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少決就知道楊暖暖在背後不會說什麼好話。

不過,這樣在背後罵人的楊暖暖,不就是楊暖暖嗎!!! 以前每次楊暖暖說起龍少決,一定都是在罵他。 如果屏蔽掉楊暖暖說話的聲音,只看她生動靈活的表情的話,眉飛色舞的她就像是在向別人炫耀自己與男朋友之間甜蜜的煩惱。 楊暖暖雖然是在罵龍少決,但是她的表情眼神都是幸福的,滿足的。 龍

不過,這樣在背後罵人的楊暖暖,不就是楊暖暖嗎!!!

以前每次楊暖暖說起龍少決,一定都是在罵他。

如果屏蔽掉楊暖暖說話的聲音,只看她生動靈活的表情的話,眉飛色舞的她就像是在向別人炫耀自己與男朋友之間甜蜜的煩惱。

楊暖暖雖然是在罵龍少決,但是她的表情眼神都是幸福的,滿足的。

龍少軒看着臉上帶着笑意龍少決,他覺得龍少決臉上的那道淺笑很扎眼。

龍少軒曾經不止一次的在楊暖暖的臉上看到過這種無奈珍惜的笑容。

雖然隔着很長的一段時間,龍少決和楊暖暖如出一轍的笑容,居然是那麼的相似。

龍少軒靜靜地問:“你認識楊暖暖對嗎?”龍少決點了點頭:“恩,我認識她。”

龍少軒欲言又止的再次開口問:“你和她……認識多久了?”

龍少決回答道:“三年,還不到四年。”

“哦。”龍少軒語氣冷淡的應了一聲。

龍少軒並不否認他的心理出現了不平衡的狀態,爲什麼他和楊暖暖在三年前就認識了?

爲什麼楊暖暖三年前率先認識的不是龍少軒?

我和龍少決長的明明一樣,不是嗎?

如果現在的楊暖暖有那麼一點喜歡龍少決的話,她爲什麼會不喜歡龍少軒呢?

龍少軒再次擡眼看着龍少決,他看着他,像是在照鏡子一樣,但他們絕對不是一樣的。 撩人的夜色中,深夜筆直空曠的馬路上,兩輛面對面而停的豪車外。

兩個五官同樣俊美的男人靜靜的相視而站,龍少軒淡漠超凡,龍少決霸氣輕狂。

他們二人從出生時就被分開了,一別就是將近三十年,時隔三十年之後的重逢,沒有電視中的激動與眼淚,沒有動人訴說,沒有熱忱的擁抱。

龍少決和龍少軒之間隔着不到四米的距離,他們靜靜地看着對方,有限的幾句交談雙方都平淡的像白開水。

龍少決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他早就知道了這個世界上他有一個和他長相完全相同的弟弟,從小就知道。

龍少軒一如既往寧靜淡漠,他從小就是這樣。

看着龍少軒出塵超凡的俊美外表,你從他的臉上眼眸中看不到一絲生氣,以及對這個世界的熱愛,在龍少軒的心裏,彷彿整個世界都和他沒有關係。

龍少軒看着龍少決,他說:“我還有事,哥哥再見。”對現在的龍少軒而言,沒有任何事情比尋找楊暖暖還要重要,他的心很小,小到只能撞的下一個人。

龍少軒的心裏、腦海中全是楊暖暖,除了她便沒有其他的。

龍少決點了點頭:“恩,再見!”

龍少決說再見的時候咬字很重,再見這一個無比尋常的名詞,此時從龍少決的嘴巴中說出來,似乎帶着沉甸甸的重量。

龍少軒最後的擡眼看了一眼龍少決,他看着龍少決,輕輕一笑。

龍少軒轉身準備重新坐回豪車中,他才轉過身,便迅速的回頭,龍少決依然站在原地。

龍少軒說:“你明天可以回家嗎,爺爺一定很希望能夠見到你。”

龍少決道:“我剛回到帝都沒多久就已經去見過爺爺了,我最近會很忙,等我忙過了這段時間,我就會回家。”

龍少軒看着龍少決,他比琉璃還要好看的眼眸似乎能從龍少決的身上看到一絲不尋常之處。

因爲龍少軒能夠看到從龍少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一絲不同尋常之處,所以,他的眼神看起來很複雜。

龍少軒點了點頭道:“那好,我會和爺爺在家裏等着你的迴歸。”

