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浮生這次沒有回應,目光慢慢變得高深莫測起來,正在她臉上細細打量。

「不用打量和猜測,我的確知道我的身世,我也逼問了沈生一些事情,我都知道他真名了,難道還用跟你大狂言?穆夜池想調查你們的身份,也不算是太大的難事,沈生與他的關係想必你也知道。你顏浮生三番兩次跟我暗示,穆夜池會不調查你?你把我和穆夜池都想得太天真了。」 江緋色也沒有理會顏浮生表情反應,說完她該說

「不用打量和猜測,我的確知道我的身世,我也逼問了沈生一些事情,我都知道他真名了,難道還用跟你大狂言?穆夜池想調查你們的身份,也不算是太大的難事,沈生與他的關係想必你也知道。你顏浮生三番兩次跟我暗示,穆夜池會不調查你?你把我和穆夜池都想得太天真了。」

江緋色也沒有理會顏浮生表情反應,說完她該說的話,就輪到她抬起頭,眯著眼睛打量顏浮生。

畢竟不是一般人,顏浮生並沒有因為她拆穿了身份顯得驚慌失措,他臉上已經恢復到故意跟她打哈哈玩的玩味表情。

「該說的我都跟你暗示了。」

「所以,你這是在告訴我,你想跟我合作嗎?」

「合作?我們能合作什麼,立場不同,方向不定,道不同不相為謀。」江緋色收起眼色,看向遠方,「我只是想跟你坦白,不用藏著掖著。說穿了,你們還不是想從我手上解開你們想要的東西。」

江緋色當然不能直接說他們想要什麼,即使她知道他們想要的是母親留給她盒子裡面的某些東西。

她也沒見過沒摸過更美親眼看到,誰知道這些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就怕打開盒子,她和穆夜池被人從頭到尾耍了,那才叫人狼狽不堪。

「這的確是很正經很認真的想跟我談一談,我不否認你的用意。」顏浮生修長的長腿一搭,有點浪蕩不羈的味道:「你看起來知道的挺多的。」

「不,我還是什麼都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你們背後有人跟蹤我好多年,有人虎視眈眈,逼我身份泄露,迫不及待看我成為某個人的女兒,然後找到他們需要的東西。我江緋色,從頭到尾都只是某些人的棋子,我這個人呢,比較現實,所以我也看得開。」

顏浮生:「……」

的確看得開,不然都知道這種事,還能跟他雲淡風輕說出來,不佩服都不行,就是他,這些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也會扛不住不能控制自己。

「你跟沈生想做什麼我猜不透,你們主子普拉這麼一條路想要什麼我也不清楚,說真的,我現在對我的身世無所謂了。」江緋色勾著笑,放棄了重擔那樣笑容舒坦。

「別啊。」看江緋色真要放棄不調查,任由事情隨意發展,顏浮生笑了:「我知道你這是想逼我跟你合作,你成功了。」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不,你真想錯了,我沒有想跟你合作的意思,我這裡就過不去,你認為穆夜池願意跟你合作的幾率有多大?」江緋色一口拒絕了顏浮生。

「哦?那你就只是找我打聽顏夫人的消息,是吧。」

江緋色倒也乾脆的點了頭,「沒錯,你跟我暗示這麼多事情,我為什麼不找你了解。」

說得這麼有道理,顏浮生竟然找不到理由去反駁……

「好吧,被你捉到把柄了。想當初啊,我還很得意很神秘的故意跟你賣弄玄虛你。」顏浮生笑了笑,半開玩笑道:「跟你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清楚你母親跟顏夫人之間發生了什麼,這也是我們費解的地方。顏夫人隱藏得很好,半點破綻都沒有露,你母親去死後音信全乎,整個人都好像消失,屍骨無存,對顏夫人來說正好死無對證。」

