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些無奈地走到了門旁,站在那裏出神。

真不知道這到底是軟禁還是保護? 想着,她回頭看向了身後的那輛勞斯萊斯幻影,嘆息了一聲。 方芸芸對總統的愛,那是傻瓜都看得出來,用情至深。 可惜,有什麼用呢? …… 電梯裏,林珍妮冷着臉拉上了衣襟。 上官冥夜慵懶地一笑,“我很不喜歡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搞鬼。”

真不知道這到底是軟禁還是保護?

想着,她回頭看向了身後的那輛勞斯萊斯幻影,嘆息了一聲。

方芸芸對總統的愛,那是傻瓜都看得出來,用情至深。

可惜,有什麼用呢?

……

電梯裏,林珍妮冷着臉拉上了衣襟。

上官冥夜慵懶地一笑,“我很不喜歡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搞鬼。”

“我也非常非常不喜歡,那個東西我不知道是什麼,那是你們的前總統夫人交給我的。那是作爲帶我來的交換條件,我是爲了妹妹,不然怎麼辦?如果要抓人,先抓她。”

林珍妮皺皺鼻子,竊聽器被上官冥夜弄下來給踩碎了。

可是這個過程,太能讓人誤會了。

“你這是……過河拆橋嗎?”上官冥夜瞥了她一眼。 她忽然發現一向口齒凌厲的唐若甜的確是很少再和人進行口舌之爭。

唐若甜現在只會動手。

這麼一想,渾身更冷,傷勢已經徹底好了的手背此刻彷彿又火辣辣的疼了起來。

她可沒有忘記安雅現在有多悽慘,被毀容,莫名被送到精神病院。這輩子都不會再有出來的機會。

肩膀忽然一暖,鼻尖彷彿嗅到淡淡的冷香,她一愣,擡頭看到了顧雲擎優美的側臉。

他的雙眸放在唐若甜的身上,微笑道:“你說的很多。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區區三言兩語能夠造成什麼威脅。”

他以從來都沒有過的溫柔眼神看向克勞迪婭,柔聲道:“克勞迪婭,你還缺模特嗎?”

“雲擎,你的意思是!”克勞迪婭眸中大喜,看着顧雲擎鮮少露出來的溫柔模樣,雲擎這麼問問,是不是想要……

“傻瓜,你是我的女朋友。你的秀我自然會捧場。聽說雲爵以前便是模特,我倒是想要嘗試一下雲爵曾經做過的事。”顧雲擎擡起眼角,看着全場所有人都震驚的樣子。

應御飛喃喃道:“雲哥的哥哥要走秀……那我一定要去看看,就當作是懷念雲哥……”

“雲擎!”克勞迪婭眸中盡是感動的光芒,她不懂爲什麼雲擎會忽然在這裏宣佈她是他的女朋友。

不過,這也算雲擎承認了她的身份。

而一直沒有說話,乖巧依在唐若甜身後的顧衍在聽到剛纔顧雲擎的話之後,大聲道:“爹地!你騙人!你明明不喜歡這個怪阿姨!”

魂圖陌路 “而我也不喜歡這個怪阿姨成爲你的女朋友!我不喜歡!”顧衍的聲音非常大,稚嫩的嗓音裏面盡是受傷。

顧雲擎看了眸中神色越發深寒,而脣瓣弧度越大的唐若甜一眼,柔聲卻冷酷的對顧衍道:“衍衍,你對克勞迪婭阿姨要禮貌一點。還有,不要把你的想法加之於爹地身上。你不是一樣不喜歡這位姜宇先生嗎?可他還不是照樣成爲了你媽咪的男朋友?”

“顧雲擎!”唐若甜抱住哭的大聲的顧衍,三個字像是從她的牙縫裏擠出來了一樣。

“怎麼?你覺得我對顧衍說話很過分了?可你有沒有想過,你以前對顧衍的冷漠和疏忽比我剛纔說的話還要過分。”顧雲擎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淡淡道:“再說,顧衍原本就不是我的兒子。我又爲什麼萬事都要順着他,說話的時候要注意傷沒有傷他的心呢。”

王者愛戀 看着唐若甜費力抱着顧衍的樣子,姜宇從唐若甜的懷中接過了顧衍,顧衍一邊哭一邊叫道:“我不要你!我要爹地!”

說着,他便朝着顧雲擎伸開手。

可顧雲擎去根本沒有動作,冷冷的看着顧衍。

那眼神讓顧衍瑟縮,哭聲緩緩小了。

克勞迪婭看着他哭紅的小臉,眸中笑意一閃而過。

她對着顧衍一字一字慢慢道:“顧衍,他不是你爹地。是阿姨的男朋友。你爹地早就死了,你不要亂叫人,否則會被別人認爲沒有教養!”

