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公的話說到了我的心裏,我真心道:“謝謝李公公指路。” 李公公帶着我來到宮門口,只見一輛低調而奢華的馬車沉寂的停靠在邊上,李公公對我指了指馬車,讓我上去。

我向李公公點頭道謝,在上馬車前,李公公再次小聲跟我囑咐,一定要對皇上好,一定要對皇上噓寒問暖,我都連連點頭答應了。 我上了馬車,卻見不小的馬車內軒轅爵正襟端坐着,俊美的臉龐面無表情,在進去的瞬間,我都錯以爲那只是一尊石像。 “皇上。”我向軒轅爵行禮。 軒轅爵冷冷的應了一聲,便沒了

我向李公公點頭道謝,在上馬車前,李公公再次小聲跟我囑咐,一定要對皇上好,一定要對皇上噓寒問暖,我都連連點頭答應了。

我上了馬車,卻見不小的馬車內軒轅爵正襟端坐着,俊美的臉龐面無表情,在進去的瞬間,我都錯以爲那只是一尊石像。

“皇上。”我向軒轅爵行禮。

軒轅爵冷冷的應了一聲,便沒了下文,我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辦,但軒轅爵始終沉默如石,我只能硬着頭皮坐在角落裏。

馬車緩緩的駛出宮門,有些顛簸,但我只敢縮在我的那個小角落,根本不敢去打擾軒轅爵,只是馬車再大終究不是屋子,狹小的空間全是軒轅爵的氣息,那冷咧的氣息就好像牢籠一般,在無形之中將我籠罩住,還是緊緊的,緊緊的,讓我無法喘息。

“朕身上有瘟疫!”驀然,寂靜的空間裏,軒轅爵開口。

我一滯,擡起頭看着軒轅爵,不明白這無緣無故冒出來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軒轅爵清冷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然後又落在他的身旁,我這才猛然反應過來,軒轅爵這是在不悅,我坐的離他這麼遠,只是,我身爲一個女奴,難道坐的離他遠一點不對?

但在軒轅爵越發冰冷的目光下,我趕緊坐過去,挨近他,軒轅爵不拿冰冷的目光看我了,但看着幾近和軒轅爵重疊在一起的距離,讓我整個人都非常的怪異。

突然,馬車猛然的搖晃,我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都倒進了軒轅爵的懷裏,我剛要慌忙的起身,馬車卻更加劇烈的搖晃,我本能的抱緊軒轅爵,好死不死,我的雙脣竟一下子重重的磕在他的脣上了。

馬車卻驀然停止了搖晃,不,事實上,馬車是停了下來,而我就這樣跟軒轅爵,詭異的脣貼着脣,一同靜止着。

農女福妻種田記 軒轅爵薄藍色的眸子凝視着我,許是距離實在是太近,我望着軒轅爵的眼眸,就好像整個人都跌進了汪藍的大海。

我猛然反應過來,趕忙離開,跪下:“青城冒犯了,請皇上降罪。”

我低着頭,跪着,等待者軒轅爵的懲罰,但世間一點點過去,馬車裏始終一片沉默,我終究猶豫的擡起頭,卻正好和軒轅爵的目光四目相對,軒轅爵卻緊緊的凝視着我,好像在研究我似的。

就在我以爲我自己幻覺得不輕的時候,軒轅爵的身體竟毫無徵兆的湊近我,一把捏起我得臉轉向他。

“皇上?”我試探得喊道。

軒轅爵凝視着我的臉蹙眉:“怎麼不紅?”

“啊,什麼不紅?”

軒轅爵卻不曾回答我,但卻直接將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口。

我:“……”

不等我反應過來,軒轅爵不滿的瞥了我一眼,然後下了馬車,我:“……”完全不知道軒轅爵這又是唱的哪一齣。

我模仿着軒轅爵的動作,將手放在我自己的胸口,但,這是在幹什麼?

我搖搖頭,收了心思,跟着軒轅爵下了馬車,那原本的馬車伕竟不見了,而我環顧四周,竟是城外的郊區,偏僻的很。

“皇上,這馬車伕怎麼不見了?”

“朕讓他走了。”軒轅爵面無表情淡淡開口。

我:“…..”

我又看了四下,軒轅爵既然讓馬車伕走了,那一定是有他的安排,只是我四下裏看,根本不曾看見任何人,難道,軒轅爵是打算任由馬兒自己奔跑去北山?

