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夜哥,你怎麼在這啊?」

明雲看到身後拍他肩膀的人是離夜之後,臉色立馬變的緊張起來。 「明雲,這寒冬十月天,你別告訴我你熱的難受哈?」離夜邊說邊伸手替明雲擦拭那些剛剛冒出來,還沒有來得及流下來的汗水。 明雲尷尬,隨即便站到了一側:「那個夜公子,我們側妃讓我出來買一些貨品,我趕時間先走了……」 「哎哎,別走

明雲看到身後拍他肩膀的人是離夜之後,臉色立馬變的緊張起來。

「明雲,這寒冬十月天,你別告訴我你熱的難受哈?」離夜邊說邊伸手替明雲擦拭那些剛剛冒出來,還沒有來得及流下來的汗水。

明雲尷尬,隨即便站到了一側:「那個夜公子,我們側妃讓我出來買一些貨品,我趕時間先走了……」

「哎哎,別走啊,剛才還夜哥呢,為何又變成了夜公子?」

離夜看到明雲的反應,伸手便把明雲拽住,不得前行。

明雲想哭,不過他在哭之前,先把自己身邊的幾位小廝打發走了。

「夜公子,放開我,我真的要走了,再說了這晴天白日之下,我們兩個大男人在一起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

離夜笑,轉身環上了明雲腰身:「這可是冬天,誰像你一天沒事兒的往外跑!」說完鬆開了自己的手。

獲得自由的明雲,看都不看明雲一眼,便向著夜王府的方向跑去。

離夜雙手環胸,叼著木棒,看到明雲逃跑的速度,很是尷尬。

自己到底是有多麼的招人煩,才會使得明雲看到自己就像是看到了什麼洪水猛獸似的,一溜煙兒跑的無影無蹤!

明雲一口氣跑回夜王府,隨手關起大門,靠在門板上,大喘一口氣,慢慢蹲下了身子。

還好他今日反應快,要是讓夜哥知道自己家的王爺要回來,恐怕家裡的側妃能把他明雲給吃了。

「你怎麼才回來?」劉側妃跟著侍女本想出來查看一下準備的怎麼樣了,可誰知道在大門口看到了明雲蹲在門板上發獃。

發獃的眼眸還來不及收回,明雲便聽到了劉側妃的聲音,趕緊的站了起來。

「娘娘!」垂下了眼眸。 「怎麼?」劉樂蝶聽聞明雲的聲音,白皙的小臉輕輕蹙起:「發生了何事,為何這般的著急?」

明雲抬頭,抱著懷裡的東西,對喝劉樂蝶輕輕頷首:「回側妃娘娘,方才,方才,明雲怕耽誤側房娘娘的事情,跑回的王府!」

明雲本想說自己遇到了離夜,可是想到離夜對他做的那些事情,明雲還是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夜王府一切收拾妥當之後,在接近午夜的時候,慕容單羿便領著仙樂閣的一幫弟子侍衛,踏進了夜王府。

從參加仙樂閣考試到現在,慕容單羿已經有兩個月沒有回家,今日一腳踏進自己的王府,瞬時覺得舒服多了。

經過管家的分配,白嫣兒住在了「青霏院」,而紅鸞跟著空幽住進了離夜當時住的「黎明居」,至於蕭然,則住進了「花雨庭」!

劉樂蝶知道慕容單羿晚間便到府里,很是高興,命自己身邊的丫鬟婆子幫其沐浴更衣,迎接自己的夫君。

不想當她走到前院的時候,看到的確實好幾十人的大隊伍。

劉樂蝶一看這架勢,瞬時傻了眼。

隨後想想,也許這是自己夫君的是師兄弟,便慢慢的放下了芥蒂,上前請安。

「臣妾歡迎王爺回家!」

一句話摻了太多的喜愛與嬌羞,卻也出賣了劉樂蝶的身份。

只是慕容單羿看到劉樂蝶平平無幾,根本不像是兩個月沒見的夫妻,沒有那種久違的熱乎勁,反而有點疏離。

劉樂蝶好容易盼到了自家的男人回來,心裡還有不喜不愛,可是自家的男人看她,卻又是另一種的表情。

著實傷了劉樂蝶的心。

「王爺,這麼晚回來,成妾讓廚房裡做些夜宵送過來可好?」

主廳,劉樂蝶站在慕容單羿身旁,小心翼翼的詢問到。

天道發動機 慕容單羿抬首看一下劉樂蝶,喊唇輕笑:「謝謝了,我的側妃娘娘!」

這看似簡單平凡的笑語,則暗中給了劉樂蝶一絲警告。

警告她劉樂蝶只是一個側妃,不要想要的太多,太貪心。

不得不說劉側妃的心很是能忍,即便是慕容單羿這樣對他,她也能忍氣吞聲的走向大廚房,幫著慕容單羿這些個人準備夜宵。

當夜宵做好,慕容單羿便讓這些婆子挨個送到了府後的各個院子里。

而慕容單羿則端著一杯盛好的甜湯走進了青霏院!

