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城雪眼眸中的寒光愈發清冷,她忽然輕輕的跳下血屍的肩頭,對着蘇暖淡然笑道:“小姑娘,不要怕!”

蘇暖狠狠的盯着她蒼老恐怖的臉,呸了一聲,心裏暗想:“被你這個瘋婆子逮到,不怕纔怪呢!” 萌寶100億:總統爹地心太急 蘇暖擡眸看了看前後左右,眼光掃到的地方,處處都是血屍……眼前是不不緊逼的連城雪,她已經退無可退! 既然無路可走,蘇暖索性將心一橫,那她就和這個連城雪拼了! 心思

蘇暖狠狠的盯着她蒼老恐怖的臉,呸了一聲,心裏暗想:“被你這個瘋婆子逮到,不怕纔怪呢!”

萌寶100億:總統爹地心太急 蘇暖擡眸看了看前後左右,眼光掃到的地方,處處都是血屍……眼前是不不緊逼的連城雪,她已經退無可退!

既然無路可走,蘇暖索性將心一橫,那她就和這個連城雪拼了!

心思轉到此處,指尖兒的流雲釘似乎感覺到了蘇暖拼死的決心,隱隱透出血紅色的光芒!

瞬間,無數流雲釘從蘇暖的指尖飛涌而出!

這就叫出其不意掩其不備,蘇暖覺得即使扎不死連城雪,最起碼也能擋住這瘋婆子一陣!

可事實卻給了蘇暖沉重的一擊!

流雲釘的血光似乎嚇了連城雪一跳,可這些倒黴的釘子卻只是在她頭頂上轉了轉,就像是根本沒有看到她一眼,就向着身後的院落處飛去!

我擦,流雲釘這是瞎了嗎?

蘇暖的心簡直是冷透了,她無論如何也不明白,這些流雲釘到底是什麼了?放着眼前的敵人不扎,竟然臨陣脫逃了?

連城雪笑了笑,她的眼神從蘇暖的指尖緩緩掃過,慢悠悠的說:“你這法器只對靈魂有效,你到時說說看,這兒除了人,就是血屍,哪兒來的靈魂呢?”

面對連城雪的嘲笑,蘇暖竟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對啊,流雲釘釘的是魂魄,這兒只有人,只有血屍,又哪裏來的魂魄?

“咯咯咯咯,小姑娘……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我只是想要喝你的寫,放心,只有那麼一點兒疼而已。很快,你就會死去,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證,絕對不會太痛苦。”連城雪笑着,又逼上一步。

蘇暖看着連城雪嘴裏那白森森的牙齒,在看着她猙獰恐怖的表情,忽然覺得有些噁心。

這瘋婆子真的要喝她的血?蘇暖心裏怕得要命,死不可怕,可怕是死在這女人的手裏,血還有被她喝進肚子裏?

忽然,蘇暖的手似乎被個鐵箍般的手掌拽住,疼得她咧了咧嘴巴……她轉過頭,對上的是血屍空洞的眼睛!

那一直跟在連城雪身邊的高大血屍,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蘇暖的身邊,並狠狠的圈住了她的手。

蘇暖使勁掙扎着,可雙手被這血屍縛住,任憑她如何用力,也搞到幾乎骨折也掙不脫這血屍的禁錮!

如今的蘇暖,真的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連城雪走到她的眼前,那冰冷枯槁般的手掌,甚至撫摸上了她的臉頰。

蘇暖渾身戰慄着,她真心不想死在這瘋婆子的手裏,可事到如今,卻已經由不得她了!

連城雪恐怖的臉龐越來越近,蘇暖甚至可以聽到她濃重的呼吸上,緊接着脖子上就傳來一陣刺痛!

那是連城雪咬破了她的脖子!

剎那間,蘇暖覺得血管裏的血液正洶涌而出,血液中含着的生命力似乎也正在漸漸消失! 蘇暖的頭有些發暈,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要死在連城雪的牙齒下,更何況她的血還被這女人一口口的嚥進了肚子裏。

事到如今她才知道,家中巫師的占卜景真準的離譜,她真的沒法活過二十五歲。

可問題在於,距離她二十五歲生日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呢,憑啥那麼早就要了她的命呢?

