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胖三往後一退,坐在了一太師椅上,翹着二郎腿,像大爺一般晃了晃身子,然後說道:“先說你叫什麼吧。”

屈胖三惱怒道:“你還是不是男人啊?這都不懂?就是脫下你的褲子,去惡狠狠地和諧她!上……” 呃…… 我有點兒鬱悶,不知道他鬧的哪一齣,正不知道說些什麼話兒來配合呢,結果有人敲門了。 我開門,牛娟站在外面。 她對我說道:“有人找你。” 我忙不迭地出了門,牛娟跟我說:“有你

屈胖三惱怒道:“你還是不是男人啊?這都不懂?就是脫下你的褲子,去惡狠狠地和諧她!上……”

呃……

我有點兒鬱悶,不知道他鬧的哪一齣,正不知道說些什麼話兒來配合呢,結果有人敲門了。

我開門,牛娟站在外面。

她對我說道:“有人找你。”

我忙不迭地出了門,牛娟跟我說:“有你的電話。”

我跟她來到了電話間,拿起座機的話筒,聽到那邊傳來徐淡定的聲音:“我出來了,簫掌教在我身邊,你有空的話,我們見一面。” 會開完了。

聽到徐淡定這平靜的語氣,我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了下來,電話裏談事兒不太方便,我問清楚了約見的時間地點,然後掛了電話。

出來的時候,牛娟瞧見我臉上頗有幾番興奮,忍不住笑道:“什麼事兒這麼激動?”

我笑了,說是好事。

我沒有說太多,牛娟也沒有問太多,而是換了另外一件事情,說對了,你還記得許智華、秦觀和向立志他們不?

我說怎麼不記得,去年回家,我還碰到過他們,一起吃過飯呢。

牛娟聽到,笑了,說是這樣的,我跟許智華最近剛剛有過聯繫,她問我,說有時間的話,可以組織一下同學會,讓我們那一屆的老同學聚一聚——出社會這麼多年,大家也是好久沒見了,想想也挺不容易的……

我笑,說她是約你呢,還是約聞銘啊?

牛娟聽到,露出了潔白的牙齒來,說你知道啊?

我說是啊,我上學時的夢中情人,居然喜歡聞銘,而且還託我找過聞銘,想要他的電話號碼,這事兒我如何記不得呢?

牛娟有些抱歉,說這個……我聽聞銘說你有一個女朋友,而且是個大美女,傾城傾國的樣子,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我說不會,不過聞銘這些年來,沒有找過女朋友?

牛娟嘆了一口氣,說他啊,他的感情比較複雜,受過一些情傷,這些年來,一直在找一個人,卻找不到,我有時候在想,其實他跟許智華湊成一對,也許會好一點兒,就不會有的時候抽雪茄抽得很兇,還沒事兒老喝酒了……

會開完了。

聽到牛娟這樣的身邊人從這個角度嘆起聞銘,我有些意外。

屈胖三無語了,說行行行,帶上你還不行麼?一會兒到了地方,你別說話,帶着一對眼睛就行了。

這一次的會議,之所以會開這麼久,是因爲它並不僅僅只是一次單獨的事件,又或者是幾件彼此關聯的時間,而是涉及到中央、地方和江湖上幾大勢力的角力和鬥爭,並且力圖在和諧發展的前提下,弄出一個提案來,因爲事情的重要性,所以出席此次的人員級別相當高,高到很多人都想象不到的地步。

聞銘闖蕩江湖多年,在我眼中,是相當成功的,不但一身本事深不可測,而且還作爲大中華區的血族大頭目,手底下不知道掌管了多少人。

不過他私底下的感情生活,我還真的沒有時間過問。

我跟牛娟一路聊了兩句,到了審訊室這邊來,我笑了笑,說這事兒我們回頭好好研究。

從這方面來講,我們這邊算是勝了。

牛娟也是跟我稍微提一下,這事兒還得聞銘點頭,所以禮貌地說道:“好,你忙。”

我進了審訊室裏,結果發現原本十分驕傲的大長腿此刻哭得稀里嘩啦,眼神卻固執得很,小龍女在旁邊憋得難受,一直等我進來了,方纔噗嗤一笑,也不知道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

我瞥了一眼渾身淋得溼透的大長腿,然後朝着屈胖三打了一個手勢。

我瞥了一眼渾身淋得溼透的大長腿,然後朝着屈胖三打了一個手勢。

牛娟嘆了一口氣,說他啊,他的感情比較複雜,受過一些情傷,這些年來,一直在找一個人,卻找不到,我有時候在想,其實他跟許智華湊成一對,也許會好一點兒,就不會有的時候抽雪茄抽得很兇,還沒事兒老喝酒了……

牛娟聽到,露出了潔白的牙齒來,說你知道啊?

