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如此,猥瑣的臉色蒼白還是出賣了他此時萬分疼痛,而且眼睛開始泛白有暈死過去的跡象。

“不錯,嘴巴咬的很緊,也不怕痛!”東門飛突然有些欣賞猥瑣,比起他的那些保鏢什麼的遇到危險就先跑要好上很多。 但是東門飛卻沒有停止對猥瑣的折磨,臉上帶着猙獰用手槍頂着猥瑣那流血不止的大腿,不斷的用力虐着,用力頂着。 “王八蛋!”高慕一直默默不語,但此時卻是徹底憤怒。 只見高慕直接從

“不錯,嘴巴咬的很緊,也不怕痛!”東門飛突然有些欣賞猥瑣,比起他的那些保鏢什麼的遇到危險就先跑要好上很多。

但是東門飛卻沒有停止對猥瑣的折磨,臉上帶着猙獰用手槍頂着猥瑣那流血不止的大腿,不斷的用力虐着,用力頂着。

“王八蛋!”高慕一直默默不語,但此時卻是徹底憤怒。

只見高慕直接從宋德華住房上飛馳落地,匕首出現在手中,接着高慕以極快的速度向東門飛衝去,很快!

“攔住她,要活的!”東門飛大急,立刻下令道。

原本被高慕瘋狂行動嚇的呆滯的小弟們紛紛驚醒過來,在最前面的幾個甚至緊張的開槍射地,想把高慕嚇退。

但是現在的高慕根本不畏懼死亡,在堪堪閃避幾下後高慕的身子出現在最前面幾個小弟旁邊。

“啊!”

萌妻寵上天 “啊!”

接連兩聲,兩個小弟直接捂着滿是血跡的胸口倒地。眼睛睜的老大,似乎還在回憶死前看到的那一幕。閃着寒光的匕首從遠而近,從上到下直接刺進他們的胸口,刺入心臟。

“媽呀!”

“快!堵住她!”

“擋住呀混蛋,用槍,不,不能用槍……”

衆人亂成一團,四五十個人開始瘋狂,開始害怕。因爲此時的高慕化爲了影子,不斷穿梭在他們中間,時不時還傳來慘叫聲,每一道慘叫聲代表有一個人死亡倒地。

所有人恐懼,紛紛想逃,偏偏其他都這樣想逃,紛紛分不清方向。撞在一起的撞在一起,喊爹罵孃的喊爹罵娘。

東門飛此時也連連後退,順勢拉來兩個小弟擋在自己面前。他的命很珍貴,比任何人都要珍貴。所以他不能死,絕對不能死!

“啊!”

又是一聲慘叫,聲音很近,越來越接近自己。東門飛恐懼的看着四周,看着倒在自己前面四米左右的屍體。

已經有十多個人被殺了吧?東門飛越想越害怕,看着眼前亂成一團的小弟,東門飛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在那些亂成一團的小弟裏就躲藏着要殺自己的女人。

“散開,全部散開。給我開槍射,射死她!”東門飛突然靈機一動,當下喊倒。並且直接下令殺死高慕。

女人再漂亮又怎麼樣?不殺死他那就自己死!殺了她還怕沒有女人和自己睡覺?

東門飛也管那麼多,先把對方殺了再說。只要他東門飛不死,美女,金錢都是他的。

聽到東門飛的話,小弟們瞬間醒悟過來,紛紛向四周散開。

“別動!不然我殺了他!”所有人散開,這讓高慕沒辦法混水摸魚,也失去了隱蔽的地方。頓時自己就暴露在衆人面前。

但高慕也不傻,直接捉到一個小弟,勒住他的脖子,匕首架在上面。只有這樣他們纔會對自己有顧忌,不敢殺自己。

小弟們紛紛對望,一時不知道怎麼辦纔好。對方有人質在手,肯定不能殺對方。

可是就這樣讓她走了,大家又不甘心。

“殺了她!”東門飛歹毒的看着高慕和那被他挾持的小弟。他纔不管那麼多,剛剛這個女人差點要殺了他。東門飛怎麼會留住這種女人?

小弟們聽了紛紛遲疑,但是東門飛的話他們又不能不聽,當下有人開始不情願的舉去手槍,對着高慕和那人質。

“你們真的要你們的兄弟去死?”高慕拖延時間,現在她知道,這個東門飛絕對是心狠手辣的,沒有他做不出來的。

“去死吧!”東門飛首先站了出來,舉槍對着高慕就開槍,也不顧那已經張大眼睛,雙腿顫抖的小弟。

砰!

