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若是如此,我願捨身成鬼,只願和仙仙成爲一對遊蕩陰曹地府的鬼鴛鴦!”,左風目不轉睛的望着左仙仙,嘴角含笑。“仙仙,你是讓我活到現在的唯一的理由!若是世間容不得我們,我便隨你陰間四海爲家!”

“左風……”,左仙仙梗嚥住了。 “好!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一程!” 我揚起手,徑直拍在了左風的頭上,原本我只是想要殺死他,可是我的身體卻不由自主的從他身上吸收一股遊離之力,待那遊離之力完全被吸走,左風化作了飛灰。而那白色的灰一起涌到了天空,再落到左仙仙的面前,卻成了左風的模樣。 看

“左風……”,左仙仙梗嚥住了。

“好!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一程!”

我揚起手,徑直拍在了左風的頭上,原本我只是想要殺死他,可是我的身體卻不由自主的從他身上吸收一股遊離之力,待那遊離之力完全被吸走,左風化作了飛灰。而那白色的灰一起涌到了天空,再落到左仙仙的面前,卻成了左風的模樣。

看了看自己的掌心許久,我反身揮了一下,左仙仙瞬間恢復了自由,一把抱住了面前的左風。

“都是鬼了,也就不殊途了!”,我淡淡道。

聽我這麼說,左仙仙拉着左風一起跪在了我的面前。

“大恩不言謝,必當效犬馬!”,左仙仙昂起頭,認真的望着我。

“隨便你!”,漫不經心的望了左仙仙和左風一眼,我揚起了脣角。“別被鬼差抓住了!”

說完這句話,我的翅膀瞬間展開,而後撲扇着帶我飛向了夜空之中。

梵埜,你有沒有想到,雨桐的死亡的提前,是因爲將她的異能全部給了我?!而我,就是佛!

……

(本章完) 此時的我,進入冥界仿若入無人之地。可是,我想我需要掩飾住我的強大,至少在梵埜消耗了多些的佛氣才能暴露。所以,現在的初五,還是那個沒心沒肺的初五。

進到電梯,來到了冥界,迎面遇到了十一。我很奇怪,這個丫頭的神情,爲什麼這麼緊張。我迎上去,還沒有等我開口,十一便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初五,出事了!”,十一緊張的望着我。

還能有什麼事比莫雨桐快要灰飛煙滅還要大嗎?我是想不出來!

“怎麼了?”,我攬住了十一的肩膀,急切的問。

“大嫂病危,大哥着急,現在來了一個什麼佛要救大嫂,我大哥還沒有說什麼!我二哥卻跟他打起來了!”,十一急得直跺腳,“那個人是佛,怎麼能打得過?!”

“還不帶我去!”,我急切的喊了起來。

“哦!”

十一抓住我的手,瞬間化作青煙,而後再出現的時候卻是在花園之中。剛站穩,便聽‘轟隆’一聲,一個人影直接破牆而出摔在了我的面前。而後,梵埜渾身閃着金光飛了出來,面目兇狠。

“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要救雨桐!你若再插手,我必定叫你灰飛煙滅!”,梵埜說着雙手合十。

陰鷙無視我瞬間起身,冷冷的望向梵埜。“雨桐就是你害的,我不相信你能幫她!所以,別碰她!否則,我寧願自毀一千,也要傷你八百!”

呵,陰鷙,你到底是有多愛莫雨桐?!愛到,連死都不怕?!

“口出狂言!”,梵埜說着猛的揮出右手。

當那巨大的金色光形手掌從天而降就要壓向陰鷙的時候,我一把推開十一,而後徑直擋在了陰鷙的面前。看着那金光閃閃的強大力量向我碾來,我不躲不閃就那麼直勾勾的望着梵埜。

梵埜蹙眉,在那光芒將要吞噬我和陰鷙的時候硬生生的收回了手掌。

“初五,你想幹嘛?”,梵埜怒視我。

“你說呢?”,我輕笑,“想要殺他,先得殺我!”

梵埜還沒有說什麼,陰

鷙卻一把推開我,眼神極度的冷酷。

“我的事,輪不到你插手!”,陰鷙望着我,眼底凍結成冰。

‘啪’,我擡手就是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陰鷙的臉上。

“陰鷙,我告訴你!以後,對我態度好一點!因爲,只有我才能救活莫雨桐!”,我對着陰鷙冷笑,心卻爲剛剛的那一巴掌揪痛萬分。

這句話很管用,陰鷙原本的盛怒硬生生的忍了下來,而眉頭卻鎖的更緊。見此,我轉身走向了梵埜。

“據說,佛氣要一直綿延,否則,就算我相救,也救不活的!”,我對着梵埜輕笑。

梵埜望着我,像是望一個陌生人,可是眼底卻有着一閃而過的溫柔。

“小初五,我從小就教育你的做人信條,你還記得嗎?”,梵埜輕輕扶住我的臉,凝目道。

“當然,言而有信,知恩圖報!你教了我七世,怎會忘記?!”,我撥開梵埜的手,“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的!”

