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柔一天沒有見到劉星,劉公子去哪裡了,她用對講機呼叫:「劉公子,你能聽見嗎?」

劉星:「雨柔姑娘,能聽見,你為四娃子送點飯過來吧!他快要餓死了。」 楊雨柔才想起來,起來沒有看到劉公子,一直在家等劉星呢!怎麼自己就沒有想到劉公子去了大本營呢!她也把四娃子給忘了,楊雨柔超緊做飯,為四娃子送飯過來! 楊雨柔來到大本營,眼前的景像讓楊雨柔傻眼了,昨天劉公子說的都是真的,他

劉星:「雨柔姑娘,能聽見,你為四娃子送點飯過來吧!他快要餓死了。」

楊雨柔才想起來,起來沒有看到劉公子,一直在家等劉星呢!怎麼自己就沒有想到劉公子去了大本營呢!她也把四娃子給忘了,楊雨柔超緊做飯,為四娃子送飯過來!

楊雨柔來到大本營,眼前的景像讓楊雨柔傻眼了,昨天劉公子說的都是真的,他要建造大本營,這麼快就建好了?

四娃子看到雨柔妹妹終於是送飯來了,跑過去接過楊雨柔手中的飯就開吃了起來。

劉星:「雨柔姑娘,你就只送一份啊,我的呢?」

楊雨柔:「你讓我給四娃子哥送飯,又沒讓為你也送,沒有你的,你自己回家吃去。」

四娃子又笑了起來,他一邊吃一邊笑。

楊雨柔:「四娃子哥,你別笑了,小心唵著了。」

劉星帶著楊雨柔來到集裝箱板房裡,這間是我的辦公室,樓上那間是我的卧室,也就是你說的閨房,內屋的意思。

楊雨柔是哇哇哇的,一屁股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這尼瑪的,坐的板凳比本姑娘睡的床還舒服。

蘭陵相思賦 楊雨柔:「你樓上是內屋,以後你就不回家住了?」

劉星:「要啊!楊家可是我的家,這裡只是我們干大事的地方,能一樣嗎?」

楊雨柔一聽心裡暖暖的,低著頭,悶聲一笑。

劉星看見四娃子的傷寒好的差不多了,又給四娃子吃了一次葯,他給四娃子配了一個背包,一支步槍,*,一身作戰服,這是作戰時候的最低標配。

劉星讓楊雨柔和四娃子去練槍,自己開始設想大本營的建設,大本營的設施慢慢的改善,資金銀子的來源和糧食是個問題,一切沒有銀子,什麼大本營不大本營的,都是屁話。

劉星準備讓四娃子和楊雨柔進一次城,賣一點竹子酒和玻璃製品,換點糧食回來,楊雨柔總不能天天給四娃子送飯,這不是個辦法。

四娃子畢竟是少年,學習能力強,很快就掌握了使用步槍,手槍的方法,但*還不會用,劉星又耐心的教了使用*的方法,但又不讓他們試,一試就會爆炸,四娃子趕緊將收雷手好。

劉星在角落裡拿出了兩輛電動吉普車,楊雨柔和四娃子一看,又傻眼,怎麼又憑空冒出來了。

劉星:「什麼叫憑空出來的,一直在哪邊停著的,只是你們沒有發現。」

楊雨柔:「那這又是什麼?」

劉星:「這是鐵馬,來,我教你們開,你們必須要快速學會,去鎮子里的馬道,正好夠這鐵馬兒跑的。」

楊雨柔和四娃子差點沒暈倒,鐵馬。啥玩逸,不是用來騎的,是用來開的。

劉星教著楊雨柔和四娃子,這鐵馬兒和馬兒一點都不一樣,這鐵馬是坐的,不是騎的。一點都不好玩,不好學啊,直到晚上倆人連一點皮毛都沒掌握,就連最基本的功能都記不住,劉星罵一個一個笨,笨蛋,氣的楊雨柔嘟著嘴。

楊雨柔:「你以為誰都像你這麼聰明,那還要你在這裡有啥用。」

一言驚醒夢中人,是他操之過急了,慢慢來吧!明天我們去鎮子里去賣東西,楊雨柔被劉星罵的在生氣呢!一下看見後山上的中型風力發電機,小手一指,「劉公子,那是什麼,你弄的?」

