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柔!”他們三人同時的小聲說出了名字。

是的,在他們周圍除了心柔那個女人是鬼道之一,就只有那個老太太了,可是她怎麼想也覺得不可能是那個老太太的。也就是說,心柔那個女人再一次的在她身上動手腳了,而這一次可是比上一次還狠! 她居然想讓她的靈魂也化爲烏有!心腸何其的歹毒! “一定是她!”她肯定的說到。 江奇卻是不解的問道:“

是的,在他們周圍除了心柔那個女人是鬼道之一,就只有那個老太太了,可是她怎麼想也覺得不可能是那個老太太的。也就是說,心柔那個女人再一次的在她身上動手腳了,而這一次可是比上一次還狠!

她居然想讓她的靈魂也化爲烏有!心腸何其的歹毒!

“一定是她!”她肯定的說到。

江奇卻是不解的問道:“那你的反常呢?掌中砂可不會引起這種反應!”

她點了點頭,再次把遇到紅衣女人的事,說了一遍!說得非常的詳細,因爲她覺得季老頭一定是省略了什麼沒有告訴她的。難道說季老頭知道是心柔做的?所以沒有告訴她,只說是要查一下的。

她把季老頭說的話,都說了一遍,包括季老頭讓她說是封了那個女鬼的事,她都說了出來。

江奇點了點頭,這才說道:“季老頭說的應該不會錯,你先把那個女鬼封了,至少給她一條活路,然後……”江奇突然停了下來,而是拿起她的中指看了起來,臉上是冷冷的神情。

“掌中砂!我倒是要好好看看,這鬼道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說完,江奇從包裏拿出了一個小布包,打開一看是匕首,就是之前送給她的復古。

“你拿它做什麼?”她不解的看着江奇把復古拿了出來。

“季老頭沒完全告訴你,你遇到的那個女鬼估計和掌中砂脫不了關係!鬼道最忌諱的就是養鬼!而我卻懷疑那個紅衣女鬼很有可能是心柔養的逆鬼!這一次,我就要讓她見識一下施其惡,反被噬的感覺!”江奇的聲音說到最後很冰冷,冰冷到連她都差點聽不出來,那是江奇。

陳熙瑞卻是插上了嘴:“這個好!就這麼辦!”

只是她的心卻是沉了一下,季老頭走的時候說過,讓她別告訴江奇,難道說,他知道江奇會這麼做嗎?也就是說,也許江奇這麼做了,會對江奇不好?

“江奇?”她拉了江奇的手,又說道:“這樣做,會對你有不好的後果嗎?”她記得江奇以前常說,前世因、今世果,那時候她想要救王村的人,江奇都是反對的,因爲江奇說那果會落到她的身上。

那現在呢?她有些擔心,又小聲的問了出來:“如果按你說的做了,那個女鬼呢?”她欠江奇的夠多的了,不想再讓江奇爲她擔上不好的後果。

江奇楞了一下,神情有些恍惚,可是片刻後,江奇卻是低下了頭,沉沉的說道:“不會怎麼樣的!放心吧,只是心柔那個女人再教訓一下她,怕是她以後會對你做更多不好的事,而你、對這些又不太懂,很容易被她做手腳的。”

是的!就是因爲她不太懂這些,纔會接二連三的中了那個女人的道。這一次她沒有反駁江奇,而是肯定的點了點頭,先不說她差點死在心柔的手中,就看她想將她的靈魂一個化解掉就足以證明,那個女人下手,可是一次比一次狠了。

江奇的手握着她的手,也像季老頭一樣,大拇指開始在她的中指上掐着,像是在尋找什麼,直到最後江奇掐着她的手,停了下來,另一隻手,舉起了復古,刀尖直直的朝着那個位置刺了下去。

和季老頭的針不一樣是,復古刺進去一點點後,她雖然疼了一下,可是這一次卻沒有血,一點都沒有!只是復古身上黑色的的紋印像是開始流動一般,先是隻在刀身上流動,最後那黑色開始慢慢的進入她的手指。

耳邊傳來陳熙再倒抽氣的聲音,她也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氣,這樣的景像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黑色的東西像是水,可是更像是蟲之類的,因爲它居然能有方向,順着她的中指開始慢慢的移動起來。

手掌、手腕、手臂、胸前……大約半小時後,那黑色的紋印居然移動到了她的腳上!最後停了下來,她楞楞的看着那裏,那裏!她不會記錯的,上次鬥屍怪的時候,老闆娘的屍體突然活過來,拉着她的地方!

