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冰依暗暗翻了個白眼。

但她臉上故意裝著很不在乎的樣子。 但是她能不在乎嗎? 能嗎? 憑什麼她們都有,就不給她,瞧不起她? 心中恨恨的將發獎勵的人罵了個稀巴爛。 突然,一塊紫色的水晶石,遞到她的眼前。 姬流音白玉般的面龐盈盈生輝,俊美恍若謫仙,冰藍色的眸子看著她道:「給你。」 「

但她臉上故意裝著很不在乎的樣子。

但是她能不在乎嗎?

能嗎?

憑什麼她們都有,就不給她,瞧不起她?

心中恨恨的將發獎勵的人罵了個稀巴爛。

突然,一塊紫色的水晶石,遞到她的眼前。

姬流音白玉般的面龐盈盈生輝,俊美恍若謫仙,冰藍色的眸子看著她道:「給你。」

「……」夜冰依有些汗顏,「咳咳,不用了。」

「拿著。」他的聲音,不容置喙。

「流音!!」風飄雪忍無可忍,尖叫出聲,她嫉妒的快要發癲了!

臉上得意的神情早已經不存在,她剛剛奚落過這女人一番,他就將自己的水晶石給她,這豈不是在打她的臉嗎?

還有這個可惡的賤人!

流音給她,她居然還不要,簡直太過分了!可惡可惡!

姬流音並沒有搭理她一下。

眼睛緊緊盯著夜冰依,一副執意讓她收下的樣子。

夜冰依額頭滑下一道黑線,這人還真是固執,非要她收下?

不過看到風飄雪扭曲的臉,夜冰依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將紫色水晶石接到了手中。 廖漢將從最初開始的事情,一直給陳志凡詳細講了一遍!

陳志凡聽完,皺起了眉頭,之前死的都是情侶,現在怎麼死的是單身女生?如果和幾十年前的事情聯繫,似乎是根本沒有任何的規律,但是結果都一樣,就是從同樣的地方跳樓自殺!

廖漢直接將車開到了那棟樓下,陳志凡看清面前的樓房,頓時無語,這宿舍就是妹妹陳曉芙住過的那個宿舍樓。就是不知道死掉的是不是妹妹的同學了!

屍體被白布蓋着,陳志凡的目光率先被幾個女生吸引,那三個女生是妹妹小芙的同學,她們也看見了陳志凡,眼神躲躲閃閃的不敢跟陳志凡對視!

陳志凡對着廖漢說道:“你去問那三個學生的口供,越是詳細就越好!我去看屍體!”陳志凡走到了擺佈覆蓋的屍體旁蹲下!

掀開白布,女屍滿臉鮮血,雙眼圓睜,後腦勺已經破裂,滿地都是血漿,女屍四肢呈現出其餘的曲折,看的出來,這是死之前才受的傷。

廖漢說道:“陳哥,她們住的就是那個自殺學生住過的房間,奇怪的是,三個女生,昨天都不在,那個自殺的女生也沒有她們宿舍的鑰匙,怪就怪在這裏了!要是沒有鑰匙,怎麼可能進入別人的房間?有沒有可能是她們忘記鎖門。看見出了人命。不敢承認?”

陳志凡道:“你去看看她們的門鎖,去宿舍都仔細檢查一下,尤其是門到窗戶這一快,碎屑,粉末。味道,查案子的事情你細心,我放心!去吧!”他繼續看起屍體!

如果是這三個女生乾的,在人生前將其死者折斷,沒有可能不被別人聽見慘叫聲,成年人的骨頭,就是三個女生合力也未必能折斷,而且這纔是幾層樓而已,似乎是並沒有人聽見女屍被折斷手腳時的慘叫!

陳志凡探出屍氣,將女屍覆蓋!女屍之上,有一絲淡淡的黑氣,這是鬼魅之物的怨氣,他對另一個刑警說道:“去查這個女生所有的行動,就是去廁所,也要登記時間,歷時長短!”

他將屍體的手臂擡起來,看見了手肘上的青黑的手指印,他指着青黑的手指印對另一個刑警說道:“查指紋。”

鬼魅之物,原本是無形之物,但是藉助人的身體,可以叫他們擁有行動的形體,但是爲一定的程度上,就等於重生了一次,唯一不好的事情就是這身軀會腐爛,過幾個月就要更換一具,殺死一個人,滅掉他的魂魄,取而代之!