聽了這話,梵埜緩緩的呼出一口,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瞪了陰鷙一眼,便轉身走了回去。

梵埜,當昔日被你捧大的小女孩,已經學會了屏蔽自己的意識時,你是否曾經預測過今天會有這樣的結果?!你教我言而有信,知恩圖報,爲的就是乖乖的受你的差遣,自願獻出生命的,對嗎?!可是,那是做人的信條,我不是人,何需遵守?!

轉回身,我望着旁邊已經呆住的十一,對她輕輕招手,待十一走過來,我眉開眼笑的挽住了她的胳膊。就像陰鷙無視我那般,無視他的從他的身邊走了過去。

可是,我的腳步很緩慢,我在算計着,十步之內他會不會攔住我。

果然,當我心中默唸第三步的時候,陰鷙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

“你當真可以救活雨桐?”,此時的陰鷙,已然沒有了之前的狂傲。

“沒錯!你想怎樣?”,我歪着頭望着他。

陰鷙抿了抿嘴脣,隨後緩緩鬆開了鎖緊的眉頭,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幫我救她!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

陰鷙眼中的迫切,像是硫酸一樣腐蝕着我心底最後一處脆弱,而我卻只能刻意隱忍住那痛楚。緩緩鬆開十一的胳膊,我將目光落在陰鷙的手上。

“這還是你第一次,主動碰我!”,我揚起嘴角,輕笑出聲。

這句話,讓陰鷙瞬間鬆開了手,一臉的寒霜。“我娶你!”

“娶我?!”,我擡起手捏住陰鷙的下巴,對上他幽深的眸子。“不!我不要!陪我一個月,一個月之內和我形影不離,什麼都挺我的!之後,我便會去救莫雨桐!”

“我憑什麼相信你?!”,陰鷙一把抓住我的手,似乎想要捏碎我的骨頭。

腹黑爹地圈禁嬌妻 “那你就等着給莫雨桐吊唸吧!”,說完,我一甩袖子便徑直走出了花園。

來到冰天雪地,我的視線上漫起了一層水霧。

高冷男神呆萌妻 陰鷙,我們的感情,還回得去嗎?!若是可以,我願意永遠的留在過去,一直陪着你!現在的你,陌生的讓我不認識!我們的愛,真的再也回不來了嗎?!

伸出手,接住天上飄落的雪花,雙掌輕輕一合,輕輕一抹,一把冰劍便躍然掌心,握住冰劍,我一轉身直接將尖峯抵在了陰鷙的脖子上。

“你之前果然是裝的!”,陰鷙輕輕的撥開冰劍,冷笑。“你的異能比我想象中的強大!可是,之前又爲什麼故意隱藏?!”

望了陰鷙一眼,我手掌握緊,那冰劍又變成雪花散落於空中,而後落在了我的肩膀上,變成了一條紫色的披風。

“在你面前,我無須隱藏!”,我係好披風,漫不經心道。

“我答應你的要求,幫我救雨桐!”,陰鷙垂下眼瞼,丟棄了昔日的桀驁。

“好!那,吻我!”,我擡起下巴。

陰鷙的拳頭握了握,許久才緩緩鬆開,當他伸出手托住我的後腦時,我卻伸出手擋住了他的嘴。

“爲了莫雨桐,你還真的什麼都肯做!”,我輕笑,“我要你去死,你死不死?!”

“只要你能救她,我願意!”,陰鷙目不轉睛的望着我,語氣堅定。

……

(本章完) 早就知道陰鷙會這麼說了,我也沒有辦法讓自己做到不難過。

“陰鷙,吹笛子給我聽吧!”,我掩飾住哀傷,對陰鷙笑道。“放心,你想爲雨桐守身如玉,我亦不會強人所難!”

“可是,你現在就是在強人所難!”,陰鷙悶聲。

“隨你吧!”,我暗暗的呼出一口氣。

當初,陰鷙爲了我去學了音律,而今他卻連半點也不肯施捨給我!真是,笑話!

“陰鷙,如果我告訴你!我們曾經相愛過,你信嗎?”,我終於忍不住,冒出這麼一句話。

“不!我們曾經歡好,卻不曾相愛!”,陰鷙的眼中,風雪般的淡漠。“我不知道你爲什麼會突然這樣,可是,我不想騙你!我只愛莫雨桐,生生世世都不會改變!”

