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灌注了龍鱗之力的羅征,終究還是忤逆了這股力量,將自己的手腳緩緩抬了起來!然後是腰部,最後在屈腿之下竟然蹲了起來!

“怎麼做到的,你借用了外力,”長公主終究也是見識非凡,瞬間就看出了羅征力量的所在,這並不是羅征自身的力量。羅征點點頭,他並沒有否認。自己的力量終究會得到增長,他不可能永遠都依靠龍鱗之力。既然這崩山族乃是煉體聖地,羅征又豈會錯過?此刻羅征再度猛然咬牙,挺起了後背,開始緩緩地站起來!只是一個簡單的站立

“怎麼做到的,你借用了外力,”長公主終究也是見識非凡,瞬間就看出了羅征力量的所在,這並不是羅征自身的力量。

羅征點點頭,他並沒有否認。

自己的力量終究會得到增長,他不可能永遠都依靠龍鱗之力。

既然這崩山族乃是煉體聖地,羅征又豈會錯過?

此刻羅征再度猛然咬牙,挺起了後背,開始緩緩地站起來!

只是一個簡單的站立動作,他卻像是背負著數十座山脈一般,艱難無比!

“   ……”

每一個脊椎伸展之下,便發出刺耳的聲音,即便是神器之體竟也難以承受。

羅征心中也是不解,這崩山族世世代代生存在這里,那麼這里誕生的嬰孩又是如何承擔這股力量?

像他們化身三變的武者承受這股引力,已是如此勉強,尋常生靈若是進入此地,恐怕瞬間會壓成一團肉餅!

在那長公主的注視之下,羅征還是站了起來!

“真是厲害,”這長公主笑道,在那位賣花人的預言之下她先入為主,就認為羅征這位降生者注定不凡。

不過不凡是不凡,但長公主來自于神域,她所認為的不凡,是羅征能將她帶入鎮魂崖中,所以一開始她才會十分橫蠻的要將羅征強行帶回去。

現在這長公主才發現,自己似乎還是小瞧了這位神極境的青年。

“可惜沒用,”站起來的羅征注視著前方,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

羅征是橫著摔向這塊銀色巨石,此刻站起來後,他便是與地面相互平行,正好就能看到下方的異樣!

在這些巨石的下方,就有數百丈的地面直接凹陷下去,形成了一個小型盆地!

這景象此前羅征已見識過一次,是無相天蚺進攻的前兆。

“轟!”

那個盆地僅僅存在一個呼吸的時間,隨即就消失在羅征的面前,取而代之的是無相天蚺那巨大的嘴,朝著上方猛然升起,要將長公主和羅征吞入其中!

漂浮在空中的這些銀色巨石,相對羅征來說,自然龐大,但相對那巨大的離譜的無相天蚺卻不過是一塊小石頭罷了。

至于這銀色巨石散發出的強烈引力,對無相天蚺也沒有造成什麼影響。

剛剛來到神煉禁地,羅征便三度陷入險境,他心中也是十分郁悶,這是純粹的運氣不好!

這一次沒有那兩位界主的大宏願,再沒有逃離的可能了,他微微低頭,目光再度落在旁邊的女人身上,眼看那長公主正要開口,羅征搶先一步說道︰“不用跟我抱歉了,算我自己倒霉!”

長公主臉上卻沒有絲毫悲傷的樣子,她卻是莞爾一笑,“誰說我要抱歉了?你看那邊……”

這長公主並非煉體之人,在這引力作用之下她就算連轉頭也無法做到,只能夠直視前方。

羅征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卻是看到不遠處正有幾道人影迅速的靠近。

“武者?”羅征目光一凝。

“崩山族人!”長公主仿佛看到了救兵一般笑道。

那些武者都**著胳膊,露出一身古銅色的肌肉,顯得十分強壯,似乎就是長公主口中的崩山族?

僅從外表來看,這崩山族似乎也沒什麼獨特,與尋常人類差不多,只是在一些細節上略有不同,但讓羅征驚異的是這些武者,竟然在這些銀色的巨石上瘋狂的跳躍,速度居然快的驚人!

