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目光柔和的看着軒轅愛,當察覺到她內心在想什麼時,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林寒這一笑,打亂了軒轅愛的思緒,軒轅愛有些惱火的開口問道。 “笑,這個……”林寒說完,伸手扣住了她的後腦勺,隨即,親吻如期而至,落在了軒轅愛的兩片紅脣。 軒轅愛身子一個激靈,一把將林寒推開。 “早了!要在最頂端的時候親吻才行。”軒轅愛有輕度的強迫症。 “沒事,

“你笑什麼?”林寒這一笑,打亂了軒轅愛的思緒,軒轅愛有些惱火的開口問道。

“笑,這個……”林寒說完,伸手扣住了她的後腦勺,隨即,親吻如期而至,落在了軒轅愛的兩片紅脣。

軒轅愛身子一個激靈,一把將林寒推開。

“早了!要在最頂端的時候親吻才行。”軒轅愛有輕度的強迫症。

“沒事,我能親吻到一直度過頂端。”林寒失聲笑了出來,說完,再度襲了軒轅愛的紅脣。

這兩片脣瓣似帶着一種魔力,讓軒轅愛直接臣服了。她沒有再掙扎,雙手有些手足無措的抓緊了林寒胸口的衣服,承受着林寒從平淡到熾熱的親吻。

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塊,這也是頭一次,軒轅愛明白,原來親吻不是嘴脣碰嘴脣的。原來親吻可以如此的令人臉紅心跳。

她發現自己心跳的很不正常,一顆心都快要從喉嚨裏鑽出來了。

“我愛你……”林寒如約的一直擁吻着她過了摩天輪的最高點,好不容易鬆開了,摩天輪都快要到起點的位置了。

林寒依依不捨的鬆開了軒轅愛,雙眼蓄滿了柔情,開口說出了以前打死他都不會隨便開口的三個字。

“嗯……我也愛你……”軒轅愛含羞帶怯的點了點頭,回答了一句。 再過兩天是他要去天界的日子,但是他始終沒敢對軒轅愛說出分手的事情,他怕她會拒絕不接受。他曾想過各種辦法,都被他自己一一否決了。

眼看着日子臨近,他知道,再不狠下心來,怕是又要負了軒轅愛的一生了。

“林寒,你今天怎麼都不說話?”難得見他跟自己出來約會都悶不吭聲的,以前都是他努力的逗自己笑的。

林寒有些失神,聽到軒轅愛的話,轉頭看了軒轅愛一眼。

那一雙如琥珀般澄明的雙眼讓林寒看的有些微微失神了,心裏涌了一抹悲慼,他不明白,人爲何總是要分分合合。

“小愛……跟我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你開心嗎?”林寒總算找到了自己的聲音,可是一開口,他後悔了。

“開心。”軒轅愛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林寒是少見的那種很尊重女生的男生,不似別的男生那般,只要在一起,便要發生一些什麼。他們最親密的舉動也是在次去夜晚遊樂園摩天輪的親吻。

“如果我說,我們之間沒有將來,你會怎樣?”始終是要面對的,林寒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用盡全身的力氣,說了這麼一句話出來。

“什麼意思……”軒轅愛的身體微微的一顫,乍一聽以爲自己聽錯了。

這不是之前自己一直跟他說的話嗎?怎麼現在他反而丟回給自己了。

“我的意思是……我們分手吧!”林寒說完,起身要離開。

還沒走兩步,被軒轅愛一把給拉了住。

“林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軒轅愛不敢相信自己所聽見的。她聽過他說愛自己,聽過他說在乎自己。相處的這些日子以來,她一直以爲自己是最幸福的女生,但是如今,林寒的一句話將她從天堂跌落了地獄,“你別想用藉口來懵我,因爲你撒謊從來逃不過我的眼睛。分手也有理由,告訴我,爲什麼要分手!”軒轅愛很快冷靜了下來,這事情不像是林寒會做的,難道他遇到了什麼難隱之言。

“我帶你去別的地方。”這裏是飲品店,不適合在人這麼多的地方說這些事情。

林寒知道,軒轅愛不弄請明白,是不會放自己離開的。

他嘆了一口氣,帶着軒轅愛離開了這家店。兩人走在相對僻靜的小路,他們之間的氣氛一直很沉悶。

“你知道的,我不是正常人,現在,我得去一個很遠的地方繼續修煉,歸期不定。我不知道我回來時,你是否還在。”林寒長嘆一口氣,坦白了出來。

“修煉……真的那麼重要嗎?”軒轅愛自然知道林寒不是普通人,可是她不明白,修煉一事,真的這麼重要嗎?

