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佳琪一陣噁心,她沒有等紅燈變成綠燈,竟然猛踩油門直接竄了出去。

我嚇了一跳,雖然我剛來上城不久但是我也知道紅燈停綠燈行的規矩,她這一發瘋讓我也不知所措了。 “陳佳琪,你幹嘛?你這麼做會害死我們兩個的。”我說道。 汽車飛奔了起來,兩旁的橫向車子全都在極力的躲避着我們,更加離譜的是,一輛警車也發現了我們的車,它拉起了警笛緊緊的跟着,警笛的聲音十分刺耳,

我嚇了一跳,雖然我剛來上城不久但是我也知道紅燈停綠燈行的規矩,她這一發瘋讓我也不知所措了。

“陳佳琪,你幹嘛?你這麼做會害死我們兩個的。”我說道。

汽車飛奔了起來,兩旁的橫向車子全都在極力的躲避着我們,更加離譜的是,一輛警車也發現了我們的車,它拉起了警笛緊緊的跟着,警笛的聲音十分刺耳,我聽的心裏更是焦灼萬分。

陳佳琪被鬼嚇壞了,她現在情緒太過激動,好像已經失去了控制,不過此刻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也沒了辦法,我雖然會道法,但是怎麼開車我卻一竅不通只能任憑她肆意妄爲了。

“前面的車停下,你們超速了,還逆行,我要你們停下,不然我可要抓人了。”

後面的警車響起了喇叭,那聲音似乎讓陳佳琪更加激動,她的速度越來越快,我發現我已經看不清楚前面的東西了。

砰!忽然一陣巨響,車子猛的震了一下,車子前輪撞到了什麼東西,整個車子直接飛了起來,我趕緊全力抓住了把手,一陣劇烈的翻騰之後車子總算停了下來,我睜開眼睛一看,我們的車子正好停在了一個十字路口中央。

“好疼!我的腿不能動了,吳一,你快來幫幫我。”陳佳琪說道。

我掙扎着坐了起來,向那邊一看,陳佳琪的兩條大腿被凳子卡住了,剛纔汽車翻跟頭的時候一定有些變形。

“你等着我幫你!”

我抓緊了陳佳琪的大腿往外拖,可是她的大腿實在是太光滑,我抓了幾次手都滑了下來,她痛的卻更加厲害了。

車子裏忽然傳出了一股濃烈的汽油味道,我向後看,後車廂也冒起了白煙,好像哪裏着火了。

不好!如果火星燒到了油箱我們全都得死在這兒。

我趕緊打開了車門,一下子跳到了車子蓋上,雙手抓緊了黑皇劍,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向下劈砍。

“黑皇劍!烈火劍氣!”

爲了能劈開轎車,我把全部的陽氣聚集到了黑皇劍上,寶劍立刻被熊熊火焰包裹了起來,從上到下猛的一劈,巨大的聲響直接震天動地,我順勢往下一跳,身後立刻傳來了轟鳴。

轎車被我從中間攔腰切斷了,我趕緊把陳佳琪的座椅拉了出來,她掙扎着站了起來,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我的腿流血了,怎麼辦?”陳佳琪說道。

陳佳琪穿着超短褲,兩條纖細的白腿上流着一條血印,她的大腿外側有一個兩公分大小的傷口,傷口不算太深但是也流了不少血,我趕緊撕下了自己的衣服捆在了她的腿上。

“你們真是命大,這麼樣都沒死?我耐心已經用完了。”

我和陳佳琪正在互相攙扶着往路邊走,身後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我轉過頭才發現,說話的正是蒙面人,他還穿着那身黑色登山服,臉上透着獰笑。

“你到底要幹嘛?老是陰魂不散?”我怒道。

蒙面嘲笑般的說道:“你們還沒死,不過一會兒也要死,我正等着機會呢,哈哈……機會來了!”

