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小山原本是穆大王的財產,山上建了一棟兩層三百多平米的休閒小木屋,後來作爲生日禮物送給了穆大小姐,黎沫沫18歲的時候,穆大小姐又作爲生日禮物送給了她。

之後黎沫沫便偷偷在木屋下面又挖了個上千平米的地下室,成了她的祕密基地,她會不定期的在這裏和她的“寵物”們見面,教導他們修煉打副本。 今天黎沫沫又到這裏來給寵物們“佈置作業”了,正在指導雯雯修煉的時候,她接到了黎曉曉的電話。 隨後她立刻打開黎曉曉說的直播間,剛好看到那個冒牌貨撿起面具逃跑

之後黎沫沫便偷偷在木屋下面又挖了個上千平米的地下室,成了她的祕密基地,她會不定期的在這裏和她的“寵物”們見面,教導他們修煉打副本。

今天黎沫沫又到這裏來給寵物們“佈置作業”了,正在指導雯雯修煉的時候,她接到了黎曉曉的電話。

隨後她立刻打開黎曉曉說的直播間,剛好看到那個冒牌貨撿起面具逃跑的一幕。

“這是誰?!”黎沫沫心頭震驚。

她不在乎有人假扮無面,不在乎有人栽贓陷害,但是!這個人如何知道她的真實身份的?!

這個人是誰?!

忽然間靈光一閃,黎沫沫想起了之前在學校遇到的那個想刺殺她的玩家,以她的性格,自然是隨後滅掉了,但現在看來,那傢伙不過是一顆試探她的棋子。

但是試探這種行爲也得是在懷疑的前提下才會發生。

也就是說,在那之前,已經有人懷疑她的身份了……代冰?

黎沫沫想到了那個礙於系統規則不得不放走的張望,不管是他瞎蒙的還是真的調查到了什麼,肯定是將消息賣出去了,而據他所說消息的買主是代冰。

不過奇怪的是,代冰有什麼理由對付她?他們之間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

黎沫沫有些摸不着頭腦。

想了一會兒想不通,便不再想了……有什麼好想的,上門去問問不就行了?

回到地下室囑咐了寵物們幾句話,黎沫沫便匆匆離開往市區去了。

她覓着警車找到了那棟被包圍的寫字樓,悄無聲息的潛進去,很輕易的便找到了那個假扮成她的假人。

黎沫沫扯下白袍和麪具瞅了瞅,嘀咕一聲,“做的還真特麼像……”

當然也只是像而已,她的白袍和麪具都是特殊的裝備,而這些不過是普通的材料。

將白袍和麪具放回假人身上,黎沫沫在心裏計算了一下這裏到冰羽盟的距離,便否決了現在就去找代冰詢問的想法。

因爲警察肯定很快會找上門,她如果此時跑了,那就是黃泥巴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所以離開寫字樓之後,她立刻去了一個男同學在校外的出租屋裏。

這位男同學也是她早期的“寵物”之一,實力比較強的那一類,今天的基地教學主要是針對雯雯那樣的菜鳥,並沒有叫他去。

見黎沫沫駕臨,那位男性玩家田野畢恭畢敬的迎接,“不知道主人駕臨有什麼吩咐?”

“嗯,有件事需要你配合……”

和田野說完事兒之後沒多久,黎沫沫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她故意等了許久才接起來,“喂?媽,這麼晚了找我什麼事啊?我都準備睡覺了。”

“你在哪兒?”穆大小姐的口氣十分嚴厲,“爲什麼不在宿舍。”

“我……我在同學家裏……”黎沫沫裝作心虛的樣子,小聲回答。

穆大小姐心裏頓時警鐘長鳴,聲音也提高了一線,“朋友?男的女的?”

“男……男的……”

黎沫沫的聲音跟蚊子似的,一副小女兒作態,看的旁邊田野面部表情極度扭曲,十分擔心自己的命運:我好像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事情完了會不會被挖了眼睛啊……

黎沫沫可沒工夫關注田野的表情,使勁渾身解數用奧斯卡級別的演技矇騙了穆大小姐之後,老老實實的報出了自己的地址,靜待老媽殺上門。

“等會兒要是我爸爸媽媽打你,你就老老實實受着,不準躲也不準用靈力護體,懂嗎?”

