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君喃喃自語,這麼多的奇花異草,他從沒見過。一眼望去,百花齊放,各種品質的靈藥,花草,靈果樹數不勝收。

火靈芝,血精草,凝光草,赤光人蔘,精林草,萬年雪參,千年血芝等應有盡有。 尤其是各種果樹上生長的靈果簡直讓人直流口水。 尤其是清靈果,玉瓊果,灃蘊仙果,檠苓藤果,赤焰仙果,藍靈果,冰靈果,凝翠果,靈元果等等…… 喬君看著天地靈氣如此濃郁的靈草園,靈果園,情不自禁的就地盤膝而坐,開

火靈芝,血精草,凝光草,赤光人蔘,精林草,萬年雪參,千年血芝等應有盡有。

尤其是各種果樹上生長的靈果簡直讓人直流口水。

尤其是清靈果,玉瓊果,灃蘊仙果,檠苓藤果,赤焰仙果,藍靈果,冰靈果,凝翠果,靈元果等等…… 喬君看著天地靈氣如此濃郁的靈草園,靈果園,情不自禁的就地盤膝而坐,開始瘋狂的運轉星辰訣。

隨著星辰訣的不斷運轉,天地靈氣造成的靈氣漩渦,如同一股股龍捲風一樣向他聚攏了過來。

而他根本不嫌多,反而覺得太少了,他直接嘴巴一張,一股恐怖的吸力便將他周圍的靈氣漩渦籠罩了過去,而後不要命的往口中瘋狂吸了進去。

瘋狂!太瘋狂了!

如果是普通的修士,吸收了這麼多的天地靈氣絕對會爆體而亡。

可是喬君呢?根本沒有任何不適應感。此時此刻,他的身體就如同是一台大型的發電機器,專門輸送電能的機器,而周圍的天地靈氣便是能量,星辰訣就是運轉靈氣的動力裝置。

發電機器,能量,動力裝置,三者的相互配合之下,就會產生紫色真元,或者說電能。

而他身體里的一條條經絡便是電線,最後直接通過經絡或者電線送入丹田中,也或者說儲存電能的裝置中,儲存起來,以備急需。

……

不知過了多久,轟的一聲,喬君的修為直接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最高境界,化真一層。那種強大的感覺瞬間沖刷了他的身體。

喬君直覺他之前領悟的拳之領域,劍之領域,以及空間法則隨著他的修為不斷晉級,竟然也跟著強大起來。比之前強大了將近千倍。

感受到周圍的靈氣越來越稀薄,喬君便沒有再修鍊下去,而是收斂起渾身爆掠的氣勢,睜開了一雙充斥著恐怖威壓的星眸。

隨即,他看了看周圍,這一看不要緊,一看之下,喬君直接目瞪口呆,「這這裡的靈草園,靈果園怎麼都枯萎了?」

唰!

就在這時,一名頭髮花白的老婆婆拄著拐杖,突然站在了喬君面前,這老婆婆看上去極為老,臉上到處都是皺著,如同是松樹皮一樣,再看她的牙齒,一顆不剩,全沒了。

就是這樣的一位老婆婆,渾身充斥著一股不怒自威的強大力量,就算喬君到了化真一層,他也感受到了一股極強的壓迫感。

「小傢伙,你把老太婆的靈草園,靈果園全毀了,這筆賬怎麼算啊?」老婆婆佝僂著身軀,慢吞吞的問道。

重返九零:錦鯉小辣妻 喬君回過神來后嗖一下,站了起來,趕緊說道:「老婆婆,晚輩不知道這是您的靈地,實在是太不應該了。您要我怎麼賠償啊!」

喬君嘴上這麼說,暗中卻已經戒備了起來,萬一這老太婆要殺了自己,自己可不能坐以待斃。

這個世界生存法則便是肉弱強食,誰的拳頭大了誰說了算。而他到了這裡,學會的第一件事便是拋下以前的種種世俗觀念,用拳頭來解決問題。

況且他也無心之舉,這老太婆如果對自己不起殺心,他什麼都好商量。

「小傢伙,你口氣倒不小。怎麼賠償?你賠償的起?