蘇暖有些不甘心,可她的雙手被血屍死死的困住,她的腦袋被連城雪按在一邊兒,她的脖子很疼,她已經沒有了反抗的氣力。

就這樣吧,死也就死了!不怕,不怕……蘇暖不斷的安慰着自己。

這時候,卻聽到一個冰冷的聲音說道:“放開她!”那是白朗的聲音!蘇暖有些激動,她沒想到自己死之前還能聽到白朗的聲音,她很想擡頭看看白朗。

婚內迷情:腹黑老公不好惹 可連城雪的手正按在她的腦袋上,她努力了很久,都沒有辦法擡起頭來……

蘇暖的眼眶有些熱,她覺得很委屈,她很想哭。

感覺到連城雪的嘴暫時離開了她的脖子,蘇暖才努力的擡起頭,她的視線變得有些模糊,卻在第一時間看到了白朗的臉。

雖然看不清他的五官,可蘇暖還是對着白朗的方向,努力的笑了笑。既然要死,那便留給白朗一張笑着的臉,總比哀哀怨怨的去死要強得多了吧?

可蘇暖不知道,此時的她面色比雪還要蒼白,那一抹笑竟是比哭還要難看上好幾倍。

“這血還真會美味呢!”連城雪揚起頭,從她的嘴角處流出一道血線,那是蘇暖的血,那甜美的滋味是她從來未曾嘗過的,所以她伸出了舌頭,在嘴角處輕輕舔了舔。

這麼美味的血對於連城雪來說每一滴都是珍貴的,又怎麼能浪費呢?

連城雪的手狠狠的掐在蘇暖的脖頸處,那雪白的頸子上,鮮血正泊泊流出,形成一道可怕的血漬。

連城雪的手哪怕是微微用力,蘇暖的脖子就會被她捏碎!

“我說了,放開她!”白朗的聲音裏沒有了一貫的冷漠,帶着顫抖。他的眼眉微微上挑,他的眸光裏溢出濃濃的殺氣。

“咯咯……你敢上前一步,我就還給你這小姑娘的屍體!你看如何啊?”連城雪將放在蘇暖脖頸上手緊了緊,狂笑着說道。

蘇暖的臉色更加蒼白,平日裏淡色的脣瓣此時早已沒了任何的顏色,她的脣角微微開啓,輕輕的說了幾個字。

她的聲音太輕了,以至於在在背後的連城雪都沒有聽到她說的到底是什麼?

可白朗卻懂了,蘇暖說的是:“殺了她!”

這個時候蘇暖沒有說“救我”因爲她知道,白朗必然會救她。

連城雪如今拿自己的身體當成了擋箭牌,這讓蘇暖很憤怒,反正被這瘋婆子吸了血,她想必也是活不了的,還不如讓白朗殺了連城雪也算是給她提前報仇了!

所以,蘇暖傾盡全力說了三個字:“殺了她!”

白朗沒有說話,他看了看漸漸逼近的血屍,又挑眉看了看半空中不斷接近的藍色身影。

隨即點頭!

蘇暖知道,那是白朗答應了!

然後,她聽到白朗說道:“連城雪,你喜歡血是嗎?那不如我成全你!”話音未落,就見白朗雙手相互交錯!

Wωω✿ TTKΛN✿ ¢O

兩道紅色的光芒從白朗左右手腕處齊齊飛出!

那是白朗的血,他的一滴鮮血曾經制服了唐門的赤龍,如今……他卻割開了雙手的手腕,釋放出了無數的鮮血!

從白朗手腕處流出的血飛濺到半空,漸漸匯聚到一起,幾乎融合爲一片血色的雲朵。

白朗微微蹙眉,若不是連城雪傷了蘇暖,他也不會出此下策,若不是憤怒到了極點,他也不會釋出如此多的鮮血。

下一刻,半空中凝結的血雲忽然炸開!陣上向號。

血雨便從空中傾瀉而下,紅色的雨滴落到血屍的身上,落到了蘇暖的身上,也落到了連城雪的身上!

