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童言叫醒小樹妖,這傢伙自己醒了過來。

“哇,好香啊!老大,是什麼東西這麼香啊?能吃嗎?” 看到小樹妖這個“小吃貨”自己醒了過來,童言打趣道:“你這鼻子狗的鼻子都靈,這菜香剛剛飄出來,把你給勾醒了。等等吧,是譚鈺姐姐在給我們做飯。” 小樹妖一聽,立刻從沙發爬起來道:“做飯?那是吃的嘍?太好了,我都餓了!老大,我……我能不能先

“哇,好香啊!老大,是什麼東西這麼香啊?能吃嗎?”

看到小樹妖這個“小吃貨”自己醒了過來,童言打趣道:“你這鼻子狗的鼻子都靈,這菜香剛剛飄出來,把你給勾醒了。等等吧,是譚鈺姐姐在給我們做飯。”

小樹妖一聽,立刻從沙發爬起來道:“做飯?那是吃的嘍?太好了,我都餓了!老大,我……我能不能先去嚐嚐啊?”

童言聽此,故作嚴肅的道:“不行!我們到人家家裏作客,怎麼能這麼失禮呢?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個道理你不明白嗎?”

小樹妖眨了眨大眼睛,滿是不解的道:“豆腐?豆腐是什麼?能吃嗎?”

看着他萌萌的模樣,童言都快憋不住笑了。有小樹妖這麼一個活寶在,還真的挺讓人心情愉快的。

他跟小樹妖又講了一些人間的食物,不到二十分鐘,九尾狐終於做好了飯菜。

看她端着熱氣騰騰的飯菜走出廚房,小樹妖的一雙大眼睛都直了。當然,小樹妖可不懂什麼情啊愛啊,他是被飯菜吸引了。

至於童言,他更多的應該是被九尾狐所吸引吧。

“快點過來吧,飯菜做好了。冰箱裏沒有多少菜,還是我前幾日剩下的,所以只做了幾個簡單的小菜。你們千萬別嫌棄哦!”

九尾狐都發話了,小樹妖再也繃不住了,恨不得背長出翅膀飛過去,直接小跑着來到了九尾狐的跟前。

九尾狐將飯菜放到桌,小樹妖竟然也跟着爬了飯桌。

ωwш ⊙тt kán ⊙¢Ο

童言一看,趕忙開口道:“喂,二毛,你在幹什麼?桌子是擺放飯菜碗筷的,你怎麼能爬到桌子呢?快點兒給我下來!”

九尾狐對此倒是不以爲然,笑着說道:“沒關係啦,他還是個孩子,他開心好啦!二毛,你吃吧。”

小樹妖二毛一聽,哪裏還管那麼多,伸手便抓向了盤子裏的熱菜。

九尾狐一看,着實嚇了一跳,立刻阻止道:“二毛,這是剛炒出來的菜,你直接用手抓,會燙傷你的。看見了嗎?這是筷子,用筷子夾菜吃。”

小樹妖哪裏會用筷子,九尾狐把筷子放入他的手裏,他反而不知所措了。

童言見此,是哭笑不得。無奈之下,他也只能走到桌旁,然後示範道:“真是沒見過世面,我來教你。瞧,這是筷子,要這麼用。來,夾起一塊肉試試,多練習練習熟練了。”

有了筷子這個“玩具”,小樹妖倒也不急着吃菜了。他用胖乎乎的小手抓起筷子,始終無法夾起肉來,反而把自己惹得呵呵直笑。

童言看了看,只能向九尾狐說道:“不用管他了,我們也吃吧。他其實一點兒都不餓,只是好而已。”

九尾狐聽此,笑着說道:“要是有一個這樣的孩子,那該多好啊?真是太可愛了。只可惜……我的男朋友也不知道去哪兒了,我都跟他好幾年沒見面了。”

聞聽此言,童言突然心一顫。

男朋友?她竟然有男朋友了? “你……你都有男朋友了?”

九尾狐笑着點頭道:“是啊,怎麼?難道只有人才可以談戀愛嗎?”

童言聽此,尷尬一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覺得挺好。 ”

他雖然嘴這麼說,可心的失落卻早已溢於言表。

九尾狐微微一笑道:“本來我們都打算結婚了,可幾年前的一天他突然離開了,這麼多年過去,我仍舊沒有他的任何消息。算了,不提他了,咱們吃飯吧!我這裏有酒,要不要喝兩杯?”

童言本來不想喝酒,但是此刻心憋悶,倒不如來個借酒澆愁。

“好,那喝幾杯!”

