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異體靠近東荒的時候,防禦之城發揮了作用,一個個城池發光,猛然搖顫著,從其中激射出了道道金光,還有一口口的仙劍。

噗噗噗,金光與仙劍並立而行,擊穿了一尊尊異體,將他們斬殺在無盡海上。綠霧滔天,化為了妖雲,向東荒覆蓋而去,但隨後被防禦之城給攔截住。 同時,之前洪錚截斷出整個東荒,布置下的三億六千萬根神柱也發揮了作用,將縷霧阻攔在了外面。但防禦之城也是受損嚴重,被腐蝕的不像樣子,黯淡無光。 咔擦一聲,

噗噗噗,金光與仙劍並立而行,擊穿了一尊尊異體,將他們斬殺在無盡海上。綠霧滔天,化為了妖雲,向東荒覆蓋而去,但隨後被防禦之城給攔截住。

同時,之前洪錚截斷出整個東荒,布置下的三億六千萬根神柱也發揮了作用,將縷霧阻攔在了外面。但防禦之城也是受損嚴重,被腐蝕的不像樣子,黯淡無光。

咔擦一聲,一個防禦之城被毀去了,一個缺口出現了。

眾人心都噗通噗通的跳動著,但慶幸的是,無盡海上的異體全部被誅殺,只剩下了那三十多尊異體之王,與洪錚一同沖入到了星域中。

另外一個方向,東荒瑤光也對上了三十多尊異體之王,分離的搏殺著。這種毒霧,也只有二人能擋住了。但東荒瑤光很明顯的處於劣勢,不斷的後退,依靠著防禦之城與那些神柱才堪堪抵擋住了。

星域中,洪錚手持神塔,頭頂懸浮東皇鍾,兩件帝寶輕輕叩擊在了一起,從東皇鐘上衝出了一大片的音波,斬向了那些異體之王。

噗!

一瞬間,足足有五六尊異體之王被攔腰截斷,慘死在那裡。

咻!

一道綠光一閃而過,一根觸角綳直,如同一根綠色的戰矛,徑直的釘向洪錚的眉心,那是永恆毒瘤在出手。

「滾開!」洪錚眼神冰冷,帝器金人出現了,雙手攥住了那根觸角,猛然一扯,頓時將永恆毒瘤給拉了過來。而後,帝器金人通體發光,打出了極顛神拳,包裹在拳印上,轟出了一拳。

那一拳狂霸到了極致,一拳轟傳了永恆毒瘤的真身,打出了一個巨大的血洞,綠色鮮血翻滾。

但帝器金人也沾染了綠血,手臂被腐蝕出了一道道溝壑。但是他卻仍舊保持巔峰戰力,依舊在爆發大戰。

帝器金人,對異化之毒有著難以想象的防禦。

永恆毒瘤大口的咳血,眼眸依舊冰冷一片,帝器金人再次衝殺向前,雙足蹬在了他的身上。頓時,永恆毒瘤尖叫一聲,身軀炸裂了!

帝器金人身軀停頓了一下,雙臂都化為了綠色,像是生了一層銅銹一般。綠色中還有金光冒出,看上去像是綠金,非常的神異。

那年輕的異體之王眼中出現了奇異之色,向洪錚衝殺而來,手中出現了一桿大蛇矛,像是大蛇幻化而成的,矛尖正是蛇口,鋒銳無雙,刺向了洪錚。

洪錚持著仙魔龍齒棍,一棍砸了出去,極速的放大,到最後就如同山嶺一般,砸在他的身上。

「滾開!」洪錚冷漠的說道,仙魔龍齒棍差點將他砸碎了,身軀上噼啪作響,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年輕人咳出了一口鮮血,眼中有駭然之色,大吼一聲:「洪錚!」

洪錚身軀一震,猛然瞪大了眸子,這尊異體……忽然認識自己!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賤人之子

「你是誰化成的?『洪錚隨後平靜了下來,大手橫空而過,猛然將他持在了手中。那異體之王不斷的掙扎著,身上的綠色霧氣衝天而起,在腐蝕著洪錚的手臂。他輕輕一震,將霧氣震散,靈智規則轟入到了他的腦海中。

他的腦後一片的空白,但卻有幾個簡單的指令——殺洪錚!

