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緊給絕帝宮下達了一個突圍的命令,然後下一刻,我的實力開始爆發起來。

神鬼第三變! 鬼神閃! 我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幻境了,所以我本能的屏蔽了自己的方向感,按照進入幻境前的那一刻的方向,瘋狂的朝着前面閃了幾下。 幻境是有範圍的,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只要能夠突破幻境的範圍,幻境對你就沒有任何的效果。 我現在,就是想用絕對定位的方法,突破幻境。

神鬼第三變!

鬼神閃!

我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幻境了,所以我本能的屏蔽了自己的方向感,按照進入幻境前的那一刻的方向,瘋狂的朝着前面閃了幾下。

幻境是有範圍的,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只要能夠突破幻境的範圍,幻境對你就沒有任何的效果。

我現在,就是想用絕對定位的方法,突破幻境。

想法是很好的,但是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面前的一切,讓我不得不接受一個鐵一樣的事實,我剛纔所做的一切,都是無用功。

因爲,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我還在幻境裏面。

“是誰,出來!”

我對着四周大聲的吼道。

沒有人回答我,只有無盡的回聲,就好像是我自己,正在對着我自己說話。

“怎麼?沒有人敢出來麼?你們敢困住我,不敢出來,膽小鬼啊!”

我不斷的開始用自己的話挑釁,現在這種情況,對於我來說,是最危險的,當然也是暫時安全的。

危險自不必說,暫時安全在於,這個人既然的修爲,很明顯在我之上,如果想要幹掉我的話,那我肯定當場就沒命了,根本就不需要佈置這樣一個環境。

“你想要我出來,我就如你所願!”

突然,一個帶着面具的男子,出現在的了我的面前。

“你是誰?”

我一臉謹慎的對着他問道。

“要你命的人!”

他的臉上,開始出現了一絲戲謔的笑。

“到了我的環境裏,就說明你已經命不久矣了,你放心,我會慢慢的折磨你!”

“來啊,我可不怕你!”

我對着他喊道。

說實話,聽到他要慢慢的折磨我的時候,我還是比較高興的,因爲之前,沈夢瑤已經坐着絕帝宮離開了,要是他多折磨我一段時間的話,我可能很容易就可以支撐到文長老他們過來。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那人看着我,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你是不是以爲,我不知道?”

他說着,手指朝着我一點,一個畫面,瞬出現在了我腦海裏面。

沈夢瑤,還有絕帝宮,正在原地轉圈。

“放棄吧,給你報信的人,還在原地打轉呢,現在,就是你最好還是關心一下,自己接下來的處境吧!”

說着,他惡狠狠的朝着我看了過來。

“火!”

說着,環境果然是厲害,一句話,我的身邊就燃燒起了熊熊大火。

我整個人,出現在烈火上,渾身上下,都開始被烈火炙烤着。

咱爲了壓縮鬼氣,什麼樣的折磨沒有受過,我還能怕你這麼一點點火不成?

想到這裏,我整個人就是一陣的淡定,但是真正當火燒到我的身上的時候,我才覺得有些不對勁,這特麼的有點像業火啊,居然連靈魂一起燃燒。

“怎麼樣,是不是很痛苦啊,誰叫你惹到了,不該惹的人呢?自己在這火焰之中,喪生吧!”

我早就聽說了,在高手的環境之中死亡,人很有可能也會死亡,沒想到這是真的。

就在我拼命的想着自救的時候,突然,我感覺頭頂上出現了一道光。

(本章完) 光?這是怎麼回事,我在這裏,怎麼會有光呢?

就在我一陣疑惑的想着,過來抓我的這個傢伙,爲什麼會搞出一束光來的時候,突然,我面前的整個師姐,再一次的發生了變化。

本來只是一束光的,但是馬上,這一束光,變成了兩束,三束……

光芒不斷的開始擴散,我感覺整個人的眼睛,都有點被亮瞎了的趨勢,然後下一刻,我面前的這個面具人,整個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不可能!”

他驚慌失措的朝着後面退了好幾步。

“我的幻境,不可能有人能夠看破!”

“哦?是麼?”

就在這一刻,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朵裏面。

“你覺得不可能沒關係,我就破開給你看!”

下一刻,那聲音裏面,充滿了堅定。

“給我,開!”

整個環境,被這個聲音所佔領。

下一刻,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這個環境所代表的天上,開始出現了裂痕。

然後,就在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內,整個環境開始崩潰。

那面具人似乎是因爲環境的破滅而受傷,朝着後面退後了好幾步。

“你….你是什麼人?”

他朝着天上看過去。

“我告訴你,我可是萬鬼迷樓的人,請你不要自誤!”

“萬鬼迷樓?”

來人聽到這個話,就是一陣的不屑。

“我沒聽說過這種東西,我只知道,你敢動我的師弟,那就是一個字,死!”

說着,一個巨大的巴掌,朝着下面拍了下來。

那面具人滿臉的驚恐。

“你居然敢無視萬鬼迷樓?”

“等你死了以後,去和你們樓主說去吧!”

下一刻,巨大的巴掌,朝着他拍了下來。

“真真假假!”

面具人一聲怒吼,整個人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出現在距離我大約一百多米的地方,顯然,他躲掉了這一下,想要逃跑。

但是,哪有這麼簡單?這位聲音的主人,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面具人雖然厲害,但是絕對不會有在他的面前逃跑的實力。

果然,下一刻,就在面具人的面前,出現了五個相同的人,他們一起堵住了面具人的去路。

“你非要和我死磕麼?”

