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髏堡報起複來,那是比魔鬼都還要可怕的。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見羅陽神情凝重,都不便再逼他兌現承諾。 「牛仔,怎麼回事?」白蕙關心道。 骷髏堡的事跟白蕙沒有關係,告訴她也沒用。 見羅陽搖頭,谷雪冷笑道:「噯!我們都不能說?你還當我們是不是一家人?」 羅陽說道:「我不想讓你們添加麻煩。」 這話谷雪不愛聽,揮舞著小粉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見羅陽神情凝重,都不便再逼他兌現承諾。

「牛仔,怎麼回事?」白蕙關心道。

骷髏堡的事跟白蕙沒有關係,告訴她也沒用。

見羅陽搖頭,谷雪冷笑道:「噯!我們都不能說?你還當我們是不是一家人?」

羅陽說道:「我不想讓你們添加麻煩。」

這話谷雪不愛聽,揮舞著小粉拳輕捶羅陽的肩膀。

於是羅陽只得把事情告訴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

4位美人聽了后,沒有驚訝,但俏臉有不安。

「牛仔,那現在你怎麼辦?」白蕙問。

自從決定跟羅陽混之後,在遇到大事時,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都會向羅陽請示,畢竟他是一家之主。

羅陽說怎樣做,4位美人就怎樣做。

莎莎的事超出了羅陽的想象,眼下面臨兩個嚴峻的問題。

一就是八仙堂等大勢力對羅陽可能是要下手了。

八仙堂自然不用說,早就想動羅陽了。

只因九陽殿在中間阻撓,事情才得到暫時的停頓。

現今因骷髏堡的事,九陽殿說不定也會對羅陽採取措施。

這麼一來,八仙堂九陽殿十生宮等大勢力都要捉拿羅陽。

以羅陽現今的身手實力,根本敵不住那麼多強敵。

莫說一眾強敵,就是面對八仙堂,羅陽都沒有絲毫勝算。

怎樣才能為自己尋出更多的時間來修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將決定羅陽能活多久。

是以,關於這一點的策略,羅陽決定使用盡量敷衍八仙堂等大勢力的做法,不管什麼條件,都先答應下來。

不然,說不定下午就要步莎莎的後塵,那是挺恐怖的。

局勢不容羅陽有過多的選擇。

至於第二點,則是骷髏堡會帶來殺戮,這也是羅陽難以承受的。

骷髏堡的強大,以羅陽現時的戰鬥力,也不可能與之對抗。

怎樣應對骷髏堡的憤怒,羅陽也沒有想好。

除非能幫堡主拿到恢復人樣的方法,或許堡主還不會再追究莎莎被殺的事。

就算莎莎被殺跟羅陽沒有關係,堡主也會當羅陽是幫凶。

結果自然就是要把火氣發泄到他身上。

何況骷髏堡做事方式特別兇殘,除了對付羅陽,多半也會對付他身邊的人。

若美人們因羅陽而受到傷害,羅陽會很內疚的。

思索間,便聽見手機鈴聲又響了。

還道是十三姨打來的,結果是蘇雲的電話。

接通了,羅陽說道:「蘇老師,怎麼了?」

明知蘇雲中午要來村子,羅陽裝糊塗。

只聽蘇雲說道:「羅陽同學,說好了的,中午我們見面的。你又裝不記得了?」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蘇老師,我記起來了。今日天氣挺熱的,不如明日,怎麼樣?」

彼時確實是艷陽高照,氣溫不低。

「羅陽同學,你又想找借口躲著我了?我就要到你的村子里,你不露面,我就不走。」蘇雲說道。

她想勸羅陽和洪佳欣多些回學校聽課,眼看中段考就要到了,她擔心學霸洪佳欣的成績會落下來。

何況羅陽這個學渣也是蘇雲關注的,不指望羅陽考多好的成績,至少不能老是排名全級倒數第一。

「蘇老師,我今日很忙,可能沒時間……」

「羅陽同學,你借口特別多。我可不相信你。我先去找佳欣同學,你快來。見了面再聊。」

說完,蘇雲掛了機。

她認為羅陽就在村子里,其實他在外面。

結束了通話,羅陽長長吁了一口氣。

白蕙關心道:「你是不是很累?」

羅陽笑道:「我想好好的睡一覺。」

這是真心話。

谷雪卻含笑道:「噯!我們的房間剛剛好。借你睡一覺。」

從谷雪那狡黠的笑意與略微泛起的少女羞澀,羅陽已看穿了她的心思。

若到酒店的房間去休息,天曉得,當醒過來時,或許已被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得逞了。

屆時羅陽就真正的是上了賊船,無法下船了。

現今充其量羅陽是買了船票,還可以不上船。

須知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要做的事兒,告訴任何一個男人,都會令男人害怕的。

羅陽膽子雖大,但腦子還好使。

明知跟送死沒什麼分別,誰願意一頭撞到底?