“懂……”田野欲哭無淚,我特麼招誰惹誰了,爲什麼要我背鍋啊……

很快,穆大小姐、黎城和一大羣警察到了。

開門迎客,但氣氛不怎麼和諧。

穆大小姐陪着警察問詢黎沫沫今晚的事情,那邊黎城陪着兩個警察帶田野到另一個房間分開審問。

早就對好了口供,也佈置好了房間,黎沫沫對答如流毫無破綻。

咬定一件事,今晚離開學校之後就來田野家了,準備和田野第一次滾牀單,不過田野褲子都脫了還沒來得及乾點啥呢,穆大小姐的電話就來了。

嗯,就是這樣。

田野那邊也在黎城的虎視眈眈下顫顫巍巍的說出了一樣的供詞,然後就被黎城一頓暴打,臨了還警告一番,“不準碰我女兒!你敢對她做什麼事,我會對你做同樣的事!”

田野:……

不過,雖然口供沒有問題,但這事兒太大了,警察可不敢就這樣放過黎沫沫,還是將她當做重大嫌疑人帶走了。

穆大小姐很是頭痛。 黎曉曉這次排到的副本是大名鼎鼎的《午夜兇鈴》,這個電影世界從本質上說和黎曉曉打過的《山村老屍》其實是一樣一樣的。

這是個五人本,都是自家人沒陌生人,本來黎曉曉還想在任天和師無一面前裝裝逼的,結果龍子毅和彭乾這倆哥們也不知道咋地了,跟打了雞血似的,還沒等黎曉曉出手呢就找到了貞子噼裏啪啦把人打的抱頭鼠竄,一點兒厲鬼的範兒都沒了。

當然貞子也不是那麼輕易能殺死的,看着打不過就跑了。

龍子毅和彭乾決定去掘貞子的屍骸,任天和師無一跟着他們湊熱鬧,黎曉曉趁機找到了系統的控制中樞——對於現在已經看透這些世界的他來說,這實在是簡單不過的事兒。

“今天運氣不錯!”黎曉曉看到能量傳輸管道里竟然還有一坨能量沒送出去,登時高興不已。

毫不客氣的切斷系統控制,將那坨能量據爲己有。

出來之後,他直接掏出那坨能量塞進了肚子裏,很快能量就被那層胃膜吸收轉化送到了他全身的細胞,暖洋洋的跟洗了個熱水澡一樣,旋即便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舒坦!

“哈~”黎曉曉忍不住哈出一口氣,一臉很爽的樣子。

走過來找他的任天忍不住問,“黎哥你吃了什麼,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你吃不了。”黎曉曉舔了舔嘴脣。

“哦,鬼啊……”任天表示敬謝不敏,“黎哥,龍哥他們把貞子抓住了,叫你過去吃呢!彭哥說這個對你來說可是大補。”

嗯,剛剛吃完大餐,再吃點飯後甜點也不錯。

黎曉曉點點頭,“行,走吧!”

剛走了兩步,黎曉曉聽到天空傳來一聲熟悉的尖嘯,一團火光掛着長長的尾焰從天而降。

是無面吧……黎曉曉駐足擡頭看着,任天也好奇的看着那一坨,“黎哥,我們不用躲一躲嗎?好像會掉在我們頭上啊!”

“沒事,那裏面有人操控的,不會砸到我們。”

話音剛落,那飛行倉就嘭的砸在了倆人不遠處的空地上,艙門打開,走出來一個人。

一身黑袍,戴着一張黑色面具。

黎曉曉有點懵逼,心說這是無面的新行頭,便試探的問了一句,“無面?”

黑袍擡頭看向黎曉曉,搖搖頭,“不是。”

聲音是和無面一樣的機械音,但聲線不同,非常低沉,就像是在嘴上套了個罐子,有些甕聲甕氣的感覺。

哦……黎曉曉想起來,無面說過遊戲裏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GM的,應該就是面前這位仁兄了。

“我是無面的朋友黎曉曉,你是?”黎曉曉友好的詢問。

“無名。”黑袍人說道,風格倒是和無面一樣的簡潔。

黎曉曉:……

行,你們的名字倒是挺搭的,咋地?黑白無常?

報完名字,無名衝黎曉曉點點頭,也沒說話,便轉身走了——去修復被黎曉曉破壞的控制中樞。

黎曉曉看着無名,搓了搓下巴。

記得進來的時候無面讓他按原計劃行事,他還以爲無面會自己來呢,誰知道卻是這個無名來了,難道他也是無面的“盟友”?

既然他有這麼強力的盟友了,爲什麼還要拉自己上船?