劉星:「是的,當然是我弄的了,那是風力發電機,給咱們的大本營提供電力的設施。」

楊雨柔:「設施?」

劉星:「寶物,那也是寶物,大本營離不開它,一切都需要它,所以那寶物很重要,它的名字叫風力發電機。」

晚上,劉星又悄悄拿出了一些玻璃製品,什麼玻璃杯,水晶掛件,都是他們這個朝代沒有的裝在車上。 鎮里人看見這玻璃製品,別說是鎮里的人了,就連楊雨柔看見了這玻璃,翻去復來的看,這透明的,一定很珍貴。鎮里的子一下就炸開了鍋,鎮子里有人賣寶貝了。

鎮里最有錢的元外過來看這地攤能賣啥好貨,還是寶貝。包括鎮里的掌柜們也來了,他們也想低價買入高賣拿去縣城裡賣,能大掙一筆。

元外拿著一個玻璃水杯,左看右看,手對著玻璃杯一敲,發出了清脆的聲音,嗯,是好貨。又舉的高高的,眼睛直接看過去了,又對著旁邊的人頭看,仍然能看過去。

元外:「你這是寶物,這是什麼材質的。」

劉星:「這是一種純天然的晶石打磨而成,價值不菲,我只是家裡揭不開鍋了,把這珍藏已久的寶貝拿出來賣掉。」

元外:「那你這寶貝是做什麼用的,值多少銀子一件?」

劉星:「這杯子就是喝水的,泡花的,但它是無價的,沒辦法,一般至少要一百輛銀子一個,這些小物件就十輛銀子一件。」

元外嘎的一聲,手中的杯子差點沒掉在地上,這要是一捽就是一百輛銀子,楊雨柔和四娃子也是一愣,這不是天價了么,一百輛銀子。

劉星直接打開一灌竹筒酒,將竹筒酒倒入玻璃杯中,綠悠悠的竹酒香味傳來,他端起玻璃杯就開喝。

元外看著這寶貝,眼睛看去能看穿透過去,還能裝水,這的確是一件寶物。

元外:「一百輛,按照這寶物來物是能值的,但我們這窮鎮子估計沒有人能夠買的起你的寶物,我只有二十輛,你看?」

劉星:「那行,交個朋友,二十輛賣你一件,再送你一件十輛銀子的水晶掛件寶物。」

元外一聽,這傢伙是不是傻啊,自己都說了二十輛買一件寶物,他還要搭上一件,元外趕緊讓夥計回家拿錢,他二十輛得了一個玻璃杯子和一件水晶掛件。

劉星怕的是這元外反悔,二十輛可不少了,他再送一件只是給元外驚喜,讓他覺得物有所值,劉星又對元外講,這水晶掛件可以給他夫人佩帶,是一件漂亮的項鏈。

四娃子的竹筒酒倒是暢銷,一下就賣完了,賣的碎銀子加起來還不到一輛銀子,劉星一下就賣了二十輛銀子。

劉星從鐵馬兒里拿出一個密碼皮箱,將銀子放入到皮箱里,交給了楊雨柔,我家銀子你掌管,楊雨柔啊的一聲,這白白的給自己二十輛銀子,提在手中雖然沉重,但這是銀子,她和四娃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銀子。

劉星一看,沒有人願意拿這麼多的銀子來買這玻璃杯了,準備收攤,這時鎮子里一家最大店鋪的掌柜找到劉星,他也要一個玻璃杯和一件掛件,同樣是二十輛。

正在劉星失望時,沒想到又賣出去一件,今天就賣了四十一輛銀子,劉星爽快的說成交,但掌柜的確不肯離開,不依不繞的圍著劉星,掌柜的還想要一件掛件。

劉星:「那就再給你一件,多的沒有了,不能再要了。」

掌握的怕劉星答應,又怕他反梅,「保證不會再要了。」誰知道劉星大手一甩,爽快的就給了他一件。

劉星:「掌柜的,你拿到縣城去賣,賺錢了再來找我買,同樣的銀子賣給你,我走了,還有事要辦。」

掌柜:「請問小哥貴姓,你們住在哪裡,以後我在哪裡去找你買寶物,你們是要去那裡辦事?」

劉星:「本人姓劉,我們住在山裡的楊家村,現在要去買點糧食。」

掌柜:「原來是劉掌柜,幸會幸會,我的店鋪在那邊,叫古玩寶店,下次劉掌柜來鎮里直接將寶物賣給我,我們一起做生意,劉掌柜覺得如何?」

劉星:「歐了。」

這掌柜的一臉懵逼,這歐了是啥,劉星對掌柜的說ok,這掌柜覺得自己不會是在和一個瘋子做生意吧!劉星最後說,「沒問題,成交。」

古玩寶店的掌柜的這終於明白,早這麼說不就完了嘛!