他們絲毫沒有被這引力所影響,或許是有什麼秘法能擺脫這引力的影響。

下方的無相天蚺的大嘴僅僅上升到一半的距離,那些崩山族人便頃刻而至……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頓時糾正了羅征的判斷,這幫崩山族人並不是擺脫了這引力。

而只是他們的力大無窮,銀色巨石上的引力對他們來說已經成了習慣!

“砰砰砰!”

三位最強壯的崩山族人沖在前面,同時出拳砸在了無相天蚺的一側!

這緩緩上升的無相天蚺就像是一根迅速生長的竹子一般,不過只是生長到了一半,就被這三拳所砸倒。

“這……”此刻羅征也有些發呆,這力量強大到他難以理解的地步了,或許將青龍所有的龍鱗完全點亮,差不多也就是這個效果吧? 無相天蚺那龐大的身軀砸向另外一邊,將地面壓出一道深深地溝壑,帶給羅征強烈的震撼!

他完全沒有預料到這一幕。

這神煉禁地中的原住民居然如此厲害?

無相天蚺恐怕與完整的真龍,算是一個級別的生靈!

這三人爆發出來的力量,就能直接將這無相天蚺給放倒?

“嗚嗚……”

無相天蚺那只合不攏的圓形大嘴中,第一次發出了鬼哭一般的叫聲,在地上扭動了兩下後,它似乎想將自己的腦袋挪回原位,這位女人是它唾手可得的獵物,它並不想就此放棄!

但是它剛剛想要起來,那三位山崩族人齊齊的沖上去,再度撞在了無相天蚺的七寸處!

這崩山族的個頭相對魁梧,普遍身高差不多都接近一丈,與魔族人差不多,但和那無相天蚺相比,簡直就是一顆沙子!

“嗚!”

“轟隆……”

就是這三粒沙子的撞擊之下,無相天蚺又一次被砸在了地上。

這無相天蚺不甘心的扭動著身軀,再也不敢忤逆崩山族人,直接鑽入了地面中,伴隨著一陣轟鳴聲,卻是從地下鑽探,迅速的離開了!

只是離開之前,這無相天蚺還十分不甘心,它的尾巴在收入洞穴中之前,尾巴上的那個腦袋對天空上的長公主猛然咆哮一聲,“嗚——”

眼看那三位山崩組人又要沖上去,那尾巴上的腦袋才迫不及待的鑽入地下,逃之夭夭!

“喂,”羅征看著那無相天蚺離去之時,鑽出來的巨型洞穴問道︰“那東西對你的怨念似乎很深,它為什麼一定要吃你?你得罪它什麼了?”

從頭到尾這東西都是追著旁邊這女人,卻不知這女人的肉是不是比常人要香?對那無相天蚺的吸引力如此之大?

“你才得罪它了!”長公主不滿的說道。

“沒得罪它,它為何如此希望吞掉你?”羅征奇怪的問道。

長公主撇撇嘴,她自然不肯跟羅征說實話,羅征看到她遮遮掩掩也就不再追問了,那些崩山族人卻是慢慢地靠攏過來。

“嗖嗖嗖……”

眼前的崩山族人數量並不多,大約只有十三四人。

在空中不斷地跳躍之下,他們各自站在不同的銀色巨石之上,有些人是正在巨石的上方,有些人則倒立在銀色巨石的下面,仿佛用雙腳掛在石頭上一般,其實是被銀色巨石的引力所吸引。

方才擊退那無相天蚺的三位山崩族人中的一位,卻是站在了羅征和長公主所在的銀色巨石上。

這山崩族人打量了羅征一眼,注意到羅征的修為後,眼中微微流露出驚訝之色。

神極境修為依靠自己能夠站起來,這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這山崩族人很快說道︰“試煉符交出來!”

“什麼試煉符……”面對這樣一位看不出深淺的強者,羅征還是倍感壓力,至于什麼試煉符他更是不曾听說過。

“沒有試煉符,擅長此地者死,”說罷那山崩族人已經捏起了拳頭。

方才這山崩族人爆發出來的力量歷歷在目,若是被這拳頭打上一拳,就算是羅征肉身之強恐怕也會粉身碎骨!