黎曉曉有點想不通。

“走吧黎哥,龍哥他們該等急了。”任天拽了拽黎曉曉,催促道。

他有點兒害怕那位黑袍人,總給他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吃了貞子,完成任務,退出電影世界。

然後黎曉曉就知道自己妹妹被帶走的消息,立刻火急火燎的跑警察局錄口供去了,畢竟他可是在看視頻的時候給黎沫沫打了電話,完全可以證明視頻裏的人根本不是黎沫沫!

不過即使黎曉曉爲黎沫沫作證,她還是沒有被釋放。

原因很簡單,他們是兄妹,黎曉曉的證詞只能作爲參考。

“簡直莫名其妙!”黎曉曉從警察局出來一肚子的火氣,“很明顯是有人栽贓陷害嘛!二丫用得着去搶銀行?以後整個穆家都是她的!”

黎城拍拍黎曉曉的肩膀,“彆氣了,他們其實什麼都知道,但是這事兒太大,他們可不敢放人,現在等上面的人過來呢,估計等他們審過之後就沒事了。”

可是之後的三天,他們都沒能等到黎沫沫回家,這讓黎曉曉的心情十分不好。但也沒別的辦法,只能靜靜等待。

還有一個人也在等待,王瀟南。

這已經是黎沫沫被抓的第七天了,王瀟南站在窗前,望着漸漸西沉的落日,喝着一罐啤酒,靜靜等待着。

無論如何,今晚都會有個結果。

遊戲規定,七天必須完成一個副本,否則會死。

而黎沫沫被關押在特殊牢房裏、沒收了身上所有私人物品,不光有監視器,還有四個玩家身份的女警目不轉睛的盯着她,只要她消失一瞬,就立刻會被察覺。

不進入電影世界,會死。

進入電影世界,會暴露她其實也是玩家的事實。

玩家界的高級玩家人人都知道,第一高手無面擁有屏蔽氣息的寶物,玩家之間可以互相感應到,卻唯獨感應不到無面。

而擁有這個能力的人,除了他,沒有第二個。

就連同爲GM的另一個黑袍玩家也無法屏蔽自己的氣息。

既然高級玩家人人知道這件事,那麼這就不是祕密,現實中的許多大人物同樣知道這件事,黎沫沫被捕,一部分原因是與她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搶劫了國家銀行。

但更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爲那個搶劫者還有一個“無面”的身份。

無面此人,不但在遊戲玩家中是個迷,在現實世界中一樣是個迷。

無論如何他都是危險人物,而且是個無法掌控的危險人物。

如果有機會掌控、或者除掉他,那麼他們就一定會抓住這個機會!這也是爲什麼會有四個玩家一起盯着黎沫沫的緣故。

而王瀟南認爲,以無面表現出來的一貫作風,他絕不會接受“招安”。自視甚高的他一定會試圖反抗突圍,那麼……

他就死定了!

王瀟南喝了一口啤酒,露出了微笑。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四位玩家女警瞪大眼睛,甚至都不敢眨一下。

黎沫沫打了個哈欠,無辜的瞅瞅女警,“你們爲什麼要這樣盯着我啊?難道我還忽然消失不成?”

沒人回答她。

黎沫沫搖搖頭,望着天花板發呆。

她身上的私人物品都被沒收了,這牢房裏也空蕩蕩的什麼娛樂設施都沒有,想要手機、電視什麼的是不可能的,連申請要一副圍棋自己擺着玩都被拒絕了,除了發呆,她什麼都不能做。

“真是無聊啊……”

時間走過了凌晨三點——黎沫沫是在兩點多的時候被關進這裏的,也就是說,她已經在這裏過了超過一個星期,但她沒有消失,也沒有死亡,只是百無聊賴的瞅着天花板發呆。

四個女警都鬆了一口氣,默默的退出了牢房。

黎沫沫看着她們的背影,微微笑了笑。

早上,黎沫沫就被釋放了,一家子一起接了黎沫沫回家,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後,穆大小姐便讓黎沫沫去洗澡睡覺。

“關了一個星期,一定很害怕沒有睡好吧!”穆大小姐心疼的摸着黎沫沫油膩的頭髮,“連洗澡都不讓,他們太過分了!快洗個澡好好休息吧!我給你請了假,這段時間都不用去學校。”

安頓好黎沫沫,穆大小姐和黎城也睡覺去了——他們倆這一個星期也沒怎麼閤眼,倆人一人掛倆黑眼圈,嗯,其實黎曉曉也沒怎麼睡,但他倒是沒什麼影響。

等沒人了,黎曉曉偷偷溜進黎沫沫的房間,搬了個凳子坐在黎沫沫牀前,也不說話,就瞪眼看着她。

過了幾分鐘,黎沫沫睜開眼,生氣的回瞪黎曉曉,“大蛋!你坐在這裏看着我讓我怎麼睡覺?!”