“她碰過你的腳?”江奇不解的問道。

她卻是重重的咬上了自己的脣,難道說那時候,心柔就在她的身上用了掌中砂嗎?

“問你呢!”

江奇一吼,她纔回過了神,這才說起了鬥屍怪那天,老闆娘的屍體動了,拉了她的腳,江奇冷哼了一聲,點了點頭,只說道:“就讓我看看,她有多厲害!”說完,江奇口中開始唸唸有詞的說着什麼,最後卻是放開握着她的手,伸手到他自己的口中像是咬了一下,之後則是將那隻手握到了復古上。

最爲詭異的是那黑色的紋印不知道因爲什麼,開始慢慢的變成了紅色,如血一般,只是這一次,很快,那紅色就到了她的腳踝上停了下來,只是這一次,那紅色的印跡突然脫離了黑色的印跡。

慢慢的“站”了站來,她只能站來形容,因爲看上去就是那樣,之後那紅色居然慢慢的變成了一隻手的樣子,再然後,那手中居然還出現了一把匕首!

她不解的看向了江奇,可是看到的,卻是江奇那張失去血色的臉!很蒼白,如同一張白紙一樣,江奇沒有注意到她,而是一直仔細的看着那抹紅。

她再看過去的時候,那紅色的“手”高高的舉起了匕首,就那樣狠狠的砍了下去,她的耳邊響起了一陣悽慘的叫聲,就像是從她的腦子裏出來。

她看了看陳熙瑞,卻發現他正聚精會神的看着江奇,而江奇也沒有反應,難道說人有自己聽得到嗎?而且她的腳猛的覺得輕了一下!就像是之前有什麼東西一直掛在她的腳上,可是現在猛然她的腳就輕了!

紅色的“手”砍下之後,就消失不見了。江奇則是長長的吐了口氣後,閉上了眼,嘴裏又開始念着什麼,那黑色的印記也很快的從她的身上消失了!

等到江奇把復古收起來的時候,她看着江奇那佈滿了細汗的額頭,她還是問了出來:“剛纔的叫聲?”

江奇慢慢的擡起頭,嘴角卻是冷冷的揚起的,臉上一片的冰冷,連聲音都讓人膽寒:“我倒是要看看,她的手還能不能動了!”

她不解的看着江奇,聲音有些顫抖:“她的手?”是指心柔的手嗎?

江奇冷冷的哼了一聲,這才說道:“養厲鬼,她想要躲過老太太,只能寄在自己身上,以魂養魂,如果那個紅衣女人是她養的鬼,今夜就會來了!”

她和陳熙瑞對看了一眼,她低下了頭,卻是有些擔心,江奇這樣做真的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後果嗎? 至從江奇說過今夜那個紅衣女人很可能要來以後,陳熙瑞的話少了,而她的話就更少了,江奇則是覺得有些累倒在一旁睡了。

她不時的看着江奇,心裏真的很擔心,一直回想起季老頭走的時候說的那句:掌中砂的事你別告訴江奇。

她總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做錯了,可是事到如今,她只能希望那個紅衣女人和心柔沒有關係,可是心裏卻是毛毛的。也許是因爲江奇做了那些後,她突然沒了那種睏倦的感覺,她就更加的擔心了。

夜總是如約而至的,她一直讓陳熙瑞先回去,可是那傢伙就是不走,非得說她在這,他就在這,一幅死磕的模樣,她也拿他沒有辦法。

她和陳熙瑞不住的看着房間裏的鐘,時間很快就要過十二點了,她不知道那個紅衣女人會不會出現,心裏卻很矛盾,睡不着,她雙和之前一樣,開始睡不着了,眼瞪着天花板。

“悠然!你喜歡他嗎?”陳熙瑞的聲音很小,可是她卻差點因爲這句話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她知道陳熙瑞口中的他,是指江奇。

果然,看向陳熙瑞的時候,他的眼是看着江奇的。她沒有回答,因爲總沉得說出來了,陳熙瑞一定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

很久後,陳熙瑞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我知道,我能看得出來,可是我呢?我的心該怎麼辦呢?它的裏面,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只容得下你了,我、該怎麼辦呢!” 晚安,小妞 他的聲音很縹緲,聽起來像是無意出口的夢話一般。

可是她卻不敢去看陳熙瑞,胸口上,覺得很重,就像是被什麼壓住了一樣!閉着眼,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呼吸,直到能夠平靜了呼吸了,她纔開了口:“陳熙瑞,我們是不可能的!就算沒有江奇,我們也是不可能的!”