面具人對着那人說道。

“是你,先惹的我!”

下一刻,五個相同的人,一起出手,五個角度,完全封死了他任何的退路。

這傢伙想要反抗,但是這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下一刻,這傢伙整個變成了一片灰飛。

五個長相

相同的人影,一起破滅,然後下一刻,一個瀟灑的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

說實話,看到他,我也有些驚訝。

這人正是,地藏王。

“厲害啊!師兄!”

我忍不住對着他說道。

他一揮手,我身上的那些火啊,什麼亂七八糟的,全部都消失了。

“師兄,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有些奇怪的對着他問道。

“聽說東域聯盟年輕一代潛力榜的比賽開始了,我就過來瞅瞅,看看稀奇,卻是沒想到,在這裏看到你了!”

地藏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感覺一陣精純的鬼氣,朝着我的身體裏面灌輸過來,之前被那不知名火焰燃燒的傷勢,瞬間就回復了一小半。

“那說說你吧,你怎麼惹上了,萬鬼迷樓的人了?”

地藏王有些奇怪的對着我問道。

“天哪,我怎麼知道什麼萬鬼迷樓?莫名其妙的,這個面具人,就跑過來圍我來了,差點沒把我給燒死!”

地藏王的臉色,開始有些變了。

“既然你沒有得罪萬鬼迷樓的人,那就是有人想要殺你了!”

地藏王對着我說道。

“這萬鬼迷樓,是一個很著名的殺手組織,他們的實力還是很不錯的,刺殺的目標,罕見有失手的,你這是多大仇啊,得罪了人家,都開始找萬鬼迷樓來殺你來了,說吧,最近得罪了什麼人?”

得罪什麼人?我也沒得罪什麼人啊!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地藏王說道。

“也就是,大概得罪了萬盛宗,還有飛雪派吧!”

“萬盛宗,飛雪派!”

地藏王看着我,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小子可真會玩!”

說完這句話以後他,他的臉色又變得嚴肅起來。

“好了,我們一會再聊吧,我先幫你把你後面的尾巴,給解決了,看能不能給你問點什麼東西來!”

地藏王對着我說道。

“尾巴?”

問有些奇怪的看着地藏王,他卻沒有繼續跟我說話了,而是對着我的身後不足一百米的地方說道。

“閣下,跟了一路,看戲也看了一路了,怎麼?還不準備出來?”

我後面有人?

臥槽,我就說啊,爲什麼一路上,我總是有着一種乖乖的感覺,總是感覺不安全,原來真的是有人在跟蹤我。

想通了這個事情以後,我整個人都是一陣的憤怒,我也朝着後面看過去。

我也想知道一下,這個跟蹤了我一路的傢伙,到底是誰!

但是,地藏王說了半天,我身後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會不會是,看錯了?”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地藏王問道。

“不會!”

地藏王斬釘截鐵的對着我說道。

“既然閣下不願意出來,我就幫你出來好了!”

說完,地藏王的手一伸,捏緊又放開。

瞬間,一道由鬼氣組成的強大的波紋,從他的手上,釋放了出來。

我剛開始的時候,並不知道它有什麼作用,但是很快我就明白了,因爲這些波紋,統統朝着一個地方轟過去,而就在這一刻,被波紋轟中的地方,一道狼狽的倩影,從虛空之中跳了出來。

這人的面孔,分外眼熟啊,居然是,容雪兒。

媽的,她居然跟蹤我!

想到這裏,我就是一陣的氣,再加上,容雪兒之前還跟我說過那樣的話,我現在基本上就可以斷定,找殺手殺我的人,肯定就是她。

“這位英雄,不必這麼狠吧!”

容雪兒這個人,就是賤!在我的面前,裝的冷豔高貴,但是一看到我師兄地藏王以後,兩個腿顫抖的都快走不動路了。

她這是有一點,施展魅術的意思了,不過好在,地藏王絲毫不爲之所動。

“說,你跟着我們幹什麼?”

“沒什麼,後會有期!”

容雪兒說着,就想走!

“師兄,攔住她,就是她想殺我,上次在一個祕境裏面,她還差點把我給弄死!”

這尼瑪,平常我可都是不敢和容雪兒單獨見面的,今天好不容易等到我的援軍來了,我可是要揚眉吐氣一翻。

地藏王還是比較照顧我這個師弟的,聽了我這句話以後,他一個閃身,又是五個人,出現在了容雪兒的身邊。

五個人,統統朝着容雪兒打了過去。

容雪兒的臉色,瞬間大變化。

不過,她的身法,說實話真的很靈巧,她一連躲避了四個人,不過最後,還是跟第五個人過了一掌。

也就是這一章,容雪兒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嘴裏的鮮血,如同不要錢一般的噴了出去。

一掌重傷,而且還是分身。

我有些驚愕的看着身邊的人。

地藏王的實力,恐怖如斯。

“師兄,攔住她,別讓她跑了,這個女人賊賤了!”

地藏王朝着我點了點頭,五個分身又圍了上去。

看到容雪兒落荒而逃的樣子,我就是一陣的開心,媽的,一會抓到了你個小婊砸,看我怎麼虐待你!

可是,就在這一刻,異變突起。

就在容雪兒的旁邊,突然下起了一陣雪花,然後下一秒鐘,容雪兒就消失在了雪花裏。

“師兄,她跑了!”

我一陣驚愕,在地藏王的手上,她還能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