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智力不代表傻。

三番兩次被地裂術絆倒,這金魔虎早被訓出來了,這裂縫一出現,後腿兒猛地一蹬,跳過去了。 緊追幾步。 嘭! 前爪一拍,某人飛了。 吐血。 狂吐血。 療傷? 木之靈氣也沒多少了。 「艹了,四階妖獸惹不得啊!」 哭了。 早知道就不去貪圖那金靈珠了

三番兩次被地裂術絆倒,這金魔虎早被訓出來了,這裂縫一出現,後腿兒猛地一蹬,跳過去了。

緊追幾步。

嘭!

前爪一拍,某人飛了。

吐血。

狂吐血。

療傷?

木之靈氣也沒多少了。

「艹了,四階妖獸惹不得啊!」

哭了。

早知道就不去貪圖那金靈珠了。

這下好了。

跑都沒得跑,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變成虎粑粑了。

卻就在喬拉丹快要絕望的時候。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那是!」

前面,一條山壁上突兀出現的裂縫,引起了他的注意。

「裂縫?」

「有了!」

從地上爬起來。

撒丫子便朝那裂縫衝去。

嘭!

跑了沒幾步,後背又挨了一爪子。

三巴掌了。

五臟六腑大出血。

腦袋都昏昏漲漲的了。

強忍著周身痛疼,喬拉丹藉助這一拍之力,猛地往前一衝,衝進了裂縫之內。

裂縫極深,約有一丈。

裂縫極窄,僅容一人通過。

一頭撞進這裂縫,喬拉丹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一回頭。

果然。

那金魔虎,憤怒的在裂縫外咆哮,卻只能幹瞪眼,根本就進不來。

死不了了。

可以鬆口氣了。

卻不料。

轟轟轟……

金魔虎的前爪,憤怒的拍打在山壁之上。

「卧槽!」

喬拉丹剛剛落下的心,又懸了起來。

這金魔虎,不是一般的兇猛,一爪子下去,連石頭都被刮下一層。

目測。

用不了多久。

這一丈深的裂縫,就被刮沒了。

「尼瑪,咋辦,咋辦?」

急眼了。

被堵在這麼個地方,出不去,走不掉,竟只有等死的份兒。

桃運神醫 一急眼,喬拉丹也不管不顧了,左手一甩,一個大冰坨子朝著金魔虎扔了出去。

沒用。

連克制金系的火焰斬都沒用,更別說這水系術法了。

地裂術?

也沒用。

一通亂轟,沒對金魔虎造成傷害不說,反倒是把自己個兒體內的靈氣給耗了個乾乾淨淨,也就剩下為數不多的一點金之靈氣了。

豁出去了!

法訣一掐,喬拉丹便欲在金劍之上加持利刃術,打算衝上去跟金魔虎拼個你死我活。

卻就在這即將作死的剎那。

「擦,怎麼把這個給忘了!」

目光掃到腰間的儲物袋,喬拉丹冷靜了下來。

伸手。

那張火繫結丹境符咒,掏了出來。

「結丹境的符咒,而且還是火系的,只要激活了,一定可以弄死這隻金魔虎!」

「對,一定可以的!」

這,是最後的希望了。

是死是活,就看這一把兒了。

可是。

「靈氣不夠啊!」

就算是全盛狀態,鍊氣境的靈氣都不足以激活結丹境符咒,更別說現在了。

喬拉丹苦逼的發現,手裡明明有一件大殺器,卻根本就用不了。 進了宿舍樓之後,萬里有些害羞的低下頭,小聲說:「我先回去拿些衣服,等會給你打電話,你到電梯口接我。」

張北羽一聽就樂了,心想這是要長住啊!沒想到,第一個跟自己同居的人不是心心念著,深愛的王子。竟然是萬里。

過了一會,張北羽接到了萬里的電話,到點頭口去接她。

宿管還在,張北羽有點緊張。好在萬里聰明,把長發盤起來,帶了個鴨舌帽,還穿了一套運動服,拎著個小箱子。

張北羽趁宿管不在意,把她帶了進來。這天晚上,張北羽很老實,就踏踏實實的睡覺,還跟萬里聊了點關於茶茶事情的看法。

別說,萬里真就提出了一些比較有建設性的意見。她說:「既然你覺得有人坑你,那你就要想,那個人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張北羽想了想,以目前的情況來看,目的無非就是挑撥自己和房雲清的關係。

「這樣看來的話,管家兄弟、賈丁駱葉、彭罡、白兵,都有嫌疑,他們應該都希望我跟房雲清決裂。」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勁。「可是他們不一定有這個能力,而且,應該是當天在場的人才能做這件事。或只是串通茶茶,或者是故意設局。」

「很有可能是3K。」張北羽自言自語,還配合著自己的話點了點頭。「他們因為嫉妒我跟房雲清的關係,所以設局害我?也說得通,不過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萬里搖了搖頭,「我不了解他們。但我覺得每個人在乎的東西不一樣,但一樣的是,人們為了自己所在乎的,一定會拼盡全力。」

重生之殺伐庶女:亡妃歸來 跟萬里聊了一會,張北羽發現這姑娘思路還挺清晰的。

當然了,也僅僅能夠給他提供一些思路罷了,最後還是沒有結果。但是,初步的範圍可以框定在3K之內。至於是一個人還是兩個,或是三個人,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據張北羽的了解。何其睿聰明,超人衝動,羊春年沉穩。這三個人裡面,最有可能害自己的就是超人,而最有可能設局的人是何其睿。