屈胖三沒有把大長腿搞定,心中多少有一些不開心,不情不願地走了出來,說怎麼了?

寒暄過後,屈胖三有些迫不及待地進入正題。

我說徐淡定出來了,蕭大哥在他旁邊,讓我去見他,你去不去?

屈胖三說不去。

我說你不去,那我就自己過去了?

屈胖三想了想,然後說道:“哎呀啊,我還是去吧——那幫人開會,到底是個什麼結果?”

來到店前的時候,都已經打烊了,我們按着約定的暗號,三長一短,吱呀一聲,小門開了,羅胖子將我們迎了進來。

我說具體的我也沒有問,就約定了一下在茶館裏見面,到時候好好聊一聊。

屈胖三說我進去收拾一下,然後馬上走。

我說徐淡定出來了,蕭大哥在他旁邊,讓我去見他,你去不去?

他進了審訊室,沒多一會兒就出來了,而小龍女也跟着出了來,屈胖三不太樂意帶她,說我們就是去辦點事兒,你在這兒守着這個女人,回頭了,我們再過來就是。

不過他私底下的感情生活,我還真的沒有時間過問。

雜毛小道說:“別廢話,劉子涵,我找你有正事……”

小龍女不遠,說我不,咱們說好了的,你們去哪兒都得帶着我,約法三章我遵守得規規矩矩,你們可別想拋下我。

這個時候的談話就輕鬆許多,徐淡定告訴我們,說這一次白城子的人也參與了會談,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在幾個關鍵議題上面,對這邊表達了很大的支持。

我笑了,說真不是想拋下你,就是去見幾個朋友,你去不合適;再說了,這女人放在這兒,也得有人看着,不然挺危險的,咱把人弄過來,總得負點兒責任,你說對不?

這個時候牛娟就在旁邊,笑着說道:“對,簡單三兩人,幫着看,問題也不是很大的……”

小龍女說我們可以找這般的人幫忙看一下啊?

這個時候牛娟就在旁邊,笑着說道:“對,簡單三兩人,幫着看,問題也不是很大的……”

小龍女又撅着嘴巴說道:“你們是去見誰?別以爲我沒聽到啊,是不是徐淡定出來了?聽你們說得他那麼神,是不是很厲害,我要去,跟着你們長長見識!”

屈胖三無語了,說行行行,帶上你還不行麼?一會兒到了地方,你別說話,帶着一對眼睛就行了。

這邊我跟牛娟交代了一會兒,然後由牛娟派人開車送我們去羅胖子的茶館附近。

現在差不多是半夜時分,街道並不堵,所以時間並沒有花太多。

到了茶館附近,我們下了車,繞了圈子,瞧見身後沒有什麼人,這才找到了茶館那兒去。

來到店前的時候,都已經打烊了,我們按着約定的暗號,三長一短,吱呀一聲,小門開了,羅胖子將我們迎了進來。

這事兒得有徐淡定來說,畢竟他開會的時間比較長,而他則是後半段才被通知介入的。

很快,我們被引到了密室裏來,這兒除了徐淡定和雜毛小道之外,吳盛也在裏面。

外面也有幾人,想來是跟着他們幹活的。

雙方見面,少不得又介紹起小龍女的身份來,對這事兒我有些無奈,畢竟人是白城子出來的。

我以爲徐淡定和雜毛小道會介懷,卻沒想到兩人均是朝着我曖昧一笑,反而和和氣氣地跟她打起了招呼,而小龍女來的路上,已經知道了這兩位的身份,本以爲人家會將自己給趕走,卻沒想到這般親切,一顆心終於放到了肚子裏。

小龍女說我們可以找這般的人幫忙看一下啊?

雜毛小道是個很擅長調節氣氛的人,三兩句話兒,將小龍女逗得小臉兒發紅,讓她嬌羞不已。

寒暄過後,屈胖三有些迫不及待地進入正題。

雜毛小道看向了徐淡定。

這事兒得有徐淡定來說,畢竟他開會的時間比較長,而他則是後半段才被通知介入的。

徐淡定點頭,然後把事兒徐徐述來。

這一次的會議,之所以會開這麼久,是因爲它並不僅僅只是一次單獨的事件,又或者是幾件彼此關聯的時間,而是涉及到中央、地方和江湖上幾大勢力的角力和鬥爭,並且力圖在和諧發展的前提下,弄出一個提案來,因爲事情的重要性,所以出席此次的人員級別相當高,高到很多人都想象不到的地步。

一直到會議結束的時候,領導發表了類似於《《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之類的重要講話,指導接下來的工作。

