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秦思宇如果出現在侯元幾人的身邊,可能會將他們嚇一大跳吧,因為他就像是那種癮君子一樣,不僅骨瘦如材,而且臉上還掛著深深的疲倦,就好像是幾天幾夜都沒睡了一樣,濃濃的黑眼圈。

房間門被打開,一個青年悄悄的走了進來,等他看見睜開眼的秦思宇先是一愣,不敢相信似的擦了擦眼睛,想要大喊同伴,可看著秦思宇對自己進來的舉動竟沒產生反應,頓了一下還是轉身跑了出去。 幾分鐘後秦思宇所在的房間就擠進了好些個人,這些人有男有女有壯有幼,都靜靜的好奇的看著出神的秦思宇,直到青年抱著秦思

房間門被打開,一個青年悄悄的走了進來,等他看見睜開眼的秦思宇先是一愣,不敢相信似的擦了擦眼睛,想要大喊同伴,可看著秦思宇對自己進來的舉動竟沒產生反應,頓了一下還是轉身跑了出去。

幾分鐘後秦思宇所在的房間就擠進了好些個人,這些人有男有女有壯有幼,都靜靜的好奇的看著出神的秦思宇,直到青年抱著秦思宇被洗乾淨的衣服出現,幾個女的才羞澀的離開了房間。

青年叫過一個比自己還小的男孩幫忙,兩人就合力給秦思宇將衣服勉強的穿上,但因為秦思宇剛醒,再加上天色已經快暗了,青年只是給秦思宇穿上防護衣就停了手,看著秦思宇嘆了口氣就走了出去。

『叔伯別看了,他不知道受了什麼打擊,我和小春給他穿衣服,他一動不動不說還連一句話都沒有,就好像是植物人一樣,就連呼吸都沒變過!』說著男子將手連在身上蹭了好幾下。

『別瞎說那些,一切等大家都回來再決定吧,畢竟當初救他上來的,可是你跟你姐!』一個中年男子笑著回了青年一句,可顯然是不打算接茬。

四天前的晚上,疁城基地發生變故時他們也注意到了那邊的動靜,乘著周圍喪屍被吸引離開的間隙,他們一群男人加上幾名女性進化者,就乘車前往那邊基地,看看有沒有什麼漏能撿到的。

果然那晚他們收穫很大,他們是從西北方向過去的,先是繞到正西然後沿著基地一直開,一路上遇到了好幾撥翻越基地護牆逃離的倖存者。

尤其是在快到正北面時,好多跑出來的倖存者手上都拿著槍,憑著他們要離開的急迫,加上自己這邊有進化者坐鎮,很快他們就敲詐了一大波的物資。

就在他們心滿意得準備返回時,他們看見一個男人憑空就從基地裡面飛躍了出來,在基地內淡淡火光映照下,顯得尤為豪邁,就像科幻大片中的超級英雄登場一樣。 第一百三十五章傻子

這支隊伍發現了從基地內追出來的秦思宇,更為重要的是他們發現彷彿秦思宇身上籠罩著一層極為薄弱的東西,而那東西竟然可以扭轉他附近的光線。因為在這些人看過去,秦思宇身後基地內傳來的光亮,竟然是扭曲的。

好奇心害死貓,在這如今的環境下,未知就代表著危險,那是一道黃線,沒有人會嘗試著去碰它。

在發現秦思宇這個強大的進化者之後,小隊立刻就跟著向北撤離了,因為不知道秦思宇到底是什麼意圖,一行人將車開得很慢,直到秦思宇超過他們繼續向前跑去,小隊內所有人的心才算放了下來。