能混到今天的地位,女人不狠,難做到。

江緋色頓了頓,才開口問顏浮生,「你跟沈生都這麼確定,那個女人是我親生母親嗎?你們有什麼證明她就是從你們組織里逃走的……瞳?」

顏浮生嘴角勾了勾,聲音有些譏諷,「真不愧是你,沈生連這個都告訴你,怪不得7這麼生氣,破口大罵。」

「是……上次跟你天台吵架的女生?」

「嗯,我們三個人是組織四年前安排接手跟著你的人,雖然多半時候我們都不需要擔心什麼,只要確保你不會出任何意外或者消失就可以。」江緋色猜出來,顏浮生也不瞞了。

「什麼跟著我,明明是監視我吧。」 最強炊事兵 江緋色自嘲的笑笑,看到顏浮生垮了臉,又挑眉說道:「不只是監視我,你們也不僅僅只確保我不被人打死,你們想借我手拿到鑰匙打開我母親留下來的寶盒,所以你們不能讓我出事,死活不論,還有一口氣就行。」

「你這麼一說,我覺得我們挺沒良心的。」顏浮生識相,笑眯眯的表示人瞞不過她了。

本來也不是什麼愚笨之人,整理好事情,解開前面的迷障,她就會很快把事情前因後果竄連得出答案。

「本也沒有什麼良心,不要在我面前誰說你們什麼都沒做,你們很無辜。」有一個無辜的穆夜池,再有人無辜,她情何以堪。

顏浮生挺直了背脊,站起身,緩緩站到江緋色面前,「之前我們的確為了想讓你確認自己身份,調查你母親留下來的東西,暗中見死不救。有時候還會添一把不痛不癢的火,被卿月月他們利用,誰也不知道我們後來會有這麼多交道。」

「你們說不好意思我也不接受。」

顏浮生聞言眼神暗了暗,有些意外她的反應。

好歹也要裝裝樣子,委屈無辜可憐一下啊。

「關係挑明白了,希望我不會看到你們跟卿月月聯手對付我和穆夜池。」這才是江緋色想挑眉的原因啊,剛才把複雜關係講明白不過是在鋪路。

顏浮生暗自低笑,覺得自己被江緋色擺了一道還不自知。

「好說,至少我不會過去跟卿月月合作,與你買賣交易不成還有可能有肉!體交易,我會站在你身後給你遮風擋雨,你就安心調查你母親的事情吧。」

「嘴巴真欠!不過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壞,先放過你——」江緋色你拍拍手,站起身,算是把事情該講的都講了。

解除了顏浮生這一塊,接下來的沈生應該沒有太大問題,比較有穆夜池這麼一個大哥鎮宅,沒她什麼事。

「就走了?」

江緋色回頭,晴空萬里下,笑意染上她小小精緻的巴掌臉里,在金色時光中會發光,一顰一笑都讓人嘴角上揚。

追蹤江緋色這些年,也就是從她跟穆夜池開始冷戰到現在,顏浮生很少看到江緋色會對外人笑的如此天真無邪。

在穆家,在學校,私底下,江緋色都在用小小的肩膀盡自己能力為穆家公司努力,為自己明天努力活著。

她會笑會開心,但是隔著心的,也只有與夏茉莉或者穆家老爺子他們呆一塊能露出幾分淺淡笑意,並且還有卿月月這些暗戀穆夜池的女人糾纏鬧心。

這十幾年,一個人的江緋色,其實過得很辛苦吧。

顏浮生眨了眨眼,江緋色俏麗的背影已經要下樓。

笑了笑,他趕緊追上去。

能讓他和沈生這樣的人不願意針對她冷血無情,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他們都一樣,都是從小一個人。

「走這麼快做什麼,你跟穆總裁現在又不需要時刻恩愛。」

「嘴巴真缺德,比穆夜池還缺德!」江緋色沒好氣哼了聲。

顏浮生也不尷尬,笑呵呵的應道:「我這不是因為喜歡你,所以穆夜池哪兒讓你不舒服我當然要往哪兒戳,對情敵,就是這麼尖酸刻薄自私自利,你看卿月月這麼瘋狂恨不得把你碎屍萬段不就知道了。」

