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了她無形對他發火,他一點也不着惱,還能笑得滿面春風:“小妹,又怎麼了?二哥可一直在小心謹慎的和你說話,哄你開心都來不及呢,我怎麼捨得惹你生氣。”

推薦票啊啊啊啊,五星好評啊啊啊~繼續給加更啊啊啊~~ 小燈泡也想要跟上去,葉繁星把他攔住了,怕這小東西會打擾顧雨澤跟傅景遇談話。顧雨澤還好,大叔要是工作的時候被打擾了,很有可能是會把他扔出來的。沒辦法,傅景遇就是這麼現實,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打擾他工作的人只有葉繁星一個。連親生兒子也不行。-顧

推薦票啊啊啊啊,五星好評啊啊啊~繼續給加更啊啊啊~~ 小燈泡也想要跟上去,葉繁星把他攔住了,怕這小東西會打擾顧雨澤跟傅景遇談話。

顧雨澤還好,大叔要是工作的時候被打擾了,很有可能是會把他扔出來的。

沒辦法,傅景遇就是這麼現實,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打擾他工作的人只有葉繁星一個。連親生兒子也不行。



顧雨澤跟着傅景遇進了書房,看着他,“舅舅找我有事?”

傅景遇沒出聲,在一旁坐了下來,顧雨澤站在他面前,也不着急,只是靜靜地等着傅景遇開口。

傅景遇問道:“聽說你們公司最近都在加班?”

顧雨澤說:“是啊!很多事情要做。怎麼了?”

傅景遇說:“我就是問問,星星是你們公司的,怎麼沒讓她加?”

顧雨澤嚴肅地道:“她是我小舅媽,我怎麼敢讓她加班?她記恨我怎麼辦?”

他嘴巴會說得很。

明明是針對葉繁星,卻好像說得他很無辜似的。

傅景遇望着顧雨澤,“就因爲我上次說了你兩句,所以你就這樣嗎?”

故意不讓葉繁星加班,讓公司的人孤立她。

看不出來,他還會用這種手段,讓別人都挑不出來他的毛病。

顧雨澤說:“她不是舅舅的心尖寶嗎?舅舅怕她受委屈,爲什麼不直接把她帶在身邊?反正她也不需要做什麼,有你養就行了。”

“……”傅景遇看着顧雨澤,笑了笑,“公司的人是去是留,輪不着你來決定。我不會讓星星離開這個公司,不過,未必不能讓你離開這個公司。”

東恆電子是葉繁星最開始選的,傅景遇讓她進去,也是有自己的想法。

雖然他知道有一天自己會把葉繁星調到自己身邊來,但不是現在。

更不會爲了顧雨澤,就讓葉繁星離開現在這公司。

這不等於他們怕了顧雨澤嗎?

顧雨澤想弄這種方式逼走葉繁星,他想得還挺多的。

顧雨澤看着傅景遇,嘲諷道:“舅舅爲了個女人,還真是什麼手段都能使得上。如果是以前的你,應該不會把私事帶到工作中來吧?”

竟然用他的權力來威脅自己,顧雨澤覺得可笑。

傅景遇挑眉,“你能做的事情,我怎麼就不能做?”

只要顧雨澤不使這些小道道,他當然也不會使。

顧雨澤看着傅景遇,傅景遇一副坦然的樣子,並不覺得他這個決定有什麼不好。

他坐在那裏,還是一副凌駕於一切之上的氣場。

現在他是公司的掌權人,就算頭上還有傅爸爸,然而,傅爸爸也是支持傅景遇的。

顧雨澤知道,現在的自己,還不夠跟傅景遇對抗。

他忍下了這口氣,笑道:“舅舅的教訓我記住了。”

“記住就好,出去吧。”傅景遇輕描淡寫地說。




葉繁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小燈泡拿着筆寫字給她看,小家夥手肉肉的,拿筆還像模像樣的,就是寫出來的字,有點慘不忍睹。

顧雨澤從樓上走了下來,似乎是跟傅景遇談完了話,他看了一眼葉繁星和小燈泡,準備出門。

傅玲瓏看到他,問道:“你要出去?”

“嗯。”顧雨澤一分鐘都不想留在這個地方。 韓亦停下來,轉過身,緊皺着眉頭。

一時間,好似靜止了時間,沒有風吹動枯樹葉的沙沙聲,也沒有動物的名叫,所有的一切都好似靜止了下來!

韓亦緊繃着神經,在感受山武白眉的方向,山武白眉如果這麼容易被人甩掉,那就沒有那麼可怕了!

突然,一道罡風從韓亦的背後襲來!

