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是不明白,不過也難怪,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才想通,其實艾蓮王出時,我就已經註定要失敗了!」

「這是為什麼!?」提問人大驚。 「先從小的地方說起,當時看起來投石兵的叛逃似乎是偶然,但其實想想卻是必然,軍心不穩,軍備嚴重短缺,甚至一天多來都沒吃的上飯,還拼死拼活的干著重活,我現在也能真切的體會到當時疲憊欲死的投石兵們看見漫山遍野、武裝到了牙齒的敵軍騎兵衝來時會是怎麼樣的心情,他們甚至連

「這是為什麼!?」提問人大驚。

「先從小的地方說起,當時看起來投石兵的叛逃似乎是偶然,但其實想想卻是必然,軍心不穩,軍備嚴重短缺,甚至一天多來都沒吃的上飯,還拼死拼活的干著重活,我現在也能真切的體會到當時疲憊欲死的投石兵們看見漫山遍野、武裝到了牙齒的敵軍騎兵衝來時會是怎麼樣的心情,他們甚至連一面小木盾都沒有!結果導致了一系列的後續事件!我們再從大的方面說,就算投石兵沒有叛逃,我當時也全殲了艾蓮王的軍隊,甚至殺死了他,然後呢!?仗打到那份上我已經沒有力量攻克帝力斯城了,並且物資的匱乏能逼的我立刻撤走,既然已無希望拿下帝力斯城,我還在城下幹什麼? 少年杯酒意氣長 看著士兵們餓死嗎?我只能回去,我的撤走相當於失敗,這不難理解,聲威大震的黑暗王國會立刻恢復實力,更別提光明教會的傳言不需要很久就會真相大白,後果就是辛德瑞拉大領主的部隊全部叛逃,我也會在一片譴責聲中下台,那麼誰還能阻止黑暗王國的崛起!?沒有人!所以在艾蓮王下定決心起兵時,我就已經註定要失敗了!不管艾蓮王是打贏了還是身死落敗,最後的結果都不會改變,他都會是勝利者,我們最終的結果也只能是在這裡喝茶了……。」

提問者恍然大悟,兩人沉默了一會,不約而同的笑了笑,一起舉起了茶杯,聊起了輕鬆的話題。

李潔清醒時已經是半個多小時以後了,系統強制他下線了半小時,由於腦波嚴重紊亂。

重新上線睜開眼睛后就看見自己還在一個帳篷里,奧蘭多和莎朗斯通正在床邊低聲的商議什麼。

「你們怎麼還在這裡!?馬上逃走!」李潔一陣迷糊后立刻清醒了過來,他並不知道現在的情況,也沒聽到士兵們的歡呼。

「領主大人,你醒了!逃走?我們為什麼要逃走!?我們已經勝利了呀!」

「勝利!?說什麼胡話……。」李潔沒說下去,看到還是一身血污的奧蘭多和莎朗斯通,他的第一念頭就是還在營地,外面還在激戰,但李潔心知軍隊支持不了多久了,算算時間可能都開始潰敗了,所以立刻讓兩個女孩子逃走,但此刻外面靜悄悄的,那有什麼廝殺聲,只有隱約的黑河流水聲傳來。

「怎麼回事!?」李潔掙扎著起來,走出帳篷,看著外面一地的屍體和狼藉,但一個活人都沒有,不由大驚,一頭的迷茫和霧水!

「領主大人,恭喜您獲得了一場偉大的勝利!敵人在您暈迷時就已經開始撤退了,目前阿德拉大人正在率軍追擊!」

「怎麼就忽然撤退了?怎麼就忽然贏了!?」李潔頭腦一片空白,巨大的轉折令李潔措手不及,差點又被系統強制下線!說話的是安娜貝爾,就她一個人在帳篷外站著,李潔的問題她也不知道,看著茫然的李潔眼中是更深重的茫然。

接到系統的警告李潔才猛然清醒,我去,別再強制下線了!贏了就好,管他怎麼贏的,難道自己渴望失敗,咱也沒到獨孤求敗的那種程度。

李潔立刻收斂心神,藉由幽魂查看目前的態勢,越看越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了,這一定是在做夢吧!?