之所以會這般,是因爲前段時間朝堂上實行了類似於“禁武令”的法案,對於一切涉及修行者的案件,都從重從嚴,這使得在此期間受到波及、陷害和誹謗的江湖人士數不勝數,無數人家破人亡,而江湖卻並未趨向平穩,反而是不斷地激化了矛盾,讓仇恨的種子越燒越旺,風雲翻滾,不斷有血案爆出,將江湖元氣給消耗一空。

許多傳承百年、幾百年的小家族、小宗門,都在這一期的嚴打工作中泯滅,許多名聲鵲起的修行者,都躺到了泥土裏去。

許多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也成爲了烈士,犧牲到了工作中。

再加上境外勢力的入侵,國內各種反動勢力、黑道、邪道勢力的復甦,反而弄得一片烽火,到處一團亂。

總之就是一句話,有人故意製造混亂,把大好局面給搞砸了。

既然如此,就得有人來負責。

既然如此,就得有人來負責。

會議期間,武副局長被當場進行了雙規,並且民顧委和全國道教協會以及多方的相關部門將會介入此事的調查工作中來,查明這位新晉權貴是否跟境外勢力有勾結……

武副局長成爲了這一次混亂事件最大的背鍋俠,而接替他的,依舊是與他有着相同背景的人。

不過那位並沒有武副局長的激進,與各方勢力的關係,倒也還算是不錯。

從這方面來講,我們這邊算是勝了。

不但如此,雜毛小道還在這一次的會議之中嶄露頭角,爲黑手雙城據理力爭,保住了他的地位,並且讓朝堂上的有關部門低頭,幫忙全力找尋黑手雙城,並且將他的最終處置權,交給了茅山。

這事兒其實是挺難的,好在黑手雙城之前在各方都有一些人脈,故而也是磕磕絆絆地弄了下來。

談了結果,又聊起過程來。

這個時候的談話就輕鬆許多,徐淡定告訴我們,說這一次白城子的人也參與了會談,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在幾個關鍵議題上面,對這邊表達了很大的支持。

雜毛小道則告訴我們,林齊鳴和布魚也參與了此處的會談,看樣子,他們接下來可能又要升了。

不但如此,雜毛小道還在這一次的會議之中嶄露頭角,爲黑手雙城據理力爭,保住了他的地位,並且讓朝堂上的有關部門低頭,幫忙全力找尋黑手雙城,並且將他的最終處置權,交給了茅山。

他還跟我說他跟林齊鳴聊了兩句,差不多知道了白城子的事情。

說到這裏,雜毛小道笑了,拍着我的肩膀,說在這件事情上面,你做的不錯。

牛娟聽到,露出了潔白的牙齒來,說你知道啊?

關於這次會議,還有許多可聊的地方,徐淡定撿完了重要的事情說過之後,然後問起了我來:“剛纔吳盛跟我說了一點兒,黃胖子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他還跟我說他跟林齊鳴聊了兩句,差不多知道了白城子的事情。

我把目前的情況跟他們簡單說了一些,雜毛小道聽到,忍不住笑了。

他說你們誰有電話?

吳盛在旁邊聽到,趕忙把手機遞了上來,雜毛小道有些笨拙地解鎖,然後按了一個電話出去。

沒多一會兒,電話接通了,雜毛小道直接說道:“是我,蕭克明。”

一直到會議結束的時候,領導發表了類似於《《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之類的重要講話,指導接下來的工作。

那邊傳來一個女人嬌媚的聲音:“哎呀呀,真是稀客,大掌教居然打電話給我,今天是吹了哪陣風?”

屈胖三說不去。

雜毛小道說:“別廢話,劉子涵,我找你有正事……”

關於這次會議,還有許多可聊的地方,徐淡定撿完了重要的事情說過之後,然後問起了我來:“剛纔吳盛跟我說了一點兒,黃胖子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雙方見面,少不得又介紹起小龍女的身份來,對這事兒我有些無奈,畢竟人是白城子出來的。 劉子涵?

所以現如今上層的態度表露出來,風氣就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這名字聽起來怎麼那麼熟悉呢?

我有點兒詫異,正思索着,旁邊的徐淡定卻不給我猜測的機會,在我耳邊輕聲說道:“魅魔劉子涵。”

魅魔劉子涵?