“重要,爲了保護我想要保護的那些人,很重要。”林寒重重的點點頭,他最想保護的人除了她之外,還有自己的家人。

他不想龍培的事情再次重演,不想自己在天族的人面前跟螻蟻一般卑微任人踐踏。

而這些,都是要付出代價的。那是必須離開去修煉。

“可我們現在已經很好了,龍培不是也放棄了嗎?你沒有必要再修煉了。”軒轅愛不捨放手,她怎麼捨得放手,一個這麼深愛她的男孩,錯過了他,她實在想不到還有誰會對自己這麼好了。

“我怕會出現第二個……其實小愛,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因爲你的前世是我的妻子,而且你的身份不簡單。我若是不成長,等到你百年之後進入冥界,依舊會被天族的那些人刁難。我不想你面對危險,所以唯一的辦法是在危險沒有出現之前,將其斬滅。”林寒目光閃爍着堅定,他不能讓舊事重演。若是軒轅愛重新進入輪迴,冥王說過,天族的人照樣不會放過她。會逼着她交出妖凰內丹。

屆時自己如果還是跟此時一樣一無是處的話,那軒轅愛面臨的怕是生死的抉擇。

“我不要你走!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要你走!”軒轅愛完全聽不進去他說什麼了,“林寒,我求求你,別離開我。”軒轅愛哭了,哭的很厲害。

聽到她的哭聲,林寒心如刀絞,擡手輕輕的撥開擋在她額前的髮絲,另一隻手則溫柔的擦去她臉的淚痕,“我答應你,在修煉之餘,我會每天都回來一次陪陪你的。”冥王不是說也可以回來的嗎?所以他可以每天抽出一小會兒的時間回來陪陪她。

“每天?天一天人家一年,你這每天……有點懸啊……”軒轅愛那些仙俠劇沒有少看,所以對天界和凡間的時間差還是有的,“要不,你乾脆帶着我一起到天界去吧!”軒轅愛想了一個辦法,與其分開,不如一起天界。

“額……”還有這種操作嗎?

“不行,你一點修爲都沒有,不能進入天界!”一道嚴肅的聲音傳來,隨即,一個小老頭出現在了林寒的肩膀。

軒轅愛大吃一驚,被這個憑空冒出來的小老頭給嚇得不輕。

“他……從哪兒冒出來的?”好像是從林寒的身體裏鑽出來的。

“楠兒小姐,我是神農,你不能天庭。凡人若是沒有得到許可了天庭,是會被天庭所釋放出來純淨之氣給抹殺的。”神農面色嚴肅的開口,不僅是凡人,連妖魔鬼三族的人若不是天人之軀敢天庭的話,都是會被純淨之氣抹殺的。

“楠兒?”這名字怎麼聽着這麼耳熟……

軒轅愛有些愣愣的,林寒見狀,有些無奈。

“小愛你聽話,我最多能夠做到的是一天來看你一次,而且我也不知道在天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數。你好好的在凡間待着,我承諾你,當你百年之後,我必定會下來找你。”不單單是怕她入輪迴,更怕的是天的人找她的麻煩。

“……你去還是不要來找我了。”一年一見,一見一年。他的外貌不管過去多久是年少風華的樣子,而她呢?會隨着時間的離去逐漸老去,一想到這個,軒轅愛沒有辦法接受。

【呃呃呃,雞蛋真的已經盡力了……每天四更已經要雞蛋的命了……因爲雞蛋不止一本書在寫。另一本需要養家餬口的書也在寫。】 那日的事情終究還是以不歡而散而收場,隔日,在黎明即將到來之際,林寒收到了一條短信,看短信的樣子應該是丹龍前輩發給自己的。 因爲這條短信是一張圖片,林寒將那條短信從冥界的手機里拉了出來,拋向空。瞬間圖片放大了數百倍,一張清晰的地圖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定眼一看,林寒發現是天庭在凡間的入口處地圖,丹龍前輩說那條是通往天庭的密道,沒有幾個人知曉,一年只有明天會開啓,所以叫林寒抓緊時間來。

