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這就是警視廳啊,好壯觀啊。”

東京警視廳大樓下,元太仰頭看着高聳的警視廳大樓,不禁感嘆了一句,警視廳大樓其實並不算太高,但佔地極廣,附近也沒有什麼高的建築,所以就顯得很不同尋常了。 端木軒也眯着眼睛,微微擡頭打量着眼前的建築,對於眼前的建築,他可謂是極爲熟悉,不過這個熟悉不是這世他來過,而是從前世動漫裏無數次的看過眼前的

東京警視廳大樓下,元太仰頭看着高聳的警視廳大樓,不禁感嘆了一句,警視廳大樓其實並不算太高,但佔地極廣,附近也沒有什麼高的建築,所以就顯得很不同尋常了。

端木軒也眯着眼睛,微微擡頭打量着眼前的建築,對於眼前的建築,他可謂是極爲熟悉,不過這個熟悉不是這世他來過,而是從前世動漫裏無數次的看過眼前的這個建築了,以東京警視廳作爲原形的動漫可不少。

“恩恩,這裏每天都會處理無數的案件吧。” 失憶后我成了大佬的心上人 作爲偵探迷的步美看到警視廳大樓有些激動,這座警視廳大樓是日本警察的總部,就相當於天朝的公安部一樣的存在。

“當然,這裏怎麼說也是日本警察的第一把交椅嘛。”光彥顯然也有些激動,不過表面上,他卻是在努力的壓印着激動,裝作一副大人的樣子開口說道。

“這也只不過是座普通的大樓罷了,哪裏壯觀了。”以前經常出入東京警視廳的柯南對於眼前的建築壓根就無感,看着步美幾個激動的樣子,他還無聊的打了個哈欠,警視廳他都不知道來過多少次了,早就覺得平平無奇了。

“我們快點進去吧,早點做好筆錄早點回去。”一旁的灰原哀突然開口道,她看着不遠處,東京警視廳門口石碑上燙金的“警視廳”三個大字眉頭微微有些皺起。

她可是黑衣組織成員,即使現在脫離了組織,但要是被抓住了,以她製作aptx-4869的事情,絕對要關一輩子,所以對於日本的警察總部,她下意識的就有些恐懼。

“哀,要不我們先回去吧。”端木軒的眉頭也微微皺起,對於灰原哀的反應,他有些考慮不周了,他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所以壓根就不怕來這裏,卻忘記了灰原哀會不適應了。

“不用,反正做個筆錄也要不了多少時間。”灰原哀輕輕的搖了搖頭,關於上次的青色古堡的案件,目暮警部他們也瞭解的差不多了,做個筆錄還是很快的,估計半個小時都不要就能弄好,半個小時她還是能忍受的。

看着灰原哀拒絕,端木軒眉頭又是微微一皺,他可不認爲事情會馬上結束,有柯南在,估計不但結束不了,反而還會拖進什麼其他的事件裏面。 ?就在端木軒還在考慮着要不要帶灰原哀先回去的時候,一個人影從警視廳裏面跑來,等那個人影走進,衆人才發現,是高木涉,剛剛阿笠博士到了的時候,聯繫過了目暮警部了。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高木涉來到門口,向保安亭裏的門衛出示了一下工作證件,說了幾句,然後在保安亭拿了幾張卡片一樣的東西,就來到了端木軒一行人身邊。

“哦,我們也纔剛到。”阿笠博士客氣的說道。

“那麼,阿笠博士還有軒你們跟我來吧。”高木涉掃了一眼衆人,笑着說道,看到端木軒的時候,他還點頭微笑了一下,打完招呼,他給衆人發放着剛剛從保安亭領的那些卡片,叫博士他們別在胸口,這些卡片就是相當於學校裏的校牌一樣,是用來識別身份的。

