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羿冷冷道。

這話一出,衆人都傻眼了, 苗乾那是何人,青城山的土皇帝,幾同神仙般的存在啊。 抓活神仙去喂狗,普天之下,恐怕也沒人敢說這話吧,這不是嫌命長,活的不耐煩了嗎? “秦哥,你惹不起他,少說兩句吧。” 鄭秋秋因爲臉上有雀斑,反而是逃過了一劫,這會兒走了過來,使勁的給秦羿打眼神。

這話一出,衆人都傻眼了,

苗乾那是何人,青城山的土皇帝,幾同神仙般的存在啊。

抓活神仙去喂狗,普天之下,恐怕也沒人敢說這話吧,這不是嫌命長,活的不耐煩了嗎?

“秦哥,你惹不起他,少說兩句吧。”

鄭秋秋因爲臉上有雀斑,反而是逃過了一劫,這會兒走了過來,使勁的給秦羿打眼神。

“區區犬類,我惹不起他?”

秦羿不屑的冷笑了一聲。

秦羿越傲,苗乾心中越驚,趕緊給一旁孔東來打了個眼神,讓他去探探底。

事實上,苗乾內心的極度不自信,讓他在前面對敵傅婉清時都不敢第一時間出頭,而是在暗中偷偷觀察了很久,直到傅婉清內力消耗大半,纔出手稱雄。

“媽的,敢對聖尊無禮,想找死了是吧?”

孔東來會意,吆喝了一聲,衝了過來,就要出掌。

“完了,孔東來實力已達巔峯,秦羿根本就是一點修爲沒有的人,只怕難逃一死啊。”

傅婉清柳眉緊蹙,心中暗道。

她雖然對秦羿沒什麼好感,但也不想害他百搭性命。

想到這,她開口道:“秦羿,謝謝你的好意,生死有命,我就不勞你送死了,以免欠你這個人情。”

“不,傅小姐的人情,白要白不要!”

“這人情我要定了!”

秦羿淡然笑道。

“要你麻痹,受死吧!”

孔東來單手一掌劈向秦羿的頭顱。

“小心!”

傅婉清別過頭,閉上了眼睛,不忍看到秦羿被爆頭的慘幕。

“滾!”

秦羿突然大發雷霆,衝着孔東來怒吼了一聲。

真氣瞬間爆發!猶如龍象!

他得龍氣以來,修爲已經達到煉氣巔峯境界,離下一個境界築基初期,只差一小步!

如今等常宗師都不放在眼裏,又豈是孔東來能抵擋得。

孔東來只覺一股雄渾之力撲面而來,連慘叫都沒來得及,下一秒,整個身子竟然被真氣給轟成了血沫。

奪聲殺人!

這是何等神通?

衆人都看傻眼了!

“宗師,宗師!”

原本昏死的李猛剛醒來就目睹了秦羿一嗓子炸死了孔東來的慘烈場景,驚的匍匐在地。

他腦海中猛地冒出一個人!

秦侯!

沒錯,秦羿沒有騙他們,他就是那位江東武道界的絕代天驕!

傅婉清也是驚的花容失色!

那一剎那,饒是再倔強,她眼中的淚水還是忍不住奪眶而出!

這個少年,竟然真的就是自己神交、仰慕已久的秦侯!

命運實在太滑稽、太幸福了!

滑稽的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她竟然沒能認出他。

幸福的是,危難時刻,心中的天驕竟會奇蹟般的出現。

便是世界上最好的編劇大師,也無法編織如此驚心動魄的完美大劇!

這是何等的幸運!

這一刻,傅婉清完全沉醉在無邊的震驚與喜悅中,完全忘了還在生死線上。

她慶幸自己參與了這出最美的大劇,還成爲了女主角。

這一切就像是夢幻一般美麗,甚至都讓她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原來小兄弟是宗師當面,真人不露相啊!”

“好,既然是宗師,這面子本尊得給,人我放了,告辭!”

苗乾這會兒心驚肉跳,故作鎮定拱手道。

他一揮手,立即青城派的弟子,放開了衆人,轉身就要走。

“慢着!”

“我只答應賞你一具全屍,可沒答應讓你活着離開這。”

秦羿冰冷的聲音,就像是一盆冰水,澆了苗乾一個透心涼。

“你要殺我?”

“本尊可是宗師,是宗師啊!”

苗乾激動的面容發顫,不敢相信的問道。

“就你這膽小如鼠的狗東西,也敢稱宗師!”

“今天就讓你見識下什麼叫真正的宗師!”

秦羿冷笑道。

“小子,給臉不要臉,當我怕你不成!”

“千影掌!”

苗乾知道避無可避,硬着頭皮,出手便是殺招。

但見罡氣一吐,頓時漫天都是劈空掌影。

千影掌,每一掌都蘊含着罡氣,威力驚人,至少不下上萬斤的氣力。

只要一掌打中秦羿,苗乾就有勝算!

“哼!”

“你有千手,我也有!”

“雷音千佛手!”

秦羿臉上笑容一凜,兩手化作萬千莊嚴萬字掌影!

