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很快結束了,伊莎貝拉彷彿還沉浸在裏面。

好一會,才拿起遙控板。等演講畫面重播的時候,洛星辰才明白過來,感情看的是錄像。“他長的帥嗎?”忽然,伊莎貝拉問了句。趙匡義 洛星辰先是一怔,隨後點頭,“帥,很帥,真的。而且是個大好人,用了很多錢來做慈善事業。”“你說,r國要是能夠得到和平,他來做總統怎麼樣?”“那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年輕、最帥氣的總

好一會,才拿起遙控板。

等演講畫面重播的時候,洛星辰才明白過來,感情看的是錄像。

“他長的帥嗎?”忽然,伊莎貝拉問了句。

趙匡義 洛星辰先是一怔,隨後點頭,“帥,很帥,真的。而且是個大好人,用了很多錢來做慈善事業。”

“你說,r國要是能夠得到和平,他來做總統怎麼樣?”

“那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年輕、最帥氣的總統。”

聞言,伊莎貝拉笑出了聲,帶着點小女兒的姿態。

可很快,她就斂了神情,關掉了電視。

然後,她盯着洛星辰看了好一會。

直看得洛星辰心裏發毛。

“你……你喜歡他?”洛星辰故作鎮定,“諾蘭登公爵?”

“喜歡他的女人多了去了,有什麼好奇怪?”

“哦!這樣啊!”洛星辰不知道爲什麼莫名鬆了口氣。

伊莎貝拉狠狠瞪了她一眼,“你又知道什麼?小心你的嘴。”

“我發誓,”洛星辰迅速舉起右手,美麗的臉上是很認真的表情,“我保證不會說給別人聽的。”

她說完,偷偷瞄了眼伊莎貝拉。

“你能爲你所愛的男人獻出生命嗎?”伊莎貝拉拿起了手槍,像靳澤明那樣嫺熟的拆裝。

這個問題把洛星辰難住了。

“你這個是假設問題,沒有發生的事情,誰能拍着胸脯說一定能。你要是覺得自己可以,那也要用行動來證明。不然,誰知道真假?”

“海倫娜,那是因爲你沒愛過。”

說完,一陣機械聲響。

伊莎貝拉握着槍,烏黑冰冷的槍口對準了洛星辰的胸膛。

“知道嗎?只要我一扣扳機,困擾着他的所有煩惱都消失了。”她的語氣聽是平淡,但是卻充斥着冰冷。

洛星辰心尖一顫。 南宮龍澤的話一出,倒是給南宮龍硯解了圍,方芷心皺了皺眉頭,不過卻沒有再說什麼。

皇甫羽晴靜靜的觀察着女人水眸深處的神色變化,她能夠看得出來,這位方姑娘絕對不會乖乖的逆來順受。

接下來,方芷心被安頓在王府的洞庭閣住了下來,南宮龍硯再一次拜託南宮龍澤夫婦二人後,才匆匆離去,南宮龍澤送他出府,房間裏只剩下兩個女人。

皇甫羽晴環望房間一圈,眉眼含笑,淡淡凝向方芷心的方向,輕言道:“芷心姑娘日後就拿這兒當做自己的家裏一樣,缺什麼只管吩咐府裏的丫鬟去辦,千萬不要不聲不響的離開,否則……我們夫妻可沒辦法向三哥交待!”

“你們究竟是不希望我離開?還是不希望我帶着肚子裏的孩子離開?”方芷心突然話峯一轉,盯着皇甫羽晴的水眸不難看出幾分負氣,南宮龍硯突然拋下她就這麼走了,着實令她有些生氣,這會兒皇甫羽晴同她說話,她則將怒氣轉移到了女人身上。

“這句話如果你是問太子,他的問題一定是後者,可你若是問我的話,我的答案則是前者。” 網遊之白骨大聖 皇甫羽晴不怒反笑,盯着女人微怒的小臉輕言道。

她的回答一出,方芷心臉上的表情微微怔了下,水眸閃過一抹疑惑,反問道:“你的答案爲什麼是前者?你們所關心的不都是我肚子裏的孩子嗎?”

“孩子固然是要關心,畢竟它是三哥的骨肉,可是就目前而言,我卻是更需要有個人能夠在府裏陪着說說話,這樣日子才不會無聊。更何況你也是孕婦,而且也喜歡吃蕃茄炒蛋,咱們之間的共同語言應該會有很多才是……”皇甫羽晴莞爾一笑,意味深長的道。

方芷心水眸閃過一道精光,盯着皇甫羽晴脣角的笑靨看了好一會兒,突然出聲反問道:“敢問太子妃,你的蕃茄炒蛋到底是從哪裏學來的?”