“皇上,這沒有馬車伕,我們該如何去北山。”我忍不住問。

軒轅爵轉身上馬車,淡淡吐出:“你來。”

我:“…..”這是在跟我開玩笑,還是在——

但軒轅爵早已經進了馬車內,那樣子根本沒有半點跟我開玩笑的樣子,我只能硬着頭皮上了馬車。

以前在南陽的時候我只坐過馬車,還是各種好的馬車,而就算來了北央,雖然是做了各種髒累的活,卻也不曾趕過馬車,畢竟這活兒是男人做的。

棕色的馬兒抖動身體,它龐大的身軀跟我近在咫尺,讓我本能害怕的後退,更不要說讓我趕馬車,完全是不知道從何下手的。

“顧蘇,你在磨墨嗎?”裏面,軒轅爵不悅的掀開簾子。

“皇上,青城——不會。”我只能如實回答,希望軒轅爵能正視這個事實,不要太爲難我。

軒轅爵不耐的瞥了我一眼:“過來,好好看着。”說着便走了出來,坐在那馬車伕的位子上。

我一滯,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軒轅爵,他該不會是要自己趕馬車吧。

“手要拿這個。”軒轅爵將以更鞭子塞進我的手裏,握着我的手揮向馬兒,那馬兒立刻就跑了起來,只是郊區的路不平坦,加之前幾日一直在下雨,路越發的不平坦,馬兒一跑,馬車便猛烈的爹顛簸起來,我的整個身體依靠在軒轅爵的身上,但馬兒卻突然轉了方向,我冷不防,整個人竟往外傾倒,就在我以爲要被摔出馬車架上的時候,軒轅爵一把摟住了我。

“顧蘇,連坐馬車都不會,你還會幹什麼。”軒轅爵開口,滿目嫌棄。

我:“……..”卻不能反駁。

只是當我回過神的時候,我才發現,此時此刻,不僅軒轅爵在教我如何驅趕馬匹,而且的整個身體都在他的懷裏,那姿勢太過曖昧,瞬間,讓我整個人都僵硬住了,就是連一動都不敢了。

我本能的想要離開,但軒轅爵握着我的手正在驅趕着馬兒。他的手是寬大的,溫暖的,讓我在一霎那間竟出了神,待我回神的時候,軒轅爵的臉卻跟我近在咫尺,我不知道軒轅爵是什麼時候低下頭的,只是這麼近的距離,讓我腦子有些空白。

軒轅爵又如剛纔那般直直的凝視我,也不說話,似探究似好奇。

我突然有種莫名的緊張,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皇上,您——”

軒轅爵卻再次直接摸上我的胸口,只是這一次,他的大手掌一下子完全覆蓋在我的胸上,那觸感真實的讓人可怕,而這行爲更加可怕。

我的心跳不禁較快,尤其是軒轅爵觸碰過的地方,那地方就好像被添了柴火似的,火辣辣的燙。

“皇上,您要做什麼?”軒轅爵的手依舊放在我的胸上,還用力的往裏推進,瞬間,讓我這張臉爆紅。

“不錯。”軒轅爵吐出兩個字,開恩般拿來自己的手,只是他看我的眼神我完全不懂。

好在軒轅爵不再做讓我想不透的事情,而是握着我的手駕駛馬車。

一路上,氣氛詭異的安靜,只是,我跟軒轅爵卻倒也相安無事。

北山離北央帝都有些遠,一天的路程根本是不可能的,於是,軒轅爵便讓我在民家休息一晚再走,我也是有些乏困了,便在看見的第一家農家停了。

畢竟是郊區,四面八方荒涼的很,只有一座孤零零的老屋子,倒映着微弱的燭光,彰顯着這並非一座廢宅。

我跟軒轅爵過去敲門,看門的是個老婦人,看見我和軒轅爵頓時一驚。

“大娘,我們家少爺想要在您這裏借宿一休,還請您收留一下我們。”我道。

“快進來吧,外面涼。”大娘很熱情的答應,並邀請我們去她家用飯。

禁慾厲少,撩炸天! 一進大娘家,香氣便肆意開來,將我饞得都要口水流出來了,這累了這般久,肚子早就是空空如也了。

我跟軒轅爵跟着大娘坐在桌子前,我剛要好好的飽一頓,卻驀然想起李公公的話,確實,李公公的話說的一分沒有錯,現在荒山野嶺只有我和軒轅爵。原本以爲軒轅爵是帶了許多奴才的,卻不想竟只有我跟他兩個人。