槍響,高慕直接把小弟一推,而自己則跳開出去。

那被高慕挾持着的小弟頭部中槍直接噴血倒地死亡。望着死去連眼都沒閉的小弟,高慕恐懼的看了眼東門飛。

連自己的手下都敢殺,還有什麼他做不出來的?此時高慕已經完全暴露在外,所以她必須在東門飛接着出手的時候趕緊離開。

高慕想到這一點,東門飛也想到了。只見他立刻下令讓所有小弟承包圍結構把高慕直接圍在中間。

“可惡!”現在高慕危險了。白板她們着急無比。

眼看着高慕成了困獸鬥,但她們卻幫不上任何忙,下去的話也是找死。對方每一個人都有槍,這絕對不是武力能解決的。

若是對方想殺她們只需要一槍一個就夠了。至於爲什麼不殺,恐怕也只是貪圖她們的美貌而已。

就如那被包圍着的高慕,明顯東門飛是想好好的玩弄高慕,不然現在的高慕也只有死的份。

“跑呀!跑呀!!”東門飛猙獰大笑起來,慢慢向高慕走去。

“你有種就過來!”高慕見東門飛走來,頓時將手中匕首直指着東門飛。只要東門飛過去,高慕有一萬中方法把東門飛殺死。

“哎呀,性子夠狠,我喜歡呀!”東門飛不怒反喜。眼前的高慕已經註定要成爲他第一個玩的女人。就在這裏玩,當着所有人的面玩,這樣才刺激。

“你們幾個,用槍在她的手腳各打一槍,先廢了她,等下里東哥我和她拍電影給你們看!”東門飛對着手下道,隨即淫笑看着高慕。

猥瑣半死躺在地上,聽到東門飛的話後立刻大吼起來:“王八蛋,有種向我來!咳,咳……”猥瑣話剛說完就劇烈咳嗽起來,邊咳嗽嘴上邊噴出血。

“把那廢物殺了,補他一槍!”東門飛得意看向滿嘴,甚至脖子上全是血的猥瑣冷笑。

“好的,老大。”一小弟聽到東門飛的話後立刻向猥瑣走去,手槍喀嚓一下上好子彈。

“不要!”高慕見猥瑣馬上要死在槍下頓時大怒,身子想上前,可是此時在她四周卻有四人拿起手槍對準了她,讓她不敢再動彈。

高慕甚至絕望了,這樣的情勢,恐怕這一次他們對不起宋德華了。在他走後一個多星期,沒能保護好宋德華住房,包括這裏的一切,甚至連宋德華的父母也保護不了。

還有她們這些將來要做他老婆的人恐怕也對不起他了,到宋德華回來的時候,她們應該都在天上看着宋德華,看着宋德華尋找着她們。

高慕淒涼淡笑,手中匕首放在自己脖子上。除了宋德華,沒人能得到她們。

“喂,我說過讓你動我朋友和我女人了嗎?”突然一道聲音從天而降,這聲音東門飛很熟悉,而且每每聽到都會感覺到恐懼。 “誰!”東門飛難以置信的四下張望,他不相信是宋德華,那混蛋已經不在城市,他的情報絕對不會錯,那是什麼幫鳳姐給他的情報,絕對假不了。

“嗚!”正當東門飛四下張望,突然在他身後傳來野獸低沉的嗚叫聲,等他回身望去的時候剛好看到一隻大如獅子的大狗突然從對面竄了出來。

直接飛奔將那原本舉槍準備射殺猥瑣的小弟直接撲倒,接着就是那大狗撕咬和用爪子抓着。

不一會,小弟直接滿身是血,死了。小黑則驕傲一般站着,擺出戰鬥的姿勢眥牙對着東門飛等人。

“宋德華,是宋德華!”

“宋德華,你個鳥人,你捨得回來拉?!”

“老公,你再不回來我們就要成爲別人老婆了!”

白板他們見一聽聲音就知道宋德華回來了,還有那一直在宋德華身邊的小黑。

高慕原本死寂的臉上突然有了笑容,手中匕首也放了下來。

“宋德華回來了,那麼一切都會好的。”高慕突然喃喃念道。只要宋德華回來,沒有他搞不定的事。不知道怎麼的,高慕心裏充滿安全感。

東門飛害怕,又有些癡呆的看着遠方。

林木裏走出來一人。慢步走着。在他旁邊有個喝着酒的大叔,而在他身後還有兩個西裝革履的人。前面的是宋德華,東門飛就死了都不會忘記這個人的模樣。身後的是小土哥和狗蛋,至於宋德華旁邊的是誰東門飛就不知道了。

但不管怎麼樣,他們都得死。

“哈哈……”東門飛突然大笑起來。他在笑宋德華的狂妄,就這樣還想和自己鬥?

