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女子突然咳嗽兩聲,提醒道:“你是不是忘了點什麼?”

“什麼?” “那一百零八件寶貝你是不要了是不是?!” “哦!對了!” 王昃趕忙瞅向女神大人,後者都不用他再說什麼,直接舉起永恆之矛就衝了出來。 一陣噼裏啪啦的響動過後,所有的陣法就都被女神大人給破壞了。 王昃向衝過去拿,可有人比他衝的還快。 沙漠帝皇 白衣女子

“什麼?”

“那一百零八件寶貝你是不要了是不是?!”

“哦!對了!”

王昃趕忙瞅向女神大人,後者都不用他再說什麼,直接舉起永恆之矛就衝了出來。

一陣噼裏啪啦的響動過後,所有的陣法就都被女神大人給破壞了。

王昃向衝過去拿,可有人比他衝的還快。

沙漠帝皇 白衣女子一改往日形象,瘋狗一般衝上前去,之間白影一過,所有小房間內的寶物就都不見了。

她揹着一個大包裹站在入口的地方,喘着氣說道:“現在……現在可以走了。”

王昃大汗。

邪王獨寵:王妃命犯桃花 他很費解,這女人到底從哪拿來的那麼大塊布,竟能把所有的寶貝都裝起來。

又坐了一次‘土電梯’,王昃一隻手拉着妺喜小巧的手掌站在草坪之上。

夜已深,這遠離城市高樓大廈的‘墓場’,卻意外的讓人感到一絲安逸。

也許是因爲沒有耀眼的燈光,也許……僅僅是能看到清晰的星空。

王昃沒來由的感到一絲疲憊,就算一百多件寶物被擺在面前,他也提不起精神。

他對白衣女子說道:“如果沒有什麼事,那我先回家了。”

白衣女子一愣,疑惑道:“這些東西……這大半夜的,你又怎麼回去?”

王昃無力的擺了擺手,就在白衣女子驚訝的眼神中,突然消失在遠離,一絲氣息都沒有留下。

白衣女子看了看手裏的大包裹,又看了看眼前的空地,整個人懵了起來。

方舟之中,女神大人的身形終於顯露了出來。

妺喜呆呆的看着女神大人,讚歎道:“這位姐姐長得好漂亮啊。”

她沒有關心這裏哪裏,沒有考慮爲什麼女神大人會出現。

經過見到王昃那種最開始的興奮,她那種歷經三千年孤單所練就的‘沉穩’和‘淡定’漸漸表現了出來。

女神大人卻沒有理會她,而是擔心的看着王昃,問道:“小昃,你怎麼了?你好象很疲憊的樣子。”

王昃勉強笑了笑,說道:“我也不知道,可突然間就感覺全身沒什麼力氣了,好像躺下來休息,卻有睡不着。”

女神大人愣了愣,突然上前按住王昃的肩膀,伸出一根手指在王昃的後頸處用力按了一下。

後者馬上如同殺豬般叫了起來,全身抽搐着不停在地面上晃動着。

王昃有些生氣,大聲喝道:“你這是幹什麼?!我又沒做什麼錯事!”

重生小地主 女神大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指間,那裏本來白皙的皮膚,變得灰暗了起來。

她緊皺着眉頭,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

“你這小色鬼,平白帶了一個女人回來,我還不該懲罰你嘛?”

女神大人搖着她那動人的小屁股,走上高臺坐在神位之上。

王昃尷尬的笑了笑,無語道:“我又沒做什麼……真是的,這次可比往常疼多了……”

方舟飛在天上,被女神大人開啓了‘透明’模式,腳下的大地和鬧市被看得一清二楚。

憐兒突然從屋頂上跳了下來,滿臉惡意的來回打量妺喜,看來……認不出妺喜是女人的也僅僅只有王昃了。

妺喜被盯得有些害怕,緊緊抓住王昃的衣襟,畏畏縮縮的躲在他身後,僅僅露出一個腦袋。

憐兒立馬大怒,嬌喝道:“放開哥哥!你是什麼人,爲什麼要黏着哥哥?”

妺喜嬌羞道:“我叫妺喜,這……這是我的男人,我當然要黏着他……”

話語低柔,但意思卻強烈的很。

憐兒好似被踩了尾巴的貓,拼命上前就要跟妺喜‘理論’。

女神大人坐在高位上痛苦的揉了揉眉頭,暗道:‘怎麼這些女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該死的小昃!’

而此時的王昃,卻彷彿根本沒有看到兩個女人在拌嘴打鬧,而是看着下面的世界,看得出神。

他揉了揉自己的下巴,突然平靜的說道:“這一個個的城市、鄉村,每一個人都生活在裏面,吃得好睡的好活着就好,每日辛勤勞作,養活着自己也給國家輸送着養分,但只要發生戰爭,他們的一切都會被迅速吞噬……你們說,人類跟家畜又有什麼區別吶?”