“皇上,您多吃些肉。”我想着李公公的話,將一大塊肉夾給軒轅爵,反正對軒轅爵好是沒有錯的,何況我的一切都被軒轅爵捏在手裏,這要是不對他好,我根本就是在找死。

“還有青菜,青菜也非常的好吃。”我又將青菜放到了軒轅爵的面前啊。

“哎呦,小姑娘你這是有多中意這個少年,我看你啊,恨不能直接喂這少年吃呢”一邊的大娘看不過去,開口。

我只是咧嘴勉強笑,沉默,畢竟很多事情並不是解釋就能解釋清楚的,若是解釋不了,那不如沉默。

軒轅爵瞥向我,一抹愉悅劃過眼眸,帶着滿意,只是我並不曾看見,依舊不停的給軒轅爵夾菜。

吃完飯,大娘熱心的留我們住宿,原本也就不知道哪裏能休息的我們便也就是答應了。

“大娘這裏擠,只有那個屋子能睡,希望兩位不要嫌棄。”大娘道。

“怎麼會嫌棄,大娘您能收留我們,我們已經很感激你了。”我道。

縱然是這般說話的,只是真看見那屋子裏面的景象,我還是狠狠的僵硬住了,只見一張並不大的牀上,竟在中間放了一根竹條子,那竹條根本不粗壯,只是淡薄的將我和軒轅爵的位置公平的平分開來。 但因爲本身牀就小的可憐,現在又這般一分,兩邊的位子都越發小的可憐,不要說軒轅爵這般高大的人睡了,就是我睡,估摸着也要掉下來,這若是兩個人睡,不是跟木頭似的重疊在一起,便是兩個人都要掉下去了。

“天色也不晚了,你們就早點休息吧!”大娘又看了我我們一眼,偷着笑離開了,只是我不曾去看,完全沉浸在這晚上該如何睡。

突然,我看見大娘家還有一牀被子,便道:“皇上,您睡牀吧,青城拿這牀被子在椅子上睡就好了。”李公公說,一定要對軒轅爵噓寒問暖,我想,我這般謙讓牀的行爲也算的上吧。

何況,我估計軒轅爵也壓根不曾打算讓我睡牀,而我也並不想睡。

軒轅爵嘴角邊原本勾起的弧度在瞬間凝固,薄藍色的眸子定在我身上:“你要睡椅子上?”

我點頭,一邊拿了被子準備鋪墊在長椅上,我不曾睡過長椅子,也不知道會不會睡到半夜就掉下來了,還是我直接睡地上?我整個人都沉浸在到底睡哪裏能舒服些的爲難中。

軒轅爵過來,一把扯過我的被子扔在牀上,然後轉身便上牀了。

我看着空空如也的兩隻手:“…….”難道軒轅爵覺得一條被子不夠,想要兩條被子,但,這根本就不熱乎的天,我沒有被子該怎麼睡。

雖然我是這般鬱悶的,但我面上不能表現,微笑道:“現在天涼,又在郊外,皇上是該該暖些,否則很容易風寒的。” 醫路風雲 我一邊說着,一邊將兩條被子都鋪齊,讓軒轅爵好安睡。

軒轅爵深邃的眸子盯着我,我一時之間完全不明白他又想幹什麼了,只能硬着頭皮等着。

突然,軒轅爵一把抓起我,二話不說將我扔到牀上,不等我反應過來,軒轅爵已經整個人欺身上來。

我一滯,難道軒轅爵現在想要?

黑暗中,軒轅爵卻什麼都不曾做,只是欺壓着我。

“皇上?”我心裏忐忑。

“顧蘇,你根本聽不懂人話。”軒轅爵緩緩開口,吐出一句話。

我:“……”

牀委實是太小了,我就是想要遠離點軒轅爵,一動,大半個身體便都懸空在外面了,隨時都會掉下去,而軒轅爵禁錮着我,我也根本動不了,只是此時此刻,我跟他的身體根本就是緊緊的貼合着,順着我有些蜷曲的姿勢,軒轅爵從外面將我整個包裹在他的懷裏。

我是該覺得怪異難受的,卻有種莫名的溫暖慢慢的席捲上來,一點一點的暖着我,讓我不禁滿是睡意,最後在不知覺中熟睡了。

完全不知道在漆黑的夜色裏,軒轅爵清了清聲音,語氣不自然的問我:“顧蘇,你現在是不是覺得雙臉發熱發紅,心臟跳的很快?”

