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晴莫名其妙。

「你給我點提示,什麼樣的事情叫做奇怪?」她看著樂天。 禽惑婚骨 「比如……某個女教師突然住院了一段時間,或者突然請假了一段時間?再比如……某個女教師突然和男友分手,或者馬上要結婚卻突然不結了,這樣的事情……」樂天想了想說道。 徐晴眨了眨眼。 「這樣的事情還是有的……就在前不久,

「你給我點提示,什麼樣的事情叫做奇怪?」她看著樂天。

禽惑婚骨 「比如……某個女教師突然住院了一段時間,或者突然請假了一段時間?再比如……某個女教師突然和男友分手,或者馬上要結婚卻突然不結了,這樣的事情……」樂天想了想說道。

徐晴眨了眨眼。

「這樣的事情還是有的……就在前不久,大概兩個月前吧,我隔壁宿舍的王老師就和男朋友分手了,他們兩個可是馬上要談婚論嫁的了,再就是半年前吧……住在二樓東側的李老師突然請假了一個多月,說是突然得病了,也不知道得的什麼病……」

她絮叨著說了四五個這樣的情況。

樂天眉頭緊鎖,他希望這些事情和徐晴身上發生的事情無關,否則的話……這個女教師宿舍里可能隱藏著一個超級色魔。

宿舍的外面傳來了走路的聲音,樂天扭頭看了看。

「哦,可能是王老師回來了。」徐晴說道。

「帶我去看看。」樂天說道。

「啊?這個……不太合適吧?」徐晴一愣。

「有什麼不合適的!算了……還是我自己去吧,你出面的確不好。」樂天想了想。

徐晴看著這傢伙大搖大擺的打開自己的宿舍門走了出去,去了自己隔壁的王老師的宿舍。

這個王老師自從上次和男友分手之後,依稀是性情大變,現在徐晴就算是碰到她,撐死了就是打個招呼,就算是這樣,王老師好像對自己也是愛理不理的態度。

她吐了口氣,就等在自己的宿舍里。

樂天敲了敲徐晴隔壁宿舍的門,一個女人過來開門。

「你是誰?」她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是警察。」樂天出示了自己的顧問證件。

女人愣了一下。

「我可以進去說話嗎?在這裡說話不太方便。」樂天詢問。

女人點點頭。

「你就是王老師?」

走進這個女人的宿舍,樂天四下看了看。

「是,我姓王,王桂霞。」女人點點頭。

「你別緊張……我只是有一點小事過來問問你。」樂天笑了笑。

豪門宮少:摯愛獨家狂妻 這宿舍的布置還算是可以,比徐晴那邊要複雜了一點,多了一些女人喜歡的布娃娃之類的東西。

看到樂天的目光落到那些娃娃的身上,王桂霞咬了咬嘴唇。

「這是我前男友送的。」她說道。

樂天點點頭。

「你為什麼會突然和你前男友分手?」他在床上坐了下來。

床鋪被收拾得很乾凈。

王桂霞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個警察是什麼意思?來打聽自己的私生活嗎?

「我想知道你的目的。」她反問道。

「我是來幫你的……」樂天模稜兩可的回答。

王桂霞一愣,幫自己?幫自己什麼?

「我沒什麼好讓警察幫忙的。」她搖搖頭拒絕了。

樂天看了看她,這個女人看起來很冷淡,自己要不要直接實話實說?

「那好,我只問你幾個問題可以吧?」他站起身。

王桂霞的眼神晃了晃,點了點頭。

對方是警察,沒準真的有什麼東西需要自己配合的,她是大學老師,這點覺悟還是有的。

「你住在這裡多久了?」樂天問。

王桂霞想了想……

「四年多了,我研究生畢業后就留校做了老師!」

樂天點點頭。

「你住在這裡的時候,下面的宿管就是現在這個胖女人嗎?」

王桂霞點點頭,這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問題?