九尾狐笑了笑,隨即轉身走到酒櫃前,拿起兩個酒杯和一瓶白酒,才重新回到了飯桌旁。

“我也不知道你酒量好不好,反正這一瓶酒,咱們慢慢喝吧!”

小樹妖一看九尾狐拿來了酒,立刻好的追問起來。

“這是什麼呀?好喝嗎?我也要喝!”

九尾狐呵呵笑道:“你一個小孩兒,喝什麼酒啊?這都是大人喝的!”

“不行,我想喝,給我嚐嚐嘛!”

九尾狐無奈,只能將倒好的一杯遞給了小樹妖。

小樹妖倒是真的不客氣,拿過酒杯,“咕咚咕咚”的幹了下去。

要知道這可是一杯白酒,算他不是人,可是這麼喝下去,還是嗆得他連連咳嗽。

看他這滑稽的模樣,童言本來還有些煩悶,一下子輕鬆了不少。

“怎麼樣?我都說了,小孩子是不能喝酒的噢!乖,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吃菜吧!”

小樹妖撇了撇嘴,終於怪怪地吃起菜來。

九尾狐重新將酒倒滿後,兩人這才推杯換盞起來。不知不覺間,一瓶酒已經喝完。

九尾狐見童言意猶未盡,隨即又取來了一瓶。

兩人一邊閒聊,一邊喝着酒,足足喝了三瓶酒之後,童言這纔有些微醉了。

人喝多了,容易話多,童言是這樣。

他拿着酒杯在眼前晃了晃,然後苦笑道:“你知道嗎?我的愛人也是一個九尾狐,而且她也叫譚鈺。最重要的是,你們竟然長得一模一樣。”

九尾狐喝光杯子裏的酒,微微一笑道:“你喝多了吧?怎麼胡言亂語了?天底下哪裏有那麼巧的事情?”

童言苦澀一笑道:“我多麼希望這只是巧合,但事實,你應該是她。鈺兒,你真的記不起我了嗎?”

九尾狐微微皺了皺秀眉,有些不悅的道:“我看你真是喝多了,我怎麼會記得你?咱們還認識不到一天呢。行了,我看你真的喝多了,你不要喝了。我去把菜熱熱,你吃點兒菜好好的睡一覺吧!”

說着,她放下酒杯,直接站起身來。

童言一看她要走,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然後有些難過的道:“鈺兒,你真的記不起我了?我是童言啊,咱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事情,難道你一點兒都記不起來了?鈺兒,我……”

未等他把話說完,九尾狐直接甩開了他的手,隨即嚴肅地道:“我都已經說了,你喝多了!如果你再這樣,我可不理你了。”

看着有些生氣的九尾狐,童言心一陣刺痛。

話到嘴邊,他最終還是嚥了回去。他心裏清楚,如果自己繼續糾纏下去,九尾狐或許真的會不理他,到那時,他恐怕連陪伴都不能做了。

他暗暗的告訴自己,九尾狐只是暫時想不起了他們的過往,他需要耐心一些,也許某一天,九尾狐會想起一切來。

他佯裝喝醉,這麼趴在了桌子。

九尾狐見此,輕嘆一聲道:“酒量這麼差,還喝這麼多,真是服了你。算了,還是把你扶到沙發睡一覺吧!”

童言任由着九尾狐扶起自己,他或許也只能憑藉這樣,來感受九尾狐手的溫暖了。

躺在沙發,他終於還是睡着了。也許並非因爲他身體的疲憊,而是來自他心的悲傷。

時間過得很快,他這一覺足足睡到了第二天的午。

小樹妖和九尾狐都沒有打擾他,兩人如同親姐弟一般打成一片。

九尾狐爲小樹妖洗了澡,還給他梳好頭髮。再看小樹妖,他變得更加可愛了,也更加精神靈動。

童言睜開雙眼,隨即坐起身來。

華娛是一種生活 正在吃午飯的九尾狐和小樹妖一看,都立刻關切的望向了他。

“你還好嗎?昨晚你喝多了,沒想到你竟然睡了這麼久。我剛做好午飯,你去洗漱一下,然後過來吃吧!”

童言聽此,笑着點了點頭,當即起身走進了衛生間。

九尾狐真的很體貼,不僅替他準備好了毛巾牙具,連拖鞋都準備妥當。

看着這些,童言心滿是暖意,接着輕聲自語道:“她不記得我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我能陪在她的身邊,我心滿意足了。”

他洗了一個澡,把頭髮也整理了一下,這才精神十足的走出了衛生間。

一起幸福的吃完午飯,九尾狐提出了要暫時離開這裏的打算。

“我還有事情要做,所以不能繼續陪你們了。你們兩個住在我這兒吧,等我把事情處理完,再回來看你們。”

童言一聽此言,立刻問道:“你要去哪兒?是有什麼緊要的事情嗎?”