但我早已經熟睡,根本無法回答他的問題。

漆黑的夜裏,軒轅爵如同一隻兇猛的野獸,卻耐着性子等待着,而他薄藍色的眸子始終在黑夜中睜着,最終在長久的沉默中,一抹光劃過他的眸子,隨後徑直伸出手覆蓋在我的胸上,只是我的心臟因爲熟睡,跳的比平常還要緩慢,平穩。

霎那間,黑夜中的軒轅爵蹙緊眉梢,臉上的表情根本看不清。

熟睡中的我順着軒轅爵的手,翻轉身體,面朝他,好像是出於本能,好像有是在尋找溫暖的港灣,雙手緊緊的抱住軒轅爵,將臉埋藏進他的懷裏。

軒轅爵一滯,這才發現我竟是睡着了,原本不悅的眸光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只是黑夜中他睜着眼眸,在稀疏的月色中凝視着我,卻在不知不覺中慢慢低頭湊近,而他的脣離我越來越近。

就在他的脣要觸碰上我的剎那,卻停住了,只是黑夜中,誰也不曾看見軒轅爵不自然的面色,隨後尷尬的睡了,只是在軒轅爵抱着我睡前,輕聲的呢喃了一句:“朕可不想親你,只是看你這麼喜歡,所以想滿足你一下。”

可惜,我根本就不曾聽見。

早上,我是在香氣中醒過來的,一睜開眼睛,原本以爲能看見一隻美味多汁的大包子或者可口的燒餅,卻不想竟是軒轅爵這一章被放大的臉。

這並非我第一次和軒轅爵一起過夜,只是今兒個我卻有種莫名的感覺,我這般想着,不禁湊近軒轅爵,想要從軒轅爵的臉上看出什麼不一樣。

突然,我一愣,看着軒轅爵的臉我終於知道我爲什麼感覺不一樣了,是因爲今兒個早上,軒轅爵的臉沒有那麼冷,此時此刻熟睡中的他就好像一個稚嫩的孩子,沒有冷漠,沒有殺傷力,只有柔軟的一面。

卻不防,就在我看的出神的時候,軒轅爵毫無預兆餓睜開眼睛,四目相對,我慌忙的想要起身,卻因爲軒轅爵一直抱着我,我一起身,反倒整個人壓在了他的身上,可壓在他身上也就算了,好死不死還親到了他的臉。

時間在這一刻被靜止。

“該吃早飯了。”正在這個時候,大娘敲門進來,便看見了這個尷尬的一幕,大娘趕忙道:“你們繼續,你們繼續,大娘把早飯給你們熱着,慢慢來,不急。”

說完,根本不等我解釋,已經關門離開了。

我:“…..”

軒轅爵:“……”

我尷尬的從軒轅爵身上起來,然後又默默的將外裳穿好,軒轅爵也不曾開口,狹小的屋子裏,瀰漫着濃烈的尷尬感。

只是真的很奇怪,以前被軒轅爵強迫着,更過分的事情都是做過的,可從來也沒有這樣尷尬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斷的逼迫着我,想讓我鑽個洞,直接鑽進去算了。

我穿好衣裳,逃也似的離開了屋子。

“啊,怎麼這麼快?”大娘看見我,一臉驚詫。

“大娘,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解釋。

大娘卻根本不聽我說話,只是往那裏屋瞧去,見軒轅爵不曾出來,皺緊眉頭:“這年輕人看着很結實啊,不應該這麼快啊!”

我:“……”

“大娘,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再次強調。

大娘這一次終於看着我:“你的意思是從來沒跟他一起睡過?”