他面色冷漠了下來,這必定是五毒仙帝布下的指令,並且將自己的畫像都是放入到了異體之王的腦海中,經久不散。

異體之王神識被毀去,隕落在了那裡。但片刻之後,他的身上再次出現了一道微弱的意識,隨後這縷意識快速的佔據他的身軀,到最後再次的獨立起來,化為了一個新生的異體之王。

洪錚愣了一下,眼中出現了思索之色。這種手段與他的靈智規則非常的相似,但靈智規則,根本就難以做到這一點,不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讓一具屍身誕生出新生的意識。

就在他思索間,幾尊異體之王圍殺而來,將他團團的困住。

洪錚在其中分離的搏殺著,足足耗費了三天的時間。三天後,三十多尊異體之王全部被他斬殺。但洪錚也沾染了一縷霧氣。

他盤坐在東荒中,不斷的脫殼著,捨棄自己的肉身,足足蛻變了十多次才擺脫了霧氣。東皇瑤光只能夠被動的防守,將那些異體全部的阻攔在外面。

洪錚隨後沖了上去,一棍掃出,將那三十多尊異體之王逼退。他再次抓過來一尊異體之王,神念探入到了其中,最後發現所有能誕生出獨立意識的異體之王體內有一粒米粒大小的沙礫存在,閃爍發光。就是那沙礫讓這些異體之王誕生出了獨立的意識。

「這是什麼東西?」他掌心中已經有五六顆沙礫了,最後居然融合在了一起,化為了綠豆大小,釋放出了玄奧的波動。

「你認識嗎?」洪錚問道。

病嬌重生守則 東皇瑤光搖搖頭:「從來都沒有見過。」

洪錚神念探入到了其中,發現這綠豆大小的沙礫就像是一片宇宙般,非常的浩瀚,內部孕育了無窮無盡的紋路。有與靈智規則相似的波動傳來,捉摸不透。

嗡!

地平線的盡頭,有異體之王帶領大軍再次出現,此次,總共有九百尊異體之王。九百尊金仙,就算洪錚同階無敵,以一敵百,也不可能獲勝。

況且,在九百尊異體之王的身後,還有浩浩蕩蕩的異體大軍。有通體呈碧綠色的魔猿,也有全身都是骨刺的骷髏,人數太多了,擠壓滿了天空。體內世界已經被毀滅的不像樣子,三魂七魄消失不見。善念與惡念隱藏不出,也是忌憚無比,只剩下了東荒這一片凈土!

洪錚收起了那綠豆大小的沙礫,這些異體之王聯合在一起,從無盡海中出現。洪錚催動了禹皇定海就,定住了整片的無盡海。

一尊異體之王如同蜈蚣一般,張口吐出了一口綠色的魔劍,衝上了天空,擊在了禹皇定海境上,叮的一聲脆響,禹皇定海境瞬間被破,化為了無盡的碎片。

隨後,那異體之王化為了人形,一掌拍了出去,轟在了防禦之城上,頓時,一座防禦之城被擊碎,甚至連三億六千根神柱也被震斷了幾萬根,露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在蜈蚣的身後,一個年輕人出現了,他比所有人都要靈動,亦意識都完整,冷笑的看著洪錚。

「洪錚,螻蟻,寄生蟲,知曉我是誰嗎?」他面容非常的年輕人與英俊,唇紅齒白的一片,根本就不像是異體,就似乎是凡人界的書生一般。他接連變換了好幾種稱呼,雙眸中有戲謔之色。

異體之王全部自主分開了一條道路,畏懼在他的身旁,似乎他就是他們的王一般。

「借體而來嗎?」洪錚眸光一閃,巨大生靈被因果與時光長河籠罩。因為昊天神界與體內世界的時光流逝速度根本就不同,外面一個呼吸,體內已經過了千萬年。所以想要來到體內世界,必須要叩開因果長河來維持一種自身平衡。否則的話,當初洪錚也不會探出一隻大手來到外界,內部的神性精華會被腐蝕的乾乾淨淨。