韓亦頭一歪,罡風從他的耳邊劃過!叮的一聲,一個泛着暗芒的四星鏢釘在了樹幹上!

韓亦猛地轉過頭,果然就看到穿着一身休閒裝的山武白眉站在不遠處!

一滴血,滴在了他的肩膀上,韓亦用手捂住耳朵,此時他心裏想的不是如何脫身,也不是怎麼才能打敗山武白眉,反而是耳朵破了,那人又要心疼了。

“你是誰,與韓啓山是什麼關係。”山武白眉懸空而立,站在那裏,面無表情的看着韓亦。

韓亦放下手,冷冷的答道,“與你何幹。”對於弄傷他的罪魁禍首,他沒有必要留有好臉色。

山武白眉臉上閃過一絲不快,已經很久沒有人這麼跟他說話了。

“你們的目標是神武一郎?”

“是又如何。”韓亦眼神狠戾的看着山武白眉,這個人不僅傷到了他,還想將蘇芮抓走當爐鼎!

山武白眉眉頭皺的更深了,“你是韓啓山的兒子?神武一郎不是你們能動的,如果你們抓了他,最好馬上將他放了!否則R國不會放過你們的!”

韓亦冷笑一聲,“神武一郎死了不是還有神武次郎麼?山武先生,一個是你的侄子,一個是你心上人的兒子,不知道你會如何選擇?”

若是往常,韓亦怎會說這麼多話?!但是今日不同往日,他甚至以自己的一己之力,除非是自爆,否則難以將山武白眉殺死,所以只得等待韓老爺子和柳青雲他們的救援了!也就是說,韓亦在拖延時間!

山武白眉臉色一變,“你到底是誰?!爲什麼會知道這些?!”

察覺到山武白眉的氣息有一些紊亂,韓亦嘴角微微翹起,“我當然知道,我還知道,你的那個心上人,是利用你的關係,才成功的自薦枕蓆的!”

山武白眉臉色扭曲的看着韓亦,“原本看你長得和故人有些像,我還想留你一名的!但是既然你知道了這麼多東西,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

情字話音剛落,山武白眉就消失在了原地,韓亦神經緊繃,仔細觀察着周圍!

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太陽西斜,用不了多久,天就會暗下來!那對韓亦更加的不利!

索性山武白眉穿的衣服是白色的休閒裝,而且,剛纔韓亦說的那番話,激的他氣息有些不穩。

一個忍者,不管你是地忍還是人忍,只要氣息不穩,那麼很容易就會被發現!

韓亦仔細觀察着周圍,不放過一絲風吹草動!因爲有時候,一絲的風吹草動,也許就是喪命的關鍵!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韓亦站在草地中央,他緩緩閉上了眼睛!

突然,一陣風吹過!是韓亦動手了!

草地歸爲平靜,韓亦擡着右手,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赫然夾着一枚忍者特有的四星飛鏢!

風又動了!

飛鏢從韓亦的四面八方飛來!如果不是知道這裏只有韓亦和山武白眉兩個人的話,沒準還會以爲自己被人包圍了呢!

說時遲那時快,那些飛鏢不僅從四面八方飛來,甚至還封住了韓亦的上中下三路!以飛鏢爲網,讓人在劫難逃!不管韓亦如果躲避,都會被紮成刺蝟!

原來山武白眉還有後招,就算韓亦逃脫了第一次飛鏢網,也逃不過第二次!

韓亦仍然沒有睜開雙眼,他將手中的飛鏢往下一扔,就藉助扔飛鏢的這一點力,他刷的一下騰空跳起!險險避過飛鏢網!

還未等韓亦落地,四面八方再次出現無數飛鏢!

“看你如何逃!”山武白眉以爲勝券在握,便早早的現了身,雙手抱胸,饒有興致的看着韓亦!

就在這時,韓亦猛地睜開雙眼,他雙手向下一拍,兩枚黃色的符啪的一下就燃起了紅色的火焰,而他本人卻又騰起了一個新的高度!躲過了山武白眉的第二張網!

山武白眉臉色一變,他看着眼前熊熊的火焰,狠狠的低罵一句,“八嘎!”

沒過幾秒,火焰就熄滅了,但是山武白眉丟出去的那些飛鏢卻也報廢了!剛纔韓亦站着的地上一片狼藉,躺了上百隻漆黑的忍者飛鏢!那些已經報廢的飛鏢上發出孜孜的聲音,如果仔細聞一下,還能聞到一股惡臭,還帶着濃濃的血腥氣!顯然,這些飛鏢上面,不是塗抹了什麼毒物,就是殺過太多的人了!也不知道山武白眉是怎麼保存的,隨身攜帶也沒有被人聞到什麼氣味,但是現在卻被符火給燒出來了!

