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換了金敏恩的心臟,卻出現了排斥的反應……

他爲了救自己,曾經輸出過大量的血……但當時,晏城很難找到可以救命的B型血型的人,因爲很難找到,時間來不及,他才會冒着生命危險救自己。難道……他暫時,爲了能夠醒過來,他讓人,輸入其他血型?!血型排斥,會對血細胞,身體產生很大的排斥,所以,他的心臟,他的身體,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洛小虞現在腦海裏一片混

他爲了救自己,曾經輸出過大量的血……

但當時,晏城很難找到可以救命的B型血型的人,因爲很難找到,時間來不及,他才會冒着生命危險救自己。

難道……

他暫時,爲了能夠醒過來,他讓人,輸入其他血型?!

血型排斥,會對血細胞,身體產生很大的排斥,所以,他的心臟,他的身體,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洛小虞現在腦海裏一片混亂。

她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如果真的是因爲那件事情,她怎麼能心安!

如果將所有血抽乾,重新輸入……

他的血型不統一,已經融入身體,無法隨意換血。

該怎麼辦?

如果真的是這種情況,她能怎麼辦?眼睜睜看着慕容沝死嗎?

就算輸入不同血型,出現排斥,但慕容沝堅持了這麼久,他一定也在想辦法吧?慕容沝,是不是已經找到辦法了?

段喬治是這方面的天才,或許,如果把這件事情告訴他,他會不會有辦法?

“真的有這麼嚴重嗎?我什麼都不做,留在這裏也不行?他既然身體不好,不是更需要一個女人照顧嗎?以後,你說什麼,我做什麼,絕對不會讓他受傷的,嗯?”洛小虞調整下自己的情緒,從失落中回過神來。

金允勳不知道自己已經知道慕容沝的事情,所以,她在金允勳面前,要假裝什麼都不知道,這樣,他才不會防備自己。

現在看來,金允勳知道的也不多。她想要知道慕容沝更多的事情,必須從其他地方下手。

金允勳沒再說話,似乎,也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

同一時間,洛家別墅。

慕容晨靠在身後的沙發背上。

兩個女人已經離開,只剩下他和段喬治兩人。

段喬治被他看的有些頭皮發麻:“還有事?”

“你說,大出血,找不到人,我哥救了我嫂子,那,我哥誰救的?”慕容晨警惕的問道。

嘶!

段喬治一驚,下意識有些閃躲的看向四周,一手捂着自己的臉,心虛的目光四下轉動着,想要錯開慕容晨的視線。

沒想到,晨連整個兒都想到了!

段喬治警惕的回頭看了眼其他人,確定沒有人,不禁鬆了一口氣。

慕容晨高深莫測的打量着段喬治,從一旁拽過枕頭,傾直砸在他的腦門上:“現在大家都不在,最好把事情全部告訴我!段喬治,本少爺可不像之前那麼好糊弄,再敢隱瞞一個字,別怪本少爺不念及兄弟之情!”

他故意一直坐在這裏,就是等小艾和蔣小雅都離開,只有他們兩個,可以把應該說的話全部都說清楚。

段喬治不可能看不出來。

“當時情況緊急,小沝要用自己的血救洛小虞,強制讓我把她先救活,起初我是不同意的。可是,小沝說,他已經做好了和納蘭家族同歸於盡的準備。只要納蘭家族在一天,你和洛小虞就無法得到自由,一輩子都會被人看成眼中釘。”

“所以,他讓我一定要救活洛小虞,救活他們的孩子。而他自己,已經讓人準備了其他的血型,將就挺到婚禮開始。他讓我穩住你們,讓你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讓我一直陪在你們身邊。”

見晨已經猜到了,段喬治也不再隱瞞,將之前隱瞞,沒有告訴洛小虞的事情告訴了晨。

這是小沝第一件求他做的事情,即使知道大家都會怨他,恨他,他也必須要隱瞞下去。這是兄弟的承諾。

現在晨已經知道了,他如果恨自己,想要懲罰自己,段喬治都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然而……

慕容晨卻沉默下來,冷靜了許久,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中,雙手合十的坐在那裏。

沒有預期的憤怒,沒有預期的發脾氣,只是冷冷的坐在那裏。

段喬治心裏有些沒底。

晨是怎麼了?

慕容晨靠在身後的沙發椅背上,緩緩閉上雙眼。

此刻的神情,竟比剛剛還要淡定。

他什麼也沒說,沉默了許久,許久。

就在段喬治以爲他不會再開口的時候,慕容晨的眼睛睜開了,波瀾不驚的瞳眸一瞬不眨的盯着他。

“然後呢?”