“你需要睡覺嗎?”黎曉曉撫着下巴,盯着黎沫沫的臉,“我看你氣色好得很,可不像是一個星期擔驚受怕又沒睡好的樣子。”

黎沫沫翻了個白眼,“我什麼時候說我擔驚受怕沒睡好了?那都是老媽腦補出來的好伐!我又沒幹壞事,自然不會心虛,在牢裏面雖然無聊,但我吃得香睡得好,當然氣色好了!”

黎沫沫理直氣壯的說道。

“嘿嘿……”黎曉曉湊近她,小聲說,“沫沫,平心而論,咱們是不是一家人?”

“廢話!”黎沫沫又翻白眼。

“那一家人之間是不是不該互相隱瞞,你看我是玩家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你的祕密是不是也該跟哥哥我說清楚?”

黎沫沫一挑眉,“我有什麼祕密?”

黎曉曉坐直了身子,笑道,“我在遊戲裏有一個朋友,叫無面,上個星期呢,我們說好了一起打副本的,結果到了約定的時間他卻爽約了……哦,就是你被抓的那天。”

“他兼職遊戲裏的GM,爲系統處理一些故障。這一個星期,我打了兩次副本,導致了兩次故障,而每次去排除故障的GM卻不是無面,而是另外一個人。 權少暖愛:暗戀冷酷少帥 他就那麼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人見不着,發消息也不回。”

黎曉曉說着頓了頓,瞅着黎沫沫。

黎沫沫笑而不語。

黎曉曉就繼續說,“這個星期我想了很多事情,然後我發現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兒。那個無面,就住在這個別墅區,和我們是鄰居,但我不知道他住在哪一棟。我有時候會在小區裏碰到他,他告訴我,他平時都不在,只有週末回到這邊住……”

黎曉曉盯着黎沫沫,“和你回家的時間一樣啊!”

“而且……你們雖然都是週末在家,但從未同時出現過!”

黎曉曉臉上的笑容消失,變得有些嚴肅,“黎沫沫,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是不是無面?放心,我會幫你保守祕密的!”

黎沫沫繼續翻白眼,“黎曉曉,你腦子秀逗了?”

“我知道你們說的那個無面,據說是什麼最厲害的玩家對吧,但再厲害,他也是個玩家,瞪大你的氪金狗眼看着我!我就是個普通人!”

“無面有隱藏玩家氣息的寶物。”黎曉曉不依不饒。

“哼!”黎沫沫撇撇嘴,“你能想到的那些人想不到?我進牢房的時候,他們把我身上所有的東西都扒走了,光溜溜的給他們檢查了一遍又一遍,連頭髮都被找蝨子一樣找了幾遍,就差給我剃個光頭了!我有什麼寶物他們搜不出來?”

“呃……”

對哦,不管是什麼寶物吧,要起作用肯定得隨身攜帶吧,就算可以放進儲物空間,但儲物空間其實也是個隨身物品,就像他的內褲一樣。

這樣說來,黎沫沫還真是被冤枉了?

“而且——”黎沫沫斜眼看着他,“我可是知道的,你們玩家每個星期必須至少打一次副本吧,不然就會死,我可是被關了超過一個星期的時間,而且有四個女警輪班盯着我,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那種,我可沒有忽然消失。”

“呃……”

黎曉曉被懟的無言以對,只能悻悻的走了,“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出了門,他撓撓頭嘀咕一聲,“難道真是巧合?那無面到底幹嘛去了?”

“嘿嘿嘿……”躺在牀上的黎沫沫無聲的笑了笑,“黎曉曉,你想跟我鬥?道行還不夠!哈哈哈哈哈……”

出了門,黎曉曉撓撓頭,掏出手機又給無面發了個信息,“大佬,您老人家到底去哪兒了?這麼多天不見,我很想你啊!好歹回個信息啊!”

……還是沒回應。

難道出意外死了?黎曉曉嘀咕着,又發了條信息,“大佬,難道……你掛了?”

……依舊沒回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