而就在他們又向北開出了幾公里后,他們突然在路邊的草叢裡發現了昏迷過去的秦思宇,雖然並不能確定他就跟剛才那個猛人是一個人,但既然昏迷了,小隊內的幾人腦筋就轉開了。

最後小隊商量下來,因為不能確定這個人的性格與行為習慣,不能預知他的到來會給這個小隊帶來什麼,還是一致決定不能救他,簡言之就是不信任他。

我家醫仙是病嬌 婁清芸不這樣想,不知道什麼原因,她堅持要救這個看起來已經被血痂糊住的人。

為此婁清芸與小隊首領發生了一些爭執,最後首領放話人既然是婁氏姐弟發現的,如果要救就由婁氏姐弟自己出面救上來,但因此產生的相關事情,也必須算在婁氏姐弟身上。

聽見這些婁清芸想都沒想喊過弟弟就下了車,兩人合力將秦思宇抬上了最後一輛車,一行人就揚長而去,這才有了此時眾人圍觀秦思宇的場面。

臨近天黑出去拾荒的小隊即將歸來,留下的眾人只是相互打趣了一下,就趕緊各自回家去準備食物,而婁震一直笑吟吟的看著所有人離開,眼睛轉了兩下才又再次向著秦思宇所在的房間走去。

『我就在你隔壁那家,你如果休息好了就過來吃點東西,如果不想吃也可以接著休息,有什麼事你叫我就行!』看著還是一動不動的秦思宇,婁震只能無奈的說道。

將近七點鐘左右伴隨著一陣發動機低微的聲音,外出拾荒的多位隊員回來了,在樓下將車掩蓋好蹤跡后,一行人在隊長的指揮下,帶著分配下來的收穫就向樓上走去。

婁清芸一到家將東西放下,整個人就跟虛脫了一樣癱在了那邊,中間只問了弟弟一句今天的情況,就拿起他端來的食物,姐弟兩人一點點的吃起來。

姐弟兩人吃得很慢,一口一口的吃的不急不緩,深諳食不言寢不語的道理,自開始吃飯,兩人就沒有說過一句話。

婁清芸看上去比她弟弟婁震要大上很多,不管是年齡還是身體,甚至是體型,也比作為男性的弟弟強壯太多。再加上臉上的傷疤,一直跟喪屍作戰沾染的味道,可以說是神鬼辟易。

剛吃沒幾口,房門突然被敲響了,婁清芸臉上眉梢動了動,還是示意婁震去開門,不用看她已經猜到來的人是誰了。

『嗯這都吃上了,清芸等一下你好好看看,我今天可弄了些好東西,有能用的上的你就直接拿去用,小震你再去把這些滷味熱一下,和你姐吃了!』

倖存者小隊隊長關盛從婁震打開的門外走了進來,看見婁清芸坐在那裡埋頭吃飯,直接將左手上的袋子寄了出去。

『小震,給盛哥也拿點飯菜,既然來了就一起吃!』婁清芸嘴裡咬著一坨麵條,口齒不清的囑咐弟弟。

『那我就不客氣了,小震多來點,我胃口大!』關盛坐在對面,笑呵呵的說道。

一席飯吃下來,三人有說有笑,只不過婁清芸笑得格外開懷,再加上身上濃烈的屍臭,汗臭,簡直比男人還男人。

關盛看婁清芸的眼神很出奇,帶著一種深深的欣賞與嚮往,只不過對於他的眼神,婁清芸視而不見,將女漢子的形象進行到底。

『對了,你救回來的那個人我聽說醒了,怎麼樣,他說什麼了嗎?』

眼見婁清芸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關盛喝光杯中酒,話鋒一轉終於說到了另一個方向。

『他醒了嗎,我這回來還沒顧得上去看呢,既然你問起了,那就一起去看看!』婁清芸奇怪的看了一眼關盛,轉頭就讓弟弟去拿鑰匙。

『也沒什麼好看的,就算是醒了,也一直傻了吧唧的瞅著天花板,也不知道那上面有什麼!』婁震吐槽,但還是乖乖的將鑰匙拿了出來。

『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呆在你們旁邊,我有點不放心,還是看看為好!』

『有什麼,圖財就那些食物,圖色,我估計他也看不上我姐這一號吧,最起碼隊里的其它幾個,那之前可是網路主播,漂亮也還沒得說吧!』婁震說著反話,同時留意關盛的反應,他感覺關盛好像察覺到了什麼。

『你姐是不太漂亮,那隻不過是她不願意收拾打扮,否則,早就把那些所謂的美女比下去了』

『好了趕緊走吧,你們廢話怎麼那麼多!』婁清芸不耐煩兩人糾纏這點事,當先走了出去,也是為了逃避關盛眼裡的笑意。

手電筒被一層布遮擋射出暗淡的光芒,光芒下樓道里散布著各種雜物,這是他們姐弟利用左近房間內已有的傢具擺放的,目的就是遲滯喪屍的行動,當然還擺放著一些生活垃圾,來掩飾這裡倖存者的氣味。

