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理事,咱們還是耐心等着吧。”

“羿哥正在修煉,咱們闖進去,很可能會導致走火入魔。” “哎,希望苗祖保佑吧。” 風靈兒搖了搖頭道。 兩人正發愁,只見後山的石頭縫裏一絲絲的綠牙、小花悄然而開,四周的青山綠水,彷彿瞬間變的生機盎然了起來,一股無比充沛的靈氣撲面而來,萬物大有復甦之態。 原來上次狼神之子率領狼騎

“羿哥正在修煉,咱們闖進去,很可能會導致走火入魔。”

“哎,希望苗祖保佑吧。”

風靈兒搖了搖頭道。

兩人正發愁,只見後山的石頭縫裏一絲絲的綠牙、小花悄然而開,四周的青山綠水,彷彿瞬間變的生機盎然了起來,一股無比充沛的靈氣撲面而來,萬物大有復甦之態。

原來上次狼神之子率領狼騎兵闖入血月谷,四處撒毒,此間的花草盡皆枯萎,那毒無比的霸道,饒是風靈兒調製了各種藥水,都難以讓血月谷的花草樹木回覆到之前的盎然之態。

如今,原本那些被毒侵蝕的土地、花草,竟然重生了!

兩人正驚詫,封魔門緩緩洞開,秦羿緩緩走了出來。

但見他銀髮披肩,人如冠玉,赤足而行,周身散發着一道道銀白色的光芒,就如同神明下界一般,所到之處,花草樹木無不是迅速生長。

無數蝴蝶、飛鳥繞着他盤旋、飛舞了起來!

張大靈二人明顯感覺到秦羿的氣質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如果說以前他是高高在上,肅殺凜冽的神,那麼現在他就是一位掌控凡間生死的神,擡手間可生,覆手間可亡。

神!

他已經成爲了神!

秦羿享受着這種修爲突飛猛進帶來的美妙感覺,他這次相當於突破了一個大境界,九陰長生訣也煉到了第三重,秋蕭殺!

九陰長生訣共有九重天,包含了天下陰陽至理,第一層是凝月華,第二層是萬物生,第三層是秋蕭殺,可長生可陰殺,相生相滅。

剛剛萬物重生,正是第二重境界散發,引發的連鎖反應。

修爲到了秦羿這個地步,俗世之物,除了人命,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間。

說是神,並不爲過。

“恭喜羿哥,修爲大進!”風靈兒俯身拜道。

“侯爺,你總算出來了,要出事了。”

張大靈激動的把燕九天把秦羿父母、親人抓到了天山一事詳細說了一遍。

“離午時,還有一個時辰,夠了。”

秦羿擡起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微微笑道。

說話間,他的瞳孔恢復成了黑色死氣之態,渾身的氣場隱匿,整個人又成了之前神煉後期之態。

“鶴來!”

秦羿打了個響指。

但見兩隻仙鶴並排飛了過來,仙鶴遠不如崑崙山上的看起來精悍,塊頭也要小上一號,它們是蕭青山昔日在鬼市送給秦羿的。

原來二鶴是無法飛到崑崙山的,但如今秦羿有源源不斷的氣勁供它們使用,足夠飛到天山了。

二鶴撲騰着翅膀,恭敬的立在秦羿腳下。

“你們在這等我的消息!”

秦羿身形一閃,躍上鶴背,但聞一聲清嘯,二鶴同時起飛,往天上上疾飛而去。

一路上,雖然有月華真氣的注入,怕腳下仙鶴承受不住天山的強大氣場,秦羿兩鶴交替騎乘,仙鶴速度催到了極致,直奔天山……

天山上,寒風呼嘯,每個人的呼吸異常的沉重,誰也沒有說話,默默的等待着午時決定命運的一刻。

沙盤細沙均勻灑落的聲音,堪比四面楚歌,虞素芳、孫飄雨等人無不是提心吊膽。

咯嘣!

當最後一顆沙子流出,時間終於定格在午時。

沙盤發出一聲清脆之響!

燕九天目光自南方天際收了回來,微微搖頭嘆了口氣,轉過身看着秦家衆人道:“看起來你們的保護神是不會到了,是時候清算咱們兩家的血仇了。”

“三烈,先從他下手!”

燕九天指向了秦文仁。

“起來!”

燕三烈上前就要拿人,秦文仁擡手打住他,無比平靜道:“不要碰我,我自己會走。”

“文仁!”

“爸!”

“叔叔!”