想了半天也沒個結果,張北羽迷迷糊糊的睡過去。

萬里雖然說過,沒有她的允許,絕對不能碰自己,但張北羽覺得這是句廢話。兩人同床共枕,還蓋一條被子,怎麼可能沒有身體接觸。

當然了,張北羽也沒有太過分,就是親親摸摸,最後擁著萬里入睡。說實話,抱著一個人睡覺的這種感覺讓他很踏實,雖然他腦子裡時不時會想起王子…

幾天過去,事情依然沒有進展。張北羽這邊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唐禮和蘇九也問了不知道多少個人了,還得繼續問下去。

周末的時候,張北羽問萬里要不要回家。萬里說她很少回家。張北羽就準備帶她去三高玩,結果她說下次。

「這周末我約了朋友,有點事,下次吧。」

張北羽問她是什麼事,她也不說,搞得神神秘秘的。

萬里不去,張北羽就一個人回到三高。在宿舍見到江南之後,他第一個問的就是王子有沒有回來。

江南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小北,我聽小三說…王子好像要轉學到雙雁。」張北羽故作輕鬆的笑了一聲,「呵呵,是么。挺好的,估計是跟岳向北成了吧。行啊,反正我跟萬里也挺好,改天帶她來給你們見見。」

「小北!」江南叫了一聲,「在外人面你的確需要穿上盔甲,但是在我面前,你沒必要憋著。」

張北羽聽他這麼說,突然吼了一聲,抬手一拳狠狠打在牆壁上。「咚!」一聲,彷彿整面牆壁都被他的憤怒所震。

張北羽咬著牙,憤憤的說:「岳向北說的沒錯,這盈海市只能有一個北,但絕對不是他,是我北風!我一定會讓王震山對我刮目相看!我一定會奪回王子!」

江南露出個笑容,摟住了他的肩膀,「這就對了。失去的東西,奪回來就是了。相信,王子一定也在念著你,他在等你去接她!」

張北羽重重點頭,江南看著他,思緒回到兩天前的一個晚上。

……

深夜,江南獨自來到王子家裡。還好這天晚上王震山沒在家,江南很順利就見到了王子。

兩人在房間里談了很長時間。

王子的確不知道張北羽與茶茶、萬里的事情,但江南知道。他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告訴了王子。

「也就是說,茶茶的事情,他很有可能是被人坑了?」王子聽后,緊張的問道。

江南不可置否的點頭,「從小北的回憶來說,是這樣的。但是現在沒有證據,所他在查。而那個萬里…完全就是胡鬧。」

「哼!」王子倔強的哼了一聲,「這麼簡單的事,他為什麼不跟我說!」江南勸解她說:「他只是覺得沒有機會,而且也是怕你生氣。」

「對!」王子有些賭氣的喊了一聲,「這才是我最恨的地方!你知道的,我是個很大度的人,只要他跟我說清楚,我不會在乎。可他怕我生氣,就這麼瞞著我。這說明了,他還是不了解我,他以為我會因為屁大點的事生氣。」

江南嘆了一聲,他沒辦法反駁王子,只能說:「但這也說明了他有多在乎你。」

「不說小北了。岳向北怎麼回事?」江南問。王子抬頭看了他一眼,「我爸也不知道抽什麼風,非叫我跟他約會,還要我跟他在一起。岳向北像只蒼蠅似的,趕都趕不走。」

「你覺得你爸是用他激小北,還是動真格的了?」

王子咬了咬嘴唇,有些為難的說:「說實話,剛開始我以為他是鬧著玩。但是現在看來,他是動真格的了。他好像真的希望我跟岳向北在一起,還說什麼,以後南山北嶽就是一家了,整個盈海市都沒對手了。」

「對了,告訴你個消息。」江南笑了笑,「小北已經決定,他處理了海高的事,就去渤原路。」

王子聽到也笑了出來。「這才對嘛。」剛說完,她又想起了什麼,臉色沉下來,「不過…那個茶茶的事我倒不在意。可這個萬里…我有點擔心。」

江南站了起來道:「你堂堂王子有什麼好擔心的?擔心自己的男人被搶走?開玩笑,這世界上有哪一個女人能把小北從你手裡搶走!」

王子被他這麼一跨,笑了笑,「說的沒錯。我就是挺好奇的,找個機會,我得去見見她。」

……

回到現在。

江南拉著張北羽往外走,「回來了就別愁眉苦臉的!海高是你的,渤原路是你的,王子是你的,全是你的!走,喝兩杯去。」 靈氣!

必須想辦法儘快恢復靈氣!

而且,還得是火之靈氣!

為何必須得火之靈氣?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想要以鍊氣境的實力激活結丹境的符咒,就必須另闢蹊徑。

別看鍊氣境和築基境只差一個等級,其靈氣儲量,卻有著巨大的差距。

築基境修士都不一定有足夠的靈氣激活這捲軸,鍊氣境,更是難,甚至可以說是絕無可能。

想要成功,就只有一個辦法,用火之靈氣,去催動這張火系的結丹境符咒。

全球緝捕:前妻別想逃 而要有火之靈氣,就需得有火之靈珠才行。

嘩啦啦,喬拉丹一把將儲物袋掀了個底朝天,將其內的物品,全都倒了出來。

沒有。

除了那顆大號土靈珠外,一顆靈珠都沒有。

進二層的時候,一層內獲得的那些靈珠,全都消失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