龍少軒說完就坐進豪車中,保時捷911再次啓動載着龍少軒的豪車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阿king諾大的臥室中。

楊暖暖依舊躺在牀上,她小巧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睡着了一樣,實際上她現在處於深度昏迷中。

阿king悄無聲息的推開了臥室房門,他剛從外面回到別墅中,衣服上都是灰。

走進臥室之後,阿king先是站在牀邊看着楊暖暖,在確定了楊暖暖沒有任何異樣之後,阿king大步走進自己的衣帽間。

阿king拿着一套整齊的衣服從衣帽間中走出來,他很自然的進了浴室。

浴室的門沒有關嚴,嘩嘩嘩嘩的水聲傳來。

臥室外,“楊暖暖”鬼鬼祟祟的從現在門口,她無聲無息的在門口來回踱步。

這個假的楊暖暖很着急,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去殺真正的楊暖暖。

阿king怎麼可能會給別人留下傷害楊暖暖的機會呢??

可是,如果這個真正的楊暖暖不死,假貨又怎麼能在這個世界中高枕無憂的生活下去呢?

半個小時之後,換了一身藏青色純棉家居服的阿king從浴室中走出來。

阿king這個人有兩個最顯目易識的標誌,第一是他那雙蔚藍蔚藍的眼眸,第二是他烏黑的頭髮。

阿king的頭髮並不是很長,但是絕對比一般的男人的頭髮要長。

阿king無比珍惜他的頭髮,除了楊暖暖之外從來都不曾有人碰過他的頭髮。

曾經有人不小心碰到了阿king的頭髮,後來那些人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阿king剛剛洗好澡,他還沒有徹底乾透頭髮已經整整齊齊的綁好了。

阿king走到了牀邊,他將一把椅子拉到牀邊,他坐進牀邊的椅子上。

阿king靜靜地盯着躺在牀上的楊暖暖,楊暖暖睡顏乖巧,呼吸勻稱。

阿king看着楊暖暖,自言自語的道:“楊暖暖,你喜歡龍少決嗎?

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對我來說都一樣,因爲不管你的心意如何,我的想法都不會改變。

我馬上會帶你走,如果你現在有意識我猜你一定會大聲的對我喊‘我不去’!

你或者會扭頭就跑,或許可能還會有許多可能,但是即便是有一萬種可能性,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

那個萬變不離其宗的結果就是——你不會跟我走!

可現在你已經落進了我的手裏,你的想法心意對我來說不重要,我是一個冷漠的人,我做事只憑着自己的心思。

不管你是多麼的不情願,我都會把你帶走。

你吵也好,鬧也好,哭也好,笑也好,只要你是活的,我就不可能放你走,我會把你一直一直的困在我的身邊。”

阿king那雙蔚藍色的眼眸帶着許多深沉,他盯着楊暖暖,涼薄的脣瓣上漸漸揚起一抹笑意,那笑容中染着零下的寒意。

阿king笑着說:“對,我就是要把活生生的你困在我的身側,把你困住,一輩子……”

阿king嘴巴中的一輩子是屬於楊暖暖這聊聊幾十年的一輩子。

阿king站了起來,他低頭看着楊暖暖道:“楊暖暖,晚安!

我現在就去準備我們離開的事情,過了今夜,我將把你帶到一個只有你和我的世外桃源。”

阿king說完話,大步離開了臥室。

阿king前腳才離開,一直鬼鬼祟祟的“楊暖暖”立馬就現身。

“楊暖暖”鬼頭鬼腦的四處張望,阿king已經離開了。

“楊暖暖”的手搭在鑲金的門把手上,她又小心翼翼的四處看了看。

“楊暖暖”看到四周無人,她拉開門,閃身走進了阿king的臥室中。

“楊暖暖”從牛仔外套的口袋中掏出一把摺疊軍刀,她甩開刀,她朝楊暖暖慢慢地走過去。

“楊暖暖”走到牀邊,她低頭盯着昏迷中的楊暖暖。

“楊暖暖”盯着楊暖暖看了半分鐘,良久之後,她微微一笑。

“楊暖暖”看着楊暖暖笑着說:“呵呵呵,非常感謝你給了我一張我還算喜歡的臉蛋,,你現在在昏迷中,我用軍刀割開你的脖子,你一點感覺都不會有的。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楊暖暖”手裏拿着一把鋒利的軍刀,她站在阿king臥室的牀邊,臉上帶着燦爛,但邪氣十足的笑意。