這片土地頃刻之間就成爲了一片血紅!

血屍們開始發出痛苦的嚎叫,他們身上被紅色雨滴沾染的地方正在迅速的塌陷,不多時這些血屍的身上,腦袋上就已經是千瘡百孔,慘不忍睹了。

不止如此,血屍的身體開始從內部漸漸融化,流出的紅色血液和雨滴最終融爲一體,全部灑落在地面。

無數的血屍剎那間就像是被融化了的蠟像,幾秒鐘之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只剩下土地上那紅色的印記,似乎還能證明他們曾真的存在過。

唐小寶怔住了,他眼睜睜的看着面前的血屍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不可思議的將嘴巴漸漸長大。

剛剛還兇猛異常的血屍,就這樣消失了?

不過,唐小寶知道現在並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快速的竄到了連城雪身前,冷冷的盯着她的臉。

他幾乎不敢看蘇暖,更不敢看她頸子上那觸目驚心的血漬。

血雨也滴在了連城雪的身上,她卻沒有融化,甚至沒任何的變化。白朗的血雖然瞬間殺死了無數血屍,可對她好像並沒有起什麼作用。

可連城雪終究是嚇到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她整整用了五百年的時光,她幾乎殺光了所有與她有血脈聯繫的族人才做出的千屍陣,竟然讓白朗破了?

不只是破了,所有的血屍都融化了成了血水,全都沒有了?

連城雪的嘴裏還存有蘇暖血液的香甜滋味,可她的心裏卻有些冷,特別是看到白朗的眼眸時候,這冰冷的感覺瞬間瀰漫到了全身。

“你……不是人!你到底是誰?”連城雪的手有些發抖,可這隻手還是緊緊的握着蘇暖纖細的脖子。

白朗看着她,薄脣微微開啓:“千年以來,你是第一個讓我發怒的人,我不會放過你,絕對不會!”

頓了頓,白朗接着說:“我會用最殘忍的方式殺死你!連城雪,你可準備好了?”

連城雪呆愣了一下,隨即狂笑道:“死?我早已死過無數次了,還有什麼可怕的?但是這個小姑娘可還活着,若是你敢動手,我就讓她先替我到地府走上一遭!” 白朗沒有說話,他的臉色不知爲什麼有些發白。

唐小寶也沒有說話,因爲他覺得連城雪這個瘋婆子大約是個說的出,做得到的傢伙,如果、只是如果……她的手輕輕那麼一動,蘇暖可就真的是必死無疑了!

他不是不想動,而是不敢動!此時此刻,唐小寶也終於嚐到了投鼠忌器的滋味,心裏對連城雪這個女人更是恨得牙癢癢的,恨不得撲上去撕爛她那張令人噁心的臉。

說道臉,唐小寶忽然覺得,連城雪的臉彷彿有了些許的變化,而這變化似乎越發的明顯。

蒼老的臉上,皺紋正在逐漸消失,乾癟的雙頰漸漸變得豐滿,蠟黃沒有光澤的肌膚漸漸變得雪白無暇。

晦暗渾濁的眸子變得愈發的漆黑明亮,就連那雪白的髮絲也開始一寸寸的變得如潑墨般烏黑亮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連城雪正在他們的眼前漸漸恢復青春,她正從一個耄耋老人,逐漸變成了年輕貌美的模樣!