這裡的靈草園,靈果園裡種植的靈草還是靈果樹上結的果實,每一株,每一枚基本上都是生長了萬年以上。

它們的品質都是八品以上,你說,你拿什麼賠償?」

老婆婆慢吞吞的問道,聲音極為蒼老。由始至終,她那滿是褶皺的臉上露現出來的表情,很是讓人捉摸不透,喬君根本看不出她是生氣了,還是已經怒了。

「這??」喬君直接傻眼了,如果真是這樣,自己拿什麼賠償?

「無話可說了吧?」老婆婆極為平靜的問道。

「請老婆婆明示。晚輩犯下的錯誤,就算是搭上性命也難辭其咎。」喬君的態度極為恭敬起來,之前他不清楚這些靈草園靈果園的珍貴之處,現在知道了,反而覺得自己剛剛的行為太不應該了。

老婆婆沒有說話,而是拄著拐杖走動幾步,嬌小的身軀看看上去極為弱不禁風。

隨即她背過身去,突然說道:「你毀掉靈草園和靈果園的事,老太婆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必須以我老太婆一件事。」

喬君看著老婆婆的背影,趕緊問道:「什麼事,請老婆婆明示,晚輩絕不皺下眉頭。」

「老太婆有一套神功,數萬年來,苦於一直無人能繼承此功。如果你能學會了它,老太婆對你之前的行為,可以既往不咎。 眾妙寶經 如果你跟那些人一樣平庸無能,那就別怪老太婆一棍打的你形神俱滅。」老婆婆說道。

「前輩什麼神功?晚輩很想試一試。」喬君立即問道。

喬君的話音剛落,老婆婆轉身對著喬君,骨瘦如柴的手掌對著喬君面前就是輕輕揮動了一下。

很快,一道金色的能量團便從他的手中揮出,旋即金色的能量團漸漸的在喬君的眼前放大,形成一張布滿了字體的大網。

這上面的字蒼勁有力,龍飛鳳舞。喬君全部都認識。

喬君看著這字體,頓時大吃了一驚,因為這上面的寫的字,記載了一套神奇的功法。名為太初神掌,只不過,太難懂了。

老婆婆根本不管沉著臉的喬君,淡淡的說道:「我老太婆練的這套神功,名為太初神掌。總共有九式。分別是:

第一式:困。

第二式:殺。

第三式:圍。

第四式:壓。

第五式:爆。

第六式:擊。

第七式:幻。

第八式:滅。

第九式:破。

所謂的困就是困住。圍就是包圍,壓就是鎮壓。爆就是爆炸,擊就是攻擊。幻就是幻想。滅就是毀滅。破就是破空。

多餘的,我老太婆不想解釋太,也懶得解釋。一切靠你自己領悟和體會。

如果你在一炷香時間內,連太初神掌的第一式都領悟不了的話。那麼你就放棄吧,你也別怪老太婆沒有給你機會。」老婆婆用一種不近人情的口氣,冷冷的說道。

喬君認真聽完后,他什麼話也沒有說,直接盤膝而坐,閉上雙眼,開始領悟金色大網上刻寫的太初神掌的第一式。很快,他便進入了一種天人合一的境界。

隨著他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之前領悟的空間法則力量,開始在他周身涌動,也就在這一刻,整個靈草園的空間力量,突然變得極度不穩定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喬君的周圍形成的法則力量,越來越恐怖。