只見自己的殘軍在阿德拉的領導下,狂熱的追擊著漫山遍野、丟盔卸甲的敵軍,不斷有些跑不動的敵軍跪下投降,根本就沒人理會,軍隊持續的追擊,直接佔領了史密斯的大營,守衛營地的敵軍早就跟著史密斯跑了,帝力斯城東城內也蜂擁出大群大群的士兵繞過已經被佔領的大營瘋狂逃命,人數之多甚至阿德拉不敢出大營地阻攔,這些人才是史密斯大軍中的精銳,攔著他們的去路有可能被急於逃走的他們反咬一口,直到看到帝力斯城中的亡靈士兵們追出,阿德拉這才當即立斷,知道剩下的敵軍不多了,開始全面攔截,攔下來的全是史密斯軍隊中的精華部分,最後撤出來的肯定是當初最深入帝力斯城的精銳部隊,這些幾乎全是精英的士兵一開始還抵抗,眼見無法突破,後面亡靈已經全線壓上后就徹底沒有了選擇,幾乎立刻扔下武器就向阿德拉投降,落在阿德拉手裡和落在亡靈手裡那個會更好些這是個不用考慮的問題! ?更新時間:2o12-1o-17

收容了這一大批俘虜,阿德拉立刻派出野豬騎兵部隊追擊逃敵,這讓正慢慢趕來的李潔很是滿意,確認了阿德拉果然不虧是一名優秀的將領。【全文字閱讀.】

等李潔帶著侍女和安娜貝爾趕到大營時,卡薩才派人去把還在沉眠的維德尼娜叫了來,維德尼娜早就恢復好了,但既然沒人來叫,說明沒什麼大事,身為城主的卡薩也能在她不能理事時指揮亡靈軍隊,所以維德尼娜冥想了一些關於亡靈魔法的事情,而事忽然,卡薩狂喜之中也沒來的急通知她,立刻指揮亡靈軍隊攻擊,直追到由阿德拉控制的大營門前才停了下來,看到李潔來了,這才趕緊叫醒了維德尼娜。

維德尼娜在亡靈的無聲交流中得知了讓她也大吃一驚的消息,明白是勝利了!但怎麼勝利的維德尼娜卻不明白。

看著一身殘破、滿身傷痕的李潔下馬疲憊而欣喜的看著她和卡薩,再看看那奇怪的血色戰鴿旗,維德尼娜不得不對李潔道一聲:辛苦你了。

李潔笑笑,經歷了生死之戰的他顯的更成熟穩重了些:「沒什麼,是我應該做的,這勝利是屬於黑暗王國的。」

維德尼娜沒什麼別的表示了,依然站著,戴著的兜帽也遮擋了她的表情,這位軍隊的最高統帥一向沉默寡言,李潔也不在意,在李潔的微笑中,卡薩聲音難聽的大笑了起來,隨即李潔身後的士兵「勝利!」的吶喊聲震驚四野,亡靈戰士們無聲的吶喊也讓人心驚動魄!

等待著歡呼完畢后,維德尼娜才側身請李潔入城併當先帶路,李潔請卡薩先行后落後卡薩半步跟著走了進去。

層層疊疊的亡靈士兵讓開了道路,黑暗天幕也即刻關閉,和卡薩聊著這場戰鬥,強壓著心頭興奮的李潔進城后就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廣闊的帝力斯城東城幾乎沒一處完好的地方,地面都是紅色的粘稠物,到處都是屍體和零散的白骨,遊盪在其中的亡靈士兵們不但屠殺了受傷無法逃走的人,一些被逼進了死地,無法逃走已經投降的士兵也被亡靈戰士們拖了出來一個個的處決,滿城的血腥氣讓李潔頓時清醒了過來。

