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簡單粗暴……但,確實是很有效的方式。

本傑明也忍不住想,如果他把自己王都水球肇事者的名頭放出去,會不會有法師來投奔自己? 可惜,在有人投奔之前,來得更快的只會是敵人。 「之後也就是我們慣常的活動,想必各種法師們也都迫不及待了。」同時,芬奇站在樓梯上,也在繼續他的話,「為了促進我們萊利城法師水平的進步,切磋很快開始,贏的法師

本傑明也忍不住想,如果他把自己王都水球肇事者的名頭放出去,會不會有法師來投奔自己?

可惜,在有人投奔之前,來得更快的只會是敵人。

「之後也就是我們慣常的活動,想必各種法師們也都迫不及待了。」同時,芬奇站在樓梯上,也在繼續他的話,「為了促進我們萊利城法師水平的進步,切磋很快開始,贏的法師可以從輸的法師那裡用一個銀幣換一個咒語。挑戰獲勝場次最多的法師,可以獲得我在全國所有魔藥店的半價折扣,該折扣可以享用半年,也希望大家多多捧場。」

聽到這裡,本傑明有些汗顏。

這生意做得也是極致了。

不過,拋開整個活動的營銷作用,他也覺得,一個銀幣換一個咒語的概念還挺不錯的。從客觀上來講,確實可以促進法師整體水平的提升。從個人角度來講,這規則正合本傑明的心意。

多換到點咒語,他能省多少錢啊!

就更不用說,他還可以稍微展現一下身手,把自己的影響力慢慢打出來,免得他還跟個無名小卒似的,跟人搭話都沒人理。

就這樣,在宣布了規則之後,一些僕人也走出來,引導著法師們穿過幾條走廊,來到了後院。

別墅的後院自然也大得出奇,為即將戰鬥的法師們提供了環境。整個裝潢有點網球場的感覺,一道一道被附魔強化過的鐵絲網,隔出了不下二十個場地,以此保證比試的安全性。

法師們圍到鐵絲網外,幾個迫不及待的法師已經走出來,朝著其他法師發起了挑戰。

想了想,本傑明走到「蝮蛇」傭兵團身邊,拍了拍傑克。

「怎麼樣?要不要上去試一試?」

傑克哈哈大笑,道:「厲害啊,膽子這麼大? 錦鯉小王妃:重生美容聖手 雖然跟那些牛人沒法比,但我也算是打出了自己的名氣。上來就挑戰我,你說的真的?」

本傑明聳了聳肩,笑著說:「沒關係,我隨便挑戰一下,重在參與嘛。」

傑克聞言,自然也沒再勸阻什麼,一口答應下來。

跟負責統計的僕人報備了一下,二人便進入鐵絲網,找了一個場地,關上門,分別站到了「網球場」的兩端。

「畢竟是新來的客人,還是你先動手吧。」傑克這麼說道。

本傑明聞言,也懶得再推辭,念起咒語,開始了這一場比試。

法師間的比試不比生死搏鬥,肯定不會放大招,一般都是開了護盾對轟,誰轟不過了就認輸,所以也不會有人受傷。

不過,本傑明可不打算採取這種方法。

他不清楚其他人戰鬥力如何,上都上場了,他肯定也不打算只挑戰一個人,肯定要多換取幾個咒語。因此,魔法對轟這種過於耗時耗力的方法,他不太想用。

伴隨著淡淡的魔力波動,他沒有先手護盾,而是召喚出幾個水炸彈,甩手便扔了過去。

傑克見狀,也念出咒語。伴隨著突然升起的石壁,水炸彈撞在上面,轟然炸開,卻並沒有把石壁摧毀掉。

「不用試探,直接……」他開口,似乎想要說點什麼,卻被接下來的變故給打斷了。

只見,水炸彈飛濺開來的水花,忽然像是受到控制,形成好幾道水流,繞過石壁,朝著傑克直衝而去。

傑克頓時變了臉色,趕緊念出咒語,召喚出一圈沙子,形成一個沙球,將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保護了起來,試圖以此抵擋靈活衝來的水流。

本傑明見狀,也微微一笑,繼續操控魔法。就這樣,儘管被擋在外面,但水流還是形成一個大水球,把傑克和他的沙球一起包裹了進來。

隨之,整個水球瘋狂地旋轉起來,形成了水渦之牢。

看著這一幕,本傑明頓時放鬆下來,恢復平靜的神色,彷彿已經預見到了自己的勝利。

至於被卷在水球之中的傑克……

「這、這是……」

在被水球困住的瞬間,傑克呆住了。

這種情況下,他本能的反應是突圍,可當他想要繼續施展魔法,打破水球的時候,他卻忽然發現,自己對於元素的感應似乎被隔絕了起來。

平時最熟悉的土元素就不用說了,此刻,他唯一能感應到的元素,只有水。可是不知從哪來的強烈排斥力,讓他也沒辦法控制那些水元素。

也就是說,這個水球讓他幾乎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頓時,隱藏在沙球之中,傑克露出滿臉的愕然。

這……這究竟是什麼魔法?