劉星開著鐵馬,買了十麻袋糧食,將鐵馬後備箱塞的滿滿的,又買了肉,油鹽等,僅花了一輛銀子就搞定。

劉星開著鐵馬兒回到大本營,楊雨柔和四娃子收拾廚房,將糧食存放好,劉星想著這肉放著會壞的,直接在廚房放了一個大冰櫃,放肉。

楊雨柔一轉身,發現身後一下就多了一個白色的東西,劉星還弄著,他是在插插頭,把肉放在裡面。劉星又給楊雨柔說了一遍這東西的作用,還有這玩逸,本姑娘不跟著你了,這一件又一件的,你要嚇死本姑娘么。

四娃子對劉星說,他要準備回家一趟,向他爹娘說清楚,以後他就住在大本營,一心一意的跟著劉公子。

四娃子回家到,她娘看見四娃子,啊的一聲,鬼啊!五姑娘,哥,不,是鬼來了。

五姑娘大喊:「哥,你不要找妹妹啊!不是我要丟的你,你去找爹娘去。」

四娃子咀的一聲,他的這個妹妹啊!他知道,他一這回來啊,家人都把他當成鬼了。

四娃子他娘一邊喊著,他爹,他爹,孩子的魂魄回來找你索命來了,一溜煙他娘就不見了,去地里去找他爹回來嘗命。

四娃子:「五妹,你不要怕,可不是鬼,也不是來找你索命的,快過來,讓四哥看看你,這幾日不見,都長成大姑娘了。」

五姑娘啊的一聲,這四哥鬼還能有說有笑的。

四娃子讓五姑娘摸摸他的臉,還有熱烘的,他不是鬼,是他的病被一位神醫給治好的,吃了仙丹,四娃了講的是神乎其神,說完他也沒有等他的爹娘回來,讓五妹有時間了到大本營去找他,他住在大本營,跟著神醫學本事。

五姑娘:「誰是神醫啊,我們認識嗎?」

四娃子:「你當然認識啊,就是雨柔妹妹家未婚夫,是他救了我。」

五姑娘:「啊,原來是他啊,那好,你好好跟著神醫學本事,爹娘回來了我告訴二老,我會常過去看你的。」

四娃子的爹娘急匆匆的跑回來,但四娃子人確不見了,五姑娘將四哥的事對爹娘說了一遍,是雨柔姐姐家的劉公子救了四哥的命,他要跟隨劉公子。

四娃子的爹娘也贊同意,既然是劉公子救的,雖然捨不得自己的孩兒,但也沒有辦法,必竟是劉公子救了四娃子,對四娃子的爹娘來說,只要孩兒還活著就好,他們老倆口沒有臉面去見自己的孩兒。

仨人在大本營里,這有米有肉的,就是沒有菜啊!總不能天天在楊家的大棚里弄菜吃吧!劉星和楊雨柔商量了一下,準備再搭建一個比家裡還要大的大棚蔬菜,但是楊家的竹子已經被劉星和楊雨柔砍光了。

楊雨柔:「我們不是有碎銀子么,賣竹筒酒的錢,我們向村民買竹子不就行了。」

四娃子準備去村民家去買竹子,被劉星制止了,劉星說麻煩,讓村民自己送上門來,我們再給銀子,劉星來到後山的大樹上,裝上了一個高音喇叭。

劉星又回來到大本營,楊雨柔和四娃子追著劉星問,你裝的那又是啥玩逸。劉星讓倆人不急,一會他們就知道了,劉星回到辦公室,將線接上,打開功放器,拿起話筒。

喂,喂,喂,後山的高音喇叭同樣喂,喂喂的,聲音十分響亮,在大山深處還有回聲。

劉星試了試效果,「父老鄉親們!我是劉星,是楊家未過門的女婿,我們現在需要大量的竹子,一錢碎銀子五根竹子,你們將竹子送到大本營來,我們立即給你們碎銀子。」

楊雨柔和四娃子一驚,這是什麼?劉公子說話的聲音這麼大,是通過那玩逸發出來的,整個村都能聽見劉公子的聲音。四娃子更是驚訝,我的娘啊,厲害了。

村們民聽見了,這是神仙在說話嗎?這竹子還敢賣給神仙嗎?楊家的女婿原來是神仙,村民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傳的沸沸揚揚的,說什麼的都有。有的村民還說,神仙還是鬼仙,我看是鬼,村民們議論著,就是沒有人去砍竹子來賣給劉星,雖然說這竹子沒有什麼用,能賣點碎銀子當然好,但誰也不敢將竹子賣給鬼啊!