陳志凡湊近女屍聞了聞,度法醫說道:“解剖,我要屍檢結果!”他是能聞到一部分奇怪的腐臭,但是屍體也已經在這裏停放了一夜,有點味道也不是很奇怪,這就無法幫他判斷屍體是不是被鬼魅借用過!

過了一會,廖漢從樓裏出來:“我什麼也沒查到,不過好像在窗戶外看見了噴射狀的血跡,這太不尋常!”

聞言,陳志凡立刻很肯定,廖漢的這個發現,幫着他確定了他之前的想法,這個女屍就是在活着的時候,被撇斷了四肢。

一個女生戰戰兢兢的說道:“警察先生,我室友是不是自殺的?”

御用俠探 陳志凡朝着女生看了一眼,問道:“她死前和死後,誰來看過她?她就沒有好朋友什麼的??”

“是我!”另一個女生從人羣中走出來:“之前她進別人宿舍的時候,我們還阻止她,又沒鑰匙,也不知道她怎麼進去的。沒想到,進去之後就沒出來,我們看過,那個宿舍是鎖着門的,根本就不知道她是怎麼進去的,我們到樓下檢查過,也沒有看見什麼異常!”、

“謝謝你們的配合,不過作爲和死者最後接觸的人,你們願意到刑偵大隊做一個詳盡的筆錄嗎?或許你們曾經發現過死者的線索,而你們自己沒有注意過!”

兩個女生答應了,陳志凡叫一個刑警帶着她們去警車,陳志凡隨後跟在了後面!

鬼魅之物要是轉移身體,必須接觸轉移,那麼在女孩死前和死後接觸過的女生就有了最大的嫌疑!

目前這兩個女生身上,還看不出什麼異常!

陳志凡親自開車,兩個女生一個坐在前排,一個坐在後排,陳志凡其實一直在觀察她們,他發現,兩個女生對舍友死亡的反應其實都很冷漠,他擴散開自己的屍氣,將車內覆蓋。

將陳志凡鬱悶的是,這兩個女生的身體都在漸漸的腐敗。

兩隻能奪魄的鬼魅!

陳志凡不由得聯想到了之前廖漢給他說的自殺的第一對:“你們試驗了這麼多年,終於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身體?沒有吧?我看你們才換的身體,已經開始腐敗!”

“警察叔叔,你在說什麼呢?”坐在後排坐上的女生懵懂不知的問道!

副駕駛座上的女生卻是大怒:“你什麼意思,以爲我們是嫌疑犯??”女生娟秀的臉上滿是怒氣:“就算你是警察,也不能誣陷別人!”

陳志凡道:“難道你們沒有發現,其實你們身體有屍體腐爛的腥臭嗎?我不是無緣無故的懷疑你們,你們身體上這麼明顯的味道,我怎麼可能發現不了?之前在看屍體的時候,我還在想,那個鬼物能去哪裏?結果你們兩就出現了。未免也太過巧合。”

“看看你們自己的腿,都在流水!”陳志凡淡淡的道,現在車內的空氣中,腐臭味道越來越濃重,他抽去這兩個女生的生機,她們的屍體自然加速腐敗。

一個女生果然低頭去看自己的腿,她的腳下兩片昏黃的腐肉水越來越多!“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她的身體至少能用幾個月呢。怎麼才幾天,就成了這個樣子? 當然,她不會白受他的。

從空間里找出了一株藥材,交到他的手中,道:「禮尚往來。」

姬流音清雋俊逸的眉頭倏然深皺,渾身散發出一股駭人的寒冰之氣,凍得幾人齊齊打了個寒顫。

夜冰依抖了抖身子……

「……」

這人,生氣了?

但是她也沒把手縮回來。

然而等了半天,也沒見姬流音打算接的意思。

夜冰依無奈的撇了撇嘴,正準備將手縮回來,姬流音突然一把將手中的藥材給奪走了。

名門寵婚 夜冰依一愣,隨即鬆了口氣。

可下一刻,她就看到姬流音直接把那株藥材,給丟在了地上。

然後冰冷的轉過身,好像一個鬧彆扭的小孩子一樣。

夜冰依:「……」

卧槽!

這人怎麼這樣??

