們的私交不錯,只不過李嘯天很懂得把握分寸,因而耶律對他不曾有任何的猜忌懷疑。

他穿着一襲粗布青袍,長髮披在背上,用髮帶鬆鬆的挽着兩縷,幽沉如潭的眸子看上去有些神祕深沉。

他同樣舉杯敬了憲宗一杯,同樣不說話,只有那眼底漾開的笑意在昭示着:他爲他而高興!

耶律的兒子尊憲宗爲老師,憲宗即將歸朝,永遠地離開了他,他很不習慣,很不捨。

他擔心已經當了胤朝皇帝的英宗會不容他,甚至會殺了他。

耶律的兒子問鄭恩泰,憲宗回去,能不能平安的活下去?若是不能,他請求讓憲宗繼續留下來。

鄭恩泰很吃驚。

他太意外了,他料想不到憲宗在韃靼王子的心中,竟然佔據了這麼重的位置,也沒有想到身爲俘虜的憲宗,能得到那麼多韃靼臣民的尊重和愛戴……

鄭恩泰無法回答韃靼王子的問題。

他的任務是出使韃靼,將憲宗帶回去而已,至於英宗會如何對待上皇,那不是他能夠左右的事情。

憲宗很高興庫克(韃靼王子)能這樣爲他考慮和着想。他招手讓庫克過去,笑意和煦地對他說:“胤朝是我的故土,在大胤朝有落葉歸根的說法。我年紀大了,自然無法逃脫生老病死的規律,能在我的故土漸漸變老、死去,是我這些年最大的願望!”

註定和你在一起 庫克落淚了,他不捨老師,卻不想老師這輩子有遺憾。

他想耶律請命,要親自送憲宗去邊界。

耶律答應了。

爲了表示鄭重,耶律率領了全體部落首領爲憲宗送行。

只不過送君千里終須別,出了王城之後,耶律和衆部落首領便陸陸續續的回去了,只有庫克帶着一支衛隊陪着憲宗走了一天的路,直到將他送到了韃靼與陰山的交界關口才停下來。

月牙關離陰山關很近,庫克只能將憲宗送到此地爲止了,他不能再往前去,幾步之遙的對面就是胤朝的勢力範圍了,他隨時都有可能被敵方抓住的危險。

庫克從馬背上下來,看着即將與他永別的老師,淚灑衣襟。

他抱着憲宗的肩膀,聲淚俱下道:“今日一別,何時再能相見?或許此去相見無期,老師珍重!”

而後,他不敢再看憲宗,快速翻身上馬,向韃靼王庭的方向疾馳而去。

憲宗望着少年遠去的背影,眼角一片溼潤。

在韃靼十幾年的囚徒生涯裏,在被仇恨、偏見糾纏不清的歲月裏,憲宗收穫了庫克對他的那份真摯無私的友情……

陰山關口的守將柯子俊領着一支騎兵出城迎接了憲宗的歸來。

飛行女醫生:雲巔之上 他鄭重地給憲宗行了跪拜禮,將憲宗連同使團一塊兒迎進了城,設宴款待。

柯子俊這些天一直在等待着上京城的消息,可等了多日,卻遲遲沒有等來英宗派人來迎接上皇回去。

他心裏有些疑問的,就算英宗再不願意看到憲宗,可至少也該做做樣子給天下人看吧?

他不派人來迎回憲宗,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要他一直滯留在陰山?

接風宴上,柯子俊並沒有向憲宗提及迎接的事宜,只熱情地招待了每一個人。對能夠將憲宗安然帶回來的鄭恩泰,他也多了幾分欣賞,酒席上頻頻向他敬酒。

鄭恩泰也爲自己此次的完美出使感到滿意,他意氣風發,臉上笑意深雋,看上去很自信,很有魅力。

鄭恩泰想象着這一次回去,官位能再往上翟升,他便覺得有些興奮。

如今他也能揚眉吐氣,光耀門楣了,再不是讓人看不起的鄭氏旁支子弟了!

