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咆哮。

七寶玲瓏閣的一名管事的,走上前來。 也是一臉的不屑。 這種仗勢欺人的敗類,人人得而誅之。 若不是七寶玲瓏閣乃至打開門做生意的場所,這管事,早就一巴掌把喬拉丹給扇飛出去了。 「嚷嚷什麼!有錢就掏錢,沒錢滾蛋!」 這態度…… 喬拉丹氣的一哆嗦:「行,你有種,就這麼對

七寶玲瓏閣的一名管事的,走上前來。

也是一臉的不屑。

這種仗勢欺人的敗類,人人得而誅之。

若不是七寶玲瓏閣乃至打開門做生意的場所,這管事,早就一巴掌把喬拉丹給扇飛出去了。

「嚷嚷什麼!有錢就掏錢,沒錢滾蛋!」

這態度……

喬拉丹氣的一哆嗦:「行,你有種,就這麼對待客戶是吧,小爺我要舉報你!」

這管事兒的也不怕,不屑的撇了撇嘴:「儘管去舉報,沒錢滾蛋!」

翻來覆去就這一句了,沒錢滾蛋!

喬拉丹,徹底的怒了。

手一揮。

嘭!

一個儲物袋,丟在了櫃檯上。

「靈石沒有,飛劍倒是有幾把,就是不知道你們七寶玲瓏閣敢不敢收!」

這話說的。

那管事,冷冷一笑:「白痴,這些個材料價值一百三十萬靈石,可不是幾把飛劍能換來的!」

還真是。

飛劍雖然珍貴,卻也有個限度,除非是神兵利器,否則,最貴也就幾萬靈石撐死了,想用飛劍換這一百三十萬的材料,區區幾把可是不夠的。 蜜戰100天:冷梟寵妻如命 第二天早上九點多,張北羽和江南開車前往盈海藝術學院。

盈藝雖然比不上北影、上戲,但在東北地區頗有名聲,不少當紅演員都是從這走出去的,每年高考的時候,總有無數的俊男美女懷抱著明星夢來到這裡。

江南把車停在校外,兩人走了進去。

雖然是藝術類院校,但也是大學。張北羽走在校園裡,不禁有些惆悵。

大學,曾經是他嚮往的聖地,如果沒有來盈海,自己現在一定處在緊張的複習階段,一年之後將參加高考。

這裡的一草一木,都令他產生種種幻想。或是行色匆匆,或是閑庭信步,經過自己身邊的學生們就是張北羽曾經幻想中自己的模樣。他以前想過,高考一定要報個離家遠點的大學,不管好壞,總要走出去見識見識,例如北上廣這樣的城市。

可是現在…大學?對他來說只是個笑話罷了。

「怎麼?觸景傷情了?」江南的聲音把他拉回現實。張北羽輕笑搖頭,「不至於。就是在想,如果我沒來盈海的話,以後肯定也會讀大學吧。」

江南若有所思的點頭,「你不來盈海能讀大學,現在照樣可以讀啊,只要你想。」

「還是算了吧,有那時間我不如在壺口街搶幾個地盤!」

「哈哈哈。」江南一陣大笑,「小北啊,你現在已經完全適應這個角色了嘛!」

……

兩人在一番詢問之下,找到了黃蕭然上課的班級。

走廊里,江南透過窗戶看了一眼,伸手指了一下,「就是那個。」張北羽順著看過,一個美女出現在眼前。

長發披肩,面容精緻,化了些許淡妝。單從外貌來看,絕對不輸王子、萬里、鹿溪、大長腿她們,放在當今影視圈,也能秒殺一大批女星。

張北羽使了個眼色,江南走過去輕輕敲門,推門而入。「打擾一下,我想找一下黃蕭然同學。」

大學上課的環境比高中輕鬆的多,老師管的也不是很嚴。

黃蕭然轉過頭漠然的看了一眼,從椅子上站起來,剛走出來,教室里有幾個女生當著她的面說:「喲呵,又從哪勾搭來的小鮮肉。」「這騷狐狸一天都閑不下來。」

這話說的已經很難聽了。要是背地裡說說也就算了,當著人家面就這麼說,連江南都覺得有些不適,皺起眉。而黃蕭然像是根本不在乎,停下腳步,轉頭白了一眼,諷道:「你們倒也想,可有這個本事么?」

