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豈不是“?”

……要說同一時間,在石虎山大廟,李玄清的處境…… 張孽等人離開湖南境內後,李玄清獨自一人,呆在大廟中,一旦崑崙劍離開大廟,周圍的妖邪定會上山奪取李玄清命。 李玄清的道術再怎麼高超,也會被邪祟圍攻致死,早晨八點整,李玄清站在三清觀中,四方涌來衆多的妖氣. 李玄清微微一笑,自言自語道

……要說同一時間,在石虎山大廟,李玄清的處境……

張孽等人離開湖南境內後,李玄清獨自一人,呆在大廟中,一旦崑崙劍離開大廟,周圍的妖邪定會上山奪取李玄清命。

李玄清的道術再怎麼高超,也會被邪祟圍攻致死,早晨八點整,李玄清站在三清觀中,四方涌來衆多的妖氣.

李玄清微微一笑,自言自語道:“要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說着,李玄清走出三清觀,站在觀門口,四方妖邪的妖氣忽然散退,緊接着,在石階上,走上來一個年輕人。

年輕人穿着一身整齊的西裝,戴着一副墨鏡,身後跟着另一個戴着墨鏡的年輕人,兩人走上來,帶頭的那個年輕人身上透露出一股陰氣。

“你好,李玄清道長。”這年輕人摘下墨鏡笑道。

“叫什麼狗名字?”李玄清不好氣的問道。

“玉蓮教鳧水九龍!”這年輕說話期間,隨手撒出一張黑符在李玄清的面前。

李玄清退後一步,從兜裏甩出一張紫符,與黑符頂撞在一起,兩張符紙自燃,掉落在地上。

“有一手啊,李玄清道長,我們教主沒有看錯你。”鳧水九龍笑道。

“玉蓮教的人,跑來與我聊天,是要我給你們玉蓮教收屍,還是送你們全家去火葬場?”李玄清問道。

“不不不,李道長你誤會我了。”鳧水九龍笑道:“我只是奉教主之名,請你去玉蓮教作客而已。”

重生之嫡女傾國狠動人 “理由呢?”李玄清問道。

“我們玉蓮教做事,從來不需要理由。”鳧水九龍微微一笑,說道:“信不信我砸了這廟宇?”

“就憑你和你身後的那個小雜毛?砸我這個地方,你行嗎?”李玄清問道。

“當然,我是不行的,所以我帶人來了!”鳧水九龍說完,身後的那個跟班拍拍手掌,只見從大廟山下,走上數百人,手中都帶有機械武器。

“看來,你們玉蓮教真的是要請我去喝茶是吧?”李玄清走下階梯,笑道。

“請了!”鳧水九龍伸手恭敬的說道。

“嘭!”李玄清的掌心符打在鳧水九龍的胸口,鳧水九龍撞到一邊的石頭上,石頭出現一道裂縫,李玄清拍拍手掌,笑道:“原來是殭屍啊!”

鳧水九龍被李玄清這麼一打,爆發出自己的屍氣,狂吼一聲,李玄清這一看,驚道:“紅眼殭屍!”

鳧水九龍爆發殭屍狀態後,直接衝着李玄清跳去,這一跳,雙腳落在地面,地面便出現一條裂痕。

李玄清看着地上的裂痕,心想自己這次離死不遠了,面對一直強大的紅眼殭屍,李玄清咬破手指,迅速的在半空畫出一道鎮屍符出來。

接着重重的對着半空中的血色鎮屍符拍去,那邊的鳧水九龍,直撞那道血色的鎮屍符。

“嘭!”

一聲巨響過後,白眼散去,對面的鳧水九龍半跪在地上,似乎沒有受重傷,在李玄清要再一次使出凌空畫符時。

忽然,李玄清的雙手被人抓住,李玄清一看,原來是跟着鳧水九龍的那個跟班鎖住了自己,是一直綠眼殭屍。

“吼!”鳧水九龍衝到李玄清的面前來,掐住李玄清的脖子,然後甩到階梯下。

李玄清捂着受傷的腰,痛不欲生,階梯上的鳧水九龍跳下來,一腳對着李玄清的胸口踩下去。

“啊!”李玄清張開口痛苦的喊了醫生。

鳧水九龍擡起腳來,笑道:“再見了,李道長!”

說着,鳧水九龍把自己的手指甲變長,對着李玄清的臉插去。

然後就在關鍵時刻,從旁邊的小竹林裏,一個飛快的身影跑了出來,伸手抓住鳧水九龍手,猛的往旁邊甩去。

鳧水九龍一個紅眼殭屍,就被這一隻手的力量,甩出幾米之外。

這人扶起李玄清,問道:“沒事吧,李道長。”

“我都快要死了,你纔來,能沒事嗎?”李玄清罵道。

“怪我咯。”這小夥微笑道。

“哪來的小學生,跑來這裏闖禍?”鳧水九龍站起來問道。

“你說我是小學生?”這小夥笑道:“你看我哪一點像小學生?”

