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男童,是女童,那個人是阿梨!」

梁乃激動的探出車窗往後望去,上半身子都快要掛出去了。 想起來不必這樣,又忙叫車夫停下,身子卻被卡在了車窗里。 陸容慧伸手拽他,幾個侍衛在外邊幫忙推,路邊的百姓則哄堂大笑。 陸容慧真覺丟人,梁乃卻渾然不知似的,一等恢復自由身便忙跳下車,叫著幾個侍衛:「跟我走,你們小聲點,動靜別太大

梁乃激動的探出車窗往後望去,上半身子都快要掛出去了。

想起來不必這樣,又忙叫車夫停下,身子卻被卡在了車窗里。

陸容慧伸手拽他,幾個侍衛在外邊幫忙推,路邊的百姓則哄堂大笑。

陸容慧真覺丟人,梁乃卻渾然不知似的,一等恢復自由身便忙跳下車,叫著幾個侍衛:「跟我走,你們小聲點,動靜別太大!」

這話被路邊百姓聽到,後邊不知道是哪幾個潑皮頓時大叫:「官老爺說動靜別太大!」

「官老爺要來抓人啦!」

「大家快跑啊!」

……

梁乃氣的頭髮都快要豎起來了,趕緊令人去抓這幾個潑皮。

「大,大人……」一個婦人這時走來,生得高大魁梧,有點害怕,不過底氣還算足。

梁乃望去,陸容慧也在車上探出頭來。

「站住!」一個侍衛當即上前攔她。

「阿梨讓我帶話給大人,」婦人說道,「她還有幾句話要我轉交給大人。」

「真是她!」陸容慧一驚,「她人呢!」

「必然是跑了,」梁乃煩躁說道,看著婦人,「快說,她讓你轉交什麼?」

侍衛聞言,讓到一旁。

婦人鼓起勇氣走來,說道:「她說其一,兩軍交戰,不斬來使,你們不能拿我怎麼樣,不然她會用畢生所學,把兩位大人的家眷都,都殺了。」

「大膽!」陸容慧大罵。

身邊的百姓們紛紛低聲議論。

梁乃面如土色,說道:「你先跟我們走!」

「她說不能夠的!」婦人忙道,「我要是被帶走了,她立馬就去動手!」

梁乃一頓。

「其二,」婦人繼續說了下去,「她要我三問大人。」

「問。」梁乃咬牙道。

婦人皺眉,有些記不大清了,頓了頓,如是說道:「……我記不起來了,我就記得一個,是問朝廷的,」

「什麼?」

婦人舔了下唇瓣,忽然拔高聲音:「定國公府何罪!!!」

婦人嗓門生得大,瞬間提高了聲音,中氣十足,四周的人都驚了一跳。

梁乃瞪大眼睛,趕緊沖身邊侍衛叫道:「抓住她!」

陸容慧也白了臉色,暗罵自己今日就不該出門。

「你們不能抓我!」婦人去推衝來的侍衛,被狠狠的壓在了車廂外壁,「你們抓我你們家人就會死掉!她可是阿梨!」

「是啊,定國公府何罪!」外邊忽而有人高聲叫道。

梁乃和陸容慧忙望去:「誰!」

「定國公府犯了什麼罪,為什麼要被滅滿門!」另一邊響起了聲音。

「定國公一家為國盡忠,保家衛民,為什麼殺他們!」

「無緣無故就殺人,讓狗皇帝給一個說法!」

聽到「狗皇帝」三個字,陸容慧差點沒嚇昏過去。

「抓住他,抓住這個人……」陸容慧喘著氣顫聲說道。

但是越來越多的聲音被煽動了起來,侍衛握著長槍,壓根不知道去找誰。

「狗皇帝!狗皇帝!」

