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會走到財政府邸大門外,唐宋抬頭看了一眼,沖著門口的守衛輕聲道:「麻煩通報一下,就說我是從城主府過來,找財政大臣有點事情。」

守衛半信半疑的打量著他,沉聲道:「大人不在家,明日才能回來。」 「哦,那好吧。」唐宋很隨意的應了一聲,轉身便走了。 過了拐角,唐宋一個閃身消失,進入到自己的世界內。後邊跟蹤的兩個男子也沒有注意,只是覺得他真走了,便從另一邊的拐角出來。 先是跑過來看了一下,沒見到唐宋的身影,也沒探

守衛半信半疑的打量著他,沉聲道:「大人不在家,明日才能回來。」

「哦,那好吧。」唐宋很隨意的應了一聲,轉身便走了。

過了拐角,唐宋一個閃身消失,進入到自己的世界內。後邊跟蹤的兩個男子也沒有注意,只是覺得他真走了,便從另一邊的拐角出來。

先是跑過來看了一下,沒見到唐宋的身影,也沒探查到氣息,兩人互相對望之後,便朝著府邸大門快步走去。

兩人剛到大門,唐宋就再次出現了。躲在拐角看著兩人進去,心頭端是無奈。

綁架自己的人竟然是財政府內,而且看樣子還混得很不錯。還能更坑一點嗎,財政府邸啊,最有錢的地方,居然還搶劫!

尋思了一會,唐宋又朝著大門走去。守衛很奇怪,皺著眉頭:「我們家大人確實不在……」

唐宋輕抿著微笑:「我知道。我是來找二爺的。」

兩人狐疑的上下掃視,見到唐宋拿出城主府的令牌,其中一人才帶著唐宋進去。

府邸很大,跟在守衛身後,唐宋也沒有四處張望。剛到前院,裡邊就正好有個中年人走出來,守衛停下腳步拱手道:「二爺,此人說是城主府過來的。」

中年人點著頭輕輕擺手,守衛便走了。唐宋上下打量著對方,四十來歲,留著一點小鬍子,二十級左右的實力。

中年人也打量著他,忽然露出笑容:「閣下便是唐先生吧?久仰,早就聽聞城主府內來了一位青年才俊,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眼見對方要走過來,唐宋雙手忽然涌動元氣,微眯著眼道:「你不是飛靈大陸的人。」

中年人猛地一滯,隨後又笑起來:「唐先生真會開玩笑。哦對了,我姓張,若是唐先生不嫌棄……」

「我剛見過周文了。」唐宋歪著頭打斷,周身涌動的元氣越發強勢,「雖然你隱藏得很深,但我看得到,你體內有兩股力量。」

天眼一眼就看穿了,這人絕對不是飛靈大陸的人。他有兩個丹田,外部丹田展露出來的力量確實是這個世界的元氣,可內部丹田的力量,居然是一種黑色力量!

中年人微微皺眉,再度審視著唐宋,面色平淡:「看樣子,你知道不少。年輕人,知道太多,會死的……」

「死」字剛蹦出,中年人就已經閃身衝過來。唐宋早有準備,一個閃身迎上去。

啪!

兩人四掌相對,能量罡風順勢翻騰而起。聲音極為刺耳,驚動了整個財政府邸。

中年人暗暗吃驚,綳著神色釋放元氣,試圖壓迫唐宋。可唐宋紋絲不動,牢牢抵擋著他的壓迫。

瞳孔驟然緊縮,中年人左掌繼續往前推,右掌則是后縮,然後又拍出。

呼!

一股黑色力量順勢迸發,擊穿了唐宋的防護,快速朝著他的手掌席捲而來。

唐宋沒有絲毫慌亂,反倒露出笑容:「能同時操控兩種力量,不錯。可惜,我也會。」

嘭!

體內順勢迸發出一團黑色力量,正好跟席捲過來的黑色力量對碰,瞬間就將對方的力量擊潰,然後繼續攻過去。

中年人大驚失色,快速撤掉攻擊往後退。唐宋沒有趁機攻擊,右手一橫,墨俠出現,隨後才飛撲過去。

看到墨俠,中年人臉色大變,驚呼而出:「天劍!」

直死魔瞳 呼……

墨俠劈砍而出,黑色劍芒順勢凝聚,奮勇朝著中年人劈砍而去。空間快速鎖死,中年人不得不轉過身,硬著頭皮阻擋劍芒。

嘭!

