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是沒想到晚晚會這麼快懷孕,就他倆的基因,這孩子生下來,定然是好看的。」許鳶飛這話還透著些許艷羨。

京寒川沒作聲。 再好看和他們家又沒關係。 只要他們兩個人的孩子好看就行。 傅寶寶此時沒出生,被親爹嫌,沒想到六叔也不喜歡自己…… 傅寶寶:…… ** 段家 許舜欽尚未離開的時候,段嵩喬與林玉賢突然歸家了,估計是不放心他們兩個人單獨在家,因為段林白是沒什麼自

京寒川沒作聲。

再好看和他們家又沒關係。

只要他們兩個人的孩子好看就行。

傅寶寶此時沒出生,被親爹嫌,沒想到六叔也不喜歡自己……

傅寶寶:……

**

段家

許舜欽尚未離開的時候,段嵩喬與林玉賢突然歸家了,估計是不放心他們兩個人單獨在家,因為段林白是沒什麼自理能力的。

「爸媽,你們怎麼回來啦?」段林白穿著圍裙出廚房寵出來的時候,林玉賢都驚呆了。

她的小熊圍裙,穿在他身上,真是……

有點配!

段嵩喬瞥了眼,嫌惡得別開眼:

辣眼睛。

「我怕不會來,你能把家給掀了,你奶奶不放心你倆單獨在家,讓我趕緊回來看看。」

林玉賢說著準備上樓換個衣服,路過段林白那屋時,猶豫著,還是推門進去了。

她進屋就看到許佳木後頸有幾處咬痕,她兒子怕是屬狗的,這是抱著人家脖子啃的嘛,怎麼能咬成那模樣。

那丫頭居然也由著他胡作非為。

她本以為房間肯定亂糟糟,想幫忙收拾一下,推門進去的時候,發現屋內整潔如新,再查看一番,發現床單都被洗了。

家裡傭人不在,這事兒肯定不會段林白做得。

這小子倒是有福氣的,找個能幹的媳婦兒。

林玉賢對許佳木越發喜歡,學歷高,還不嫌棄他兒子,這還有什麼可挑的。

林玉賢下樓的時候,打發段林白滾出廚房,許佳木進去幫忙,原本氣氛還有些尷尬,直到林玉賢開口:「辛苦你了。」

「嗯?」

女主她總是想不開 「和林白在一起不容易吧,那小子品性不差,就是小時候被寵的無愛無天,性格有些散漫,要是惹你了,你就直接打罵,不用客氣。」

「他皮實,耐打!」

許佳木愣了下,她這是……

鼓勵她家暴自己兒子?

這家人都什麼神仙邏輯。

還有這樣的婆婆。

其實林玉賢想法很簡單,有了媳婦兒,如果她懷孕了,這個兒子就差不多可以扔了。

段林白此時正在與許舜欽周旋,想讓他留下吃飯,不過他不肯,段林白只能送他出去……他此時壓根不懂,他媽正教唆自己媳婦兒「毆打」自己。

「真不留下吃飯?」段林白眯著眼,這秋陽還是有些烈的。

「嗯,下次我請你。」許舜欽剛才在客廳,聽到廚房有熱油噴濺的聲音,然後就是段林白的各種尖叫……

做飯和打仗一樣,這頓飯他可不敢吃。

「那我就不留你了。」段林白也不留他。

許舜欽正打算離開的時候,餘光瞥見與人正朝著他們這邊揮手,他眯著眼,對著人不熟……

段林白倒是一愣。

許乾來了就罷了,怎麼把他媽也帶來了。

不會想把自己媳婦兒要回去吧?