“這也正是本妃想問你的問題……”皇甫羽晴脣角的笑容無限擴大,一副饒有興趣的模樣盯着方芷心,看着她驚詫的睜大眼睛,吱吱唔唔的樣子,好不容易發出聲來——

“你……你不會也是……也是穿來的吧?”方芷心試探着小心翼翼的道。

皇甫羽晴笑而不語,緩緩點頭,她這一點頭,方芷心的眼睛頓時睜得更大了,不能置信的低呼出聲:“天啊!這……這怎麼可能?太不可思議了。”

“所以說……芷心妹子,日後你就儘管拿王府當自己的家,不要做出讓我和太子爲難的事情才好。”皇甫羽晴和顏悅色的笑着道:“時候不早了,你也早點歇着吧,我先走了,明日再過來看你。”

“等等——”方芷心情急之下一把拽住皇甫羽晴的胳膊,欲言又止,到了嘴邊的話似又有些話不出來,秀眉緊緊蹙成一團。

“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我聽着呢!”皇甫羽晴淡淡道,另一只柔荑輕覆上她的手背,掌心傳遞的溫度似給了方芷心很大的力量。

她突然正色凝盯着皇甫羽晴你,壓低嗓音道:“太子妃真的也是穿越來的麼?難道你就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回到自己的世界麼?”

皇甫羽晴水眸一閃而過的異樣複雜,低垂眼斂沉思數秒後,再擡眸凝對上她的眼睛,同樣認真的語氣迴應道:“如果我說從來都沒有想過,你相信嗎?”

方芷心微微一怔,接着連連擺頭,顯然不相信皇甫羽晴的話。

見她不相信,皇甫羽晴眸光深處劃過一抹異色,再度沉默數秒後才接着出聲,口吻聽起來更加肅然認真:“上一世我的身份是檢察官,但也是個孤兒,從小在福利院長大,在一次查找證據的時候遇難,沒有想到卻穿越到了這裏……如果說這一切都是天意的話,我唯一想感謝的就是老天爺能夠給我第二次生命,還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所以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離開這裏……”

女人的解釋聽起來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細想之下卻也很合理,方芷心清澈的水眸閃過一抹新奇色彩,盯着皇甫羽晴的小臉上下打量,最終回落到現實裏時,不得不無奈的搖搖頭:“如此說來,你和我的狀況是截然相反的,上一世我乃名門千金,沒想到穿越到這裏竟然成了宮中一名身份卑微的小小丫鬟,這樣的落差還真是夠諷刺的……”

聞言,皇甫羽晴也有些意外,不禁再次將眼前的方芷心從頭到腳的也打量了一遍,難怪她總覺得這丫頭從骨子裏透出一股傲氣,原來上一世是名門千金,想必身邊也該圍繞着不少僕人侍候吧,穿越過來搖身變成了丫鬟,對於她而言確實很難適應。

“可是……你現在不是已經懷上了三哥的孩子嗎?”皇甫羽晴小心翼翼的試探道,因爲就目前而言,她還真心不太瞭解方芷心和南宮龍硯之間的關係到底是怎樣的?聽女人的語氣不難感覺到,如果有機會的話,她是希望能夠穿越回到原本的世界,繼續做她的千金小姐。

“這件事情……完全是個意外。”方芷心水眸閃過一絲失措,連連擺手搖頭:“不過就算有了孩子,只要我能夠回到爹地媽咪身邊,接手家族企業,我自個兒也有能力養活這個孩子。”

“那……你打算怎麼回去?”皇甫羽晴淡淡反問,她這一問確實讓方芷心有些傻了眼,秀臉閃過一縷不自然,眸光深處劃過一道失落。

“我還沒有找到方法,不過……我一定不會放棄的。”

……………………素素華麗分割線……………………

晴風閣,臥室的*榻上,皇甫羽晴慵懶窩在男人懷裏,脣角勾起一抹狡黠壞笑,眸中碧波一閃而過,輕喃道:“澤,三哥有沒有告訴你,他這半年都去了哪兒?”

男人側眸凝望着她,鷹眸閃動,眸光中水波漾動,映襯着女人那張漂亮的小臉,擡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沙啞出聲:“你這麼晚睡不着,就是想問這個?我倒還要問你,在洞庭閣呆了這麼久,都和那方姑娘聊了些什麼……”

“不告訴你!這是我和芷心之間的祕密……”皇甫羽晴眉梢劃過一絲俏皮,眉眼間透出的靈秀之氣直讓男人感到心曠神怡。

“芷心?這麼快就成了閨蜜?這樣也好,你倆正好是個伴,我不在府裏的時候,也能有人和你說說話。”南宮龍澤伸出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玩味的在女人秀挺的鼻尖上輕輕刮了一下。

“澤,今晚可是上官沫和天真的洞房夜,你說……他們會怎麼度過?”皇甫羽晴突然壞笑出聲,眨巴着靈動的水眸,小臉微仰望着男人的下鄂。

提到這事兒,南宮龍澤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女人,能不要提洞房花燭夜這碼事兒麼?你還嫌本王最近憋屈得不夠煩心麼?”