“哪點都像!”鳧水九龍怒道。

再一次聚集身上的屍氣,衝着這小夥本來。

小夥摸了摸鼻頭,微笑道:“紅眼殭屍是吧,老子是你祖宗的祖宗,你也敢冒犯!”

說完,小夥眼睛一閉,再一次睜開,兩顆白色的殭屍牙出現在嘴巴里,身上的屍氣是白色的,比起紅眼殭屍,強幾百倍。

這小夥一拳對着鳧水九龍的胸口打下去,鳧水九龍被打趴在地上,小夥握緊拳頭,再一拳砸下去時,小夥笑道:“記住了,我叫張小非!”

“你打死我也沒用,你看下山下,我有多人人?只要我一死,山下那羣我培養出來的低級黃眼殭屍就跑去周圍的村子裏咬人!”鳧水九龍陰笑道。

“這樣啊。”張小非揪起鳧水九龍的,拍去他身上的塵土笑道:“鳧水九龍是吧,玉蓮教九龍護法最小的一個護法,前不久聽說左右護法死了,怎麼這次九龍護法出動要做什麼大事嗎?”

“我現在不爽了,幫我舔鞋底!”鳧水九龍怒道。

“這……”張小非爲難說道:“這樣不太好吧!”

說着,一股白色的氣息,聚集在張小非的右腳,張小非擡起腳,對着鳧水九龍的腳踩下去。

只聽見“咔嚓”一聲,鳧水九龍的腳被張小非踩斷。

作爲紅眼殭屍的鳧水九龍,腳被踩爛,也有少許的痛楚,但是他忍住不喊出來,殭屍的身體,能自動復原。

“你完蛋了!”鳧水九龍指着張小非怒道,然後對着山下喊:“都去吸人血吧!”

“忘了跟你說,殺你的人,我根本就懶得動手!”張小非微笑道。

“啊!”山下,傳來鳧水九龍手下的痛喊聲。

只見山下出現三個手持桃木劍的年輕人,過關斬將,對於這些黃眼殭屍,一劍一個秒殺。

“咱們來比賽,一人一個方向,我中,穩個左,鵬哥右。一共有三百多隻黃眼殭屍,誰先殺到上面,且殺完就算贏了,賭大保健請客!”夏強笑道。

“那你們輸定了!”黃運穩吐出舌尖血在桃木劍的劍身處,桃木劍散發出通紅的光,猶如被燒紅的貼似得,直奔山上。

“靠,我這邊沒有石階,是陡峭的草路!”龍英鵬撒出一疊符紙,一劍插穿兩隻黃眼殭屍喊道:“走你!” “王八蛋,我這邊的路,都是坑坑窪窪,你們兩個那邊的有石階,輕輕鬆鬆就走上來!”龍英鵬氣喘吁吁的蹲在地上埋怨道。

“穩哥剛剛不是很自信的嗎?”夏強笑着問道。

“來了!”石階上,忽然被打飛五具黃眼殭屍,黃運穩一步躍上臺階,一腳踩在地面黃眼殭屍的胸口,黃眼殭屍眼睛一瞪,迅速的化作灰塵被風吹散。

“三百隻黃眼殭屍,我解決了一百五十隻,一打十!”黃運穩拿出一支菸笑道:“你們說誰贏了?”

“是你!”一旁的鳧水九龍驚道:“左右護法都是你的老大,你這小雜毛竟然是叛徒!”

“不,九龍護法!”黃運穩走上前,微微一笑說道:“我本來就是他們的人,只是,我想混入你們玉蓮教,學一學你們的奸詐而已!”

“那你得逞不了了,你不知道有一招邪術,叫做血鶴傳音嗎?”鳧水九龍說完,七孔流血,接着推了一把黃運穩。

鳧水九龍的口中吐出一灘血,這灘血化作一隻小巧的鶴,迅速的飛到半空中。

“你能做初一,我必定會十五!”黃運穩說完,手中夾着一張紅符,快速的折成一個千紙鶴的模型。

用桃木劍割破手指,滴在千紙鶴的身上,放在手心閉眼快速的默唸咒語,下一秒,黃運穩手中的千紙鶴神奇般的飛起來。

直奔半空中那血鶴,黃運穩的千紙鶴撞擊那血鶴,血鶴被撞碎,化作一縷紅色的煙被風吹散。

“九龍護法,你手中有多少人命?”黃運穩笑着問道。

“我鳧水九龍從十五歲入玉蓮教,殺的人數不勝數,你!猜不透!”鳧水九龍大笑着。

黃運穩奪走夏強手中的桃木劍,對鳧水九龍說道:“你自己解決,還是我們動手!”