另外一邊有人大聲罵著。

「狗官!為什麼要殺定國公府的人!給個說法!」

「讓狗皇帝滾出去!」

「這是我們老百姓的天下!」

「定國公府何罪!」

……

夏昭衣還抱著酒罈坐在原處,抬頭望著那邊的人海,完全不知道前邊發生了什麼。

而她斜對面的酒樓上,楊冠仙穿著道袍,摸著拂塵,笑嘻嘻的看著被人群的怒喊聲包圍的兩個有權有勢的朝廷大臣。

「還是錢好使,」楊冠仙說道,「阿梨那名號也很好使。」

方觀岩負手站在一旁,冷冷的看著下邊,說道:「光給錢還不夠,那幾個喊了狗皇帝的『潑皮』,我得連夜安排他們出城了。」

「直接殺了不就好了,何必那麼麻煩。」楊冠仙還是嘻嘻笑著。

「好主意,」方觀岩點頭,「但我還是選擇送他們出城。」 白珊珊則挽著王萌的左手臂,說道:「你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做你自己。」

飛機飛行了一段時間,到了南非境上空。

羅小冬再次運作仙力,一切如常,心中狂喜。

下了飛機,大草原,出現了在眼前,南非,在南半球,羅小冬估摸著,現在國內是寒冬,現在這裡是夏日吧。

果然,下了飛機,很熱。一陣熱風撲面而來,然後,一陣愕然,什麼事呢?原來,羅小冬看到大象了。

羅小冬沒逛過動物園,所以連大象也沒見過,只在電視和網路上看過。現場看到大象,很是興奮,王萌則見過,而白珊珊,也沒見過。

白老大說道:「南非的草原,分旱季和雨季,現在是雨季前夕,是好時節。另外,再往北,走一天,就是沙漠。沙漠地帶,人進去,很危險,不可以做這種危險的行為。」

羅小冬笑道:「嗯。」

白珊珊和王萌,也都第一次來非洲,感到很新奇。

一切,都是那麼新鮮。

這個時候,白老大接到了電話,是白勇打來的。

白老大問道:「你在哪裡呢?」

白勇說道:「來中心公路,七號路,我定了旅館,我們明天出發。」

這時候,白老大皺了皺眉頭,說道:「你旁邊的人是誰啊?」

白勇說道:「我帶了一個人來,我們一起進去!」

白老大有些不高興了,掛了電話,對旁邊的閨女白若彤說道:「你哥要帶一個人進來,奇怪了,他之前沒跟我說過啊!」

白若彤也覺得,這麼大的事,說帶一個人就帶一個人,說道:「莫非是打手不成?莫非是武林高手?」

說著,一行人直奔旅館而去。

……

金海市某洗浴中心,那王海正犯愁呢,啥事呢?原來老爹嫖娼,被抓了!

這真是風水輪流轉,王海家裡有錢了,這幾天,因為劉建這個技術員的技術,王海家崛起了,雖然沒有羅小冬現在發展的這麼大,但是,這整個的池子湖泊加起來,也值五千多萬。

前陣子賠了點,王海乾脆,在年底前,把人工湖給連同公司,整個給賣掉了。

這是和他爹王亮一起撮合出的主意。

王亮其實知道兒子王海是個什麼料子,劉建走了,所以,王海一個人撐不起大局,給技術員高工資,還不樂意,上一次因為水溫的問題,導致賠了一部分錢,所以,乾脆,賣了,投資其他更有把握的產業吧。反正家裡已經發財了,於是賣了,還了貸款,一共剩下五千萬。

