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身份不同,蘇清絕一回到黎夏國,所有的東西和宮殿,都是一黎夏國太子的身份來定位,和其他國家的太子服不一樣,黎夏國太子的服飾是紅色爲主,金色鑲邊,都以騰龍爲圖,穿在蘇清絕身上,更加的驚豔絕絕。

“陌兒,一個人在想什麼呢?” 蘇紫陌回頭,看着驚豔絕絕的哥哥,笑得一臉開心。 “哥哥更俊美了。” 蘇清絕垂眸,臉上快速的閃過一絲紅暈。 “陌兒也會打趣哥哥了。” “哥哥本來就生得俊,而且哥哥很適合穿紅色的衣袍。” 蘇紫陌起身,往荷花池走去,看着池中還爲全部開放的

“陌兒,一個人在想什麼呢?”

蘇紫陌回頭,看着驚豔絕絕的哥哥,笑得一臉開心。

“哥哥更俊美了。”

蘇清絕垂眸,臉上快速的閃過一絲紅暈。

“陌兒也會打趣哥哥了。”

“哥哥本來就生得俊,而且哥哥很適合穿紅色的衣袍。”

蘇紫陌起身,往荷花池走去,看着池中還爲全部開放的荷花,蘇紫陌心情好了很多。

蘇清絕移步,走到蘇紫陌身邊,和她肩並肩站在一起。

“陌兒你是在擔心那些逆賊會破壞大典嗎?”

“哥哥看出來了。”

蘇紫陌側目看着哥哥的俊臉,哥哥安靜的時候,溫潤如玉,笑起來的時候,驚豔絕絕,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十分賞心悅目。

“哥哥過來就是想和你有事情說的,父王說,離這裏不遠處的白虎山上有一處很特別的洞府,父王讓你覺得無聊時,可以去那裏看看。” “白虎山?”

“嗯!”蘇清絕點了點頭。

“哥,還是算了吧!等冊封過後再去,這幾天什麼都不想做,只想靜靜的閒一閒,不過這一閒下來,陌兒到是想到了一個賺錢的好機會。”

“哦!”蘇清絕聽完之後眼眸裏閃過一絲亮光,這段時間跟着陌兒一起學做生意,他對做生意更加的有興趣了。

“隨你,父王只只是怕你一個人太無聊了,齊兒和櫟兒也和憶兒出去玩了,雲軒又去巡查沐家在黎夏國的生意,你又不想出去,又不喜歡念兒做的那些繡活,哥哥猜你一定很無聊。”

“的確挺無聊的,不過現在陌兒突然不覺得無聊了,陌兒剛剛說過了嗎?發現商機了。”

蘇紫陌笑得一臉燦爛。

“你啊!別的不想,就想着賺錢。”

蘇清絕寵溺的看着她,對於兩個妹妹,他真的很寵愛。

“哥,不管在什麼時代,有錢纔會讓人覺得有安全感,特別是女人。”

“莊主,不好了!” 與你戀愛甜如蜜 青蓮急急的跑了過來。

聞言,蘇紫陌閃過一絲疑惑,轉身問道:“青蓮,怎麼回事?”

“莊主,青楓回來稟報,齊兒在外邊和人家大架了。”

青蓮心裏替蘇齊閃過一抹擔憂,莊主已經下令,不讓齊兒在黎夏國鬧事,沒想到齊兒還是惹事了,不過現在還不能下定論,畢竟她們都不知道事情的原由。

“這個臭小子,就知道他會惹是生非。”

蘇紫陌嘴上雖然這樣說,心裏卻擔心自個兒子出事,畢竟兒子愛管閒事的性格是天生的。

“齊兒在什麼地方惹事?”

“在黎夏國京城裏格林丹的丹藥鋪裏。”

“丹藥鋪?”蘇紫陌心裏閃過一絲疑惑,怎麼會是在丹藥鋪呢?

“陌兒,你先彆着急,齊兒雖然頑皮,但也不是一個主動惹事的人,除非是別人先惹齊兒,哥哥和你一起去看看吧!”