于是羅征第一時間將目光投向了那位長公主。

這長公主肯定比羅征了解這神煉禁地,此前她闖進此地只是說山崩族人非常麻煩,她可沒有說什麼試煉符,如今沒有試煉符就要死,這問題可就嚴重了……

“我有,我有很多!”長公主微微一笑。

羅征感覺自己的心跳頓時穩住了,想來以她的地位是不缺這所謂的試煉符的,所以直接把這個問題給忽略了。

這一刻羅征終于有了一絲幸運的感覺,至少這女人不是純粹的給她帶來麻煩。

“可是沒帶在身上,”長公主撇撇嘴,面帶歉意的對羅征笑道。

“……”

羅征的臉上再度難看起來,方才那種感覺頓時煙消雲散!

“沒有試煉符,死!太山,殺了他們,”這位山崩族人便是一躍而起,頭也不回的就要離開。

“等,等等!”就在此刻這長公主驟然叫道,“我是木圖的親妹妹!”

這山崩族人听到這話,在空中一個盤旋之後,又重重的落在了這銀色巨石之上,臉色詫異的盯著長公主,一度還伸長了腦袋盯著這女子打量一番。

似乎他真覺得此女與她所說的木圖有些相像,隨即問道︰“證據。”

“證據……”長公主想了想,這才說道︰“我哥哥當年在崩山族中獵殺的煉神鷹角!在我的發釵之中!”

那山崩族人俯身之下,就將長公主的發釵取出。

那發釵五顏六色,波光流轉,隱隱有空間法則散播出來,顯然是一個須彌空間。

不過其中的空間法則中蘊藏著一種讓羅征難以言喻的氣息,似乎比羅征曾經所看到的法則之力都更加完美。

山崩族人伸手輕輕一彈之下,這發釵震動,一道光芒閃過就有一只黑漆漆的鷹角出現在他手中,這山崩族人端詳了一下,“的確是當年木圖獵殺的那一只,即使如此,你還是要交出試煉符。”

長公主便是微笑著說道︰“看在我哥的份上,這次先欠著好麼?或者我讓我族人送來也行!”

她哥當年在崩山族中做出了相當卓越的貢獻,還曾得到了“王煉”的稱號,成為崩山族的首領!

那位山崩族人臉上流露出猶豫之色,隨即回頭與另外兩位崩山族人溝通,此刻他們運用的卻是崩山族的語言。


交流一番後,那崩山族人才說道︰“給你們二十天時間,這次先帶你們入我部族。”

說完之後,他便揚長而去。

山崩族人的脾氣性格十分古板,並不好說話,現在肯網開一面,足以見得這長公主的哥哥在崩山族的地位了。

隨後就有一位山崩族人跳過來,一把將羅征和長公主抓住,仿佛扔布袋一般,將兩人披在了自己的背上,與其他山崩族人一同離開此地!

羅征原以來離開了這銀色巨石,他就恢復了自由,不會被那引力所影響。

一開始的確是這樣,但那山崩族人在空中飛馳之下,引力就消失了!

這里就有一種無形的力場,這些力場覆蓋的範圍並不大,只要進入那個範圍就會被牢牢地吸過去,但離開那個範圍卻是沒有任何影響。

可是隨著這些山崩族人繼續深入,周圍銀色的巨石越來越多,最終羅征便看到那銀色的巨石直接化為地面的基礎,一路延伸到視野的盡頭。

這力場自然也就無處不在了,而且隨著他們不斷地深入,力場帶來的引力也越來越大!

兩人趴在那崩山族人的背上飛速前進,只能夠大眼瞪小眼!