「在這四年裡,你談了幾次戀愛?」樂天繼續問。

王桂霞依稀有些尷尬,她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一次。」

「你和你前男友分手的原因是什麼?」樂天終於問到了最重要的問題上。

王桂霞的臉色突然變得通紅,她的氣息也微微有些急促。

「他……他說我不檢點!說……說我不是處女也就罷了,還懷疑我生過孩子!」

樂天一愣,他驚訝的看著王桂霞。

「生過孩子?」

王桂霞長長的吸了口氣。

「我在大學的時候的確是談過一次男朋友,那個時候什麼都不懂,第一次就給了初戀,我承認我不是處女,但是你說我生過孩子就太過份了!」她幽怨的說道。

「他為什麼這麼說?不可能沒有理由的!難道你的肚皮上有妊娠紋?」樂天奇怪的問。

「哪有!」

王桂霞甚至不顧羞澀將自己的衣服提了一下,樂天看了看,很光滑的肚皮,沒有任何皺紋上面。

樂天搞不懂了。

「那是為什麼?」他追問。

「他……他……他說我的下面寬鬆的就像是農村老太太的棉褲腰……說只有生活孩子的女人才會這麼松。」王桂霞的臉紅的能滴出血。

樂天眉頭緊鎖,他有種很不妙的感覺,這個王老師很有可能和徐晴的遭遇是一樣的!

「你沒有去婦科檢查一下嗎?」他問。

王桂霞搖搖頭。

「我……我拉不下這個臉。」她咬著嘴唇回答。

樂天沉默不語,他在琢磨這件事的嚴重程度。

王桂霞奇怪的看著樂天,她也曾自己查看過自己,發現自己真的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這種不一樣讓她難以起口,有一段時間她都差點因為這件事自閉了。

「我和你說一個可能,你要保持鎮定!」樂天看著王桂霞。

王桂霞點點頭,這個警察的神色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嚴肅?

「你可能被人虐待過。」樂天沉聲說道。 不過,我知道讓羊駝子勸估計也只是徒勞,看張叔那架勢就知道。他肯定是要去的。至於到底是去幹什麼,我只是能夠猜到一點。之前說的那麼嚴重,所以他今天的行動。肯定也不一般。

我之所以讓羊駝子跟着張叔,而不是我自己跟着。主要原因就是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雖然我和他們說的是自己去複習準備期末考試。其實我想到我們學校那邊查查,是不是有什麼蛛絲馬跡。

當時在那邊的財經學院繞一圈之後,就能夠回到這邊來。其中一定有什麼問題。

以前我一直以爲。那是在另外一個空間當中,不過經過這次之後,才知道,之所以感覺在另外一個空間。只不過是幻覺引起的,而且那個地方還是真實存在的。由於佈置了幻境的陣法,所以纔會有這樣的結果。

“葉子,你也別忘記了,千萬別輕舉妄動,有什麼事兒。大家回來商量了再做決定。”羊駝子說完話之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朝着我說道。

他已經看出來了我並不是真的去複習,只是現在張叔那邊的情況確實比我這邊更加的嚴重,所以他也顧不得我這邊。我點了點頭之後,帶着幾本書,朝着學校那邊走去。

外面已經鋪上了一層白茫茫的雪,據當地人說已經好幾年都沒有看到這麼大的雪了,到現在爲止,那小雪花還在飄飄灑灑的下着。

學校現在已經幾乎全部停課了,剩下的時間所有人都自己複習,所以根本就沒有固定的教室,全部人都自己選地方自習。基本上,都是以宿舍爲單位活動。我到了學校之後,並沒有去找李強裴雙他們,而是自己拿着書本在校園中轉悠了起來。

別人看上去,會感覺我是在欣賞雪景,其實我的眼睛一直在搜索着學校裏面微小的異樣情況。現在才發現,我對財經學院的瞭解,比我們學校要熟悉太多了。甚至於,我都根本不知道我們學校的水房在哪兒,也不知道我們學校有沒有實驗樓。

不過這些都無所謂,因爲我這樣在學校裏面轉了一大圈子之後,還真發現了一些異樣的地方。那些地方在大白天,都能夠隱隱約約感覺到有陰氣冒出來。這情況,可是和當時財經學院人工湖那邊的情況十分的相似。

更巧合的是,這幾個地方當中,也有一個正是我們學校的人工湖。

我們學校的人工湖比財經學院那邊的要小一些,湖中間也有一個小島,不過我們這邊的那個小島幾乎都是假山,有幾棵樹木上邊有個亭子,亭子裏經常都會有情侶在那兒約會,所以我們學校給那邊取了個外號叫“情人坡”。

