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撓撓頭,然後看到自己旁邊的人一樣,反正這個時候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我也不清楚,到時候就算是他們對於我在做不滿意,我也不可能會自己舔著臉過去跟他們說什麼事兒。

因為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張了張嘴,然後就想把這個人從我身邊弄走,到時候出了什麼問題跟我也沒有多大的關係,他們不是認為自己很厲害嗎?到時候看他們要這些直播間之後還能不能把這裡所有事情都辦好。 我心裡清楚,蘇小妞絕對不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所以這個人身後絕對還會有另一個人一直在看著她。 「

因為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張了張嘴,然後就想把這個人從我身邊弄走,到時候出了什麼問題跟我也沒有多大的關係,他們不是認為自己很厲害嗎?到時候看他們要這些直播間之後還能不能把這裡所有事情都辦好。

我心裡清楚,蘇小妞絕對不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所以這個人身後絕對還會有另一個人一直在看著她。

「我請你過來是安排我的,所有計劃都沒有讓你對我的計劃指手畫腳,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覺得你這個人不配,把我這裡的所有賠償都給了我!」 「我真不知道你們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麼,我天天為了公司裡面忙得這麼焦頭爛額的人,你們都不清楚嗎?」

我說這件事情的時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馬甲,可總感覺裡面好像長了一個腫瘤一樣,因為這個這個時候我從來不知道這個蘇小妞竟然能這麼厲害的讓這裡面所有人都討伐我,而不是過來說,她在這裡引發了什麼樣的事情。

「其實這件事情也是你的不對了吧,人家小姑娘都過來找你了嗎?然後都已經幫你這麼多事情了,你能不能去請人家吃一頓飯嗎?還是說咱們公司裡面現在已經窮得連一頓飯都吃不起了,或者是連一個小員工都請不起了?」

那些人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也是一副理直氣壯的表情,因為在這個時候我從來沒有看到過他們除了這件事情之外有多麼的團結,現在出了這種問題,我第一反應就是覺得這些人全部被蘇小妞給收買了。

「我真不知道你們現在到底在想什麼,難道公司裡面的所有事情都做完了嗎?還是說你們現在都已經忙到連公司裡面的所有東西都不願意管了,咱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究竟是為了什麼?你們自己的心裡不清楚嗎?」

我看著他們的時候總感覺自己的頭特別的疼,因為在這個時候出現了這種事情,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做,現在一天天的都把這件事情給浪費掉了,他們總感覺自己一直都特別厲害。

而且這樣下去的話,他們總感覺自己會有一個特殊的能力,就是不管自己做點什麼我都絕對不可能發火一樣,想到這裡,我看著這些人總感覺,自己一開始的時候對他們太過放肆了,而且剛剛來到這個地方,蘇小妞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做而已。

「其實你也不用這麼想太多,我們只不過是想著讓你去安慰一下人家小姑娘而已,人家千里迢迢來到咱們這個地方,幫助了咱們這麼多,你作為一個主人,不去招待一下客人也有些說不過去吧,而且現在都到這個時候了,你們兩個原來也挺認識的,難道就不能多幫助人家一下?」

旁邊這些人看著我的時候,總好像我這個時候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一樣,我心裏面有著這個主意,顏色不油的稍微的恍惚了一下,因為當初發生那件事情的時候,我們幾個人都不清楚到底變成了什麼事兒,不過現在這個情況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我們之間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聯繫。

後來等我發現的時候,就看到這些員工看著我的時候,總是那副神經兮兮的模樣,我真的不知道他們付出了這麼多的努力,然後付出了那麼多的經驗,為什麼就偏要在這件事情上面跟我過不去,他們如果用自己的這個時間去幫助公司裡面,多招攬一些工作的話,說不定我們現在早就已經把這個危機給過過去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們到底怎麼想的,我的私人生活跟工作上的事情完全沒有任何的關係,如果有關係的話,我也會把他們兩個趕緊給分開的,所以現在出了這件事情,你難道不覺得一開始那個做法有一些不正確嗎?」

他們聽到我這句話的時候,臉色也是稍微的變了一下,顯然這些人從來沒有想到,我竟然是這麼一個油鹽不進的人,到時候如果真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也得看我這個人到底對不對,人家小女孩感興趣了。