仨人等了一天,就是沒有村民來賣竹了,楊雨柔拿起話筒說,「父親們,我是楊家的丫頭雨柔,我們要收竹了,一錢碎銀子三根竹子了,附近村的村民們正在送竹子過來,大家趕緊的,一會晚了就沒有銀子了。」

楊雨柔這話湊效了,村民們一聽,這可不能便宜了其他村的,一個二個的趕緊去砍竹,劉星是來多少收多少,銀子照給,除了建大棚,還要建竹屋來做倉庫,都需要大量的竹子,加工竹杯竹碗,大本營以後人多了使用量就大了,也需要大量的竹子。 鎮里古玩珠寶店掌柜將玻璃杯及水晶掛件拿到縣城賣了后,大賺了一筆,上次劉星留給他地址,這次主動找上門來了買玻璃杯,他帶來了一麻袋的銀子,足足有一百輛,大部份都是他上次到縣城裡賣玻璃杯和水晶掛件賺的,他這次來是要向劉星買更多玻璃杯的。

掌柜將寶物杯拿到縣城去一賣,主要向達官貴人一吹,這是天外飛來的晶石,使用晶石喝水能延緩衰老,身體健康等等的好處,很快那些達官貴人爭著要買,他們也是買來貢獻給上一層當官的。

鎮里古玩珠寶店掌柜帶來了幾名夥計,看到劉星的大本營。

古玩店掌柜:「劉掌柜,你這地方,老朽找的不容易啊!」

劉星招呼著掌柜來到食堂坐著喝水,掌柜的看到大本營的房屋,他是生意人,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房屋,他四處在大本營里轉悠起來,這兒看看,那兒看看的,想著與劉掌柜打交道是對的,再看到劉掌柜夥計腰帶上掛著的東西,他沒有見過,也不知道是什麼,應該也是寶物。

古玩掌柜又看見劉星加工的竹碗和竹杯,這可比土碗好多了,掌柜的拿起竹杯和竹碗翻去復來的看,他想要。

劉星想著這掌柜也算是厲害的了,這都能找上門來了,劉星收了掌柜一百輛銀子,給了古玩掌柜五個玻璃杯和一大量的水晶掛件,將收到的銀子交給楊雨柔保管,辦公室的文件櫃變成了保險柜,一柜子的銀子,楊雨柔沒事就清點一下,她感覺好興奮,有這麼多銀子。

古玩掌柜分咐夥計,一定要小心保管好玻璃杯和水晶掛件,劉星又額外送給他幾件竹碗竹筷,掌柜的覺得自己賺大了,高高興興的帶著夥計回到鎮里。

劉星開始向村裡招收工人,一輛銀子一個月的工錢,負責竹製品的加工和開荒地,附近的村民也將竹子砍過來賣給大本營,因為三根竹子就能賣一錢碎銀子,他們願意賣竹子也不願意來當工人,只有沒有竹子的村民到大本營當工人,待遇還不錯,還包吃住,工人一個月可以回家一次。

劉星和楊雨柔,四娃子仨人將搭建好的大棚種滿了蔬菜,工人們飯量大,蔬菜消化的快,每天兩劉星就要和楊雨柔要進一次鎮里買肉買菜,在這裡當工人基本上天天都有肉吃,村民在家一個月或半個月才能吃上一次肉,已經算是很不錯了,很多農家連肉都沒的吃,十分清寒和貧窮。

李花梅娘家來人了,來的是李花梅的弟弟,也就是楊雨柔的舅舅。李花梅的娘家人聽說自己妹妹家發財了,她們要過來看看,來的人除了楊雨柔的舅舅還有他舅舅的女兒,也就是楊雨柔的表妹,她叫李水水,今年15歲,比楊雨柔小一歲,但15歲的年紀在大圓朝已經是到了出嫁的年齡了。

表妹的長相十分的有創意和科學,大長腳,清秀可愛,身材高挑挺拔,前凸后翹,長的是一個標緻,和楊雨柔這表姐表妹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楊雨柔和劉星從大本營回到楊家,楊雨柔禮物的向舅舅問好,水水表妹也向表姐問好!

