侶一樣。

讓我有些鬱悶的是,我對她的心思已經夠明顯,但她一直都沒有明確答覆。走着走着,我就有了別的心思,偷偷去牽她的小手。 “出租車!” 好不容易鼓足勇氣,都快成功牽手,她突然揚起手攔了輛出租車,白白錯過了一個好機會。我把怨氣都撒向很無辜的出租車司機,冷聲道:“這個出租車司機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讓我有些鬱悶的是,我對她的心思已經夠明顯,但她一直都沒有明確答覆。走着走着,我就有了別的心思,偷偷去牽她的小手。

“出租車!”

好不容易鼓足勇氣,都快成功牽手,她突然揚起手攔了輛出租車,白白錯過了一個好機會。我把怨氣都撒向很無辜的出租車司機,冷聲道:“這個出租車司機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咱們換一輛!”

其實我根本沒有看到司機長什麼樣,只是用餘光瞥見他好像五大三粗的,根本不像是出租車司機,反而像是個混混流氓。

“嘿,你小子說誰呢?你特麼纔不是好東西,再瞎比比,老子揍死你!”出租車司機果然不是什麼善茬。

我瞬間就火了,瞪了他一眼。我靠,我沒看錯吧?出租車司機怎麼跟蘇陽長的一模一樣? 第3993章

「師兄,我想師父了!」宮本千夏睜開眼睛看到身邊的千落離的第一句就如此說道。

「放心吧,我們兩個現在的修為,可以出去找師父了,相信我們很快就能夠找到師父了!」千落離寵溺的看著宮本千夏說道。

「恩,我們一定要快點找到師父,這裡是神界,師父一個人很危險!」宮本千夏擔心的說道。

千落離聞言點了點頭,然後起身看了眼外面的驚天老祖,把外面的事情大概和宮本千夏說了下,宮本千夏聽完點點頭,兩個人這才從陣法內出來!

而原本靈力濃郁的聚靈陣法,裡面此刻一絲靈力都沒有了!

真的是被宮本千夏和千落離吸收的乾乾淨淨啊!

驚天老祖和四位驚天宗的太上長老,看到這一幕也是無語又肉疼的抽搐了下嘴角,可是裡面出來的兩個年輕人,實力已經是界神了,比他們驚天宗老祖宗的實力還強悍,絕對的強者啊!

就算他們心中有不滿,也不敢輕易錶帶出來啊!

「多謝幾位前輩護法!」千落離出來后,看著驚天老祖幾人客氣的說道。

驚天老祖聞言嘴角一抽問道:「少俠客氣了,不知道兩位是?」

「我們兩人來九樓!」千落離聞言想了想的說道。

「九樓?老夫太久沒出去了,可能不太清楚,兩位所在的九樓應該也是神界的勢力吧,只是不知道兩人如何來到我們驚天宗的修鍊地內的?」驚天老祖聞言問道。

「這個說來話長了……」千落離道。

「兩位隨我去前廳慢慢說起吧……」驚天老者聞言一愣,隨即說道。

如果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實力不強,那麼他也不用如此客氣,但是現在他們兩個人在他們的眼皮下面,用他們驚天宗的聚靈陣,變成了強者,一路突破到界神,這天賦明顯不是一般人能夠有的!

否則他也不會這麼多年都無法突破界神了啊!

所以,哪怕對方把他們驚天宗內最大的聚靈陣用的沒有一點靈力了,自己還是對他們客客氣氣的,這就是強者為尊的世界!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本來就想知道這裡是神界何處,所以也沒拒絕,跟著驚天老祖幾人,一起來到了一個小院,看起來應該是驚天老祖的住處了……

跟著驚天老祖來的還有四位太上長老,和後來的到通知前來的宗主夏小群和副宗主萬商海兩個人!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面對這些人沒有什麼緊張的感覺,哪怕他們是理虧的一方,但是他們兩個人的實力最強,所以他們沒有絲毫不自在!

反而是驚天宗的宗主等人,見到千落離兩人時,總會有些緊張,那是面對強者本能的畏懼和緊張!