他此時萬分後悔,昨晚就應該慫恿她去把證兒給扯了,這許乾說好一個人來的,這小子太不靠譜。

------題外話------

三更結束,明天準時約起來……

月票紅包還有剩餘,投了還沒領紅包的別忘了哈。

*

我最後和六爺說一下,傅寶寶長得好不好看真的很重要,因為人家以後要經常來你家釣魚的。

六爺:…… 段家門口

秋陽熱烈乾燥,這一片是高檔住宅區,周圍靜極了,除卻風吹草動,只有秋蟬嘶鳴,段林白抬手遮了下眉眼,仔細盯著過來的人。

許乾比起幾個月前,給人感覺更加成熟穩重,許是徹底步入社會的緣故,他手中抱著一個碩大的紙箱,遮了小半臉。

身後的女人,緊跟在他後面,手中提著一個布袋,略顯局促的不停整理衣服。

許舜欽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這個是……

他雖然不八卦,但人在京城,當時許佳木事情鬧得很大,他想不關注都難。

許舜欽朝段家大門內看了眼,許家人此時正從屋內拿營養品出來,都是段氏夫婦原本準備送給許老補身子的,只是他人在鄉下,一直沒送出去,這次就讓許舜欽一併帶回去了。

「哥——」許乾隔了幾米,喊了聲段林白。

段林白點著頭,只是視線落在他身後,就有些不悅了。

說好斷絕關係,當時都說好了,現在來幹嘛。

「那個……」許乾也覺得有些尷尬。

「先把東西拿進去吧。」段林白領著他往門口走,壓根沒管許母,許舜欽此時正站在車邊,等許家人搬東西,瞥了眼站在原地的中年婦人,並未作聲。

「哥,其實我媽過來,就是想看看我姐,順便和她說兩句話。」

母親哀求,許乾也是沒法子,面露難色。

「說什麼?」段林白心底是清楚的,這家人絕壁是後悔了。

其實當時在畢業典禮上,段家是用了點手段的,因為人多,那個許沛民自大、好面子,稍微用點激將法,他立馬就簽了斷絕關係協議,現在想來,定然是覺得虧大了。

「她就是有點想我姐了,我這個……」

段林白越過他,看向不遠處的婦人,心底猶豫,如果今天父母不在家,他定然把她攆走,只是此時父母在,許舜欽也在場,她要是鬧起來,難堪的是許佳木,他憤懣著,「許乾,你小子給我等著。」

他轉身進屋叫了許佳木。

許佳木聽說母親來了,也是一怔,臉色都變了,跟著他走出去。

好婚不怕晚 婦人一看到許佳木,忙不迭走過去,笑著:「佳木……」

「這邊說吧。」許佳木臉上神情寡淡,領著她往另一側走。

許母蹙著眉,目光從段家大門口掃過,打開的半扇門,已能看到光可鑒人的地磚,歐式油畫,裝潢精緻,處處透著一股貴氣。

就連這小區到處停的車子,那也是她從未見過的奢華。

許佳木太了解自己母親,其實她與父親是一類人,只是平素父親強勢著,她就躲在後面,其實平素對她與父親相比,並沒多好。

「佳木,你這最近……」許母搓著雙手,稍顯局促,「過得怎麼樣?」

「挺好。」

許佳木也是不想驚動屋內的段家人,原本因為她家的事,已經夠丟人了,要是還鬧上門,她都覺著沒臉見他們。

「聽說你實習結束,已經留在醫院工作了。」

「嗯。」

「挺好的。」

……

兩人呢之間的對話,氣氛尷尬,直到許佳木舒了口氣,「你還有事?」

「這個……」許母忽然將手中的袋子提起來,「這是家裡腌的鹹菜,你以前很愛吃的,我給你做了點,你拿著吧。」

許佳木盯著袋子,嗤笑著,「其實我不愛吃這個。」

「……」

「如果我一個人在家,都是對付著吃飯,不會做飯的時候,只能吃這個而已,最起碼能下飯,你要是沒事,我就走了。」

許母怔了下,伸手拽住她,「佳木,你還在生我和你爸的氣?」

「當時他就是一時氣話,我們怎麼說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啊。」

「你這中秋也沒回去,過些日子,你爸生日,你也不打算回家?他今年正好50。」

……

許佳木嘆了口氣,「我們已經斷絕關係了,協議上有你們兩個人的簽名,而且已經登報聲明了。」

「當時大家都在氣頭上,這話怎麼能當真啊?」

他們的確後悔了,這段時間他們面對各方面的壓力,就連親戚朋友都譏笑,說他們傻,女兒攀高枝兒,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別人都求不來呢。