山武白眉眼睛赤紅的看着地上的一堆廢銅爛鐵,眼中怒意橫生!

原來,這是山武白眉曾經的師傅送給他的武器,一直陪伴他到今日!沒想到就這麼輕易的被韓亦一把火給燒掉了!

怪不得會有這麼大的血腥味呢。韓亦站在樹梢,眼睛沉靜的看着樹下氣急敗壞的山武白眉。

他故意嗤笑一聲,成功引起了山武白眉的注意。

“R國第一忍者也不過如此。”

“魂淡!你毀了他們!”山武白眉怒氣衝衝的瞪着韓亦。“那又如何?他們早就該消失了!”韓亦對山武白眉的這些飛鏢有一定的瞭解,但是他還是挑釁的說道,“難道他們是你的心上人送給你的?送給你飛鏢,所以讓你將她舉薦給你的姐夫神武雄一?!”

“魂淡!你閉嘴!”

韓亦這句話無疑成爲了激怒山武白眉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居然丟棄了忍者最有利的隱藏能力!直直的朝韓亦衝去!

韓亦要的就是這一刻!他右手早已暗暗不動聲色的蓄力,就等山武白眉衝上來,然後給他致命的一擊!

而山武白眉怎麼說也是活了幾十年的老狐狸了,他怎麼會打沒有把握的仗?又怎麼會如此輕易的就被韓亦激怒?!聽到韓亦剛纔說的那番話,他的確有那麼一瞬的憤怒,然後讓他非常不理智的衝了上去!但是很快,他就恢復了理智,只是,他並沒有停下來,而是將計就計,手上也準備好了後招,就等將韓亦一擊不成,二擊斃命!

但是這兩個都想將對方置之死地的人卻沒有想到,半路會殺出一個程咬金,就這麼非常輕易的打斷了他們!

有了靈器,蘇芮御風而行,速度比平時快上了許多,再加上有蓮心碧的感應,讓她沿着韓亦他們的足跡前進,才沒有找偏。而且,爲了不與韓亦他們錯過,蘇芮將聽力和嗅覺放到最大。

遠遠的蘇芮就問道了一股惡臭,那味道非常的難聞,比柳八那裏的那些毒蟲放在一起碾碎的味道還要難聞。

蘇芮臉色一沉,知道韓亦可能已經被山武白眉追上了!她有心提速,但是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所以她只能乾着急。

終於,一陣破風聲傳到她的耳邊,同時,她也看到了樹梢上的熟悉的人影,同時還有站在地上的山武白眉!

她臉上還未露出一絲喜意,就見山武白眉一臉怒氣的衝向韓亦,以及他手上泛着幽光的短刃!

說時遲那時快!蘇芮見山武白眉衝了上去,她腦海中名爲理智的弦嘣的一下就斷了!她身形一頓,任由那酷似燒火棍的靈器朝前飛去,然後腳上用力,狠狠的踹上燒火棍的尾端,硬生生的讓原本已經到達極限速度的靈器又加快了不少!

燒火棍迅猛的與韓亦擦肩而過,戳向飛奔而來的山武白眉!

山武白眉瞳孔一陣緊縮,他想要躲,但是在空中沒有任何借力的地方,讓他如何躲避?!他只得將爲韓亦準備的短刃甩了出去!這是他師傅留給他的一個武器,削髮如泥,堅不可摧!替他擋了不少災,救了他無數次!對付這麼一個其貌不揚的棍子,定是輕而易舉!

只見那山武白眉手中那泛着幽光的黑色短刃,刷的一下就朝燒火棍飛去,就在山武白眉以爲那根燒火棍就立馬就要粉身碎骨之際,兩者之間居然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隨後火花四濺!

緊接着,跌破人眼鏡的事情出現了!那把黑色的短刃居然被彈了回去!狠狠的砸向了山武白眉的胸口!而那根燒火棍的速度一點也沒有收那把短刃的影響,速度不減的朝山武白眉衝去!

山武白眉睜大眼睛,瞳孔一陣緊縮!但是現在什麼都晚了!那根燒火棍已經近在眼前!正戳他胸口!

山武白眉噗的噴出一股血霧!但是那根燒火棍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向下俯衝,好似要將山武白眉釘在地上似的!

轟的一聲!地上再出來一個大坑!

山武白眉從來都沒有想過,就是他眼中這根其貌不揚的燒火棍,將他釘在了地上!