無力的搖了搖頭,夜冰依打算放棄治療。

看著男子的背影,夜冰依表示,很是無力。

但這麼珍貴的草藥丟了,可真是可惜了。

夜冰依走上前又撿了回來,沒有再給他。

除了風飄雪和藍辭,幾人都別有深意的眼神看著兩人。

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

……

接著,眼前突然出現一座高山,底下是萬丈深淵的懸崖。

一眼望不穿,煙霧飄渺,霧氣繚繞。

而她們就在高山上,眼前有一條長長的鐵索。

這條鐵索只有一根手指般粗細。

看到這一幕,幾人心中都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

接著就聽到了那道癲狂哈哈大笑的聲音響起。

「哈哈哈哈哈……沒錯,你們這一關,就是要從這條鐵索之上,走到對面。」

此話一出,幾人的臉色都是微變。

他們有靈力,走過這條鐵索,自然是沒問題的。

可是鐵索底下,是萬丈深淵的懸崖,光是看看,都讓人覺得頭皮發麻,腿都發軟,哪還有勇氣走過去?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哈哈哈哈哈!你們停留在這裡的時間不多,等一會兒通過不了,就直接等死吧。」

所以他們必須要鼓起勇氣走過去?

否則也是死路一條。

聽到這裡,幾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了。

尤其是夜冰依,她如今沒有靈力,但憑藉著她的身手,想要走過去,也不難。

只是這上面的壓力,對她來說,簡直難於上青天,她如今的身體情況,根本就承受不住。

心中想要罵娘,夜冰依第一次覺得,擁有五行之力,是一件坑爹的事情。

果然凡事有一利就有一弊。

五行之力雖然讓她比尋常人修鍊快許多,但是,她沒想到還有著一面等著她呢。

「我們走!」段月容和妖玲兒師兄妹兩人面色凝重,打算長痛不如短痛。

這對他們來說,並不難,只是這高度,著實讓人不敢恭維。

兩人小心翼翼,還是走了過去。

最終平安達到。

千歌和皓月看向夜冰依,她們知道夜冰依的靈力量被什麼東西給壓住了,不可以使用,不由擔憂的望著她。

夜冰依攤了攤手,苦笑一聲,「你們先過去,我再另想辦法。」她過不去,總不能也讓大師兄和千歌在這裡陪她等死吧。

兩人毫不猶豫的搖頭。

皓月蹙眉道,「小師妹,大師兄怎麼可以丟下你一個人?我不會離開你的,我們一起留下來,想辦法。」 另一個女生也發現自己身體的變化,當即臉色猙獰:“你,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與你為敵 陳志凡淡淡的說道:“我只是令你們的腐敗加速而已,怎麼樣,是不是該告訴我點什麼了?”

“我殺了你!”副駕駛座上的女生拿出一把小刀,朝着陳志凡的身體捅來,陳志凡根本不動,他是幾近跳屍的黑僵,身體堅硬程度連子彈都不怕,怎麼會怕這種削筆刀?

女生狠狠的捅了陳志凡十幾下才發現不對勁,陳志凡根本毫無反應,她手裏的削筆刀,卻捲了刃,她的表情當即變得驚駭:“你,你不是人!”

後座上的女孩已經癱軟的動也動不了:“宏哥,我這下,真的要死了!”

副駕駛座上的女生立刻爬到了車後座:“元美,元美,你不能死,我不能沒有你啊!”

明明是女生,卻被叫做“哥”陳志凡一陣惡寒,他聽見這兩個人的名字時,就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你們誰也別想活,抓緊時間趕緊告別吧!你們做了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沒有資格活着!”

後座上的兩個女生抱在一起,身體因爲腐化,漸漸融合,其中一個虛弱的說道:“你不是人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就不需要你們知道了,”陳志凡道:“上天叫你們遇到我,就是你們的報應,做了壞事都是要受報應的。”

他能知道這兩個人的身份,還要歸功於廖漢的嗶嗶,廖漢給他講故事講了一路。他雖然有些不耐煩,也聽完了。

就是在廖漢的所謂傳說裏,得知了這麼一對自殺的情侶。

現在看來,當年自殺是假,換體重生纔是吧?

陳志凡將警車開回到了刑偵大隊,將兩具徹底的成爲了屍體的傢伙丟給了法醫!法醫看見車裏的情況,差點沒被噁心死:“陳哥,你牛,這樣你能弄回來,我去,這車以後還能用嗎?”

陳志凡一臉無辜:“我也沒辦法,上車的時候,這兩個人還是好好的,誰知道就成這個樣子了!”他就算是不講,很快刑偵大隊的人也會知道這兩個女生是活生生的坐進他的車裏的。

事實就是如此,他只是對這兩個屍體做了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小手腳罷了!

葉詩瑜站在窗前,看着法醫忙進忙出,陳志凡走回自己的辦公室:“辦妥了,是兩個幾十年的老鬼!”