就現在這雪地裏,那兒還有幾對兒鴛鴦依偎着賞雪。

我也不管是不是打擾他們,直接就朝着那邊走過去。剛剛過了那小橋,就感覺眼前霧濛濛的,看上去像是霧霾一般,不過顏色比霧霾要深,而且接觸皮膚之後,有種滲人心脾的淒冷感覺。

這並不是霧霾,而是陰氣。

沒想到剛纔在島的那邊看,只能夠隱隱約約的看到一點點冒出來的陰氣,沒想到這兒之後,竟然發現這兒的陰氣這麼重。

“葉子,你咋到這兒來了?”正在這個時候,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朝着我大聲喊道。

擡頭看去,才發現竟然是李強坐在亭子下面,身邊還依偎着個女生,兩個人卿卿我我的膩在一起。我看到他們之後也是愣了一下,沒想到那幾對兒鴛鴦裏面還有李強,更沒想到的是,李強不是去追鈺琪了嗎,怎麼又和這個女孩兒好上了?

“李強,還不介紹一下,嘿嘿。”我愣了一下子後,立刻把心裏的疑惑掩飾了下去,朝着他們開玩笑的說道。

“葉子,這個是我女朋友,前幾天剛確定的,等回頭細說。不過葉子,你到這兒來幹嘛來了?”李強看着我之後,眼神十分的古怪。就好像,一個人到這兒就不應該似得。

“來這兒賞雪,好不容易下雪,來看看。” 追妻之路 我也不管他們,大大咧咧的坐在木頭椅子上,只不過坐下來之後才發現那木頭椅子那麼冰冷,趕緊弄了一本書墊在下面纔好了一些。

看到我這樣,李強和那個女生也沒有了興致,和我寒暄兩句之後就匆匆告別。看着李強的背影,我的心沉了下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李強的陽氣已經開始耗損了,很有可能就是他身邊的那個女孩兒所爲。

剛纔看到那個女孩兒之後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可是卻看不出來到底哪兒不對。看到李強和她如膠似漆的樣子,我也不好動手去試探。看來,晚上得回宿舍去一趟了,順便問問裴雙他們,到底是什麼情況。

就在李強他們走了之後,其他的那幾對兒也走了,估計是嫌我礙事兒。他們走了也正好,也省的我麻煩。

在亭子裏四處張望了一番,發現人工湖裏,好像並沒有我想要的東西。

無奈之下,先把這兒放棄了,到另外一個地方去看;那個有陰氣的地方,是學校操場邊的小樹林裏面。這個小樹林裏面,髒亂差都不足以形容,到了半夜之後,在裏面幹什麼的人都有,隨地大小便都是小兒科。

進入小樹林之後,就被裏面的味道薰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沒走幾步,就聽到那種日本動作片裏面纔有的聲音;我的到來,還真不是時候,我都怕讓那對野鴛鴦有心理障礙。

萬萬沒想到都是,我看到了裴雙衣衫不整的拽着個女孩兒從裏面躥了出來,那女孩兒還穿着超短裙光着腿,這大雪天的,只想感嘆一句,真特麼的結實。

“葉子,我去,人嚇人會嚇死人的。”裴雙看到是我之後,也不着急了,慢慢悠悠的穿衣服,邊穿衣服還一邊給我介紹身邊的那個女孩兒。

那個女孩兒是我們學校同一屆的學生,法學系的,和李強那個女朋友是同一個宿舍的。

聽到裴雙這麼說之後,我心裏一驚,把目光再次盯在了裴雙和那個女孩兒的身上。才發現裴雙身上的陽氣也已經開始流失,而那個女孩兒更是渾身佈滿了陰氣。

“裴雙,回去告訴李強他們,我晚上回宿舍,你們誰都不準走,咱們一起去吃飯,我請客。”我拍了拍裴雙的肩膀說道。

這件事兒肯定有古怪,裴雙和李強這纔多久沒見,就勾搭上了女生。看那樣子,並不是他們兩個勾搭上了女生,反而像是被那女生給勾搭上了。這兩個女生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甚至可以比喻成催命的鬼。

如果不是我今天遇見,那麼裴雙和李強早晚都會被這倆女生把陽氣吸乾。

等到裴雙他們走了之後,我又在小樹林裏面轉了一圈,依舊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這讓我也有些無奈。如果我們學校也有像是林萌那樣的,能夠把所有的事情都打聽的很清楚的朋友,那我也不至於自己來這小樹林。

當我沮喪的從小樹林出來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竟然是明旭道長。

看到明旭道長之後,我也是一驚,沒想到竟然出現在了我們學校。我立刻朝着他追了過去,可是剛剛追了幾步看到明旭道長從學校的後門出去了,我馬上就跟着從學校後門跑出去。可是到了門外之後四處望去,發現外面竟然空空如也,沒有明旭道長的影子。

難不成,我們學校的後門,也是一個入口?

