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

六個血窟窿就這麼捅了出來。 那大猴子也不一般,擁有一絲神目猿血脈,力大無窮,甫一出現,兩隻大手便朝著一名魔修抓了過去。 現在的神目猿可不是當初喬拉丹在傀靈宗剛剛契約時候的神目猿了,被關在神龍逆鱗這一年時間,喬拉丹很是喪心病狂的用靈石不斷的餵養它,喂著喂著,五階了,也是培元境了,硬剛一名

六個血窟窿就這麼捅了出來。

那大猴子也不一般,擁有一絲神目猿血脈,力大無窮,甫一出現,兩隻大手便朝著一名魔修抓了過去。

現在的神目猿可不是當初喬拉丹在傀靈宗剛剛契約時候的神目猿了,被關在神龍逆鱗這一年時間,喬拉丹很是喪心病狂的用靈石不斷的餵養它,喂著喂著,五階了,也是培元境了,硬剛一名培元境修士毫無壓力,更別說這突然偷襲了。

雙手一抓,揪住了魔修的雙臂,而後,用力往兩側一扯,好傢夥,那魔修直接成了無臂之人,手臂都沒了,自然是無法掐指捏印了,慘叫聲中,被神目猿三兩下給撕扯成了碎片。

再看那頭。

元嬰境的劍修啊!

威壓一震,劍氣激蕩,只是瞬間,便將對面的魔修給秒殺成了渣渣。

這就死了三個了。

還有飛鷹和牛魔大王。

飛鷹現在只是元嬰,而且虛弱無比,施展不得術法,就只能發動一次神識攻擊。

這就夠了。

一個神識攻擊,將目標震暈當場。

而後。

牛魔大王往前一衝,手中狼牙棒一通狂砸,分分鐘便將對方給砸成了肉醬。

這還不是最倒霉的。

最倒霉的,當屬伸手去接丑尼姑的那名魔修。

雙手這麼一伸,胸膛是空門大開,喬拉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在喬靈兒身下隱藏著的左手,靈力一震,三寸長的陰陽刻,猛地變長。

噗!

捅了這魔修一個透心涼。

還沒完。

緊接著就是十方俱滅。

炸了!

全力施為的十方俱滅,那劍氣,狂亂無比,秒殺一個培元境修士再正常不過了。

全滅!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連一個呼吸的工夫都不到就結束了。

大周國的群臣,還傻獃獃的在那裡看著呢。

過了數息。

「啊啊啊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了起來。

怕啊!

瞅瞅那個三米多長的大螞蟻!

再瞅瞅那個五大三粗的大馬猴!

還有那一臉凶神惡煞手提狼牙棒的惡漢!

還有……

有膽兒小的文臣,直接嚇暈了過去。

這是碰上妖怪了啊!

倒也還是有膽兒大的。

「聖上快跑!」

「護駕,護駕!」

「何方妖孽,竟敢作亂朝廷,不想活了嗎?」

「吃我一拳!」

幾名大將,咆哮著,朝著妖怪撲了過去。

都是力士營的老將,跟喬拉丹征戰天下,甚至還在那大殿上被喬拉丹割腕放血救過性命,那絕對是忠心耿耿,哪怕遇到了妖怪,哪怕心裡也是極害怕的,卻依舊沖了上來。

護駕!

必須得護駕!

剛才那五位老神仙可是說了,那丑尼姑是妖孽,他們是來降妖除魔的。

不用想。

突然憑空出現的這幾位,都是那妖女找來的幫凶,肯定是。

可憐那五位老神仙,一不留神中了妖女的奸計,橫死當場。

嗯。

這就是群臣及諸位將領的理解。

可是。

「住手!都給我住手!」

喬拉丹一聲大喝,震住了眾人。

「這些都是我的朋友,不是壞人,你們不要擔心!」

不是壞人?

都長成這樣了,還不是壞人?!

「不好,陛下被妖女迷惑住心神了!」

「快請大法師來!」

「哪來的大法師?」

「咦?沒有么?那怎麼辦啊?」

「狗血,狗血可以驅邪!」

「對,找狗,得找黑狗!」

雞飛狗跳!

喬拉丹那叫一個鬱悶,跟這群凡人,實在是沒法解釋。

索性。

閃人!

抱著丑尼姑,喬拉丹腳踏虛空,便要離去。

「大牛!」

一聲嬌呼響起。

回頭一看。

喬拉丹傻眼了。

不是別人,正是跟他朝昔相處一年多的張翠花。

朝夕相處啊!

可憐的喬拉丹,抱過俏尼姑、調戲過小丫鬟,卻始終沒有踏出那最後一步。

卻沒成想。

被困在神龍逆鱗這一年時間內,另一個喬拉丹把什麼事情都給做了。

鬱悶。

爽的是那個喬拉丹,背黑鍋的卻是自己,這叫個什麼事兒啊!