林寒仔細查看了一下地圖,發現入口竟然在這座城市邊。林寒長鬆一口氣,這倒是省去了自己趕路的麻煩。雖然自己現在有靈力加持,但是需要準確的找到那個入口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爲了去天界林寒做了許多的準備,唯獨放不下的是跟軒轅愛之間的感情。那一整個晚,他都沒有睡着,反覆看着凡界的手機,期待着軒轅愛能夠給自己打一個電話過來。

可是到了這天的晚,軒轅愛都沒有打過電話。倒是在傍晚的時候,林寒收到了一個看起來很是怪的包裹。

毫不遲疑的將包裹接過來打開一看,發現裏面竟然是一條純白色毛髮製成的圍脖。這讓林寒有些吃驚了,這女人用的玩意,對自己沒有多少作用啊!

想都不想,他將這個包裹放到了桌子繼續收拾自己的東西。

“哥,我聽林池哥哥說,你此去天界修煉的地方十分嚴寒,這是林池哥哥特地爲你定製的圍脖,可禦寒,你戴着吧。”紀天宇不知從哪兒冒出來,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

“嗯,那好。”林寒點點頭,既然是林池吩咐的事情,那戴着吧。

林寒順手將這個東西丟進了自己的行李箱裏,他身體裏的儲物空間被幻境之主破壞掉了。所以沒辦法使用了,需要帶什麼東西他乾脆直接都塞進一個行李箱裏。然後將行李箱縮小,塞到自己的口袋裏放着好了。

收拾好了所有的東西之後,林寒的手機終於響了。

他發現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緊張的掏出手機一看,發現正是軒轅愛給自己發來的微信。

【你還是決定要走嗎?】軒轅愛的語氣看起來十分的哀怨。

看的林寒都有種十分心疼的感覺。

【你會理解我的,如果你恢復記憶的話,一定會支持我去天界的。】這件事情必須去做,不單單是爲了她日後的安全,還有貪貪,那個曾經她送給自己的鬼寵正在絕境等着他的拯救。所以他必須提升自己的修爲,讓貪貪重返這個人間。

【林寒,你若是真的去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她這輩子,難得喜歡了一個男生,卻落得這樣的下場,讓她如何能夠接受。

看到這條信息,林寒長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看到林寒沒有回信息,她又發了一條信息過來。

【你心意已決,我無法挽留你,但是今晚,能來陪陪我嗎?我在你家樓的這套房子裏。】明白林寒的去意已決,軒轅愛知道自己使再大的性子,他都會離開。

林寒本是一個認死理的人,他要做的事情,怕是沒有人能夠改變的了。

他靜靜的看着這條信息,不知道這條信息背後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在猶豫了一會兒之後,林寒將手機放進了口袋裏,轉身離開了家門。

“哥你去哪兒?你明天凌晨得出發了!”紀天宇看林寒要走,連忙開口問了一句。

“凌晨會回來的,等我。”林寒丟下一句話,走向了樓梯間。

很快,林寒站在了軒轅愛的家門口,對着房門好半天的功夫,都沒敢去敲響這道房門。

直到房間門咿呀一聲被打開,軒轅愛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後。

兩人的目光不期而遇的剎那,軒轅愛一把撲入了林寒的懷抱。

“小愛……”林寒內心五味雜陳,不知該去說些什麼。

“你說什麼便是什麼!你說以後一年回來一次,那一年回來一次吧!只要你能回來……我會一直等你。”她是無計可施了,她也知道了去了天界之後,時間根本不是由林寒所控制的。他很可能一去不回來了,但是她是捨不得他。

好似這一別,便是永恆一般。

林寒的心狠狠的抽疼了一下,伸出手,緊緊的將軒轅愛抱住,“等我歸來,必定永生永世陪伴在你的身邊,再也不分開。”林寒信誓旦旦的開口。

軒轅愛含淚點頭,依偎在了他的懷裏。

“今晚陪陪我吧……”她明白,這話怕是此生最後的訣別了,擡頭望着這張宛若畫卷一般美好的面容,軒轅愛開口淡淡的說了一句。

“嗯?”林寒不解。

“請你抱着我睡一晚吧……”以後,再也感覺不到如此熾熱的體溫了。

“小愛……我是男人。”林寒聽言大吃一驚的同時,反應過來之後,苦笑一聲。

要他抱着自己深愛的女人一個晚卻什麼都不做,那不是要自己的命嗎?