驚天宗的老祖宗見狀,無奈的輕嘆一口氣,看著千落離兩人道:「兩位請坐吧!」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在驚天老祖對面坐下,其餘幾人則是站在驚天老祖的身後!

「兩位還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你們?」驚天老祖看著千落離問道。 出租車司機也跟我大眼瞪小眼,憋了半天憋出一句:“看什麼看?要不是瞅着你跟我兄弟長的有點像,我現在就抽你!”

我去,丫的脾氣比我還大。雖然看起來很蘇陽很像,脾氣也是一樣火爆,但他渾

上下散的怨氣,根本不是蘇陽的風格。兩人的氣質截然不同,而且蘇陽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裏。

“秦晴,你說孟老會不會是騙我的?你看這傢伙跟蘇陽像不像,你別告訴我蘇陽也是逆命者!”我轉過頭問道。

秦晴沒說話,衝我擠眉弄眼的笑,我一個不注意,出租車司機已經從車上跑下來,朝我衝了過來。我靠,還敢跟我動手,看我不弄死他!

“羅漢?秦晴?真的是你們倆?”出租車司機驚喜的吼道。

猝不及防之下,他已經緊緊的抱住了我,這熟悉的擁抱,真特麼是蘇陽啊!還會我及時收手,不然一不注意就把自己兄弟弄死了。

我一把推開蘇陽,笑罵道:“滾犢子,別佔老子便宜!”

“啊呸,我是來抱秦晴的,怎麼抱錯了?”蘇陽也面帶笑意,開玩笑道。

但笑罵之後,我還是主動的又給了他一個結實的擁抱,能再次見到蘇陽,真的不容易。此時一切懷疑都被我拋在腦後,我認定他是蘇陽,就絕對不錯。

秦晴眨了眨眼:“夠了你們倆,別在我面前秀恩

。趕緊找個地方坐坐,好好聊聊。”

爲出租車司機的蘇陽趕緊招呼我倆上車,按照秦晴的意思要去咖啡館坐坐,她已經很久很久沒去咖啡館喝過咖啡了。

但咖啡館那種地方,根本不合我的胃口,最後我拍板,讓蘇陽帶着我們倆去了一處烤串攤,喝喝啤酒擼擼串。

並不是我跟蘇陽不熟,正是因爲太熟了,所以有了彼此有了

大變化,第一眼看到都有點難以接受,纔沒敢認。我和秦晴就不用說了,幾乎是重生了一回,

上的氣息跟以前有了很大差別,就連

材也有了細微的變化。

蘇陽似乎也有些遭遇,我問他現在怎麼變成這樣,還來海城市當了個出租車司機,他的臉色瞬間變的很難看:“一言難盡啊,待會再跟你細說。不過那猥瑣大叔沒騙我,他說我今天會碰到你,結果還真特麼碰到了。”

“猥瑣大叔?何方神聖,那麼牛叉,連這都能算出來?我今天可是剛回來。”我有些疑惑的問道。

蘇陽的嘴角扯了扯,痛心疾的哀嘆道:“還能是誰?當然是王建偉那個不要臉的,他竟然把我騙過來當出租車司機!”

我愣了愣,說實話剛聽到“猥瑣大叔”這個詞的時候,我腦子裏一閃而過的,也是王叔的

影。得,看蘇陽那苦大仇深的模樣,肯定有料!

雖然在下面我覺得幾乎都過了一輩子,其實我和秦晴只消失了兩個多月。秋天的晚上有點涼,但燒烤攤的聲音依然火爆,一排排的座位幾乎坐滿。

到了燒烤攤,蘇陽很豪邁的說道:“今天我請客,隨便吃。先來四十串羊腰子,四十串

筋。再搬兩箱啤酒,不夠吃只管點。”

蘇陽很大方,這點我清楚,我們幾個玩的好,從來也不計較錢的事,我也沒吝嗇過。但他上來就點那麼多羊腰子是怎麼回事?