片刻之間,連城雪竟成了五百年的模樣,她的臉依舊年輕,她的眼眸依舊冷清,她的脣瓣依舊淡色若盛開的桃花。

白色的衣衫在寒風中緩緩舞動,如果是不是她此時掐着蘇暖的脖子,唐小寶甚至以爲這還是在歐陽澈的回憶中。

那個身姿卓越,翩若驚鴻的連城雪,再次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白朗同樣看着連城雪的變化,他並沒有和唐小寶一眼趕到疑惑,好像他早已預料到了這樣的變化。

他只是微微的眯着眸子,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那隻掐在蘇暖脖子上的雪白小手。

連城雪似乎也感覺到了自己的變化,青春與活力通通的回到了她的身體裏,她再也不是那個蒼老的老太婆了,她再次回到了年輕時的模樣。

“哈哈哈!果然,你果然沒用騙我!”連城雪仰天狂笑着。

唐小寶忽然很想知道,連城雪嘴裏的那個“你”倒是是誰?難道說今天的這些事情,都是這個人暗中操縱的不成?

如果真的是那樣,那這個人就委實太過可怖了!

“你放了蘇暖,我放你走!”唐小寶覺得,現在應該已經到了談判的時候了。

連城雪瞥了他一眼,笑着說:“年輕人,你當我是傻的嗎?如果放了這姑娘,我也是死路一條!”

“再說了,她的血可是有用的緊,我多喝些,效果豈不是更好?”連城雪說道。

“你若是殺了蘇暖,你覺得你還能活着嗎?”唐小寶沉聲說道,眼眸中已經是殺氣畢現。

連城雪很認真的搖頭說道:“活不了!”

“但是,放了她我也活不了,那還不如同歸於來的好些,最起碼有這姑娘陪我上路,黃泉路上也還算是有個夥伴,你說是不是啊?”連城雪冷笑着說。

“我擦,你個瘋婆子到底想要怎麼樣?”唐小寶有些沉不住氣了,他真是見不得蘇暖命懸一線的情形。

特別是落在連城雪這個瘋婆子手裏,他更是見不得,甚至連看也不敢看!

都市無敵大邪少 “放我走,這姑娘我自然會放了她!”連城雪想了想,提議道。

唐小寶“呸”了一聲說道:“你說道話能信嗎?若是放你走了,到時候蘇暖就成了乾屍了!”

他說的是實話,他不知道蘇暖的血爲什麼能夠讓連城雪恢復青春,可他知道這女人絕不會這樣輕易的放過蘇暖!

雙方就這樣僵持不下,唐小寶提着尋龍刃,看樣子是絕不會放連城雪離開的,而蘇暖的臉色越來越白,眼眸也微微眯着,看樣子大約堅持不了多久了!

唐小寶有些着急,可他有委實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最氣人的是白朗這傢伙,就這樣一言不發的站在哪兒,完全沒有任何的表示……

唐小寶甚至覺得,他是在等,等蘇暖一旦死去,他就會第一時間過去殺死連城雪!

“白朗,你到時說句話!現在到底應該怎麼辦?”唐小寶終於忍不住了,他對着白朗的臉,怒吼道。

白朗沒有回頭,他的眼神依舊停留在蘇暖的脖子上,只是淡淡的開口道:“我說過了,我會用最殘忍的方法殺死這個女人,你沒聽到嗎?”

“你傻啊,沒看蘇暖、蘇暖快不行了!你還沒等你殺死那瘋婆子,蘇暖就要先死了,你知不知道!”唐小寶吼道。

他的聲音裏有顫抖,有害怕!

唐小寶覺得,他這一輩子好像都沒有這樣害怕過,即使面對再兇悍的惡鬼,即使徘徊在生死的邊緣,他都不曾這樣怕過!

如今,竟會爲了蘇暖的生死而害怕,他不明白這是爲什麼,他也不想明白!如今他唯一想的,就是怎麼能將蘇暖救出來!

“該死的是她,不是蘇暖!”白朗聽罷,很認真的說。

片刻之後,白朗又接着說道:“所以,蘇暖不會死,而連城雪會死!”

唐小寶覺得不淡定了,他覺得這樣關鍵的時候,白朗的腦袋一定是進水了,而且水裏還養魚了!

都生死攸關的時候了,他居然還在和自己扯什麼應該不應該?

難道說,剛剛這傢伙被血屍打中腦袋了,還是說被那劇毒的血液沾染到了身上,毒氣上腦了?