所以現在出了這些事情,他們很多人都沒有安慰我,然後去安慰一下那個蘇小妞說讓這個小女孩不要再把事情浪費在我的身上了,我在偶爾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嘴角都是微微的上揚,因為在這個時候我從來不知道他們的話有時候會這麼溫暖,看著公司裡面已經好長時間沒有放過假的員工,我心裡頭一動,就準備給他們放假,不過這個時候倒是聽到那些人準備,給我下藥的事情。

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是什麼地方得罪他們了,還是說我的人格魅力不如剛剛來到這個公司裡面的一個小女孩,他們竟然為了這個人,準備對著他們最親愛的老闆下手,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渾身不由得冷汗了一下,因為我從來沒有想到的是這些人竟然喪心病狂做到這個地步。

不過這個時候我心裡也清楚,他們絕對不可能會對我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但是最後能不能把我綁起來直接送給蘇嫂,這也是不一樣的事情,所以現在出了這些事情,我唯一的舉動也只是向後退了幾步,然後對於接下來用的所有東西都開始細細的檢查了一遍,甚至在大冬天的時候我也已經把自己屋子裡面的窗戶給打開然後進行開窗通風。

在我這麼小心翼翼的緊張下,過了十天半個月之後,那些人也一直沒有過來找我的麻煩,就在我以為是我聽錯了的時候便發現了,那些人這幾天好像有一些奇怪的地方。

我就這樣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們,然後等著他們給我在水裡面下藥的時候,我就直接把這杯水潑到了他們的身上,然後再以迅而不及掩耳之速,直接就把自己藏在屋子裡面的那個破解萬也拿了出來,然後給她擦了擦。

然後那些人竟然喪心病狂的想要在我的辦公室裡面直接用一種特殊的香料,但是他們發現我竟然是在看著窗戶,扇著電扇,甚至弄著換氣扇的時候,臉上不由得都開始尷尬了起來,因為像我這麼精緻的人他們怎麼見的這麼多?

想到這裡的時候,我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如果旁邊那些人不是我公司裡面的人的話,或許根本就發現不到,然後第二天我的照片就被風傳到了公司裡面。 「那總不能任何一個人過來說他認識我的時候我就必須答應他吧,既然說了這件事情也是我自己的原因,你們如果出了什麼問題的話也別過來找我行嗎?我這個時候其實也挺忙的!」

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不由得多看了這個人眼,其實這個時候我根本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這麼八卦,如果早知道會是這個樣子的話,我絕對不可能會把他們招到公司裡面,雖然這些人的能力很強,不過對於我來說再強的人也不是那種可以隨便跟我說我的私生活的事情的人。

「我只不過是覺得你這樣做有些不對而已,如果你覺得我說的方法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的話,你到時可以直接跟我說,以後要是出了什麼問題的話,我也可以跟你……」

他這句話剛說完的時候,我的臉色就直接變了,因為這個時候我心裡清楚,如果這些人繼續在我的身邊,對我這樣指手畫腳的話,到時候我的私生活絕對會造成很大的困難,我費盡心思的讓這些人成為這麼厲害的人,可不是為了讓他們管理我的,因為在這個時候我心裏面堅定的相信只有自己關心自己並且不再管老闆的人才是最厲害的人。

雲醉月微眠 所以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知道我的臉色都已經變了,不過這些人從來都沒有想著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對,反而還想要說教我。

「這件事情其實跟你也沒有多大關係,如果你這個時候還想繼續跟我說這句話的話,我勸你還是省點力氣吧,畢竟這件事情跟你來說也不算什麼大事兒!」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臉色也是變了一下,因為在這個時候出現這種事情完全都不是我們幾個可以考慮得了的,現在這件事完全都是有哪些人在背後進行操作,我這個時候如果繼續抵擋的話,指不定這裡還會出現什麼樣的意外,所以這個時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先看看,那些人究竟還有沒有一個對我這裡感覺到不情願的。

「其實那時候出現那種問題也不是什麼大事嘛,你只不過是跟我們稍微的解釋一下,你到底有沒有弄到過那些事情就行了,現在這個時候你也知道我們這裡面的人一直都特別的小心,就害怕咱們那裡會出現什麼問題。」

他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我真的是不想讓這個人繼續在這個公司裡面生活下去了,因為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完全都不是我可以想象的到的。