推開門在手電筒的燈光下,三人就一致看見了秦思宇睜大的眼睛,只是他對他們的到來沒有一點反應,他的視線還是停留在自己上方的天花板上。

關盛抬頭看了一眼他的頭頂,沒發現什麼出奇的地方,仔細的感知了一下也沒發現秦思宇有什麼異常,打手就將手電筒直對著秦思宇的眼睛照下。

秦思宇瞳孔微微收縮了一下,顏色也有點細微的變化,可這變化在一瞬間就停止了,而這一切發生得太快,關盛根本就沒看清楚,興味索然的抬起了頭。

『這已經是個廢人了,小震你給他換的衣服,有沒有發現什麼出奇的地方,還有他身上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嗎?』

感覺秦思宇已經沒用了,也帶不來所謂的威脅,本著廢物利用的原則,關盛將主意打在了秦思宇的其他東西上。

『這麼快就露出嘴臉了嗎?』婁震心裡暗道,對關盛的為人充滿不屑,你最起碼也要裝一下,赤裸裸的吃相難看。

『感覺沒什麼奇怪的東西,那他的東西都在這下面放著』婁震上前自床底拉出一個箱子,箱子里放著秦思宇當時身上所有的東西。

關盛將所有的東西一一拿起,在手上掂了掂又試了試,然後拿著魂刺在屋裡的柜子上試了一下,沒用多大力魂刺已整根沒入,不僅笑了出來道;『嗯,這幾樣東西還挺趁手的,我就先借用一陣吧,等他徹底醒來你就跟他說一下,這就當是我們救他的報酬了!』

『應該的,不然我們不是白辛苦這幾天了,你拿走就是!』婁清芸看著弟弟臉色不渝,瞪了一眼給這件事畫上了句號。

『姐你剛才為什麼攔我?』關盛一走婁震徹底的爆發了,對著空氣一陣揮拳發泄過後,才粗著嗓子看著婁清芸。

『反正東西也不是我們的,你能怎麼辦?現在就指望他醒來了,他的東西他就應該自己拿回來,不然你讓我看著你受辱嗎?』婁清芸看著依然無所動的秦思宇。

『姐我們逃走吧,我快受不了他看你的眼神了,那眼神就好像是要活吞了你一樣,我感覺他已經看破了你的偽裝!』婁震臉色相當難看。

『我知道,可我們兩個能去哪裡,又能走多遠,現在哪裡不是這樣的人,怪只怪咱媽給的這幅破皮囊太招人了!』婁清芸說完就先離開了房間。

第二天早上小隊又重新出發去尋找物資,臨走前婁清芸囑咐弟弟,將秦思宇帶出房間,讓他多接觸一下人群,不能讓他一直躺在那床上發獃,不然就可能真的變成關盛口中的廢物。

忘不了那晚上看到的那個猶如殺神的身影,婁震幫秦思宇穿好衣服,就背著他來到了樓下小隊的聚會室,此時這邊所有留下來的人差不多都已經在那邊了。

『呦,你怎麼將他還給帶下來了?』昨天專門跑上去看秦思宇的那個中年男子吃驚。

『帶他下來透透氣,不然真擔心他一直那樣會傻下去!』

『要我說你就把他放在上面客廳不就行了,至於還帶下來嗎!』旁邊有人不滿的吐槽。

『那我救他幹什麼,吃多了消化不良啊!』

『就他這樣,先是昏迷兩天兩夜,醒來又跟植物人一樣的發獃發傻,他什麼時候才會像個正常人一樣!』說話那人沒有在意婁震的話,看著秦思宇充滿惋惜。

『又沒吃你家大米,我們救回來的,這不是我們負責的嗎!』婁震越說越感覺這些人話不對味。

『要不是盛哥顧著你姐姐,你們養的起這個傻子?恐怕她連你也養不起吧,就這你姐還裝著,把我們所有人當傻子是吧!』幾個一直站在一邊的年輕女孩走過來,看著婁震的態度,語氣中充滿了擠兌。