霎時,只聽到半空之中,噼裏啪啦作響,苗乾的攻勢全部被一一阻擋。

重生之豪門學霸 苗乾出了一千三百六十七掌,秦羿悉數奉還,每一掌的真氣都灌入了苗乾體內。

漫天掌影一散!

苗乾吐血橫飛!

連撞破了三間上房,這才穩住身形,吐血不止。

剛剛試掌,他已經探出苗乾雖然已經修出了罡氣,但根基低劣至極,心境、悟性更是連傅婉清之流都不如。

按理來說,以這等心境,是絕不可成爲宗師的。

要知道安化千在洗劍池坐了一輩子,悟得劍道一點靈光這才成爲宗師!

苗乾這種豬狗不如的東西,怎麼會成爲宗師?

秦羿很是詫異!

唯一一種可能,他是吃了某種天才地寶又或者得到了機緣,這才成爲宗師。

秦羿飛身而上,想要了結苗乾。

“嘿嘿!”

苗乾從斷壁殘垣的灰燼中走了出來,但見他雙目血紅,渾身冒着騰騰的詭異黑色殺氣!

“小子,你是第一個逼的本尊使出殺招的!”

“你應該感到榮幸!”

苗乾胸口出現一道詭異的黑芒符號,符號是一連串怪異花朵。

苗乾狂吼之餘,渾身燃氣熊熊黑火,張手一道血色長劍出現在掌心,朝秦羿刺了過來。

劍如血煉,肅殺死氣!

霎時,漫天血色,院中死氣縱橫,只剩下無邊的殺機。

“秦羿,小心!”

傅婉清見劍勢不凡,忍不住提醒道。

“彼岸花!”

“燃血劍!”

“咦!”

秦羿原本想一招滅殺苗乾,但現在他必須打消這個念頭。

苗乾的來頭不簡單!

他使用的竟然是地獄裏魔宗的功法。

雖然是最下乘的弟子修煉的功法,遠遠不如秦羿修煉的最上乘的天魔劍訣相比,但也極不尋常。 燃血劍已到近前,魔宗功法講究的就是以舍求力,用各種消耗身體原始真元的法子,發出遠超本體極限的實力。

只可惜,苗乾血脈低劣,便是燃燒真元,這魔門最垃圾的功法,也傷不了秦羿。

秦羿冷冷一笑,他身具萬法,容納天地百家之強,對魔功自然也是瞭如指掌的。

血劍襲來!

秦羿不閃不避!

“太好了,這小子死定了。”

苗乾心頭大喜。

然而,很快他笑不出來了,因爲他看到了秦羿臉上邪氣、陰森的笑意。

就像是在嘲笑他是個傻逼!

血劍刺入秦羿的胸口!

分毫難進,一股至寒傳了過來!

瞬間澆滅了苗乾的血火,燃血劍化作了霧氣而散。

重生賭石千金 “怎麼會這樣?”

苗乾心頭絕望的吶喊。

秦羿張開五指叉在他的天靈蓋上,真法強行灌入,搜索苗乾的神識記憶!

“啊!”

苗乾只覺的靈魂像是撕裂了一般疼痛,忍不住大喊了起來。

“求求你給我條生路,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幽冥馬,青城山,只要你能放過我。”

原本不可一世的苗乾此刻像只狗一樣匍匐在地上,苦苦哀求道。

“壞事做絕,也敢求生?”

秦羿冷笑道。

“你到底是誰?爲何就不肯給我一條生路。”

苗乾痛苦的問道。

“他是秦侯!”

人羣中,李猛小心翼翼的說出了聲。

他的聲音並不高,但苗乾聽真切了。

頓時他徹底絕望了,秦侯殺人如麻,威名震江東,已經被武道界譽爲江東絕世高手。

落他手裏,苗乾也只能認栽了。

“哎,蒼天亡我啊。”

苗乾絕望仰天嘆息。

秦羿手腕真氣一吐,拍在苗乾的天靈上,送他去見了閻王爺。

他已經知道了苗乾所有的事,對他來說,這人已經沒有任何的價值。

望着地上慘死的青城山掌門,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亂世帝女:鳳主天下 “麻老闆,你把他的屍體扔到山溝子裏去!”

秦羿轉過頭冷冷吩咐道。

“還愣着幹嘛,拿這老狗的屍體遊街去,通知鎮上的居民!”

麻貴等人回過神來,拿了響鼓響鑼,用馬車綁着苗乾的屍體,奔走相告。

是夜,青石鎮鞭炮連天,百姓紛紛走出家門歡呼慶賀。

……

秦羿站在憑欄處,望着天上的明月,陷入了深思之中!

他現在思緒很亂,需要好好的冷靜思考一下!

從苗乾的神識裏,秦羿獲取了一些讓他極爲震驚,甚至感到恐懼的消息。

苗乾之所以能一夜之間成爲宗師,只因一個叫“神仙”的人,給了他一顆丹藥。

此後,黃泉草、幽冥馬,也全都是這位神仙賜予他的。

一顆能讓一個廢物瞬間變成宗師的丹藥,至少也得是四品左右的丹藥。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