掠婚:首長纏上身 很想一走了之。

可是。

看到張翠花那一臉凄楚的樣子,喬拉丹的心,軟了。

「罷了罷了,那就帶上她吧!」

一招手。

穿著一身鳳霞的張翠花破涕為笑,奔了過來。

瞅瞅已為人婦、成熟嫵媚的張翠花。

再瞅瞅懷裡根本就沒法看的丑尼姑。

喬拉丹很是不講義氣的將丑尼姑丟在蟻哥背上,自己空出雙手,將張翠花給抱在了懷裡。

飛!

一行人,破空而去。

卻也沒飛太遠。

在皇宮後山,眾人降落了下來。

一揮手。

蟻哥等人,盡數被收回了神龍逆鱗之內。

看到張翠花一臉疑惑。

不過。

喬拉丹一擺手:「我的事情一會兒再說,你先一等,救人要緊。」

也不避嫌。

刺啦一聲,喬拉丹把丑尼姑的衣衫撕開,查看傷勢。

這一撕開,懵逼了。

「咦?這胎記……」

「卧槽,喬靈兒!」

「怎麼會是她?」

「怪不得怪不得……」

「可是,好好的美女,怎麼成了這個樣子了呢?」

懵的不要不要的。 歐仔這算是在立冬和暴徒面前露了一手。有些時候,在人前展露自己的實力也是一種自我推銷,或者叫廣告行為,為自己做廣告嘛。

很顯然,歐仔這個廣告做的效果不錯。這招以柔克剛,借力打力,把暴徒都給看愣了。

暴徒是純粹野路子出來的,直到現在也沒個正經師父,也沒有專業的訓練體系。完全是仗著自己的天賦再加上後期難以想象的勤奮,才鑄就今天這一身本事。

這麼說吧,他跟立冬兩個人都是「天賦加努力」的代言人。不過從目前的趨勢來看,立冬大有趕超之意,畢竟有吳叔一直在身後指點,再加上他也有心往專業的圈子裡走。

這兩的對比暫且說到這,孰強孰弱恐怕也不是輕易能分出來的。

說回暴徒,他的心裡現在只剩下驚訝了。說實話,他感覺得出這歐仔是練家子,但這一出手也著實驚到他了,就憑剛剛那一招就可以斷定,他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表面看上去一副人畜無害,見誰都點頭微笑,沒想到動起手來這麼狠。

從心愛你:席少這次來真的 而立冬就沒這麼吃驚了。兩人之間吃飯的時候就聊過這方面的話題,知道他練的就是以柔克剛的功夫。

只不過,同樣讓立冬失神的不是驚訝,而是些許懷念。遠在紐約的長谷川也是十分擅長柔術。

也不知道,現在他這個布魯克林之王當的怎麼樣了,是繼續擴大了勢力還是被吞併?正沉浸在自己的內心世界里,立冬突然感到側腰傳來一陣壓迫的疼痛。

轉頭一看,剛剛陷入短暫昏迷的車頭竟然已經醒了,並且不知道什麼時候竄過來,抬腿一腳橫掃,正中他的側腰。

立冬腳下滑動,輕輕向後一點,退了一步。左腳剛剛落地,瞬間甩出右腿,一記凌厲的高鞭腿直取車頭的面門。

車頭並排架起雙臂,以小臂向外的姿勢抵擋,同時踢出右腿進攻。

Pon!兩人幾乎同時命中對方。車頭向後一頓,明顯有些氣虛。 一日新娘:爬牆太子妃 立冬毫無損傷,但卻引得更多的人圍上來。

身後半圓之內,有至少四個人舉著砍刀,同時撲上來。此時的立冬猶如腦後長眼,用餘光輕輕掃了一眼,即刻向前彎腰,同時,右手向後一抓。拽住一個人的手腕往前拉,凌空躍起轉身,吵著他臉上就是一記膝撞。

Poon!!這人腦袋向旁一甩,整個人順著栽倒。其他幾人也都圍了上來,立冬對付眼前的對手還是有把握的,但車頭又從背後殺過來。

立冬被夾在中間,進退兩難。

最多一秒鐘的時間而已,立冬決定轉身對付車頭。畢竟前面那幾個人混混都是拿著刀的,血肉之軀怎麼也扛不住鋼刀。他霎時轉身,飛膝衝撞!

這回車頭有了經驗,也不敢硬抗,倒不是抗不住,而是就算抗住了,也接不住立冬的下招。他突然頓住雙腳,倒起小碎步連連後退,讓立冬撲了個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