宋茹君等人同時落淚。

“沒什麼好哭的,早死晚死,都是一個死,茹君,我先走一步,黃泉路上等你。”

秦文仁起身,起身與妻子話別,緩緩走到了懸崖邊。

“看起來,你兒子當了縮頭烏龜,他放棄了自己的父親,自己的家人,天下人都說秦侯有情有義,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燕九天冷笑道。

“生死有命,說這麼多廢話幹嘛,要殺要剮,請自便吧。”

秦文仁雙目一閉,傲然而立,並沒有因爲畏懼死亡,有絲毫的動容。

他這一生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兒子。

因爲兒子是一個大孝、大義之人,他改變、挽救了無數人的命運,以一己之力,做到了無數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

不管他最終是成還是敗,秦文仁永遠都會無條件支持,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

“好一個硬骨頭,你兒子殺了我父親、我的兒子,今日至尊在,我就不殘你了,你自己跳下去吧。”

燕九天冷然道。

“小羿,別了,來生咱們還做父子。”

秦文仁仰天一笑,張開雙手,往懸崖底下縱身躍下。 這一跳,無怨無悔!

這一跳,驚天動地!

無論是認識他,愛他的,還是陌生的人,每個人都從這個儒雅、斯文的中年人身上看到了一股力量!

他是那麼的平凡,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卻遠遠比武思源還有很多很多武道界所謂的高手要有骨氣,那種視死如歸的無畏,就像是一記響錘擂在衆人心坎上。

這是一個凡人,但同樣也是一個充滿了力量的男人。

“文仁!”

宋茹君驚叫出聲,掩面痛哭出聲。

她努力的想告訴自己,不要哭,這是一種解脫,但當到了這一刻時,幾十年的相濡以沫,仍是心如刀割,痛不可當。

孫天罡等人,無不是臉頰緊繃,渾身發顫,然而他們又是如此的無奈,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爲尊!

“下一個!”

燕九天就像是天地間少了一隻螻蟻,好不爲意的打了個響指。

燕三烈還沒來得及去抓宋茹君,但聽到空中一聲鶴唳,秦文仁竟然再次浮現在懸崖邊,一隻仙鶴託着他緩緩升了上來!

就連秦文仁自己也沒想到,原本耳際風聲大作,只等赴幽冥等死了,哪料到橫裏飛出一隻仙鶴,把他給救了下來。

“怎麼回事?”

衆人無不大驚。

就在這時候,天空萬千飛鳥齊鳴,齊齊往雲端迎了過去,就像是天界神靈下界,無不爭先恐後。

於此同時,天山之頂,千年寒雪之中,無數小草、鮮花在衆人的目瞪口呆中,迅速的生長着,稍傾便已是萬紫千紅。

天山之巔,那可是天下極寒之地之一,奇寒之下,任何植物都會萎縮、凋零。

霎時,天山百花綻放,飛鳥成羣,仙鶴齊舞,簡直就是千年未有的神蹟。

“黑鷹,怎麼回事,快去看看。”

燕九天眉頭一皺,心頭大感不妙,連忙催促道。

“是!”

他身邊一個面目陰鷙的妖獸化作一隻大黑鷹,往天際飛去。

剛飛在半空,但見黑鷹陡然慘叫一聲,雙翅一折,直挺挺的自天空墜了下去。

天山高萬丈,這麼摔下去,便是鐵打的也成碎渣了。

誰也沒想到,以擅飛著稱的四品鷹妖,會這麼慘死,一時間都還沒回過神來。

“到底是誰在那裝神弄鬼,快給我下來。”

燕九天發出雷霆大喝。

天際如同響了一聲炸雷!

鳥羣整齊排開,只見一道白色的身影緩緩而現!

那是一隻白色的鶴,很普通的鶴,跟在山巔上起舞的仙鶴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在白鶴的背上,站着一個人!

白髮白袍,俊美無雙,負手而立,溫如玉,傲如山,雪發飄然之際,如若真仙下界,令人不自覺的生出一股敬意。

“是,是秦侯?”

孫天罡見過秦羿,雖然隔得有些遠,但從髮型、身材來看,天下間除了秦侯,他再也想不到任何人能有這般神俊了。

這就是秦侯嗎?

孫飄雨與紀萱然兩大絕色美人同時擡頭仰望那個傳說中的男人。

飛鶴一眨眼,就到了山巔,秦羿一身的白,白的不沾染俗塵,與他的英俊一般,純淨、完美到無可挑剔。

雖然二女早就知道秦侯不僅僅武道雙絕,天下無雙,容貌同樣是世間少有的美男子。

但等真見到了,二女仍是被震撼到了,甚至沒法用任何的言語來形容這個男人的飄逸不凡。

“秦羿,果然是你,你沒有讓我失望!”