他的紅脣輕啓,淡淡的吐出一句話。

段喬治一頭霧水,詫異的擰起眉頭:“什麼然後?”

“除去這些我已經猜到的,我哥沒有交代給你其他事情?”慕容晨沉聲譏諷道。

“……”

段喬治不禁額頭冒出冷汗。

晨是不是,是不是有點太逆天了?

他現在的態度,他現在的氣質,竟然杳然直上,可以用這麼高傲的姿態與他說話,且沒有絲毫的違和感!

他很不爽!

晨的態度狂妄,強勢,讓他很不爽,卻又讓人無法反駁。

小沝,確實還交代給他其他事情。

段喬治認命的咬着牙:“我算是栽到你們兄弟手上了。小沝還交代我,如果將來他還沒

死,洛小虞找到他了,讓我想辦法,讓洛小虞失去記憶,用醫學的辦法,洗去她對小沝的所有記憶。”

剛剛他是騙洛小虞的,因爲,那些全都是小沝早有安排,讓他告訴洛小虞的。

讓她知道實情,然後博取她的信任。

小沝說,如果他有幸沒死,拖延了時間,洛小虞很有可能找到他,而且還會追查事情的真相,讓自己務必拖延時間,取得洛小虞的信任,再趁機想辦法讓她失憶。

段喬治看了眼四周,悄悄的,靠近晨的身旁,小聲道:“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小沝知,你一定要保密!否則,你的侄子侄女就成了孤兒,父母一個都沒有了。”


他不知道晨是怎麼猜出來的,也不知道晨是怎麼平靜下來的,不過,這是他的終極祕密,晨一定要保密!

否則……段喬治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想象不到,小沝坑起兄弟,會有什麼手段。

他是確定晨可以接受得了,會保密,才會告訴晨,晨應該,會保密吧?

慕容晨意味深長的挑起眉頭,雙手環胸,冰冷的脣瓣微微揚起,肩膀一抖,將段喬治搭在他肩膀的手甩開:“你把我哥害成重傷,還想對我嫂子動手,你覺得,本少爺可能會幫你這個混蛋保守祕密?”

“晨,你不會想要過河拆橋吧?”段喬治哭笑不得,後怕的問道。

難道…他現在知道真相,就要把自己抖出去?

段喬治和恢復智力的晨才剛剛接觸,實在不知道,他到底到了什麼樣的智力地步,他到底,會不會真的,想要把自己抖出去?

慕容晨似笑非笑:“有何不可?”

‘呯’!

段喬治倒在一旁的沙發上。

真想口吐白沫,就此離開。

“不過……只要你答應本少爺,以後做什麼事情,都必須要聽本少爺的話。就連我哥都不能說。能做到的話,本少爺可以考慮考慮……”慕容晨再次,緩緩吐出慢悠悠的話。

段喬治抽搐着嘴角,伸出雙手,半彎,恨不得掐死這個壞小子。

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還想要控制他?

他得罪誰了他?

上輩子欠了慕容家兩兄弟的!

“事情很簡單。”慕容晨鎮定道:“本少爺已經暗中調查過了。哥從來沒有放棄治療,說明,他的病情還有轉還的希望。從剛剛嫂子離開你就開始擰着眉頭,說明失憶的事情不好做,所以你很糾結。所以,治標不治本,你現在應該做的,不是聽哥的話,對嫂子動手,而是,想辦法把哥治好。”

“可……”段喬治糾結的開口。

“我哥的病情嚴重,不容易解決,他下達的命令,你一定要執行。他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確定自己的身體沒救,所以,你也和我哥一樣放棄了。但是,我哥不是神!他的命令也會出錯。所以從現在開始,一切聽本少爺的,把他之前所有的命令忘掉!”

慕容晨強勢的打斷段喬治的話,嚴厲的厲聲低斥道。

“……”

段喬治啞口無言,連他在糾結的事情,都被晨看出來了,一直以來,晨在暗中早已經將他們順藤摸瓜,掌握的十分熟練,他一直都在,扮豬吃老虎!

這只幼虎,早已經成年,現在,也要開始君臨天下?

(本章完) 只是,連小沝都沒辦法的事情,晨怎麼可能有辦法?

小沝的身體報告他看過了,真的沒有辦法。

“有辦法,我哥讓人給你的信息當然是錯的。我比你先來,我比你更早查到他身邊的人。我哥現在的心臟出了問題,必須要立刻找到合適,健康的心臟轉移,然後將身體的血液全部換掉。他讓人放緩了他身體的血液循環速度,放低了自己的活動狀態。所以,正常來說,只要不刺激他,就不會刺激,加深他的病情。”

慕容晨將自己的包打開,從裏面拿出一份文件,扔在段喬治的面前。

段喬治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盯着手中的資料,打開,快速的瀏覽一遍。

“你真的是人嗎!”