雖然對維德尼娜下令屠殺戰俘有些不滿,但維德尼娜挨打了這麼久,想來心中的怨氣不是一般的大,並且沒亡靈大軍的苦戰,自己也不可能勝利,李潔覺的倒是不好說什麼,亡靈李潔從來都是一視同仁的,死去的亡靈戰士們照樣也都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維德尼娜大人有個新的補充軍力的計劃,需要大量的屍體,也可能創造出一些新的亡靈士兵來。」卡薩似乎看到了李潔眼中的不滿,低聲解釋了下維德尼娜的打算。

可李潔聽了不以為然,這也好不到那裡去,但李潔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沒說什麼,快要走出東城時,一名骷髏將軍從一處廢墟里拉出個野蠻人士兵來直接甩到了路邊,野蠻人士兵驚呼著求救,但沒誰理會他,骷髏將軍拿著巨劍已經準備砍下這名野蠻人士兵的頭顱!

李潔也裝作沒看見,眉頭輕皺了下,下一刻似乎想起了什麼,急急忙忙的就要阻止骷髏將軍,可是晚了,碩大的腦袋已經被砍了下來,滾到了想說什麼的李潔腳邊,李潔看著那腦袋也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怎麼了?」卡薩問了句。

「沒什麼。」李潔收拾了下心情,淡淡的說了句,只是臨走時疑惑的看了眼腦袋上還頂著的名字:查韋斯。

幽靈王讓自己找他還活著的後代,他原本姓查韋斯,但這個是叫查韋斯,可能不是要找的人,不過據說紫色花山地是野蠻人的聚集地,想找到姓查韋斯的野蠻人看來還得去那裡找,但是幽靈王說了,他的後代已經放棄了姓氏,鬱悶……。

放下這件事,跟著維德尼娜一路走到王宮,李潔左右看了看,沒看到洛倫佐和其他什麼人,洛倫佐可能出差去了,可聽說不是收容了些地下領主嗎?他們人呢?奧德賽呢?

不過李潔也顧不上了,趕緊給正在對著一尊雕像呆的里奧王行了禮。維德尼娜已經上前輕聲的給里奧王說了什麼,里奧王身體猛的一震,訝然的回頭看著李潔,等維德尼娜說完了又呆了片刻這才緩緩的走回自己的王位,又看了李潔一眼,這才開口。

「乾的不錯,紅葉領主。」

李潔只得謙虛了一番,什麼這都是黑暗王國聲威所致,敵軍望風披靡云云,但沒人接腔,李潔只得說著說著就自己尷尬的停了下來。

「好了,以你的功勞一個世襲的伯爵是跑不了了,我知道你不喜歡黑山這個名字,將來在艾蓮大平原划給你一塊世襲的領地,以後就叫艾蓮伯爵吧。」

李潔無奈,只得又走了下簡短的儀式被裡奧王加封了下,同時黑暗功勛直接突破三萬點!

得知勝利的消息顯然讓里奧王很是高興,不在是死氣沉沉了,加封完畢立刻開口問維德尼娜底下怎麼辦。

「殿下,我認為應該趁機收復亡靈之地,並恢復亡靈要塞的建設工作,也可以在艾蓮大平原佔領些地方,暫時不要惹史密斯,靜觀其變,我這段時間會想辦法恢復和加強下王國的軍力。」維德尼娜沉聲說著。

里奧王又看向卡薩。

「我贊同維德尼娜大人的意見,辛德瑞拉目前可以確定和光明教會有勾結,洛倫佐公爵此去必然會將此事公之於眾,況且目前我們本身也要修復城市和要塞,還要加強軍備,也無力征討,只能等了,不過局勢對我們有利,相信不久洛倫佐大公就會有好消息傳來,到時黑暗王國必將崛起。」