蒙面人忽然轉過頭看着右側,我吃驚的發現,那裏是一個人煙稀少的公園,在公園裏面走出了十多個殭屍,十多個猛鬼,這些殭屍和鬼好像商量好了,他們一起向我們這邊快速的挪動着。

猛鬼和殭屍的鼻子都在抽動着,他們好像是在嗅探着什麼美味的食物。

與皇上同居:特工皇后 陳佳琪嚇壞了,她摟着我的胳膊緊張的說道:“吳一,這麼多鬼,我們是不是活不成了?”

我把陳佳琪擋在身後,揮動了黑皇劍毫不猶豫的衝了過去,可是黑衣人正在我身後瞪着陳佳琪,我畏首畏尾竟然招式也亂了。

我從未感到這麼無力,心中更加怨恨,這個該死的傢伙到底是誰?他爲什麼還不動手,難道他真的在等陳佳琪的最後時刻?

黑皇劍威力十足,一個橫掃直接切死了一大片,我緊接着打了幾道符咒出去,剩下的幾個殭屍也變成了火球。

蒙面人嘆了口氣,他尖聲細氣的說道:“哎,我等了半天她也沒死,真是上火,臭道士,你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她早晚要死掉,爲何不成人之美。”

我怒道:“胡說八道,你少說廢話,你有啥本事儘管使出來,讓我看看你到底是誰?”

蒙面人始終戴着帽子,我看不到他的臉,現在用激將法逼他顯出原形也好。

“那麼想知道我爲何人?看在你們將死的面子上啊,就讓你們看看我的真面目!”

蒙面人站定了身子,他的右手抓住了自己的披風,嘩啦一下,黑色的披風直接被拉掉了,在我眼前正站着一個英俊無比的少年,他留着一頭黑色長髮,頭髮順其自然的垂到臉頰兩旁,雙眼冒着綠光,額頭中央鑲嵌着一個發光的球體。

瓶蓋大小的圓球鑲嵌在他的額頭上,圓球還在不停地冒着綠光,我吃驚的發現他還在對着我獰笑。

“怎麼樣?見到我的真面目了吧?我就是暗夜使者,夜……修……明!”夜修明眼中透着狠毒一字一句說道。 蒙面人生的相貌堂堂,分明是一個容貌英俊的小夥子,可是他的眼神中卻透着凶煞,額頭上的珠子更是冒着慘綠色的光芒。

“夜修明?暗夜使者?你到底是誰?別在我面前故弄玄虛。”我忍不住心中的惱怒一口氣說了出來。

夜修明冷哼了一聲,他的右手忽然伸了出來,在他的手心上形成了一個淡綠色的光球,這光球的顏色和他的額頭上幾乎一模一樣。

“吳一!我知道你是個半吊子道士,你的身份怎麼能跟我相比?我是這個世界上最慈悲的殺手,爲了減輕將死之人的痛苦,我會提前取走他的壽命和魂魄,爲了能讓活在世界上的人不再受到牽連,還有痛苦的折磨,這纔是真正的慈悲!”

夜修明突然伸出了右手,綠光對着陳佳琪的身子就要打。

我明白了大半,昨天死去的九歲男孩,還有那個赤裸的女人,難道他們都是夜修明所殺?他們的確都是將死之人沒有多少時間可活了,可是即使剩下最後的幾分鐘也是他們的生命,夜修明怎麼能隨隨便便剝奪僅有的時光?