是啦,是啦,這位可不就是魅族一門的門主麼,沒想到她與雜毛小道之間,竟然會這般的熟稔,倒也真是讓我有些意外。

雜毛小道並沒有跟劉子涵客氣太多,將當前的情況在電話裏簡單說了一遍,聽到這話兒,魅魔劉子涵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我人在魔都,現在太晚了,一會兒我讓人看一下,乘早上最早的班機回京城來,你讓那位千面人屠不要過度緊張,相思痛的解藥我有,讓他別急着動手,人是不會有問題的。”

雜毛小道笑了,說沒事兒,他脾氣雖然暴躁,但還是比較聽我的話。

劉子涵這才鬆了一口氣,說那就好。

得……

敢情雜毛小道在拿着我的名號嚇人呢,不過我也有點兒奇怪,怎麼看起來那位兇名赫赫的魅魔,對我好像挺怕的樣子。

我點頭,說對。

雜毛小道又問道:“這件事情,你參與了沒有?”

劉子涵在電話那頭嘆氣,說嗨,我現如今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瞭解,手下的人四分五裂,各自爲政,雖然表面上還奉我爲宗主,但實際上,背後有大金主的那些個長老和大姐,個個都有自己的想法……

雜毛小道說沒你的事兒,那挺好的,你好不容易洗白了,別因爲這件事情又鬧翻。

劉子涵嘆息了一聲,然後又跟他做了保證,這才掛了電話。

雜毛小道將手機還給了吳盛,然後對我說道:“問題不大,相思痛的確是魅族一門的獨門毒藥,不過作爲宗主,劉子涵還是有解藥的。”

我有些好奇,說蕭大哥你跟那女人,怎麼好像挺熟悉的樣子?

在我的印象中,魅魔之前可是邪靈教的人,而雜毛小道則是出了名的邪靈教剋星,雙方的關係按理說應該是敵對關係纔對。

雜毛小道笑了,說說起來,她束手就擒、改過自新,我還是擔保人來着,這點兒小事,倒也算不得什麼……

他並不避諱什麼,跟我們聊了兩句往日之事,然後說道:“這件事兒說起來,還真的怪不了她——一個當老大的,將以前的那些事情都放棄了,又沒辦法找到繼續的盈利點,那麼很容易就會被人拋棄的,她現如今維持着如今的場面,已經算是十分難得了……”

是牛娟。

徐淡定說這次會談結束之後,當下朝堂和江湖的局面將以維穩爲主,一切有可能造成羣體事件的事情,都會被嚴格重視,也儘可能避免發生,特別是江湖上的事情,實行問責制,慈元閣這件事情,辦得太不漂亮了,本來這一次都已經有人準備翻起來了的,既然如此,不如就趁着這股勁兒,直接翻案吧。

他跟劉子涵辯解兩句,而徐淡定顯然是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來。

他問我,說你跟那位不老神鷹洪天秀交了手?

我點頭,說對。

徐淡定說那人死了沒有?

我搖頭,說沒,不過功力被我給破了,氣脈紊亂,估計修爲會大損……

我有些心虛,說啊?是不是我辦錯事兒了啊,這個……

徐淡定摸着下巴,說這事兒有點難辦了。

我有些心虛,說啊?是不是我辦錯事兒了啊,這個……

徐淡定擺了擺手,說你用不着自責,洪天秀此人心眼極小,在京都這兒有些勢力,力量也很強,不過並不是我們惹不起他,恰恰相反,這傢伙跟總局的孫老是拜把子的兄弟,而那位孫老督辦的,又正是慈元閣的事情,我們本來就準備跟他們過招的。

我比較關心此事,問接下來該怎麼辦?

徐淡定說這次會談結束之後,當下朝堂和江湖的局面將以維穩爲主,一切有可能造成羣體事件的事情,都會被嚴格重視,也儘可能避免發生,特別是江湖上的事情,實行問責制,慈元閣這件事情,辦得太不漂亮了,本來這一次都已經有人準備翻起來了的,既然如此,不如就趁着這股勁兒,直接翻案吧。

我說朝堂上面的事情,我不懂,不過有什麼事兒需要吩咐的,您儘管吩咐。

徐淡定笑了,說倒也無事,我自會處理,而你們則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那劉子涵過來,給黃小餅解了毒,我們再聊後面的事情。

原本安保措施十分嚴密的物流中心,此刻一個人都沒有。

我被對方問得也愣了一下,眉頭皺了起來。

我說好。

徐淡定又看向了吳盛,說你的事情也彆着急,我回頭給總局那邊打個電話,讓他們壓一壓特勤四組,別見風就是雨,拿着雞毛當令箭,到處搞事兒,你這邊穩一點,明天應該就沒事兒了——搞也只是他們下面的人在亂搞,相信今天這會開完了,各個領導回去,將事情宣傳清楚,問題應該不大。

他說得很輕鬆,畢竟當前的局面,表面上看好像是單獨的個體事件,但其實是因爲上面走得太急了,有種摸着石頭過河的意思。

要說之前的嚴打,完全是武副局長那幫人搞出來的,但凡有點兒智商的人,都不會相信。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