趙程也是大喜不已,站起身握緊了拳頭。

如果他沒看錯,秦羿至少已經踏入了金丹後期巔峯,也就是祕境初期,雖然比自己還差了一大截,但至少恢復了當初與燕九天決戰之時的水準,勉強也是能下地獄的了。

“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這個昔日的手下敗將!”

“運氣不錯,你居然還活着。”

“但那又如何,我能冰封你一具屍體,就能再冰封你一次。”

燕九天看着秦羿,冷笑道。

秦羿連個正眼都沒瞧他,扶着父親,從燕九天身邊走過,安置在母親身旁,再後退一步,恭敬行禮道:“父親、母親、素芳,讓你們受驚了。”

“小羿,我沒事,你專心應戰吧。”

秦文仁拍了拍兒子的肩膀,欣然道。

雖然他對武道修煉完全不懂,但他此刻對兒子有一種無比的信任,只要兒子在,這天就塌不了。

“燕九天,看起來你等我很久了。”

秦羿走到場中,淡然笑道。

“沒錯,這半年來我度日如年,無時無刻不想再一次把你踩在腳下。”

“上一次讓你僥倖逃走了,相信我,這一次你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燕九天無比森冷的笑道。

“能理解,當時要沒有婉清,你這位武神大人,只怕就成爲了亡魂,你怕我在情理之中。”

“不過,這一次只怕你會失望了。”

“你不是我的對手,自盡吧,我保證武神宗能存活在崑崙山。”

秦羿平淡道。

“自盡,你讓我自盡?”

“哈哈,你一個小小的神煉後期,居然敢叫本座自盡,你也不稱稱自己的儘量,這絕對是我這輩子聽到過最好笑的笑話了。”

燕九天狂笑了起來。

“愚不可及,無可救藥!”

秦羿搖頭笑嘆道。

“受死吧!”

燕九天動了,腳下盼着步子,捲起漫天風雪,嗡!一把金色的方天畫戟自雪花中飛出,猶如一條金色的巨龍,光芒萬丈,直取秦羿咽喉。

這一擊看似輕巧,但卻把霸道與力量融合到極致的,無比的快,無比的猛!

孫天罡、趙程等人無不色變,燕九天的乾陽功果真已經到了登峯造極的境界,每一招每一式都把乾陽之力的陽剛運用的渾然天成。

單這一擊,衆人便是看得心驚膽顫,尤其是孫天罡等人更是暗叫昨日好險,只這一招便有破山之力,他就未必擋得住,這還是起手式啊。

燕九天確實沒用什麼氣力,他就想看看秦羿到底有什麼本事如此猖狂。

“就這點本事嗎?別讓我失望,拿點乾貨出來好嗎?”

秦羿連躲都懶的躲,雙手抱胸,眼眉一擡一抹雪花自地上飛出,輕飄飄的落在方天畫戟之上。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嗖嗖!

方天畫戟瞬間被冰凍,上面的乾陽之光一點點的被逼退了回去,而且那股寒氣逆流而上,燕九天只覺雙臂發麻,一股陰寒之氣往奇經八脈裏鑽了過來。

“秦羿的九陰之氣,按理來說是敵不過我的,尤其是現在是午時,正是我功力最強的時候,爲何他隨意一擊,竟會有如此的威力?”

www •TTKдN •c ○

燕九天納悶之餘,狂催乾陽之氣,這才止住了蔓延的寒氣。

好厲害,輕輕一招,竟然剋制住了武神的攻勢!

只是單從氣場上來看,秦羿是不如燕九天的?難道他真已經煉到氣勁完全能夠收斂掌控,瞞過在場所有人的雙眼嗎?

那得是何等的境界啊?

衆人簡直不敢想象。

“呵呵,看來你藏的很深啊,也罷,那就與你動真格的吧。”

燕九天不敢再試下去了,那樣只會讓自己備受打擊。

事實上剛剛這一試,他已經有了心理陰影,畢竟上一次就險些在這個地方死在了秦羿手上。

剛剛那一下,他直接用的九陽神通中的第一重,引天兵的起手式!

借來了法氣金陽神戟,上一次他跟秦羿決戰時,便是用的這一重,當時他天兵附體與秦羿的真身打的不可開交。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