“夜修明!你別口口聲聲假慈悲,你殺了將死之人是減少了他們家人的痛苦,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他們家人還沒來得及跟他們最後的道別,那個九歲男童本來還可以多活幾天,你卻……”我心中很不是滋味,說着說着竟說不下去了。

夜修明忽然仰天大笑,他輕蔑的看着我,眼神中只有無盡的狂妄。

“吳一,我勸你還是腦子清醒點,我若不是殺了那個男孩,他們的父母怎麼會得到那麼一筆鉅額的保險金? 婚外之癢 我若不是殺了那個得艾滋的女人,她出去沾花惹草還會用自己卑賤的身體去傳染給別的男人。哦,對了,說不定也會傳染給你。你說,我這是不是爲了社會,爲了整個世界造福呢?”夜修明奸邪的笑讓我陣陣作嘔,他說的話也如同刀子在我心中猛刺。

“你放P!你在我面前惺惺作態?你殺了他們爲什麼還要吞噬了他們的魂魄,這就是你說的無慾無求?他們沒了魂魄根本不能轉世投胎,這就你是的慈悲?”我怒吼道。

夜修明慢慢走到了我面前,他盯着陳佳琪的眼睛,嘴角露出了獰笑。

“吳一,你可真麻煩,她可是個將要死的人了,你何必老是擋在我面前呢?知趣的趕緊離開,不然你也會受到牽連。我能看出來,你還能活個十年八年的,但是如果你不聽我的話,現在可就不一定了。”

黑夜中忽然颳起了陣陣冷風,一團黑色的陰煞又從陳佳琪身後猛的襲擊了過來,這強大的陰煞似乎就是奔着至陰之體而來,我回頭一看,四周已經被幾十個惡鬼和殭屍團團包圍了。

陳佳琪當然看不見鬼,但是她能看見殭屍,幾個殭屍正向她伸着胳膊,嘴角上的鮮血也流了一地,陳佳琪嚇得花枝亂顫趕緊摟住了我的胳膊。

“吳一,我害怕。現在我們會不會死?我爲什麼是至陰之體?”陳佳琪現在驚慌失措已經語無倫次了。

現在說什麼都無濟於事了,惡鬼和殭屍已經瘋狂,他們毫不畏懼我手中的黑皇劍,一個個伸出了魔爪向陳佳琪撲了過來。

夜修明獰笑了起來,他說道:“吳一,你看到沒有,我是不會騙你的,陳佳琪只要是至陰之體就會不斷的招惹陰煞,你是不能解除的,還是讓我殺了她算了,省的她的魂魄白白的被鬼吃掉,那樣豈不是浪費?”

“黑皇劍!烈焰劍氣!”

我向後一個橫掃,一道刺眼的火光直接把身後的惡鬼全都消滅了,我吃驚的發現夜修明竟然直接撲向了陳佳琪,他右手的綠光正要向陳佳琪的臉上猛攻。

烈焰劍氣滅了一羣惡鬼,我趕緊回身去救陳佳琪,黑皇劍直接對着綠光猛刺,夜修明趕緊閃身躲開了我的劍氣,回手又是一個猛攻,他兩隻手分別冒出了兩道綠光,綠光如同機槍子彈一般向下飛灑。

我抱着陳佳琪在地上來了個翻滾躲開了綠光雨,身後的地面也被綠球打出了幾個炙熱的窟窿,拳頭大小的窟窿還冒着黑色的濃煙。

夜修明跳到了一輛汽車頂棚,他臉上更是掛着獰笑:

“哼!想不到你的身手還不錯,不過你別得意,我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夜修明雙手忽然合十,兩個手中的綠光慢慢匯聚到了一起,兩個小綠光團合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球,這光球宛如明月般的明亮,刺眼的綠光還在閃爍,他抓起了巨大的光球一聲猛吼。

“受死吧!半吊子道士!”

