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沐雲寒傷痛的看着蘇紫陌,沒想到大嫂就這樣走了。

“你們都出去,不要打擾陌兒。”沐雲軒怒聲道。 抱着馨兒的手緊了緊,緊到不能自由收縮。 那痛徹心扉的感覺一次又一次的撕裂他的心,鑽心的痛,讓他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慕容邵峯是第一個轉身離開的。 赫雲霆和夜輕寒一看,快速的跟了過去。 “把馨兒給我吧。” 莫雲天知道他此

“你們都出去,不要打擾陌兒。”沐雲軒怒聲道。

抱着馨兒的手緊了緊,緊到不能自由收縮。

那痛徹心扉的感覺一次又一次的撕裂他的心,鑽心的痛,讓他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慕容邵峯是第一個轉身離開的。

赫雲霆和夜輕寒一看,快速的跟了過去。

“把馨兒給我吧。”

莫雲天知道他此刻不想離開這裏。

沐雲軒這次沒有拒絕,讓莫雲天把馨兒抱走。

莫雲天拉着蘇櫟和蘇齊離開。

過了半響,洞裏只剩下了沐雲軒一個人。

沐雲軒一步一步挪到神池裏。

沐雲軒將水晶蓋移開,“陌兒,我怕你悶,以後這蓋便不會在蓋上,現在終於只有我們兩個人了。”

沐雲軒含淚碰了碰她冰冷的臉頰。

“陌兒,今天的天氣很好,你最喜歡在天氣好的日子裏出門了,在過幾日就是你的生辰了,陌兒想要什麼?不過陌兒的寶貝已經很多了,這次爲夫送陌兒一點特別的給陌兒,好不好?”

沐雲軒說完,嘴角微微揚了揚,是那樣的苦澀。 “陌兒,你喜歡鳳尾花?這雲城以後也會變成鳳尾花的世界,我會把雲城打造成你喜歡的樣子,你喜歡吃魚蝦,雲城旁邊的河裏,我會派人去養着,等你回來,一切都會成爲你想要的生活的。”

沐雲軒顫抖着雙手,輕輕描繪着那慘白的臉龐,無邊的相思在席捲,“陌兒,我還有好多好多話想對你說,你知道嗎,我全部的心願,便是有了你,便有了所有的快樂!便有了全世界,我會搬過來這裏日日夜夜的陪伴着你,你怕黑,你說有我在你就不會怕,陌兒放心,我會一直陪在陌兒身邊的。”

聲聲悲痛的呢喃,是他心底的思念在燃燒,讓人不忍看。

看着毫無氣息的人兒,沐雲軒的世界如星空炸裂,乾坤顛覆,只剩下他一個人的世界,充滿了黑暗。

“邵峯,邵峯……。”

“邵峯……。”

赫雲霆和夜輕寒一直跟在慕容邵峯的身後喊。

可慕容邵峯置若罔聞,一直往城外飛身而去。

兩人不放心,緊追不捨。

只是兩人的修爲與慕容邵峯的相差太遠,兩人被甩的很遠。

慕容邵峯一路往不歸山而去,他心裏太痛苦,他只想好好的發泄一番亦或者就這樣死去。

“啊……!”

落入不歸山森林裏的慕容邵峯仰天長嘯!

悲痛欲絕的聲音驚得周圍的魔獸四處逃竄。

夜輕寒和赫雲霆相視一眼,兩人腳下的速度越發的快。

“陌陌……。”

慕容邵峯跌坐在地上,他無力的叫着心愛之人的名字。

“噗!”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慕容邵峯看到鮮紅的血跡。

也許死了,就不會這麼痛了。

“陌陌,你告訴我,我是不是死了,就不會這麼痛,就能見到你了?”

慕容邵峯悲痛的聲音感染了周圍的一切。

蘇紫陌的死,讓慕容邵峯的世界瞬間崩塌。

在看到蘇紫陌的那一刻,他彷彿看見他的整個世界都崩潰了一樣。

可那廢墟中那一片片的瓦磚上都刻着他們鮮活的記憶。

每一次的呼吸都是那樣的痛。

慕容邵峯聲淚俱下,“陌陌,風吹起如花的流年裏,而你成爲了我世界裏最美的點綴。”

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往事就像落日映照的河面,不斷的涌現在慕容邵峯的腦海裏,最後變成一張沉睡又毫無生氣的絕世容顏上。

慕容邵峯痛得身子痙攣,他拱起身子,似乎承受不了這樣的悲痛。

他一步一步靠近他的夢,即使他破碎了,不成樣子了,他也要盡力去挽回,用自己的一切去交換,只想換來下一世的白頭偕老。

可是這一世,他只想看到她幸福。

“陌兒,失去你的世界真的很痛!等待更會更痛!”