等衆人都別上了卡片,他纔在前面帶着路。

“你們等下進去可不要瞎跑,乖乖的跟着。”阿笠博士跟上了高木涉,不過之前他還不放心的叮囑了元太幾人一聲。

“大丈夫,大丈夫,我們不會亂跑的。”元太他們滿嘴答應着,不過他們的話配着他們好奇的張望着周圍的行動,就顯得有些沒有誠意了。

“好激動啊,你們說,裏面會是什麼樣的?”走進了警視廳大門,站在警視廳大樓門口,元太興奮的問着步美和光彥。

“恩,裏面一定是髒兮兮,掉滿菸灰的。”光彥沒有進過警視廳,對於警視廳裏面具體是什麼樣的,他也不瞭解。

不過他腦海裏關於警察的印象,就是各種漫畫裏,留着鬍子茬,嘴上叼着煙,臉上帶着刀疤,眼中滿是滄桑的中年警察大叔形象。然後再從這種警察聯想到警視廳,也自然是那種髒兮兮的,掉滿菸灰的地方了。

“對對,肯定會顯得很亂。裏面坐滿了正在抽菸的警察大叔。”日本漫畫形象還是蠻深入人心的,步美和光彥想的也差不多。

你們當日本警察總部是什麼啊,要是日本警察的總部會是那樣的,那日本警察的臉不還得丟光了,端木軒聽着步美他們的討論。腦補着他們所說的,不禁的有些無語。

“誒,怎麼會可能會這麼幹淨?”隨着前面的高木涉推開警視廳大樓的大門,步美他們驚訝的發現,他們看到的情況完全和腦海裏的印象對不上啊,裏面不但一點都不髒,反而異常的乾淨,地上的瓷磚都可以當鏡子用的。

“哈?什麼怎麼可能會這麼幹淨?”高木涉前面沒有聽到元太他們的討論,所以聽到元太的話,他有些摸不着頭腦了。

“各種漫畫裏。警視廳不應該是髒兮兮的,地上掉滿了菸灰的那種嗎?怎麼會這麼幹淨。”元太童言無忌的開口道。

“漫畫裏的東西這麼可能是真的,你們當日本警察總部是什麼了。”高木涉無語的看着元太,也不禁吐槽了一句。

“切,肯定只是外面看着乾淨,一到裏面,就會敗露出來了。”元太還是有些不相信漫畫裏關於警視廳的形象是假的,

“誒,怎麼可能裏面也這麼幹淨。”元太他們隨着高木涉走進了目暮警部所在的搜查一課,發現看到的又和他們腦海裏的形象大大的脫軌了。

搜查一課的辦公室不但沒有什麼抽菸的大叔。甚至都沒有幾個人,乾淨寬敞的辦公室裏,只坐着聊聊的幾個人。

“現在這個時間,他們大部分都出警了。”彷彿知道了元太的疑惑一般。高木涉回過頭解釋道。

“什麼嘛,完全和電影和漫畫裏的不一樣啊。”元太失望的說道。

“對啊,本來以爲一進來,就有抽着煙,眼神犀利,臉上帶着傷疤的大叔警察一直盯着我們看的。”步美也有些失望。

“喂喂。 泰坦與龍之王 都說了漫畫裏不是真的了啊喂!”高木涉更是無語了,他指着自己的臉接着說道,“你們看,我就是警察啊,哪裏有什麼犀利的眼神嘛,更不要說什麼傷疤了。”

“誒,原來以爲像高木警官這樣不像警察的警察會很少的,結果原來是大多數啊。”元太端詳了一陣高木涉的臉,心裏更是失望了。

“不像警察的警察?”

“當然啊,警察不就該眼神犀利,臉上帶着傷疤嘛,哪裏像高木警官一樣,看上去完全沒有什麼威懾力嘛,都要讓人懷疑,能不能制服歹徒了。”元太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看着高木涉的眼神帶着股嫌棄。

高木涉冷汗瞬間就下來了。

“元太,你怎麼能當着高木警官的面這麼說呢,雖然他看上去確實是有些不可靠,但是你當面說會打擊到他的。”步美還嫌高木涉受到的打擊不夠,來了記補刀。

步美的這記補刀打出了暴擊,高木涉都要倒下了。

“目暮警官人呢,怎麼沒有看到目暮警官。”阿笠博士看高木涉被打擊的夠嗆,連忙出來轉移着話題。

“目暮警官正在偵辦一起銀行劫案。”聽到阿笠博士的問題,高木涉臉上一正,回答道,他當然不會把小孩子的話放在心上了,剛剛的樣子不過是陪着步美他們玩罷了。

“銀行劫案?”柯南一下子來了興趣。

又是銀行劫案,一旁的端木軒心裏卻是有些無語,自從他穿越過來到現在,在天朝好幾年才能見到一次的銀行劫案,在這裏他都不知道見到過多少次了,好像對於日本的犯罪分子來說,不劫次銀行就不算做壞事一樣。