我現他看向我和秦晴的眼神有些不對勁,瞬間就明白了,果然是好兄弟。吃什麼補什麼,他是怕我晚上腰力不足。但我還從來沒把秦晴推倒過,吃了也白搭,等着晚上流鼻血吧。

“蘇陽,你還開車,能喝那麼多酒?”秦晴問道。

蘇陽咧開嘴笑了笑:“沒事,大不了把車扔在這,吃串哪有不喝酒的?”

她好像什麼也沒看出來,一番淡然的樣子。估計她應該沒來過這種地方,顯得跟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既然出來擼串,不喝酒有什麼意思?

“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到海城來。咱們傢什麼

況了?”幾杯酒下肚,我根本顧不上一旁吃個

串都一直皺眉的秦晴,跟蘇陽聊了起來。

提起王建偉,蘇陽就一直沒停過咒罵。在我去了

間不久,他和亞楠就覺另一個“我”不對勁,兩人一合計,覺得是有人害了我。

但在這個時候,寂寞突然出現,嚇了他們兩個一跳。最後關頭王叔出現,寂寞纔沒對他們兩個下手。在王叔的交涉下,寂寞答應放過蘇陽和亞楠,也保證不會對我父母怎麼樣。

不用說,這一切都是孟老的安排。不過我還

感激王叔,竟然專門跑去我老家一趟,保住了蘇陽和亞楠。估計他也不敢找孟老要錢,不知道回頭見到我,會不會先要個服務費。

“嗨,也怪我眼瞎,以爲王建偉是什麼高人,被他一忽悠,就拜他爲師,跟他來到海城市。誰知道,他什麼都沒教我,直接讓我來跑出租,氣死我了!”蘇陽鬱悶的把一杯啤酒一飲而盡。

秦晴突然插嘴:“羅漢,我記得你當初也拜王叔爲師的意思吧?”

我訕訕一笑,看到蘇陽的遭遇,我心有慼慼焉。當初我也以爲王叔是什麼高人,沒想到跟孟老一比,他就是個渣,甚至實力竟然連洪胖子鬥不如。

王叔有所保留的把我的事

告訴了蘇陽和亞楠,蘇陽直接跟着王叔來到海城市,亞楠不放心我父母,一直留在涼山鎮,跟蘇陽保持着聯繫。

不用蘇陽多說,我知道他的心思,他是想跟着王叔學點本事,回去保護我們的家人,也想幫我。但無奈他認錯了人,拜在了王叔的門下。

“呵呵,其實王叔也不錯。他的昇天煙,對付鬼很有用。”我只能安慰大吐苦水的蘇陽。

蘇陽很不屑的撇了撇嘴,從口袋裏掏出半盒煙:“你說的是這個?確實能驅邪,我跑夜車的時候也幫我解過圍。但這有什麼用?沒了煙,我還是啥都不行。”

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安慰蘇陽的話來,仔細想想王叔還真沒什麼大本事,說髒話,抽菸,耍賴。真是苦了蘇陽,跟着他估計也就能學到這點東西。

蘇陽越喝越多,一直在咒罵王建偉,最後喝的酩酊大醉,一臉沮喪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漢子,我知道你過的不容易,有很多人要害你。但我沒出息,也幫不上你啥忙,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兄弟,你可一定要小心點,我不想再失去最後一個兄弟。”

尼瑪,能不能別那麼煽

?蘇陽這大大咧咧的傢伙,也只有在喝醉的時候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但就算他不說,我也懂他的心思。

“羅漢,我也想跟你說句。你將來的路更加艱險,不過我會陪着你走下去。”秦晴也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Www •тTk ān •C ○

串她沒吃幾口,可能是覺得燒烤不太衛生,只喝了點啤酒。但是她的酒量不怎麼樣,已經臉頰通紅,要不是喝多了,我難以相信剛剛那句話是從她嘴裏說出來的。

值了,真的,能有這樣的兄弟,這樣的女人,這輩子真的值了。我毫不客氣的把蘇陽推到一旁,充滿柔

的看着秦晴:“有你這句話,我知足了。秦晴,其實我……”