說著,扭著水蛇腰,踩著高跟鞋,發出「嗒嗒」的聲音,走出教室。

張北羽站在教室門口自然也聽到了,從黃蕭然這個人本身和同學對她的評價,不難看出她平日里也是這麼個浪蕩不羈的人。看樣子,雖然臉蛋不錯,但在學校里名聲肯定不好。

走廊里,黃蕭然靠著牆看了看眼前的兩人,露出疑惑的表情,「我…認識你們么?」

江南笑笑,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鼓搗咯一下,說道:「你沒必要認識我們,你認識李鑒書就夠了。」說著,把那天拍到兩人的照片調處來,把手機放在了她面前,

黃蕭然愣了一下,眼睛不自覺的放大,「你…你們!偷拍我?!」

江南嘆了一聲,心想你還挺自戀的。「準確的說,不是偷拍你,是偷拍李鑒書。」黃蕭然開始露出了警惕,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兩人,「你們…是狗仔隊?」

張北羽之前一直低著頭,聽到她的話抬起頭說:「大姐,你是不是想當明星想瘋了?」黃蕭然哼了一聲,雙手抱臂,不屑的瞟了他一眼,「等著瞧好了,用不了幾年我肯定會成為最紅的女演員!」

「我信。」江南輕笑說道:「但如果『最紅的女演員』被曝出大學期間被人包養,恐怕會影響你的星途吧?」

黃蕭然有些緊張的挺直腰,她又不傻,馬上反應過來,眼前這兩個形象還不錯的少年,是想用這些照片威脅自己。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你們想幹嘛?」

「嘿嘿。」江南笑了一聲,「想讓你幫著辦點事。」

黃蕭然一聽,眼中一轉,立刻笑了出來。竟然向前走上一步,抬手搭在江南胸前,「小帥哥,如果你想讓姐姐陪你玩,根本用不著這招,憑你的條件,姐姐白給都行。」

「我草!」張北羽低罵一聲,撇過頭。黃蕭然轉頭上下看了一眼,「喲,身材不錯嘛。 賤命 怎麼?想兩個一起來?」

江南抬手拿掉了黃蕭然的芊芊玉手,向後退了一步,沉聲道:「你誤會了。我們不是這樣的人,我也希望你能…自尊自愛。」

黃蕭然冷笑一聲,「呵!自尊自愛?小弟弟,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就不發生的。」

說這句話時,她的語氣中充滿了諷刺。但誰都聽得出來,這其中似乎還夾雜著一絲悲哀。

沉默片刻。

「咳咳。」張北羽輕咳兩聲,「幫我們做件事。事成之後,我們會把照片刪掉,還會給你報酬,十萬!如果你不做,我們會立刻把這些照片散出去,再找幾個推手抄一抄。」

威逼利誘就是如此了。黃蕭然雖然看上去挺放蕩的,但估計也就是打打嘴炮,別人那些風言風語也都是傳出來的,又有幾個人親眼見到過?所以說,她肯定還是怕這些血淋淋的證據被曝光。再加上十萬塊現金,她畢竟才二十來歲,再有錢也不會不在乎吧。

在雙重壓力之下,黃蕭然甚至都沒考慮,她淡淡一笑,說道:「那一定是關於李鑒書咯?」

……

第二天中午,剛剛吃過飯的李鑒書坐在辦公室里,突然接到了一個神秘電話。

「李總,人家想你啦~」電話里傳來一個令人發酥的嗲聲。聽得李鑒書一個哆嗦,「哎喲寶貝,前天不是剛剛見過面么。」

電話里的聲音正是黃蕭然。

黃蕭然道:「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人家就是要嘛~~」李鑒書嘿嘿的yin笑一聲,不自覺的伸手撓了撓褲襠,「寶貝想要什麼啊?」

「哼!壞人!人家已經洗好澡,換上了一套新買的空姐制服哦!就等著服侍李總呢!」

李鑒書哪受的了這個,立馬說:「寶貝等我!馬上就到!」

……

黃蕭然家中。其實說是家,也就是李鑒書以她的名義租的一套房子,方便兩人幽會。

「怎麼樣?」旁邊的江南問道。黃蕭然嫣然一笑,「搞定了,馬上就來。」

江南點了點頭,不經意轉眼間,瞄見了黃蕭然腿上套的黑色絲襪,再往上點是一條齊B小短裙,短到能看見裡面的蕾絲內褲,向上是白皙的腰部,接著就是隆起的雙峰。這套空姐制服顯然是情趣用品,小的不能再小了,掃一眼基本就看光了。