“是三天前杯戶鎮的銀行劫案吧。”阿笠博士插嘴道。

“恩,博士已經聽說了?”高木涉點了點頭。

“不,那天我剛好要去那裏取錢,結果還沒等我進去,裏面就發生了劫案了。”

“誒,博士碰上了銀行劫案?怎麼沒聽博士你提起過?”柯南驚訝的看着阿笠博士。

“啊!什麼時候的事,博士竟然那麼好的運氣碰上銀行劫案了。”元太他們激動的叫道。

“這哪裏算運氣好了。”博士瞬間無語了,“而且我這也算不上碰上,不過是在外面看到他們搶劫罷了。” ?

cpa300_4;“看到他們搶劫,博士你有沒有看清劫匪的長相。”高木涉前面還以爲阿笠博士是從電視裏或者別人那裏聽說劫案的事呢,沒想到阿笠博士竟然剛好在現場。

“這個的話,倒是沒有,那個劫匪蒙着臉,我離他也隔着玻璃和大門,所以並沒有看清他的樣子。”阿笠博士略微想了想,搖了搖頭道。

“誒,這樣啊。”高木涉有些失望,不過他本來也就沒抱太大期望,畢竟當時在場的人不在少數,除了一個被劫持的人質好像有些線索以外,別的人基本上都沒有提供什麼有用的消息。

“那我們先做筆錄吧,我五點鐘約好了人要出去呢。”

“約好了人要出去?是高木警官的女朋友嗎?”聽到高木涉的話,步美眼前一亮,八卦的問道,女孩子大多對這種感情的問題比較感興趣,即使步美只是個小女孩也不例外,灰原哀也是,她面上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其實她的耳朵已經偷偷的支起來了。

“纔不會是女朋友呢。”高木涉還沒回答,柯南就插嘴道。

“誒?”衆人好奇的看着柯南,不明白他爲什麼會這麼說,連高木涉更是疑惑,他確實是沒有女朋友,柯南是怎麼知道的?

“你們注意觀察高木警官的樣子,他的袖子上的鈕釦已經鬆了,快要掉下來了,領口上也很髒,襯衫也是皺巴巴的,肯定是穿了有段時間了,如果是女朋友的話,早就會幫他把釦子補上了,而且和女朋友約會,怎麼也不可能穿成這樣過去。”柯南小小的秀了下推理。

果然,最毒舌的還是柯南,聽着柯南的推理,端木軒感覺有些好笑。

“這麼說的話。也確實呢,高木警官真可憐,不但長的一點都不像警察,竟然連女朋友也沒有。”步美又跳出來補刀了。她一邊說着,還一邊同情的看着高木涉。

高木涉這個是真的被打擊到了,他已經26了,算是大齡剩男了,不要說結婚。連女朋友都沒有,確實是個很悽慘的事情。

“恩,恩,可憐,可憐。”元太也一副煞有介事的樣子補着刀。

“要不我把我表哥的孫女介紹給你認識吧,說不定她能看上你呢。”在無形補刀上,阿笠博士纔是真正的高手啊。

“不,不用了,呵呵,我有喜歡的人了。”高木涉乾笑着擺手道。

衆人不信高木涉的話。還打算說些什麼,這時外面傳來一聲呼喊。

“高木警官。”一個渾身散發着股英氣的女的走了進來,正是佐藤美和子。

“佐藤警官!”剛剛還提到喜歡的人,現在就見到了佐藤美和子,高木涉臉上有些不自然。

“誒,這個就是高木警官喜歡的人?”高木涉臉上的不自然很明顯,就是步美這種小孩子的發現了。

步美好奇的看着佐藤美和子,小孩子忘性都比較大,她和佐藤美和子也只是上次競技場的時候見過一面罷了,所以她壓根就不記得佐藤美和子是誰了。

“佐藤警官?”柯南倒是還記得佐藤美和子。

“咦。柯南,小軒,還有上次那個女孩?”佐藤美和子這才發現旁邊的端木軒,灰原哀和柯南三人。上次的事,端木軒給她留下了蠻深的印象。

“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軒他們就是前幾天那個青色古堡案件裏的那羣小孩子,目暮警官叫他們來的,是想做筆錄的。”沒等端木軒他們說話,高木涉就殷勤的說道。