他身後可是有四十多帶槍的小弟,而宋德華有什麼?一隻狗?

“宋德華,你這是找死嗎?”東門飛覺得這次宋德華肯定沒帶腦袋回來,這種低級錯誤也會犯。

“火先生,我們說好的?”宋德華卻理都沒理那一臉得意的東門飛,而是對他身邊的火曉風道。

宋德華憤怒了,是的,從沒有過的憤怒。他上次就應該把東門飛殺了。

火曉風看了眼宋德華,知道此時宋德華心情不怎麼好。所以火曉風點了點頭,向東門飛走去。

從宋德華走出地果村後卡車裏的信號就恢復了,一路來宋德華一直和火曉風在一起。對宋德華來講他需要了解很多,所以他只能通過火曉風的口中知道更多他想知道的事情。

路途行到一半的時候小土哥收到信息。宋家地盤下突然又多了百多號人,這一次那些人不再像上次一樣徒手而來,卻是每一個人手裏都有槍,各種槍。

從那個時候宋德華就知道,對方肯定是來對付他的,同時宋德華已經感覺到住房恐怕也有危險。

那裏有他的所有女人,如果真的出現點什麼意外……宋德華連想都不敢想下去。當下就讓小土哥他們加速前進。

可是五六天的路程再怎麼趕也頂多縮短半天。但如今還要三天時間才能到宋德華住房,這可怎麼好?

最後還是火曉風出手,在卡車山安裝了什麼,結果速度瞬間提高數倍,三天時間硬是縮短到一天,而到了宋家地盤的時候,卡車也徹底報廢。

這種提高速度是靠魂魄的力量,但也因爲卡車受不了這種能量,最後徹底報廢。

在車上他已經和火曉風談好,只要火曉風幫忙將這些人收拾,日後火曉風的所有酒都由宋德華包了,無條件,必須的。

“哎呀呀,我都好久沒出手,真怕走火。”火曉風有些無奈道。可是誰讓他要喝酒,而那該死的宋德華又答應無條件滿足他。這個誘惑大呀。

“你又是誰?找死嗎?”東門飛搞不清楚宋德華爲什麼派個大叔出來。在這些人裏也就宋德華自己比較能打吧。

“火先生,這個人先別殺,留他狗命!”宋德華扶起地上的已經暈死過去的猥瑣,看着猥瑣那悽慘的模樣,宋德華恨不得把東門飛殺了。可是,東門飛應該留給猥瑣定奪。

宋德華必須要對的起自己的朋友。

“知道,知道!當我傻子嗎?”火曉風擺擺手,隨即多看東門飛一眼接着道“我認住你了,所以我等下不對你下手哈。”

東門飛一楞,隨即大笑起來“哈哈,我以爲是誰呢,原來帶了個傻子來嚇唬我!你真當我傻子嗎?宋德華!”

火曉風的表現讓東門飛知道對方肯定就是個傻子,講話都不着邊的。

“你該打!”火曉風有些不開心,說話的時候人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就出現在東門飛面前。沒等東門飛反應過來,火曉風已經一巴掌將東門飛拍了出去。

整整翻騰了十多個圈才從半空摔落在地,摔下來的時候直接手腳都斷了,只剩下東門飛淒厲的慘叫聲,叫聲響邊整個宋家地盤。

“媽的,用力過度了。”火曉風看着東門飛那眼眶帶淚,叫爹叫媽的樣子頓時有些慚愧起來,舉起自己的手嘆息的道。

“媽呀,這,這還是人嗎?”

“跑呀,不能打!”

“怕個x,我們有槍!”

小弟們見東門飛被拍的要死要活頓時慌張起來,紛紛商量是不是該跑。但也有幾個明顯是小頭目的人把所有人攔住,然後舉起槍,對着火曉風。

其他小弟彷彿醒悟了一樣,也紛紛舉槍對着火曉風。他們有槍,眼前的人再厲害又怎麼樣?能比槍厲害?全部人開槍的話,這個人肯定會成爲馬蜂窩的。

而白板她們現在有些傻眼了,什麼時候宋德華的身邊有這樣一個厲害變態的傢伙?剛剛真的只是一巴掌?不是被大像用鼻子拍飛的?