巨大的綠色光球直接猛撲我的頭頂,我趕緊拿黑皇劍去格擋,劍氣形成了一道紅色的護盾,護盾迎着綠光直接打了上去,兩種能量劇烈的碰撞可是我發覺他額頭上的綠光越來越強,我已經漸漸吃不消了。

夜修明只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可是他的道法竟然能這麼厲害,這麼兇狠,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努力掙扎着可是紅色護盾馬上就要碎裂,就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我身後忽然站出了一個人影,我歪着脖子一看原來是苗素素。

“素素?你怎麼來了?”我吃驚的問道。

苗素素雙眼冒着寒光,直盯盯的看着夜修明。

“吳一,好一個英雄救美,你難道忘了我纔是你媳婦,你這麼拼死拼活的護着她,是爲了什麼?”苗素素幽怨的說道,她雖然嘴上在數落我,可是雙手卻發出了兩道金光,兩道金光幻化成了貓爪的形狀直接撲到了綠光上。

我心中釋然,苗素素原來是來幫我的,這下我多了個幫手終於鬆了口氣。

不知道爲什麼,苗素素的金光直接打到了夜修明的胸口,那金光直接穿透了綠光打得夜修明吐出了鮮血。

“什麼?怎麼會這樣?我怎麼探查不到這個女人的招數,完全預料不到她的招式?難道你是個妖精?”夜修明吃驚的說着,他捂着胸口,嘴角也流出了鮮血。

苗素素得意的說道:“我當然是妖精,而且是貓妖,你又是誰,在這裏大呼小叫的,竟然還敢打傷吳一,你知道吳一是誰嗎?他可是我夫君。”

夫君?苗素素在衆人面前可是頭一次這麼叫我,我立刻覺得有了自信,臉上也有些發燙了。

夜修明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臉上卻又露出了獰笑。

“好吧,一個也是殺,兩個也是殺!現在我就讓你們全都下地獄!”

夜修明這次真的動怒了,他摘下了額頭上的珠子抓在手中,圓圓的珠子瞬間邊的巨大無比,他舉起了綠球就要向下砸下來。

苗素素忽然笑了,她推開了我的身子直接跳了過去。

“素素,你小心!”我吃驚的喊道。

“吳一你放心,他的招數雖然兇狠但是速度也太慢了,你看我的。”

苗素素敏捷的手影直接撲到了夜修明的胸口,鋒利的貓爪直接對着夜修明抓了過去,夜修明還沒發出大招就已經中了苗素素的貓爪,他胸前的衣服已經被完全抓爛了。

“什麼?這麼快的招數,我的衣服!”

夜修明沒有料到苗素素的速度如此之快,他現在出了醜滿臉羞紅。

“好一個妖精,我倒要看看你的速度有多快!”

夜修明忽然抓起了綠球直接向苗素素身上打了過去,這次他的速度是又快又狠,苗素素只能用雙掌去格擋,撲通一聲,兩股巨大的能量撞擊到了一起,苗素素和夜修明同時被巨大的能量震飛了。

“一切纔剛剛開始,你們等着……”夜修明一聲慘叫飛走了,黑暗中只留下漸漸消失的綠光。

苗素素躺在了地上不動了,她面無表情,身上卻冒着淡淡的綠光,我嚇壞了以爲苗素素已經死了,伸手摸了摸苗素素的面頰。

“素素,你到底怎麼樣?素素……”

我大聲的叫着可是苗素素還是沒有任何反應,猛然間,苗素素睜開了眼睛,她慢慢坐了起來,腦袋也不停的轉來轉去,她的眼神看着我卻好像看着陌生人。

“至陰之體?我要至陰之體,有了至陰之體我就能變成不滅之身了,我要至陰之體!”苗素素兩眼冒着綠光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她的雙手變成了貓爪,徑直兩陳佳琪的脖子上抓了過去。

我趕緊推開了苗素素,把陳佳琪擋住了。

“素素,你幹嘛?陳佳琪是人不是鬼,你別傷害她。”我說道。

苗素素瞪着我,兇巴巴的說道:“你……你又是誰?別攔着我,攔着我的人一律格殺勿論!”

