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沒多久,又有臣子走出來向石柱彙報。

就這樣,朝政議事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石柱坐在寶座上,聽著下方群臣說了一個又一個難題。 直到太陽都快下山了,這才匆匆下朝。 「哼」 「這個聖君的位子,還真不是那麼好坐的。」 「這才第一天,差點沒把我給急死!」 下朝之後,石柱坐在後宮中說道。 「當聖君就是這

就這樣,朝政議事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石柱坐在寶座上,聽著下方群臣說了一個又一個難題。

直到太陽都快下山了,這才匆匆下朝。

「哼」

「這個聖君的位子,還真不是那麼好坐的。」

「這才第一天,差點沒把我給急死!」

下朝之後,石柱坐在後宮中說道。

「當聖君就是這樣的,每日都有很多的大事需要聖君處理。」

「今日事情都比較急!等屬下和殿下梳理一段時間后,盟主您這邊就會輕鬆一下了。」

旁邊,少仲謀向石柱解釋道。

「嗯。此時要儘快!」石柱點點頭。

飛熊殿外,一群臣子下朝後,就急忙尋找各自的坐騎,趕回去了。

看著皇城上空,那滿天金色氣運,王丞相微微一嘆,有些蕭索地離開了。

青絕城內,王府,王丞相的住處。

王丞相回來之後,就遇到了一群特殊的客人。

「爾等都是什麼人,居然敢擅闖丞相府?」

「脖子上的腦袋,都不想要了嗎?」

大廳內,王丞相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管家和一群僕人,對著上方坐著的司馬青山喝問道。

「放肆!」

帝通天眼睛一瞪,站出來就朝著王丞相一聲斷喝。

大廳內,好似憑空傳來一聲驚雷,嚇得王丞相差點沒有站穩。

「這位是我們家少主,司馬少主!」

「你一個司馬家的奴才,還不趕緊過來拜見?」

帝通天看向有些發愣地王丞相喝道。

「司馬家的少主?那不就是聖君所在的家族了?」

有關司馬家的傳說,王丞相身為太青聖朝的丞相,自然是知道一點點機密的。

司馬家來人,應該去皇宮裡才對啊!

況且司馬少主如此大的人物,為何會出現在我的府邸中?

王丞相看著那群躺在地上地家僕,心中有些忐忑起來。

「在下王中樞,見過司馬少主!」王丞相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當即對司馬青山行了個大禮。

「王中樞?」

「起來吧!」司馬青山看了眼王中樞說道。

「是!」

王中樞上前,躬身說道:「今日朝政繁忙,知道方才聖君這才下朝。司馬少主既然來了,不如讓在下前去通稟一聲,讓聖君前來與族人想見?」

「不用了,我這次過來,就是專程找你的。」司馬青山說道。

找我的?王中樞心中有些驚訝,不知對方這話何意。

「在下只不過一個丞相而已,如何敢勞駕司馬少主親自過來。」

「而且在下能力低微,自問沒有什麼地方能夠幫得上忙!」

「不知司馬少主此來,找在下有何要事?」

聽對方這樣說,王中樞放足了姿態詢問道。

「好好一個丞相,被一個女人騎在頭上也就算了。如今,更是被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無名小子指手畫腳!做丞相做到你這個份上,也算是獨一份了!」

「王中樞,你老是跟我說,心裡委不委屈?」司馬青山盯著王中樞問道。

王中樞心中一震,這才剛剛發生的事情,對方是如何知道的?

司馬家果然神通廣大,連朝上才發生的大事都能夠知曉。

一時間,王中樞收起了自己所有的小心思,不敢有任何想法。

「司馬少主您說笑了,在下能夠有今日,都是聖君給的,自然是不敢有任何埋怨!」

「是嗎?」

「你放心,我和那司馬飛熊不對付。要不然,我也不會直接過來找你了。」

「今天的談話,只有這個大廳里的人知道,出了門誰也不會傳出去。」

「你老實告訴我,你對司馬飛熊有沒有什麼不滿?」司馬青山沉聲問道。

莫非,對方真的沒有騙自己?

今日受到的刺激實在是太多了,王中樞一時有些分不清。

就在王中樞腦門子開始流汗的時候,腦子裡微微一震,然後整個人都開始迷迷糊糊起來。

「司馬少主您看人還真准!」

「在下自問也有經天緯地之才,可是在司馬飛熊手下這麼多年,卻是沒有任何建樹和功勞。」

「司馬飛熊此人,太過狂妄自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以為憑藉手中實力,就可以將整個太青聖朝牢牢掌控在自己掌中。」

「哼,在我看來,這就是十足的莽夫行為。」

「如今,他更是找來了兩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無名小輩,幾乎將我手中剩下的權力都給掏空了!」