成為法師這麼多年,他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世界上有這種詭異的魔法。

當然,事態進行到這一刻,結果自然也不言而喻了。

伴隨著水流來回的衝擊,保護傑克的沙球搖搖欲墜,而他此刻,也沒辦法用出任何魔法保護自己。因此,帶著有些不敢相信的表情,他在沙球之中喊出了投降。

「我……我認輸!」

聞言,本傑明也點點頭,解除了魔法,水球重新化作水元素,消散在空氣之中。沙球也跟著消散,露出空地中央,一臉懵逼的傑克。 ?似乎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傑克沉默了一會,有些遲疑地開口,道:「本傑明法師,我……能問一句這是什麼魔法嗎?」

本傑明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實情。

「是水球術。」

「……」

在聽到這句話后,傑克臉上的表情,就像是他剛買一雙新鞋,第一次上路,就踩到了狗屎,那種滿臉的憋屈實在是難以形容。

豪門蜜寵百味妻 本傑明也不得不走過去,說著「放心,我肯定在傭兵協會報你的名字」之類的話,才讓對方看上去好受一點。

「……確實有一手,是我輸了。」漸漸地,傑克也緩過神來,搖了搖頭,道,「說吧,你想要什麼咒語,我換給你。」

本傑明也從口袋裡摸出一個銀幣,遞上前來:「中級魔法,隨便什麼都行。」

傑克嘆了口氣,最後,用大地鎧甲的咒語,換給了本傑明。

就這樣,在同時期發生的比試之中,本傑明以最快的速度,結束了這場戰鬥,就連在邊上當裁判的僕人,都忍不住向他透出詫異的眼神。

回到人群之中,「蝮蛇」傭兵隊的其他法師,看著本傑明的樣子也變得截然不同。

「你是怎麼做到的?」一個人忍不住問道。

本傑明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好露出一個微笑,聳了聳肩。只是這幅樣子看在他們幾人眼中,反而忽然變得神秘了起來。

傑克走過去,跟他的一個同伴耳語幾句。隨之,那個法師眼睛一亮,走上前來,對著本傑明道:「有意思了,我也想挑戰你,可以嗎?」

本傑明自然不會拒絕,點了點頭。

這才第一場,一個咒語的收穫,又怎麼可能讓他就此收手?當然要大撈一筆才行。

很顯然,傑克剛剛的耳語,就是在透露本傑明的招數。而看這位法師胸有成竹的樣子,或許,他們已經找到了破解禁魔水球的辦法。

不過,本傑明並不擔心。

「記得把他可以隔絕元素的那個魔法換過來。」進入鐵絲網之前,傑克像是想到了什麼,又拍了拍那個法師的肩膀,這麼說道。

本傑明也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麼有自信?

而且,難道傑克還以為那句「是水球術」是在敷衍他?好吧,說真的,如果本傑明處在對方立場,一個「水球術」說出來,感覺確實跟嘲諷沒什麼差別了。

——還是那種秒殺式的嘲諷。

也怪不得在比試結束后,傑克對他的友善態度消失大半,好感估計直接-50。

跟負責統計的僕人又報備了一聲,兩人來到另一個空缺的場地。看著周圍其他場地里,大多數法師還在對轟,連第一場戰鬥都還沒有結束,本傑明不由得想到,自己該不會成為勝利最多的那個人,贏下那個「半年半價」的獎勵吧?

會不會太高調了?

……不管,打了再說。

有了傑克的前車之鑒,這位法師顯然沒有半點輕敵的打算。剛一站定位置,他就念起咒語,想要先發制人。

本傑明見狀,當然也不會輕敵,跟著念起了咒語。

快穿:宿主他調戲撒嬌都無敵 因為他會的只有這三個入門級魔法,釋放速度超快。因此,哪怕念咒慢了對方一步,可他還是能搶在對手前面把魔法用出來。

而這一次,他用的就不是水球術了。

伴隨著水蒸氣的涌動,本傑明將它們集中起來,調整水元素的結構,把這個魔法還原到比較原始的使用方式——用它的溫度來灼傷人。雖然跟火魔法完全沒辦法比,但是帶著比較高的溫度和強大的衝擊力,水蒸氣徑直衝了過去。

與此同時,對方的咒語也完成了。

伴隨著風元素的涌動,那個法師忽然飛了起來——他沒有選擇正面抵擋,而是提高自己的速度,在半空中不斷飛行,來躲避本傑明的攻擊。

見狀,本傑明卻搖了搖頭。

這就是他們破解禁魔水球的辦法嗎?

通過高速移動,躲開湧上來的水流,不讓禁魔水球成形,他們自然也就不會被沉默。嗯……想得倒是挺美的,如果本傑明只有那麼一招,也確實想不出什麼應對的辦法。

可惜,本傑明不是只有一招。

看了一眼在半空中飛來飛去的法師,本傑明又連用幾個蒸汽之柱。隨後,他操控著水蒸氣,讓它們忽的一下散開,彷彿掀起了一場以本傑明為圓心擴散開來的微型風暴。

處在狂亂的氣流之中,頓時,法師的飛行速度大減。

「居然還會風暴術……」他的臉上也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聞言,本傑明也只能搖了搖頭。

這些人究竟是把自己想得有多弱啊?真以為自己除了禁魔水球這種犯規耍賴的招數,拼實力拚強度,真的就拼不過別人?