苗素素忽然猛的跳了起來,兩隻鋒利的貓爪對着我和陳佳琪,我趕緊帶着陳佳琪往後跑。

如果我猜的沒錯,苗素素一定是受到了夜明珠的影響,她現在已經不是剛纔的苗素素了,可是我現在不能傷害苗素素,更不能用黑皇劍去刺她,因爲我知道那綠光的影響或許是暫時的。 陳佳琪走了,我心裏特別不是滋味,稀裏糊塗就跟她做了不該做的事,現在還不知道如何面對苗素素。

夜更深了,近處沒有任何聲響,我一個人在公路上狂奔,很快就到了市區。

苗素素剛纔還在附近,怎麼現在不見了?她現在中了夜明珠的法術,估計還是神志不清,如果殺了無辜的人那就麻煩了。

我越想越擔心,趕緊按照原路去找,找了半天也沒發現,因爲夜實在是太黑了。

“素素!素素!”

我一聲聲的喊着,空曠的公園幾乎沒有任何迴應,冷風吹着公園附近的樹叢,吱吱作響,透過樹叢的縫隙我隱約看見了一個人影。

黑瘦的人影在地上慢慢的挪動着身子,我趕緊跑過去,黑影明顯是個女孩,我欣喜若狂,趕緊飛奔,這個女孩穿着一身*,閉着眼睛臉上也是毫無表情。

她正是苗素素,垂着肩膀慢慢的挪動着步伐,似乎漫無目的。

“素素,我是吳一,你怎麼了?”

我趕緊跑到了苗素素身邊,一把抱住了苗素素的肩膀,苗素素沒有回答我,她也沒睜開眼睛,身子一歪直接摔倒了。

我喊了好多次,她還是沒有醒,我趕緊把她抱起來,她的身子直接癱軟在了我的身上。

深夜裏沒有多少路人,出租車也少得可憐,我等了快半個小時才找到了一輛車子,費勁周折纔回到了表姐家中。

表姐正在家裏生悶氣,她見到我回來了卻露出了笑容。

“吳一,你死哪裏去了?我找了你一個晚上都不見你的人影,你怎麼也不接我電話……你身後揹着的是苗素素?”

表姐一臉的惶恐,她盯着苗素素看了半天,然後兇巴巴的看着我。

“表姐,你別緊張,苗素素受傷了,我們剛纔遇到了點麻煩……”我把之前的事情跟表姐說了,表姐竟然不相信,表姐的臉色似乎更加難看了。

“吳一,你別在那裏編瞎話了行嗎?你以爲表姐是三歲小孩子,你們這些男生遇到了別的女人就像是貓見到了魚,非得弄到手才甘心,苗素素現在昏迷成了這樣,是不是你乾的好事?”表姐滿懷狐疑的看着我。

“表姐,真不是我乾的,我就算是喜歡苗素素可也不能幹出那樣的事,你放心好了。”我解釋說道。

表姐推開了我,她把苗素素直接抱在了牀上,表姐給苗素素擦了擦臉,然後坐到了一旁。

我和表姐在生悶氣,忽然苗素素直接坐了起來,她眼睛冒着綠光,兇巴巴的撲到了表姐身上,苗素素伸出了兩隻胳膊,胳膊用力的掐着表姐的脖子,表姐猝不及防被掐了個正着。

“素素!你幹嘛掐我的脖子,爲什麼?”表姐掙扎着說道。

苗素素此刻完全變了個人似的,她雙手抓着表姐的脖子,用力的向下按。

“你們都得死,都得死!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苗素素雙眼冒着綠光,渾身顫抖着,她咬牙切齒的模樣如同惡魔附身一般。

我趕緊拿出了符咒,符咒對着苗素素的額頭打了上去,苗素素只顧着表姐卻沒見到我的符咒,她中了符咒身子直接躺在了牀上不動了。

表姐驚愕的看着苗素素,說道:“吳一,她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攻擊我?難道真是像你說的那樣?”