劉樂蝶跟在慕容單羿身後緩緩行走,本以為自己的夫君是要去她的院子里歇息,不想走到青霏院的時候,慕容單羿攔下了劉樂蝶,自己一個人走進了院子。

劉樂蝶氣,氣的渾身發抖,但也只能氣在心裡,卻也無處訴說自己的傷情。

嘎吱一聲~

慕容單羿端著甜湯踏進了青霏院里的主屋。

此時,白嫣兒才說要睡覺休息一下,不想慕容單羿推門而入,便從床上坐了起來,隨手拿起一張毯子,裹在了自己的身上。

「單羿哥哥,這麼晚了你來嫣兒這裡做什麼!」

慕容單羿輕輕走到床榻前,伸手把手裡的甜湯遞給了白嫣兒:「趁熱喝!」 白嫣兒接過慕容單羿手機的甜湯,嫣然一笑:「謝謝單羿哥哥!」

一碗甜湯喝完,在這寒冷的冬夜,卻是很暖身。

白嫣兒伸手拿著身上隨身攜帶的帕子輕輕擦拭了一下嘴角。

「單羿哥哥,天色不早了,你是不是應該去看看側妃娘娘,方才在前廳,看側妃娘娘想必精心打扮過的!」

總裁的專寵棄婦 白嫣兒說著面色露出一抹嬌羞,畢竟她還是沒有出閣的大姑娘,有些話只能點到為止。

慕容單羿坐在桌前,目視白嫣兒因喝完甜湯而微紅的臉頰,眼裡露出一抹寵溺。

「嫣兒,其實,其實單羿哥哥……」

「單羿哥哥,嫣兒有些睏乏了,想要早點歇息歇息!」

白嫣兒的話意是何意,慕容單羿的心裡很是明鏡,溫潤的面色上一雙眉目輕輕蹙起。

隨即一閃而過的無奈略過眼睛,看著白嫣兒勉強的露出一抹微笑。

「那嫣兒妹妹還是早些點歇著吧。」便戀戀不捨的轉身離開。

白嫣兒看到那抹消失在門口的背影,瞬時舒了口氣。

跟慕容單羿一樣,白嫣兒明白慕容單羿對她的一顆用心。

可是她不愛慕容單羿,只是把慕容單羿當做了哥哥。

先不說白嫣兒心裡有無他人,就拿白嫣兒與川嵐國當今聖上慶愉王的婚約來說,他慕容單羿跟著白嫣兒最後也不可能在一起。

今日她這麼委婉的拒絕了慕容單羿,希望慕容單羿能夠明白她的心事。

白嫣兒看著屋裡那對搖曳的紅燭,腦海里閃過一抹身影。

白色錦袍穿身,白脂玉要帶扎腰,滿頭銀絲白髮高高束起,一張銀色面具,意顯高冷、霸氣。

「北冥夜」白嫣兒輕笑:「連名字都這麼霸氣……」隨後走回自己的賬前,放下了床頭的帳幔。

慕容單羿站在門外,看到屋裡的燭火熄滅,一雙眸子不在溫順,而是變得異常兇狠起來:「北冥夜?還真的是你!」隨即握起了拳頭。

慕容單羿走進入劉樂蝶的院子里時,劉樂蝶正拿著身邊的那些個丫鬟出氣。

「滾開,『清霏院』!哼~我看是請妃院吧!」

劉樂蝶說著便拿起剛剛呈上來的熱茶,茶水帶茶具一同扔到跪在地板上的丫鬟身上。

跪在地上的丫鬟,本是劉樂蝶讓管家從伢行里剛剛買回來的下人,今日恰好不巧,正好遇到了劉樂蝶生氣。

不但打翻了熱茶,被潑了一身熱茶水,還因為說錯話,長跪在了劉樂蝶的面前。

劉樂蝶看著被潑了茶水而不敢動換的丫鬟,內心稍稍的高興了那麼一點點。

「你一個下賤之人,居然長了張妖媚、禍國殃民的面容,今日我要是不管束管束與你,給你立立規矩,怕是以後,你連誰是主子,誰是下人都分辨不出來了!」

劉樂蝶說完之後,抬起自己的手指,細細的查看自己的手指甲:「王嬤嬤!」

「老奴在!」

「怎麼?還要等著我親自動手嗎?」

喚作王嬤嬤的一位老婦人,聽到劉樂蝶的話之後,福了福身子,走到丫鬟的身旁,便伸手朝著丫鬟的臉頰打去。

嘩啦~~房門被人打開,慕容單羿從門外走了進來。 劉樂蝶看到慕容單羿進來,心裡一喜,便從自己的睡榻上起身上前迎接。

不想看到地上跪著的人,忙著給王嬤嬤施了個眼色。

能夠做到嬤嬤,那也是什麼事情經歷過得,伸手扶起地上的丫鬟,伸手在丫鬟的頭上點了一下。

「還不謝謝側妃娘娘的大度,要不然就你偷竊主家首飾的人,定會亂棍打死!」說著替丫鬟向著劉樂蝶連連道謝!