「這天下,還有哪個丞相,比我王中樞還要慘的?」

「…」

王中樞迷迷糊糊中,當著司馬青山等人的面,將對司馬飛熊的目光,全部發泄了出來。

「若是我現在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你覺得怎麼樣?」司馬青山說道。

「司馬少主您真敞亮,就沖您這句話,我今後就跟著您幹了!」

「只要您發一句話,我就為您拿下整個太青聖朝,由您來做這聖君!」王中樞說道。

「聖君?不用了!」

司馬青山有些不屑,看著王中樞說道:「既然想要報仇,那就總得付出點代價。現在,你就開始向我宣誓效忠吧!」

「好、好,我王中樞,從今以後願意尊您為主。」王中樞說道。

一旁,帝通天等人都是冷冷得看著這一幕。

王中樞現在的模樣,顯然是中了司馬青山的一種神通。

如今,王中樞更是在司馬青山誘惑之下,直接向他表示效忠。

有了指天發誓這等大神通在手,今後王中樞想要背叛司馬青山,那就只能像當初的帝封天一樣,直接灰飛煙滅了。

王中樞向司馬青山宣誓效忠之後,很快就清醒了過來。

「從今天開始,他們都會幫你對付司馬飛熊!」

『「記住,我要你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整個太青聖朝都亂起來。」

司馬青山伸手一指帝通天等人,對王中樞說道。

「多謝少主垂青,屬下一定儘快完成您的任務!」王中樞感激道。

「嗯,我們就暫時住在這裡,平時不要讓人來打擾我!」司馬青山說道。

「是。」

「東廂房那邊是整個府里最好的,少主若是不嫌棄地話。」王中樞說道。

「好,我們就住東廂房了!」

司馬青山起身,看向王中樞:「你先把這裡處理一下!」

然後,司馬青山就帶著眾人離開了大廳。

「是!」

王中樞微微一禮,看著大廳內躺著的管家和一群僕人,臉上露出一絲輕笑。 丞相府,東廂房,司馬青山的房間內,站著帝通天和歸一二人。

「少主想要對付司馬飛熊,直接出手就行了,又何必還要如此麻煩,招收一個沒有多少利用價值的丞相?」

司馬青山面前,站在下面的歸一問道。

「小帝,你說呢?」

司馬青山並未回答,而是看向了帝通天。

「少主的意思,是要用王中樞去對付司馬飛熊。」

「屬下以為,少主這麼做完全是為了顧及族中那些人的臉面。」

「畢竟少主和司馬飛熊同屬一脈,而且對方輩分比較高。」

「若是少主直接出手將司馬飛熊幹掉,就會容易招致族中那些人的非議。」

「這對少主將來成為一脈之主,甚至是家主可能會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容易落人口實!」

帝通天想了想,開口分析道。

「不錯。對付司馬飛熊只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將這太青聖朝掌握在我的手中。」

「族中那些老傢伙,這都多少年了,居然還是捨不得放權。」

「既然他們不願意給,那就只能我自己來動手。」

「在司馬家,其他的都是虛的,誰掌握了資源和實力,就能獲得更多的主動權。」

「此事不僅關係到我今後在司馬家的地位,還關係到你們的前途。」

「因此,該怎麼做不用我再多說什麼了吧!」司馬飛熊看向二人說道。

「少主放心,屬下一定竭盡全力,為少主拿下司馬飛熊、拿下整個太青聖朝!」

二人頓時面色一肅,看向司馬青山恭敬道。

「嗯。處理運朝方面,小帝比較有經驗,這次任務都要聽他指揮,明白了嗎?」

司馬青山這話,自然是對著歸一說的。

「屬下明白!」歸一看了眼旁邊帝通天,恭敬道。

「好了,你們都先下去吧。」

「屬下告退!」

司馬青山揮揮手,二人恭敬一禮,退出了房間。

————

三個月後,經過帝通天等人的努力,此時的王中樞已經掌握了朝中大半力量。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鎮守太青聖朝四方的四位天王,也已經有兩個投靠了他。

此時的王中樞,可以說是權傾朝野,實力足以威脅到石柱對太青聖朝的掌控。

丞相府,聚集著一批朝中大臣和青龍、玄武兩位天王。

王中樞坐在上方,左右兩邊站著帝通天和歸一,下面兩排坐著青龍王、玄武王等人。

「此次將大家召集過來,主要是商議一下,如何平穩地將太青聖朝從司馬飛熊手中過渡過來。畢竟大家都與太青聖朝有了很深的感情,都不想它出事!」

「這次,真要感謝青龍王、玄武王兩位能夠從大營中趕來,支持本座這次行動。」

王中樞看向為首的二人說道。

「丞相大人不必客氣,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青龍王搖頭道。

「不錯。司馬飛熊此人色厲內荏,簡直就是一個十足的暴君。」

「有他在的一天,太青聖朝早晚會毀在他的手中。」

「這次看在丞相一心為國為民的份上,我和青龍兄這才不遠千萬里感到這兒來。」

對面玄武王看了眼王中樞身旁站著的二人,然後開口說道。

「不錯!」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