“誒,上次那個案子裏表現出色的小孩子竟然是小軒和柯南?”佐藤美和子有些吃驚。

“還有我們。還有我們。”元太對於佐藤美和子不提上自己的行爲很是不滿。

“哦~那上次的事情,你們可幫了很大的忙呢。”佐藤美和子和善的笑了笑。

“軒,她是?”阿笠博士看着佐藤美和子好奇的問道。

“我叫做佐藤美和子,是強行犯三組的女警官。”佐藤美和子做着自我介紹,還特別的介紹了下自己的分組,看的出,對於自己是強行犯分組的警察她有些自豪,不過作爲一個女人,她也確實有自豪的資本,日本警察強行犯分組就相當於天朝的重案組,是專門負責那些大案,要案的。

“誒,女警官啊!”步美他們壓根就不懂分組代表的含義,不過他們還是有些吃驚,女警官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佐藤警官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和目暮警官一起,去3天前的那起銀行劫案的專案小組做支援調查了嗎?”高木涉疑惑的看着佐藤美和子。

“我就是爲了這事回來的,那個被搶銀行的負責人說他突然想起了一個事情,昨天晚上特別打電話給我,說今天約我這這裏見面,他的太太也會來。”日本人對於工作都是蠻認真的,提到工作,佐藤美和子臉上立馬鄭重了起來。

“他的太太也會來?爲什麼還要帶着太太?”柯南習慣性的在蒐集着情報。

“哦~這個的話,是因爲劫案發生的時候,那個負責人的太太剛好到銀行去了,結果被歹徒給劫持了,或許他們是想起了什麼事吧。”佐藤美和子向柯南解釋道。

“誒,這就奇怪了,昨天晚上負責人的太太也打了通類似的電話給我,也是說關於劫匪的事,想和我聊聊,不過她說的是今天五點一個人來,沒有提他丈夫啊。”高木涉疑惑的說道。

“這個的話,那個負責人倒是和我提過,他說擔心歹徒對他太太不利,說是想提前約見我們。”

“歹徒對他太太不利?她太太知道什麼重要的線索?”

“這個他電話裏沒說,只是說見面再說,剛剛他還給我打電話過來,說到了門口呢,我已經叫人出去接他了,估計現在快上來了吧。”

“這樣的話,那麼我先去給軒他們做下筆錄吧。”高木涉點了點頭。

“沒事的,沒事的,高木警官,我們不急,還是先等佐藤警官忙好了才做筆錄吧。”聽到銀行劫案被劫的銀行負責人要過來了,步美他們反而是不想走了,銀行劫案,在他們看來,可是件很酷的事情。 ?“是啊是啊,高木警官我們不急的。∮∮,”柯南更希望留下來了,對於案件,他可是有十二萬分的熱情。

“那,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就等會幫你們做筆錄吧。”對於能待在佐藤美和子身邊,高木涉是求之不得,現在柯南他們都這麼要求了,那他還不乾脆的順水推舟啊。

“報告佐藤警官,增尾先生我帶來了。”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大吼,辦公室裏的衆人都被嚇了一跳,他們看向門口,一個穿着竟然的男的,昂首挺胸的站在門口敬着禮,看到衆人看向他,特別是佐藤美和子看向他,他胸挺的更高了。

“哦~看來這個佐藤警官在警視廳裏面蠻受歡迎的嘛。”灰原哀有些戲虐的說道。

“再怎麼也沒我們家哀受歡迎啊。”在灰原哀身旁的端木軒看着灰原哀戲虐的樣子,有些好笑,心裏突然起了惡作劇的心思了,他突然湊到灰原哀耳邊,輕輕的吹了口氣調笑着說道。

“你,你幹嘛!”灰原哀沒想到這麼多人的情況下,端木軒會突然這麼做,她有些慌亂,小臉也紅潤了起來。

“啊!軒,你幹嘛!”步美小臉也有些發紅,不過這不是害羞弄的,而是吃醋弄的,端木軒和灰原哀這會可不是站在角落裏,而是站在衆人前面,步美他們當然不可能會看不見了。

“咳咳。”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心裏都在嘀咕着,現在的小孩子都這麼開放了嗎?

