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她的音響從那邊兒傳過來,我心跳飛疾,又裝作漫不經心的問說:「還沒睡罷?」

「恩,」她低低的應了一音。 聽著那邊兒傳過來的淺淺呼吸音,好似她便倚靠在我肩頭上,離我好近,一時有一些失神。 過了好片刻,我才恍神,輕咳了兩音,又講說:「栓子講……你發覺他了。」 「你幹麼令他跟著我。」她口氣有一些不好,置問道。 我跟她講了實話,講怕道老大的人尋她去,才令栓

「恩,」她低低的應了一音。

聽著那邊兒傳過來的淺淺呼吸音,好似她便倚靠在我肩頭上,離我好近,一時有一些失神。

過了好片刻,我才恍神,輕咳了兩音,又講說:「栓子講……你發覺他了。」

「你幹麼令他跟著我。」她口氣有一些不好,置問道。

我跟她講了實話,講怕道老大的人尋她去,才令栓子跟著她。

她聽后在那邊兒靜默了片刻,忽然問說:「你如今在哪兒?」

一個女人問一個漢子在哪兒,是不是代表她多少有一些關心他?

「我在外地,過兩日便回江州,你不要太想我。」我存心講的吊兒郎當。

「沒事兒便叩了。」她在那邊兒沒好氣的講道。

這女的麵皮太薄,不經逗。

「誒,等一下。」我忙喊道。

她在那邊兒有一些不耐煩,問我還是有啥事兒?

我一提起那日晚間的事兒,她便把電話給叩了。

第二日一早,我不顧大夫的勸阻,硬是辦了出院手掌續,便往家趕,快到小區時,我遠遠的瞧到她站在公車站前左瞧右盼,有一些焦灼的模樣,瞧來是上班快遲到啦,公車卻一直沒來。

我沒尋思到一早便可以瞧到她,還是有這般好的契機令我送她。

她瞧到我時,非常快便轉開了面,似是不想令我瞧到她,可她咋可可以躲的過我。

在我的堅持下,她上了摩托車。

載著她,我體會身體上的傷剎那間皆都好啦。

把她送到集團,她下車時,問我背咋啦?

我不覺得然,講是給人撓破皮而已。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她瞅了我一眼,道了音,「謝謝!」音落便轉面要走。

「晚間我等你回來,好好談一下。」我在她背後叫道。

她定住步伐,轉面瞧著我。

我沖她揮了揮手掌,勾唇瓣兒一笑,調轉摩托車,飛馳而去。

回至家,我心情頗好,把道老大那拿回來的玩兒意兒,在筆記本電腦中播放了一下,內容如海湛所講,而那音響還真的是……引人入勝。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忽然覺的道老大偷拍這……還挺好的。