皇甫羽晴忍不住白了男人一眼,嬌嗔道:“再憋屈,你能有人上官沫憋屈麼?我還真是好奇,今兒夜裏他和天真之間到底會不會……出點什麼事兒呢?”

“咳……或許你該想想,咱們倆今晚該不該出點什麼事兒?”南宮龍澤突然低俯下頭,薄脣幾乎貼靠到女人的耳根,磁性沙啞的嗓音幽幽逸出。

“太子殿下最好老實點兒,鬧出事來可是一屍兩命……”皇甫羽晴擡手擰了一把男人的耳朵,輕嗔着笑出聲來,語氣不乏透着戲謔趣意。

南宮龍澤深吸兩口氣,粗喘的熱氣依然在女人耳畔回漾,無奈的狠狠瞪了她一眼,氣乎乎的不肯再多說一句話。

見男人像是生氣了,皇甫羽晴又反過來逗他,嬉笑擡手,捏了一把男人的鼻子,清婉出聲:“澤,你猜這一擡是男娃兒還是女娃兒?”

“……”南宮龍澤只是冷冷瞥了她一眼,依然一聲不吭。

“我希望是個女娃兒……”皇甫羽晴莞爾一笑,不理會男人的白眼,自顧個的說。

“爲什麼?”南宮龍澤皺了皺眉頭,就算已經有了一個兒子,他依然還是希望女人能夠再爲他多生幾個兒子。

“有句話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我們家鄉流傳着一句俗語,都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所以……我想看看你上輩子到底有多少*!”皇甫羽晴趣笑道。

聞言,南宮龍澤也忍不住被她的話逗樂了,隨口道:“你就不怕生個女娃兒,日後本王就*着她,冷落了你?”

“你現在已經是太子,它日登基後若是後宮無妃,不免會有些寒酸,所以臣妾想着能夠多給殿下生幾個小*,日後後宮倒也不會顯得冷清寂寥了。”女人眸底閃爍着壞壞狡黠精光,盯着男人的眼睛,似開玩笑,卻又帶着幾分認真。

“你這個鬼靈精怪的丫頭……”男人*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沙啞的嗓音低笑出聲。

ps:今天的更新上傳完畢,麼麼噠…… 把藥水瓶重新掛回牀邊的架子上,雲璽恩睨了她一眼,不作聲的走到病房裏的沙發坐下。

白芨看到他坐下,眉頭蹙起,他這是不打算離開嗎?

看他氣定神閒地往後靠着沙發,雙手環抱在胸前,然後閉上眼睛。

呃,他這是真的不打算離開啊。

可是他待着,她會渾身不自在的。

不行,她還是要讓他先回去。

白芨輕咳了聲,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雲總,我的身體好了很多,您可以先回去。我等下掛完水再自己回去。”

雲璽恩睜開眼,對上她晶晶發亮的瞳眸,眸色微沉,薄脣輕啓:“過河拆橋嗎?”

白芨聞言怔了下,隨即反應過來,神情有些激動的否認道:“我沒有。我只是不想再給您添麻煩。”

她的聲音越說越小聲,但是雲璽恩還是一字不落的聽進耳朵了,他不置可否的揚了揚眉,“確實給我添了麻煩。”

既然給你添麻煩了,那你就趕緊回去啊!白芨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眼裏盛滿了期待。

看來她是很想自己離開。

雲璽恩不動聲色的擡了擡眉梢,輕哂:“白助理,你恐怕想錯了,我不是無條件送你來醫院的。”

“哈?”白芨皺眉,一臉疑惑的看着他。

無條件?那不就是說他是有所圖才這麼好心送生病的她來醫院的咯。

可是她有什麼可以讓他圖的?

難道……

白芨心裏一驚,趕忙抓過一旁的被子包住自己,“雲總,我可不是那種女人哦。”

瞧她一臉的防備,雲璽恩蹙眉,換作其他女人一聽到他這麼說,肯定恨不得主動撲到他身上來。

可她顯然是把他當成牛鬼蛇神一般,唯恐避之不及。這讓他有些不爽,他輕哼一聲,語帶譏誚的說:“我也不是那種飢不擇食的男人。”

最好是哦,就怕餓起來來之不拒。白芨在心裏腹誹着,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雲總,那我就放心了。”

雲璽恩涼涼的撇了她一眼,重新閉上眼,沒有再說話。

白芨也識相的沒再出聲,她躺倒在牀上,雖然已經退燒了,可身體還是有些不舒服,躺着躺着,她又睡着了。

……

白芨再次醒來的時候,窗外的天色已經黑了。

她坐起身,發現雲璽恩並不在病房裏,而且水也掛完了。

輕撫着左手背貼着的白色膠帶,她轉頭看了眼烏漆抹黑的窗外,隨後翻身下牀,肚子隨之“咕嚕咕嚕”唱着奏鳴曲。

她撫了撫飢腸轆轆的肚子,中午只扒了兩口飯,不餓才怪。


剛好**oss先行離開了,這樣她就可以去大吃一頓,補充下今天所失去的能量了。

正當她想歡呼出聲的時候,有人推門走了進來。

而且好巧不巧正是她以爲已經離開的雲璽恩,她張大着嘴巴,愣愣的看着他走進來,許久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既疑惑又失望的問道:“雲總,您不是先回去了嗎?”