她等着陳熙瑞的回答,可是過了很久,都沒有聽到陳熙瑞的聲音,她慢慢的睜開眼,看着開花板,等着,她覺得也許陳熙瑞是需要時間,可是過了很久,她有些擔心起來,身旁她甚至連陳熙瑞之前的呼吸聲都聽不到了。

慢慢的她把頭轉向了陳熙瑞的那邊,只是看過去的時候,眼卻是瞪圓了,紅色!件紅色的衣服!陳熙瑞的身上穿着一件紅色的衣了!而此時陳熙瑞卻是慢慢的把頭轉向了她,她纔看到,陳熙瑞的眼是黑的,連眼白都是黑的,她驚叫了起來。

江奇猛的坐了起來,一把將她從中間的牀上抱到了自己的身後。這纔看向了睡在門邊病牀上的陳熙瑞。

她還沒平靜下來,卻聽到江奇倒抽氣的聲音。

“那傢伙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剛纔還和我說話的,之後就變成了這樣!”她的聲音有些顫抖。

江奇卻是從身後拿出了復古,冷冷的看着陳熙瑞說道:“心柔,你真想死在這嗎?”

“呵、呵呵呵……”陳熙瑞笑了起來,只是那笑聲卻顯得很蒼涼,而且那笑聲音她聽起來像是陳熙瑞的一個女人同時笑出來的聲音。

“江奇!我等你了多少年?你難道都不懂愛嗎?我居然不如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女人嗎?”陳熙瑞慢慢的坐了起來,眼一下都沒有眨過,直直的看着她和江奇。

江奇卻是冷冷的眯上了眼:“放了他!”

“放了他?哈哈哈哈……”陳熙瑞昴着頭大笑起來,那聲音無比的大,連門口護士站的護士小姐都好奇的走到了門口。

砰!門莫名其妙的重重的關了起來。屋子裏的燈開始不停的閃爍着,發出噼啪的聲音,像是短路一般,她知道,江奇以前說過,那是磁場作用,所以她也沒了之前的心驚膽顫。只是看着一身血紅的陳熙瑞,她還是有些害怕。

“你錯了!江奇,這個傢伙居然傻到想死!居然還是爲了你身後的那個女人,真是夠傻的!我不過是借用一下他而以!”陳熙瑞說完後,擡起手掩着嘴笑了起來。

江奇卻是慢慢的站起了身,手中拿着的依然是復古:“你不會傻到以爲你在他的身體裏,我就不敢用復古了吧?我可不會在呼他的死活!”

“是嗎?復古可是會傷及靈魂的!難道說,你就不怕糟天遣嗎?這樣的後果,可不是你能承擔的!”陳熙瑞臉的笑很陰沉,黑黑的眼卻是衝着江奇挑了下眼角,只是那動作,讓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江奇冷冷的看着陳熙瑞,手中慢慢的舉起了復古,反手握着,卻是突然向着陳熙瑞就撲了過去,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江奇手中握着匕首的,她看得真真的,難道說江奇連陳熙瑞也要一起殺了嗎?

她還沒來得急大叫出聲,江奇已經撲到在了陳熙瑞的身上,只是江奇猛的撲倒陳熙瑞的時候,陳熙身上的紅突然飄了起來,離開了陳熙瑞,而是向着她衝了過來。

她不自覺的擡起了手,擋在了眼前,眼緊緊的閉了起來,她的心卻是顫抖了起來,心柔那是利用陳熙瑞引開江奇,她的目標是她!

“啊!”一聲悽慘的叫聲在她面前響了起來,緊接着是一陣重重的撞擊聲,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女人快速喘息的聲音。

她這才睜開了眼,江奇已經把陳熙瑞背到了她的身邊,看着她勾了勾嘴角,把陳熙瑞丟到了牀上。

站在她的身前,轉身看向了牆角下的一個紅色衣服的女人。

她歪着頭,從江奇的身側看了過去,是那個女人!她在走廊上遇到的那個紅衣女鬼!

“怎麼樣?還魂珠的力道,你領教了吧?”江奇冷冷的說道。

牆角下,紅衣女鬼慢慢的站了起來,她卻楞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季老頭說過的,如果遇到這個女鬼,就封了她,她猶豫的皺起了眉,要不要現在說呢?