至於柯南他們,倒是早就適應了端木軒的行爲了,已經見怪不怪了。

不過最尷尬的,還要屬剛剛那個大吼着報告的人,他剛剛本來還想在佐藤美和子面前表現一番,結果被端木軒這麼一弄。變得不上不下了,還舉着的手是放下也不是,繼續舉着也不是。

“咳咳,讓增尾先生進來吧。”佐藤美和子又咳嗽了一聲,調整好心態,才讓門口的那個警察把手放了下來。

把手放下來以後,那個警察忙逃也似的離開了,他都快感覺自己臉上有些發燒了。

“總算是讓我趕上了。”辦公室的大門只開了半面,剛剛大門都被那個警察給擋住了,現在他離開。衆人才看見門外還站着一個有些發福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一邊看着手上的手錶,一邊走了進來。

娛樂之國粹大師 “誒,你太太沒有跟着你一起來嗎?”看只有他一個人,佐藤美和子有些疑惑。

“誒,我太太前面跟我說她有事要去銀行一趟了,就和我分開了,說到這裏集合,難道她還沒到。”發福中年男人表現的比佐藤美和子還要疑惑的樣子。

“沒有啊,我一直在這裏。沒有看見你太太來過。”高木涉搖搖頭說道。

“沒有?現在都幾點了,難道她還在家裏沒有出來?”發福中年男人又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頓了頓,他接着說道。“能借用一下你們這裏的電話嗎?我給我太太打個電話,問問她在哪裏。”

“請用。”高木涉點了點頭。

看到高木涉同意,發福中年男人走到辦公桌上的一個電話旁邊,拿起了電話聽筒。撥打了起來,在按號碼的時候,他又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

“第三次。”敏銳的柯南心裏覺得有些不對勁了。雖然每次看手錶前發福中年男人都好像有着正當的理由,但不過是幾句話的功夫,卻看三次手錶,怎麼看都覺得有些奇怪。

“第三次什麼?”柯南的聲音雖然不大,但站在他旁邊的元太他們還是聽到了。

“他第三次看手錶了。”灰原哀替柯南迴答了,她也感受到了這個不對勁的地方。

果然嘛,出來一趟,不出點事情是不可能的,端木軒也把一切都看在心裏,剛剛佐藤美和子出現的時候,他就想起來了,這也是一起在動漫裏出現過的案件。

不過,好像能趁機溜走呢,省的哀不適應這裏。

“你在哪裏?怎麼還沒到啊,就等你了。”發福中年男人撥通了電話,就拋出了一大串疑問,話裏話外都在引導着衆人,他是和電話那頭的人約好了的,是要一起過來的。

“你等着,我把電話給高木警官,你和他說。”說了沒幾句,發福中年男人就把話筒遞給了高木涉。

“莫西莫西,這裏是搜查一課。”高木涉拿起話筒,就習慣的說了一句。

“對,你怎麼還在家裏?難道出什麼事情了?”衆人聽不到話筒那邊的聲音,只能看到高木涉一副疑惑的樣子。

“哈?你不是說要把時間改到今天下午兩點,和你丈夫一起過來的嗎?”

“是你丈夫和我們說的啊。”說到這裏,高木涉已是一臉的疑惑,下意識的就轉頭看向旁邊的發福中年男人。

不過他剛轉過頭,就看見眼前一道黑影閃過,他手上的話筒被髮福中年男人一把搶過去了。

“你在胡說什麼,我們不是約好了嗎,2點鐘一起來的啊。”發福中年男人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在他搶話筒的時候,也貌似巧合的,不小心按到了電話上的免提按鈕。

“你…啊!”剛摁下免提按鈕,電話裏就傳來了一個女人的尖叫聲。

“出什麼事了!”衆人臉色都是一變。

“增尾夫人!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喂!增尾夫人!”高木涉又一把搶回發福中年男人手上的話筒。