他發自內心的震驚,脫口而出道。

小沝的防備攻陷晨都能打進去,而且毫無防備,任何人都沒有察覺出來。

如果,不是剛剛他坦白自己的事情,是不是,晨會連他也隱瞞下去?或者,晨已經把事情調查清楚了,只是,在洛小虞面前裝傻?瞞天過海,瞞過所有人?!

如果說,小沝的安排天衣無縫,那是因爲他的資源很足,在很小的時候開始打下江山,有很多可以信任的人,可是,晨只是剛剛才……

怎麼想都不可思議!

太可怕了!

他隱瞞了這麼久,難道,晨一直看在眼裏?

他感覺,自己背後一陣陣寒風吹的陰涼,冷的直打哆嗦。

太可怕了!

晨得到的資料數據確實還有轉還的希望,並且,希望率不低。甚至,已經出了一份合適的數據出來。

這個心臟?

段喬治擡頭,詫異的問道:“這個匹配者是?”

能讓小沝放棄治療的匹配者,難道是晨?

“這個人是我嫂子。”

“洛小虞?!怎麼可能這麼巧!!!洛小虞怎麼可能是最適合慕容沝心臟匹配的人選?晨,你是不是弄錯了?”段喬治條件反射的震驚道。

今天讓他刮目相看,震驚的事情已經太多太多了,他已經有些沒辦法承受了。

這件事情,就連他都不知道,幾乎都在家中被人看管的晨是怎麼知道的?

慕容晨鄙夷的瞥了一眼段喬治,將他手中的資料抽回來,放回自己的包中,沉聲,低啞的說道:“本少爺告訴你這件事情,不是想讓你胡作非爲,哥還有救的辦法,所以,你最好別亂來。嫂子出了事,我哥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沒了。”

“所以,之前洛小虞的學長月澤心突然逼婚,洛小虞要嫁給月澤心,這件事情,都是你們精心策劃的?!”段喬治突然想到之前洛小虞差點就嫁給月澤心的事情,

晨一句阻止的話都沒說。特別奇怪。

慕容晨冷冷的扔了一個白眼給段喬治:“本少爺怎麼可能會算計嫂子?只不過配合哥的計劃而已。不過,月澤心這個男人,竟然還打算過來攪局,他對嫂子的感情真是讓人厭惡!”

“……”

段喬治表示,自己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

他得好好去洗一個澡。

今天對晨的重新認識,讓他發覺,自己似乎完全已經沒

辦法和他們一起生活了。一個個的IQ高的可怕。

晨對月澤心的厭惡和排斥,就像之前小沝的態度一模一樣。

他將月澤心的行動都調查其中,段喬治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感覺,這才是小沝的親兄弟!那智商,IQ,讓人無法更上的速度反應能力,偵查速度,僞裝……

‘呯’!

段喬治重重的關上門,將自己關在房間裏面。

慕容晨挑眉,不以爲意。

長指劃過手機的屏幕,快速滑下一排信息。

“晨少爺,段少爺剛剛好像臉都綠了,你真厲害,段少爺也就你和夫人能壓下去,之前,還有平常可囂張了。”小艾剛和蔣小雅從門外進來,就看到段喬治氣呼呼甩門回房間的模樣。

蔣小雅也回去了。

她毫不吝嗇自己對晨少爺的崇拜和讚賞,愉悅的誇獎道。

慕容晨拿起桌上的報紙,平靜的看着報紙,若有所思的掃了一眼身旁的女人:“滿面容光,心情不錯?”

“啊,對了!”說到心情,小艾突然想起一件大事,趕緊正色道:“晨少爺,我和小雅約好了,明天有一場KETY的演唱會。我們已經搶到門票了,你和段少爺誰在家記得幫忙看一下小少爺,小小姐,你看。”

小艾說着,從自己口袋裏拿出一張門票,放在晨少爺的面前,證明自己沒有說謊。

夫人說,讓她安心在這裏待,把這裏看成自己的家,晨少爺沒有權利趕自己走。所以,小艾的膽子大了很多,和小雅在一起久了,小女人的心也被勾了出來,就連從不追星的她,也忍不住想要去嘗一嘗,追星的滋味。

她之前在視頻上看了,KETY真的好帥!

那雙有魔力的眼睛,完全能把你帶到一個魔幻的世界,將你的少女心徹底狂虐。

小艾的眼睛裏,全都是粉紅粉紅的小紅心。

慕容晨擰眉,伸手,將她的門票搶了過來:“這男人的演唱會有什麼好看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