楊雨柔:「嗯!舅舅,水水表妹,你們怎麼來了,這大老遠的。」

舅舅:「瞧你這丫頭說的,舅舅就不能來看看你了,我是來看我姐的,聽說你們的日子過的還不錯,不來看不知道,一來看嚇壞我了,變化很大,這都住上小竹樓了。」

楊雨柔:「舅舅,不就是幾根破竹子么,瞧您說的,這有啥希悍的。」

舅舅:「這是幾根破竹子能蓋起來的么,你看看你家屋裡,這些都是啥玩逸,舅舅今天才發現自己是才疏學淺,這些東西都沒有見過,算是開眼界了。」

李花梅:「弟弟說什麼呢!還客套起來了,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劉公子,和你家外侄女的訂了親,以後的外侄女女婿。」

劉星:「舅舅好!歡迎舅舅來耍;水水表妹好!歡迎表妹來搞。」

表妹低著頭,不敢看劉星,眼前這男子挺俊朗的,劉星也發現這倆表姐妹長的可俊俏了。

李水水:「表姐夫好!什麼是來搞?」

舅舅對楊雨柔說:「你看看,你看看,還是這外侄未婚夫好!歡迎我們來耍。」

李水水:「表姐夫,你還沒有回答我,什麼叫歡迎來搞?」

劉星:「表妹胸挺屁屁翹,大長退,身材高挑,是個大美人,我喜歡妳。」

現場一下咚的一聲,他舅舅正常喝著茶呢,聽見劉星的話,一口茶噴了出來,竹茶杯都掉在地上了。

劉星繼續說:「這歡迎來搞啊!就是歡迎你來搞我這個表姐夫啊,咱倆搞幾耍哈! 大佬的小作精她重生了 要不你和你表姐一起嫁給我好了。」

水水:「啊!」

舅舅:「啊!」

楊雨柔:「啊!」

李花梅:「啊!」

劉星:「哈哈,說著玩的,你們可不要當真哈,我去樓上睡覺去了,水水表妹你要一起和我睡么?」

楊雨柔:「劉公子,你過火了,你給我滾回樓上去睡覺。」楊雨柔又對水水表妹說:「回頭看我怎麼收拾他。」

劉星一邊上樓一邊笑,舅舅氣的大手在竹桌子上一拍,「流氓,混脹,混球。」

就連李花梅和楊雨柔都一驚,劉公子今天怎麼變了個人似的,以前從來不這樣啊!一來就是自己娘家人提親,這是能說著玩的么。

表妹一下下就被劉星這威武霸氣的氣質給征服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直白和長的白白的男子,還這麼的有氣勢,表妹的眼睛跟著劉星轉動,劉星感覺被人盯上的感覺一點都不自然,總覺得被一個小美女姑娘給盯上了,人家還是個小姑娘,雖然說在他們這個朝代是到了嫁人的年紀,但必竟是個小姑娘,調戲一下過過隱就行了。

李花妹:「他舅舅,劉公子就是這樣,愛說笑,他舅舅不要見意,習慣了就好。」

他舅舅說:「你這閨女的未婚夫真是奇怪。」

李花梅和楊雨柔的舅舅倆人開始說起了劉星,他舅舅一聽,驚訝的不得了,這麼厲害,難怪能口出狂言,有本事,是個英雄,雨柔能嫁給劉公子是我們家雨柔的福份。

楊雨柔帶著水水表妹上樓,倆人在楊雨柔的閨房裡聊著劉公子,表妹聽了劉星的事,哇!劉公子這麼厲害?當表妹看見楊雨柔的畫冊及脖子上的水晶項鏈,還有她腰帶上的物件,這些都是劉公子送給她的,一件一件的看,一件一件的翻看了起來。

水水表妹決定不走了,她要留下來,和雨柔表姐一起,看看這個劉公子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她越聽越對劉公子感興趣了。

晚上,劉星和楊雨柔倆人在院子外面的土地里,種了一片菜籽,楊雨柔並不知道這種的是什麼,劉星只告訴她這叫菜籽,長大了會結出菜籽米米,到時候用菜籽來炸油!楊雨柔聽的雲里霧裡的,這油不是豬里的么,這種的也能出油來?

水水:「表姐夫,如果今天種的這菜籽能炸出油來,到時候我陪著我表姐一起和你成親,怎麼樣,要是炸不出菜籽油出來,你也得給我一件寶物。」

劉星:「那好,來,我們來拉勾,拉勾上鉤一百年不許變。」

李水水只是想要件寶物,這菜籽苗都大了,也是菜籽,能長出什麼油來,她才不相信呢!這劉公子的牛皮可吹大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