到底還是扛不住,中年人被轟得往後倒飛,撞在遠處的房屋上。

唐宋剛要追上去,兩個人影忽然從遠處攻過來。是剛才跟蹤他的那兩人。

嘭嘭嘭……

兩人竭盡全力的攻擊,死命將唐宋給纏住。唐宋也不著急,揮舞著墨俠跟他們對碰,同時留意砸出去的中年人。

中年人爬起來了,吐著鮮血看著戰鬥現場,緊咬著牙大喝:「來人,有敵人!」

說完他卻轉身就跑。

唐宋雙眼眯成一條線,猛地加大力道攻擊。跟前兩人壓根不是他的對手,很快就被震飛出去。沒有絲毫停留,唐宋手握墨俠,朝著中年人閃身飛掠。

中年人感應到唐宋追來,頭皮發麻的咬著牙加速飛奔,想要跑進房子里。

咻!

就在他跑到房門口,兩道光芒忽然擊穿,他的右手順勢掉落。驚駭的回過頭,卻見唐宋雙眼冒著光芒,更是讓中年人發毛…… 現在的情況有多糟,不用金蠶蠱提醒我也知道,只是我現在能有什麼辦法,實力懸殊太大了,只能是等冰窟窿和秦筱筱他倆了。我們三個聯手的話,也許還能打過使出浮屠詭術的羅博。

羅博不斷的控制着六隻鬼魂變換着攻擊我的方式,除了防着那六隻鬼魂之外,我還要提防着羅博,他也是隨時能對我發動攻擊的,就要看他打算什麼時候開始動手了。

不過他此時看起來很享受我被他逼得只能一味躲避的狀況,臉上帶着笑,似乎不着急對我下殺手,還想和我玩一會。

說實話,這情況讓我很是不爽,打算也給他一點反擊試試。不管效果怎麼樣,也不能這樣讓他把我給看扁了,把我當猴耍。這個時候六隻鬼魂的攻擊越來越犀利了,我很難躲開,身上不少地方的衣褲已經因爲六隻鬼魂的攻擊破開了,看上去十分的狼狽。

我知道不能再等下去,於是拿出一張黃符,嘴裏唸咒。這術法是我剛學的,還沒真正的施展過,也不知道效果會怎麼樣。唸完咒語後,讓後猛的把手中的黃符扔出去。

黃符從我手裏飛出去的瞬間,就化作一道紅光,變成一把利劍朝羅博和圍着他的那六隻鬼魂刺去。就在黃符化成的紅色利劍刺過去的時候,圍着羅博的六隻半透明鬼魂突然都化作白霧,然後形成一堵旋轉的白霧擋住了紅色利劍。

利劍刺到白霧上頓時就被彈飛了,我控制着利劍繼續向羅博刺去,原本想往沒有白霧擋着的地方朝羅博刺去,誰知道白霧是能遊動的,利劍飛向哪裏,白霧也跟着飛向哪裏,絲毫不給機會。

最終被抵擋了幾次之後,紅色利劍也堅持不住了,紅光散開露出了裏面的黃符,黃符抖了幾下也炸開變成了紙屑。

這個術法被破了之後,白霧又重新化成了六子半透明的鬼頭顱,發出一陣刺耳的嘲笑聲。“沒用的,就憑你這小子是應付不了我的浮屠詭術的,要不是你又金蠶蠱的力量,你早就已經沒命了。”羅博得意的說道。

我一咬牙,揮出了打鬼鞭,打鬼鞭會出去的時候正好打到了一隻鬼魂頭顱的臉上,那隻鬼魂被打鬼鞭打得散開,不過很快又匯聚起來恢復原狀。

羅博也不再緊追着我攻擊,而是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打鬼鞭,咧嘴笑了笑。“沒想到你還準備了打鬼鞭,可惜低級法器起不了什麼大作用。”

說完,他仰天以後,身上的氣息更加壯大,那六隻半透明的鬼魂身上陰氣也開始猛的暴漲起來,可怕的戾氣如潮水一般的向四周散開。光是這散發出來的戾氣,就已經讓我後背一陣發涼。

戾氣暴漲的同時,那六隻半透明鬼魂的體積也變得巨大起來,有之前的一兩倍大。我嚥了咽口水,沒想到他還留有這麼一招,這下變得更加麻煩了。

我把金蠶蠱的力量引到打鬼鞭上,打鬼鞭又鍍上了一層金光,接下來我知道戰鬥會更加危險。轉頭看了一會冰窟窿和秦筱筱的情況,發現他倆那邊的打鬥一時半會也結束不了,我必須還要再撐一會。