但任他說什麼,電話那邊都沒有任何聲響。

“我去把車開過來,我們去她家裏看看。”旁邊的佐藤美和子看電話那邊沒了迴應,果斷的外門外跑去。

“增尾夫人,回話啊,你那邊到底出什麼事情了!”高木涉還在衝着電話吼道。

好了,溜走的機會來了,一直都在準備着的端木軒暗暗一笑,拉起了灰原哀的手,然後趁着衆人注意力都在高木涉身上的時候,也跟着佐藤美和子出門了。

“你幹嘛?”灰原哀疑惑的看向端木軒。

“溜走唄,你不是不習慣待着這裏嘛。”端木軒拉着灰原哀向着佐藤美和子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端木軒拉着灰原哀一路跟着佐藤美和子來到了車庫,佐藤美和子估計是心裏全部在想着那聲尖叫的事情吧,所以竟然一直都沒有注意到端木軒和灰原哀在後面跟着她。¢£,

直到端木軒和灰原哀開門坐到了警車後面,她才現端木軒和灰原哀一直跟着她。

“噫,你們怎麼在這裏?”佐藤美和子有些愣神的看着打開車門坐到後座上的端木軒和灰原哀兩人。

“哦,那個增尾太太應該是已經被殺了吧,我過去看看,說不定能幫上什麼忙呢。”端木軒平靜的看着佐藤美和子。

“雖然上次你是幫了我們很大的忙,但這可不是遊戲,不是你們這些小孩子該管的。”佐藤美和子怎麼可能同意端木軒的要求呢,即使從上次的事情中,她隱隱感覺端木軒有些不同尋常,但說到底,還是沒有突破小孩子的形象。

聽到佐藤美和子不同意,端木軒一點都不意外,他淡淡的撇了眼佐藤美和子,像是什麼都沒聽到一般,老神在在的坐在座位上不動,絲毫沒有起身離開的樣子。

“你!”佐藤美和子看端木軒這樣子,哪裏還不知道端木軒是打算賴着不走了,對於端木軒這種“妨礙”她工作的行爲,她有些生氣了,前面對於端木軒的好印象全部一掃而空了。

“如果我是你,這個時候就會直接開車,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兩個小孩子身上。”端木軒無視了佐藤美和子的怒火,還一副好心腸的樣子欠道。

“等下收拾你!”聽着端木軒這火上澆油的話,佐藤美和子更是一怒,不過端木軒說的沒錯,現在事情緊急,確實是不能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事情上,所以她只能狠狠的咬咬牙,暫時壓下了心中的怒火。

“這就是你說的溜走的方法?我下午還有事,可不想把時間都浪費在這種事情上。”佐藤美和子放過了端木軒,灰原哀卻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端木軒了。要是溜走的方法是這種的話,她還情願不要。

一個只是做下筆錄,最多花個幾十分鐘,另一個是捲進一起殺人事件中。不知道要待多久,這基本上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怎麼選擇,即使她確實是不喜歡待在警視廳裏,但相比於捲進什麼案件裏,浪費上個一天時間。她還不如忍忍,做下筆錄呢。

“放心,這種事情,最多半個小時我就能解決,不會浪費你太多時間的。”端木軒自信的笑了笑,要不是不能表現的太過分,他甚至現在就可以說出誰是殺人兇手了,這就是預知劇情的變-態所在。

“嗤。”灰原哀還沒說話,前面的佐藤美和子就嗤笑了一聲,最多半個小時解決?什麼事情都沒搞明白。 我不是超級警察 就說這種大話,吹牛也不帶打個草稿的,對於端木軒,她現在是真的一點好感也欠奉了,本來在她心裏只是不知分寸形象的端木軒現在又被貼上了愛說大話的標籤。

“你有事?你有什麼事情?”端木軒對於佐藤美和子的態度一點都不在意,反而是有些好奇剛剛灰原哀說的話。

“你不知道的事。”灰原哀微微撇了眼端木軒,因爲有上次端木軒十分鐘破案的前例,所以她並沒有開口質疑。不過對於對於端木軒說的半個小時解決,她也覺得有些說大話的嫌疑了。

畢竟上次端木軒說十分鐘的時候,還在現場。 萬血劍尊 看過兇殺案現場的環境了,這次他卻是什麼情況都不瞭解,就說半個小時能解決,確實是有些自負過頭了。要是是什麼入室搶劫殺人然後逃逸之類的案件,但是找犯人可能都得要上個好幾天時間。

“我不知道的事?是什麼?”端木軒更是好奇了,他除了今天沒去灰原哀那裏,平時他可是除了睡覺都和灰原哀在一起來着,灰原哀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