我一開始覺得我滿心的把這個公司裡面的所有人培養好了之後,他們就可以自己很有能力,並且很自主的可以把這一次事情弄完,不過現在看到這裡的時候,我才知道我自己是想多了,這些人完全都是一個沒有斷奶的媽寶男而已。

如果這個時候不是因為我一直都在這裡的話,說不定他們就會直接對著我身邊的人出手了,想到這裡的時候,我的臉色就更加不好了,因為在這裡出現這種問題都不是我自己想要的。

「你先去把那些主播都給我叫過來,我不知道他們這個時候究竟是要怎麼工作的,現在發生了這些事情,竟然沒有一個人過來通知我,而且現在出現了這種問題,你們自己心裡應該也清楚我現在出了這些事情,完全都是我自己心裏面考慮到的,所以現在這些問題你們都應該明白!」

我感覺我這個話已經跟他們說的特別的認真了,不過這個人還是一臉不情願的樣子,這個時候看起來他已經把自己完全當成老闆了,而我只不過是他手底下的員工感覺到這個樣子的時候,我最終還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因為在這個時候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跟這些人解釋清楚我們兩個之間的利益。

我如果直接把這個人開除了的話,旁邊那些人肯定也會覺得我這個車做的有些過,畢竟在這個公司裡面我現在也沒有發展到多少規模,這些人我還是一個都不能缺少的,要不然的話僅僅憑藉我自己,是沒有辦法支撐這個公司的所有運轉。

如果少了這個人沒事的話,我肯定早就把這件事情給弄好了,結果沒想到,我還沒有把這裡的事情弄清楚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過來找我的麻煩了,我也想這件事情也講到自己一開始有一些不對。

「我是不是一開始的時候對你們太好了,所以導致你們現在對於我都有一些無法無天的,但是那些事情你們自己心裡難道不清楚嗎?現在發生的這些事你難道還希望我一點一點的給你們解釋吧?」

我之前剛說完的時候,那個人臉色做事不好了,因為在這個時候他們一直都覺得我這個人特別的好說話,並且特別的好欺負,只要我答應他們的事情,或者是他們要跟我說的事情,我從來都沒有拒絕過,也就導致了他們覺得自己才是這個公司最大的boss一樣。

「其實我們商量這件事情,完全都是因為咱們公司裡面缺少這個東西而已,如果不是因為公司裡面出現了這些問題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繼續為你考慮,你也知道咱們現在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態,如果現在離開了任何一個人的話都沒辦法可以支持下去,我們現在這樣做完全都因為你,所以你如果不聽我們的話,完全都是讓咱們公司裡面……」

這句說詞我已經聽了不下幾百次了,這些人一直都用這個方法來跟我來說,我說我應該到底要怎麼做,我以後到底應該怎麼做?我如果不聽他們的話,公司好像就要破產一樣,我一次又一次的在這讓卻讓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對於我來說有一些難堪。 聽到我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臉上好像也有一些下不了台,畢竟在這個時候出現這種問題不一定都是他的錯,不過這個車我可沒有閑情雅緻,說從我自己身上然後走錯誤,然後跟他們說。

因為在這個時候我已經知道自己一開始對他們有著太多的忍讓,如果那個時候不是因為他們的話,我根本就沒辦法繼續在這裡堅持下去,所以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給了他們很多的權利,結果沒想到的是這些人對於我來說就是越發的得寸進尺了。

那時候出現了這些問題,完全都是因為我給他們太多的權力造成的,我自己心裏面這件事情,而且那兩個人也已經跟我說過了,我如果這個時候再不好好的改變的話,這個公司裡面的其他人說不定還會過來說我有什麼地方錯誤的。

「真不知道這個公司裡面這些人為什麼會這個樣子,還是說我一直都收到一些變態的人,當初發生那件事情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他們一直有這麼神經兮兮的呀……」

我這句話剛說完的時候就聽到門口傳來了一道聲響,然後就看到了一個銀色頭髮的人走了過來。

「一開始的時候這個公司模式就是錯誤的,雖然你已經給了他們很多的資源,並且幫助他們進行了很多培訓,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卻一直把這個公司當成是自己的,明明是一個老闆卻被自己手底下的人在這裡,窩著的感覺是不是特別不爽?」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會來到我這個公司裡面?我公司裡面應該是沒有你這麼一號人物吧?」