『你這話什麼意思!』婁震心裡一驚。

『沒什麼意思,就是看你姐每天不對勁,總好像是遮遮掩掩的,這一仔細觀察才發現你姐竟將所有人都瞞了過去,我還以為你姐有什麼陰謀,就問了一下盛哥,沒想到他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意思?』

『我說,你姐妝應該畫得不錯!』為首的女孩露出一臉神秘。 第一百七十一章二級狗王

秦思宇聽見了後面的動靜,可他卻沒有任何辦法,他現在根本就抽不出空來去顧後面,因為面前這隻野狗就是一隻變異狗。

危急時刻秦思宇咬牙將拿著魂刺的左手擋在了面前,右手翻轉鬼刀就朝斜上刺去,同時隱隱將上半身扭彎了一點,將脖子移開了個位置。

變異狗瞪著一雙猩紅的眼睛,大張的狗嘴都能含下去一個嬰兒的頭部,暗黃的牙齒再加上那股身未臨氣先至的腐臭味,差點熏得秦思宇閉過氣去,然後秦思宇就感覺自己肩膀與背部一痛。

變異狗身在空中尾巴急速的擺動了兩下,就略偏了點位置,然後後腿在秦思宇另一邊肩膀上一蹬,整個身體就向著秦思宇身後三個男人中的一個竄去,原來自始至終它的目標就不是秦思宇,而那個男人正打算上前來幫秦思宇的。

『靠』秦思宇感覺自己被一隻狗戲弄了,忍著肩膀與後背不斷傳來的刺痛,揚手鬼刀刀把就對著自己肩膀后掛著的那隻野狗砸去,

野狗發出一聲慘叫,狗嘴不由自主的就鬆開了,它也知道秦思宇厲害,落地轉身就打算跑開,卻被秦思宇揮掃而過的鬼刀一分兩半,半截身軀前沖了一截才悲鳴著倒地。

秦思宇舉眼望去,身後一個男人倒在血泊中正徒勞的捂著喉嚨,鮮血正噗噗的從他大動脈里噴出,噴的地上臉上到處都是。

『麻叔席偉小心,有變異狗過來了,收縮戰鬥圈』秦思宇眼神含煞的喊了一句,迅速向旁邊傳來戰鬥聲音的地方靠了過去。

『嘩啦…,汪汪汪…,嘩…』突然河水中傳出一陣狗的急叫聲,然後就是一陣水花急劇翻湧的聲音。

秦思宇臉上一變,心道;『光顧著防守岸上了,水裡還有』,想到這裡身體就向河面轉去,然後就看見在渾濁的河水中,幾隻野狗正在竭力的掙扎嘶咬。而在它們身邊,浪花翻湧著將它們圍困,一條條黑色的身影正在浪花里上下起伏。

『屍魚?變異魚?』秦思宇看著那越來越吵鬧的水面喃喃自語。

聲音越來越大,露出的身影也越來越多,水裡面那幾隻野狗已經停止了嘶咬,撲騰著轉身向回遊去,可翻過來的背上已經沒有了皮毛,全是血淋林的傷口。

一隻只說不上來是屍魚還是變異魚的魚兒,張著自己沒有牙齒的嘴在野狗身上不斷的吞咬,然後就是藉助尾巴擺動的力量,撕扯下一片片帶著一點點血肉的皮毛,但也有的只是啃了一嘴狗毛。

被這動靜鬧得橋上的眾野狗有點恐懼,再看見水裡同類無助的樣子,紛紛對著水面狂吠起來,一邊吠一邊把尾巴夾在屁股中間向後退。

席偉等人看到這一幕臉上一喜,暗道這場危機終於渡過了,也警惕著兩邊後退了一點,結果剛退了一步面前就多了一道龐大的身影,席偉只感覺自己手上一痛就身不由己的向後倒去,臨倒下之前他看見了自己頭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

『是狗王』席偉心裡想到,然後就聲嘶力竭的喊了出來。

『秦隊長…』

不用席偉喊,秦思宇的眼睛已經被狗王那巨大的身軀填滿,打了一個機靈整個人就當先迎了上去。橋面上席位也一樣,喊完這句話血淋林的手就重新抓起長矛,狗王都下場了,全面大戰難道還不展開?