“我只是出去透透氣。”雲璽恩似笑非笑的盯着她,接着說:“你是不是很失望呢?”

其實她的臉上就寫着失望兩個大字,根本不用問。不過調侃調侃她倒是一種樂趣。

“呵呵!”白芨乾笑了兩聲,然後撇過頭,齜牙咧嘴着,他怎麼就不順她的意先回家呢?她肯定感謝他祖宗十八代的。

“白助理。”

聽到他喊自己,白芨連忙斂下自己的心思,轉過頭,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容,“雲總,有什麼事嗎?”

雲璽恩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然後問她:“身體恢復了嗎?”

還沒恢復呢,她需要大吃一頓才能恢復過來,可現在他在這裏,她怎麼去大吃一頓呢?

白芨在心裏流着淚,可面上依然保持着笑意,應道:“嗯,恢復了,可以回家了。”

雲璽恩看了她一眼,隨後轉身走出病房。

白芨重重嘆了口氣,無可奈何的跟了上去。

……

入了夜的京市,籠罩在一片迷離的霓虹燈中,燈光隨着車子的行駛透過車窗在白芨臉上跳躍着。

看着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羣,眼底泛起一絲羨慕,她多希望自己也是人羣裏的一員呢。

這樣她就可以去吃她最愛吃的牛肉麪了,而不是坐在車裏被飢腸轆轆的肚子折磨着,還要顧慮身邊的男人。

雲璽恩斜睨了她一眼,她轉頭看着車外,他只能看到她一點側臉,光線昏暗,看得並不真切,可就算如此,他還是可以感覺到她心情不是很好。

眉梢輕揚,他想她的心情不好應該和他有莫大的關係。

“咕嚕咕嚕……”

突然,安靜的車廂內突然響起了一陣意外的聲響。

雲璽恩愣了下,隨即轉過頭,只見白芨低着頭捂着肚子,原來是她的肚子在叫啊!

他忍不住輕笑出聲,笑聲落到了白芨耳中,頓時她毛了,擡起頭怒瞪着他,腦子一熱直接脫口嚷道:“笑什麼笑,你就沒肚子餓的時候嗎?”

本來因爲自己肚子叫就很不好意思了,還聽到他笑,白芨就惱羞成怒了,完全忘了她身邊坐的人是誰了了,等真正喊出來後,望進了一雙溢出點點流光的黑眸,她才驚覺自己剛纔做了什麼,剛吼人的勇氣一下子又盡數褪去,她慫了,怏怏的低下頭,小聲的說:“對不起,雲總。”

天啊!她到底在做什麼啊?白芨低着頭,皺着小臉,十分的懊惱。

雲璽恩並不在意,他從她身上收回視線,望向車前方的道路,黑眸裏綴着細碎的笑意,他心裏陡然生起一個莫名的念頭,彷彿只要有她在,他的心情總會莫名其妙的變好。

輕笑着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轉了下方向盤,把車子拐進了一條熱鬧的街道。

……

車子一停穩,白芨低着頭扔下一句“雲總,謝謝您”,然後就推門下車。

從她嚷了雲璽恩,她就陷入了懊惱中,一直都低着頭沒有擡過頭,以至於都沒有發現雲璽恩改變了行車方向。

一下車,四周傳來的熱鬧聲音,讓白芨連忙把頭擡起來,在看清自己所處的地方後,眼睛倏然瞪大。

這不是美食街嗎? “那就好!那就好……”穆井橙鬆了一口氣,整個人看起來也輕鬆了很多。

區少辰看她不再那麼緊張,於是轉身向浴室走去。

正在這時,穆井橙再次開了口,“你去看過樑雪鷗嗎?”

一瞬間,區少辰的身體不由的僵在了原處。

他微愣了片刻,這才回過頭來看向穆井橙。

“是誰跟你說什麼了嗎?”這是區少辰所擔心的,雖然他相信穆井橙不會計較什麼,但有些事情自己親口說,和從別人嘴裏聽到,會是兩種感覺。

他不希望是後者。

“沒有!”穆井橙搖頭,“只是……”她猶豫了一下,臉有難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