我為自個兒有這般的想法,而鄙視。

發完簡訊,我拿上鑰匙,出了門兒,下樓時,我又給她撥了電話,這回那邊兒終究接了電話,壓著怒意,我問說:「你人呢?」

「我才下班,還在道上。」她那邊兒有一些吵雜。

我隨即叩了電話,便往小區正門兒走去。

走至燒烤攤,果真瞧到她坐在道邊小桌旁,飲著啤酒好不愜意,我不禁怒氣上涌。

等我把鑰匙甩到她跟前,她嚇的身體向後縮了縮。

我坐到她跟前瞠著她。

她有二分窘迫的看瞧著我,吞吞吐吐的講說:「那我亦是才到……」她闡釋著,我冷著面直瞠她,她有一些心虛的垂下眼瞼,「那加班時……我電話關靜音,因此沒聽著。」

「是么,不是存心不接的?」我bi視著她。

她看著我眨了眨眼,隨即有一些心虛的垂下眼,「恩。」

我橫了他一眼,非常自然的拿過她的酒,對著她飲過的瓶嘴,飲了兩口。

她瞧我飲她的酒,小音抗議著,「你要飲,不會在要一瓶么。」

「我便是喜歡飲其它人飲過的。」話落,我不要有深意的瞧著她。

她和我對視了兩眼,有一些窘迫的瞅開了眼,走去拿杯子。

我非常快把她的脾酒飲完,而後催她回去。

她瞧著桌上沒動的烤串有一些舍,我便令老闆把烤串打包。

回去的道上,我走在前邊,她跟在我背後,我不講話她亦沒吭音,我尋思著片刻應當咋令她乖乖聽我的。

要進樓道時,我存心不跺腳,徑直向上走,她跺了半日燈亦沒亮,便跟上,走至3樓,我停了下來。

「咋不走了。」她在背後,小音的問道。

我心裡頭一動,轉面,驟然把她抵在牆角。

「邰北冷你要幹麼?」她嚇的驚喊起。

我緊捱著她,俯到她耳邊,低醇著問說:「那日我問你的事兒,你想的咋樣啦?」我存心舊事兒重提,實際上便是想逗逗她。

她雙手掌抵在我心口,彷彿非常怕我的接近。可她愈怕我便愈想捱近,聞著她身體上好聞的味兒兒,我心口便泛起暖意。

她捶了我一下,低音抗議,「你佔了便宜還賣乖。」

「我占啥便宜了。」

她又不語。

我在她耳悠悠的講說:「道老大手掌中的玩兒意兒,我拿到了。」

「真的拿到了。」她非常欣喜的問道。

我輕輕捱近她,垂下頭,忍不住又想逗她,便低啞的講說:「恩,亦瞧了。」

她緊貼在牆面上,音響發戰,「瞧到啥啦?」

我在她耳邊吹了一口氣,「啥亦沒,僅是我聽著你的……喊音。」

「那東西在哪兒?」她使勁的推了我一把。

我輕輕退開一點,悠悠的講道,「我收起來了。」

她扯住我的衣角,「把東西給我。」

「我為啥要給你?」我的口氣漫不經心。

「由於……由於我是受害者。」她講的非常沒底氣。

我低笑出音,「噗……」

「你笑啥?」

忍了幾日,我還是敗了下來,給她發了條

她沒回,可我曉得她鐵定瞧到了。

那晚我存心晚點回去,打開門兒的那一剎那,她便站在餐桌旁,手掌中拿著電話,直楞的瞧著我。

我便跟進了自個兒家一般,邊走邊解外衣紐扣。

「你才回來?」她放下電話,問道。

我和她對視了眼,淡漠的恩了一下,隨即把外衣脫下甩到真皮沙發上,問她晚間作啥菜,口氣跟一個負氣而回的老公,而她一直看著我,隨即沒好氣的講說:「你自個兒不會瞧。」

這女的,對我便不可以溫儂一點么?