這也就是內部生靈想要打出去非常困難的原因,能來來去自如,維持自身時間軸平衡的人,沒幾人能夠做到。所以當初的蜈尊者才會打造戰艦準備衝出去。也只有洪行簡,帝真卿,玲瓏仙帝那樣的人物才有可能毫不費力的進來與出去。

但還有幾種方法也可以進來,一種是化身,這需要長久的布置。一種就是借體而來,短暫的佔據一具身軀,但修為會被大範圍的削去。

眼前這尊生靈就是借體而來的,很明顯,他來自於外界。

「五毒仙王嗎?」洪錚輕笑一聲,問道。

那人笑而不語,看向左方,那裡人群分開,也走出了幾個人影,盛氣凌人,帶有一種俯視感,看著他。

「果然是賤人的兒子。」一道冷哼聲響起,洪錚眸子冷漠的可怕,看向那道身影。只見他身材高大,滿頭金髮狂舞,並且他體內有一般的血脈在復甦,那是來自於他母族的血脈!

此人,與洪錚有血緣關係!

「你是誰?」洪錚問道,瞳孔鋒利如刀。

「你還要喊我一聲表哥,你那賤人母親,是我的小姨,這是我那由他氏一生的恥辱!」金髮男子說道,他眼眸深邃,極度的狂傲。

「當年就應該把賤人給打死,現在孽種都這麼大了。」金髮男子繼續開口。

洪錚眼中出現了殺機。

此人,是帝真卿的外甥,也是他的表哥。但他卻一口一個賤人,絲毫的沒有恭敬感。以洪錚的心性,絕對不允許他如此侮辱自己的母親!

「你在找死。」洪錚眼眸冰冷。

金髮男子呵呵一笑,隨後眼神如刀,刮在他的身上:「怎麼,賤人的兒子要與我動手嗎?」

「你再給洪某喊一個試試?」洪錚眼眸冰冷到了極致,邁入到了無盡海上,手持仙魔龍齒棍,遙指著他。

「賤人之子。」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我讓你狂

金髮男子見到洪錚前來,眼中出現了冷笑之色。他雙臂一展,背後推開了一對劍翅,全部都是仙劍構架而成的。璀璨發光,耀眼無比。他雖然是化身而來,但本體修為乃是仙王。化身在此地也能夠發揮出金仙的修為。

他化為了一道金光,沖向了洪錚,劍翅嘩啦啦的抖動著,斬向了他,要將他給立劈。

洪錚眸子冷漠,仙魔龍齒棍掃了過去,無限延長,變的粗壯無比,與他轟擊在了一起。轟隆一聲巨響,金髮男子身軀被震退。他臉色陰沉,被洪錚逼退。

洪錚遙指著他:「今日來了,就不要走了。」

「狂妄,跟你那瘋子老爹一樣。」金髮男子冷笑一聲,不再廢話,雙手捏印,卻不與洪錚硬拼,而是控制著那些異體之王向洪錚擊殺而來。

但洪錚卻是直接盯上了那金髮男子,化為了一道光芒,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直接出現在了他的背後,一掌擊在他的身軀上。頓時,將他的身軀打了一個踉蹌,差點炸碎。

五毒仙王化身一劍斬來,洪錚身上無畏裝甲與進化裝甲齊出,將這一劍盡數攔下,再次沖向金髮男子。

超級物品 「我讓你狂!」洪錚一巴掌抽了過去,同時踢出了八寶馱龍踢,將一尊異體之王直接轟碎,同時攔下了諸多攻擊,將金髮男子的胸膛一拳轟穿,擎在了虛空中。

「螻蟻!」金髮男子一聲大吼,「這只是我的化身,若要到了外界,我殺你如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他絲毫不懼,外界,他乃是仙王,根本就不忌憚洪錚。他來到此地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羞辱洪錚!