“早知道啦!”,我坦然的笑了,“我只希望你陪我一個月,只是單純的陪陪而已!我……”

話還沒有說完,便看到一個黑影從天而降,而後咕嚕咕嚕的從山上滾了下了,那人被雪裹着,越滾越大,等滾到了我的面前,已經變成了一個一人高的大雪球。

我狐疑的望了陰鷙一樣,而後走上前,伸出手剛準備觸摸,一隻手便突然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見此,我握雪爲劍,舉起來便準備砍了下去,那雪球卻突然炸開。因爲來的突然,我下意識的一躍而起,翅膀下意識的展開,可是無意中回頭,餘光卻看到了一對黑色的羽翼。

“喂!魔女!”,一個渾身是雪的男人跳了出來,對着我大叫。

我的身體裏面有佛魔的混合之力,只知道有佛翼,卻不想還有魔翼傍身!可是,對面這男人是誰?!聲音,好熟悉啊!

“看什麼看?!是我!”,男人抖落了一身的雪,露出了魔將的臉。

“你……你怎麼會在這裏?!”,我落在地上收起了翅膀,急匆匆走到了魔將的面前。

按理說,魔將不是已經和夜煞合體了嗎?!爲什麼他現在是以單獨的個體存在了?!

“我找你啊!” 夫人她有鈔能力 ,魔將說着,眯着眼睛望向陰鷙。“我說他已經不認識你了吧!”

陰鷙對和夜煞一模一樣的樣子很詫異,可是更令他詫異的是魔將剛剛這句莫名其妙的話。

“好了,別說了!”,我皺起眉頭,臉色暗淡下來。

“哎呀!你不說,我來說!”,魔將上下打量了陰鷙一下,便徑直拉着我的手丟下陰鷙轉進一個結界之中。

到了冰封之地,魔將東張西望左顧右盼好久,這才抓住我的肩膀。“你不說我該和夜煞合體的嗎?!爲什麼沒有合體!?”

“我怎麼知道!”,我徑直坐到了一片冰上,“我也不想知道!”

“你怎麼了?!”,魔將低頭望我,“失戀了?”

“比這個還要嚴重!”,我擡起含滿淚水的眸子望着魔將,“我要死了!”

當我一邊哭,一邊將梵埜養我只是爲了當做解藥的事說出來的時候,魔將震怒了!

“哼!這就是佛!這就是你們歌功頌德的佛!”,魔將煩躁的來回踱步,“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梵埜很卑鄙?我有沒有?!當初我早就說梵埜不是個好東西,你還不聽!”

魔將一巴掌拍在我的頭上,恨鐵不成鋼的瞪着我。

“我已經很可憐了,你能不能不要火上澆油?!”,我低着頭啪嗒啪嗒的掉眼淚,“梵埜利用我,無所謂!可是,我忍受不了,陰鷙忘記我!”

“不不不!初五,有契機的!”,魔將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緊緊的盯着我。

“什麼意思?!”,我抹了抹眼淚。

“我感覺,因爲你的出現,改變了一些東西!”,魔將放開我,眉頭緊皺。“我本該和夜煞合體的,卻成了一個獨立的個體!這就是,因你搗亂時空的不良反應吧!”

“可是,其他人都是正常的啊!”,我一臉的鬱悶。

“正常個屁啊!沒有人能同時擁有佛翼和魔翼的!可是,你卻創造了這個奇蹟!所以,我感覺,你有能力改變這個歷史!”,說到這裏,魔

將一把拽來我的翅膀,眯着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你幹嘛這麼色眯眯的望着我的翅膀?!你變態啊?!” 豪門計:強寵契約小嬌妻 ,我一巴掌打開魔將的手,將翅膀隱沒後背。

“哼!漫天神佛,就我一個魔!梵埜那混蛋把魔滅的差不多了,本魔沒有見過魔女纔會多看你幾眼,那麼小氣幹嘛?!看一眼會懷孕嗎?”,魔將不悅的望着我,抱住雙臂。“既然你是魔女,與我實屬同族,我會護着你,不讓梵埜傷害你的!”

“真的啊?!”,我一把抓住了魔將的手,可是隨後切了一聲鬆開。“就會吹牛,你根本打不過梵埜!”

“你……你再說一遍?!我打不過梵埜?!”,魔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和他與天地共存,相互剋制,我能大不過他?!別拉着我!我現在就去和他決鬥,這個王八犢子,到處散佈我很弱的謠言!”

“笨蛋啊你!”,我使勁的抱着魔將的胳膊,“等到梵埜消耗了佛氣,你再去和他決鬥,勝的不是利索?!再說了,他現在正在救人,你不能打擾!”

“隨便啦隨便啦!婦人之仁!”,魔將甩開我的手,一臉的不耐煩。“總之,我會護你周全,不會讓咱們魔絕種的!”