“我明白……”軒轅愛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不管你對我做什麼,我都願意……”軒轅愛湊到林寒的耳邊,開口低聲說了一句。

林寒心一動,行動已經非常自覺的將軒轅愛橫抱了起來,隨後,進入她的房子,用腳一蹬,將房門帶。

原本那段進房間的路是很短的,但是不知爲何,此時變得無漫長。漫長到軒轅愛可以清晰的聽到林寒強而有力的心跳,她的手緊緊的抓着林寒的衣服,那力道好似要將他的衣服給抓皺了一般。

當林寒打開房門將她放在牀的一剎那,她更是感覺自己的心要從胸口裏跳出來了。

雙眼有些羞怯也有些緊張的盯着林寒,林寒雙眼覆了一層氤氳,低頭在她的額頭印一吻。“你睡吧,我在旁邊陪你。”他是很想很想要跟她在一起,但是絕對不是現在。 “你……”軒轅愛一臉詫異的看着林寒,眼底的情緒有些複雜。

“睡吧。”隨手從客廳里弄了一張椅子過來放在了軒轅愛的牀邊,“我什麼都不會做,你乖乖的睡覺。”這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許諾。既然這一輩子他給不了她想要的一生一世,那應該負起責任,什麼都不對她做。

軒轅愛咬緊嘴脣,雙眼癡癡的看着林寒,“你便這般狠心嗎?狠心到對我的感情視而不見……”軒轅愛淚眼朦朧的說道,他怎可如此殘忍,殘忍到對自己的感情視而不見。

“不是的……小愛,我這是對你負責。”既然深愛,理當應該捧在手心裏珍惜。回想起之前她還是鬼的時候,才發現他們之間的相處現在要**的許多。

“可是我要的是你的不負責。”軒轅愛話音落下,伸出手一把握住了林寒的手。隨之,扯開了自己的衣服,將林寒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前。

林寒猛地倒抽了一口氣,聲音有些顫抖,“小愛,你這是在挑釁我的忍耐力嗎?”她這是故意試探他,挑釁他的能耐力嗎?

“你可以選擇不忍耐的,林寒,給我。”軒轅愛起身,湊到他的耳邊,低聲說的最後那兩個字讓林寒腦海的那根叫理智的弦瞬間繃斷。

他再也控制不住了,低頭便親吻了軒轅愛的紅脣。

隨即,他壓向她兩人一起陷入了柔軟的大牀。

林寒可以感覺到,她渾身顫抖的很厲害。

“別怕……”無奈的嘆一口氣,撩撥了他卻還害怕的發抖,小愛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沒有害怕……我只是有些緊張。”軒轅愛死鴨子嘴硬,不願承認自己害怕了。她說着,顫抖的一雙小手攀了林寒的肩膀,“林寒,算這輩子我們未來無法再相遇,請你現在,好好的疼我寵我……”如果能夠給她留下一個孩子,更是最好。

這樣,他離開之後,她纔會有所依靠。

當然,最後那句話她不敢說,因爲她怕林寒會拒絕。

聽到軒轅愛的話,林寒眼底蓄滿了柔情,低頭再一次吻了軒轅愛的紅脣。

這一夜,在平靜且甜蜜的氣氛度過了,林寒也頭一次知道,原來這便是跟自己深愛的人發生關係的感覺。

幸福到骨子裏,心疼到了骨子裏。尤其是看到她因爲疼痛流下的兩行清淚,他更是捨不得的一一親吻去她臉的淚痕。

——分界線——

又是一個無眠夜,林寒緊抱着軒轅愛,那力道似要將軒轅愛給揉進自己的身體一般。

此時的她累極了正在睡着,整整一夜毫無制度的索求讓她實在有些吃不消,剛剛不久之前才睡着。林寒也頭一次發現,自己對軒轅愛竟然如此在乎。好似怎麼去愛,都愛不夠一般。

他一直這樣將她抱在懷裏,直至耳邊傳來神農的聲音,才從牀起身。起身之餘,還不忘將她的被子拉好,讓她好好的睡着。

“差不多到時候了,我們出發吧……”神農看了看林寒,長嘆一口氣,昨晚他可是幫他們守了一宿的門。 撿個金主成個家 這小子倒是幾度**很是滋潤,可是苦了他這個老人家。

所有人都在期盼着他有所成長,他相信等小愛恢復了記憶之後,也會希望自己能夠得到成長的。

“我知道了。”林寒點了點頭,低頭在軒轅愛的額頭再次落下親吻之後,拿起散落在地的衣物重新套在了身。

“我們走吧。”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完成之後,林寒狠下心轉過頭不再去看軒轅愛。