九尾狐點了點頭道:“是啊,我要去一個地方,去找幾個人,他們或許會知道我哥哥在哪兒。另外,我還要向他們打聽一下我男朋友的下落。”

童言聽此,趕忙說道:“我們兩個反正也沒事兒,跟你一起去吧!這路也能有個照應,萬一那些黑衣人再來找你的麻煩,有我們在,至少能保護你啊!”

九尾狐搖頭笑道:“不用了,你們已經救了我一次,哪兒能再麻煩你們啊?再者說,我次是因爲大意了,所以遭到了他們的偷襲。以後我一定多加小心,這樣不會有問題了。”

童言一點也不想跟九尾狐分開,所以再次開口道:“我們兩個待着無聊,你帶我們吧。我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好嗎?”

看着童言期盼的眼神,九尾狐終究還是心軟的點了點頭。

“好吧,那我帶你們一起去,不過你們到時候可得聽我的。我要去的地方是天道盟,那裏的人可都是厲害的人物,千萬不能得罪。明白嗎?”

天道盟?童言聽此,心暗笑不已。他正好也想回天道盟,跟九尾狐一起倒也是正好順路。

可他哪裏知道,天道盟,已經不是他記憶那個天道盟了。

人間的劇變,早已出乎了他的意料! 童言並沒有向九尾狐說出自己正是天道盟盟主的事情,況且他算說了,九尾狐也不見得會相信。

晚些時候,三人便離開了公寓,向着天道盟目前的所在地進發了。

九尾狐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富裕,三人先是悄悄地回到了之前那個商場的停車位,開原來的那輛汽車,這才快速的駛離了鎮子。

路小樹妖又被車窗外的景色所吸引,這個小傢伙對所有未知的事情都感興趣。此刻他的懷還揣着一雙筷子,在他看來,這雙筷子也是一件神的事物。

童言現在也望着車窗外,可能是因爲昨晚的魯莽,讓他現在有些不好意思與九尾狐聊天。

雖然在他心裏,九尾狐是他的女人,可九尾狐卻不這麼認爲,所以他但凡有什麼出格的舉動,都會被九尾狐視爲無禮,視爲輕薄。

他不想給九尾狐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那樣的話,可實在得不償失了。

黑道寶貝很勾人 九尾狐也沒有開口,只是打開了車裏的音響,輕鬆的音樂隨即充斥了整個車內。

一個小時後,小樹妖又一次的無聊起來。 都市超級天帝 他取出貼身放着的筷子,一次次的用筷子去夾面前椅背的拉帶。

童言着實沒有想到小樹妖竟會如此執着,可看着他一次次的失敗,童言不免笑了起來。

“你可真是夠笨的,筷子要這樣握,你的手小,握筷子要向前一些。來,你再試試,看看能不能夾住?”

在童言的“輔導”下,小樹妖又嘗試了幾次。終於,他獲得了成功。

“哇!老大,你快看,快看啊!我夾起來了。”

童言欣慰的笑道:“不錯,有志者事竟成!你只要多多練習,以後會更加熟練的。”

得到童言的誇獎,小樹妖的一雙眼睛立刻笑成了一條縫。

他們在後座的愉快交談也吸引了九尾狐,但九尾狐只是透過後視鏡向後看了幾眼,並沒有說什麼。

汽車繼續向前飛快的行駛着,約莫過了一個多小時,汽車突然變道,開入了一片茂密的林。因爲地形的緣故,汽車已經無法繼續向前。

九尾狐將車停穩,這纔開口向童言和小樹妖說道:“車只能開到這兒了,剩下的路咱們得走過去。來吧,我們下車!”

小樹妖早已經坐夠了,九尾狐這邊說下車,他第一個便將車門打開,然後蹦了下去。

童言見此,也跟着下了車。

把車鎖好之後,九尾狐帶着二人立刻徒步向着林子的深處走去。

“姐姐,咱們還得走多遠啊?我都有點兒餓了!”

九尾狐聽此,微微一笑道:“還得走半天吧,我這裏有餅乾,你先墊墊肚子吧!”