我僅僅看了一眼之後就已經確定了,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我公司裡面的人,這個公司裡面僅僅只有這麼十幾個人,我已經全部都認清楚了,所以現在出的這些問題完全都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但是對方既然能夠一語見血的,把公司裡面的所有問題都跟我說清楚,我立馬就認識到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一個簡單的人物,果然還沒有等著,我說接下來的事情的時候,我就已經感受到他的身邊,好像對於我來說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威壓。

「其實這個時候,你不應該問我是誰,而應該問我是誰請過來的。」

她神秘兮兮的一笑,然後就往旁邊一站,我就看到了躲在他身後那個古靈驚怪的蘇小妞。

「原來是你啊,如果不是你的話,指不定這個公司裡面會變成什麼樣子了,要不然再進來歇一會兒?」

我之前剛說完的時候收藏的臉上就開始露出了一抹興奮的表情,因為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從來都沒有跟他這麼客氣的說過。

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他就理所當然的把自己當成大爺,然後就看著按照我的說法把這裡的事情慢慢的弄了一清二楚。

「也就是說一開始的時候,你對這個公司還不是特別了解,所以就想著通過他們把這個公司轉到一起,然後給他們進行培訓,就這樣一代一代的傳下去嗎?」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眉頭也是緊緊的皺了起來,因為這個時候對於我們來說出現了這種問題都是一件大事,這個公司如果不能進行下去的話,上面那些人肯定是說我,而且老闆那邊也絕對不可能放過我的,雖然這個時候我接觸了一個新公司讓所有人都感覺到羨慕,不過我心裡清楚。這個東西絕對不可能是普通人就可以幹得了的。

因為我現在不僅要給總公司裡面一些進賬,並且還要管理,他們有的時候甚至錢不夠的時候我就需要自己想辦法,但是老闆從來都沒有給過我任何一點幫助。

「也就是說你現在完全都是一個做霸王條款的樣子?」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然後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我叫嫣然,如果不介意的話,就這樣稱呼我吧。」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的眼睛裡面閃過一絲瞭然,如果公司裡面加入了這麼一個人的話,以後的日子肯定會更加的好過,如果現在出了這種問題,我自己還沒有辦法可以解釋清楚的話,那麼以後我們就有了真正的共同夥伴了。

「其實這個事情你完全可以考慮一下,把公司裡面的一些賬目可以做飯,然後讓這個公司裡面倒閉,畢竟現在你出的錢已經可以足夠買下,這個公司,前期你付出的努力跟你後期收穫到了,完全不一定會受到正比,我勸你還是先好好的想一下自己要怎麼樣,經營一個自己的公司對於他這個東西來說,我覺得你真沒必要繼續下去。」

她這句話剛說完的時候,旁邊這個蘇小妞眼睛裡面也是露出了一抹興奮的光芒,對於這兩個人來說,創建一個公司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不過我自己心裡清楚,我現在還是那個窮屌絲一個。

如果離開了這個公司之後我完全都沒有什麼自己的經濟實力,以後要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也沒有辦法可以控制的,所以現在出了這種問題,完全都是因為我自己咎由自取而已。

「你們要清楚我要是離開了這裡之後,我所有東西都會被打回原形,而且我現在付出的那些東西也收穫不回來,你覺得這個方式我可以承擔嗎?」

「又沒有說讓你把這裡面所有人都弄下,只不過是把這個公司換成另一個名字而已,反正那個時候你的老闆也是對你心裏面感覺到愧疚的,你這個時候稍微提一點建議之類的,他也絕對會答應你,到時候再稍微在賬本上做一個東西,他直接會認為這個公司虧損,到時候自然就不會聯繫你了。」 我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幾個人心裏面也是有一些不樂意,現在出現這種情況完全都是跟他們有關係的,如果不是因為這些人只住在這邊的話,說不定我這裡根本就不會出現這種樣子的問題。

「你們到底有沒有考慮好?如果考慮好的話給我一個答覆,你也知道咱們現在是個什麼樣的情況,以後要是再有一些人過來找麻煩的話,咱們總不能一直都縮在公司裡面吧!」

我總想著現在這個形象就跟一個烏龜一樣,但是他們顯然就覺得自己特別的厲害,所以對於我現在的一些提議,這些人都是一副聞所未聞的模樣,看到這裡的時候,我也只是嘆了口氣。