江緋色選擇閉嘴。

她好穆夜池之間鬧彆扭,外人都知道,就別想瞞著沈生和顏浮生這些人了。

「這麼計較幹嘛,難道你真的愛他愛得死去活來,明明跟他現在關係尷尬,別人說他一句不是你就不高興啊。」

江緋色一愣。

「哪有,你嘴巴怎麼越來越欠揍,比女人還要啰嗦三八!跟我過來做什麼,沒事離我遠點——」

嘖嘖,這是不好意思了呢。

就算他們兩人可能因為父母的關係註定有心結,不過都這樣,也沒有誰能插得進去了吧,只要真相另有蹊蹺,對他們寬容些,不要真的背負上殺父殺母深仇大恨,他們就能破鏡重圓。

都市無敵大邪少 可惜,誰知道呢。

最起碼現在的江緋色和穆夜池,在一起都會不太自在吧。

穆夜池隱秘著對她仇恨的風波似乎已經有轉機,也的確沒幹什麼混蛋事,接著把,他們父母的關係就有點尷尬了,比較雙方母親都跟穆家大少結過婚,某種意義上,他們還真是兄妹。

這事兒,可能穆夜池跟江緋色鬧大了一場,也找到理由或者證據,消除掉血緣關係。

喲,這麼說,好像這時候他們應該相互擁抱,攜手共向人間繁華……

可惜啊,事情差遠了去。

「看泥煤啊!」江緋色怒喝一聲,把笑得有點神經兮兮的顏浮生驚回神,一眼就看到江緋色呵呵的眼神。

咳……顏浮生輕咳一聲。

「咳什麼咳,你不要跟我說你也會害羞。」顏浮生這才想假裝很嬌羞的樣子,那頭江緋色就噗嗤一聲冷笑了,「我看你還真不要臉,說啊,跟著我幹什麼,咱們把關係挑明,就該各找各的媽……哦不是,我還有家可歸,你個單身狗也跟我一樣沒媽的,街頭傻站著吧。」

一口氣都不帶喘的。

顏浮生:「……」

江緋色也不看他,轉身頭都不回的真下樓了。

「等等,我不開玩笑,真的。」

真真假假,鬼知道什麼才是真什麼才是假,相信就怪。

「別跑啊,我就是想跟你說一說穆夜池真沒有對你干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你身上發生的林林種種大小事情都是卿月月他們背地裡乾的,當然……我跟7和沈生也插手了一些,實在愧疚。」

「跟你有個屁關係嗎?」

顏浮生:「……好像真沒。」

「那不就結了,你一個單身狗一個宅基男,還想管別人亂七八糟的感情,你拿什麼經驗去扯談?跟沈生去上相親節目搞對象吧——」

一箭雙鵰,罵人就是這酸爽。

顏浮生嘀咕了兩聲,暗自好笑。

福運小地主她超旺夫 「我就跟你提醒一下,你聽到他名字就把氣撒我頭上很爽啊。」

江緋色:「……懶得跟你說話。」

「好吧,不說這些事,不過我要跟你提醒一句,卿月月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你自己小心點。」

天價寶寶:媽咪,他是總裁爹地? 江緋色也知道。

如今跟穆夜池之間的關係,比任何時候都要趕緊坦白。

他們鬧也鬧過,感情撕心裂肺過,低谷,驚慌失措過。

這個時期的她和穆夜池都很容易被人擊垮,如此好的機會卿月月那些人反而沉默安靜,這本來就很反常。

「我看見卿月月的肚子開始大了,真是你未婚夫的種?」顏浮生有點賤賤的問了話,一看江緋色臉色不對,立馬閃開兩步,急忙挽救話題:「我也是猜測,我們在看著你,那天你從穆夜池別墅開車出來,穆夜池有追你,但在拐角的時候被大著肚子的卿月月和卿上邪堵住,卿月月如此低調,想想就很恐怖……」

「你們有眼線,都聽到那天卿月月跟穆夜池說什麼了?攔住穆夜池不會想讓穆夜池貼到她肚子聽孩子踢人的聲音吧?」

顏浮生被江緋色這話給逗笑了。

「笑什麼笑!是你自己說卿月月大著肚子攔住穆夜池的車,你還是你都親眼看到,有什麼好笑的,笑點真低,你一定比我還缺愛——」

顏浮生:「……好吧,你贏了,卿月月沒有讓穆夜池貼肚子,她想讓穆夜池陪她去醫院做孕期檢查,還說孩子需要穆夜池這個父親的陪伴。」

江緋色本來沒啥,經過顏浮生這麼一說,她就覺得背後毛毛的,就好像被卿月月肚子里的孩子在撓她。

夏風迎面撲來,她卻莫名打了一個冷顫……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江緋色捏了捏起雞皮疙瘩的手臂,阻止還想繼續說的顏浮生,「你就別噁心我了,再見。」

