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娘看着我的眼神裏,閃過一絲驚訝,但隨後便鎮定下來,甚至開始拼命。

“二十,求求你,快帶初夏走!” “哈哈,算盤打得不錯,可惜,誰也走不了!”張墓童獰笑一聲,隨後翻出一張黃色符咒,朝老闆娘打去。 “縛靈!” 老闆娘分神的工夫,正被變大的符咒捆得嚴嚴實實。 “媽!”身後沈初夏焦急地喊道。 這一聲呼喊,竟讓老闆娘淚流不止。 我匆匆瞥

“二十,求求你,快帶初夏走!”

“哈哈,算盤打得不錯,可惜,誰也走不了!”張墓童獰笑一聲,隨後翻出一張黃色符咒,朝老闆娘打去。

“縛靈!”

老闆娘分神的工夫,正被變大的符咒捆得嚴嚴實實。

“媽!”身後沈初夏焦急地喊道。

這一聲呼喊,竟讓老闆娘淚流不止。

我匆匆瞥一眼,卻是已經跟張墓童交上了手。

“你的力量竟然弱了!看來,那晚綁在你手臂上的符咒真得能增幅力量!”這傢伙說完,嘴角一咧,那冷酷表情不再。

轟隆隆,幾次交手之後,我和張墓童分開。

我有些氣喘,但他卻氣息平穩。

“真叫我失望!”張墓童搖搖腦袋,從懷裏又掏出兩道符咒,分別打向老闆娘和沈初夏。

“妖孽去死吧!噬靈!”

隨即,兩道符咒就要打在老闆娘母女裏的眉心處。

“大哥哥,快去就我媽媽!”

“二十,別管我,快帶初夏走啊!”

生死關頭,母女倆還在惦記着彼此。這種血濃於水,深深震撼人心。

“啊!”這時,沈季同衝下來,並且用飛快的速度接近着老闆娘。

“老婆,俺來救你!”

黑暗之淚 立時,我做出判斷,去救沈初夏。倒是沒有工夫去管這沈季同是如何想通的。

“他麼的,姓張的,俺不容你傷害我的家人!”沈季同大喊着,撲到被捆住的老闆娘身前,緊緊抱住,把後背留出來接招。

“沈季同,你他麼不要命了?”猛然間,那一道符咒被停下來。距離沈季同不足兩釐米。

同時,我也擋在了沈初夏的身前,鬼煞苗刀狠狠砍去,隨即被彈出去,砸壞了店裏的貨架子。

“沈季同,你讓開!”

“姓張的,俺不允許你傷害俺的老婆!”

“可你別忘了,她是妖!人與妖怎麼能結合!”張墓童語氣冰冷。

“季同,你快走,帶着女兒走!”老闆娘哭泣不止,求抱住她的沈季同快跑。

“哈哈哈,笑話,你以爲他能跑得掉?”張墓童今天笑得有點兒多,經過都不是好笑。

“誰說我要跑了?”沈季同鬆開雙手,轉身把老闆娘護在身後,面對張墓童說道,“俺剛纔豬油蒙了心,犯了一個天大的錯,差點失去俺的婆娘,這一次,就算是死,也別想把俺倆分開!”

“季同——”

“爸爸——”

老闆娘和沈初夏淚眼婆娑,喊道。

我勾起嘴角,笑着。

那張墓童則是不屑這種傻帽行爲。

沈季同看向沈初夏,眼神充滿寵溺地說道:“女兒啊,剛纔爸爸糊塗啊,請你原諒爸爸。你也長大了,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

“爸——”

“別哭,”沈季同又對我說,“二十,叔不知道,你竟然這麼厲害,叔求你了,帶初夏離開陵縣。俺銀行卡,初夏都知道,你留一些給她用來讀完大學和生活,剩下的都可以自己留着,就算報酬!”

不等我拒絕,沈季同又扭頭對身後的老闆娘說道:“老婆,你就讓俺任性一回吧,這個坎兒,咱倆一起過。”

此時的老闆娘只剩下含淚搖頭。

“沈季同,你若是執迷不悟,休怪我下手無情!”

“哼,不要再說了,想動手就快點來吧!”那沈季同緊緊閉上眼睛。

“爸媽!”沈初夏大叫一聲,剛要跑出去,被我拉住。“放心,我能救他們!”

沈初夏那雙寶石般的眼睛再我臉上看了又看,重重點頭,說,相信我。

我淺笑一下,扭頭看向張墓童,指着他說道:“小子,你他孃的真沒人情味,就算是人又如何?”