“對了,還沒有問你名字呢,”長公主盯著羅征笑道。

其實此刻隨著引力的增加,她也十分難受,尤其是還像麻袋一般趴在這崩山族人的肩上,保持這個姿勢非常辛苦。

“羅征,”他如實回答。

這神煉禁地羅征也是初次駕臨,倒是沒有必要隱姓埋名。

“含流甦,”她微微笑道。

此刻羅征交談的興致並不大,他關心的是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

這含流甦倒是說個不停問東問西,又問羅征為何能吸收她的火焰而不隕落,又問羅征來自于哪一個寰宇。

“我也不清楚是哪個寰宇,”羅征搖搖頭。

寰宇中的生靈在天道禁錮之下不可跨越,羅征也無法獲得足夠的信息。

“居然不知道……”這次卻輪到含流甦想不通了,她站在更高的視角,站在神域之中看問題,自然比羅征了解的多許多! 這些崩山族人扛著兩人一路前行,最終便進入了一座龐大的部落之中,一路之上兩人攀談,羅征和那含流甦之間算是有了一個初步了解。品 書 網 . .

這部落中的建築看起來十分原始,但所有的建築都是由那種銀色的石料建成,建築的表面繪制著其他的花紋,看上去雖然粗獷,但卻給人一種厚重的感覺,這終究是一種文化的沉澱。

那些崩山族人將羅征和含流甦兩人扛入了部落後,就找了一個角落隨手扔了下來,隨即就離開了。

從這崩山族人的肩膀距離地面也不到一丈的高度,但這番砸在地上,卻是讓兩人發出一聲悶哼!

這種強烈的引力作用之下,如此高度砸落蘊藏的力量也不能小瞧。

羅征尚且還好,只覺得五髒六腑一陣激蕩,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這含流甦的體質雖然不差,但終究是女人,此前不太注重煉體,那崩山族人也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意思,仍受一扔之下,她便是受了內傷,一絲鮮血便掛在了嘴邊!

“沒事吧?”羅征問道。

“嗯……”含流甦也是郁悶,這點傷算不了什麼,可她什麼時候受到過如此待遇了?

將兩人扔在地上後,兩人就無法動彈了,只能夠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這股巨大的引力幾乎無處不在,隨時隨地都有幾十座山脈壓在他們身上,想要爬起來是何其困難的事情?

羅征只能再度開啟龍鱗之力,此地的引力相比那銀色巨石又增大了不少,雖然借用了龍鱗之力,但羅征依舊站不起來,最終卻是翻了一個身坐了起來!

趴在地上,他卻是什麼都看不到。

艱難的翻坐起來後,他靠在了旁邊的牆壁上,這才留意到身體的另外一側卻有不少武者!

“這……”

那些武者們的形狀千奇百怪,有綠皮膚的,也有長的跟侏儒一般的,也有十分俊美的,不過所有的武者都是與人類大同小異!

為何有智生靈大多數與人類的形狀差不多……

這個問題羅征很早之前就思索過,無論是聖族,人族,妖夜族甚至魔族等等,各種種族都衍生出自己的文化和勢力,他們共同的特點便是直立行走,體型和外貌或者存在著一定的差異,但身體內部的構造相差無幾,例如妖夜族只是耳朵尖尖,而魔族只是外表猙獰了一些。

甚至于上古巫族這種奇怪的東西,外形與人類依舊差不太遠!

更不說許多超級神獸最終化形,依舊也是以人類作為標準……即便是跨越了另外一個寰宇後,神煉禁地中的崩山族人亦是如此,這自然不是巧合。

這些武者們和含流甦一樣,幾乎都是神變境巔峰修為,不過這般一字排開,都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現在看到羅征居然能坐起來,一幫武者臉上的神色也是十分精彩,他們可是早就注意到了,羅征居然只有神極境修為。

實際上絕大多數武者被送入神煉禁地後,都在降生地的附近城池中修煉,像力之源泉這種地方並不是神極境武者能來的……

羅征算是一個異類,他所在的降生地早已經荒廢了無數年,這些年來也只有羅征一人在此地降生,然後踫到了含流甦,然後在那無相天蚺的追逐之下躲進了崩山族的領地。

神極境跑到崩山族的領地,這倒也沒什麼!問題是這家伙竟然能坐起來!

“朋友,不錯啊,剛來就能坐起來,天生神力啊!”一位異族武者對羅征說道。

羅征靠在牆壁之上,听到這話微微一笑,“運氣罷了。”

“運氣?嘿嘿……我在這里躺了三年了,可沒有听說過誰的運氣好,就能坐起來!”那武者這般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