「雪妹,謝謝你的好意。我還不是很困,等到真的很困時,再去你們的房間睡一覺。」羅陽說道。

「噯!借床給你睡,你還不去,你說你是不是很不友好?」谷雪含笑道。

不回去見蘇雲,那也不是辦法。

可是十三姨又催羅陽去見她,羅陽沒有分身可用。

按遠近來看,只能先回村子見蘇雲,再去找十三姨。

其實最先是應該向骷髏堡堡主打電話,告訴她關於莎莎的事。

可是說了,就相當於讓堡主火冒三丈。

除非能拿到讓堡主恢復人樣的方法或將血煞子交給她,不然就無法平息她的怒火。

這事能拖多久,就要拖多久。

目前怎樣哄好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又是一道難題。

羅陽說道:「白妹,雪妹,湘姐,雲姐,你們先去天江市,我很快就會去找你們的。」

可是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不相信羅陽的話,畢竟他放她們的鴿子不是一次兩次了。

「噯!你又來騙我們?我們的青春有幾何?你又不是不知道發展核心人員是要時間的,你還拖來拖去的,我們也會老的,你是不是想拖幾年?那我們還怎麼能生那麼多寶寶?」

谷雪連珠炮式的發話。 四鬼將得令,合力將怪物擊退後,便抽身而退,到了一旁。

「主人,它好厲害,你看它,把人家的胸都打腫了。」蒼井噘著小嘴,氣呼呼道。

李沖聞言差點沒背過氣去,他看了一眼蒼井,卧曹?好像真腫了,以前足球那麼大,現在都快他媽籃球了。

「空空放心,本天師這就替你報仇。」

蒼井甜甜一笑,快速在李沖的臉頰上啄了一口,便紅著臉逃也似的跑到了一旁。

這還是小爺心目中的蒼老師么?連害羞都知道?

「主人不公平,我們也要。」波多、武藤也跑了過來,撅著小嘴說道,似乎是怪李沖沒有雨露均沾。

尼瑪,這邊還準備和怪物打架呢,你們這不是影響節奏么。

李沖屁顛屁顛的將臉湊了過去。

「波。」

「波。」

波多、武藤各在李沖的左右臉頰親了一下,留下兩個紅紅的唇印,就滿意的逃到一旁。

嘿嘿,還真他么爽。

怪物見李沖還能完好無損的站起來,有些詫異,隨後就看到了那香艷的一幕。

這對它絕對是極大的侮.辱,這小子居然當著它的面秀恩愛,它怎能不怒?

要知道,它在成功復活的那一刻,就知道它的妻子已經被殺了,而殺它妻子的,就是眼前這小子。

「吼!」

怪物發出一聲怒吼,便朝李沖撲了過來。

李衝心中冷哼,這一次可不給你機會了。

「出來吧,五爪金龍!」

伴隨著李沖一聲大喝,一條超過二十米的五爪金龍出現,龍吟響徹天地,整條街道都似乎被震的顫動起來。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聽的真真切切,看著天空,那宛如神跡的一幕。

這次五爪金龍沒有裝逼,而是在半空迅速盤旋了一圈后,直接一口龍息,彷彿一個巨大的火球,狠狠轟在怪物的身上。

「轟!」

堅硬的水泥板路,被這一道龍息硬生生炸出一道漆黑的深坑,再看那怪物,早就被龍息焚毀,灰飛湮滅。

「叮……宿主擊殺屍煞鬼,獲得100000點經驗值,50000點功德值。」

「叮……屍煞鬼掉落屍魄,系統自動拾取。」

「叮…..屍煞鬼掉落屍煞內丹,系統自動拾取。」

「叮……宿主等級提升,當前等級為捉鬼學徒6級。」

「叮……宿主成功開啟熔煉系統。」

「叮……宿主震撼裝逼,獲得60點裝逼值。」

宿主:李沖。

學徒捉鬼師:6級。

經驗值:25000/60000

裝逼值:1125點。

功德值:68001點。

一連串的系統提示,讓李衝激動不已。

這位古代將軍,竟然給了五萬的功德值,那可是能夠兌換五千點裝逼值的好東西。

「主人好棒,好厲害。」三位老師蹦跳著跑來,興奮的像個小女孩兒。

「天師真乃高人。」喬峰在一旁也附和道。

「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得60點裝逼值。」

就在這時,李沖眉頭猛然一皺,將四鬼將收了起來,淡淡的道:「都看了那麼久了,出來吧。」

頓時,幾道人影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正是陳廣勝和馮老等人,他們從方才就下了飛機,來到距離李沖不遠的地方觀望。

「天師您好,我叫陳廣勝,是魂組的負責人,您可以叫我老陳。」陳廣勝笑著說道。

李沖眉頭一挑,有些驚訝,想不到眼前的中年男子居然是魂組的頭頭。

「哦,原來是小陳吶。」

聽到李沖這般稱呼,眾人不由苦笑。

恐怕在年輕人一輩,敢這麼叫陳廣勝小陳的,也就只有眼前這位超級牛人了。

也不見陳光勝尷尬,反而露出笑容道:「天師能夠消滅那怪物,實在讓我們佩服不已,在下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天師您能否抽出時間到魂組坐一坐,順便給組裡的晚輩指點一下。」

要知道,說出這番話,陳廣勝在心裡掙扎了許久。

如今災難已經解除,他想的自然是儘可能提高魂組成員的實力,如此,方能抵抗下一次災難的降臨。

他在大樓外見過李沖的影像,多少知道他的古怪脾氣,但如果不說,怕丟了這個寶貴的機會。他相信,組裡的那幫小傢伙一旦得到李沖的指點,必然實力更上一層樓,這對他們魂組絕對是件天大的好事。

「看時間吧,有時間指點一下也無妨。」李沖隨意的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