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藍海辰厲聲問道,但過了好一會那女人都沒有回答。她就好像一具死屍一樣,一動不動的立在那裏。

“等等,死屍?”藍海辰心中一凜,慢慢向那女人走去。 “海辰,你要幹嘛?”江雨煙急道。 總裁的棄婦小三 “沒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是不會動的。”藍海辰說着走到那女人面前,伸手撩開了女人的頭髮。 映入眼中的是一張瞪着雙眼面色慘白的臉,沒有一絲血色。正如藍海辰所料,這是一具屍體。

“等等,死屍?”藍海辰心中一凜,慢慢向那女人走去。

“海辰,你要幹嘛?”江雨煙急道。

總裁的棄婦小三 “沒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是不會動的。”藍海辰說着走到那女人面前,伸手撩開了女人的頭髮。

映入眼中的是一張瞪着雙眼面色慘白的臉,沒有一絲血色。正如藍海辰所料,這是一具屍體。

“死人?”墨雅也發現了不對,上前查看後說。

“對,是死人。”藍海辰點頭說,然後又指向女屍的脖子,“你們看她的脖子,她根本不是站在這裏面,而是被掛在這裏的!”

江雨煙和墨雅聽後一驚,連忙仔細看去。只見這女屍低着頭,脖子上有東西將她整個身體掛住,懸在櫥子裏。

女屍的腳也根本沒有着地,先前只是因爲光線太差纔有種屍體站在裏面的錯覺。而掛住女屍的東西,正是先前他們看到的那種奇怪的掛鉤。

“簡直就像是上吊一樣。”江雨煙總結道。

“確實,她們就是被吊在這裏的。”墨雅也說。

“你們仔細看屍體後面,還有一具屍體呢。”這時藍海辰突然說。

江雨煙和墨雅忙仔細看去,見果然如藍海辰所說,這裏面的屍體不止一具。

隨後他們又打開其餘櫥子,發現裏面居然密密麻麻的全是屍體。這整個房間悍然就是一個停屍房!

“遊戲在這裏放這麼多屍體是做什麼的呢?”藍海辰心中驚異,同時一個可怕的想法出現在他腦海裏。 “這些屍體難道就是?!”想到心中的結論,藍海辰忍不住喊出聲音。【零↑九△小↓說△網】

如果真相真的如藍海辰所想的話,那麼這個地方被貼上“畜生”的標籤也就合情合理了。

“怎麼了,你想到了什麼?”江雨煙忙問。

“是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墨雅也說。

“等等,我需要再確認一下。我把我的思路跟你們說一說,看看你們能不能得出同樣的結論!”藍海辰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斷,所以要找江雨煙二人證實。

“你說!”江雨煙點頭道。

“那麼好,我們先說這個‘畜生道’的情況。你們看,這個房間裏明明是有屍體的,那爲什麼之前的房間沒有?

如果是數量不夠裝滿全部房間的話,一般也會先從門口的裝起吧?不會先從最裏面的開始裝,這不符合邏輯。

農園醫錦 既然是這樣,結合現在的情況,你們覺得之前房間裏的空櫥子是怎麼回事?”藍海辰問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假如把這些屍體當做貨物,而房間當做倉庫的話。 別說謊了,娘娘 那很可能先前房間裏是有屍體的,只不過那些屍體被拿走了,或是有什麼用轉移到其他地方了。”江雨煙想了想分析道,墨雅也點頭表示贊同。

“對,很可能就是這樣!你們再想,至今爲止我們總共經過了三層樓,以每層6個班級計算,大約是18個班級。

三樓上面還有其他教室,假設這棟教學樓是4到5層,那麼同時進行遊戲的班級就大約有24個到30個左右。你們說對不對?”藍海辰十分仔細的對二女解釋。

“對啊,是這樣沒錯。”墨雅聽後點頭。

“那我們再說回畜生道這裏,剛纔我們已經調查了4個房間,按照這衣櫥掛鉤的數量推斷,每個房間大約能裝十來具屍體,那麼總的加起來,消失的屍體大約就是50到60具左右!