「嬤嬤不必在意,只不過是一支小小的玉釵,拿去便拿去了,只要能夠醫治這丫頭娘親的病情,那也是值得了!」

此時的劉樂蝶哪裡還有剛才的兇狠,完全是一副通情達理的當家主母的風範。

王婆婆再次道謝,隨後便把那丫鬟帶了出去,走到門口還不忘替屋裡的兩個人關上了房門。

「樂兒還真是賢良淑德?」慕容單羿上前單手環上劉樂蝶的腰肢,走到榻前,隨後從懷裡拿出一隻金釵遞給了劉樂蝶。

「既然愛妃的玉釵不見了,那夫君便送一把新的給你!」

慕容單羿手執金釵,心裡一陣嘲笑,剛才他可是在屋外站了良久的,想要當他夜王府的正妃,那樣也要看有沒有腦子。

劉樂蝶接過慕容單羿曾給她的金釵,細細撫摸,愛不釋手。

「王爺,您確定這金釵是送給樂兒的嗎?」劉樂蝶手摸金釵再次確認。

慕容單羿目光瞟看了一眼金釵,微微點頭。

「王爺!樂兒太喜歡了,剛才看你去清霏院送甜湯,樂兒還以為,還以為?」

劉樂蝶說到此處,眼眸故意微微抽泣,看了眼慕容單羿,露出一副委屈的樣子。

慕容單羿依舊面帶微笑,只是絕口不提關於清霏院的事情。

一番甜言蜜語之後,伸手替劉樂蝶寬開衣帶,隔空出掌打滅了搖曳的紅燭。

……離夜分割線……

次日天色幕黑,還不曾發亮,夜王府的下人便開始熬粥做早飯。

為的就是等到府里的住客起來之後早些吃完飯食去施粥。

半晌……

仙樂閣的人在慕容單羿的帶領下,來到城門口不遠處的一座涼亭下。

此時的涼亭下,早已經圍滿了那些四處流浪的乞討者。不為別的,就是為了能夠早早搶到飯食吃個溫飽。

「大家聽我說,這次我們仙樂閣的音聖娘娘準備了足夠的食物供大家吃,還望大家不要擠,按照老弱病殘,幼小依次排列下去領粥喝!」

蕭然站在涼亭外,跟著幾位士兵指揮現場的秩序。

由於是施粥,怕前來領粥的人員過於太多而造成治安混亂。

縣令府的苟縣令與衙役也前來維持治安。

慕容單羿看著面前那些個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人群:「把粥端上來!」

鳴宗手下的兩位弟子,連同府衙里的捕快,陸陸續續抬進涼亭五桶熱粥,每一桶都有著百八十斤。

本就站好的隊伍人群,看到涼亭下的粥,便失去了耐心,不想再等下去,你推我搡的沖著向前跑。

不想慕容單羿順手拿起一把木勺子飛了出去,朝著那些沒有站好隊伍的人,挨個揍了一頓。

「按照老弱病殘,幼兒兒童先後順序排隊領粥,插隊的,擁擠的,一律挨打,到時候別說我夜王爺不給你臉面!」

慕容單羿大聲呵責,隨後看了一眼蕭然。「施粥!」 隨著慕容單羿的一聲大喊,紅鸞、白嫣兒、連同兩位鳴宗門下的弟子,在慕容單羿的帶動下,便開始了施粥。

只有空幽,由於中毒躺在夜王府的別院里,其他幾人聯合起來,也還算忙的過來,不一會兒各個負責食桶的粥便下去一半。

離夜坐在樂意坊的門口,看著坊里稀稀疏疏的賭客,實在是沒有精神。

「徒海,今兒個是咋了?要是說這賭坊裡面沒有玩客,那倒也說的過去,可是這大街上連溜達的人也沒有幾個,這就稀奇了哈。」

離夜嘴裡叼著木棒,看到街上幾個閑逛的女人,很是鬱悶。

難道這異世現如今也有了某餓,某團了,到了冬天買東西不需要出門,只要一個短消息,便會有人送貨上門?

離夜趴在門口的桌面上,不停的YY,突然想到了這異世沒有手機,便開始笑了起來。

徒海走到夏柳身前,伸手拍了拍桌面,其次便坐了下來。

「別看了,今日仙樂閣的弟子在城門外的一涼亭下施粥!」

徒海一句話說完之後,離夜的腦海里便閃現出慕容單羿的身影,其次便是紅鸞!

「施粥?」離夜喃喃自語:「都是誰來了?」再次問向徒海。

「不清楚,不過我知道夜王爺回來了,好像也在施粥。」

離夜本以為是徒海在誇大施粥的事情,不想聽到慕容單羿名字的時候,微微一愣。

「單羿回來了?」離夜面露喜色:「為何回來不告訴我呢?」自言自語的說了幾句,便起身走近賭坊。

後來的那一天,離夜是怎麼熬到天色幕黑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她站在夜王府門口的時候,已經是很晚很晚了。

離夜望著紅色木門上那塊刻有「夜王府」三個字的排扁,內心一陣糾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