“也好!”蘇紫陌點了點頭。

而這邊的青楓,稟報王蘇紫陌以後,又轉身去稟報沐雲軒。

等蘇紫陌和蘇清絕看到格爾丹大街上的丹藥鋪時,只看見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和蘇齊怒目圓瞪,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拔刃張弩,蘇齊冷着小臉,屏氣斂息,蘇紫陌一看,兒子已經忍到了極限。

蘇櫟和慕容憶站在一邊,靜靜的看着他們。

蘇紫陌在往黑衣男子看去,只見男子大概二十出頭,樣貌英俊,一雙星目怒視着蘇齊。

周圍圍滿了很多圍觀的人。

“齊兒。”蘇紫陌冷冷的出聲。

蘇齊漂亮的眼眸裏閃過一絲心驚,他老孃怎麼來了,想到自己對老孃的保證,蘇齊瞬間蔫了,和剛纔判若兩人。

“孃親,舅舅。”

蘇櫟和蘇齊齊聲喊道。

“姐姐,哥哥,你們不要怪罪齊兒,不是齊兒的錯,是他們賣假丹藥,被齊兒識破了,毀了他們一樁大生意,他們不讓齊兒走。”

納蘭憶生怕蘇紫陌會怪齊兒惹事,趕緊出聲爲蘇齊解釋。

蘇紫陌默不作聲的看了看蘇櫟。

蘇櫟點了點頭。

蘇紫陌再次看向男子,眼眸裏滿是凜犀,看男子的穿着,並不像是黎夏國本地人。

“你是誰?”男子一出聲,滿身的冷意,心裏卻暗暗驚疑,好一個漂亮的女子,只可惜已經是孩子他娘了。

“我是這孩子的孃親。”

“我知道你是他的孃親?”

男子脣角邊扯出一抹冷笑。

“知道了你還問。”蘇紫陌一臉你是白癡的模樣。

“不問又怎麼會知道你是他孃親呢?”

“你是在跟我玩繞口令嗎?”

蘇紫陌眼眸微冷,細細的打量着男子,神玄期一階的修爲,修爲倒是不錯。

“繞口令……?”男子突然凜了凜眸。

“你兒子剛剛毀了我價值一百萬兩銀子的生意,你想怎麼解決。”

終於,男子說出了重點。

“你賣假丹藥被我兒子撞到了,你想怎麼解決?”

蘇紫陌冷冷地道,兒子可是皓月國丹閣的鑑丹師,對於兒子的能力,她還是很信任的。

“你在逗本公子玩嗎?一個小孩子怎麼可能分辨的出丹藥的真假。”

男子憤怒的甩了甩廣袖。

冷冷的看了一眼蘇齊,他做丹藥生意已經三年之久了,從來沒有人說過他的丹藥是假的。

“別的孩子能不能分辨得出來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兒子,我相信他能分辨得出來。”

蘇紫陌一說到兒子的能力,美麗的臉上散發着異樣的光彩,讓在場的男子們一一時間失神不已。

蘇齊一聽老孃的話,小嘴扁了扁,終於高興了一次,他老孃終於爲他說一次話了,一百次當中,有九十九次是錯的,只有一次在孃親心裏是錯的,他蘇齊要有多幸運纔能有這其中的一次啊!

“這位夫人還真是自大,本公子已經是玄級六品煉丹師,怎麼可能分辨不出丹藥的真假,他分明是來擋本公子財路的。”

黑一男子一臉冷意,不懷好意的看着蘇紫陌,看他們的穿着華麗,應該是非常有錢有勢的人家,這樣的人家往往會爲了息事寧人而出很多銀子了事。

可是這一次,男子似乎想錯了。

“哼!區區一個玄級六品煉丹師也敢在我兒子面前叫板,不自量力。”

蘇紫陌的話讓周圍的人震驚不已。

古俞威可是黎夏國京城小有名氣的煉丹師,衝着他玄級六品煉丹師的身份,很多人都會莫名來賣丹藥,而且古俞威年輕英俊,許多黎夏國的女孩子對這家丹藥鋪更是絡繹不絕。

“大言不慚。”男子語氣極爲諷刺,嘲諷的看着蘇紫陌,天下怎麼會有這麼自大的孃親,聽口音,他們似乎不是黎夏國人士,這樣更好!他可以大大的敲一筆了。

“孃親,齊兒就知道孃親會幫齊兒的。”