想到這兒之後,我的心都在碰碰的亂跳。如果是真的,那麼在附近肯定能夠找到蛛絲馬跡。於是,我也不管外面的雪多厚,趴在雪地上開始尋找了起來。整整半個小時,我都快找到財經學院的後門口了,終於讓我找到了一些東西。

幾個小旗子,和上次我找到的那種小旗子一模一樣。這也就說明,附近肯定有一個陣法,只不過對於陣法我並不是很嫺熟,而且根據一兩個小旗子,也根本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陣法。因此,我掏出來一張紙,把小旗子的位置和學校的位置都簡單的標註在了紙上,然後開始繼續尋找。

都快到下午了,我才找到了五六個小旗子,而且那五六個小旗子看上去特別的散亂,有兩個在我們學校後門外面,有一個在隔壁的醫學院後門外面,其他的在公路的另外一端,我看着紙上標註的那些東西,左右看都連不起來。

正在這個時候,楊駝子打電話給我,讓我趕緊回去一趟,張叔那邊出了點問題。

聽到這話之後,我立刻就抓着小旗子,朝着房子裏跑去。

剛進到房子裏面,就發現張叔面色慘白的坐在沙發上,裹着幾牀厚被子瑟瑟發抖,空調都已經開到最高溫了,而且房子裏面的暖氣也很好。但是張叔就好像根本沒有感覺到一般,一個勁兒的哆嗦。

我的手剛捱到張叔的手上就嚇了一大跳,如同冰塊一般的冷。 王桂霞驚詫的看著樂天,其實她也不是沒有過這個懷疑,但是自己的生活可以說就是三點一線,怎麼可能會被人強暴?

而且還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

「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其實這也只是我的一個猜測!因為有其他的老師也發生了和你類似的情況!我目前正在秘密的調查。」樂天壓低聲音說道。

王桂霞的大腦一片混亂,樂天的話像是一枚重磅炸彈一樣的在她的面前炸開了。

「最近這段時間你有沒有發覺什麼異常的現象?」樂天問。

王桂霞搖搖頭。

「什麼也沒有嗎?」樂天追問。

「沒有,就算是以前我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王桂霞吐了口氣說道。

「我可以在這裡隨意看一看嗎?」樂天問。

王桂霞點點頭。

樂天就在這個女老師的宿舍里到處翻看,甚至連浴室他也仔細的看了。

「有什麼發現嗎?」王桂霞看著樂天。

絕世萌妹修真記 「沒有……」樂天搖搖頭。

這裡比徐晴那邊的線索還少。

「那好……我就不打擾你了,如果我有了消息,我會儘快通知你。」樂天決定再去下一家看看。

「那個……」王桂霞急忙喊住樂天。

樂天回頭看了看她。

「這件事……我希望你們警察可以為我保密。」王桂霞低聲說道。

「放心!我們有保密條例的。」樂天點點頭。

看著樂天離開,王桂霞長長的吐了口氣,她現在甚至都在網上購買了那種可以鍛煉身體收縮能力的球,希望自己還可以恢復到以前。

離開了王老師的宿舍,樂天再次返回了徐晴的宿舍。

「有什麼發現?」徐晴急忙問。

「這個王老師我懷疑和你一樣!都被人迷暈過。」樂天皺眉說道。

徐晴吸了口冷氣。

「你剛剛說的那個吳老師在二樓?」樂天問。

徐晴點點頭。

「她現在在不在?」樂天問。

「這個……我不知道,如果沒課的話,可能在吧。」徐晴模稜兩可的回答。

「我還得過去看看。」樂天點點頭。

「要我去嗎?」徐晴問。

「你去幹嘛?去陪著一起尷尬嗎?這件事你是唯一的知情者,即使最後這個案子破了,你看到她們也要裝作沒事人一樣……」樂天哼了一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