這傢伙聽我說完,微愣神。

他孃的,殺!

我這次選擇迅速出擊,而且刀尖直刺張墓童眉心處。

WWW_Tтkд n_¢ 〇

砰砰砰——

十幾招之後,我再次被打出來。

“力量、速度都不如那晚,只有協調這一項還不錯。”張墓童吧嗒嘴,點評道。

“擦,這就讓你嚐嚐什麼叫力量和速度!”說完,我撤去鬼煞苗刀,隨後連忙放出磅礴的陰氣,頓時,整條右臂如同籠罩在煙霧之中。

我用心靈溝通着遠在朝陽溝的婆雅。離開朝陽溝時,我就交代過,讓婆雅在晚上保持鬼身狀態。這一次,終於召喚出來的。

帝凰:邪帝的頑妃 “燕趙,終於等到你召喚我了!”婆雅在行陰針裏,興奮道。

“哈哈哈,先不說這個,幹掉這個人再說!”我連忙轉移話題。

“沒問題!”

說完,一條猙獰的黑甲右臂直接劃破陰氣探出來。如刀的骨刺長的誇張,猙獰又霸氣。

殘月!

隨着婆雅的加入,整個花圈店溫度驟降好幾度。

“這又是什麼?”張墓童睜大了眼睛,嘴巴誇張地能塞進一個雞蛋。

“修羅臂!”說完,我便衝了出去。那如刀的骨刺狠狠斬向張墓童的腰。“小子,你看這一刀如何?”

“馬馬虎虎!”

“嘴硬!”我很是鄙視地撇了撇嘴。

轟咔!

修羅臂轟開礙事的貨架,那張墓童趁機快速避開,隨即衝出店門,隱入黑暗之中。

“看你往哪逃!”我獰笑一聲,拔腿就跑。

穿越后小目標,登基當女帝! “二十,你嬸子這個?”沈季同見攻擊他們的人都離開了,連忙喊我,詢問老闆娘身上的符咒怎麼辦。

“沒事,幾個小時自動解開。”隨後,我也撲向黑夜。 不得不說,張墓童逃遁的本事很強。若不是我及時感應天地五行,鎖定他的木氣,恐怕早就跟丟了。

追了能有十幾分鍾,他終於停下。

前面是一個破舊些的衛校。

我翻牆跳進去。悄聲朝張墓童藏身的樓裏走去。

暗影之下的這棟樓房,寒風拍打着門窗,發出啪啪嗚嗚的聲響。

輕輕推門進去,樓道里充滿了福爾馬林的刺鼻氣味。

張墓童就在這個走廊左邊第二個房間,也是那刺鼻氣味最重的一間。

嗯?

突然,我感受到一絲鬼氣,正在二樓上游蕩。

先不管它,若是下來搗亂就一併收拾。

暗忖之後,我貼着牆面靠近那個房間。手掌搭在門把手上,輕輕推開。

吱嘎!

老舊的木門還是發出了聲響,尤其是在死寂一般的情況下,這聲音不啻於投下一枚炸彈。

那張墓童竟然沒有動!

我心裏冷笑一聲,這小子是打算抽冷子下黑手,可惜,他碰上的是我。

這間屋子不大,隱約能辨識出,靠牆的木架子上有一些瓶瓶罐罐的東西,還在散發着刺鼻的氣味。

張墓童就躲在右手邊,此時,他連呼吸都屏住了,如同一隻潛伏下來的野獸。

我不動聲色靠近,猛然出手。

轟!右臂揮出的一剎那,張墓童終於動了。

我一拳打中飛來的大玻璃瓶,咔地一聲,碎落滿地,隨即那股子難聞的氣味嗆得眼睛都難受。

這工夫,張墓童一腳飛踹過來。

我避讓不及,被他踹得朝後踉蹌幾步。張墓童緊跟着追來,一拳打在我的臉上。

一股火辣感覺燒遍了半張臉。

我暗罵一聲王八蛋,再看那張墓童又貼過來,手握着一根降魔杵狠狠刺出。

我腳尖一轉,想要側身讓過,結果一張黃色符咒打來,張墓童的冰涼的聲音再起,“縛靈!”

眼看那道黃紙越來越大,彷彿草蓆子一樣要把我裹起來。

修羅臂一揮,殘月出。

那誇張的骨刺,刀鋒一樣切割席捲而來的黃紙。

可那黃紙在這一刻,就好像牛皮糖一樣,任憑我如何切割,都破不開。

他孃的,我心一橫,放出婆雅。

轟!