蘇齊親暱的拉着蘇紫陌的手臂,輕輕搖晃着,那精緻的小臉上,散發着流光溢彩。

其實,蘇紫陌心裏有很多疑問,齊兒是怎麼跑到這家丹藥鋪的,憶兒不是帶他們兄弟兩人去草原上騎馬了嗎?而云軒暗衛跟在他們身後保護他們了,那些暗衛又去哪裏了?難道是齊兒又把暗中的暗衛給迷暈了嗎?想及此,蘇紫陌生氣的看了一眼蘇齊,臉色也黑了下來。

“孃親,齊兒今晚回去給孃親煉製駐顏丹,好不好?”蘇齊軟軟地叫了一聲:“不許撒嬌!也不許賄賂老孃。”蘇紫陌冷斥。

而這個時候,沐雲軒也看到了,看到兩個兒子平安無事,他心裏才稍微鬆懈下來。

“爹爹。”

蘇齊興奮的朝着沐雲軒眨眼睛,爹爹是聽到他出事而着急趕着過來的嗎?

不過這一次沐雲軒也很生氣,沒有給蘇齊好臉色看,齊兒一向調皮搗蛋,小男孩調皮些在他看來很正常,但齊兒這次調皮過頭了,他暗中偷偷給暗衛下藥,暗衛都是來保護他的,把暗衛弄暈過去,要是發生意外怎麼辦?而且又是在黎夏國,如果他們突然出事,對他們的求救信號他根本就不可能第一時間知道,這一次,沐雲軒沒有給蘇齊好臉色看,而是冷冷的站在一邊。

一看爹爹的臉色,蘇齊耷拉下腦袋,心裏悲催地想着,爹爹也生氣了嗎?還是爹爹已經發現了,他怎麼這麼倒黴呢?每次出門,都能碰到讓自己不得不管的閒事呢?完蛋了,這一次真的要倒大黴了,連爹爹都生氣了,看孃親那麼生氣,自己肯定少不得皮肉之苦,他的小屁股要開花不要緊,要是進了小黑屋,他就慘了。

蘇齊把玩着手腕上的火銀,火銀的蛇尾拉得筆直,腦袋安逸的靠在蘇齊的手背上,只是一副沒精打采的模樣,一人一獸看上去好不可憐。

“孃親,真的不是齊兒的錯。”蘇齊一臉無辜的看着孃親,看到孃親臉上風雲變化的表情,蘇齊知道孃親也知道了,心裏也生氣了。

闖了禍再來裝無辜,兒子這種慣用的伎倆她熟得不能再熟,她要是輕易心軟,兒子早無法無天了。

對於死性不改的兒子,蘇紫陌有時候也很無奈,她心裏明明知道不是兒子的錯,可還是不會給兒子好臉色看,因爲兒子天生愛管閒事的脾氣他自己根本控制不住。

蘇紫陌覺得如果沒讓兒子真正長點教訓,以後指不定把天都捅破了,可是這樣的教訓,蘇紫陌已經試過無數次了,可是兒子開始記不住教訓,看來,這一次,她非得把他送進小黑屋一次。

“回去之後去小黑屋。”

一聽,蘇齊差點跪到地上去。

蘇紫陌不忍看他,她生氣的不是兒子愛管閒事的行爲,而是他弄暈暗中侍衛的行爲。

“幾位,要是都來齊了,就把銀子給本公子賠了吧!” “賠,小爺今天就陪你玩玩。”蘇齊怒氣衝衝的衝到男子面前,都要進小黑屋了,他還怕個鳥啊!不除了這口惡氣,哪對得起他今天的一番見義勇爲的光榮事蹟呢?

“你一個小孩子本公子不與你計較,既然你的爹孃都來了,本公子就找你的爹孃商量此事便好!”