忽然,江南感到鼻子里吸進一口攝心的香氣,緊接著傳來黃蕭然蝕骨的媚音:「眼睛都要掉出來了,要不要趁李鑒書來之前,先嘗嘗姐姐啊?」 周圍的修士,也是跟著起鬨。

「幾把飛劍便想換這些個材料,做夢去吧,白痴!」

「二貨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就這樣也想學人家釣妹子,真是不自量力!」

「七寶玲瓏閣可不是外面那些個小店鋪,後台硬著呢,這小子再敢胡鬧,肯定會被教訓一頓。」

「最好被打死!」

「就是,仗著有點兒臭錢就胡作非為,這種人,死不足惜!」

仇富的人,不管是前世還是這修真界,都有。

更何況,喬拉丹的所作所為太過無恥,早就引起了眾怒。

所以,沒人幫他說話,都在等著看他的熱鬧。

看熱鬧?

喬拉丹,冷冷一笑,提起儲物袋,打開禁制,一倒。

嘩啦啦……

懵逼了。

所有人都懵逼了。

幾把飛劍?

這哪裡是幾把啊,這分明是一座飛劍堆成的小山!

莫說幾把了,數千把都有了!

那管事,哆嗦,再哆嗦。

不是沒見過飛劍。

作為七寶玲瓏閣的管事,什麼寶貝沒見過,便是神兵利器也見過。

拒嫁男神33次 可是,沒見過一下子這麼多飛劍堆在一起啊!

好傢夥,下品的、中品的、上品的,被修士視作生命的飛劍,此刻,竟像是一堆破爛一樣,就這麼亂糟糟的堆成了一座小山。

咕咚。

這管事,咽了一口唾沫,驚著了。

周圍的修士,也是一臉的懵逼。

說好的沒錢被攆走呢?

說好的吊打二世祖呢?

這尼瑪是什麼個情況?

咋突然冒出這麼多飛劍來呢?

卻就在眾人一臉懵逼的時候,喬拉丹懶洋洋的蹦出了一句:「我說管事兒的,這麼多飛劍,買這些個材料到底夠不夠,你倒是說句話啊!」

夠不夠?

這還用問嗎,肯定是夠的啊。

就算是最下品的飛劍,那也價值上千靈石。

這麼一大堆,絕對超過一百萬靈石了,二三百萬都不止。

「夠了,夠了!」

管事的也機靈,知道這次是真的遇到土豪了,哪還敢再說什麼風涼話,趕緊點頭應是。

等的就是這句話。

喬拉丹不屑的掃了那青年修士一眼,而後,盪笑著對那艷麗女修說道:「咋樣,哥說了不差靈石,看到了吧,來吧,陪哥哥我好好樂一樂,到時候,這些個材料,全都是你們的!」

此言一出,那女修,一臉煞白。

「不!」

「你做夢!」

原以為眼前這傢伙只是個外強中乾的無恥之徒而已。

卻沒成想,竟然真的是土豪,竟然一下子掏出了數千把飛劍,竟然把這一櫃檯的材料全都買了下來。

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再想收回,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難不成,真要陪這無恥之徒玩樂子?

不行!

絕對不行!

艷麗女修,焦急的回頭,向自己的伴侶尋求辦法。

可是。

那青年修士,竟在朝她打眼色,竟示意她同意。

上百萬的材料啊!

一夜暴富的有木有!

剛才還瞅著其中的一件材料發愁,苦於沒有足夠的錢財購買,卻沒成想,得來全不費工夫,不光那一件,這所有的材料,竟然全都可以一舉獲得。

只要……

眼睛,抽了筋般的打眼色。

艷麗女修,心裡一痛。

原以為遇上了一個可以同甘共苦的知心人,卻沒成想,也是一個卑鄙無恥之徒,以前之所以沒發現,不過是沒有足夠的資本讓他卑鄙無恥罷了,真要是有錢了,也是一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