里奧王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看像李潔。

李潔想了想:「我們早就知道了光明教會的齷蹉事,想來真像早晚都會大白,到那時可以想見很多地下領主都會選擇支持我們,王國實力必將大幅度提升,但是我們還是要注意到一點,教會不會甘心他們的失敗,並且我預測干擾他們的獸人戰爭即將結束,此刻在他們的支持下,地面世界的人類也有了一個統一的王國,等他們穩定了內部,地下世界如果還是一團亂麻,那麼將來的形式和昨日的形式沒什麼差別,甚至……更糟!」

王宮大廳內氣氛頓時一凝。

「……艾蓮伯爵說的有道理,我們必須爭取時間,我想請殿下在我們休整的這段時間裡給所有的地下領主寫信,宣揚這次勝利,指出光明教會的陰謀和我們地下世界所面臨的危機,這能給洛倫佐大公以很大的幫助,我也會全力修復帝力斯城,亡靈要塞也會抓緊時間開建。」卡薩先開了口。

「我現在就去做我的魔法試驗。」維德尼娜也表了態。

「我會整備軍隊,隨時響應王國的徵召!」李潔只得硬了頭皮表態。

「很好,卡薩大人的建議我也會去做,相信我們齊心協力,必將有戰勝光明教會的那一天。」

三人隨即施禮告退,卡薩說了句保持通信聯繫就急匆匆的走了,李潔正想也溜走善後去,維德尼娜叫住了他。

李潔疑惑的看著維德尼娜。

「阿黛拉還好嗎?」

「她很好,大人,要不是她領兵追擊敵人去了,您一定可以見到她。」

「阿黛拉是個好孩子,你要好好照顧她,明白嗎?」

「明白,大人!」

「好好乾,將來你會成就一番事業的。」

「謝謝大人的吉言!」

維德尼娜不在說什麼,李潔無法理解亡靈的脾氣,正想著怎麼告辭時,維德尼娜拿出了一張羊皮紙,兩個看起來很普通的精英骷髏也被召喚了出來,還抬著一堆的東西。

「這是黑暗天幕的法陣圖,你或許會用的著,目前已經被我改良了,另外,那堆東西他的原主人用不著了,也送給你了。」

李潔趕緊道謝,雙手接過了羊皮紙,維德尼娜隨即離去,兩名潔白的骷髏仍垃圾般丟下了那一大包東西,也跟著維德尼娜走了。

李潔恭送維德尼娜離去,然後這才看羊皮紙,一眼就看的有些頭暈,數百顆完美的各色寶石,幾十顆純凈的各色元素礦石,還需要不斷的拿原礦石當能量補充,我暈,消耗不起暫時!

收起了圖紙,看著那一堆破布包著的東西,李潔打開一看就是一陣的驚喜,一整套的銀色鎧甲,鑲嵌著的細小寶石組成了美麗的花紋,每一個部件都散著淡淡的白色光暈,李潔知道除了本身這套鎧甲的材質就好外,這樣的效果是裝備已經鑲嵌好了寶石、附魔完成後的效果,拿到手中一看,李潔口水都差點流出來,全是聖物,可隨著等級屬性成長的東西,自己穿上相當於目前等級的一身普通卓越裝了,不知道誰不長眼睛被維德尼娜給殺了,但怎麼會掉落全套裝備的!?

這就是本傑明的一身裝備了,掉落了全套不奇怪,本傑明不但屍體被維德尼娜煉化了,連靈魂都沒跑掉,自然是掉的不能再掉的徹底掉光了!