剛要張嘴,卻看到江奇握着匕首已經衝向了那抹紅色,復古在江奇的手中發出淡淡的紅色,如血一般。

而牆角下的女人卻冷冷的笑了起來,那張慘白的臉,開始越來越模糊,最後居然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心柔的臉,清清楚楚,如同真人一般的真實。

心柔卻是捂着胸口,輕輕的笑了起來,只是聽起來無比的虛弱,她捂上了嘴,她沒有想到江奇會做到這一步,原以爲江奇只是會嚇唬一下心柔,讓她別再做那些事,可是如今!

“江、奇,沒、沒想到,我會死在、你、你的手裏!”心柔的手從肚子上移了開來,放到了江奇的臉上,眼卻是一直看着江奇的,笑得有些淒涼。

“她不是你能傷害的!”江奇的聲音沒有一絲的變化,冰冷、絕情!

心柔卻是搖了搖頭,身體慢慢的向下滑去:“不能殺了她、是,是我本事不夠,不過、能、能死、死在你手裏,我也、滿、滿足了,奈何、何橋上,等、等你!你注、註定來世還要、要與我糾纏!”

話間落下時,心柔的身影開始變得模糊!最後居然消失不見了,而江奇卻是一直站在那裏,僵直着身體。

她卻不敢出聲,剛纔的江奇,連她都覺得害怕!

“江奇!開門!”門外,季老頭的聲音響了起來。

她這纔回了神,想要下牀去開門,可是她突然發現,她怕!她居然不敢接近江奇。

直到季老頭拍打着門,江奇的身子才慢慢的動了動,伸手,打開了病房的門,季老頭猛的衝了進來,看了看她,又看向江奇。

“心柔呢?”季老頭拉着江奇問到。

江奇卻是冷冷的笑了起來,沒說話,季老頭看向她時,她已經控制不住的哭了起來,不是因爲心柔,而因爲江奇!

她終於知道,季老頭走的時候說的那句是什麼意思了,可是爲什麼季老頭不直接告訴她呢,如果她知道,她是不會讓同意江奇這麼做的!

下一世!江奇下一世要爲今天做的付出代價嗎!

“說話!心柔呢?”季老頭怒吼了出來。

江奇這才慢慢的轉過了身,他的臉色很蒼白,眼裏有些失神,慢慢的走向了她,直到走近她的身邊時,江奇直接暈了過去。

最後是季老頭和她把江奇移動牀上了,她把剛纔發生的都告訴了季老頭,從江奇暈過去到現在有一個多小時,季老頭一句話也沒說,只是不時的摸着江奇的額頭。

“悠然!真不知道你和江奇是不是孽緣,他居然爲你做到了這個地步!”季老頭的聲音很失落,就像是期盼的寶貝被打碎了一般。

她低下了頭,她很想說,她知道錯了,她該聽季老頭的話的,也不到於讓江奇結下這惡果!

“從你死的那天開始,我就看出來江奇對你不一樣,她愛你,她深深的愛着你!爲你喊魂,也是江奇以死相逼,這才做的,原以爲你回來了,會慢慢的開導他,讓他懂得放手,這樣,也許你們來世也能結個善果!”

黑色帝國:總裁的冷酷交易 “可是如今!你奇怪的生還,而他卻爲你結下了這樣的惡果!也許他連來世都沒有了!”季老頭說到最後,淚落了下來。

而她已經哭得泣不成聲了!因爲江奇很可能沒有了來世!她沒有想到,這一切就這麼發生了! 江奇醒來的時候,臉色還是不大好,季老頭半夜的時候接了電話走了,留下話說是江奇恢復了他就會回來。陳熙瑞一早說是出去買些吃的,到現在也沒回來,江奇的手上打着點滴,醫生說是季老頭給配的藥,所以江奇也沒有反對。

她一直盯着點滴,眼角卻是不時瞅着江奇,不知道爲什麼,她覺得江奇有結陌生,她甚至不敢和他說話。

“怎麼?我昨天嚇到了?”江奇的聲音很虛弱,她不敢看他,搖了搖頭。

江奇卻是淡淡的笑了起來,眼卻是看着她的,聲音很輕:“只要有我在,不會讓任何人傷了你的,這是我對你的承諾。”

是的!這是江奇給她的承諾,她知道江奇是能做到的,可是這又是何必呢?眼中,淚光閃爍起來,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因爲她,江奇或許沒有來生了!