男子一副盛氣凌人的看着蘇齊,擡眸之時,輕瞟了一眼蘇紫陌。

“今天的事情是小爺和你的事情,跟我爹孃沒有任何關係,小爺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想要小爺陪你銀子,小爺先讓你的丹藥鋪關門回家吃你自己。”

蘇齊看了看周圍的人,狡猾的大眼裏一閃而過的狡黠。

蘇齊回頭看了一眼沐雲軒和蘇紫陌,“爹爹,孃親,今天的事情齊兒自己解決。”

蘇紫陌和沐雲軒都沒有說話,都默認了蘇齊的做法。

古俞威看了看沐雲軒和蘇紫陌,諷刺的出聲道。

“小小年紀挺有骨氣的嘛?”

“哼!別跟小爺扯朵朵,咱們就先來說一說你販賣假丹藥的事情吧!”蘇齊一臉陰沉,若想前行,就別怕痛,若懼失,便不是他蘇齊。

一說到假丹藥的事情,古俞威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毀了本公子上百萬兩的生意,還想毀了本公子的聲譽不成。”古俞威語氣中全是怒氣。

看他姿勢,已經快忍不住想把蘇齊揍一頓了。

“說對了,小爺不但要毀了你的聲譽,還要你關門大吉,今天小爺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煉丹師。”

蘇齊走到櫃檯邊,拿起一粒古俞威剛纔要賣的丹藥。

“你說你這是玄級六品治癒丹吧?”

“不錯。”古俞威很自信的應道,他就不相信他一個五歲的孩子能看出什麼來。

蘇齊回頭,給蘇櫟一個眼神,蘇櫟點了點頭。

蘇紫陌一看,微微回頭看了一眼大兒子,只見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這兄弟兩人在搞什麼?

“看來你對自己的丹藥挺有信心,你這根本就不是玄級六品丹藥,而是玄級一品丹藥,只是你在煉丹的時候,把煉丹時間提前了半個時辰出爐,這乳白色的顏色的確是玄級六品丹藥的成色,可是卻對傷口治癒沒有任何的作用,還有,你加了錢靈草在丹藥裏面,傷者當時吃了是有作用,可要是傷口嚴重的人,當誤了醫治不算,死亡的機會更高,錢靈草是對傷口有作用,而且和玄級六品丹藥是一樣的作用,但有很大的副作用,輕者臥牀半年不起,重則水腫難消,且大小便失禁。”

蘇齊一字一句說得極其認真。

讓周圍的人聽了膛目結舌,錢靈草在黎夏國可是禁藥,有麻痹作用不說,而且還會讓人上癮,當然,這一點是蘇齊想不到的,他初來黎夏國,並不知道錢靈草是禁藥,但是作爲會醫術的蘇齊,錢靈草他也會根據病人的情況而加入少量的錢靈草在裏邊。

古俞威聽完,眼眸裏快速閃過一絲驚慌,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看得出來。

“公子現在還要我們給你賠銀子嗎?”

蘇齊淡淡的問了句,那臉上一臉的自信神情始終不曾動搖,既然被他遇到了,就別想逃過,他對丹藥的純度,是前所未有的認真,好的丹藥不僅能讓人起死回生,更能讓人去除身上的病痛。

“哦!難怪我家老頭子吃了這治癒丹以後,傷口是好了很多,卻總是躺在牀榻上無力起身,今天我過來就是爲了在給我家老頭子賣一粒治癒丹藥,要是好了,我家有人出去牧羊,纔會有收入,才能過日子啊!這一年的開支就夠賣兩粒丹藥,這不是坑人害人嗎?”

一位帶着紅白布相間,上邊繡着蘭花頭巾的老婆婆一臉憤怒的說着。

其他人也紛紛議論起自家病人的情況來。

古俞威一聽,看着周圍圍觀的人也跟着起鬨,他又驚慌又憤怒,怒聲吼道:“一個小孩子說的話你們也相信嗎?你要是信不過本公子的丹藥,你們可以不來本公子的丹藥行買丹藥。”

“就是因爲是一位五歲孩子都能看得出丹藥有問題,所以我們纔不相信你的,你一個治癒丹藥只是玄級六品就要一百兩銀子,我們這些平民百姓,一年牧羊能賺到一兩百兩銀子已經是運氣好的了。”