那麼結合消失屍體的數量,再想想遊戲班級的總數,這麼算的話,消失的屍體正好是教室數量的2倍左右!

從這裏,你們得出的結論是什麼?!”藍海辰緊張的看着江雨煙和墨雅兩人問。【零↑九△小↓說△網】

“消失的屍體大約是教室數量的兩倍?啊,這些屍體難道是!”江雨煙突然想到了什麼,她看向那些屍體,冷汗瞬間出了一身!

“不會吧,你的意思是說,這些屍體就是……厲鬼?”墨雅也喃喃的說。

“對,這就是我的結論!”藍海辰飛快的點頭道。

此刻,江雨煙和墨雅看這些屍體的眼神都變了。這些看上去無害的屍體,居然就是那些可怕的,讓他們在死亡邊緣徘徊的厲鬼?

“如果這裏是儲存厲鬼的倉庫的話,就可以解釋爲什麼這裏會被貼上‘畜生’的牌子了。論重要性,厲鬼確實是殺人遊戲裏不可或缺的角色!”藍海辰又說,此刻他眼神遊離,似乎用盡心思才接受這個事實。

“太不可思議了,這些屍體居然是厲鬼。”墨雅沉默了半響後開口說,“不過這樣一來,所有的問題也就都解釋的通了。”

“也就是說,這些寫着不同文字的牌子,其實是區分不同作用的嗎?”江雨煙仍然在想牌子所代表的意義。

“有可能,但我仍然不明白的是,爲什麼遊戲要以六道輪迴的名字去命名這些地方?這應該是有某種含義或者隱喻的吧?”藍海辰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這些厲鬼被殺手像牲畜一樣的驅使,和動物又有什麼區別?說不定正是因爲這樣,這裏才被叫做‘畜生道’。”江雨煙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有道理,但多少還有些牽強,我覺得這裏面應該還有更深層次的含義纔是。”藍海辰聽後說。

“我還有個疑問,剛纔起就有了。按照咱們遊戲區域的劃分,最多也就10個左右的班級能連接到重合區域,畢竟城市的區域總共也就這麼大。這麼一說的話,另外那些教室的玩家是怎麼通到重合區域的?”墨雅忽然說。

“可能是其他遊戲區域的形狀跟我們的不一樣吧,如果遊戲非要給其他教室的玩家留一個通道,怎麼着也能辦到。”藍海辰聽後判斷說。

“也有可能是留了下水道呢?”江雨煙也說。

“咱們這的下水道有這麼寬?”藍海辰問。

“誰知道呢,我也沒進去過。” 不為凡人 江雨煙搖頭說。

“那咱們還是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吧,天知道這些厲鬼會不會突然暴起傷人。”見得不到明確答案,墨雅提議,看着眼前的厲鬼,她有些背脊發涼。

“好吧,咱們將門都關上,儘量恢復到咱們來之前的樣子。”藍海辰點頭說。

於是三人趕緊收拾好周圍,一刻也不敢停留,離開了這條走廊。

只是他們沒有注意的是,在關上櫥門的那一刻,原本僵立不動的厲鬼,手指似乎微微撬動了一下!

三人離開走廊來到外面,剛纔經歷的恐懼還歷歷在目,所有人的臉色都不好看。

“你們說,那個神祕號碼叫我們過來就是爲了看這個?”江雨煙開口問。

“但我們知道了這些又有什麼用呢?”墨雅不明白。

“我覺得這些應該還不是那個神祕號碼想讓我們看的,我們再在周圍找一下,說不定還會有什麼別的發現。”藍海辰說。

於是三人繼續在周圍尋找,結果還真叫他們找到了。

那是一間處於樓梯口的小房間,一般會用來放些雜物什麼的。房間的門很小,上面刷着老舊的紅漆,有的已經脫落了,看上去十分有年頭。

它之所以會引起藍海辰等人的關注,是因爲房門上掛着的那個牌子。

“生死簿?!”