“表姐,你還不相信我說的話嗎?現在苗素素已經很危險了,如果不想個辦法恐怕她會永遠這樣下去,敵我不分的。”我說道。

氣氛變得有些凝重了,我和表姐盯着苗素素一直看着,苗素素的小綠透着綠色,身子也在不停的抖動着。

我正在不知所措,門外忽然有敲門的聲音,我趕緊去開門,門外站着一個老頭,他滿頭花白的頭髮,一身破爛衣服顯得十分邋遢。

“師父?你怎麼來了?你知道我在這?”門外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方一修,他滿臉帶着笑,目光炯炯的看着我。

“我當然知道你在這裏了,你可別忘了你是我的徒弟,我是來幫你的,這丫頭要是在不救就來不及了。”方一修說道。

我立刻緊張了起來,表姐更是焦灼的看着我。

我才忘了給表姐介紹方一修,趕緊跟表姐說了來龍去脈。

“吳一,你們趕緊閃到一旁,我現在要用純陽之血封住她的血脈,不然離魂之術毒咒攻心就無藥可救了。”方一修說道。

方一修拿出了一道符咒,他張開了大嘴,直接把符咒吞了下去,我還沒看明白是怎麼回事,他把嘴張開了,吐出來的卻不是符咒,而是一團黃色的光球,他把光球放在左手上,右手中指咬破了,滴了幾滴鮮血放在了光球上,那光球直接變得又紅又亮。

“師父,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能管用嗎?”我吃驚的問道。

方一修沒說話,他拿着光球慢慢放到了苗素素的胸口上,等他鬆開手的一剎那,光球直接沒入了苗素素的身體裏面。

“這是我的保命符咒,現在用它才能護住她的心脈不受毒咒侵害,但是她每隔七天還是會發作一次,等到她發作的時候要把她定身才行,不然傷害無辜就麻煩了。”方一修說道。

苗素素現在中了毒咒,我焦急萬分,看着她又綠又黃的小臉我更是覺得對不起她。

“師父我求你了,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的小媳婦,如果她出了什麼三長兩短我就不活了。”我失落的說道。

方一修忽然哈哈大笑,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我。

“傻小子,你放心這小小的詛咒還不能傷害苗素素,只不過會擾亂苗素素的心智,現在只要找到了解除詛咒的方法才行,你說的那個夜修明或許拿的正是夜明珠。”方一修說道。

“師父,他如果真的是什麼暗夜使者,我們該怎麼去找?他來無影去無蹤,該如何下手?”我說道。

方一修忽然拿出了羅盤,巴掌大小的羅盤瞬間飛速的轉動,桃木指針對着南方指了過去。

“按照綠色法咒的能量,我已經查到了毒咒的位置,你去那裏就能找到了。”方一修說道。

我還是有些發矇,說道:“師父,既然夜明珠在夜修明身上,我怎麼去了就能找到,再說他功夫也不賴,我可沒有十足的把握抓住他。”

不是我懦弱,而事實就是這樣,夜修明的功夫的確不賴,不然苗素素也不會中了毒咒。

方一修的眼睛忽然冒出了金光,那目光好像是對我的讚許。

“吳一,現在你也不小了,跟我學了道法那麼多年,爲的就是能降妖除魔,匡扶正義,現在遇到了困難你就退縮,傳出去我降魔師一派豈不成了膽小怕事之輩?你放心,如果你有危險我會暗中保護你的。”方一修說道。

“那師父你呢?你怎麼不跟我一起去?”我慌忙問道。

方一修說道:“我現在正在追查無臉鬼的下落,他害死了你師孃,還有那麼多無辜的人,現在我正要抓他回來……”方一修說道。

現在我突然覺得壓力好大,看着苗素素的小臉只覺得對不起她。

方一修走了,我和表姐全都悶悶不樂,我忽然發現方一修的羅盤放在了桌子上,似乎是特意給我留下的。

陳海松說夜明珠是被孫殿英偷走的,然後傳給了孫茂臣,孫茂臣又給了那個青樓*,青樓*又給了陳如海,現在夜明珠反倒被孫家的後人給拿了回去,這事情輾轉曲折已經超乎了我的想象。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