對面受狗王氣勢帶動,所有的野狗一股腦的向這邊湧來,且它們接受了之前死亡同類的教訓,在快臨近席偉這些人時,一個個全度躍起,憑藉著末世被增強的體魄,一個個落在了橋的另一邊。

同時早就偷渡過來的兩隻變異狗,也從後方向席偉他們發起進攻,戰鬥在一瞬間進入白熱化,長橋失守。

『不許退,先殺死面前的,後面的挺住』席偉甩掉長矛上插著的一隻野狗屍體,對著前後的隊員大喊道。

『汪汪汪…!』

一聲聲兇猛的狗吠在前後響起,眾多野狗將席偉等人重重包圍在了中間。

所有人都明白了,這些野狗們毫無疑問想要吃了自己,只看它們充滿渴望激動兇狠的眼神,眾人都明白再沒有任何僥倖。

『草!你害死我們了!』背面有一個男人回頭當場忍無可忍的咆哮起來。

席偉邊上一個跟他同時被捉進來的男子一下便擋在了那人面前,雖然臉上依舊一副害怕的樣子,但還是咬牙道:『關席偉什麼事啊!你要走還會等到現在!』

『好了!』席偉也是大吼起來,直接打斷兩人的爭論,道;『現在還吵什麼吵,趕緊守住自己的位置,難道你還想我們現在內訌不成!』

『席偉,老子要是活下來,非得捶你一頓』男人氣憤的回過身。

『一頓!兩頓都行,只要咱倆都活下來,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麻叔比秦思宇速度快,看見狗王過來預判了一下它的落地位置就跳了過去,可來的快去的也快,他剛剛落地就被狗王一尾巴抽在臉上,整個人就跌了出去,狗王則又一躍向著側面另一個男人衝去,自始至終都沒有先處置秦思宇跟麻叔。

狗王這是將這兩人看做屍王了,執行的戰略也正是它剛剛對付屍王的那套,秦思宇雖沒看見當時的情況,可看著狗王的舉動,他卻聯想到了歷史上一個著名的典故『田忌賽馬』。

用劣馬對上馬、中馬對劣馬、上馬對中馬,用在此時雖不恰當卻最能說明情況,想明白這些秦思宇就知道事情麻煩了,一場苦戰在所難免。

『老四快閃』麻叔雖不明白這些,可看著狗王向著自己的兄弟撲去,還是目眥欲裂的喊了出來。

麻叔口中的老四本正拚命向這邊趕來,打算搭手幫自己二哥一把,可看著狗王突然向自己撲來,傻了一下才是無盡的恐慌,身體下意識地就向旁邊撲去。可已經遲了,狗王已經身在半空,前沖之勢下一腳將他踩倒在地,探頭一含一咬,老四連慘叫都沒有發出頭顱就爆碎了。

『畜生啊』麻叔悲吼著就向狗王衝去,連彈跳都忘了。

狗王張嘴吐出老四的半個頭骨,冷漠的瞅了一眼麻叔,轉過頭就尋找另一個還在場的男人,結果轉過頭就看見秦思宇已經堵在了它們兩者之間。

永福門 狗王喉嚨里發出嗚嗚的威脅聲,隨之身體就伏了下來擺出一副撲擊的姿勢,雙方你瞪著我我瞪著你,就在秦思宇眨眼時猛撲而來。秦思宇也是早有準備,聽見動靜長刀盪起向面前使勁一掃,左手一直在準備的突擊匕首就準備隨時補刀。

狗王之前對於秦思宇的長刀威力已經充分了解,眼見長刀揮來尾巴急速的掃動幾下就將身體壓了下,然後就一頭撞了過來,伸長嘴巴一口咬向了秦思宇的脖子,居然沒有閃躲秦思宇的左手攻擊。

秦思宇眼中一亮,直接是傾盡了全力的捅出這一匕首。它既然不躲,秦思宇自然也是沒有躲,雙方當場硬拼一擊!撲滋一下,秦暮的突擊匕首便搶先得手,當場捅進了狗王的脖子之間,但是因為狗頭太大毛髮太濃密,這一刀沒有確實的擊中要害,而是脖子偏下的地方。