“那邊,就是他,抓起來!”一羣膘肥體壯的中年男人叫嚷着衝了過來,打斷了我的告白。

臥槽,還能不能行了?我倒要看看是誰那麼肥的膽子,竟然來打擾我的好事。尼瑪,我差點就搞定了秦晴,讓我吃的那麼多腰子有用武之地,被這麼一攪和,不生氣纔怪。

“叫什麼叫,屬狗的啊?還讓不讓人好好吃飯了!”我站起

來吼了一句。

那幾個中年男人都頂着啤酒肚,一副腦滿腸肥的樣子,被我這麼一吼嚇的倒退了幾步。但很快,他們當中最瘦最高的傢伙開了口:“那是罪犯的同夥,看到那個女孩子沒?要不是我們來的及時,她今晚就會遇害。快,抓住他們!”

我這個時候才注意到,他們竟然是奔着蘇陽來的。不用想,肯定是蘇陽的對頭,這羣傢伙看起來就不像是什麼好東西。

估計也是因爲蘇陽的脾氣太躁,再加上這段時間一直很鬱悶,很容易就跟人起衝突。但不管是誰,敢動我兄弟,我都不能坐視不理。

“趕緊給老子滾,不然後果自負!”我冷笑道。

再怎麼說我現在也是煉氣化神境界的高手,就算不動用“乾”字訣和“坤”字訣,我一隻手都能收拾了這羣流氓。



,還敢嘴硬?歹徒很兇殘,暴力拘捕,我批准你們用槍!”帶頭的瘦高個冷哼道。

緊接着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拿出了傢伙,我終於感受到不對勁,活了二十多年,我從來沒遇過這種陣仗,只是兩個多月沒回來,現在的混混都變的這麼兇殘?

燒烤攤上的其他客人也都嚇傻了,紛紛落荒而逃。瘦高個很得瑟的拿出一個牌牌揮了揮:“警察辦案,正在抓捕兇殘的罪犯,閒雜人等趕緊退開!”

我看了眼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蘇陽,又看了眼那羣拿着槍的警察,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

況?蘇陽到底犯了什麼事,竟然引來了荷槍實彈的警察? 第3994章

「我叫離,她叫我師妹小夏!」千落離聞言想了想說道。

「離公子,你們來我驚天宗可是有事?」驚天老祖聞言猶豫了下問道。

「不是,我和師妹原本出來歷練,卻不知道為什麼……」千落離想了想編造了一個借口解釋道。

驚天老祖聞言微微一頓,他們都聽得出來,千落離在說謊,看起來對方不想說,那麼他們再問也沒用的!

「離公子你們可有什麼想問的?」驚天老祖看著千落離問道。

「這裡是在什麼地方?」千落離直接問道。

「這裡是我們驚天宗,難道你們沒聽說過?」驚天老祖詫異的問道。

他早就看出來千落離和宮本千夏的骨齡,也是快到千歲的人,並非是什麼年幼的不懂世事的人,難道都沒聽聞過他們驚天宗嗎?

什麼時候他們驚天宗變得如此默默無聞了啊!

不僅驚天老祖,就連驚天老祖身後的六個人也是一愣的看著千落離!

千落離自然明白對方在想什麼了,但是沒辦法啊,他和師妹離開神界太久了,早就不知道現在的神界變成什麼樣子了啊!

「沒聽過,驚天宗是在神界嗎?」千落離十分自然的繼續問道。

「額……這……驚天宗確實在神界,我們驚天宗在神界的中域……」驚天老祖有些不知道怎麼解釋的說道。

「中域又是什麼地方?也是神界嗎?」千落離再次問道。

驚天老祖看著千落離認真的表情,疑惑的眼神,整個人都不好了,如果對方看起來不像是找事的,他都快要以為故意問這些的了!