藍海辰顫抖着念出了牌子上的字。

生死簿是神話傳說中記載人生死與命運的東西,是天地人三書之一的人書。這東西經常與六道輪迴一起出現與各種故事中,沒想到在這裏也出現了。

“難道還真有東西掌握着人的生死不成?”江雨煙看着那幾個字心中一怔。

“我有種感覺,這裏應該纔是我們今天的重點!”墨雅說着,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你們到後面去,我先進去看看!”藍海辰讓江雨煙和墨雅躲到自己身後,然後伸手打開了那扇小門!

門後是一個十分狹窄的空間,兩邊都擺放着高高的書架。書架是金屬的,刷着白色的油漆,學校裏常用這種架子來存放資料。

但此刻架子上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只有一些廢紙與垃圾散落在周圍。

除了這些,直衝着門的前方還有一張桌子,上面擺放着一臺電腦。

這電腦很老舊了,是那種顯示器放在主機上面,還沒有分離的款式,估計現在已經很少有人見過這種機器。

顯示器很厚也很小,屏幕還有一個不小的弧度。這麼老舊的機器,藍海辰甚至懷疑它運行的會不會是dos系統。

“我還以爲這裏面會堆滿卷宗一類的東西供人查閱呢,誰想到居然什麼都沒有。就這也算生死簿?”衆人進入屋內,墨雅看着周圍表示。

“這裏面除了這臺電腦,估計也沒有什麼值得一看的了。”江雨煙將目光鎖定在對面的電腦上。

“那咱們就看看這臺電腦,說不定現在生死簿都信息化了呢?”藍海辰說着坐到桌前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打開了電腦!

……………………

與此同時,另一邊秦悅恆慢慢睜開了眼睛。他甩了甩腦袋,迫使自己清醒起來,又掙扎了幾下,發現藍海辰綁的很結實,憑自己的力量根本解不開。

“該死的藍海辰,居然用這種手段對付我!”秦悅恆一邊咒罵着一邊到處摸索。雖然他的眼被矇住,手也被捆着,但秦悅恆還是找到了一條桌子腿。

秦悅恆把臉湊到桌腿前,用力撥開了蒙着眼睛的布。他環顧四周,發現這裏已經空無一人,只有那些冰冷的屍體與其作伴。

“唔……”秦悅恆打了一個冷顫,有些害怕起來。

“這鬼地方一刻也不想多待,還好藍海辰他們離開了,我得趁機脫身!”秦悅恆心想。

在遊戲裏,傷勢的恢復要比平常快不少,也正是因爲如此秦悅恆才能這麼快醒來,他要把握住這次機會。

“可我的手腳都被綁着,該怎麼解開呢?這裏是安全區,厲鬼也沒法用。”秦悅恆努力伸出頭看向周圍,教室的後門開着,外面就是樓道。

“樓道?對了,法官只說教室是安全區,那會不會到了走廊就不是安全區了?”想到這裏秦悅恆一陣興奮,他奮力拖着身子往教室門前移動。

秦悅恆被捆在桌子上,他在移動時桌子也跟着拖動起來,發出難聽的摩擦聲。

“等我脫險之後,一定要找到你們,將你們碎屍萬段!”秦悅恆一邊移動一邊自言自語,語氣中滿是怨恨。

終於,秦悅恆來到了走廊,他試着召喚厲鬼,果然如他所料,灰衣厲鬼立刻出現在面前。

“哈哈哈哈,果然是這樣呀,藍海辰,你給我等着!”秦悅恆說着命令灰衣厲鬼給自己鬆綁,此刻灰衣厲鬼雖然能力有限,但鬆綁還是可以做到的。

終於,秦悅恆重獲自由,他爬起身啦甩甩手臂,同時看向走廊深處。

“這幫傢伙跑到哪裏去了,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敢到處亂跑!我要不要去找他們呢?”秦悅恆說。

他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邁步向走廊深處走去。既然藍海辰他們敢到處走動,他秦悅恆憑什麼不敢!