更新時間:2o12-1o-17

收容了這一大批俘虜,阿德拉立刻派出野豬騎兵部隊追擊逃敵,這讓正慢慢趕來的李潔很是滿意,確認了阿德拉果然不虧是一名優秀的將領。 妖豔太子不過期 【全文字閱讀.】

等李潔帶著侍女和安娜貝爾趕到大營時,卡薩才派人去把還在沉眠的維德尼娜叫了來,維德尼娜早就恢復好了,但既然沒人來叫,說明沒什麼大事,身為城主的卡薩也能在她不能理事時指揮亡靈軍隊,所以維德尼娜冥想了一些關於亡靈魔法的事情,而事忽然,卡薩狂喜之中也沒來的急通知她,立刻指揮亡靈軍隊攻擊,直追到由阿德拉控制的大營門前才停了下來,看到李潔來了,這才趕緊叫醒了維德尼娜。

維德尼娜在亡靈的無聲交流中得知了讓她也大吃一驚的消息,明白是勝利了!但怎麼勝利的維德尼娜卻不明白。

看著一身殘破、滿身傷痕的李潔下馬疲憊而欣喜的看著她和卡薩,再看看那奇怪的血色戰鴿旗,維德尼娜不得不對李潔道一聲:辛苦你了。

李潔笑笑,經歷了生死之戰的他顯的更成熟穩重了些:「沒什麼,是我應該做的,這勝利是屬於黑暗王國的。」

維德尼娜沒什麼別的表示了,依然站著,戴著的兜帽也遮擋了她的表情,這位軍隊的最高統帥一向沉默寡言,李潔也不在意,在李潔的微笑中,卡薩聲音難聽的大笑了起來,隨即李潔身後的士兵「勝利!」的吶喊聲震驚四野,亡靈戰士們無聲的吶喊也讓人心驚動魄!

等待著歡呼完畢后,維德尼娜才側身請李潔入城併當先帶路,李潔請卡薩先行后落後卡薩半步跟著走了進去。

層層疊疊的亡靈士兵讓開了道路,黑暗天幕也即刻關閉,和卡薩聊著這場戰鬥,強壓著心頭興奮的李潔進城后就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廣闊的帝力斯城東城幾乎沒一處完好的地方,地面都是紅色的粘稠物,到處都是屍體和零散的白骨,遊盪在其中的亡靈士兵們不但屠殺了受傷無法逃走的人,一些被逼進了死地,無法逃走已經投降的士兵也被亡靈戰士們拖了出來一個個的處決,滿城的血腥氣讓李潔頓時清醒了過來。

雖然對維德尼娜下令屠殺戰俘有些不滿,但維德尼娜挨打了這麼久,想來心中的怨氣不是一般的大,並且沒亡靈大軍的苦戰,自己也不可能勝利,李潔覺的倒是不好說什麼,亡靈李潔從來都是一視同仁的,死去的亡靈戰士們照樣也都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維德尼娜大人有個新的補充軍力的計劃,需要大量的屍體,也可能創造出一些新的亡靈士兵來。」卡薩似乎看到了李潔眼中的不滿,低聲解釋了下維德尼娜的打算。

可李潔聽了不以為然,這也好不到那裡去,但李潔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沒說什麼,快要走出東城時,一名骷髏將軍從一處廢墟里拉出個野蠻人士兵來直接甩到了路邊,野蠻人士兵驚呼著求救,但沒誰理會他,骷髏將軍拿著巨劍已經準備砍下這名野蠻人士兵的頭顱!

李潔也裝作沒看見,眉頭輕皺了下,下一刻似乎想起了什麼,急急忙忙的就要阻止骷髏將軍,可是晚了,碩大的腦袋已經被砍了下來,滾到了想說什麼的李潔腳邊,李潔看著那腦袋也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怎麼了?」卡薩問了句。

「沒什麼。」 一路榮華 李潔收拾了下心情,淡淡的說了句,只是臨走時疑惑的看了眼腦袋上還頂著的名字:查韋斯。

幽靈王讓自己找他還活著的後代,他原本姓查韋斯,但這個是叫查韋斯,可能不是要找的人,不過據說紫色花山地是野蠻人的聚集地,想找到姓查韋斯的野蠻人看來還得去那裡找,但是幽靈王說了,他的後代已經放棄了姓氏,鬱悶……。

放下這件事,跟著維德尼娜一路走到王宮,李潔左右看了看,沒看到洛倫佐和其他什麼人,洛倫佐可能出差去了,可聽說不是收容了些地下領主嗎?他們人呢?奧德賽呢?