「是不是我的問題讓你們為難了?」千落離看著驚天老祖問道。

「不會的,不為難,他是我們驚天宗的宗主夏小群,讓他給你仔細解釋一下神界現在的格局吧!」驚天老者回神指了指夏小群道。

「好,那就麻煩夏宗主了!」千落離微微一笑的說道。

夏小群十分的無語,這種神界十多歲孩子都知道的事情,眼前兩個強者竟然不知道,還真的是!

「現在神界共分為五域,分別是為首的中域,然後才是西域,北域,東域和南域……」夏小群詳細的和宮本千夏兩人說了一遍。

因為擔心那裡說的不清楚,再讓千落離詢問,因此包括隱族和他們這種半隱世的十大宗門都解釋的十分清楚,其中神殿和暗殿等勢力也都交代的特別清楚……

算是讓宮本千夏和千落離,一下子對神界如今的勢力分佈還有格局,了解的十分清楚了!

「多謝夏宗主,現在我們大概知道如何回去了!」

「不過在離開之前,有件事還是要解決掉的,我和師妹無緣無故落在你們宗門的聚靈陣內,裡面的靈力讓我們師兄姐接連晉級!」

「我想那個陣法,應該不是隨便的聚靈陣,應該是你們宗門的修鍊聖地吧!事情發生了,我們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所以你們如果有什麼要求,或者有任何需要我們幫忙的,都可以說出來……」 第3995章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對視一眼,然後看著驚天老祖等人說道。

雖然他們不是有意的,但是畢竟佔了對方的便宜,讓他們兩人剛到神界沒多久,實力就突破到了界神,這對他們來說是最大的驚喜了!

所以,如果驚天宗有什麼要求,或者什麼事情,他們都會盡量去滿足的,畢竟他們欠了驚天宗一個大人情啊!

「離公子,你們剛出關,不如暫時就先在這裡休息兩天,然後再說別的事情如何?」驚天老祖看了眼身後的幾人,想了想說道。

「可以,那就打擾了!」千落離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就這樣,驚天老祖帶著其餘人離開了小院,院內只剩下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兩個人!

「師兄,你說他們會讓我們做什麼呢?」宮本千夏隨意的問道。

「等到他們研究出來,我們就知道了,畢竟我們算是用了人家的寶貝,就這樣把我們放了是不可能的!」千落離聞言說道。

「也不知道師父到了神界沒有,到神界何處了,我好想師父!」宮本千夏也明白千落離的話,但是想到墨九狸就忍不住鼻子發酸的說道。

「師妹,你到底這麼了?為什麼覺得你有心事?」千落離看著宮本千夏不解的問道。

「師兄,我的記憶都恢復了,我都想起來了,包括宮本家族被滅哪天的事情,還有師父隕落的事情,和之後轉世的事情,我都想起來了……」宮本千夏看著千落離說道。

「別難過了,一切都過去了,都過去了,我們不還是找到師父了嘛?這一世我們要努力修鍊,絕對不讓以前的事情再發生了……」千落離聞言把宮本千夏摟在懷裡安慰道。

宮本千夏再也忍不住的趴在千落離的懷裡,低聲哭了起來,當初她不過是八歲而已,全族被滅那一幕,如今想起來依舊曆歷在目,讓她忍不住害怕恐懼!

而對宮本千夏打擊最大的除了宮本家族被滅,就是那一世墨九狸的隕落,對於宮本千夏來說八歲之前爹娘爺爺奶奶最疼愛她,八歲之後的多年裡,她的生命中就只有墨九狸!

特別是剛剛被墨九狸救回去的那十多年裡,就連千落離她都很少理會,特別的粘著墨九狸,那時的墨九狸就是宮本千夏的全世界!

因此,師父墨九狸的隕落,對於宮本千夏的打擊可想而知有多大了!

千落離也明白宮本千夏的心情,當初宮本千夏多粘師父沒有人比自己更加了解,自己這個師兄用了差不多百年的時間,才讓宮本千夏喊自己師兄!

師父的隕落,沒有人比師妹更加難接受!

否則她的記憶也不會遺忘的那麼多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