樂呵呵的。

王亮這天,叼著小煙,在縣城裡溜達。

結果,遇到一個人,這人不是別人,是村裡地痞李國平。

李國平和劉長發,是小龍村的兩大痞子,之前,就曾經騷擾過良家婦女,被羅小冬給揍了。這一天,看到李國平正盯著縣城街道上的一個小姑娘看呢。

也不知犯了什麼邪,那王亮居然過去咳嗽了一聲,然後,李國平看了一眼王亮,說道:「哦,是王會計啊!」

李國平沒啥錢,早知道王會計家裡有錢,這次魚塘賣出去,估計賺了不到一個億吧,心想,其實是五千萬。

但總之是很有錢。

所以,就拍馬屁,說道:「王會計你是大忙人,怎麼在這轉悠呢?我和一起看小姑娘?」

浮生之灼灼桃夭 然後,邊說,邊解開褲襠的拉鏈,在大街上準備撒尿。

這王亮趕緊阻止,說道:「你別在大街上撒尿啊?」

李國平說道:「哦對啊,你是會計,你們家王海,又是知識分子,不像我,地痞子一個。哈哈!」

這李國平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王亮想了想,說道:「你給我去辦件事,如何?」

李國平說道:「我一個窮人,能辦啥事?」

王亮掏出三百塊錢,說道:「給我去把羅小冬家裡的養豬場,投毒!」

原來,王亮和兒子王海一個德行,一樣恨極了羅小冬。

為啥呢?

羅小冬把整個金海市的地下江湖,搞的一團糟。害的王海失去了楚秀這個大依靠,而劉建也出走他鄉了。

再就是,人吶,嫉妒心重了,比如這王海和王亮父子吧,他們看羅小冬崛起了,心裡就是不舒服。

王亮也一直寵著兒子王海,自認為王海是數一數二的村裡的青年才俊,哪知道,外人聽說小龍村,都是豎起大拇指,說道:聽說你們小龍村出了個羅小冬,是嗎?

每當這時候,王亮和王海的牙就恨得痒痒。

所以,王亮不服,務必要破壞掉羅小冬的產業,但是怎麼破法?

最簡單的,就是投毒。

總裁老公不夠壞 破壞掉幾萬頭八眉豬。

因為,之前投過一次毒了,效果很成功,羅小冬也沒辦法追究,很隱秘。

但是現在楚秀的小弟們,都已經不知道哪裡去了。

王海自己又不能親自去投毒,所以要找一個人啊,這痞子,就是可以利用的人物,這種蛋子,給錢就能辦事。王亮想。

這一切想法,在王亮遇到了那李國平的時候,誕生在腦海中,王亮轉悠的很快。

結果,那李國平說道:「不是我說,王會計,王大老闆,你就給三五百塊錢,就能讓我替你賣命啊?」

王亮趕緊說道:「這是請你吃頓飯的意思,不是工資,工資我等事成之後在付給你錢,如何?」

李國平眼珠子亮了,說道:「這,有多少錢啊?」

王亮想了想,說道:「看你辦成的規模么,如果投毒成功,毒死他一萬頭豬,我給你三萬塊!」

做了個手勢,說道:「如果毒死一千頭,我給你一萬塊,如何?」

李國平說道:「這還差不多。」

接著做了個手勢,斜著眼,說道:「你請我吃啥?我要吃羊肉!」

說著,指著旁邊的羊肉館子。

王亮說道:「走!另外,事成之後,請你去一回桑拿洗浴中心,找個小妹兒!」

李國平大喜,說道:「好啊,你可要說話算數!」

王亮說道:「行。看你的表現,如果你能大獲成功,把羅小冬的家產給我弄光,折騰光,我請你兩回洗浴都行啊!」

說著,帶著李國平進了羊肉館子。 兩個人呢大吃一頓,一共吃了三百塊的羊肉,在平安鎮,這樣的消費檔次,已經算可以了。

李國平大喜,狂吃海吃,而王亮也痛快付了錢。

在桌上,李國平問道:「你就那麼恨極了羅小冬?」

王亮說道:「當然,我恨不得撥了羅小冬的皮!」

然後開始大罵特罵羅小冬。

這時候,李國平說道:「我也恨極了羅小冬。哈哈!」

其實,李國平和羅小冬是有舊恩怨的。

所以,李國平也恨羅小冬。

李國平恨極了羅小冬,但是無法可想,這次想到此事,就同意了。

但是,這裡面涉及到一個問題,李國平想。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