他怕自己在多看幾眼便捨不得離開了。

“我還能再回來嗎?”這是離開軒轅愛的公寓之後,林寒問神農的第一句話。

“天界很遙遠……天界的一年之,也只有今天的這個日子是可以通往那裏的。你回不來了……”神農不想到了這個時候還騙他,天界不是冥界,只要召喚出大門便可通往。而他們也不是天人,隨時想來來想走走。

“我哥果然騙我……”林寒眼底有些酸意,聽到神農的話,眼底的清淚傾瀉而出,他心裏苦不堪言。

“其實不然,你如果修得仙法的話,另當別論了。神仙可是隨時能下凡來的。”神農見林寒如此哀愁,不免心疼,開口又說了一句。

這話讓林寒眼底閃爍着金光。

“不過那也要你的修爲晉升到下神級別才行。”天界也不是誰都有能力下凡的來的,不然這凡間豈不是亂作一團了嗎?下神級別的神仙才能隨意跑下來。

……

這更是說了沒說,他現在連下仙級別都沒有到,還肖想下神?

而且從仙到神,這其所要經歷的怕是更多了的事情。

“但是你可以找丹龍前輩幫忙。據我所知,那小子的修爲,最起碼已經突破到了神水準。雖然跟他數百萬年之前相相差的有些遠了,不過這個修爲在天界已經鮮有對手了。”他自己本身不行,但是架不住還有丹龍前輩在那兒呢。

神農的話簡直讓林寒的心情跟過山車似的下下了好幾圈。

“屬你皮。”林寒無奈的開口,低頭擦掉了自己臉頰的清淚,有些無奈的開口。

“誰讓逗你這麼好玩呢?”神農一臉無辜的開口。

隨即,一大一小兩人一起離開了軒轅愛的家,林寒臨走之時還不忘在軒轅愛的身留下一道精神印記,以此來保護她。

主要是她碰到什麼危險的時候,可以以此及時的出現在她的身側來拯救她。

回到家之後,林寒將收拾好的行李箱變小丟進了口袋,也沒有去跟紀天宇告別。因爲離別總是充滿了感傷的,心念一動,紀天宇和軒轅愛的房間裏各自出現了一張信紙,信紙寫着他離開了這些話,還有一些要交代他們的事情。

做好了一切,林寒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家門。

滿腦子裏想的,盡是軒轅愛得知自己離開之後落寞的樣子。

【出於雞蛋的人身安全考慮,那種情節自動省略了,雞蛋不敢作死,你們懂得。】 由於地圖所標註的地點在深山之,林寒還廢了不少的時間找到了那座深山,在午到來之前,總算找到了地圖標註的入口點所在。

站在入口點面前,林寒有一陣的錯愕感。

天界的通道未免也太隱祕了,這種深山老林正常人都到不了,不過正是因爲隱祕,所以纔沒有那麼多人真正的找到吧!

林寒心裏如此想着,毅然的踏入了這個山洞之。

不過接下來的一點讓林寒以爲是不是地圖記錯地址了,因爲這條山洞很長很長,長到林寒以爲自己是不是走錯了路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時間,在林寒的耐心快要耗盡之時,眼前的一切豁朗開朗起來。美好的豔陽高掛,一片絕美的山谷進入了林寒的視線。

山谷之的景色於外頭蕭條的山脈迥然不同,裏面百花齊放不說,整片山谷的正央竟然還有一棵看起來很有年份的大榕樹屹立其,這棵樹看起來有些年頭了,因爲非常非常的巨大,具體多少錢林寒也不知道。等到他還不知自己到底到了什麼地方來時,他冥界的那部手機響了起來。

他掏出了手機一看,是一個陌生人發來的信息。

信息說,讓他走近那棵萬年榕樹,榕樹有一個樹洞,進入樹洞,便算找到了天族的通道。不過那地方有傀儡守門,只有擊敗了傀儡,才能開啓榕樹的樹洞。

林寒看到這一番話,有些蒙圈。

什麼鬼,還有傀儡?

這種地方,還有啥傀儡?

因爲林寒一眼望去,除了那漫山遍野的花朵便是那棵看起來很是巨大的樹木。什麼傀儡的影子是一個都沒有見到,是不是弄錯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