不過李潔也顧不上了,趕緊給正在對著一尊雕像呆的里奧王行了禮。維德尼娜已經上前輕聲的給里奧王說了什麼,里奧王身體猛的一震,訝然的回頭看著李潔,等維德尼娜說完了又呆了片刻這才緩緩的走回自己的王位,又看了李潔一眼,這才開口。

「乾的不錯,紅葉領主。」

李潔只得謙虛了一番,什麼這都是黑暗王國聲威所致,敵軍望風披靡云云,但沒人接腔,李潔只得說著說著就自己尷尬的停了下來。

「好了,以你的功勞一個世襲的伯爵是跑不了了,我知道你不喜歡黑山這個名字,將來在艾蓮大平原划給你一塊世襲的領地,以後就叫艾蓮伯爵吧。」

李潔無奈,只得又走了下簡短的儀式被裡奧王加封了下,同時黑暗功勛直接突破三萬點!

得知勝利的消息顯然讓里奧王很是高興,不在是死氣沉沉了,加封完畢立刻開口問維德尼娜底下怎麼辦。

「殿下,我認為應該趁機收復亡靈之地,並恢復亡靈要塞的建設工作,也可以在艾蓮大平原佔領些地方,暫時不要惹史密斯,靜觀其變,我這段時間會想辦法恢復和加強下王國的軍力。」維德尼娜沉聲說著。

里奧王又看向卡薩。

「我贊同維德尼娜大人的意見,辛德瑞拉目前可以確定和光明教會有勾結,洛倫佐公爵此去必然會將此事公之於眾,況且目前我們本身也要修復城市和要塞,還要加強軍備,也無力征討,只能等了,不過局勢對我們有利,相信不久洛倫佐大公就會有好消息傳來,到時黑暗王國必將崛起。」

里奧王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看像李潔。

李潔想了想:「我們早就知道了光明教會的齷蹉事,想來真像早晚都會大白,到那時可以想見很多地下領主都會選擇支持我們,王國實力必將大幅度提升,但是我們還是要注意到一點,教會不會甘心他們的失敗,並且我預測干擾他們的獸人戰爭即將結束,此刻在他們的支持下,地面世界的人類也有了一個統一的王國,等他們穩定了內部,地下世界如果還是一團亂麻,那麼將來的形式和昨日的形式沒什麼差別,甚至……更糟!」

王宮大廳內氣氛頓時一凝。

「……艾蓮伯爵說的有道理,我們必須爭取時間,我想請殿下在我們休整的這段時間裡給所有的地下領主寫信,宣揚這次勝利,指出光明教會的陰謀和我們地下世界所面臨的危機,這能給洛倫佐大公以很大的幫助,我也會全力修復帝力斯城,亡靈要塞也會抓緊時間開建。」卡薩先開了口。