以為自己找到了破解手法,急匆匆地就上來挑戰,真的是失了智。

這麼想著,趕在空中的法師開始反擊前,本傑明控制著往四周吹的水蒸氣,調轉方向,一起湧向了空中的法師。

這下子,光靠一個飛行術,法師也維持不住自己的平衡了。

跟做過山車似的,強烈的氣流捲起來,法師無法抵禦,只能隨著本傑明的心思,飛上飛下,猶如體操運動員,不斷完成著各種高難度的翻轉動作。而在這種狀況下,他連自己的飛行術都控制不住,就更別說用出新的魔法了。

都已經這樣了,就算他會再多厲害的魔法,也沒辦法施展出來。換句話說,這種狀態,其實和被禁魔水球困住好像也沒什麼差別。

總之,他已經毫無抵抗之力了。

就這樣,被甩了沒一會,他便支撐不住,在空中發出了慘叫。

「我、我投降了!快……快讓我下來……我……」

聞言,本傑明也滿意地點了點頭,控制著水蒸氣,把這位可憐的法師緩緩放了下來。結果剛一落地,這個法師就趴在地上,吐了起來,看著邊上當裁判的僕人都皺了皺眉。

「你還好吧?」

想了想,本傑明召喚出一個治療水球,給這位法師治療了一下,他才慢慢恢復過來。然而,當他站起身,抬頭看著本傑明時,本傑明才有些驚訝地發現,這人在用一種恐懼的眼神看著自己,好像在看著另一種生物,或者什麼殺人狂。

頓時,本傑明感覺有些困惑,還無辜地撓了撓頭。

自己有那麼可怕嗎?

搖了搖頭,他走過去,微笑著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彆氣餒,你們老大都輸了,你也輸很正常。行了,隨便一個中級魔法,你看著給吧。」

那個法師看著他,似乎有些絕望。

就這樣,又一個風之幻身的咒語,被本傑明納入囊中。

在傑克愕然的目光下,面帶微笑的本傑明和垂頭喪氣的法師走過來,回到了人群之中。

二人比試的場地有點遠,「蝮蛇」傭兵團站在這裡,也只能看到他們的同伴飛起來,正常地飛了一會,又像神經病一樣地飛了一會,然後就輸了。因此,他們也都是一頭霧水的樣子。

不過,結果足以說明一切,不是嗎?

他們又輸了。

面對著「蝮蛇」傭兵團投來的各異目光,本傑明鼓勵式地拍了拍兩位敗者的肩膀。然後,他把目光投向了另外幾個人,眼神里全是期待,略顯興奮地開口:「還有誰?」 ?在剛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剩下的幾個人看上去還是有點戰意的。只是,剛剛和本傑明交過手的那個法師把他們拉過來,臉色慘白地耳語了幾句。隨即,他們的臉色微變,紛紛搖頭,露出了婉拒的笑容。

「不了……本傑明法師,你還是去挑戰別人吧,一直跟我們打多沒意思啊,對吧?」

不知道那位法師和他們說了什麼,但是,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已經沒有了半點和本傑明比試的慾望。

本傑明見狀,也不強求。

實際上,這幾個人也知道了本傑明的實力,不會輕敵,對付起來要多費力氣。因此,從純粹的效率角度出發,挑戰別人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與神情複雜的「蝮蛇」傭兵團告別,他又踏上了挑戰別人的道路。

在場的法師還是挺多的,雖然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戰鬥,但銀幣換咒語這種規則,依然很吸引人。沒一會,本傑明就又找到了新的比試對手。

大概感覺了一下,對手好像不太強,他便帶著那人,急匆匆地要開始比試。

而這一次,在他們進入場地時,邊上負責統計的僕人,看向本傑明的眼神都開始變得有些古怪。

「怎麼……又是閣下?」

「是我怎麼了?」本傑明一臉無辜。

僕人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說:「不……沒什麼,閣下進去吧。」

本傑明這次挑戰的對手,在聽到這番有些莫名的對話后,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不過,他都已經接受了挑戰,所以也沒有多想,跟著本傑明便走了進去。

而這一次,本傑明也懶得浪費時間。二人站定之後,他幾個水炸彈扔過去,就形成禁魔水球,把對手給困了個一臉懵逼。

「這、這是什麼東西……」

半分鐘后,面帶微笑的本傑明,以及他那個一頭霧水的對手,就這麼一前一後地離開了鐵絲網。

——整個戰鬥從開始到結束不到半分鐘。在對手召喚出護盾魔法的那一刻,其實就宣告著本傑明已經贏了。

而當這位甚至不值得詳細描寫的法師回過神來,開口,想要詢問本傑明究竟使用的是什麼魔法時,此刻的本傑明,已經消失在人群中,尋找著他的下一個目標了。

這位法師站在原地發獃,背影有些凄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