話音剛落,她的眼睛一花,臉頰隨後傳來劇痛。

任盼盼渾身發抖,“克勞迪婭,你實在太過分了!你至於對一個孩子說這些話嗎!”

而原本一直在哭的顧衍在聽到克勞迪婭的話之後,小臉上的表情有着一秒鐘的定格,隨後大眼睛裏面的淚不斷的流,他低聲對姜宇道:“姜宇哥哥,你放我下來。我不找爹地了。這個怪阿姨說得對,他本來就不是我爹地。是我太天真了,以爲喊得多了,他就真會成爲我爹地。我不會了,再也不會這麼傻了。”

這句話讓原本就容易感傷,情緒激動的任盼盼倏然落下了眼淚。

姜宇眸光看向唐若甜,唐若甜眼睛通紅,看顧衍掙扎着要下來,他終究還是放了顧衍下來。

顧衍走到唐若甜的面前,小手重重的抱住了唐若甜,小臉埋在唐若甜的肚腹上,啞聲道:“媽咪,我向你道歉。以前是我不懂事,不聽媽咪的話,現在我知道我錯了。即便是媽咪你再不喜歡我,也不會不要我的。對不對?”

唐若甜眼中的淚倏然落了下來。

她蹲下身子,轉過身,緊緊抱住顧衍,啞聲道:“克勞迪婭,你既然已經準備好了作品,那明天公司內的所有設計師便以你的這次作品開一次會。現在,顧雲擎,克勞迪婭。你們兩個人給我滾。”

翌日,jaj大樓。

原先寬闊明亮的設計師辦公室此刻拼着好幾張桌子,電腦放在上面。

到處都是圖紙和布料。

克勞迪婭眸中閃過一絲厭惡,這麼糟亂的工作環境根本都不是她的風格。

“能不能去別的地方開會?這兒連坐下來的位置都沒有。”克勞迪婭皺眉道。

原先色設計總監米雪挑眉,“設計部開會一直都是在這裏的。jaj內不是沒有高薪挖過設計師,大家都沒有對此說過什麼。相反,很喜歡這種工作環境。”

克勞迪婭站起身來,冷冷道:“那好。這個會我不開了!髒亂的工作環境就是對設計師的不尊重!”

米雪哈哈一笑,笑過之後精緻的小臉浮現冰冷的表情,“每天喝着咖啡看雜誌那樣的生活才是對設計師的不尊重吧!”

“既然你不願意開會,那這個會就不要開了!反正你是設計總監,你說了算。”她站起身來,拍了拍手道,“大家散了吧,該幹嘛幹嘛!”

原本收拾好桌子準備開會的設計師立刻把堆在腳底下的圖紙還有面料全都拿了出來,開始討論。

完全把克勞迪婭當成了空氣。

克勞迪婭再一次被氣的渾身發抖,可除了發抖之外,她什麼都做不了。

這個時候,唐若甜推開辦公室進來,看着一個個忙碌的設計師,還有臉色發青的克勞迪婭,淡淡道:“怎麼沒有開會?還是說已經開過了?那米雪,總監的設計圖紙怎麼樣?”

米雪冷笑了一聲,“我們總監大人突然發脾氣,決定不開會了。反正也無所謂,人家是總監嗎?我們不過只是小小的設計師。”

“那你的意思是現在開會,還是說到時候下週直接召開新品發佈會?”唐若甜眸光投向克勞迪婭,眸色平靜如波,就像是昨天的不愉快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哦?現在唐若甜是問她意見嗎?是不是以爲她要是問她意見就是給她面子了?以爲她會大度的說現在開會?

克勞迪婭同樣回給唐若甜冷笑,她雙臂還胸,容貌精緻漂亮,穿着最新一季的職業套裝,模樣看起來不像是來上班開會,像是去走秀。 下午,蕭茵拉着夏冰傾跟季修去買衣服。

看着副駕駛座上戴着蛤蟆鏡跟口罩的某個女人,夏冰傾分分鐘煩躁的想要捏死她。

連姜媛是誰?什麼背景?跟她親愛的修修是什麼關係都一無所知的笨蛋,怎麼就非要跟着去湊熱鬧呢?

她現在不想管了,選擇裝聾作啞,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自作孽,不可活!

鬱悶的將腦袋轉向外面,看着陽光下的車水馬龍,她撐着腦袋不做聲。

到了商場,蕭茵忙活的給季修買衣服。

夏冰傾也挑了兩件裙子跟一套白色的運動服,既然去度假,大家肯定穿的很休閒。

買完了衣服,他們一起去吃了晚餐。

回到酒店,蕭茵就累的鑽進浴室去洗澡了。

夏冰傾把購物袋裏的衣服拿出來放在牀上,收拾明天要帶去的行李。

“冰傾,你過來坐一下!”