我掠了眼桌上四菜一湯,心裡頭那股暖意又竄出,我面無波瀾,轉面進了小廚房,盛了兩瓷碗飯。從小廚房出來,見她還站在桌旁發楞,便飲說:「把木筷跟勺子取出來。」

她轉眼瞅了我一眼,進了小廚房。我把兩瓷碗飯擺到桌上,嘴角不禁揚起。

突聽電話在外衣口袋中響了一志的,我走過去。不經意瞅到茶几上放著一盒葯,我心一緊還覺得她生病啦,拿起來一瞧,是盒健胃消食片。

「吃飯了。」她在背後叫。

我抬眼,揚起手掌中那盒葯,問說:「這葯你啥時候買的?」

聽著她微微的『恩』了一下,我心裡頭剎那間開出一朵花,原來消沉的心直入雲宵飛上日,嘴角遏制不住的揚起。

那是我頭一回體會到過山車似的心情轉變,開心的想歡呼,卻又極力的剋制著。

吃飯時,我若無其事兒的問她,周未有沒空,我想帶她出去玩兒,她卻講沒空,要加班。

非常顯而易見是她不願意跟我一塊出去。

我飄在日上的心,又沉了下來。

頭一回約她,便這般給拒了。

從來沒一個女人可以這般左右我的心情。

飯後,我要去洗瓷碗,她卻不令,我亦便不跟她搶,僅跟在她背後,而後站在她邊上瞧著她洗瓷碗。

她作事兒時非常專註,我看著她的側面,心裡頭一片軟柔,陌明的滿足。

那之後,我每日皆都回家吃飯,和她相處的亦非常……跟諧。

瞧著那仨字,我舌尖不禁在後牙槽添了一下,頭腦中便浮現出那女的對著電話不屑的模樣。

我輕嘆了口氣,甩著鑰匙,轉面又回至辦公室,藺深他們見我去而復返,皆都有一些驚訝,又聽我講晚間要跟他們一塊吃飯,一個個眼皆都瞠大啦,隨著皆都笑起。

「翰哥,你……今兒咋舍的陪弟兄啦,恩?」小藺子頭一個調侃道。

「這亦太稀罕了。」栓子挑眉。

「翰哥,你啥時候把嫂子帶出來令我見一見呀。」

「我可可以要十一二點才可以回去。」她話才落,那邊兒又傳來一個女音響,「陌少,我們在金城要不要一塊過來玩兒。」

聽對方的口氣顯而易見是誤覺得我是陌之御,難到她真的跟陌之御跟好啦?

那一剎那,似是從頭給人澆了一盆冷水,令我整個身體皆都沉了下來。

「即刻便要下雨啦,你還不回么。」我隱忍著怒氣。

那邊兒,她壓著音響回說:「有個好友才從外國回來,非常久沒見面,因此可可以會晚點。」

我一聽她講是跟一個才從國外回來的好友在一塊,那股怒意又陌明的消散啦,便問她在哪兒中,我過去拿。

在我的堅持下,她給我發了定名。

從公寓到那邊是有一些遠,僅是亦便3五分鐘的車程,我摩托車驅的快亦便二五分鐘。

到那邊,我有私心,徑直尋到包間,推開包間的那一刻,瞧到她站在包間中間狂扭著身體。

沒尋思到她有這般活躍的一面。

她瞧到我的那一剎那,便定住了身體。

我講了一下,「我在外邊等你。」便退出包間,沒理她好友的喊叫。

沒片刻,她跟著出來,面上笑意有一些不自然,把鑰匙遞給了我。

我斜倚靠在門兒邊,直楞的看著她,沒伸手掌接,她面微紅,杏眼似是蒙上一層水霧,濕潤明亮。

她把鑰匙往我跟前遞了遞,「你不要呀?」

我視線定在她面上,輕音問,「你飲酒啦?」

「恩,飲了一點。」她摸了一下面,略顯嬌羞。

「你們還是要玩兒多長時間?」講著,我接過她手掌中的鑰匙。

「可可以還是要一個小時。」

「那般晚,你明日不用加班么?」我試探的問道。

她笑的有一些不自然,「要的。」

我深深的瞧了她一眼,輕飄飄的講了一句,「我在樓下等你。」話落,我便轉面下樓。

她在背後壓著音響叫,我當沒聽著。

在樓下,我倚靠在門兒邊,抽著煙,等著那女的。

先前從沒等過人,如今全用在她身體上啦,這才多長時間時間,我皆都不曉得等了她多少回了。

只是這回,我的心非常沉靜,反而有一類貪享等待的滋味兒,不似先前幾回的難耐。

「你幹麼去,我車在那邊。」我強扯著她往另一邊走去,她趔趄掙扎了兩下,沒可以掙脫我的手掌,僅可以跟著我。

她的順從,令我心中泛起一縷從未有過的甜味兒。

回去的道上,忽然下起了雨,我怕她給淋壞,躲到道邊一家店面的頂棚下,我把外衫脫了令她披上,她卻不接,沒法子,我便下了車,硬給她披上,再扯著她站到台階上去。

她微垂著面,有一些不高興的模樣。

我捱在她邊上,緊看著她,淡淡的開口,「我給你好友電話,是為方便向後尋你,免的你不見了我皆都不曉得尋誰。」

她有一些窘迫的紅起面,抬起手掌往我心口捶來,我一把握住她的手掌腕,另一僅手掌同時扣住她的腰,把她摁進懷中。

她一僅手掌抵在我心口,呼吸急促,「你放手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