「我現在就去做我的魔法試驗。」維德尼娜也表了態。

「我會整備軍隊,隨時響應王國的徵召!」李潔只得硬了頭皮表態。

「很好,卡薩大人的建議我也會去做,相信我們齊心協力,必將有戰勝光明教會的那一天。」

三人隨即施禮告退,卡薩說了句保持通信聯繫就急匆匆的走了,李潔正想也溜走善後去,維德尼娜叫住了他。

李潔疑惑的看著維德尼娜。

「阿黛拉還好嗎?」

「她很好,大人,要不是她領兵追擊敵人去了,您一定可以見到她。」

「阿黛拉是個好孩子,你要好好照顧她,明白嗎?」

「明白,大人!」

「好好乾,將來你會成就一番事業的。」

「謝謝大人的吉言!」

維德尼娜不在說什麼,李潔無法理解亡靈的脾氣,正想著怎麼告辭時,維德尼娜拿出了一張羊皮紙,兩個看起來很普通的精英骷髏也被召喚了出來,還抬著一堆的東西。

「這是黑暗天幕的法陣圖,你或許會用的著,目前已經被我改良了,另外,那堆東西他的原主人用不著了,也送給你了。」

李潔趕緊道謝,雙手接過了羊皮紙,維德尼娜隨即離去,兩名潔白的骷髏仍垃圾般丟下了那一大包東西,也跟著維德尼娜走了。

李潔恭送維德尼娜離去,然後這才看羊皮紙,一眼就看的有些頭暈,數百顆完美的各色寶石,幾十顆純凈的各色元素礦石,還需要不斷的拿原礦石當能量補充,我暈,消耗不起暫時!

收起了圖紙,看著那一堆破布包著的東西,李潔打開一看就是一陣的驚喜,一整套的銀色鎧甲,鑲嵌著的細小寶石組成了美麗的花紋,每一個部件都散著淡淡的白色光暈,李潔知道除了本身這套鎧甲的材質就好外,這樣的效果是裝備已經鑲嵌好了寶石、附魔完成後的效果,拿到手中一看,李潔口水都差點流出來,全是聖物,可隨著等級屬性成長的東西,自己穿上相當於目前等級的一身普通卓越裝了,不知道誰不長眼睛被維德尼娜給殺了,但怎麼會掉落全套裝備的!?

這就是本傑明的一身裝備了,掉落了全套不奇怪,本傑明不但屍體被維德尼娜煉化了,連靈魂都沒跑掉,自然是掉的不能再掉的徹底掉光了! ?更新時間:2o12-1o-17

李潔喜滋滋的立刻換下了一身的破爛,以後裝備不愁了,飾品雖然就一個光明十字章,但配上天使讚歌正好全套聖物裝備,鎧甲裝備本來就加的生命力和防禦力都高,寶石和附魔也全加的生命,配合李潔的自由屬性點全體制,李潔的生命力頓時突破六千大關,喝點什麼藥劑,buf全滿,用下短時間增加生命力上限的生命增幅技能,生命力將突破八千,這在整個創世都是獨一無二的,mt都比不了,現在公認的mt加點是一力量、一耐力和三體質,李潔卻是五體質加點,一級差兩點,六十級就差了一百二十點體質,一點體質十點生命力,算下來就是一千兩百的血,buff什麼的都是按照百分比增加生命力,這樣算下來就差的更多了,實際上目前mt要是三體質加點,穿上一身中等卓越防禦裝,寶石附魔全上,buff全滿也就不到五千血,和李潔差了兩千多的血量,不過現在沒誰能弄到一套卓越裝備的!但李潔沒防禦等級,耐打方面還是不如mt,攻擊就算鮮血騎士大半的攻擊都附加黑暗魔法的攻擊,也不見得攻擊力能出mt多少,也就差不多相當!

穿上鎧甲,帶上兩側帶著天使小翅膀的頭盔,拉下了潔白的銀色面罩,有些遺憾的收起了自己原本的兩件卓越裝備,因為這套裝備是成套的,還加了些保命技能的實戰效果和減少了些冷卻時間,不穿齊一套就沒效果了,然後李潔威風凜凜一身光鮮的快馬跑出了帝力斯城,去了大軍營,先宣布稿賞所有的士兵,加薪水,大魚大肉和好酒等追擊部隊回來了一起狂歡一天,不過在這之前,李潔帶著一批士兵和將領先掩埋了本方士兵的屍體,此戰戰死了近六萬士兵,絕大部分是在營寨戰鬥中身死的,傷者無數,自然要先祭慰亡靈。【最新章節閱讀.】