“楊暖暖”盯着楊暖暖笑着說:“那麼……現在就由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另一個你,來解決你的生命吧。

你不用擔心,我下手很快,絕對不會疼的,只要輕輕一下,你就能一命嗚呼了。

你死了之後,我就是你,我就是楊暖暖。”

“楊暖暖”說着慢慢彎下腰,她手裏的刀,鋒利的刀鋒離楊暖暖的脖子越來越近。

“楊暖暖”手中的刀已經抵在了楊暖暖的細-嫩的脖子上,那扇緊閉的臥室大門,門把手被人從外面輕緩的轉動。

“乖乖的去死吧。”“楊暖暖”手中鋒利的刀已經在楊暖暖的脖子上印下一道血痕了。

這個假貨嘴裏說着會給楊暖暖一個痛快,但真正動手的她,仍然不自覺的一點一絲的折磨着昏迷中的楊暖暖。

楊暖暖靜靜地躺在牀上,即便現在她的脖子上架了一把刀,可她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如果現在“楊暖暖”真的殺了她,那她絕對不會有一絲疼痛的感覺。

阿king臥室的門再次被人打開,“楊暖暖”的聽力極好,她一下子就察覺到門開的動靜。

“楊暖暖”被突如其來的人嚇了一大跳,她以爲是阿king回來了,所以她的臉色頓時便的慘白。

“楊暖暖”立馬把架在楊暖暖脖子上的刀收回來,她臉色蒼白的擡頭望着門口。

臥室的門開了一條縫,縫隙大約在十釐米左右,透過縫隙看過去,門口一個人都沒有。

是誰把門打開的?“楊暖暖”盯着那扇門,她很想問外面是誰,但是她不敢,她生怕自己一出聲就會把阿king招來。

兩分鐘之後,那個神祕的黑袍人無聲無息的推開門,走進臥室。

黑袍人一進臥室便擡起頭,雖然她與“楊暖暖”之間隔着五米遠的距離,隔着一層看起來很厚實的黑布,但“楊暖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來自於她眼神中的嘲笑。

“楊暖暖”甚至能察覺到,這個現在在看着她的這個黑袍人在微笑。

黑袍人靜靜地看着“楊暖暖”,她靜靜地開口問:“你,想殺了楊暖暖嗎?”

“楊暖暖”立刻回答:“是!我就是要殺了她。只有殺了她,我才能代替她永遠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神祕的黑袍人問:“這個世界有什麼好的?”黑袍人像是在問“楊暖暖”,也像是在問她自己。

是啊,艾薇兒,這個世界有什麼好的啊,爲什麼你一直都捨不得離開呢。

如果你願意從這個世界離開的話,你那絕世。的容顏,悅耳的聲音不都會回來嗎?

“楊暖暖”道:“你別管這世界有什麼好,總之我今天一定要殺了她。”

“楊暖暖”說着再次舉起刀,她用了十層的力氣將刀揮向了楊暖暖。

黑袍人稍微一擡手,舉着刀的“楊暖暖”身體朝後一傾,“楊暖暖”一屁-股重重的坐在地上。

黑袍人伸出自己用黑袍罩住的手,她攤平手掌。

黑袍人的手掌一攤平,“楊暖暖”手中的那把鋒利的軍刀用力的從她的手中掙脫,那把軍刀嗖一下的飛到了黑袍人的手中。

黑袍人拿住刀,她道:“你的這把刀我很喜歡,謝謝你把它送給我。”

黑袍人說着轉身就要離開,她剛轉身又道:“看在你送我刀的份上,我大發慈心的告訴你一件事情吧。”

坐在地上的“楊暖暖”問:“什麼事,你要告訴我什麼事情?”

黑袍人道:“我要告訴你兩件事請,第一阿king三分鐘之內會出現在這間臥室外,第二如果你打算離開阿king的話,最好儘快。”

“楊暖暖”知道這個神祕的黑袍人有着準確率在百分之九十九的預言能力,所以她抓緊每一秒鐘向這個預言家提問。

如同你的吻,緘默我的脣 “楊暖暖”問:“爲什麼要儘快?”