羅博發出一聲嘯叫,然後他人站在原地,可那六隻體積變大的鬼魂卻拉長了半透明的身子朝我攻過來,這次它們不再是一隻一隻的對我發動攻擊,而是一起同時向我攻來了。

它們拉長着身子就像是六條長着人頭的蛇,而且它們同時襲來,身上帶着的強勁氣息竟然讓我有些挪不開腳。要不是體內的金蠶蠱大喊了一聲,估計我真的就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了。

還好有金蠶蠱,我及時爆發出腳力,往後推,拉開距離,然後揮動着鞭子抽向那六隻鬼魂頭顱。有了金蠶蠱力量的加持,打鬼鞭的力量也增加了不少,那六隻鬼魂就算在厲害,也不敢再硬接下打鬼鞭的攻擊,都靈活的避開了,每一次打鬼鞭的攻擊。

我不斷的揮舞着打鬼鞭不敢停下來,深怕那六隻鬼魂趁機靠近我,有了打鬼鞭的攻擊它們暫時很難拉進與我的距離,所以我現在還算安全。

只是忽然之間,我感覺身體裏的力量似乎開始減少,就像是被人給抽走了一樣,就連打鬼鞭上的金光也漸漸變弱。我心裏暗叫不好,知道這是金蠶蠱的力量正在衰退,它把力量傳給我的時限要到了。

那六隻鬼魂當然也感應到了這個情況,更是迅猛的發動起攻擊,慢慢的我開始沒了應對的辦法,打鬼鞭的攻擊已經阻止不了它們了。

就在我堅持不住的時候,一道紅光飛來,攔下了那六隻鬼魂。我回頭望去,心裏大喜。“師父!”趕來的人正是陳柏,剛剛那道紅光是控制的一把銅劍。

銅劍是用七七四十九枚銅板用染了硃砂的紅繩綁成的,有很強的攻擊能力,是比打鬼鞭要厲害上許多的法器,只是憑我現在的修爲根本驅使不了它。

“你們沒事吧?”陳柏一邊控制着銅劍,一邊問我。

我點了點頭,說:“還好,只是……”剛想把李慕顏和劉宇的事情告訴他,他卻沒留意我說的話,往四周看了看。

“老大和老二呢,怎麼沒看到他倆,難道他倆還沒到這裏?”他疑惑問道。

此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不知道他知道了劉宇的事情之後會是怎樣的反應。我到現在還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希望是羅博想要惹怒我們,故意說的。只是剛剛李慕顏昏迷之前的反應,讓我十分的不安。

“算了,先對付羅博再說。”他說了一句,然後轉頭看向我。“你要是沒事的話,就去幫冰窟窿和秦筱筱,這裏有我就行。”

這時,羅博大笑起來,見到陳柏他似乎很開心。“哈哈哈……陳老你終於來了,和你這個小弟子打,真的很無聊。希望陳老你拿出真正的本事,不要讓我失望,覺得你是浪得虛名。”

陳柏冷冷看着他,回了一句如你所願,就控制着銅劍衝了上去,在空中拉出幾道殘影,可見速度不是一般的迅速。

我收回目光,現在不是站在邊上觀戰的時候,我拿着打鬼鞭跑向秦筱筱那裏。只見秦筱筱對付的那個人嘴裏伸出一條細長的蟲子,蟲子滿身的黏液,頭部就是一整張嘴,嘴裏是觸鬚一樣蠕動的細長的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噁心。”我捂着嘴巴,有些反胃。

秦筱筱也露出嫌棄的表情說這個人是蠱人,他現在使用的正是他的本命蠱。我愣住了,沒想到這個蠱人的本命蠱竟然長這個樣子,未免也太噁心了。

每個強大的蠱人都會有自己的一個本命蠱,本命蠱和蠱人的生命關聯,本命蠱死了,蠱人也會跟着死。若不是到了生死關頭,蠱人是不可能輕易使出本命蠱的。不過本命蠱極其厲害,也不是輕易能對付的角色,難怪我說秦筱筱實力這麼厲害,還被纏着這麼久,原來是被這個蠱人的本命蠱給纏住了。

“小心一點,他的這隻本命蠱雖然不是很厲害,卻很邪門。”秦筱筱臉色凝重,提醒我說道。

我問她什麼意思,她說這個蠱人的本命蠱在攻擊的時候,會找機會吞掉我們體內的力量作爲養分,來增強實力。“就算沒被它碰到,只要與它擦身而過,距離不夠長,那你體內的力量也會被它吞噬掉。”

我愣住,有些驚訝的望着那個噁心的本命蠱,沒想到這東西這麼厲害,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事。心裏不再是擔心,反而是有些期待起來。

會吞噬力量的本命蠱,有意思!