說着,她將口袋裏的餅乾取出來,直接扔給了小樹妖。

小樹妖接住餅乾,打開袋子便美滋滋的吃了起來。

九尾狐稍稍猶豫了一下,終於向童言問道:“你餓不餓?我這裏還有餅乾。”

童言搖了搖頭道:“不餓,你留着吧。等他再餓了,你再給他吃。”

九尾狐點頭道:“也好,那我們繼續向前走吧,爭取天黑前穿過這片樹林。”

童言答應了一聲,便沒有再說什麼。

林子裏的土很軟,走在面好像踩在海綿似的。但這並不舒服,反而是一種折磨。如果走得慢了,那深一腳淺一腳的甭提有多難受了。

不過這樣也好,大家不想走快也得走快。本來還是一步一步的走着,後面直接狂奔起來。

只是有些出乎預料的是,這跑得最快的竟然是小樹妖。別看他個頭兒小,那兩條短腿像是汽車的輪子似的,一蹬起來,真可謂是一騎絕塵。

九尾狐和童言自然不會被他甩得太遠,三人這麼相互追逐,竟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內,輕鬆地穿過了這片茂密的森林。

雙腳剛剛踏出森林,童言便被眼前的一幕所吸引了。

凝神看去,面前竟然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城。

這小城自然沒法跟現在的城市相提並論,但是勝在古樸,巧在少見。

整座小城被石頭壘砌的城牆半包圍着,正面是一扇巨大的雙開木門。此時在木門的兩側,各站着三個身着黑色勁裝的人,不用猜,他們應該是這小城的守衛。

城門並沒有掛匾,也不知道這小城叫什麼名字。但能在這麼一個隱蔽之處建造一座小城,可見這是一股不小的勢力。

小樹妖盯着不遠處的小城看了看,立刻歡呼道:“哇,有城市啊!我們是不是可以到裏面買好吃的?”

童言聽此,微微笑道:“只怕是咱們想買,他們也不會賣。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覺得這是一個門派或者什麼神祕組織的地盤兒。咱們甭說去買吃的了,算是進去,恐怕都沒有那麼容易。”

九尾狐點頭應道:“沒錯兒,這裏確實不是想進能進的。這小城是天道盟的一個分舵,裏面有實力強悍的長老坐鎮。若是擅自闖入,無異於以卵擊石,自討沒趣。不過沒關係,我們並非擅闖,我認識裏面的人,他們會讓我們進去的。”

聽九尾狐這麼一說,童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天道盟是他一手創建的,對於天道盟,他任何人都熟悉。天道盟的大小堂口分舵,他都瞭如指掌。可是對於這裏的分舵,他卻毫無所知。

“難道這個分舵是在我不在人間的這段時間創建的?也罷,等見了這裏的舵主,自然也清楚了。”

九尾狐向童言掃了一眼,然後提醒道:“等下你們跟我過去,記得千萬不要多說什麼。天道盟的勢力十分龐大,如果不小心得罪了他們,咱們都得倒黴。時候也不早了,咱們走吧!”

說着,她率先向着小城的城門走去。

童言見此,無奈的搖了搖頭。身爲天道盟的盟主,難道還怕得罪天道盟的一個分舵主嗎?如果他把自己的真實身份說出來,恐怕整個小城的人都得出來迎接。

當然了,他不是一個高調的人,尤其在九尾狐的面前,他實在威風不起來。

跟在九尾狐的身後,一行三人很快來到了城門前。

城門口的守衛一看有人前來,立刻擋住了去路。

“來者何人?到此作甚?速速報名來!”

九尾狐聽此,要開口回答。

而在這時,只聽到“嗷”的一聲吼叫響起。循聲看去,好傢伙,一團黑色的漩渦竟正從遠處飛掠而來。

門口的一個守衛見此,突然開口道:“是舵主,舵主回來了!”

童言聽此,心頓時犯起了嘀咕。

“這麼強的妖氣,還是天道盟的舵主?這是哪個舵主呢?” 看着黑色漩渦越來越近,童言的表情也越發的嚴肅起來。 他並不記得天道盟有這麼一號舵主,不免心充滿疑惑。

與他的嚴肅相,九尾狐此刻竟滿臉笑容,似乎九尾狐與這舵主早熟識一般。

黑色漩渦的速度很快,幾秒鐘的功夫來到了衆人的面前。接着漩渦一散,一個身着黑色長衫的長髮男子現出身來。

這長髮男子皮膚極白,好像是抹了厚厚的粉底似的,他的眉毛修的很細,一對睫毛也刻意的刷過,更不能忍受的是,他的嘴脣竟然還塗了口紅,如此女性打扮,實在讓人有些不忍直視。

守門的護衛一見此人現身,趕忙紛紛單膝跪地道:“我等恭迎舵主!”

長髮男子微微笑道:“無需多禮,都起來吧!”

護衛們聞此,這才站起身來。

長髮男子從幾名護衛的身掃過,立刻看向了九尾狐和童言等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