昨天晚上,季老頭說的話,此刻還在她的耳邊迴盪着,爲道之人,需以善爲行,可是江奇的雙手卻沾了血腥。

江奇擡起了手,撫上了她的臉龐,嘴角卻是微微的揚了起來,聲音還是那個讓她懷念的溫柔。

“只要是爲你,做什麼,我都會義無反顧!”

“江奇、江奇!”她握上了他的手,嘴裏卻是一遍一遍的喊着他的名字。

“好了!別再哭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江奇說得很隨意。

她卻有些憋不住了,吼出了聲:“你還想騙我嗎?季師傅都說了,你會沒有來世的!”她緊緊的抓住了他的手,哭得更加的傷心了。

江奇楞了一下之後,卻是輕聲的笑了起來:“是嗎?”

“你怎麼可以說得這麼輕鬆!你做之前就知道的,對不對?對不對!”

在她的追問下江奇輕輕的點了點頭,可是臉上卻沒有任何的糾結,而是一臉的坦然。

“沒有來世又有什麼關係,哪怕只有這一世,我也願意護你一世平安!”

“你怎麼這麼傻!怎麼能這麼傻呢!”她抱着江奇哭得泣不成聲,剛剛消腫的眼睛,很快又腫了起來。

“一世,哪怕只有一世與你相伴,這就足夠了!”江奇撫着她的頭頂,動作無比的溫柔,卻讓她覺得心裏暖暖的,一世相伴……

“如果你只有一世,那我只要這一世,如果你要承拉後果,那我就站在你的身旁,一同承擔,江奇,讓我站在你的身旁,一起面對!”她一口氣,把所有想說的都說了出來,擡起頭,卻是微微有些面紅了,這樣的話不該是女孩子說的,可是她就是想要讓江奇知道。

她這一世不要再留下遺憾,如果江奇與她只有這一世,那就讓他們好好愛一場,哪怕是要下十八層地獄,她也會站在他的身旁,一起走進門黑暗之中。

看着江奇乾裂的脣,她低下頭,義無反顧的吻了上去,這就是她,喜歡就是喜歡,從不作做!

感受着江奇脣瓣上的冰涼,江奇卻像是被嚇到了,蒼白的臉,微微飄上了一抹紅色,她眯着眼,臉上卻滾燙了,她不知道該如何的接吻,雖然上一次在車裏江奇吻過她。

可是那個吻不是真正意義的吻,而現在主動的她卻不知道該要如何應對,或許是察覺到她的茫然,江奇的手撫上了她的腦後,加重了一些力道,鼻息間江奇的嘴裏噴出淡淡的青草香味,讓她有些暈眩。

眯着的眼,不知道何時已經閉了起來,她的腦中如同進了水一般,她聽不到任何的聲音,除了自己那顆胡蹦亂跳的心臟,發生的聲音,她的耳邊只有江奇那濃重的呼吸。

脣上,江奇的溫度與不像剛纔那麼冰涼,現在倒是比她的溫度還高上了幾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覺得一抹溼滑描繪着她的脣瓣,她只覺得有些口乾舌燥,心臟的負荷讓她有些喘不上氣,想要張開嘴讓自己得到更多的空氣。

江奇的呼吸也微微有些沉重了,卻在她微微張嘴的時候,一抹溼滑就那樣竄進了她的嘴裏,追着她的開始了嬉戲……

門外,陳熙瑞手中提着早餐,冰冷卻是爬上了他的身體,視線無法從門上的觀察窗上收回來,直到身體冰冷得有些僵硬,轉身猛的靠在了牆上,握着拳的手,早已經青勁爆露了,閉着眼,他想把剛纔看到的從自己的腦中趕走。

他心愛的女人,卻投入了另一個男人的懷抱!他不甘心,他甚至沒有得到公平的機會就這樣敗下陣來,慢慢的睜開眼,眼中除了失落與寂寞已然沒有其它!

直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這纔看了過去,聲音沒有生氣的打着招呼:“季師傅。”

“人生有時終需有,人生無時莫強求!”