等李潔沒了得到好裝備的什麼興緻了,有些感傷的回到大營地后,阿黛拉帶著追擊的第十第十一軍團也回來了,押送回來近三萬的俘虜,隨即大營地就陷入了狂歡中,李潔騎馬在營地內走了一圈就不去打擾士兵們狂歡了,免的他們放不開,轉完后就疲憊的下線休息去了,阿黛拉也沒去狂歡慶祝,進城去看望維德尼娜。

此時早上六點多,一輪血紅的朝陽正在地平線上緩緩升起,照的李潔的狗窩一片鮮紅,似乎預示著什麼,李潔卻有些不耐煩的轉身背光繼續沉睡。

李潔陷入沉睡中二個多小時后,李大小姐才起床,吃早餐時就看到別墅後花園里小小兔正在逗兩隻狗狗玩,嬌小的小小兔銀鈴般的笑著在草坪上亂跑,兩隻狗狗在後面亂追,李大小姐頓時想起了李潔亂視頻嚇自己的事情,馬上就聯想到了自己的狗肉火鍋計劃,不由冷哼了一聲,不過李大小姐只是想想,威脅下狗狗們就算了,她是絕不吃什麼狗肉的,只是聽說過這道名菜。

早餐剛剛吃完,李父李龍就打來電話,說最近的消費者調查李氏集團知名度大幅提升,甚至某些有生意往來的老總也提起了紅葉公會,問是不是女兒在遊戲中厲害起來了。

李大小姐聞言又是一聲冷哼,只不過是自己金口難開,某些總裁的子侄想拜託他們的父母找自己的父母打聽消息罷了,哼!自己這裡走不通,走起上層路線來了!

李大小姐懶懶的解釋了一個大概,並趁機把大部分工作生意都扔給了父親,說自己這段時間很忙,李父不敢叫苦,只有無奈。

放下了電話,李大小姐不由也是一陣的煩躁,至今沒找到既加防禦等級也加火焰抗性的板甲裝備,mt的問題不解決,什麼都談不上,十隊人馬幾乎把黑石山地區翻了個底朝天,所有的任務都做了也沒有任何的線索,只能是擴大搜索範圍到鄰近的地區找找了。

十一點,已經被帶到六十級的小玉和紅玫瑰到達了炙熱峽谷地區,炙熱峽谷地區位於黑石山以北,也是火山地區,道路更是崎嶇不平,環境惡劣,五十五到五十八級的練級區域,此時創世的沖級先鋒隊伍大多都快六十級了,所以炙熱峽谷倒是能零星的看到些人,紅玫瑰一隊十人分五路探索炙熱峽谷地圖做任務時,小玉遠遠的就看見一個精靈獵人帶著一條黑龍和一條小飛龍在打怪,清掃怪物的度奇快無比,雖然這名精靈獵人隱藏了名字,但小玉立刻就知道這是誰了,李潔的弟弟荒野雄獅,殺王者的製造者和大海城堡戰鬥的導火索,目前黑龍寶寶還是只有那十幾隻,除了荒野雄獅外,其他的黑龍寶寶都在紅葉聯盟的會員手裡!當初荒野雄獅的這隻黑龍寶寶還是她轉寄的。

「嗨,荒野,都五十六級了!恭喜!」

荒野雄獅一驚,他可沒見過小玉,看了兩個女孩子一眼。

「你們認識我!?」

「我們可能沒見過,不過我認識你哥,也認識你的這隻小黑龍,小黑龍到六十級技能龍威,可能在戰鬥中嚇退敵方動物類寵物幾秒鐘,很不錯的技能,你的也肯定會有,加油了。」

「謝謝。」荒野雄獅看了看小玉的公會名字微微皺眉。

小玉自然知道他想什麼:「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怎麼?你哥沒給你說他已經把屠神公會給屠了,還引起了我們公會聯盟之間的一些小矛盾,現在屠神早就不是紅葉聯盟的了!」

「我哥倒沒說屠神不是你們聯盟的人了,不過不管怎麼說,就像你說的,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荒野雄獅也淡淡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