很快,整個靈草園,靈果園的的空間開始從上而下,漸漸的匯聚成一道道可怕無比的漣漪波紋,圍繞著喬君涌動不止。

與此同時,喬君打出手印的雙手之上,漸漸的傳出一股浩瀚無垠的力量,彷彿他的一隻手便能掌控一方天地,那上面涌動的力量,可怕到了極點。

老婆婆此時此刻滿臉的獃滯狀,半響,她無比激動加語無倫次的說道:「好!好!孩子。你果真沒讓我老太婆失望,哈哈,好!好啊!我的這套神掌,終於後繼有人了。哈哈……」

喬君的可怕領悟力,讓老婆婆非常震驚加非常激動,因為她所創的這套太初神掌需要的便是空間法則,如果沒有空間法則作為基礎,這套神掌是萬萬不可能練成功的。

不知過了多久,喬君突然停止了修鍊,隨即他周身的空間法則力量也一下子消失的不見蹤影。

喬君臉色蒼白的睜開了雙眼,然後有些鬱悶的站了起來。

「孩子,練到第幾式了?」老婆婆立即問道。

「第九式。」喬君回答道。

「什麼???」老婆婆大吃了一驚。

「怎麼了?老婆婆。」喬君奇怪的問道。

「孩子,你真練到第九式了?」老婆婆立即壓住震驚,有些不鎖定的再次問道。

「是啊!老婆婆我騙你幹嘛?只是我在領悟這套神掌的過程中,消耗的真元實在是太恐怖了,我現在有心而力不足。」喬君苦笑道。

他在練太初神掌的時候,消耗的真元幾乎是九成。他現在最多能發出第一式。

老婆婆聽完后,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蒼天有眼呢,我尹無花終於後繼有人了?哈哈哈……」

「婆婆,你沒事吧?」喬君看著瘋狂大笑的老婆婆,臉色一變,立即問道。因為他注意到這老婆婆在仰天大笑時,她的生機有些不對,似乎在流逝。

撒旦的免費嬌妻 聞言,老婆婆停止了大笑,看向了喬君,喬君看的清楚,老婆婆的一雙渾濁的老眸子里有淚光在閃爍,她因為激動而哭了,而不是因為她的生機流逝,這才流淚的。

老婆婆看著喬君,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道:「孩子,你好樣的!你讓我在這最後的時刻,圓了我數萬年來的一個夢。」

「現在,你什麼都不要問,請聽我說。我叫尹無花,我之所以在這裡守護靈果園,其實就是聽了一位高人的指點專門在這裡等待我的有緣人。

現在我終於等到了有緣人,因為那個有緣人便是你。你的修鍊天賦和悟性已經超越了恆古。我尹無花能遇見你,此生無憾!

只是在我臨死之前,還有一件事便要託付於你。那便是讓你去尋找我那孫女尹無心。她在仙界上天宇。你如果飛升仙界了,就去找她,然後和她成親。記住了嗎?」

「這?老婆婆,我,我能不能,不,不和她成親?」喬君聽後有些為難了,說話都結巴了起來。

「不行!一定要和她成親。」老婆婆用一種毋庸置疑的口氣說道。

「為什麼?」喬君奇怪了。

「因為這是我老太婆報答你的唯一方式。不過,你放心,我孫女她長得絕對符合你的要求。」老婆婆的道。

「這,呵呵,這不太合適吧?」喬君都不知道怎麼推辭了,總不能說我看不上你孫女,你還是另找他人吧?

「什麼合不合適的。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沒出息?你還是爺們嗎?我孫女可是仙帝,她給你暖被窩,你還嫌棄了不成?」老婆婆哼道。

「仙帝?」喬君大吃一驚,仙帝給他暖被窩,豈不是與虎謀皮?

「怎麼?害怕啦?」老婆婆瞪著喬君,「仙帝咋啦?仙帝就不能給你暖被窩了?看你這點出息樣。」

「為老不尊!」喬君心裡暗罵,嘴上卻說道:「老婆熱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不能對不起她們啊!」

卧槽!說錯話了。說完這句話后,喬君就後悔了。

「她們?看來你艷福不淺啊,難道多加我一個孫女就不行?」老婆婆道。

「這。老婆婆我……」

「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不答……」

「你再說一遍!!」

「答答應!」喬君非常鬱悶的接受了,他怕他在不接受,這老婆婆可就發威了。

「這就對了嘛!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多一個道侶,又怕不能讓你少塊肉。」老婆婆滿意的道。