慕容邵峯知道,這個世界沒有草長鶯飛的傳說,只有血淋淋的現實。

他似乎痛得不能自我,疼痛讓他只想一睡不起,他沉痛在自己的世界裏醒不過來。

他擡手,凝集玄光,猛的就想朝着他的天靈蓋襲去。

“邵峯。”一聲空靈的聲音讓慕容邵峯瞬間清醒了不少。 不遠處,夕陽直射的樹林裏,恍惚中,身穿大紅色衣裙的蘇紫陌緩緩朝着他走來。

夕陽下,她那溫暖人心的微笑,在人的心靈上留下了震撼,她的笑永遠就像陽光一樣的溫暖。

“陌陌。”慕容邵峯激動的喊道。

剛剛落地的夜輕寒和赫雲霆一臉沉痛凝重。

看到慕容邵峯的動作,兩人皆是大吃一驚!

“陌陌,真的是你?”

看着眼前微笑看着他的陌陌,慕容邵峯激動的不知所措。

他那溫潤的眼眸裏,驚喜若狂,就像黑暗的世界裏突然浮現奇怪,生命也瞬間變得美麗。

“邵峯,是我。”

蘇紫陌蹲在他的身邊,依然笑意絕絕的看着他。

“邵峯,回去吧!輕寒和雲霆還有大家會擔心你的,你看,他們就在你的身後,小心翼翼又擔心地看着你呢。”

慕容邵峯迴頭,看到夜輕寒和赫雲霆在真的他的身後。

是他心底的呼喚成真了嗎?

他真的看到陌陌了。

他回眸,她依然在,她的大眼含笑含俏含妖,似是有一層水霧環繞着,卻有媚意盪漾,就連嘴角的弧度,都那麼的完美到位,充滿關愛的眼神,美得令人無法移開,她那絕美的微笑,縈繞在心頭,無法抹去。

“陌陌。”他伸出大手,輕輕去碰觸那絕美的容顏。

是那樣的真實,是他的陌陌。

“陌陌,你終於回來了。”

而在夜輕寒和赫雲霆的眼裏裏,慕容邵峯的眼前,什麼都沒有。

兩人這時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出聲安慰他,更不忍心去打碎慕容邵峯精心編織的夢。

“輕寒,怎麼辦,邵峯會死掉的,他剛剛的動作,分明就是想自殺。”

赫雲霆斜眸看着夜輕寒,一臉的擔心。

“不,雲霆,邵峯也許是真的看到陌陌了,陌陌身死魂不死,而且她已經轉化神魂體,就像她孃親一樣,用執念護着自己的靈魂。”

“那爲何我們看不見?”

赫雲霆激動的問道,他也想見一見陌陌,聽聽陌陌的聲音。

“雲霆,執念出現,會耗費很多修爲的,陌陌死得很慘,整個人完全被血浸泡過一樣……”

“你別再說了。”赫雲霆快速的打斷他。

他垂眸,能想象得出輕寒話裏的場景,他不想再聽下去。

聽着他的心太痛!

“陌陌,你是不是不會在走了,陌陌,下一世,我在忘川河旁,立了屬於我們的三生石,那上面有我們兩人的名字,今生今世已惘然,下一世,我終將是要等到你的。”

慕容邵峯心底掙扎着,沉痛的眸底因眼前的人兒而溫潤如玉。

蘇紫陌柔柔一笑,鳳絕吟三個字出現在她的腦海裏。

邵峯真的對她用了鳳絕吟,也好,今生今世還不清他這份情,那麼,她用下一世去還,因爲欠人的總還是要還的。

“邵峯,你說話要算數,我一直都沒有離開過你們,邵峯,回去吧,有時間去看看我哦!要不然我會很寂寞的。”

蘇紫陌俏皮一笑,身子漸漸變得透明。

“不,陌陌,你不要走。”慕容邵峯焦急的喊道。 只是眼前再也沒有了蘇紫陌的身影。

“邵峯,你要說話算數哦,有時間去看看我,要不然我會寂寞的。”

那空靈好聽的聲音還回蕩在耳畔。

“陌陌,我一向說話算話,從未騙過你。”

慕容邵峯淒涼一笑,陌陌剛纔是特意過來救他的嗎?

真好!