女神大人瞳孔猛然一縮,一個閃身就跑到王昃的身邊,雙手用力的抓着他的衣領,視線在他的眼睛上來回盯着。

妺喜和憐兒則被王昃這番言語給嚇壞了,呆呆的不知該怎麼回答。

王昃愣愣的看了眼女神大人,使勁搖了搖自己的頭,疑惑道:“你這又是幹什麼?我……我剛纔說了什麼?”

女神大人鬆開了王昃,暗自嘆了一口氣。

她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王昃曾經的幾次危難,都是因爲心魔發作。

心魔可以說是王昃最大的敵人和阻礙。

但……如果那根本就不是心魔吶?

能夠改變一個人性情的東西,除了心魔還有一個,它叫做‘天命’。

更讓人無力反抗,無力驅剝。

王昃的‘運氣’實在太好了,好到連女神大人都嫉妒。

王昃又‘太神祕’了,他如何掌握的遠古神印?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着女神大人,王昃並非是超脫了命運倫常。

確切的說,沒有人能超越這個。

因爲‘無視命運,不理天道,不被萬物影響’,這本身不正是‘命運’的一種嗎?

一種可以改換天地的命運!

女神大人擡眼開了一眼漫天的星空,突然發現一顆彗星正從天際揮灑而過。

彗星般巨大,流星般迅速。

再看,就消失不見了。

女神大人顫聲道:“天……天煞……嗎?”

王昃疑惑的問道:“你在說什麼?”

女神大人趕忙道:“沒什麼,你不是累了嗎?就早點睡覺吧,醒來的時候我們就到家了。”

其實方舟可以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趕回四九城,但女神大人從來沒有讓方舟快速飛行過,至於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

王昃突然曖昧一笑,紅着臉勇敢的說道:“我……我想枕在你的膝蓋上!”

女神大人眼皮一挑,擡手就要打。

可正這時,憐兒就跑過來喊道:“那個老太婆到底有什麼好?來,憐兒的膝蓋讓你枕,我還可以給你挖耳朵哦~”

妺喜更乾脆,她直接紅着臉褪去自己的長褲,再把衣襟撩起,露出兩條修長完美的**,並跪坐在地上,雙腿併攏,雙手虛掩在雙腿兩側,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脈脈的盯着王昃。

這意圖在明顯不過。

王昃重重的吞了一口口水,雙腿果然已經不聽控制,慢慢向妺喜身邊‘飄’去。

‘哐!~’

女神大人果斷的敲了他一記,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拽到了神位之上。

她四下瞅了瞅,突然紅着臉把王昃的腦袋按在自己的大腿之上,憤怒道:“你……你可別得寸進尺,我這……我這就是在可憐你而已!”

不得寸進尺那是不可能的,但王昃的‘尺度’最多也就是摸摸小腿而已。

舒服躺着的他,突然想到一個傳說。

據傳,妺喜死後,靈魂就幻化成了一種動物,這種動物倨傲、狡黠、愛乾淨、不與人親近、卻有喜歡坐在人類的膝蓋上、還喜歡被撫摸、最喜歡的就是撓壞家裏的絲錦,這便是貓的由來。

Wωω¸ттκan¸¢ O

但現在看來,妺喜根本就沒死,這種說法就簡直如同放屁了。

還是‘從外國傳來’這個說法靠譜點。

面對‘共同的敵人’,兩個女人,一個開朗活潑,一個沉穩安靜,竟然坐在了一起暢快的聊了起來,至於內容當然是如何‘霸佔’了某人。

王昃沒一會就睡着了,口水流到女神大人光滑的腿上,讓她很不舒服。

方舟經過半個多小時的飛行,終於飛到了王昃家的上空。

她沒有將王昃叫醒,而是輕輕撫摸着他的頭髮,嘴裏低聲唱着不知名的歌謠,歌聲優美,美色迷人。

下一刻,她眉頭就又皺了起來。

因爲她清晰的看到,正有一個把自己包裹的好似北極熊的女人焦急的站在大廈的面前。

女神大人嘟囔道:“這不會也是來找小昃的吧……”

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爲女神大人在這個女人的身上,明顯感受到一股靈氣的氣息。 王昃醒了。

並不是自然睡醒,而是被夢驚醒。

他慌張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還在。

鬆了一口氣,尷尬的看向女神大人。

女神大人沒好氣的問道:“醒了?那回家吧。”

白光一閃,王昃就‘掉’到自己的門口。

‘嗵~’的一聲,屁股落地的震動讓整個樓道的聲控燈都亮了起來。

他無辜的看了女神大人一眼,心知自己有錯在先,也不好發作。

關於妺喜,看到了並且有能力幫,如果僅僅爲了讓女神大人開心,而對其置之不顧,這種事王昃做不出來。

無力的敲了敲門,喊道:“媽,我回來了!”