與藍海辰他們一樣,秦悅恆也先後看到了那些遊戲用的教室。眼前的情景讓秦悅恆打心眼裏覺得恐懼。

“這個殺人遊戲,還真是規模驚人啊,居然有這麼多死人在這裏面!”秦悅恆心想。 教室裏的屍體雖然觸目驚心,但秦悅恆心中還是想着殺死藍海辰一行人。【零↑九△小↓說△網】

於是秦悅恆整理思緒,繼續尋找藍海辰等人的下落。

最後秦悅恆也找到了那條掛有“畜生”牌子的走廊。爲了尋找藍海辰,秦悅恆很耐心的一個個房間找過去,連那些空着的櫥子也不放過!

終於,他找到了第五個房間。而當秦悅恆打開櫥門的一剎那,他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叫。

“這是,厲鬼?!”

作爲殺手,秦悅恆有一種特殊的手段可以感應厲鬼的存在。所以一瞬間,秦悅恆就認出了眼前的屍體就是厲鬼。

秦悅恆顫抖着將所有櫥門打開,發現裏面居然全都是厲鬼!他愣了半晌,然後開心的大笑起來!

“藍海辰、江雨煙,還有那個叫墨雅的女人,你們完蛋了!”

……………………

同時另一邊,藍海辰三人還不知道秦悅恆已經脫身的事。此刻他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電腦上。

藍海辰打開電腦開關,緊張的看着屏幕。只聽得電腦主機微微響了兩聲,機身上的指示燈依次亮起,屏幕上也出現了一行英文字母。

“成功了,這電腦果然能用!”藍海辰高興的說。

電腦的屏幕是黑白的,沒過多久,一個略顯過時但簡潔易懂的桌面出現在屏幕上。藍海辰見後鬆了口氣,還好這是系統是windows,要是給他個dos他還真不會用。

藍海辰將計算機的硬盤打開,發現裏面幾乎是空的。除了必要的運行程序外,這臺電腦幹淨的驚人。

桌面上的程序很少,除了系統自帶的之外就只有一個明顯是後來安裝的。

那個程序的名字就叫“生死簿”!

“你看我說過的吧,這個生死簿果真被信息化了!”藍海辰激動的說。

“快點開看看究竟是什麼樣子。”墨雅催促道。

於是藍海辰點開那個程序,電腦反應了一會兒,然後整個屏幕突然變黑,嚇了衆人一跳。

“怎麼,死機了?”墨雅皺眉說。

“再等等,這可能只是電腦正在載入,很多遊戲進入時都會這樣。”江雨煙聽後說。

藍海辰看了江雨煙一眼,心想妹子你果然對遊戲很熟悉!

這時屏幕上的畫面變了,只見它的背景還是一片漆黑,同時一個白色的輸入框忽然出現在屏幕中央。

輸入框的上方寫着三個紅色的大字:生死簿!

“這算不算是載入完畢?”墨雅指着輸入框問。

“難道這就是主界面?”藍海辰也懷疑。

“連個說明也沒有,差評!”江雨煙不悅的說。

“接下來咱們怎麼辦,是不是要往這裏面輸入一些內容?”墨雅又問。

“在傳說中,生死簿是記載人生死的東西,如果要輸入的話,應該也是輸入人名吧?”藍海辰猜測。

“那你快寫個名字進去,看看有什麼反應。”墨雅催促。

“讓我想想,該些誰的名字呢?”藍海辰想了一想,突然想到了藍嶽之!

“既然是殺人遊戲的生死簿,那名字肯定要輸入與之相關的才行。現在對我來說,藍嶽之的信息是最迫切的,不如就輸入他的名字看看!”