說到這裏,原本還臉色鐵青的魔將突然笑眯眯的伸過臉。

“你看啊!魔就剩咱們兩個了,不如……”

“你想都別想,我有陰鷙了!”,我一把捂住自己的胸部。

“哈!捂什麼捂?!你有嗎!”,魔將白了我一眼,“我是看上你的翅膀又不是看上你,你高興個屁啊!”

“你……”

話還沒有說完,便看到展開着一對佛翼的敖烈懸與空中,正目光錯綜複雜的望着我和魔將。

“瞧瞧,我怎麼說來着?!”,魔將一把攬住我的肩膀,“神佛漫天,我們魔卻只剩兩個!你要是不和我交配,咱們可就徹底絕種了!所以,面對這些繁殖能力比蟑螂還強的佛,我能滅一個是一個!”

魔將說着,突然展開巨大的魔翼,衝向了敖烈……

(本章完) 見魔將,氣勢洶洶,我趕緊跳起來一把拽住了他的腳,而後他非常不雅觀的摔在了地上。

“初五,你胳膊肘往外拐!”,魔將爬了起來,吐掉口中的冰塊對着我大吼。

“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殺殺殺?!”,我替魔將拍了拍他身上的雪,衝着半空中的敖烈苦笑一下。

“你不殺佛,佛卻殺你!你這個蠢蛋,等着梵埜殺了你吧!我不管你了!”,魔將說完這句,一揮披風,瞬間裹着一股黑氣消失。

見魔將消失,敖烈落在了我的面前。

“魔?!”,敖烈挑眉。

“是!他是魔!”,我淡淡的望着敖烈,“你不必歧視,按照等級來說,你們冥界的最高統治者,該是魔!”

“我沒有歧視!”,敖烈走到了我的面前,“他剛剛說的話,是真的嗎?”

“哪句話?!”,我有些不解的望着敖烈。

“梵埜,會殺你?”,敖烈蹙眉。

“你全當沒有聽到吧!”,我拍了拍敖烈,笑眯眯道。

“好!”,熬了點頭,“多謝,你願意救回我的母親!”

聽了這話,我笑出了聲音。

“最近好多人求我,謝我,都是爲了你母親!”,我低下頭,自嘲的揚起脣角。“可是,他們卻從來沒有問,我要怎樣才能救活一個將死之人!”

“這就是我這次來想要問的!”,敖烈突然認真的望着我,“我絕對,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爲什麼那個佛都沒有辦法救活母親,你卻可以!”

“我不想說!”,我擡起頭,眯着眼睛望着敖烈。“接下來的話,你也別說!我也不怕告訴你,我愛的人是陰鷙,我不愛你!你之所以突然愛我,是因爲……因爲我的不小心!可是,我答應你,我會找到辦法讓你恢復的!在這之前,請你收回所有對我的好!”

當你能感覺到別人的心聲時,真的不是一件好事!譬如,站在陰鷙的面前,卻聽到他在心裏不停呼喚雨桐的名字。所以,我只能試圖屏蔽自己的感知。

“既然你能讀出我的心聲,那我也就不用說了!”,敖烈突然拉住了我的手,“你可

以把我當成哥哥,我卻不一定非要當你是妹妹!”

這個時候,我該掙開手,可是當我的視線觸及一道陰冷的目光時,我卻徑直依偎進了敖烈的懷裏。陰鷙的鬼祟,不是因爲愛我,而是因爲怕我禍害他的侄子,那麼你不喜歡的我偏要去做。

“敖烈,我好冷!你抱抱我,好嗎?!”,我輕聲道。

聽我這麼說,敖烈嘆口氣便用雙臂緊緊的圈住我身子,可是那雙手在我的身體上沒有停留十秒鐘,一個身影便迅速的閃了過來,一把拽開了敖烈的手。

“二叔?!”,敖烈有些疑惑的望着陰鷙。

“敖烈,非禮勿動!”,陰鷙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對敖烈蹙眉。“以後,離你小嬸嬸遠一點!”

果然!可是,突然按我這麼一個身份,我該欣喜嗎!?

“二叔,你在說說什麼!?”,敖烈眉頭鎖的更緊。

“我是說,以後她就是我的妻子,你的小嬸嬸了,所以,不要再有逾越的行爲!”,陰鷙說着拽着我就往結界出口走去。

可是,敖烈,卻飛身擋住。

“初五,我二叔說到是不是真的?!”,敖烈眼神複雜的望着我,“他說你是他的妻子?!”

“別誤會!沒有登記的!”,我歪着頭笑眯眯道。

“馬上就登記!”,陰鷙狠聲。

敖烈望了望我,又望了望陰鷙,緩緩的呼出一口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