季修坐下來,喊了夏冰傾。

放下手裏的衣服,夏冰傾走過去坐在他的對面,“是有事情要說嗎?”

“這話應該我問你。”季修定神,看她的眸子深刻了一些。

“我,沒什麼要說啊!”

“那爲什麼一整天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有嗎?”夏冰傾用手摸了摸脖子。

這個小動作,一般在她撒謊或是不安的時候才會做。

季修帶了她兩年,朝夕相處,這個小動作逃不出他的眼睛。

“是因爲度假的事情嗎?”他直接了當的問。

夏冰傾沉默了一下,點點頭。

“你不想讓我們去?”

“我不是不想你讓你們去,而是——”

她頓住,不知該怎麼說。

季修聽出來端倪來,“問題出在那個姐姐身上嗎?”

夏冰傾抿抿脣,吐出一個名字,“是姜媛!”

房間裏,沉入寂靜。

大概是一分鐘,季修表情平靜的開口,“明白了,度假照常進行,沒事的!”

他淡淡的說完,起身,“我回房了,你們也早點休息!”

“哦!”夏冰傾有些傻傻的應了一句。

還以爲說出姜媛的名字,會讓季教授他不高興,可他的反應卻是出奇的平靜,不僅如此,他還安撫了她的情緒。

真是始料未及。

那,他跟姜媛到底是.

困惑的呼出一口氣,她甩頭,不再去想。

反正季教授都給她吃了定心丸,相信,一切,不用她費心,他能夠處理好。

趁着蕭茵還在洗,夏冰傾把未整理好的行李整理好,想想,又給姐姐去了電話,跟她說了度假的事情。

也算是跟她打了招呼了。



次日。

八點鐘,三人在酒店一起吃過早餐,出發去了機場。

在快要到機場的時候,夏冰傾接到了姜媛的電話,問他們到了哪裏,夏冰傾如實回答了。

到了機場,門口已經有三個人在等待。

一個把他們的車開去了車庫,一個幫他們拿行李,還有一位在前面帶路,直接進了vip貴賓通道,一路都恭恭敬敬的。

“待遇真不錯!”蕭茵悄悄對夏冰傾,倒也顯得從容。

她現在不像兩年前那樣沒見過世面,看到什麼都大呼小叫的。

夏冰傾點了點頭,“恩,是還不錯!”

姜媛家本來就有錢嘛。

前面的人帶他們來到一架飛機前,光從外形看,就是一架非常豪華的私人飛機。

扶梯放下來了,就等他們上去。

“贊哦!”蕭茵笑眯眯的第一個上去,今天她短髮長裙配墨鏡,明星範十足。

風很大,夏冰傾拉了拉身上的駝色長外套,緊跟着上去,長髮被狂風吹亂,全部拂到身後季修的臉上。

他用手壓了壓她的長頭髮。

動作很自然,像是平時經常會做的舉動。

夏冰傾加快了幾步上去。

進了機艙,氣息還沒有從外面寒風交加中緩過來,就看到明晃晃的坐在位置上慕月森。

…….

她真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有種被騙進傳銷窩點的感覺。

“哈嘍,歡迎你們!”顧君瑞鑽出來對他們揮手。

蕭茵看到這麼多人一開始也懵了懵,不過她很快適應了,顧君瑞一打招呼,她就立刻微笑的迴應,“你們好啊,這麼多的人啊!”

“人多熱鬧嘛!”管容謙扯開嘴角,露出一口白牙。

呵呵,夏冰傾在心裏冷笑兩聲,她算是總算明白人多熱鬧這幾個字的意思了。

果然夠熱鬧的!

慕月森高貴冷豔的坐在那裏,一件黑色毛衣跟黑色的長褲,姿態就跟雜誌封面的男模般的故作深沉,他看看夏冰傾,也不表現的特別開心或是不特別意外。

他們半個月沒見過面了。

夏冰傾這會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轉身,走人。

季修看了看,簡直跟大家點頭打招呼,他完全不意外會看到這個場景。

雖然不在意料之中,卻也沒覺得很詫異。

“冰傾,坐啊,來,來,這邊還有兩個位置,趕快過來做。”顧君瑞熱情的招手。

而所謂的那兩個位置,一個是慕月森的旁邊,另一個是慕月森的對面。

真是有夠刻意的。

當她瞎啊!

後頭,高跟鞋的聲音篤篤篤的走上來。

緊接着是嫵媚的女聲,“飛機快要起飛了,大家被站着了,找位置做啊,這位帥哥——”

忽而,聲音就像是被狗吞掉了一般,奇蹟的消失了。

誰讓帥哥把頭轉過來,驚嚇到了某個女人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