想到這裏藍海辰不再猶豫,抓過鍵盤輸入了“藍嶽之”三個字。

一旁的江雨煙和墨雅都是一驚,藍海辰要查的這個人十分關鍵!

藍海辰拿起鼠標,顫抖着點下搜索按鈕,下一秒,一個白框表格出現在屏幕上,最上面的名字正是藍嶽之!

“居然真的能查到!”藍海辰開口叫道,然後開始仔細閱讀裏面的內容,生怕落下一個字!

“藍嶽之,xx省xx人,出生於1889年,1921年成爲遊戲合作者!”藍海辰一字一句的唸到。

“出生於1889年?開什麼玩笑,那時候還是近代,距離現在還隔着一個國號呢!”墨雅驚道。

“他居然真的活了這麼久?”江雨煙也說。雖然他們早就猜測藍嶽之活了很長時間,但沒想到他居然1889年就出生了!

“至少能確定,藍嶽之真的是人類,或者說至少以前是人類。”藍海辰充滿諷刺的說。

“繼續讀下去,看看後面還有什麼。”江雨煙又看向屏幕,於是藍海辰又繼續讀起來。

“1921年第一次與馮若媛收養遊戲給予的玩家,該玩家取名藍匯秦,1941年第一次參加遊戲,取得5輪遊戲的勝利。由此藍嶽之獲得額外壽命20年,且獲得外貌不再衰老的資格!”

藍海辰讀完這一段心中駭然,原來藍嶽之之所以能活這麼久,是因爲成爲遊戲合作者的原因。 農門美人梟 而決定他能活多久的,正是他收養的孩子的遊戲成績!

“怪不得藍嶽之要從小對我進行訓練,原來我的成績居然直接關係到他能活多久!”藍海辰狠狠地說。

5輪遊戲的勝利,爲藍嶽之換來了20年的壽命。藍海辰感覺自己就像是藍嶽之的工具一樣,爲他續命的工具!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而且這個可怕的遊戲居然那麼早就存在了。”江雨煙也說。

“你們之前不是說,藍嶽之已經不是人類了嗎?這個遊戲所謂的延壽,會不會就是某種改造?這種改造能增加人的壽命,但卻也有一些副作用,就是把人變得不像人。”墨雅猜測說。

“很有可能,這也能夠解釋那些異物的來歷了!”藍海辰點頭說。

緊接着藍海辰繼續向下看去,原來藍嶽之在藍海辰之前一共收養過四個孩子,正是這四個孩子的遊戲成績,讓藍嶽之活到了現在。

但從中,藍海辰獲得了一條重要信息,那就是目前藍嶽之所剩的壽命不多了!

“藍嶽之上一個收養的孩子連一輪都沒有堅持過,所以一年的壽命也沒有增加。按照這個計算,他和馮若媛現在應該已經離死不遠了!”藍海辰總結道。

“也就是說,如果你不獲勝的話,藍嶽之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江雨煙也說。

“不錯,這也就可以解釋爲什麼他懷疑我知道了他的祕密,卻還不敢直接揭穿我的原因!”藍海辰點頭道。 “算算日期,如果你這一輪遊戲沒有勝利的話,藍嶽之最多能活到明天晚上,這可是個好機會啊。”墨雅看着屏幕上的內容仔細算到。

“你是說,可以趁機對付藍嶽之?”江雨煙問。

“對,藍嶽之都快死了,到時候無論如何我們都能找到機會對付他,甚至是把他殺掉!”墨雅說着眼中閃過一道冷光。

“這確實是個機會,等今晚的遊戲結束後,我就將全力去對付藍嶽之!”藍海辰也冷冷的說。

接下來藍海辰又搜索了馮若媛的信息,發現整體內容與藍嶽之相近,馮若媛同樣剩不下多少壽命了。

得知這些以後,藍海辰暗暗鬆了口氣。無論如何,他終於找到了對抗藍嶽之的途徑,只要有途徑就有希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