我:“…..”大娘一個問題讓我頓時語塞,連帶着臉都有些發熱了。

大娘一見道:“大娘的這雙眼睛毒着呢,一看你們兩個就是那個關係,還想騙大娘。”

我真想問大娘,她想的我跟軒轅爵是什麼關係,但是我知道,不管大娘想的是什麼關係,肯定都是錯的,只是我也不敢問,這問了,根本就是糟心。

“不過啊,你家那位看着高大結實,真不應該這麼快,這麼短的時間,大娘連麪條都還沒下下去呢,這難道他以前每一次也這麼快。”大娘憂心忡忡的問。

我想起以前每一次軒轅爵都能將我折騰的昏死過去,本能的搖頭,搖完頭這才發現,我都回答了大娘這什麼問題啊。

但大娘顯然把我和軒轅爵當成了一對剛成親不久的夫妻,對我道:“這樣下去不行啊,你們這纔剛成親,要是你家那位一直這麼短時間,你以後的幸福可就沒有了,幸福沒有了,感情也會出現裂痕的,你可不知道,我跟你大叔餓感情之所以能這麼好,經得起歲月的磨練,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爲你大叔他時間長。”大娘說着,竟微微紅了臉。

我:“…..”

我只感覺有種晴天霹靂的感覺,我轉身就要離開,大娘拉住我,真誠道:“別擔心,既然你們能在大娘家住宿,這說明也是種緣分,你放心,這個事情,大娘一定幫你解決。”

我:“…..”

我剛想說不用了,但看着大娘那比鐵塊還硬的神情,我自動將話吞了回去,反正馬上我跟軒轅爵就走了,不管大娘想要幹什麼都來不及,我也就不跟大娘糾纏了。

只是此時此刻的我打死也不曾想到,就是在短短的一個時辰裏,大娘竟做了這樣一件事情。

而現在的我,正在吃着大娘做的包子和麪條。

“青城,我把麪條在裏面悶着,要是你家那位出來了,從這裏盛就好了,要是不夠,大娘等會兒來做。”大娘說着就要出門的樣子。

“好的大娘。”頓了頓,我補問道:“大娘,您這是要去哪裏?”

大娘的眼珠一轉,笑道:“你大叔出門的早,沒吃東西,我給他帶點過去。”

“那您慢些。”

我目送着大娘拿着個盒子出去了,想着那盒子蓋是給大叔裝食物的,也就不曾多想,繼續吃麪了。

卻不曾看見,大娘拿着那盒子,快步來到了不遠處的田地裏。

一個男人看見他,喊道:“小紅,你怎麼來了?”

大娘快步走到男人的身邊,道:“阿郎,你種的神仙草快給我幾株。”

“小紅,我已經夠厲害了,再吃神仙草,你該受不了了。”

大娘嬌羞的一拳打在男人身上:“誰說給你吃的,我們家不是昨兒個住了對小夫妻嘛,但結果那小年輕看着高大結石,卻不想現在不頂事,我連麪條都還沒下,就完事了,你說,這樣下去,他們兩的感情遲早崩裂。”

原來是這樣啊,我馬上去給你摘。”說着,男人三下兩下就鋤了一把神仙草。 “好了,我走了。”大娘將一把神仙草放進盒子裏,快步離開。

我是完全不曾察覺這些事情,只是等我吃完麪條的時候,軒轅爵還不曾出來,但大娘卻回來了:“大娘,您回來了?”

“嗯,你大叔就在旁邊幹活,近。”大娘看了看裏面,問:“你家那位還沒起來啊?”

我本想糾正大娘的,但一想,糾正了,很多話也說不圓滿,索性也就不管了:“嗯,還沒出來。”

大娘的眼珠又一轉:“青城啊,你幫大娘把外面的衣服去收一下好嗎?大娘準備一下午飯的材料。”

“嗯,好的。”我微笑着答應,出去幫大娘收衣裳。

大娘見我出去,動作麻利的洗乾淨神仙草,切碎了全放在麪條裏了。而我不知道的是,當我收了衣服進來,大娘早已經做好了“麪條”。

“青城啊,你把這碗麪端進去給你家那位吃了吧,這早上什麼都不吃是不行的。”我放好了衣裳,大娘對我道。

“謝謝大娘。”我接過麪條,往裏屋走去,卻不曾看見後面大娘笑的都快沒有眼睛了。

“皇上,吃點面吧。”我端面進去,就見軒轅爵早已經起牀了,負手站在窗邊,似在沉思什麼。

我將麪條送到他面前,軒轅爵看了我一眼,接過吃了起來。

吃着,軒轅爵的眉不禁皺了一下,又擡頭瞥我一眼。

“不合胃口嗎?”我問到:“要是皇上不喜歡,青城再去重新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