他楞楞的點了點頭,他懂,這些他都懂,可是怎麼可能這麼的輕鬆。

“有些結,是理不開的,或許離開能救下自己那顆受了傷的心。”季師傅又說到。

“離開?”他無奈的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卻透着悲涼。

“已經離不開了,離開她,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呼吸,直到今天我才發現,或許守着她,纔是我這生該做的事,就算她投入了別人的懷裏,我也要守着她,看着她笑,我、我的心纔會跳動。”

說到這裏,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到底怎麼了,就像是中了毒一樣,明知道自己的感情不會得到迴應,可是他就是不想離開,哪怕是站在一旁看着她對着另一個男人微笑,他也心甘情願。

傻!他在心裏痛罵着自己,他陳熙瑞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這樣!

“情之一字……”季師傅拍了拍她的肩,繞過他走到了門邊,敲起了門。

“請進!”江奇清了清嗓子喊了出來。

她和江奇一起看着門口的季老頭,沒想到季老頭會來得這麼的早。

“季師傅!”她有些臉紅的和季老頭打過招呼後低下了頭。

江奇比起她就自然得多,睡在牀上,看着季老頭的時候,平時總是沉着臉,現在卻是難得的衝着季老頭笑。

季老頭進門的時候衝着門邊看了一下,她不知道季老頭在看什麼,可是那也只是看起來很隨意的一眼,她也沒多想,起身把椅子讓了出來,直到季老頭坐了下來,她才從一旁再拉了一張椅子坐到了江奇的身邊。

“豔桃林有眉目了!地址雖然還不是很詳細,可是大至的方向是有了,這些天,我會盡可能幫你調理身體,等你恢復了,我們就出發。”季老頭一邊說着,一邊拿起他的手查看起來,許久後才放了下來。

卻是把手伸向了她說道:“你現在活得好好的,還魂珠就用不上了。”她楞了一下,這纔想起了,那顆黑色的珠子,說來也是,她活得好好的,哪裏還用得上那個,擡起手,把手腕上的珠子摘了下來。

江奇卻是擡手把珠子捂了起來,對着季老頭吼道:“季老頭,送出去的東西,哪還有要回來的道理!最多隻能算是借的,等到這次事情處理完了,這個,還是得送給她。”

“死小子,一口一個季老頭,老子白養你了是不是!”季老頭伸手就抽上了江奇的頭,她楞了一下之後直接站起了身。

她已經習慣了江奇和季老頭相處的方式,每次他們都是這樣,她笑了笑,起身把空間讓給了這兩個人,也許這就是他們表達愛意的方式,江奇昨天昏迷的時候,季老頭臉上的擔憂她是看在眼裏的。

若說是季老頭不疼愛江奇,打死她都不信,而江奇呢,雖然總是對着季老頭一臉的怨氣,可是卻每時每刻都會在意季老頭的動向,她微微嘆了口氣,這兩個人!搖了搖頭,她走了出去,這個病房,她有多久沒有出去了。

一出門,面前就被什麼東西擋了視線,直到傳來陳熙瑞的聲音:“悠然!來吃點東西吧!”她笑了起來,怎麼差點把這小子給忘了。

接過陳熙瑞手上的東西,她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她看着陳熙瑞,卻看到他的眼睛微微的有些紅。

“怎麼了?你的眼睛?”她小聲的問到。

陳熙瑞卻揚起了那張笑臉,依然是那麼好看。聲音很溫柔,手上卻忙着把吃的從袋子裏拿出來,再放到她的手上。

“沒什麼,可能早上出去得太早,被風吹了!來,我可是出賣了色相才從護士小姐那裏打聽到,這個最好吃了!打車都花了一個多小時纔買到的,更別提我還在那站着排了好長時間的隊纔買到的。”

說完,陳熙瑞遞過爲了筷子,遞到了她的手中,又說道:“快點,趁熱吃,涼了可是會傷胃的。”

她笑了起來,陳熙瑞這個大少爺什麼時候這麼會照顧人了!夾着碗裏的東西,她吃了起來,還別說,真的挺好吃。

對於陳熙瑞,她會找到合適的機會給他說清楚的,畢竟她和江奇已經約定要相伴一生了,欠了陳熙瑞的情,也只能儘可能的還了,對於這個大男孩,她只能說抱歉! 這幾日,江奇總是吃着各種季老頭叫人送來的奇怪東西,每天醫生還會送來一堆吃的藥,陳熙瑞還和以前一樣總是跟着她,只是她覺得陳熙瑞和之前有些不一樣了,不像之前那麼愛逗她,反倒是開始像個男人一樣,總是很細心的照顧着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