“我自己來!”鳧水九龍拿着黃運穩手中的桃木劍,忽然反手刺向黃運穩。

奈何黃運穩單手抓住桃木劍的劍柄,笑道:“桃木劍對普通人是沒有效果的,你是殭屍,就算收回了屍氣,拿着桃木劍,速度也沒有我快!”

“有種的你就動手啊,玉蓮教九龍護法,死了我一個,還有八個,其他人見我死了,肯定會懷疑,你以爲你的計劃能得逞?”鳧水九龍冷笑道。

“我可以捏造事實,殺了你,我就是九龍護法的第九個護法,而你,再見吧!”說着,黃運穩拿着桃木劍,插進鳧水九龍的胸口,又拔了出來。

“別人的命,不是你們玉蓮教隨便可以拿的,我們殺的三百隻黃眼殭屍,你有沒有想過他們的家人,魂魄都散了,你拿什麼來還!”黃運穩怒道。

黃運穩手中桃木劍,再一次插進鳧水九龍的心臟部位,鳧水九龍痛苦的跪在地上,黃運穩抽出桃木劍,拿出兜裏的手機。

打開手機裏的相冊,放在鳧水九龍的身上,冷笑道:“你很享受奪取別人的性命是吧,我來奪取你的最喜歡性命,你看,我這做法好不好?”

鳧水九龍看着手機裏的照片,想生氣也沒有力氣。

“放了她,我自己動手!”鳧水九龍奄奄一息的說道,身上的屍氣正在漸漸的減弱。

“爲什麼要放了她?我知道她是你的女朋友,你們玉蓮教的人也會終生伴侶?那就新奇了,我兩位兄弟,已經好好的享受完她了!而且,你看清楚,她現在是死是活?”黃運穩冷笑道。

“你!”鳧水九龍還沒說出髒話,就被黃運穩的桃木劍割破喉嚨,這次的屍氣,更加多從鳧水九龍的喉嚨冒出。

“殺了三百多人,就這樣便宜他了!”黃運穩夾着一張紫符,手指輕輕一抖,紫符着火,接着黃運穩把着火的紫符,丟在鳧水九龍的身體上。

鳧水九龍的屍體迅速的着火,猶如燒紙片一樣,很快的燒成灰燼。

在鳧水九龍的屍體還剩下一點點火苗時,黃運穩拿出一支菸,菸頭對着屍體的火點燃,然後深吸一口,嘆息道:“才他媽解決一個,剩下八個怎麼搞?”

“怎麼,最近混到玉蓮教高層了,現在有點瘸子的風範,以後保持這個風範,到時候時機到了,重重的打擊玉蓮教內部!”張小非拍着黃運穩的肩膀笑道。

“別逗了非哥,我有點擔心他們會懷疑我,從我入玉蓮教還沒有半個月,跟了三個護法,結果三個護法都死了,現在死的是玉蓮教九龍護法的其中一個,我這次回去玉蓮教內部,怕是會追查我!”黃運穩吐出一口煙皺眉道。

“放心吧,你以後就是玉蓮教的九龍護法的第九個,夏強和龍英鵬我會安排他們去玉蓮教其它護法的身邊。”張小非微笑道。

“早不來,遲不來,偏偏等我捱打的時候,纔出現!”李玄清罵道:“黃山明那個老傢伙是不是沒死?”

“您怎麼知道?”張小非問道。

“他……今天打電話給我,讓小心點!”李玄清說道。

“好傢伙,山明叔竟然比我們快一步!”一旁的夏強笑道。

“喂,問你們兩個一件事。”黃運穩扭頭問道夏強。

“什麼事?”夏強問道。

“我讓你們去解決鳧水九龍的女朋友,怎麼樣了?”黃運穩低聲問道。

“請了地府的鬼捕無極幫忙,封鎖了她的記憶,現在他記憶裏沒有鳧水九龍這個人,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了!”龍英鵬回答道。

“嗯,這樣還好,沒有傷及無辜。”黃運穩點點頭說道。

“不過,有一件事比較嚴重。”夏強插口道。

“什麼事?”黃運穩問道。

“在鬼捕無極幫完忙後,他下了地府,我們得知,地府的四大鬼捕,好像被十大殿王給鎖在地府的十八層地獄受苦!”夏強說道。

“怎麼回事?”黃運穩緊張的問道:“不就是幫了一個小忙嗎,爲什麼會被鎖在十八層地獄內?”