見我嘴角揚起笑容,秦筱筱有些不解,問我怎麼了。

我搖了搖頭,說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有些興奮。我嘴角上揚,緩緩說道。 眼見著唐宋追到跟前,中年人緊咬著牙,暴怒大吼的轟出僅剩的左拳。一個巨大的黑色拳影轟出,奮勇朝著唐宋壓迫。

天眼一掃,隨後墨俠一揮。

嗤!

黑色拳影竟然被墨俠的劍氣從中間撕開,就像是實體一樣。也在這一瞬間,唐宋已經跳到中年人跟前,墨俠對準他的丹田。

中年人臉色極為蒼白的靠著房門,目光卻是死死盯著跟前的墨俠,顫聲道:「你,你怎麼會有天劍?」

唐宋歪著頭:「上天賜給我的。說吧,你是誰?」

中年人這才抬起頭來看著唐宋,右手臂不停的噴涌著鮮血,將他的力量不停的抽取過去。

後邊很快就有侍衛跑過來了,卻沒敢靠近,遠遠地包圍起來。

好一會,中年人忽然露出一絲慘白的笑容:「我就是我,財政大臣的弟弟。呵,倒是你,能控制不同的力量,你才是敵人吧?」

到這份上居然還玩這種,唐宋相當失望。雙眼閉上,深吸了口氣,天眼猛地打開。

雙眼順勢迸發出光芒,死死的鎖定中年人的眼睛。中年人猛地一顫,兩眼不受控制瞪大,身體掙扎的大叫:「你……放開我。啊,啊……」

慘烈的大叫,讓後邊圍著的侍衛發毛,硬著頭皮衝上去。唐宋左手往回甩,後方順勢形成防護罩,將他們牢牢擋住。

真當天眼開玩笑?即便是沒有成熟,看透一個人的腦海,問題並不大!

當然,代價可不小,被看透的人會有大腦被撕裂的感覺,畢竟是強行入侵,能不變成傻子就不錯了……

很快唐宋再次閉上雙眼,中年人噗通坐在地上,口吐白沫。兩眼依舊瞪大,身子不受控制顫抖。

也在此時,後方傳來感應,唐宋順手將身後的防護撤掉。那些守衛剛要衝上去,跟前忽然出現兩個人,是張老人跟林大人。

林大人深沉怒喝:「後退!」

張老人則是走到唐宋身旁,看著地上哆嗦的中年人,皺著眉頭:「怎麼回事?」

唐宋深吸了口氣,閉著眼深沉道:「他,是黑靈族的人。」說完收起墨俠轉身就走。

張老人臉色大變,也沒理會唐宋,而是涌動元氣將中年人抓起來,朝著房屋內閃身而去……

一幫侍衛退開,唐宋也沒跟林大人打招呼,面無表情的朝著大門走去。

此時唐宋唯一想做的就是,罵娘!

真特么握草,還以為天靈大陸跟想象的一樣平靜,可實際上並不是。這裡確實只有一個國家,但是,這個國家的建立也曾經歷過流血。

這塊大陸上原本生存著兩種不同種族,白靈族和黑靈族,區分就是掌控的力量。如今的人,都是白靈族,只是因為當年戰爭逼迫得黑靈族差點被滅。

幾百年過去,黑靈族現在開始壯大了,想要反擊了,僅此而已……

這還只是唐宋從中年人腦海看到的一部分記憶,具體是什麼樣,唐宋不知道。但可以肯定,這個世界絕非表面那麼平靜!

出了府邸大門,正好黃大人跟城主帶著一幫人急匆匆趕來。見到唐宋安然無恙出來,兩人倒是鬆了口氣。

走上前,唐宋沉了口氣,沉聲道:「張大人他們在裡邊處理,你們過去看看吧,我需要冷靜一下。」

一愣一愣的看著他離開,一般人都轉不過彎來。什麼情況?