接風宴上的每個人都很盡興,直到上了更之後,才散了。

柯子俊將憲宗安排在自己的府邸裏,一應的丫頭小廝婆子俱全,讓憲宗不要拘着,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

憲宗只是淡淡一笑,他早已習慣了親力親爲,十九年的時間,十九年的囚徒生活,他早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需要婢子伺候的帝王了。

“將軍回去吧,我什麼都不需要,不必費心了!”憲宗說道。

柯子俊忽然間覺得有些心酸。

本來,他纔是那個高高在上的人,而今他卻活得如此謙卑……

“上皇,臣能問您一個問題麼?”柯子俊問道。

憲宗擡起一雙平靜無波的眸子看他,淡淡一笑,應道:“將軍請說!”

柯子俊微一沉吟,清了清嗓子問出心中的疑惑:“上皇去年來陰山,爲何不……開口讓臣……送您回去?”

他問完,心中有些忐忑,但這是他一直想知道的事情,便仔細留意着憲宗的表情。

憲宗依然沒什麼表情,風輕雲淡的,在圓腰胡牀上坐了下來,不疾不徐道:“我若想偷偷摸摸,憑庫克與我的感情,他會幫我。但我不能這麼做,我不能利用他對我的信任置他於不忠的境地。我走了,獲得了短暫的自由,卻將他推入萬夫所指的深淵,他的父汗會對他失望,他的子民會唾罵他的背叛,這叫我如何心安?同樣的,我若開口請你幫我,亦是將你推向不忠不義之絕境……”

他看着柯子俊,微微露出笑意:“我不需要那樣的自由,那跟活在黑暗的地獄沒有什麼區別。我想要光明正大的回來,就算回來後面臨的是更大的絕境,或者是死,那又有什麼關係?”

柯子俊因他的話而震撼。

在那樣的困境下,他還能爲別人的安危着想……

柯子俊忽然間覺得,在韃靼那個虎狼之地,憲宗能夠平安的活下來,不僅僅只是奇蹟,還是他身上讓人莫敢逼視的人格魅力!

柯子俊笑了笑,眼眶不覺有些微紅。他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禮,只囑咐他早些歇息。

臨出門的時候,憲宗喚住了柯子俊。

幽暗的燭光下,憲宗的笑顏露出幾分滄桑之色。他不緊不慢的對柯子俊道:“麻煩將軍派人跟陛下說一聲,回朝的儀仗一切從簡便好!”

柯子俊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沉了一息後,點點頭,應道:“是,臣領命!”

接下來的日子,憲宗一直住在柯子俊位於陰山城內的府邸裏,連大門都不曾邁出一步。

鄭恩泰則領着幾個使臣團的人逛了一圈陰山市集,淘弄了一些小玩意兒,也算是此行的一個見證和紀念。

九月初二,迎接憲宗歸朝的儀仗隊伍出發了。

簡單得令人咋舌。

不過從陰山關口及時傳回去的那封請命,給了英宗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和藉口。英宗將憲宗的話告訴了臣民們:“喏,你們都看到了,這是憲宗上皇自己的意思,朕怎敢違背?”

迎接儀仗隊伍輕車簡從出發後,上京城恢復了短暫的平靜。

然而這平靜,也僅僅是表面上的平靜而已。

太子原本以爲,使臣團不可能這麼順利而歸,沒有禮物和錢財,耶律定要惱怒,說不定連出使的使臣都要被扣留在韃靼。他的想法跟英宗一致,認爲只要韃靼惱了,憲宗就算不會被耶律一怒之下殺了,他也定不會輕而易舉的放他回來。可事實跟他們父子開了個極大的玩笑。

憲宗平安回來了,而且現在已經入了關,在陰山等着儀仗隊去迎接。

太子最近有些敏感急躁,他覺得父皇最近看他的眼神透着一股子冷意,連代理處理奏摺的特權也被他收了回去,似乎對他有着極大的不滿。他認爲定是惠王黨在背地裏下了什麼黑手,不然父皇不會無緣無故這般待他。

他越來越坐不住了,玉璽到現在還沒拿到手,那個神祕人已經許久沒有聯繫他,他擔心一旦他聽聞憲宗歸來的消息,改變了主意,重投舊主,那他之前所做的努力,豈不白費?