「可是那份文件已經具有法律效力了,他也親口說了,以後生老病死,都和我沒關係,就當沒養過我。」

「可是我當時沒這麼做,難道你也不想要我?我可是你媽啊。」

太虛天驕傳 「對啊,平時讓我給許乾打錢最多的也是你。」

只要許沛民在,許母通常都是躲在後面的,但是在家,對她也從不客氣。

「你……」

「你走吧。」

許佳木甩開她的手,就準備離開,許母急眼了,一把扯住她的外套。

此時是秋天,她外面裹了件薄外套,被她一拉扯,領口敞開,露出了脖頸處的幾處紅痕,刺痛了她的眼。

「你和他睡過了?」

許佳木急忙扯起衣服,「我們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這有什麼可奇怪的。」

「好啊,你現在果然是有了靠山,攀上高枝,所以看不上我們了,你知不知道家裡那些鄰里街坊背地裡都是怎麼說你的。我還一直覺得,你自小就有主見,做不出那些事……」

許佳木深吸一口氣,「我做什麼了?」

難不成男女朋友正常親近一下,在他們看來,就是十惡不赦?

「你們都沒結婚,這算怎麼回事?」

「這是我的事,我們以後是結婚,還是分手,都和你沒關係。」許佳木不願聽她說話,準備離開。

「你……」

許母被她冷漠的表情,生冷的語氣,刺激到了,居然直接抬手就要打她。

段林白一直注視著這邊的一舉一動,看到她居然揚手,直接衝過去,就把許佳木給拉開了,抬手擋住了他的手腕。

許母與段林白見面的次數,加起來也屈指可數,但每次都是被威脅恐嚇,嚇得不輕,對他有些畏懼,瞧他過來,也是瞬時臉色青白。

「麻煩您注意分寸,她現在不是女兒,不是你隨便可以打罵的人!」

段林白對她半點不客氣,甩開她的手,許母身子趔趄,往後退了半步,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

那模樣,活像是許佳木叫了幫手欺負她一般。

「好啊,好——」她哽著嗓子。

「林白。」許佳木不想和她糾纏,準備拉段林白離開。

此時許乾也跑了過來,拉著自己母親,「你不是答應我,好好和我姐說話嘛,您這到底是幹嘛啊!」

「我還能幹嘛,我本來以為她很自重,你看她做得那些事,這都沒結婚,就和人家睡了。」

「媽,這……」許乾瞠目,現在這社會,這種事再正常不過了。

段林白一聽這話就急眼了,盯著面前的婦人,把許佳木拉在了身後:「你這話說的我就不愛聽了,我們是正常交往,情侶之期親熱一下,不犯法吧。」

「再說了,你現在是她什麼人啊,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指手畫腳?」

「若不是許乾帶你,看在你還是木子生母的份兒上,你以為你還能站在這兒?」

「你若是真的疼愛她,真心想過來和她說一些體己的話,就不給拿這種字眼戳她的心。」

許佳木這個角度,只能看到他後背,不算特別寬厚,卻也堅實有力,他瞳孔微顫,心底震動著。

而許母卻被段林白這話說得臉色發白,不過她總歸只是一個婦道人家,沒見過什麼大風大浪,面對他氣勢洶洶的模樣,神情發憷,整個人都傻在了原地。

段林白說話可不若許佳木那邊,委婉,斟酌著措辭,直截了當,毫不留情,各種字眼劈頭蓋臉砸來,撞得她腦袋發懵。

「其實你們心底想什麼,我很清楚,你也不用這時候裝好人,當和事佬。」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