唐宋真的很後悔,真不該來,更不該插手這件事。這種紛爭沒有對錯,只是立場不同而已……

不過,這也讓唐宋下了決心,以後這邊的事情少管。只要能來回穿梭兩個世界就行,其他的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戰爭也好,失衡也怕,哪怕這裡沒有天道制約也總會有自然輪迴……

穿過熱鬧街道,唐宋久久沒能冷靜下來。其實他很清楚,這邊有黑白相爭的話,天靈大陸那邊肯定也會有紛爭。

怎麼到哪裡都有這種,就不能和平好好過日子嗎?

人啊,就是腦子多,真該把所有人的腦子都給擰掉……

「唐先生。」

正走著,後邊傳來叫喊。唐宋不由停下腳步,回頭見到林盛夫妻倆快步走上來,不由吐了口氣。

走到跟前,林嫂子感激著:「唐先生,多謝。我的眼睛,真的能看到了。而且我的丹田,已經開始復甦了。」

唐宋輕抿著微笑,指著自己的眼睛:「我的眼睛,也很不錯。各取所需,不需要客氣。」上下掃視一眼林盛,見他背著包袱,「怎麼,你們要離開南陵城?」

林盛點著頭:「我在這個地方已經臭了,想到別的城池走走。正好,去看看山水。」

不得不說,林盛人可能不怎麼樣,但他對妻子確實很好。妻子看得見了,馬上就帶著妻子遊山玩水。

只聽林盛繼續道:「來跟你道個別,還望他日能再見。」

想了想,唐宋抬起手,一個藥瓶子出現在掌心:「拿著吧,興許有用。」

林盛一怔,慌忙搖頭:「這,這太貴重了,我們不能要。」

唐宋撇著嘴:「大庭廣眾,你覺得不拿合適?再說,我也沒給你,給林嫂子。嫂子,拿著吧。」

林嫂子遲疑了一下,還是伸手接過來:「多謝唐先生。」

唐宋微微搖頭,問道:「有錢嗎?出門總得帶點錢,要不然吃什麼?」

還沒等林盛多說,唐宋手裡又多了一些碎黑金,「拿著,我也不知道算多少,反正碎的就這麼多。」

林盛端是感激,伸手接過來,鄭重道:「唐先生大恩大德,林盛沒齒難忘!」

「行啦,其實我賺了。」唐宋微微一笑,「希望你們下半輩子過得幸福吧,後會有期!」

說罷,轉身走了。

目送著他的背影,林盛夫妻倆很是感動,同時也是奇怪。唐先生是怎麼控制住那雙眼睛的?

眼看著唐宋已經走遠,林盛猛地想到什麼,拉著妻子快步追上去:「唐先生,等一下!」

唐宋再次停下腳步,回頭看他們跑過來,很是奇怪:「怎麼了?」

林盛沒有急著回答,而是警惕的四處張望,隨後湊到唐宋耳邊低聲道:「城主府後山內,有怪象。」 唐宋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的側頭看著林盛。城主府後山有怪象,什麼意思?

林盛壓低聲音:「我也只是碰到過一次,那後山發出黑光,一閃而過。我沒敢進去,不過我懷疑,後山內有東西。」

嘴角微微抽搐,唐宋哭笑不得:「你這是把我當探寶了。」

林盛頓時尷尬了,乾笑道:「我不是見唐先生好像對這些怪象比較感興趣,所以……唐先生,後會有期!」

目送著夫妻倆離開,唐宋苦笑。難道自己表現得這麼明顯嗎,是個人都給自己推薦怪象。

其實,林盛真只是覺得,唐宋幫了自己太多,而唐宋又能掌控這怪異的眼睛,所以可能對城主府後山感興趣……

四處閑逛一陣,等到夕陽西下,唐宋才朝著城主府走去。走到城主府大門的時候,忽然想到林盛的話,還是繞過城主府往後山而去。

城主府後山挺大,先是兩座山比較靠近,然後隔著一段距離就是一片延綿不斷的山巒。除了靠近的兩座山,後邊都有開墾。

嚴格來說,應該是兩個土包,只是面積比較大。種了很多樹,只是好像沒什麼人來,草木叢生,連一條路都沒有。

站在外邊看了一會,唐宋將神念散發。也沒見有什麼異常,而且並未有人的蹤跡。

「咿,唐先生?」正看著,後邊傳來聲音。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