陌陌,這樣就夠了,能在見你一面已經足夠了。

慕容邵峯心底苦笑,“我會經常去雲城陪你的,陌陌,我終於明白,不經歷黑暗的人,是無法懂得光明的到來的。”

“邵峯。”夜輕寒和赫雲霆走到他的身邊。

慕容邵峯此刻依然很脆弱,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是萬人敬仰的星月國皇帝,只是陌陌的逝去,讓他被痛苦折磨的遍體鱗傷,無所遁形。

“雲寒,雲霆,我剛剛見到陌陌了。”

慕容邵峯像個小孩子一樣的炫耀着。

夜輕寒和赫雲霆一看,兩人都賠笑着。

只是那笑比哭還要難看。

“邵峯,你要相信,陌陌會回到我們身邊的,無論我們現在有多悲傷,有多絕望,但只要我們堅持等下去,陌陌一定還會回到我們身邊的。”

夜輕寒趁機安慰道,他知道邵峯有多害怕,有多絕望,有多痛苦,他也知道,這個痛苦會漫長的讓人想去死,可若是有了堅信的理由,就一定堅持下去。

“嗯!”慕容邵峯重重的點了點頭。

在他們有生之年的日子裏,不敢奢求太多,只想她回來,想見就能見到,這樣就足夠了。

雲城裏!

沐雲軒依舊靠在冰棺旁邊。

他好幾天沒有睡,又受了重傷,震顫的悲痛過後,他有些昏昏欲睡。

跌跌撞撞卻換不回深愛愛的人。

這種痛,勝過世間裏的一切。

蘇紫陌一身紅衣,心痛的看着沐雲軒。

幾天的時間裏,他變得滄桑了很多。

愛情是生長的風,吹來又吹去,在狂熱的驅使下,它裸露出來的情感,是那樣的真誠,震驚!

沒想到回到雲城神池裏,她的靈魂卻脫離了她的身體。

看到她的親人的悲痛,她也很傷心,看到邵峯想自殺,她的心也很痛,她還以爲自己活過來了,可她發現,不管她再怎麼悲痛?她始終沒有眼淚,她自嘲一笑,她就只剩下靈魂了。

看着冰棺裏的自己,她的心也很痛!

她試過幾次,她的靈魂和肉體完全不能融合。

“雲軒。”

沐雲軒半睡半醒間,聽到了蘇紫陌的聲音。

他猛的睜開眼眸,激動的去抱心愛的人,卻發現懷中空空的。

但心愛的人卻依然在他面前,他這是出現幻覺了嗎?還是陌兒回來看他了。

“陌兒。”沐雲軒激動的伸出雙手去砰那絕美的容顏,卻絲毫不敢用力。

他顫抖着雙脣,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雲軒,別在這裏睡,這裏涼,你會得風寒的,你要振作起來,我們之前不是說好的嗎?”蘇紫陌看着他傷痛的臉,很是心痛。

“陌兒,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沐雲軒不敢眨一下眼睛,他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兒就會消失不見了。 “雲軒,我不會離開你的,我陪你回去休息吧!”

蘇紫陌起身,沐雲軒也跟着她起身。

坐的麻痹的雙腿,讓他踉蹌了幾步,高大的身影似乎要倒下去一樣。

“雲軒!”蘇紫陌一臉傷心的看着他。

沐雲軒卻給了她一個溫馨的眼神,“陌兒,你不用擔心,我沒事的,你說過要一直陪在我身邊的,所以你不能離開,因爲……因爲我怕一個人面對這孤單的世界。”

沐雲軒深邃的黑眸緊緊的看着她。

“雲軒,我不會離開你的,走吧!”

出了山洞,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沐雲軒仰望蒼穹,深邃的眸底朦朧藏着許多悲歡離合。

一斜眸,發現心愛的人仍然在身邊。

他溫柔的笑了笑,“陌兒,有你在真好!”

蘇紫陌淺淺一笑,眼底滿是無奈,她只是一抹靈魂而已。

雲軒到現在,似乎還分不清自己是在現實還是夢境中。

“雲軒,我們去看馨兒和齊兒還有櫟兒吧!馨兒暈倒了,我很擔心。”

最讓蘇紫陌難過的就是她脆弱的小馨兒。

“陌兒,你看到馨兒暈倒了,是不是?”沐雲軒突然激動起來。

這一刻,他突然發現自己不是在做夢。

他真的看到陌兒了,冷風吹過他的臉頰,刺骨的寒風讓他清醒了不少。

“看到了,所以我才急着去看看馨兒呀!”蘇紫陌笑着解釋道。

“陌兒,我並不是在做夢,我是真的看到陌兒了。”

沐雲軒深邃的眸子激動的閃動着,幾滴淚珠,晃悠悠的跌落下來,他的視線迷迷濛濛的,透過依稀的水氣,映出的依然是心愛之人的絕美的容顏。

“雲軒,你看到的只是我的魂魄而已。”蘇紫陌眼裏閃過一絲失落。

雲軒擁抱不到她,只能看到她。

“陌兒,你真的回來了,你答應過我,你一定會回來的,你做到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