「你們總得給我一個解釋吧,如果連這件事情的解釋都沒有讓我怎麼繼續相信,你們公司可不是你們的家出了什麼問題,都是我給你們撐腰的,你們在這裡拿著,我給你們的錢財,就應該替我好好的把這個公司管理好!」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那幾個人臉色也稍微的變了一下,不過還是一副跟著不敢說話怎麼樣,他們現在主要是認定了我絕對不可能敢對他們出手。

因為公司裡面現在正好是缺少人才的時候,對於他們出手的話,以後出了什麼問題,這些人肯定也會過來找我的麻煩,以後再有了事情的話,說不定還得是這些人,一起過來跟我這裡上訴。

果然還沒有等著我這個念頭落下來的時候,其中一個人就迫不及待的站了出來,看著我的時候,好像要把我從這裡給弄開一樣。

「咱們公司現在是個什麼樣的現狀你心裡也不是不清楚,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對咱們都沒有什麼好結果,而且現在這個時候,你作為一個公司的老闆,你一直都沒有做過自己的表率,你還想讓我們對你有什麼樣的評價?」

他看著我的時候眼睛裡面閃爍的光芒恨不得直接就把我從這裡給打出去,畢竟這個時候我一直在壓榨著這些人,不讓他們隨意的動作,公司裡面的一些資源,那現在早就已經看我不順眼了,現在只不過是趁機提出來了而已。

不過這個時候對我有意見的人顯然不止這一個公司現在發展的這麼大,所有人都不可能會一帆風順的。

「所有的話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既然繼續這樣執迷不悟的話,我們也沒必要繼續在這個公司裡面幹下去,反正看你的樣子也對我們特別不屑一顧吧!」

這些人就是仗著我在他們身上投入了太多資金,也投入了太多的心血了,所以才會對我這麼肆無忌憚,對於他們來說,要把這裡的事情全部整理完的時候最起碼也是要跟我有一點的關係的。

「其實我們這些人能不能留在這裡,關鍵就要看你自己的考慮了,如果你想讓我們就在這裡的話,不管別人怎麼說都是沒用的,你說是吧?」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幸災樂禍的表情,畢竟這些人這個時候都已經想到了自己接下來到底要怎麼做這件事兒。

反正他們都已經私底下聯合到一起了,如果其中一個人離開的話,他們也絕對不可能會在這裡用,這樣來逼迫我無疑是最簡單的方式。

「其實這件事情告訴你,我們都已經決定好了,如果你去這樣執迷不悟下去的話,我們也沒必要繼續給你在這裡賣命!」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勢在必得的微笑,反正這個時候他們也只是看到我手底下沒有多少人可以使用,所以才這麼肆無忌憚,如果到時候把這件事情真的弄完的話,他們也沒有這個底氣。

我自然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在打這是個什麼主意,不過這個時候如果想讓我跟他們之間就這樣扯平的話,那也是不可能的,我辛辛苦苦才把工資打到這個地步,為什麼要把我的所有東西都給了他們了?

想到這裡的時候,我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不耐凡的表情,反正他們如果走了的話,我還可以去找新的人,只不過這樣下去的話,我一開始計算的那些事情就又要往後拖一步,現在他們如果有人願意留下來的話,那無疑真的是雪中送炭。

「你就別想了,我們這些人都已經全部考慮好了,以後這裡的事情我們都不會繼續幫助你的,你如果想要把我們其中一個人留下來的話,那你最起碼要拿出自己的誠意了,如果沒有這些東西,你讓我們怎麼繼續安心的在公司裡面幹活?」

這件事情不管是站在誰的角度,對於我們來說都是一個不利的條件,我是特別缺少這些有技術有能耐的人員,但是我從來也沒有說過的是我要的是一個功高震主的人。

所以這個時候我只不過是微微的搖了搖頭,拒絕了他們這個要求。

「其實這件事情告訴你吧,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都已經知道了到底要怎麼做了,如果你真的想要跟我們之間有一個合作的關係的話,我也是可以考慮,把這裡的一些事告訴你的!」

我這個時候已經想要把公司裡面曾經給她們用過那些培訓資源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告訴的,不過這些人都是一副不願意聽的模樣,所以這個時候我也沒有別的辦法。