“是啊!我們一年這麼辛苦,一顆丹藥就是一年的生活來源。”

大家你一言我一言的,說的古俞威驚慌得有些不知所措。

在黎夏國,煉丹師本就匱乏,玄級六品煉丹師已經屬於罕見,就是黎夏國皇室裏的煉丹師,也只是玄級九品煉丹師。”

“哼!給你看看,什麼纔是玄級六品治癒丹。”

蘇齊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顆乳白色的玄級六品治癒丹來,他剛剛一拿出,一股沁人心腑的香味傳入空氣中,和古俞威的丹藥放在一起,明顯的蘇齊手中的丹藥要純正透明。

而且古俞威的治癒丹藥並沒有散發出來任何的香味。

“看到了嗎?這就是真假的區別,在皓月國,一顆玄級六品的治癒丹只要八十兩銀子,而且純度藥效能達到速效的效果,一般被魔獸抓傷,劍傷,刀傷,甚至是輕微的中毒,服下此丹藥以後,半柱香的時間裏,傷口只要不是太深,很快傷口就能結疤,這纔是玄級六品治癒丹藥會發揮出來的丹藥。”

冷麪夫君的無辜新娘 蘇齊一臉自信的說道。

蘇紫陌看着他小小的身影此刻成爲了衆人中最耀眼的一個,作爲孃親,她心裏升起了一抹自豪感,也許是他太過於擔心了,齊兒和櫟兒的能力,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好!只是作爲孃親,就是在信任,也放心不下他們,在加上最近發生了很對事情,她總是很敏感。

沐雲軒則是一臉讚賞的看着兒子,不管自身的本事有多少,有這股勇氣爲自己洗脫冤屈,對於一個五歲的孩子已經很難得了。

蘇清絕笑看着蘇齊,這就是不服輸的齊兒,見招拆招,更何況,達丹藥行裏賣的根本就不是想真的治癒丹藥,只是一時間,他也猜不到,櫟兒剛剛消失了,他也不知道他們兄弟兩人什麼意思了?

“你到底是誰?”古俞威的眉角的輕挑,很顯然心中也是有些懷疑起了蘇齊的身份來,一個看起來五六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懂得這麼多呢?

“哼!小爺告訴你小爺是誰?”蘇齊狡猾的小臉上一臉的得瑟,“小爺名叫……。”

“齊兒。”蘇紫陌快速的出聲阻止,樹大招風,齊兒這次就是在想顯擺她也不會允許。

蘇齊快速的吐了吐舌頭,他就知道孃親會阻止他說出來的,不過現在他最好聽話,要不然回去之後有他好受的了。

“小公子,看着你說的頭頭是道,應該也是一個煉丹師,我家那老頭子可是我們家的頂樑柱,現在已經臥牀一個多月了,我這心裏急得夜不能寐,小公子可否把你手中的玄級六品治癒丹藥賣給我老婆子。”

剛剛說話的老大娘一臉懇求的看着蘇齊,她真的很需要這顆治癒丹藥。

蘇齊一聽,皺眉看了古俞威一眼,轉身看着老大娘。

“大娘,你不是說這銀子是你們家裏一年的開銷嗎?要是大娘沒了這一百兩銀子,那以後的生活怎麼辦呢?齊兒一向給貧苦人家治病都不收銀子的,這個玄級六品治癒丹藥齊兒就送給大娘吧!”

那位大娘一聽,瞬間傻眼了,天下居然有這等好事,一百零銀子的東西送人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大娘,你先拿着丹藥回去就人,齊兒這裏還有事情要解決呢?”蘇齊把丹藥用丹藥盒裝好!遞到老大娘的手中。

“唉!謝謝這位小公子了。”那大娘拿着丹藥,把銀子揣好,一臉熱淚盈眶的給蘇齊道謝之後才離開。

而蘇齊的一股子熱心腸得到了周圍人們讚賞的目光。

“你鬧夠了沒有?”古俞威怒吼道,剛剛這個臭小子毀了他一樁大生意不說,還毀了他的名譽,現在就當着他的面做好人,這讓他以後如何在這黎夏國混下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