「還沒說完呢!」顏浮生跟上來,一起都在車門邊。

「我送你吧,我們在車上邊走邊說,你也可以選擇一個優雅,讓人心跳加速,如同戀愛約會的地方喝杯咖啡,咱兩談談情說說愛。」

說不要臉還真不要上了。

對顏浮生這厚臉皮,江緋色冷漠的默默走開。

顏浮生大笑,「走吧,我們就跟去約會一樣玩玩,你跟穆總裁也很少做這些浪漫的事情。穆總裁那種禁慾高冷的人可難侍候了,也沒有浪漫細胞,你不如趁機先把他給甩了。」

「……」

江緋色真是服了,一個人能自戀自言自語自誇自大都這麼不要臉程度,也真是人生開了掛的一個技能。

「走,不要猶豫。」

「我還有點事,跟你不順路,謝謝。」江緋色抬腳往另一邊閃。

顏浮生追過來,她正好一腳踏上車,車子在顏浮生面前蕩漾起一片沙塵土,濺了顏浮生滿身滄桑和一顆支離破碎的心。

「我就是想跟你說小心身邊的某個人,怎麼沒聽就跑掉,小心吃虧在眼前……」看著江緋色遠去,顏浮生懊悔的低喃。

江緋想了想,再去找小叔叔之前,給穆夜池發了條信息,就算是給他一個交代了。

真惱人,不過現在想亂七八糟的好象有點奢侈自己可憐的精神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面對事實,先把眼前這寫個破事都解決了在說吧。

她讓師傅開車到酒店附近,小叔叔住的酒店。

記得那天小叔叔說了要過去穆家一趟,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

坐在酒店下方賣涼茶的地方,江緋色捧著清香的涼茶想。她這幾個月很少去穆家,距離上次看到老爺子和竹姨的時候,他們是去週遊世界了吧?也不知道幾個月過後回來沒有。

穆夜池跟她也鬧毛病,穆家的人隔了這麼一段時間沒見過她,沒看她不順眼,也不知道現在過去碰見還會對她尖酸刻薄針鋒相對。

小叔叔的來電讓江緋色暫時拋棄想法,乖乖上了樓去找小叔叔。

小叔叔穿著簡單休閑的米色套裝,看起來溫暖安穩。

英俊的臉上永遠掛著讓她窩心的微笑。

「小叔叔。」江緋色知道小叔叔對她好,在小叔叔這裡她也是最放鬆的時候。

「來得挺快的。」小叔叔打開門讓人進去,笑著:「吃過東西沒有,要不先帶你下去吃點好吃的?這不是家裡,小叔叔沒發給你變出一桌好次的。」

江緋色換上拖鞋,丟掉包包,輕鬆自在的應道:「噗,跟我客氣呢,我不餓,小叔叔你是不是餓了?」

「這個……小叔叔暫時沒事,你不要餓著暈倒了就成,小叔叔脫不開身,加班加點也沒辦法。」

總不能跟丫頭說事實吧?不想又把她卷進他們這場糾紛里來。

「卻,笑話,我長這麼有安全感,還能這樣被嚇餓暈嗎!」

「你最近不都是暈了幾次?那天還是我把暈倒的你撿回來。」看江緋色小臉一紅,穆思年哈哈大笑:「小樣兒,挖坑把自己賣了吧。」

「我才不是故意暈的……」江緋色心虛,揪著小臉反駁小叔叔的話,:「都怪我太迷人,被人擠得嚇暈了。

穆思年嘖嘖咂嘴角。

江緋色咳咳咳三聲。

穆思年笑,「好了,又沒有說你,你這麼緊張做什麼呢?但是丫頭,你總得跟小叔叔說說你的情況,別在瞞小叔叔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