同時早已回撤的右手也將鬼刀倒提,整個刀背靠近手臂的內側擋在了脖子前,直接印在了狗王的鼻子上。狗王慘叫一聲就後退了一步,秦暮的兩把刀給它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不由得發出了嗚咽聲,但眼神卻越發的兇狠起來。

秦思宇雖然給狗王造成了傷害,可自身也被狗王巨大的力量撞得倒飛出去,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麻叔只被抽了一尾巴,就會跌出去了。

狗王的慘叫驚醒了被憤怒沖昏頭腦的麻叔,眼見秦思宇已經負傷倒地,無聲息的整個人就跳了過來,一雙大狗腿噗呲一聲就插了進去。

『嗷…』狗王吃痛仰頭髮出一聲嚎叫,一個蹬腿麻叔又一次飛了出去。

狗王的力量比兩人大多了,再加上阿拉斯加本身就是一種大型犬,變異進化后它的體型又增長了許多,站在那裡整個就跟一獅子一樣,獸王的姿態盡顯無疑。

一聲慘叫過後,狗王就向著秦思宇風一樣的跑了過去,秦思宇眼睛微眯默默將右手上始終不曾鬆開的鬼刀揚了起來,同時左手鬆開魂刺抽出了手槍。

『啪啪啪』幾聲沉悶的槍響,但卻只有最開始的那顆子彈打了狗王一個不及反應,然後剩下的兩顆子彈都漏了空。

『給你』秦思宇將手槍向著麻叔扔了過去,抓起刀又一股腦的翻了起來。

『來吧,就讓你幫我真正的進入二級吧』秦思宇看著負傷的狗王充滿戰意,他這次要藉助狗王的磨礪,使自己真真的踏足二級進化者行列,而不是什麼所謂的說不清的力量。

『來啊!』秦思宇看著眼前的狗王大吼一聲,可他的注意力全在身前,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一會他們幾次身形變換,他此時是背對著橋頭了。後面一直變異狗從進攻席偉他們的隊伍中脫離出來,狂奔著就向著秦思宇撲來,等麻叔發現時它已經到了秦思宇身後。

『啊…』秦思宇吼了一聲將左手上的刺刀刺進了身後,雙手持刀就向著衝來的狗王迎了上去,踩得地上的雨水四濺。

『咔嚓』一道閃電劃過天空,伴隨的是秦思宇揮刀而出的光芒。

麻叔也明白這應該就是秦思宇最後的力量了,他也掙扎著起身,持槍邊走邊對著狗王的身影射擊,那怕這樣做並沒有多大的用處。

其實打到現在說長也不長,可雙方的體力都已經不在巔峰,狗王是追著秦思宇跑了一路,而秦思宇與麻叔則是剛才全力突圍屍群,所有現在雙方比的就是看那一方先倒下,所以所有能用的手段都用了出來。

被狗王壓在身下,血盆大口就在他頭上不斷的開合,秦思宇面容扭曲只能使出渾身的力量頂著它的脖子,另一隻被狗王踏住的胳膊竭力抬起。

麻叔打空彈夾蹣跚著靠近狗王,他想拔出自己的兩把刀幫秦思宇,結果剛剛走到後面,就被發現的狗王又一次雙叕叕的抽倒了。

秦思宇力量漸漸的減弱了,右手根本就掙不起來,左手拖著的狗王頭顱也離他越來越近,近到他都可以看到自己在狗王眼中的倒影,是那樣的狼狽。

『嗖』一聲破空聲響起,一根從黑暗中飛出的長矛直直的刺進了狗王的身體,狗王受痛仰頭大吼了出來,也放鬆了對秦思宇的壓力。

『我還不能死』趁機會秦思宇睜著通紅的雙眼右手猛一發力,鬼刀劃過了狗王揚起的腦袋,然後一股血雨就淋了下來,在遮住秦思宇眼睛的同時,狗王頭砰一聲砸在他臉上,然後秦思宇就幸福的暈了過去。

『怎麼樣,都沒死吧』席偉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第一百三十七章關我屁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