“聽下面知情的陰差說四大鬼捕與孽哥有關係,而黑白無常好像和孽哥有過節,十大殿王商量後,就把四大鬼捕,鎖在了十八層地獄受苦,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放出他們四個。”夏強回答道。

“走,下去找這幾個老鬼說理去!”黃運穩怒道。

“走哪去?”張小非喊住黃運穩。

“救鬼捕啊!”黃運穩回答道。

“這件事情,得靠張孽去解決!”張小非微笑道。 痛,腦袋不是一般的痛,我只知道,我吞食了旱魃的屍丹後,整個人都無法受自己的控制,記憶繚亂,我竟然連我自己的名字都差點忘了。

在變成殭屍始祖旱魃的那一刻,我徹底瘋狂!

差點就是嗜殺師母等人,好在通臂猿猴及時出現,才把我打暈,然而我現在睜開眼睛的那一刻,我躺在醫院的病牀上。

身邊站着的是白雪,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我第一眼睜開看見的竟然是白雪,激動之下,我坐起來,擁抱着白雪。

白雪輕輕的拍打着我的後背,溫柔的說道:“好了,沒事了,大家都安穩!”

我鬆開白雪,問道:“雪,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什麼事?”白雪微笑道。

“一個人在路上坎坷,我不想再走了,找一個陪伴,走另一條路吧。”我說道。

“說得這麼深奧,鬼聽得懂啊?”白雪嘟起嘴笑道。

“做我女朋友!”我抓着白雪的手指,認真的說道。

“我要是不做呢?”白雪笑道。

“那我只好強行!”我笑道。

說是這麼說,白雪的手偷偷的與我的手緊握在一起,而這時,門口忽然衝進來一羣熟悉的人。

龍英鵬、夏強、黃山明、李玄清、還是師父,我眨了眨眼睛,看着這些離開我的人,我有點疑惑了。

“這……怎麼回事?”我問道。

“愣在這裏幹嘛?滾!”門口一句吼聲傳來,接着這羣熟悉的人全部消散,沒等我反應過來。

白無常忽然鎖住白雪,然後用枷鎖拷着白雪,而黑無常對着我一棒敲來,我伸手擋住,喊道:“不要!”

“不要啊!”這一喊,再一次睜開眼睛,躺着是在奶茶店裏,扭頭一看,原來還在師父原來的房間。

我摸着散亂的頭髮下牀,再一看鬧鐘時間,是早上十點多,我到底昏迷了多久?

伸出手來,看着自己的雙手,似乎沒有什麼變化啊,在跑去洗手間的鏡子照着自己的嘴巴,虎牙有少許變化,比以前尖。

難道我變成殭屍旱魃,不應該是屠殺四方嗎?

我仔細打量自己的身體,並沒有其它的地方,當我掀開自己的衣服時,發現我這身體竟然無緣無故的多了兩塊胸肌和八塊腹肌!

臥槽!

什麼情況,變成殭屍竟然有這玩意兒,我看着鏡子裏的自己,這完美的身軀,多少人羨慕擁有?

走出洗手間後,樓下坐着的人,是師母和那飛魃劉宇陽。

他倆聽到有動靜,擡頭看着我,我微微一笑,“嗨!”

“好小子,下來!”劉宇陽對我笑道。

我下樓後,對劉宇陽恭敬的笑道:“你好前輩。”

“坐吧!”劉宇陽對我說道。

坐下後,師母端來三杯奶茶,放在各自的面前,問道我:“怎樣,變成殭屍的感覺怎麼樣?”

“不怎麼樣啊,除了身體結實,這虎牙有點尖而已,和平常差不多,吃喝拉撒睡!”我端起奶茶喝了一口,說道:“這奶茶還是這麼好喝。”

“你昏迷了兩個星期!”一旁的劉宇陽說道:“旱魃,取決於本人的身體體質。你自己的本身是學道的體質,先天性的剋制旱魃的屍性,所以才能活動自如。”

“那我不小心爆發了?怎麼辦?”我問道。

“你和我都是殭屍,而我是飛魃,相差的只是百年的修煉,屍氣與你相差也是百年。”劉宇陽說道:“我們不能在用道術,只能用屍術!只要不去吸食人血,就不會爆發自己的屍性。”

“不去吸人血,這個我可以控制,但是恕我直言,道術,鬼術,妖術我都知道。這屍術是什麼東西?我從來沒有聽過。”我說道。

“古有三清道術,然而屍術,是符籙之術的一門禁術,能學習屍術的,目前只有三人,你!我,還有一個!就是你師父張小非”劉宇陽說道。

“這……”我停了停頓,尷尬的笑道:“前輩,能說重點嗎?”

“屍術,也只是道術的其中一樣,他和鬼術有共同點,那就是可以使用黑符,但是其它的符紙不能使用,否則會傷到自己。”劉宇陽拿出一張黑符,說道:“黑符會畫吧?”

“銀符,我也會。”我微微一笑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