等著我身後這個人把一開始他們簽的這個合同拿出來的時候,這些人臉色才是真正的開始變化了,本來我只不過是想要留這這個給自己做一份交代的,結果沒想到他們正好撞到了這個槍口上面。

「這個沒有法律責任……」

所以現在這個情況可不是他們幾個說了算的,一想到這件事情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心裏面不由得稍微的動蕩了一下。 我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幾個人心裏面也是有一些不樂意,現在出現這種情況完全都是跟他們有關係的,如果不是因為這些人只住在這邊的話,說不定我這裡根本就不會出現這種樣子的問題。

「你們到底有沒有考慮好?如果考慮好的話給我一個答覆,你也知道咱們現在是個什麼樣的情況,以後要是再有一些人過來找麻煩的話,咱們總不能一直都縮在公司裡面吧!」

我總想著現在這個形象就跟一個烏龜一樣,但是他們顯然就覺得自己特別的厲害,所以對於我現在的一些提議,這些人都是一副聞所未聞的模樣,看到這裡的時候,我也只是嘆了口氣。

「你們總得給我一個解釋吧,如果連這件事情的解釋都沒有讓我怎麼繼續相信,你們公司可不是你們的家出了什麼問題,都是我給你們撐腰的,你們在這裡拿著,我給你們的錢財,就應該替我好好的把這個公司管理好!」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那幾個人臉色也稍微的變了一下,不過還是一副跟著不敢說話怎麼樣,他們現在主要是認定了我絕對不可能敢對他們出手。

因為公司裡面現在正好是缺少人才的時候,對於他們出手的話,以後出了什麼問題,這些人肯定也會過來找我的麻煩,以後再有了事情的話,說不定還得是這些人,一起過來跟我這裡上訴。

果然還沒有等著我這個念頭落下來的時候,其中一個人就迫不及待的站了出來,看著我的時候,好像要把我從這裡給弄開一樣。

「咱們公司現在是個什麼樣的現狀你心裡也不是不清楚,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對咱們都沒有什麼好結果,而且現在這個時候,你作為一個公司的老闆,你一直都沒有做過自己的表率,你還想讓我們對你有什麼樣的評價?」

他看著我的時候眼睛裡面閃爍的光芒恨不得直接就把我從這裡給打出去,畢竟這個時候我一直在壓榨著這些人,不讓他們隨意的動作,公司裡面的一些資源,那現在早就已經看我不順眼了,現在只不過是趁機提出來了而已。

不過這個時候對我有意見的人顯然不止這一個公司現在發展的這麼大,所有人都不可能會一帆風順的。

「所有的話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既然繼續這樣執迷不悟的話,我們也沒必要繼續在這個公司裡面幹下去,反正看你的樣子也對我們特別不屑一顧吧!」

這些人就是仗著我在他們身上投入了太多資金,也投入了太多的心血了,所以才會對我這麼肆無忌憚,對於他們來說,要把這裡的事情全部整理完的時候最起碼也是要跟我有一點的關係的。

「其實我們這些人能不能留在這裡,關鍵就要看你自己的考慮了,如果你想讓我們就在這裡的話,不管別人怎麼說都是沒用的,你說是吧?」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幸災樂禍的表情,畢竟這些人這個時候都已經想到了自己接下來到底要怎麼做這件事兒。

反正他們都已經私底下聯合到一起了,如果其中一個人離開的話,他們也絕對不可能會在這裡用,這樣來逼迫我無疑是最簡單的方式。

「其實這件事情告訴你,我們都已經決定好了,如果你去這樣執迷不悟下去的話,我們也沒必要繼續給你在這裡賣命!」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勢在必得的微笑,反正這個時候他們也只是看到我手底下沒有多少人可以使用,所以才這麼肆無忌憚,如果到時候把這件事情真的弄完的話,他們也沒有這個底氣。

我自然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在打這是個什麼主意,不過這個時候如果想讓我跟他們之間就這樣扯平的話,那也是不可能的,我辛辛苦苦才把工資打到這個地步,為什麼要把我的所有東西都給了他們了?