「老婆婆,你這生機一直在流逝。是不是你的……」喬君沒有把話說完。

老婆婆釋然道:「之前的一萬年內,我一直再用我尹家的秘法暫緩了生機的流逝,現在我心愿已了。無需再用秘法了。」

喬君神色黯然,雖然他與老婆婆接觸的時間很短,但老婆婆給了他無比的溫暖和信任。

現在眼睜睜的看著她要離開人世,喬君突然有些傷感起來。

「孩子,你不要難過,人總是要死的,何況我已經活了太久,對世間再無可戀,可憾!」老婆婆平靜的說道。

「老婆婆,我有辦法救你……」

喬君想用九星神針試試,看看能不能讓老婆婆的生機停止流逝,可是他的話直接被老婆婆打斷了。

「孩子,沒用的。我遲遲無法邁出那一步,已經錯過了時機。你就算有通天的醫術,也無法控制住我身上流逝的大道氣韻。」老婆婆道。

「這!」喬君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因為他清楚,九星神針需要真元來催動,可是關乎老婆婆的修鍊的大道,再他修為不足的情況下,就算是施展九星神針的最後一套針法,也只能是浪費真元。

老婆婆欣慰的笑了笑,隨即她骨瘦如柴的蒼老之手掌心一開,便出現了一枚戒指,「孩子拿著吧。這裡面有一千億仙晶石。我現在要走了,留著也沒用。你就拿著它修鍊吧。

另外裡面有一顆水晶球,上面記錄了我孫女的部分記憶。你以後去找她的時候,就拿著這顆水晶球。她就不會拒絕你的任何要求。」 「一千億仙晶石?」喬君接過老婆婆手中的戒指后震驚的無以輪比。至於老婆婆後面的話,他直接過濾掉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

從無極天尊的記憶里,他對仙晶石有過一次全面的了解,所謂的仙晶石就是仙界的修仙者專門用來修鍊的寶石。

這種仙晶石所呈現的價值,一枚仙晶石相當於一個億的極品靈石。而且仙晶石裡面所擁含的仙氣極為純潔,能人讓修身養心。修仙之人誰都離不開仙晶石。

如果修真者吸收了一枚仙晶石,實力就會突飛猛進,很可能從化真一層直接進入化真二層。

無論是實力上還是肉身上都會發生質的飛躍。

不過,在這中間修真者體內的真元會漸漸的轉變成仙元力。

「孩子,不要吃驚。等你到了仙界,就知道一千億仙晶石,並不算什麼,它只是滄海一粟而已。只有自己擁有了強大的實力才是王道。」老婆婆語重心長的說道。

喬君贊同的點了點頭,「老婆婆這個我贊同。只是我也沒有想到仙界也會有肉弱強食。」

聞言,老婆婆並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看了一下周圍,這才有些留戀的說道:「這裡的每一株花,每一顆樹,都是我種的。可是沒想到,我生活了數萬年的靈草園,今天隨著我的離去,都要枯萎了。

今天我把你召喚到這裡,就是因為我看你資質不錯,所以才允許你在這裡修鍊的。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老婆婆是你把我召喚到這裡的?」喬君立即問道。

老婆婆點了點頭,隨後看向喬君淡淡的問道:「你知道永生塔第一層的那兩道生死門是誰控制的?」

「應該是塔的主人控制的吧?」喬君不確定的問道。

「不是!永生塔根本沒有主人。」老婆婆搖了搖頭,「因為沒有人能煉化永生塔,試圖煉化過永生塔的人,不論修為多高,都會死於非命。」

「那永生塔豈不是成了無主之物?」喬君道。

「不!它是有主人的。只不過它的主人失蹤了。哪位高人曾告訴過我。如果再發生神戰,這永生塔便會成為第二個避難所。到哪時候,它的主人才會出現。」老婆婆搖了搖頭。

「老婆婆,你的意思是哪位高人會未卜先知?」喬君吃驚的問道。

「這一點是肯定的。因為她說過的話,每一句都應驗了。」老婆婆說道。

「那老婆婆,這永生塔的第一層是那高人控制的嗎?」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喬君好奇的問道。

「不是,第一層是我老太婆控制的。」老婆婆道。

「什麼?是您?」喬君震驚了。

「嗯。在生死門前,你是第一個通過了我的考驗。所以我特意把你引到了這裡。

至於別的人,基本上就是蒙的,而那些選擇死門的人,最終被困在了永生塔中,自生自滅。連我也無能為力。」老婆婆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