“玩槍?我看不起呀!”火曉風依舊是那懶散的樣子,但是此時那些小弟們居然都舉起槍對着火曉風,眼看就要開槍。

“小心!”狗蛋道。這一路來彼此感情還是有的,尤其是火曉風把車子速度提高,不然他們也趕不回來。要是趕不回來那後果恐怕真是會讓宋德華後悔一輩子。

暝暝中小土哥和狗蛋把火曉風也當成了恩人,凡是幫助宋德華的人就是幫助他們。

“狗蛋,跟你打個賭,我贏了你請我喝酒,你贏了我請你泡妞。”火曉風不屑看了眼那些舉槍小弟,回頭對着狗蛋嘻笑。

“啊……”狗蛋似乎沒聽明白一樣,疑惑的看着火曉風。

“開槍!”沒得火曉風再解釋,那四十多人有人命令道。

火曉風重新轉頭冷冷看着眼前的四十多人,對上那四十多把黑黝黝的槍。

“該死,誰踢我!”

“哎呀!”

“誰呀,找死呀!”

四十多人原本的肅殺之氣瞬間就沒了,接着就是他們全部人在互相抱怨着。剛剛他們準備開槍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有人踹了他們一腳,每一個人都是這樣。小弟們互相指責,除了離他們最近的人還有誰?

“我沒有踢你呀,雄哥!”

“不是你?小孫。”

“真不是我呀,哎?我的槍呢?”

接下來小弟們慌了,所有人都在否認打人,同時他們手中的槍全部不見了。

“拍賣咯,拍賣咯,一把槍兩毛錢,手快有,手慢無呀!”火曉風的面前突然多了一堆黑黝黝的槍,各種槍。此時他正做在槍支前面玩拍賣。

宋德華自認爲眼光很銳利,但還是沒能看清楚火曉風是什麼時候出手的。當小弟羣裏亂起來的時候宋德華就知道火曉風已經出手了。等再看向火曉風站的位置時,他的面前平白的多了幾十把槍。

“啊!該死!”

“怎麼是這樣的!”

“跑呀!”

小弟們慌張起來,四下散開,但是他們卻發現他們無路可走。

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幾個女人,每人手上都帶着匕首,彷彿小弟們一動那幾個女人就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們一樣。

白板她們就這樣把所有人圍了起來,他們也有今天。但是白板他們沒動,一切得聽宋德華的話。

烈赤月不斷的穿梭在林木間,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了多遠。但烈赤月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把他們帶的越遠猥瑣則越安全。

烈赤月回頭,還好那身後那六十多小弟都在,愚蠢的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上當,而是憤怒的追趕自己。

“他嗎的,到底要跑到什麼時候呀!”

“死就死,還怕那麼遠死,你有病呀!”

“咳……媽,媽的,咳……”

六十多個小弟也是火大,沒見過只跑不幹的人。而且明明是眼前的小子在找死,偏偏他又跑,不停步。

烈赤月依舊在跑,對身後的話權當沒聽到。現在烈赤月不得不慶幸後面這羣兔崽仔不是專業玩槍的。這種邊跑邊開槍的技術不到位,所以一路追來都打不中自己。

不然現在那裏還能跑?直接倒下了。不過離倒下也不遠了吧?烈赤月開始感覺體力不支,比起後面六十多個小弟已經開始演變成三十多個,烈赤月也引爲自豪了。

起碼甩掉一般體力不如他的,剩餘這一半肯定平時打架都是逃命的,所以跑起來似乎並不感覺到累。

“啊!”

“啊!”

……

正當烈赤月思索着自己該怎麼脫身的時候,在他身後的小弟們發出慘叫聲。 烈赤月神經一緊,這裏是荒野叢林,該不是有蛇什麼東西的出沒,然後咬人吧!

“啊!”

又是一聲慘叫。烈赤月一聽越發奇怪,轉頭看去。只見小弟們早就沒有追上來,而是全部圍成一個包圍圈,正防禦着,似乎在防備着什麼。

咻!

“啊!”

這次烈赤月也停下來,他倒是想知道有發生什麼事。當烈赤月停下來的時候才聽到有破空聲,接着就是有小弟倒地並且慘叫。

“誰!”

“是誰!出來!”

三十多人只剩下二十三人,瞬間就倒下將近十個兄弟。就在這一瞬間,如何不讓他們害怕。

烈赤月也警惕起來,現在他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

“既然你們讓我顯身,我就顯,沒什麼的。”當小弟們撕吼聲剛落,在叢林裏走出來一人。

“恩人,金成文?!”烈赤月不可置信的看着從林子邊出來的人,看起來軟而無力,並且醫術高明的金成文。

烈赤月怎麼也想不通什麼時候金成文變的那麼厲害。這地上躺的人都是他放倒的?

“開槍射他!!”小弟見把他們兄弟弄倒的人出現,立刻猙獰大吼起來。

還有二十多個人,每個人一發子彈,瞬間可以將眼前這個青年打死了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