王母立刻把他迎了進去,第一句話不是‘你又到那瘋去了。’而是‘又有個姑娘來找你。’

王昃頭又大了。

他轉頭看了看女神大人,果然發現對方的臉色不太好了。

進屋一看,果然是女神大人的擔心成了事實。

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女人正坐在方廳裏,捧着一個熱乎乎的茶杯好奇的打量着王昃。

女人站起身來,不捨的放下茶杯,自我介紹道:“我叫許未茉,很高興見到你。”

王昃愣道:“我們認識?”

許未茉搖了搖頭道:“曾經不認識,但現在不就認識了嗎?王昃,我今天特地來找你,就是有件事需要你的幫助。”

王昃直接被憋在當場,回頭有些心虛的看了看自家老媽,心想自己騙人的事情可千萬不能被她知道。

見到王昃這幅樣子,許未茉毫無所覺,繼續說道:“劉忠堂劉老爺子相信你並不陌生吧?我家跟他老人家有一些關係,經由他的介紹我纔來找你的,既然我親自來了,就是相信的你的能力。”

王昃眨了眨眼睛,心中痛苦,怎麼就遇到這麼個‘自來熟’的傢伙?而且也太自說自話了吧?

誰知這還不算完,許未茉又說道:“現在天色也不晚了,我就在你們家委屈一夜,等明天一大早你就跟我走吧。”

王昃絕倒。

對方實在是……太奇葩了。

這時許未茉才脫下自己的帽子圍脖滑雪鏡。

竟是一個十分清秀的姑娘。

雖然不算極美,但看起來就像鄰家小妹,尤其腦後梳着一個馬尾辮,鼻子上掛着一個圓眼鏡,看起來很有親和力。

王母也是尷尬的笑了笑,說了句:“我去做飯。”

就直接跑了。

臨走還不懷好意的瞪了王昃一眼,顯然剛纔的‘對話’,讓她誤會出了一些不好的事。

王昃無力的坐在椅子上,儘可能讓自己顯得‘難看’一些。

很流氓氣的問道:“小妞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許未茉並未直接回答,而是費力的脫下自己的外套,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才說道:“我被人盯上了,劉老爺子說這天底下應該只有你能幫我。”

王昃眯着眼快速掃視一陣,心中有了結論。

‘a!’

他 面對劉忠堂和上官青,其實都是有些心虛的。

三國重生馬孟起 他畢竟不是真的得道高人又或是哪裏的方外人士,他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私吞’了人家的靈氣、煞氣而已。

這在他而言簡單的要死,並且還能得到那麼多好處。

對於兩家人不斷給他的幫助,他還是受之有愧的。

所以他猶豫一下還是問道:“說吧,什麼事,我能幫的一定盡力。”

王昃明白,能讓劉忠堂把自己‘賣了’的,一定是關係極其密切的人。

許未茉也不矯情,直接跟王昃說明了情況。

原來,許未茉是‘偷東西’了。

而且她偷的這件東西,引來兩個國度三方勢力對她窮追猛打,歷經千辛萬苦纔回到國內,這纔有時間來找人求助。

許未茉是一個考古愛好者,甚至可以稱之爲‘癡迷’。

依靠家底豐厚,她參加了一個由某大財團支持的考古隊,並參與了這場名爲‘赤火’的考古活動。

數年前,一位埃及的農戶準備在自家農田附近挖一口井,從而免去每天數十公里的運水之旅。

可是這口花費了他一生積蓄的井,並沒有挖出水來,而是挖出了讓他直接一夜暴富的‘東西’。

一處深埋地下幾十米的墓穴。

與女鬼同居 但同時,他也因爲這處墓穴丟了性命。

他與最先開始挖掘古墓的人一樣,在工作第三天回到家裏後,全身變得赤紅,並且伴有劇烈的瘙癢。

午夜十二點,身體的毛髮開始莫名燃燒,隨後是其他的部位。

不出三分鐘,他就在一片火海中‘燃燒殆盡’。

火焰燒死了農戶,卻連周圍的桌椅板凳都沒有燒到,最奇怪的是,他的一隻鞋還倖存了下來,表面乾淨無塵,裏面卻充滿被火燒過的痕跡,還有厚厚的油脂。

所以,這次考古活動被稱之爲‘赤火’。

許未茉一行考古隊趕到現場時,那裏已經只剩下廢棄的簡易棚,顯然最開始挖掘的人已經放棄了這裏,連挖掘工具都帶走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