「賤人之子而已,你的母親現在已經被打入了天牢,受盡了極刑,你的父親也進入到了主宰之門中消失不見,我看你到了外界還能如何!」金髮男子的雙眸冰冷到了極致,毫無感情的盯著洪錚。

洪錚冷漠不語,猛然捏爆了他的身軀。

「我在外界等你。」金髮男子冷笑,一縷元神穿越了一座祭台,開始回歸外界。

「就算是一縷元神,也要給我留下來。」洪錚探出了一隻大手,如抓葉公一般,穿越了金色的海洋,穿梭了時空,探入到了外界。

那是一處巨大的仙山,應該就是不周山了!

此刻,金髮男子一縷元神回歸到了不周山上,正準備回歸肉身。但此時,他面色劇變。因為虛空中降落下來一隻巨大的骨手,橫空而來,一把掠向了他。

舊愛:二婚要狠 頓時,不周山中升起了一道道可怖的氣息。

「大膽!」

「這是誰,居然敢如此大膽,直接進入不周山挑釁嗎?」

「他是賤人之子!」金髮男子吼道。

洪錚的骨手一把將他抓在了手中,猛然捏碎了他的元神。不周山下,出現了一個女子,全身籠罩在霧氣中,非常的陰冷:「真卿的兒子嗎?」

「再敢侮辱我的母親,殺!」洪錚的骨手徑直的拍碎了不周山旁邊的一座山峰,隨後退走。不周山中,金髮男子的真身出現了,快速的向洪錚沖了過來:「洪錚,你大膽!」

洪錚大手在虛空中不斷的朽滅,隨後化為了飛灰,落在了地上,形成了一個血淋淋的大字——死!

這是洪錚對他們的挑釁,也是洪錚對不周山的宣戰!

「帝真卿,這就是你的好兒子,你與那個瘋子的好兒子!」那女子的聲音傳到了地牢中,帝真卿睜開了眼睛,眼中出現了欣慰之色。

「等著他吧,總有一天,他會如他的父親一樣,讓整個不周山顫抖,讓整個昊天無上神界顫抖!」帝真卿說道。

「噗,嚇唬誰呢?洪行簡進入到了主宰之門,消失不見。前些日子傳來了一道消息,有人看到洪行簡在裡面丟了一條手臂,正在逃命呢。」那女子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帝真卿面色一陣的恍惚,連洪行簡那樣的人,在主宰之門中都丟了一條手臂,那裡面到底有什麼?

洪錚一臂重新長出,再次大戰五毒仙王等人。

帝器金人全身都覆蓋著混沌碎片,後背上一輪巨炮浮現,爆發出了一縷光束,將五毒仙王的化身直接轟碎。

五毒神教中,五毒仙王真身猛然睜開了眼睛,發出了一聲咆哮:「洪錚,找死!」

忽然,虛空中陡然浮現出了一面古鏡,散發出了滄桑的氣息,徑直的落入到了他的掌心中。

「持我攝天鏡,將體內世界剩餘的生靈,全部毀去。體內世界有不少人都是外界人物的一縷元神化為的,攝天鏡可將他們全部的召喚回歸,逼入到本體中。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了,不容有失,我必須要得到雙魚玉佩。」五毒仙帝的聲音遠遠的傳來,帶有一絲的猙獰。

五毒仙王點點頭,再次準備構架化身,在萬古前布置的三道化身,已經被毀去了兩道,只剩下最後一道。若還是被毀去,他將與雙魚玉佩無緣了。

洪錚仙魔龍齒棍橫掃,將一尊尊異體之王擊殺。他們的腦海中都有一粒沙礫存在,被他提取出來,到最後,已經有拇指頭大小了。

但洪錚也遇到了最大的困境,他負創了!

一千尊異體之王聯袂逼近了這裡,釋放出的波動將天地都絞碎了,體內世界只剩下丹田大世界完好無損。一千尊金仙,就算是他同階無敵,以一敵百,也不是對手。

一千尊異體之王帶領億萬大軍,分成了三波攻擊。第一波被洪錚滅殺,但第二波……根本就擋不住了!