沈仲在如今這樣的局勢下,越發的清明起來了。他也感受到了陛下對太子疏離的態度,因而每日都在太子耳邊勸他,低調行事,在這個當口,不做不錯,安分守己。

太子對日夜喋喋不休的沈仲有了惱意,一連幾天,都將他拒之門外,懶得搭理他。

而惠王這邊,從蕭太后薨逝之後,一直處於低迷的狀態也稍稍得到了喘息緩解。英宗對太子的態度似乎讓惠王又看到了一絲曙光,特別是在龍廷軒將此前被殺的兩名朝臣與太子有關的證據交給他時,他萎靡的情緒,得到了振奮。

惠王捏着手裏的證據,卻不急於一時告發太子。他認爲時機還沒有成熟,他下一次若是行動,定要叫太子再無翻身之日!

鄉下莊子的消息雖然閉塞,但上京城傳得沸沸揚揚,人盡皆知的好事兒,蕙蘭郡主自然也知道了。

她簡直不敢置信。

聽到憲宗如今已經脫離了韃靼的掌控,入境陰山,她落下了喜悅的眼淚。

十九年了,十九年的等待啊,終於等到了歸期……

蕙蘭郡主去端肅親王的院子裏,屏退了所有的丫頭婆子,親自將消息告訴了端肅親王。

“父王,他要回來了……”

看着哽咽到說不出話來的女兒,端肅親王亦是老淚縱橫。

憲宗的歸來,於他而言,是奇蹟!

憲宗是親王的子侄,可他從小跟着親王學藝,在感情上,他們更像是父子。如今他能平安回來了,親王自然是高興的,心裏少了一份牽念和遺憾。

“蘭兒,收收情緒,他能回來很好,只是現在纔剛剛開始啊,以後的考驗,必不會少的。父王先得給你交個底兒,跟皇宮的每一個人,保持距離,包括他,明白麼?”端肅親王沉了一息後,鄭重其事的說道。

蕙蘭郡主先是一怔,而後點點頭,明白過來,應道:“是蕙蘭放肆了,父王的意思,女兒明白!”

端肅親王微微有些渾濁的眸子裏蓄滿了晶瑩。

遠離他,纔是對他好,也對雪哥兒好。

“蕭太后的喪期已經過了百日了,找個時間安排雪哥兒和瓔珞回去吧,上京城是個是非之地,遠離纔是上道!”端肅親王低聲補充道。

蕙蘭郡主知道父王的擔憂和顧慮,六月那時候,她本就是要安排她們回去的,偏偏蕭太后突然薨逝,命婦又要入宮哭靈,這才耽誤了。 婚外有軌:Boss老公抱緊我 竟端肅親王這麼一提起,蕙蘭郡主才猛然驚覺,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月了。

“是,女兒知道了,這兩天就讓他們將箱籠收拾好,送他們走!”蕙蘭郡主應道。

端肅親王含笑道好,心裏多少有些不捨。

他極喜歡那兩個孩子,聰慧、懂事,很招人疼。R1152 蕙蘭郡主這一次擔心金子和辰逸雪的行程再有變故,處理起來便有些雷厲風行。

九月初三早上,她便安排常富快馬去洛陽城,事先租賃好回仙居府的船隻,在那邊等着世子和少夫人的車駕抵達,安排衆人上船後纔回來。

辰逸雪和金子其實早就期待着回去了,蕙蘭郡主這次提出來,他們都高興的答應了。

其實在六月底的時候他們的箱籠就已經準備妥當,收拾起來也不麻煩。蕙蘭郡主安排樁媽媽、笑笑和野天幾個回去端肅親王府將箱籠帶過來,自己又費心添了一些新巧玩物,讓兒子媳婦帶回去送給府中的衆人。