蘇芮站在韓亦的身側,眼睛並沒有看躺在地上的山武白眉一眼,而是在上下打量着韓亦,當她看到韓亦肩膀上的血跡之時,瞳孔一陣緊縮!她立馬擡頭,朝韓亦的耳朵看去,就見韓亦的耳朵泛紅,竟被削掉了一小塊肉!

蘇芮的眸子暗了許多,眼中醞釀着一股風暴!她眼神兇狠的的朝山武白眉看去!

就見煙霧散去,山武白眉躺在一個大坑裏,動也不動一下,如果不是他起伏不定的胸膛,沒準就會當做一個死人了!

但是蘇芮卻知道,這根燒火棍並沒有穿透山武白眉的身體,因爲她並沒有聞到任何血腥的味道!除了她旁邊的韓亦!

想到韓亦被削掉一小塊肉的耳朵,蘇芮眼睛又暗了許多,她一伸手,那燒火棍,就自動的飛到了她的手裏!而且,還自動變小了很多!

“別裝了,山武白眉!”蘇芮眼神幽深的看着地上閉着眼睛裝死的山武白眉,毫不猶豫就戳穿了他!

山武白眉睜開眼睛,用生硬的Z國話,放着狠話,“這次是我大意了,才能讓你們小螞蟻得逞。”

但是他的眼睛卻目光灼灼的盯着蘇芮手中的燒火棍看,沒想到這其貌不揚的棍子還真的是一個寶貝!可大可小,如果他能得到這個寶貝的話……

感受到山武白眉**的視線,蘇芮冷笑一聲,手上一挽,就將那燒火棍背到了身後去。

“自身都難保了,還想放狠話?!山武白眉,看來你還沒有認清現在的形勢!”

------題外話------

謝謝我叫阿錦、冰下流動的是水、linlin2000hai、貂貂520、無聊的雪、健康是福v和桐桐的票票~麼麼噠~

今天悶悶卡文,更新有點少,大家多多包涵哈~明天悶悶繼續努力萬更~ 風御野一語雙關,顧惜若怎麼可能聽不出他的意思,她心裏波濤洶涌,表面上卻笑臉相迎。

“風御野、雲熙,你們太客氣了!我過得還行吧,求個安穩日子而已。”

“惜若,你謙虛了,我看你工作室辦得不錯,挺多學員的呀。等我兒子滿4歲了,我還要找你學鋼琴的喲,你應該是一個不錯的老師。”

不錯的老師,指的是哪方面?風御野和雲熙輪流嘲諷她吧,顧惜若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她沒有接話,只是笑了笑。

喝了一口茶,顧惜若充滿探究意味的眼神一瞬一瞬盯着雲熙。

“雲熙,你之前得了什麼病?至於要去國外休養那麼久嗎?”

“很嚴重的大病,不得不休養那麼久。惜若,你不可能不知道的,你在明知故問。”

“我怎麼可能知道你的事,我兒子死了之後我就一直傷心,我都沒有出門。”

“你沒出過門嗎?你總得要吃飯吧? 新婚嬌妻寵上癮 日常用品總得要買吧?惜若,沒見你兩年你變得很幽默了,很會說笑話。”

顧惜若的喉嚨像是被魚刺卡住般,她逸不出聲音來,她的臉色微微變了。

但是,她力持鎮靜,不泄漏自己的情緒。

風御野也沒有吭聲,他定定望着雲熙,不自覺地,他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

就在這氣氛冷凝的一瞬間,厲爵突然來了。

他要拉開空椅子坐下,卻被風御野喝住。

“喂,好狗不擋路,我們沒請你。”

“風御野,我要你請嗎?是雲熙叫我來吃飯的。”

厲爵不理風御野的白眼,他徑自坐了下來,他還定定望着雲熙。

“厲爵,這是我的地盤,我允許你來了嗎?不要臉!”

“你說誰不要臉?如果不是雲熙,我才懶得來你御品軒呢。”突然間,厲爵提高分貝大聲吼道,他兇惡的眸沒好氣地瞪着風御野。

因爲厲爵的吼聲,有不少人往他們這邊忘了過來,而且還有閃光燈閃爍着。

風御野雙眸閃爍着火光,他還要理論,卻被雲熙拉住。

“坐下,別衝動,給我一個面子。厲爵不是白來的,我讓他來的。惜若,你不介意我多叫一個人一起吃飯吧?”

“我不介意。”下意識的,顧惜若的視線移向了厲爵。

他黑臉了,壓抑着一股怒火,看來他跟風御野真的是水火不容,一碰到又是吵得不可開交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