他盤坐在無盡海上,不斷的咳血,眼中隱隱有綠色霧氣噴薄,雙臂都是化為了綠色,已經開始有了異化的徵兆!

他身軀發光,再次蛻變,接連蛻變了一百多次才擺脫了異化之毒。越往後,他需要擺脫的次數也就越多,暗中這種頻率與異體的攻擊速度,他根本就來不及。

「擋不住了。」東皇瑤光也是大口的咳血,受了重創。

轟,轟,轟。

腳步聲傳來,異體的第二波攻擊來臨了!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攔不住了

「洪錚,實在不行,你就走吧,以你的實力,若要躲起來,無人能尋到你,等末法時代過去,你完全可以再出來。」黑夜說道。

洪錚搖搖頭:「我可以走,但是你們呢,要我捨棄你們,我自己離開,我做不到。」

他掃眼望去,無盡的生靈都充滿希冀的看著他,眼中充滿了求生的慾望。這些……都是修鍊他九段體的人,是他的傳承者。若要離去,他心中不甘。

嗡!

一聲劇烈的轟鳴聲響起,數百尊異體之王聯袂打出了一道術法,轟在了東荒的蒼穹中。頓時,三億六千萬根神柱徹底的崩塌了,東荒劇烈的震顫著,原本已經自成一界,但此刻再次被打的墜落下來。防禦之城,更是被盡數的打碎,徹底的暴露在了異體大軍的視線中。

所有人面色都是一陣的發白。

「跟這些人拼了,就算是死,也不要留下屍身,全力自爆。」一個東荒修士面色發狠,他懷中還抱著一個嬰兒,那是他的兒子。

「我要給我的孩子一個美好的未來,他以後長大了,告訴他,他的父親不是孬種。」他將懷中的孩子遞給了旁邊一個女修,而後沖入到了無盡海上,手持一口長刀,一刀斬下,將一個異體劈成了兩半。但是他自己也沾染了霧氣。

不過此人也是非常的過段,瞬間自爆。爆炸形成的衝擊波將數十尊異體給直接炸碎,連屍身都沒有留下。

「虎哥。」 祈家福女 那女修淚流滿面,很是絕望。

異體大軍從四面八方畏懼而來,團團將此地圍住。

洪錚睜開了眼睛,身軀上衝出了十八尊真龍,轟入到了四個方向。真龍在地面上翻滾著,將一尊尊異體給碾壓成了齏粉。

「這不是你該做的事情。」洪錚正準備下一步攻擊的時候,一根鐵鏈從虛空中徑直擊來,擊向他的眉心。異體之王出手了,冷笑的看著洪錚。

一千尊異體之王隨後全部衝天而起,俯視著洪錚:「有種上來。」

洪錚回頭看了一眼東荒:「剩下的交給你們了。」

東荒大地上,還有不少大地。洪不破,洪銘,黃金巨蟹,帝夜沉,帝夜陀,陸吾等人皆是已經成帝了。

「殺!」洪不破沖了出去,頭戴黑金王冠,背後浮現出一尊巨大的古魔虛影,手持戰斧而立。黑金王冠非常的神異,垂落下了烏光,將他周身護住,擋住了那些異化之毒的侵襲。

他一掌轟碎了數百尊異體,黑金王冠發光,從上面激射出了一道道長虹,接連洞穿不少異體。隨後,他右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一口長劍。他曾經得到了洪錚給他的涅槃果,化為了遠古劍聖。此刻,他手持長劍,一道劍光掃出,頓時再次有無數異體被斬碎了身軀。

洪銘也是可怕,他背負金燦燦的雙翅,手持一桿黃金戰戟,縱橫劈殺。

一瞬間,大戰爆發了。

轟轟聲不斷的出現,接連有東荒的修士自爆了,虛空中瀰漫著毀滅性的力量。洪望天渾身都是鮮血,左手持天羅傘,右手持翻天印,輕輕叩擊在一起,打出了極顛神威,將數千正準備踏入到東荒的異體全部轟碎成了齏粉。

一道流光轟擊而來,徑直的沒入到了他的眉心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