“叫你去,還真對了,法醫在鏟什麼呢?”葉詩瑜看不清法醫的動作,就看他忙來忙去!

陳志凡說道:“兩具腐爛成泥巴的屍體,噁心的很,現在法醫還在埋怨我呢,我就當沒聽見!對了,你怎麼在我的辦公室?”

葉詩瑜將一個文件夾遞給陳志凡:“又有一個比較離奇的案子,襄陽小區,有人在自己家中失蹤,我叫人看過。可以說是毫無線索,比學校自殺的女生還要離奇,我就奇怪了,最近古古怪怪的案件怎麼那麼多?”

“其實以前這樣的案件也不是沒有發現,只是以前誰能相信這種神神鬼鬼的事情?都當做是懸而不決的案件處理了吧?”陳志凡接過文件夾翻看了一下,習慣性的先排除了是不是殭屍作案的可能性,排除之後,他才說道:“行,我等下去!”

“對了,楊依依要過來,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吧!”陳志凡說道:“我希望你們很好的相處!”

葉詩瑜嘟起嘴:“她後來者居上,你還要委屈我!”

陳志凡無奈的道:“我爹給我定的,我也不能不孝順啊!”他走過去輕輕的擁着葉詩瑜:“小瑜,我這麼花心,你還對我這麼好?”

葉詩瑜伸手在陳志凡的腰上擰了一把,沒好氣的道:“你還知道你花心啊?我還以爲你不知道呢!”

“我……”陳志凡本想說他不花心,可是他的身邊已經有了很多的女人,他無法辯白自己:“我先去辦案!”

家裏還有一個文蘭兒呢,他都沒有忘記!

“混蛋!”葉詩瑜朝着陳志凡的後背罵了一句:“我要和依依一起收拾你!”話是這麼說,她卻知道自己不會欺負陳志凡,楊依依也不會,她和楊依依交流過,楊依依對陳志凡的感覺非常好,她們這些女人在一起,應該會和平相處的吧?

葉詩瑜不知道!

反正她是不會叫陳志凡爲難的。因爲她捨不得叫陳志凡爲難!

法醫看見陳志凡從辦公樓裏出來,苦笑着說道:“陳老大,你還真會給我找工作,這種事情就,下次打死我也不幹了,哪裏有人把腐屍裝在車裏的?”

陳志凡道:“不管你信不信,她們本來好好的,是跟我到大隊做筆錄的。結果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我也沒辦法,你不信可以等廖漢回來問他。”

法醫驚訝的啊了一聲:“信,別人說的話,我還可能會懷疑,要是陳老大,你說的,我肯定信,”陳志凡這個人很奇怪,明明可以早早的就轉正,根本就一點也不在乎這些,而且,他根本沒必要撒謊,衆目睽睽之下兩個大活人上了他的車,應該是很多人都看見的事情。

陳志凡說道:“這兩個是死者的室友,按規定就是要帶回來做筆錄的,我本來是順路回來,就把她們帶回來了,誰知道半路上,就成這個樣子了!”

“據說,一個叫什麼宏哥,一個叫元美。你繼續搞吧,我出去辦案!”

陳志凡開了另一輛警車出們了!

此時文蘭兒回到了文家陪着祖婆,祖婆問道:“在陳家過的如何?”她看的出來,文蘭兒元陰猶在。

文蘭兒笑嘻嘻的說道:“志凡哥家裏的幾個姐姐都很好,志凡哥的爹很平易近人,不過我都是晚上過去,和她們相遇的時間不多,我喜歡在志凡哥身邊。”

祖婆摸了摸文蘭兒的腦袋:“你啊,傻姑娘一個,看誰都覺得是好人!”

“她們是真的很好啊,幾個姐姐一起給我收拾房間,有個大叔做的飯可好吃了。”文蘭兒捏了捏自己最近有些變圓的臉:“我好像又胖了!” 千歌也點點頭,語氣堅定道:「沒錯,我也不會丟下自己的朋友。」

夜冰依心中一暖,「你們啊……」

正在這時,一抹白色的身影閃過。

姬流音走到夜冰依的身邊,冷峻的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

冰藍色的眼眸看了她一會兒,突然在她跟前,蹲了下來:「上來。」

夜冰依睜大眼睛。

這是……想要背她過去?

「……」

風飄雪看出了夜冰依不可能過得去,心中無比的得意。

但她還沒來得及興奮,就看到,姬流音的動作——

臉上的笑意頓時僵住,美眸騰然升起怒火!

賤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