我被那縛靈的符咒直接捲住。身體遭到碾壓,頓生一種憋悶感。

那張墓童剛要大笑,卻被隱去身形的婆雅一腳踹倒。

接着,彷彿撕裂了空間似的,一柄彎如月的刀送到了張墓童的脖子前。

“你有幫手?”張墓童輸得不服。

“別廢話,張墓童是吧,極樂花圈店的母女倆,我罩着了,你就別想着傷害她們了!”

“你當自己是誰?上一次我抓狼妖,被你從中作梗。這一次,又被你阻攔,今天我不除掉你,枉爲抓妖人!”

張墓童嘴角一撇,又要動手。

“找死!”婆雅嬌嗔一聲,彎刀往前猛地一送。

砰!

突然,一個暗器砸到婆雅的彎刀之上,竟震得她連連後退。隨即,一個破鑼似的嗓子喊道:“小兔崽子,還不走?”

那還要拼命的張墓童聞言一怔,轉頭衝破窗戶逃走。

婆雅緩住身形,也不再追。突然,她驚咦一聲,挑起那個襲擊她的暗器給我看,居然是一隻有股子屎臭的皮鞋。

剛纔救走張墓童的竟然是這隻臭鞋。我思緒不受控制地亂飄。

“這個要怎麼解開呀?”婆雅盯着縛靈符咒皺起蛾眉。

“要等三兩個小時,大牙曾做過估計。”我信大牙。至於被困於此也沒着急,也是因爲大牙一直在盯着極樂花圈店。就算之前我跟那個張墓童追擊,他也未動。

這是一早我倆就說好的。

“朝陽溝怎麼樣?”

“楚齊妹妹隔上一兩天就過來一次,練習鬼門十三針,現在城隍廟的鬼差數量也再緩慢增加,畢竟要選擇忠於城隍的鬼類,需要慎重些。

姚會長把陰陽協會治理的井井有條,吸收了大批新鮮血液入會。也在年前正式開張,趕上人們祭祀先人,所以生意不錯。花婆婆對你不辭而別很生氣,還說下次見到你,非叫你把婚事辦了。”

“呃——”我頓時語塞。

“現在看表面還算平靜,就是不知道那個墓淨司或者沈城上頭那人是否派人過來了。”

“嗯,一旦發現,就按計劃辦。”

“非得那麼做?”

“那也比大家受連累強。別說了,就這麼定了!”我語氣強硬。這個計劃是我交代給婆雅的,整個朝陽溝只有她一個知道。

“誰?滾出來!”婆雅語氣突然冰冷。

靈天幻夢 嗚嗚嗚——

從屋頂上慢慢探出半個圓滾滾的東西。那鬼叫聲就是從這半圓形的東西里發出。

“小鬼,你想魂飛魄散不成?”婆雅彎刀一提,對準那東西。

那圓滾滾如同一滴粘稠的水,終於扛不住重力,啪嘰一下,拍在地上,隨後站起,化成一個人形,接着跪下,哀求道:“大人饒命啊!”

“婆雅,讓這小鬼說。”

婆雅收起彎刀,護在我身前。

“多謝大人,俺見大人神俊非常,便想求一事——”

“啥事?”

“大人,俺的屍體被泡在這的三樓,還請大人,幫我把屍體入土。”

“這裏的屍體都是社會捐獻,你當初答應,爲啥又反悔?”

“大人你有所不知,俺是個流浪漢,熬不過夏天的毒太陽,熱死在橋下,屍體就被帶了過來,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自己的屍體在死後有一個家,不再漂泊——”

兩個半小時,縛靈符咒消散。又半個小時,我和婆雅一起,把那個流浪漢的屍體找出來,湊吧湊吧只裹了一個兜子,被我倆埋在了衛校的後山。

“謝謝,謝謝大人。”這時,那流浪漢遞過來一個小包。

嘩地一聲,後山彷彿被撕開一樣,露出一個口子,漸漸,陰氣泄露,接着,一個寫着大大“引”字的燈籠伸出來。那流浪漢的魂魄便不由自主地往裏飄。

“大人——”

這流浪漢還想在口子裏衝我鞠躬,我卻早就躲起來,偷偷看他。直到那口子消失,我才呼出一口氣。

擦,差點忘了,這臨時開啓的陰間入口,隸屬於墓淨司。還好我反應快。

走出衛校。

“婆雅,你今天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快回城隍廟,那裏暫時離不開你!”

婆雅嘟着嘴,滿臉的不開心,但半晌之後,還是點點頭消失。

我搖頭苦笑,但心裏惦記花圈店,快速折回。

————————————————————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