辰老夫人這一次與他們同行,老夫人不大習慣上京城的冬季,太過於寒冷了。去年爲了參加雪哥兒的大婚,老人家千里迢迢趕來上京城,結果一整個冬季,冷得的她受不住,幾乎就沒有出過府中的大門一步。

相對於上京城的冰天雪地,仙居府的冬天,那是完全可以用氣候宜人來形容了。

柳若涵和逍遙王的婚事暫時擱置,老夫人也沒有了等待的耐心,便嚷嚷着跟辰靖和蕙蘭郡主說,她也要一道走。

蕙蘭郡主放心不下端肅親王的身體,再者她心裏還有一些牽掛,不願意回去,辰靖少不得留下來陪伴。他本是孝子,該陪着母親回去的,可辰老夫人體諒他,也捨不得他來回奔波,便拒絕了他的好意。 總裁的點心小妻 只說現在她有大孫子和孫媳婦兒照料,用不着他……

九月初七上午,四架低調古樸的馬車從莊子的大門駛出。往出城的方向疾馳而去,踏上了回仙居府的歸途。

蕙蘭郡主和辰靖站在莊子的大門口,目送着馬車消失在視線裏,久久不願挪動腳步。

“靖哥,我是不是很殘忍?”蕙蘭郡主的目光依然落在塵煙滾滾的遠方,只是眼眶微紅,連聲音也帶着一絲哽咽。

辰靖知道她指的是什麼。

憲宗回來了。蕙蘭卻迫不及待地將雪哥兒送走,生生將他們有可能相見的機會扼殺在搖籃裏……

可見面了又如何?

相見卻不能相認,那纔是真正的殘忍!

“不。蕙蘭,你這樣做纔是對的!對他好,對雪哥兒好,對咱們也好……”辰靖伸手摟住蕙蘭郡主的肩膀。低聲安慰道。

馬車一路疾馳!

最後一輛馬車裏坐的是樁媽媽、笑笑和青青。

說起回仙居府。最興奮的莫過於青青那個丫頭了。

來帝都快小一年的時間,可是把她悶壞了,雖然帝都富麗堂皇,氣勢磅礴,可一點兒也不自由,還處處講究規矩。青青不是正經的小丫頭一步步往上升遷的,禮儀規矩她充其量只能算是懂一半,在上京城裏就是一般的下等丫頭都比她懂規矩。爲此她沒少受人嘲笑,過得有些憋屈。

此刻她正窩在馬車窗邊看着風景。一面磕着瓜子,樣子愜意極了。

“媽媽,笑笑姐,咱們真的要回去了……”青青黑嗔嗔的眸子閃爍着激越的光芒。

樁媽媽的眼角有些溼熱,她來的時候落了淚,是因爲激動,是她感慨自己離帝都二十餘載,有生之年還能回來看上一眼。而此刻要離開了她落淚,是因爲喜悅,她覺得上京城再繁華,卻也再不能給她溫暖,回去州府,回去桃源縣,讓她有一種落葉歸根的感覺。那個她生活了二十餘載的地方,纔是她的根……

“回去好!”她緩緩說道。

“奴婢也覺得還是咱們鄉下好,規矩不多,活得自在!”笑笑附和一句。

這話正中青青下懷,忙點頭搶道:“就是就是,讓她們看不起咱們鄉下來的,什麼小家子氣沒教養,我還看不上她們行規矩步鶯聲細語的呢,過得那叫一個憋屈…..”

這話一下逗樂了樁媽媽和笑笑。

車廂裏一時笑聲朗朗,而她們在上京城的日子,許久沒這麼暢快的笑過了。

另一架馬車內,金子也望着窗外的景緻發呆,辰逸雪枕着她的大腿假寐,時不時地擡頭看她一眼。

Newer Post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