黑袍人問聲回過頭,她看着“楊暖暖”道:“因爲……過了今夜之後,將無人能夠找到薔薇莊園,相同的,薔薇莊園裏的人,也無法找到與外界的一絲聯繫。”

“楊暖暖”若有所思的道:“我的主人要離開帝都,爲什麼???爲什麼好好的主人會離開如此繁華有趣的帝都?”

黑袍人饒有興趣的反問“楊暖暖”道:“是啊,爲什麼你的主人會離開這片沃土呢?現在外面的帝都已經被無數的孤魂野鬼佔據了。

不管阿king走到哪裏,只要他想,那麼他就會成爲黑暗中的王者,可是他現在居然要離開這裏。

真是遺憾呢。他爲什麼要離開這裏呢?

你的主人真是一個笨蛋呢!”

黑袍人一邊說着一邊往外走,“楊暖暖”騰一下從地上站起來,她一站起來便看到了躺在牀上的楊暖暖。

“楊暖暖”跟在黑袍人身後追了出去。

“楊暖暖”一邊跟在黑袍人身後大步走,一邊道:“我知道了,我知道爲什麼我的主人要離開這裏了,都是因爲她!因爲那個躺在牀上的女人對不對??!!!”

黑袍人說:“你已經有了答案,爲什麼還要問我你的答案是對是錯呢?”

黑袍人和“楊暖暖”快步離開,她們的身影纔剛剛消失,阿king便從二樓長廊的拐角處走了出來。

阿king手中端着一個描金、畫着牡丹花的白瓷碗,碗中似乎盛着什麼湯,一縷縷熱氣在空中繚繞。

端着碗的阿king走進了臥室裏,他現在不想讓楊暖暖醒,但楊暖暖還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便會甦醒。

爲了能帶着楊暖暖從帝都無聲無息的消失,徹底的消失,阿king選擇了給楊暖暖服藥。讓楊暖暖再多睡六個小時。

龍少決金俊左白帆三人開着車回到了位於帝都郊外的那片別墅區,左白帆和金俊二人一進別墅區,便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現在是特殊時期,龍少決手下的每一個人都很忙。

龍少決獨自一人來到了自己居住的別墅外,別墅的門沒有上鎖,龍少決才走到門口,門便自動打開了。

龍少決大步走進別墅中,他前腳剛進別墅,立馬就一個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勾心女人香:邪性總裁乖乖愛 龍少決從阿king居住的薔薇莊園離開之後,立馬回到了他位於帝都郊外的那片別墅區。

龍少決回家之後,他纔剛推開門,從客廳中衝出來一個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

那女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看到回家的龍少決,她撲通一下跪在了龍少決的身下。

顧悠悠跪在龍少決的腳下,豆大的眼淚簌簌地往下落。

【注意,這裏的顧悠悠是真的顧悠悠】。

龍少決低頭看了一眼跪在他腳下的女人,他眉頭輕皺的往後退了兩步。

龍少決往後退了兩步,跪在地上的顧悠悠立馬追了上去。

顧悠悠低着頭,眼淚刷刷刷地往下滴落,顧悠悠哭着說:“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聽說了,你這麼多年一直都有派人找尋我的消息。

你在三個月前知道了我被那個壞女人關在哪裏,你又立刻派人把我從哪個無比驚悚恐怖的鬼地方救出來。

我很感謝你,真的非常非常感謝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是我的再生父母。

我已經被那個壞女人囚-禁了三十八年了,她也偷樑換柱代替我在冥界生活了三十八年了。

我要是說我不恨她,那就假的。我很恨她,也很感恩她,因爲她雖然冒名頂替了我,可他對我父親的孝心一點都不遜色於我。

被你的人救出來之後,我常常在想,如果這些年來是我一直陪伴在父親左右,我能不能做的比那個壞女人好?這個問題不會有個絕對正確的答案,我深知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龍少決聽着這個女人的哭着訴說,他原本輕輕皺在一起的眉頭,越皺越緊,龍少決臉上的不耐煩也越來越明顯。

龍少決不喜歡話多的人,現在的他更不喜歡話多的女人,因爲他有楊暖暖了,因爲她是楊暖暖的丈夫!

龍少決不耐煩地道:“顧小姐,你到底想說什麼?我很忙,我沒有時間和你在這裏浪費。”

涼薄的的話語,不帶一絲情緒的語氣。

暖婚蜜愛:天價老公霸道寵 龍少決的聲音醇厚穩重,帶着一股濃濃的成熟男人的魅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