他唐小寶這輩子只有兩個朋友,一個被瘋婆子抓了,生死一線。一個傻了,傻得純粹。

唯一隻剩下他還算是健全,可俗話說獨力難支,遇到這種情況,他到底該怎麼辦?

“少廢話,要不放我和這小姑娘一起走,要不就一起死,你們做個決斷吧!”連城雪忽然有些不耐煩起來。

不知爲什麼,她的臉有些發燙,而她的心裏更是煩躁不堪。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是因爲蘇暖的血?

那人只是說蘇暖的血可以幫助她重新獲得青春,可並沒有說還有這種反應啊?陣上廣技。

連城雪的心裏有些發慌,因爲那抹煩躁的感覺就像是在她的心裏點燃了一把火,這火越燒越旺,竟有種五內俱焚之感。

最恐怖的是,她的指尖微微一些發麻,膝蓋處還有些淡淡的麻癢……隨着這種感覺漸漸延伸,連城雪的手漸漸開始僵硬。

她的眼眸中緩緩涌上一抹妖異的綠色光芒! 這光芒在連城雪如墨般的眼瞳之中顯得極爲突兀,而也是這抹光芒讓白朗緊蹙着的眉心微微舒展。

他等了許久的時機,終於到了!

旋即,白朗動了,他的步子很和緩,一步步的走向蘇暖,他的眼中沒有連城雪,只有蘇暖。

連城雪的臉色變了,她狂吼道:“站住!再往前一步,就便掐死她!”說着,她的手掌就要用力。

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連城雪的手竟就這樣彷彿固定在了蘇暖的脖子上,五指如鉤卻再也彎不下一分。

她的眼神開始變得慌亂,她不明白,爲何她的全身竟會僵硬如斯?

連城雪眼睜睜的看着白朗一步步的走到她的眼前,又狠狠的看着他摟住蘇暖的身子,然後一根根的掰斷了她的手指!

手指齊根被掰斷,那帶着白森森骨頭的手指被白朗隨手丟棄在地上,就像他扔掉的垃圾。

更讓連城雪恐懼的是,她居然感覺不到一點兒疼痛,好像白朗掰斷的不是她的手指,而是別人的!

這種情形很恐怖,讓連城雪幾乎想要尖叫出聲!

白朗看都沒看她一眼,他只是摟過蘇暖的身子,將手掌放在她的脖頸處,一抹藍光過後,她頸子上被咬破傷口已經開始癒合,只留下一個淡淡的粉色痕跡。

愛上我,你無路可退 抱着蘇暖的身子,白朗轉身回到唐小寶跟前,將蘇暖的身子塞進他的懷裏說道:“看好她。”

唐小寶詫異的看着他,旋即默默的點了點頭。

無論如何,蘇暖救回來了,至於其他人,或者其他事,對唐小寶來說,都不再重要!陣上助才。

望着面如金紙是蘇暖,唐小寶的心緊緊的揪在了一起。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連城雪站在原地,還保持着之前的姿勢,她眼眸中的綠色更加濃郁妖豔,她的身體愈發的僵硬。

白朗看着她,緩緩的開口說道:“你不是很擅長用毒的嗎?怎麼連自己中毒了都不知道嗎?”

“我中毒了?不可能,不可能!”連城雪吼道!她怎麼會中毒,她是人,她不是血屍,白朗那陣血雨能夠置血屍於死地,可並不能奈何她分毫啊!

白朗的眼中閃出一抹譏諷的神色,他幽幽的說道:“要怪就怪你吸了蘇暖的血,她的血,加上我的血,就是這世界上最毒的藥!”

連城雪的瞳孔開始漸漸放大,她想搖頭,可她的脖子早已僵直,此時就連舌頭都已經開始發麻!

怎麼會?蘇暖的血不是這世界最靈的藥嗎?爲什麼遇到了白朗血,竟成了這世間最毒的藥?

她不信,她不信!不是這樣的,不是!連城雪不敢相信,她喝了蘇暖的血,她得到了已經逝去的青春,可這青春如今竟成了鏡中花,水中月,稍縱即逝!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