想到這裡的時候,我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不耐凡的表情,反正他們如果走了的話,我還可以去找新的人,只不過這樣下去的話,我一開始計算的那些事情就又要往後拖一步,現在他們如果有人願意留下來的話,那無疑真的是雪中送炭。

「你就別想了,我們這些人都已經全部考慮好了,以後這裡的事情我們都不會繼續幫助你的,你如果想要把我們其中一個人留下來的話,那你最起碼要拿出自己的誠意了,如果沒有這些東西,你讓我們怎麼繼續安心的在公司裡面幹活?」

這件事情不管是站在誰的角度,對於我們來說都是一個不利的條件,我是特別缺少這些有技術有能耐的人員,但是我從來也沒有說過的是我要的是一個功高震主的人。

所以這個時候我只不過是微微的搖了搖頭,拒絕了他們這個要求。

「其實這件事情告訴你吧,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都已經知道了到底要怎麼做了,如果你真的想要跟我們之間有一個合作的關係的話,我也是可以考慮,把這裡的一些事告訴你的!」

我這個時候已經想要把公司裡面曾經給她們用過那些培訓資源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告訴的,不過這些人都是一副不願意聽的模樣,所以這個時候我也沒有別的辦法。

等著我身後這個人把一開始他們簽的這個合同拿出來的時候,這些人臉色才是真正的開始變化了,本來我只不過是想要留這這個給自己做一份交代的,結果沒想到他們正好撞到了這個槍口上面。

「這個沒有法律責任……」

所以現在這個情況可不是他們幾個說了算的,一想到這件事情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心裏面不由得稍微的動蕩了一下。 我看著他們的時候,眼睛裡面也是露出了一抹不屑的表情,因為出現這種事情,讓我一直這樣忍受下去的話,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公司裡面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或多或少都跟他們也有一些關係,我要是繼續容忍下去,指不定這裡在我離開了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的,而且以後出了這些問題的話,說不定這些人還會過來,從我這裡拿到一些證據來證明我貪污受賄。

「既然你們都不願意的話,那你們大可以直接從這裡看,本人公司裡面多你們幾個人不多少,你們幾個人不少,以後再出了什麼問題的話,跟我也沒有什麼關係!」

這些人聽到我說這句話的時候,臉色果然微微一變,因為現在出現這些問題,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考慮得到的,而且出了這些事情的情況下,他們第一反應也只不過是要從我這邊得到他們更多的一些證據。

第一傻 胖妞妞的艱難愛情:不嫁,可以麼 「既然這個樣子的話,咱們是不是就應該先按照公司裡面一開始的規定,然後把這裡的事情所有的都弄一遍了,然後把我們應該得到所有東西都給了我們之後我們才能離開,不對嗎?」

一開始我為了防止這些人直接在公司裡面弄出了這些事情,然後就從他們的身上籤的那個合約的時候也已經說了,如果我主動把他們從這裡解除的話,我需要支付他們很大的一筆違約金。

「但是你們現在都已經從公司裡面盜取了這些資料了,按照規定來說,我是可以直接把你們開除,並且希望你們賠償公司裡面的所有損失,如果你們繼續想要跟我打官司的話,我可以奉陪到底,但如果你們要弄別的事情,可別怪我心狠手辣!」

我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這些人也是冷冷的笑了一下,嗯,好像這個時候不管我做了什麼事情,他們都是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一樣,現在出了這些問題,我如果不去管理的話,公司裡面的很多人以後肯定也會變成這個條件,在等著那些人跟我有什麼問題的話,我還不如直接就在一開始的時候先跟他們把這些東西弄好,然後自己才有一個保證。

「雖然一開始你都不願意繼續要我的,那我繼續在這裡呆下去也沒什麼好處,這樣吧,只要你給我們足夠的錢,我們大可以直接從這裡離開,但是條件是你不許把我們曾經做過這些東西,透露給任何一個地方!」

「你覺得你們現在這個樣子還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在一開始以為拿到公司裡面的一些資料的時候你們就已經徹底的沒有這個本事了,我只不過是認為咱們都在一起合作這麼多年了,所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我從來沒有想到的是你竟然這麼得寸進尺!」

我這句話說完的時候直接就從自己的桌子下面拿出來了一個錄音器,反正這也只不過是我偶爾的時候有心思的,讓他們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我的心裏面也是挺不樂意的,畢竟出現這種事情對於我們來說完全都是沒什麼好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